湘潭市

作者:吕行中

江予菲笑了笑,以为她不敢再来了。再遇到阮天灵怎么办?

“我要去买一杯热饮。等我。”萧郎把外套递给她,起身去柜台买饮料。

江予菲把他的衣服放在膝盖上,觉得他的衣服很大,有一股淡淡的优雅的味道。跟先前扑在他身上时,闻到的气息是一样的。

他给了她衣服,但她不能把它们放在一边。她不得不把一只手放在他们身上,轻轻地按他们。

阮、也换了衣服,跟着等出来。

一群衣着光鲜的人是俊男美女,他们的长相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耀眼的发光体,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阮,,挽着他胳膊的天真少女,婀娜多姿。

他们两个,像上帝的宠爱一样,不仅长相惊艳,而且有着完美而强大的家庭背景。

看过的人都会惊叹。他们是绝配。

江予菲自然也注意到了他们的样子。她看过去,正好和阮天玲的黑眼睛相匹配。

男人的瘦瘦微微抬起,眼里闪着只有她才能理解的深邃光芒。

但是她的眼神很平静,她把目光移开,好像不认识他。

“凌,那不是吗?她为什么来这里?”严月看着江予菲,细眉微皱,眼里闪过一丝谁都看不到的厌恶。

她身后的徐曼简直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马上哼了一声:“她到处都是,是鬼!”

“很长。”严月无奈地回头看着她,徐曼撇着嘴,又笑了。“好吧,我说错话了。她与我们无关。以后没人会提她。”

“凌,要不要去和她打个招呼?”颜悦看着身边的男人,表情很正常,眼睛还是黑黑的,有些漠然,显然他并不在乎江予菲的存在。

“有必要吗?”男人垂下眼睛看着她,嘴唇轻飘飘的。

颜悦突然笑得像朵花。“那我们去吃饭吧。我今天一直在和他们比赛,我快饿死了。”

萧郎买了两杯热饮。他只是比他们先经过阮天灵。看到他们这群人,他只是愣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到江予菲面前,递给她饮料。

“谢谢。”女人拿起杯子,把他的衣服还给他。

“走吧,他们还要打一段时间,没事我们就先回去。”男人把衣服挂在拿杯子的手的胳膊上,另一只手很自然的牵着她的手,带她到外面。

江予菲垂下眼睛,看着他们毫不费力的握手。

可能这只是礼貌之手,没什么意思。

“他们好像在一起了。”颜悦怕周围的人看不懂情况,就跟他解释。

江予菲已经有了一个男人,你身边有我,所以不要对那个女人有任何想法。

阮天玲冷漠的目光瞥向他们,收回视线,没有回答她的话。

“不饿吗?我们都走吧。今天我请你吃饭。”

江予菲坐在萧郎的车里,男人发动了汽车,想找个话题和她聊天。

..

武威市

作者:吴资

“不管怎样,我想起了一件事...颜田零,我没有骗你。催眠真的可以恢复我的记忆...一次不行就催眠两次三次,试了几次肯定全记住了。”

阮天玲眉心一沉,眼底闪过一道暗淡的光。

但是他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他轻声一笑:“你说说你的想法,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江予菲舔舔嘴唇,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想到了什么?”阮天玲轻声问道。

江予菲的目光落在他的胸口。

他的心脏左侧有一个小伤疤。

虽然他的伤口已经愈合,但伤疤并没有消失。

医生说疤痕会伴随他一生,永远不会消除...

一想到这是她的错,她就感到内疚。

“嗯?你觉得呢?”阮天玲继续轻声问。

“我……”江予菲抬起头,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一个碎片在我脑海中闪过。我看到我拿着一把剪刀,但是剪刀的另一端刺穿了你的胸部...我看见你流了很多血……”

阮天玲的脑子突然好像被轰炸机炸了一样,嗡嗡作响。

他的脸变得苍白,心脏突然停止跳动,他觉得自己无法呼吸。

“是真的吗?”江予菲抬起眼睛,用一双像麋鹿一样的眼睛看着他。

“哈...哈哈……”阮田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呃哼...咳咳……”

“你在笑什么?”江予菲不解的问道。

阮天灵咳嗽了一声,脸色变红,成功地遮住了苍白的脸。

“我觉得你说的很好笑。”

“好笑吗?”她说那些话的时候,是认真的,认真的,伤心的。

结果他笑成这样…

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阮,一把揪住她的身子,笑着说:“我胸口的伤真的是剪刀弄的,不是你弄的。我不小心扑到了剪刀上,然后剪刀扎了我的身体,跟你没关系。”

江予菲失落了,“那我为什么会想起那张照片?我不知道你的伤口是剪刀造成的。”

阮,想了一会儿,说:“你不是听说我出事了就来医院了吗,然后不小心出事了?

