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市

作者:周弘亮

好在手机设置了静音模式,连震动都不发出。江予菲心中感激萧郎。没想到他会处理这么小的细节。

萧郎总共发了两条短信。

蜷缩在床上,江予菲略带紧张地打开了短信。

第一条信息【如果你想好了,请随时回复我。】

没有签名,没有地址,没有多余的文字。即使手机落到阮手里,她也可以找借口辩解。

江予菲越来越欣赏萧郎的细节。

第二条信息【不用担心什么,一切交给我。】

江予菲看完短信后删除了它。

萧郎真的有能力带走她吗?

对她来说,逃离阮、太有诱惑力了。她真的很想离开,过平静的生活,开始新的生活。

但是她不敢相信萧郎。那天他一时冲动把她带走了,很快就被阮。

如果他的计划仍然不小心,逃跑就等于是自寻死路。

江予菲正在考虑这件事,这时他的手机传来一条短信。

【那天我并不是真的想带你走,只是为了考验阮的能力。】

我明白了。

然后来了一条短信。

今晚再见。】

他来看她了?过来?

江予菲立即写了一条短信并发送出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已经激怒了阮。如果你再来,你会更生他的气。】

在肖的办公大楼里,突然收到了的回信,心里不禁欣喜起来。

她终于回复了他。他以为她手机丢了,不打算接受他的帮助。

萧郎正忙着打开短信,看着回复的内容,眼里带着一丝微笑。

从她的回答来看,她犹豫了,并没有完全拒绝他。另外,她还在乎他...

放心,我有分寸。就当自己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在乎。】

江予菲读了这些信息,删除了发件箱和收件箱中的所有信息,然后关掉了手机。

下午阮,回来的时候,正在厨房里做派。

当男人走进厨房,看到她穿着白色蕾丝围裙,他突然觉得很温暖。而且馅饼吃起来很香,所以他不喜欢这种面食,但此刻他不介意吃一点。

江予菲做了两个馅饼和一壶茶。

阮田零大步走上前去拿茶壶。“我来做。”

江予菲避开了他的手。“没必要。”

她走到客厅,一手拿着馅饼盘,一手拿着茶壶。她把东西放在茶几上,打开电视,放了一部浪漫的电影,然后回到沙发上坐下。

阮天玲脱下外套递给李阿姨,卷起衬衫袖子在她身边坐下。

江予菲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男子微微扬起眉毛:“我的呢?”

她不理他,他伸手去拿茶壶。“我还是自己倒吧。”

江予菲握着他的手,淡淡地说:“我没说要给你喝一杯。”

“那我就吃派。”

“这不是为你准备的。”

阮,收回手,勾唇道:“独食无聊。我和你一起吃。”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江予菲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垂着眼睛淡淡道。

..

钟欣桐

作者:朱清

但是在门外徘徊了两个小时,他没有勇气进去。

江予菲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当医生和护士来的时候,很着急。

他们来给江予菲换药。

阮天玲终于有了进去的借口。

江予菲看着他们进来,但他什么也没说。他的表情很轻松。

她装腔作势,阮田零扑上来抱住她,把一个软枕头放在她背上。

让江予菲坐下后,他轻轻地拨开她的头发,并用一个夹子夹住,以防头发扎伤她。

几个护士看到他如此甜美温柔,羡慕地看着江予菲。

“换药要温柔。”阮天玲淡淡对医生说。

医生点点头,说会很温柔。

但是在换药过程中,难免会伤及伤口。

忍着,眉心间的细微变化却没有逃过阮田零的眼睛。

“没叫你tap?你伤害了我的妻子。”阮天玲刷地沉下脸来,对医生不悦。

“对不起,下次我会尽量小心的。”医生和蔼地说。

阮,很不满意:“不是尽量,而是一定不能让她受伤。”

他讨厌医生说“尽力而为”!

医生很尴尬。他真的做不到这一点。

“为什么,不能那样做?我不能换医生!”阮天玲大着脾气说道。

“先生,就算换了别的医生,也不能保证她不会受伤。”医生无奈。

知道他是大爷,惹不起,所以人家不跟他计较。

“那就是找一个技术好的,这么大的医院,没有一个真正有技术的医生吗?!"

医生和护士,江予菲无言以对。

不伤她伤口的人有真本事?

这是无法避免的!

江予菲再也受不了了。她对医生说:“去吧,我没事。”

医生见阮、不再说话,就继续给用药。

事实上,他们给她吃了最好的烫伤药,又凉又冰,缓解了很大一部分疼痛。

江予菲不再蹙眉,生怕阮田零再生气。

我终于给她换了药,医生护士恨不得马上离开。

大家都走了阮天灵也没走。

“这家医院的技术不好。我们明天会转到更好的医院。”他对江予菲说。

江予菲舔了舔嘴唇:“我感觉很好。”

阮、笑着说:“你说好就好。我让人买菜,你要不要吃?”

江予菲摇摇头。她什么也吃不下。

阮、忽然道:“你现在不能吃。”

吃饭肯定会涉及面部肌肉,说话稍微好一点。

江予菲向外看:“琦君在哪里?”

“我请人带他回