我猜你在电话里听到了我是怎么受伤的...

俗话说,我每天都有一个梦想。可能我出事的消息太让你震惊了,让你记住我是被剪刀捅的...

但你也知道,梦想和现实差距很大,所以你梦见我被你捅了一刀。"

江予菲仍然不相信。“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为什么我梦见你是被我捅的,而不是被别人捅的……”

“昨晚,我梦见自己成了皇帝。梦是假的,根本不需要找任何依据。”

"..."好像是这样。

江予菲苦恼地皱起眉头:“那张照片真的是假的吗?”

“当然。如果你捅了我,你就不会在去医院的路上出事,我也会恨你。”

..

柳州市

作者:徐端崇

她的语气中有一丝拒绝。

萧郎深邃的眼睛瞥了她一眼,抿唇不再说话。

良久,他说:“活着不容易,你要珍惜。”

江予菲明白他的意思。

她淡淡地说:“我知道,所以我会努力活下去。但我不会怕死。”

当目的地到达时,萧郎停下了车。他不着急。

“我想颜田零一定会回来的,好好活着,等他回来。”

“我会的。”江予菲点点头。

萧郎松了口气。“我们去下车吧。”

李明熙和他的律师已经先到了。

两个人在喝咖啡。

李明熙抬头看见萧郎和江予菲走了进来。她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表哥,你什么时候到的?”江予菲笑问道。

“刚到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下……”

李明熙把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大家就坐开始说话。

更多的江予菲与律师交谈,李明熙和萧郎偶尔会提出一些建议。

聊了一会儿,事情就差不多完了。

律师起身说:“阮夫人,今天就到这里吧。这件事我会处理的。需要我就打电话给你。”

“好的。”江予菲微笑着点头。

律师走的时候,他们只有三个人。

萧郎正满怀信心地坐着,李明熙似乎有点坐立不安。

江予菲很快回答说:“我记得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表哥。你和萧郎先谈了,我就走了。”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李明熙站了起来。

萧郎突然对她说:“先别走,我有事要告诉你。”

李明熙瞪眼,“下次再说吧!”

萧郎勾着嘴唇:“好吧,下次我请你出去。”

好像在躲。

李明熙只好又坐下。

江予菲笑了:“你慢慢说,我走了。”

李明熙看见江予菲走出咖啡店,她随意用勺子搅拌咖啡。

“说吧,你要告诉我什么?”她淡淡地问。

萧郎的眼睛很深邃。“我只想问你你讨厌我什么。我想听实话。”

李明熙一脸无所谓:“我不恨你。”

“让我换个问题。你还生我的气?”

李明熙淡淡一笑:“我没那么小气,都多久了,我早就放下了。”

萧郎抿了抿嘴唇:“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原谅我呢?!"

“我已经原谅你了。”

“但你不想和我在一起。”

李明熙点点头:“是的,我不想和你在一起,我们不合适……”

“我还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合适?”

“萧郎…”李明扬认真地看着他,“我说的是真的,我不适合你。以后不要这样了,找个适合自己的女人结婚吧。”

萧郎的眼睛颤抖着:“你让我再娶一个女人?!"

李明熙微微垂下眼睛,掩饰着眼中的痛苦:“嗯,我真的不适合你。”

说完,她起身果断离开。

萧握紧了拳头,心里很过意不去。

他想让她走投无路,但能留住她的人还能留住她的心吗?

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江予菲。

他对江予菲,只是心疼。

..

台中市

作者:刘达

听了米砂的话,江予菲脸色苍白,神色震惊。

她的心在恐慌中跳动,吓坏了。

如果阮真的是不幸...死亡的...

她一定会疯掉的。

那个傻子,就算没有华远的药,她爸爸也能治好她。

他为什么这么蠢?他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

“于飞,你没事吧?”米砂关切地问。

江予菲忘记了呼吸,米砂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突然恢复了,眼里的泪水像碎珠子一样掉了下来!

“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江予菲抬起手擦去眼泪。“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阮天玲绝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她。

如果不知道真相,她大概也不会知道阮这辈子为她做出了什么样的牺牲。

“别这么客气!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颜没有找别人做实验。为什么要自己实验?”

虽然米砂不是坏人,但他也不是好人。

在她看来,这种事情还是找别人做的好。

你自己去尝试是很白痴的。

江予菲一愣,随即更加难过。

“他以前找个人做类似的事情,被我拒绝了...所以这次他亲自去了。”

米砂沉默了。

江予菲此刻非常想见阮天玲。她立即起身跑上楼。

在病房里。

阮天玲靠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我看见江予菲满脸泪水冲进来。他坐直了,皱起眉头:“你为什么哭?怎么回事?”

江予菲看着他,很高兴他还活着。

如果阮田零死了,世界上就只有江予菲一个人了。有什么意义?

“你怎么了?!"阮天玲作势就要下床。

江予菲突然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子。

阮,抱住她,拍了拍她的背:“怎么了?谁不长眼睛让你哭?”

“哇——”江予菲放声大哭,把阮田零吓了一跳。

江予菲从未如此悲伤地哭泣过。

即使他以前狠狠地伤害过她,她也不会哭。

现在她哭得很厉害,所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非常悲伤的事情。

阮,不知所措地抱住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江予菲只是哭着说不出话来。

“别哭了,怎么回事?”

“呜呜……”

“江予菲,你想让我担心吗!你怎么了?!"

江予菲摇摇头,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

阮天玲脸上阴霾密布,但还是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他没有追问,而是轻轻安慰她:“算了,想哭就大声哭吧。但是你不能哭太久,你知道吗?”

江予菲的脸埋在他的怀里,哭声变小了。

阮天玲抬起下巴,看到她红红的眼睛和脸上的泪水。他很苦恼。

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她的眼睛,她的眼泪,然后吻了她的嘴唇。

他的吻很温柔,充满怜悯。

江予菲在亲吻中逐渐平息了他的悲伤。

啊啊,昨晚看了一晚上小说,今天睡过头了!

..

玄幻魔法

长治市

/ 李沛

很快到了市局,老嘎指着保安楼说:“就停在那个门口。”扔给司机十块钱,司机犹豫了一下,给了老嘎五块钱。

三个人下了车,老豹有点慌,而岗子很好奇。老嘎说:“走吧,进去吧,应该有吃的。”领着两个人进了楼。

上了二楼,然后下一楼,进了食堂。

保安已经吃完了,正在上楼。老嘎达来了十几天了,大部分都熟了,一路打着招呼。

齐华民还坐在那个位置,手里摆弄着打火机。

老嘎赶紧走过去:“聚一聚。”

祁华民抬头看着他说:“回来,你找到了吗?哪个?”

老嘎指着老宝。

齐华民上下打量着老宝。

点头说:“先吃饭,吃完饭来我办公室。”站起来上楼。

老包一进来就紧张,会和穿警服的人一条线。他还特意问自己,他更害怕了,满头大汗。

老嘎拍了拍他,领着两个人做饭,拿了菜,在一桌坐下,说:“吃。吃远了再说。”

吃完一小碗米饭后,老豹放下碗,再也吃不下了。

钢子没那么多想法。难得吃一顿有鱼有蛋的饭,享受一顿疯狂的饭。

吃完饭,老嘎领着两个人上楼,说:“你问什么就说什么。别撒谎。别担心,没事的,只要你不杀人,听着,你不是有宝藏吗?你看看你的熊,胆子好小。”

老鲍说:“谁不怕警察?让他们剪几次。这段时间我什么都没做。好久没偷了。”

老按了一下喇叭,领着两个人进了齐华民的办公室。

进屋坐下,老嘎走到柜子一边,拿出两只手表。他把它们放在两个人面前说:“来,填好,认真点。”

两个人拿起笔,按照表格的内容填好。

岗子真的没什么,字写的也不错,很快就填好了。

老包头上滴着汗,字迹歪歪扭扭的,想写半天一句话。

可以说是写的。齐华民伸手捡起来看了看。他对岗子说:“字写得好。你读几年级?”

岗子笑着说:“高一,觉得没用就不要看了。”

齐华民点点头,翻了个身去看老宝。

戚华民皱着眉头看完老宝,摇摇头说:“我在这里还算聪明。看我做什么。我对你一无所知。”你一点都不诚实。"

老鲍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老嘎,不吭声。

齐华民放下表格,弯腰从桌下拿出一个包,放在桌子上,咣当一声,听起来很重。

把东西倒出来,一堆锁,各种各样的锁。

齐华民说:“你需要什么工具?把这些锁都打开,越快越好。如果你以前通过了那些东西,你就永远不会出错。失败了就自己干。”

老鲍又擦了把汗。

看着老嘎达。

老嘎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齐队怎么说就怎么做。”

老包舔舔嘴唇,咽了口唾沫,说:“不用了。”伸手在衣服里摸了半天,抽出一根细钢丝,然后从另一边抽出一根宽几毫米的钢,一边是直的,另一边被切成不规则的形状。

他看着桌子上的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开始开锁。

三个人听着轻轻的咔嚓声,锁被一个个打开了。

全部打开后,齐华民看了看表。三分多钟后,市面上常见的二十多把锁都打开了。

老嘎张大嘴巴,呆了好一会儿,才说:“厉害,老兄,这太厉害了。”

老鲍给了他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齐华民指着办公室旁边靠墙放着的保险柜说:“那能行吗?”

老鲍擦了一把汗,转过头来看了看,说:“慢着呢,这一堆就顶一个。”

齐华民说:“过去试试。”

老鲍擦了把汗,拿着工具走过去,在保险柜的锁边敲了几下,仔细听了听,然后开始干活。

他扭着身子,把耳朵贴在柜门上,看也不看手里的工具。他挨了几下,开始拧密码按钮,拧了几下,然后又做了一次,然后又拧了几下。不到三分钟,保险柜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了。老鲍擦了擦脸上的汗,站起来看着齐华民。

齐华民对他竖起大拇指说:“过来坐。你为什么出汗?你是热还是怕?”

老鲍咬着嘴唇说:“有点害怕。”

齐华民和老嘎一起笑了起来,齐华民说:“来,别怕。从今天起你将有一份正式的工作。王晟,你带他去领东西,办理入境手续,先住你隔壁。家里还有别的吗?没事就留在这里,下午让王晟陪你。”

老豹看了一眼老嘎,说:“我能回去吗?”

老嘎说:“你是去打工,不是去坐牢。为什么不能回去?但我劝你,如果没事干,就留在这里,不要回去。你在家里一定要吃住比你好,就是没有女人。我告诉过你,我不高兴去这里,这是纪律。”

老鲍点头说:“那我回去拿点东西回来。还有什么?你看的时候我得告诉你。多久可以回去见?我得跟二姨打个底儿。”

老嘎对华民说:“老豹有形象。他们刚才在睡觉。”

齐华民说:“你给大象找工作了吗?”

老保摇摇头说:“从小邻居都是农村户口。哪里可以找到工作?”

齐华民说:“小事,直接来上班,你上过学吗?就看书。以后直接带过来。小王,去看看家里是哪辆车,坐那辆车去走一趟,老包,哦,李,把你所有的工具和财物都带上,还有家里带钱。最好是找个人帮你打理家里。以后你可能回不去住很久了。”

老鲍问:“看形象也可以上班吗?”

齐华民点点头说:“我们家的人都有课。你放心吧,你在这里可以做得很好。”

老包重重地点点头,说:“好,我听你的,好好干。”

祁华民转头看着岗子说:“阎刚,你和李不一样。你先回家安排好家之后,周四上午九点在楼下广场集合。别迟到,听着?”

岗子点头说:“听着,我早来了。”

韩国女主播私_秘_视频曝光,可爱又丰满!!请关注在线阅读:meinvgan123upu!!

武侠修真

淮南市

/ 孟昉

祁瑞刚笑了笑,继续用外套烤她。

雨一直在下。

雨下了很久了,但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们没有木块取暖了。

祁瑞刚把外套塞给她,起身走到木床前,抬起脚,用力踢了一脚,把木床卸了几下。

莫兰:“…”

这个人真的很暴力。

祁瑞刚拿着几块木板过来,砍下来,扔到火里。

"这些木块足够我们晚上使用."他说。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现在可能已经回去了,而不是呆在这个鬼地方。”莫兰小声抱怨。

齐瑞刚坐下笑了笑:“你不觉得被困在这个地方也是一种人生体验吗?”

"...我不这么认为。”

“我希望雨能再下一会儿。”

莫兰怒视着他。“希望能马上停下来。”

她想早点离开这里,但她没有抛弃这个地方,只是不想和他单独在一起。

瑞奇只是看了看外面,说道:“估计还需要几个小时。”

不得不在这里呆几个小时是不吉利的。

莫兰垂下眼睛取暖。突然,她的肚子痛了。

她看上去很茫然,她对疼痛很熟悉。果然,过了一会儿她觉得不对劲。

我该怎么办?她来例假了!

这里什么都没有,现在也回不去了...

莫兰很焦虑。她怎么这么倒霉?

“你怎么了?”意识到她的不对,祁瑞刚皱眉低低问道。

莫兰没理他。她翻遍了外套,拿出一包纸巾。

她问齐瑞刚:“有纸巾吗?”

齐瑞刚摇摇头:“我有手帕。”

“手帕就行!”这时,使用一块布。

祁瑞刚掏出手绢,是一条质量很好的名牌男士手绢。莫兰知道这块手帕值几百美元。

虽然用手帕做卫生巾很浪费,但是现在也不是计较那么多的时候。

她向外看了看,问齐瑞刚:“你能站在门口吗?别回头。”

齐瑞刚皱起眉头:“你怎么了?!"

“肚子不舒服,有点疼。”莫兰礼貌地说道。

齐瑞刚变了脸色:“严重吗?等等,我马上叫人来接我们!”

“不,我能忍……”

齐瑞刚马上吼道:“你能忍。反正你不在乎这个孩子!你想让他离开,是吗?我告诉你,这孩子要是没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莫兰脸色僵硬:“我刚来例假,我没怀孕……”

齐瑞刚惊呆了。他盯着她,怀疑地问:“你说什么?”

“我从来没说过我怀孕了,我没怀孕。”

“但是你那天吐了……”

“当时我太担心于飞的安全,所以胃口不好。”

“你前两天在路上吃饭吐了!”

莫兰回忆了一下,突然说:“味道像榴莲。你知道我吃不下。”

祁瑞刚薄唇一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莫兰对他冰冷而阴沉的眼睛有点内疚。“你以为我怀孕了。我告诉过你我没有。你不相信我。”

都市言情

林芝地区

/ 萧桂林

“当然,我们也会保证你的安全。同时,我们还邀请了很多警察和特工,以确保每个人的安全。”

李明熙挥手道:“盖茨先生,你误会我们了。我们什么都不怕。如果我们害怕,我们就不去。”

盖茨先生停顿了一下。

从李明熙的表情中,他看不出任何恐惧或担心。

别人的脸,他什么也没看见。

江予菲笑了:“是的,如果我们害怕,我们就不会去。”

盖茨先生微微笑了笑:“看来我担心得太多了。你真的不一样。”

仅凭他们的勇气,我们就能知道他们的特点。

“那么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需要问我吗?我会尽力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他们当然有很多问题要问他。

比如,你真的会邀请300位杰出男士参加爱德华小姐的成人礼吗?

没人去怎么办?

江予菲逐一回答了他们的问题。

我从他嘴里得知,他们真的会邀请300名优秀的男性出席。

盖茨先生还说,没有人不去。

因为这是难得的盛宴,可以结交很多重要的人。不去,就是亏。

同时,每个去参观的人都会得到一份昂贵的礼物作为礼物。

甚至,Eastin Manor还会根据每位客人的业务,为其介绍相关行业的人士。

简而言之,这场盛宴不仅是爱德华小姐成人礼的盛宴,也是大家互相了解的盛宴。

如果没人去,他们就请替补。

他们挑选了300多人,但只邀请了最好的300人。

人数不满意的时候,会找别人来代替。

阮,一听,笑着问:“盖茨先生,我们是替补,还是从一开始就被选中的?”

盖茨先生笑着说:“这三个是从一开始就自然选择的。说实话,三位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所以即使你结婚了,主持人也希望邀请你参加。”

李明熙扬起眉毛。“如果爱德华小姐看上了其中一个呢?”

“不会。是的,选择一个没有爱人的丈夫,她不会破坏别人的幸福。”

“你家小姐是什么性格?”李明熙又问。

盖茨先生突然变得骄傲起来:“我们的女士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士。”

这种评价很高。

李明熙可以放心,只要爱德华小姐不坏,任性不羁。

知道阮天玲他们永远不会被选中。

江予菲他们都松了口气。

同时,他们也很期待这次旅行。也许他们会看到更多的东西。

接下来的旅程非常容易。

他们先乘直升机抵达菲律宾,然后乘飞机直接飞往A国。

他们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才到达伊斯顿庄园所在的岛屿。

当我们到达岛上时,每个人都很惊讶。

岛上环境特别好,道路都修好了。

坐在车里,你可以从远处看到许多漂亮的房子。

有欧洲城堡和巴洛克建筑。

而主屋是巴洛克式的。

历史军事

白沙黎族自治县

/ 高似孙

郭振光立马跳起来问:“要不要把我踢出去自己动手?”

张兴明拉他坐下,说:“你为什么要踢你走?过了这么多年,不说大连了,还是对半分。我们都在工业园区里面。我们怎么踢你?坐下听我说。”郭振光坐下来,看着张兴明。

张兴明说:“继续,让你报个价,不说别的,你以为现在光合作用卖了,你想卖多少?”

郭振光想了想说:“三十亿的港股论文,最低的是25亿,这是别人给我的报价。”

“有人想买光合作用?什么时候?”

“就在上个月,我的生意还不错,我怎么能顶得住,我该漏多少点风声,你知道香港是搞金融投机的,所以我要上市,我没有答应,我不需要融资,我去什么城市。”

张兴明拍了拍桌子说:“好吧,30亿。你回去取消光合作用,把人分成两部分。如果你以前买过这一块,来和祥综合采购部。你可以做一张你请客的桌子。我完全接受。”

他挥手阻止郭振光说话:“那就剩下这些人了,你回去重新注册一家公司,香港中华汽车有限公司,股东就你我,我二哥还有我们三个,注册资本20亿港币。你和你二哥各有15%,10%留给以后的高管,你当董事长。你听清楚了吗?”

郭振光张大嘴良久才发出声音:“中国,汽车?你想造一辆车?”

张兴明点点头,重重地哼了一声,问道:“你愿意吗?”

郭振光拍了拍大腿,大声说道:“操。当然。”声音立刻落了下来:“不过,技术,哪里来的?合资?还是买专利,买发动机和底盘?我们连挂都不会。”

门响了,然后爸爸提着包进来了。他看了一眼,问:“你们是朋友吗?”

郭振光站起来,向父亲点点头。张兴明也站起来介绍给两个人:“老郭,这是我爸爸,爸爸,这是我和我二哥在香港的搭档,香港光合贸易的老板,郭振光。”

郭振光站直身子,郑重地向父亲鞠了一躬,说:“叔叔好。我是郭振光。”说实话,香港人保持的礼貌比内地人好得多。

爸爸赶紧伸手过去说:“你好,你好,唉,久仰大名。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和郭振光握了握手。

郭振光说:“我刚到,麻烦。”爸爸不知道该说什么。张兴明说:“爸爸,去做饭吧。我会和他谈的。”爸爸说:“好吧,那你说,小果,坐下,我来做饭。”

爸爸出去的时候,郭振光又坐下来说:“你真的要买车吗?”

张兴明点点头,说道:“做吧,好好做。不用担心技术。待会儿我给你看点东西。现在,继续说刚才。公司注册后,要提前做好准备工作。公司在香港注册,但是生产要放在国内,香港没那么大吧?

我打算在中国建两个工厂,一个在奉天,一个在巴渝。先奉天,后巴渝,这里投产,那里开工。前期搞定了,还得派人进去买地建厂。生产设备全部从德国进口,运到香港。

要知道,我是有渠道进去的,这样才能避开巴统。除了汽车制造设备,还需要五轴联动精密机床。你在英国有可靠的朋友吗?给钱,让他们买,转,磨,刨,磨都是,就是车床,铣床。如果你能做得更多,你就能做得更多。可以吗?"

郭振光看着张兴明,眨了半天眼睛才说:“造一辆车,必须有发动机,有变速箱,有底盘,有悬挂系统,有工业设计师,有合格的钢材,有配套行业。

我不明白。我也知道一辆车有几万个配件。你做什么?设备可以进口,是买别人的生产线还是自己设计生产线?用精密机床手工制作?"

张兴明笑着挥挥手说,“我刚才告诉过你。稍后我会给你看一些东西,你会明白的。请先听我说。

我估计三年四年才能谈好买地建厂的合同,然后引进调试设备投产。这三四年,你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在香港建一个汽车研究所。

或者我们三个人持股。这个研究所我占60%,你和你二哥占20%。所以我希望你放弃光合作用。这几年你已经尽力了。我们的车能不能造出来,就看你这三四年的努力了,但我相信你能做好。"

郭振光此刻一直是一副迫不得已的表情。他吸了几口气,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回香港建汽车研究所。三年后,我将研究自己的发动机变速箱底盘悬架并进行设计。那就带它去大陆建吧?”

张兴明说:“不,不,不是那样的。你不知道大众已经在长春和上海建立了合资企业,上海的车已经上市了。桑塔纳,你看到了吗?低版。

再过两年,估计捷达就要在长春这边下线了。是同一辆车,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名字不一样,连外观都一样。

大众试图抓住中国汽车工业的两大力量。他们投资的条件之一是解散这两家企业现有的研究所。你明白吗?

我们建一个汽车工业研究院,然后你去长春和上海,挖人,找这些原来的研究院的技术人员,告诉他我们要在大陆建工厂,造汽车,我们需要他们的力量来造一个完整的中国车。

明白了吗?这些老一辈的技术人员都有梦想。他们一定会接受你的邀请来我们这里,给高薪,给住房,解决孩子的就业或者学业问题,把他们留在这里。这是我造车的信心。"

“但是,发动机……”

张兴明被郭振光的引擎惹恼了。他站起来大声说:“你说完了吗?”聊了一会,我给你看点东西。看一些东西。什么发动机变速箱?你会做吗?算了吧。我会找别人来做这件事。回去。"

这时爸爸进来说:“怎么了?好好说话。我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来吃吧。”对郭振光说:“小果来吃饭,不要像他,他年轻。”

郭振光冲爸爸笑了笑,有点内疚地看着张兴明。张兴明挥挥手说:“吃,吃。先吃饭。”

一顿闷饭后,张兴明的怒气平息了。刚才主要是不好。一想到未来所谓的中国汽车工业,我的心就像冒火一样。

帮爸爸收拾,说:“爸爸,我要去上汽车课。”

爸爸说:“还给我?好好跟别人说。”

科幻灵异

龙岩市

/ 周述

“我被你逼得走投无路,但我不想死。如果我疯了,你是在逼我。”

祁瑞刚心里一痛,不禁放开了她的手。

“我不想强迫你……”

“但你在折磨我。所以我受够了,我们早点结束吧。”

莫兰举起手中的信封。

“离婚申请书和我们签的离婚协议都在里面。我们今天必须做事!”

莫兰话音刚落,信封就被祁瑞刚抢走了。

他威胁要撕毁这些东西——

“你敢!”莫兰大叫:“你撕了,我就告诉你的秘密!”

齐瑞刚惊呆了,怀疑地看着她:“我的秘密?”

莫兰不想利用这一点,但她别无选择。

她盯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你的秘密,你妈妈还有另外一个人。如果齐的股东知道这个秘密,他们还会支持你继承齐的吗?”

“你比祁瑞森有优势,因为祁瑞森是私生子。如果陈家知道你不是他们的后代,会怎么样?”

陈家是老太太的娘家。

当他和老太太齐,也就是结婚时,他看中了陈家的力量。

虽然现在陈家不如齐家,但是陈家和祁瑞刚也没怎么动,不代表陈家就不和齐家算账。

祁瑞刚惊愕的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莫兰会知道这件事。

“谁告诉你的?!"他眼里闪过一丝愤怒。

“你别管是谁告诉我的,我就是知道。”

“谁知道这个秘密?”齐瑞刚换了个问题。

莫兰冷笑道:“怎么,你想杀人?据我所知,想杀就杀吧!”

之前不敢说,怕他杀了他们。

现在...她不能这么在乎。

齐瑞刚微微垂下眼睛,掩饰住眼中的情绪:“谁告诉你的?齐瑞森?”

如果祁瑞森知道这件事,明天的股东大会会有什么变化吗?

“祁瑞森不知道。据我所知,不知道老人是否知道。齐瑞刚,你要是不想丢了姓,现在就跟我离婚。”

齐瑞刚突然笑了:“蓝蓝,不要猜测没有根据的事情。”

“真的没有依据吗?”莫兰问。

“我是我父亲的儿子,这是毋庸置疑的。”

“是的,你是老人的儿子,但你不是老太太的儿子。”

“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不容易找到?很明显,你和陈家会做一个血液鉴定。”

“照你说的做?”

这种侮辱性的东西,不要说他不会做,也不允许他做。

除非齐老太太还活着,只有她有资格提出亲子鉴定。

莫兰不想对付他:“齐瑞刚,你亲口跟我说的不可能有错。而且,我手里有血证。你信吗?”

祁瑞刚十分惊愕,他说了什么?他什么时候说的?

“你喝醉了,告诉我一切。就在那时我把你打昏跑了。”

祁瑞刚努力回忆那天他是不是有问题。

他好像说过,但他好像没说过...

(cqs!)

游戏竞技

保山市

/ 觉禅师

“如果我确信他们是忠诚的,我就可以立刻控制哈迪!”

他们害怕自己已经叛变,站在哈代一边。

那样的话,如果他们轻举妄动,只会吃亏。

江予菲问:“我们如何确定他们的忠诚度?”

南宫月如淡淡一笑:“我自然有我的方式。”

“什么方法?”

南宫月如正要说话,这时一个女仆敲门了。

“夫人,有你的一封信。”

信件?

两人对视一眼,都想一起去。

“我去!”江予菲赶紧打开门。

“把信给我。”她对门口的女仆说。

女仆看到南宫月如在里面,没有反对,她把快递交给了江予菲。

“谁发的,你知道吗?”江予菲问道。

“我不知道是谁送的。信是快递公司寄的。”

“嗯,你下去吧。”江予菲关上门,转身走到母亲身边坐下。

南宫月如非常紧张:“快打开看看是什么。”

他们都怀疑信里的内容与萧则新有关。

南宫月如住在城堡里,一生中从未收到过任何信件。

所以这封信肯定有问题。

江予菲撕开了快递邮件的外壳,但又犹豫了:“妈妈,我先看看。”

“不,我先走!”南宫奇伸出手去抓住月亮,江予菲避开了她的手。

她站起来,远远地站在一边。

“于飞,看看它。”

“好。”

其实江予菲也很紧张,害怕看到任何不好的东西。

特快专递里有一张折叠的纸,江予菲碰了碰,展开了——

【人在我们手中,想让他活下去,一切听从我们的安排!否则后果自负!】

“于飞,它说什么?”南宫走的像月亮。

“果然和爸爸有关。”

“让我看看!”

南宫月如接过信纸,当她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她的脸色变得苍白。

“里面没别的了?”她问。

江予菲打开特快专递,里面有一张照片。

江予菲拿出照片,看到了照片中的照片。她猛地张开嘴,眼里噙满了泪水!

“是什么?”

江予菲迅速把照片藏在背后:“没什么!”

谁会这样相信她?

“给我看看,别躲着。”南宫像月亮一样伸出手。

江予菲退后一步,远离她。

“妈妈,别看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什么都别担心。”

“给我看看!”

南宫月如走过来,匆忙抓住她的胳膊。

“妈妈,别看!”江予菲试图隐藏她背后的东西,但她不肯给她。

她越是这样,南宫月如就越害怕。

“告诉我,上面是什么?”她盯着她问。

江予菲的脸色非常苍白,身体微微颤抖。

“你快说!”

“先坐下,静下心来,我以后再告诉你。”

“好。”南宫月如转身靠着沙发坐下,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你说,不管是什么,我都能接受。”

江予菲轻声说:“妈妈,你现在怀孕了……”

“我知道!我会冷静,我会没事的。”

江予菲还是不能给她看。

但是你不给,我妈肯定不同意。

江予菲在心里诅咒寄信人,这伤害了她的父亲,也让她母亲看到了她不应该寄的东西。

幸运的是,她今天来了。如果我妈突然看到她,会出事的。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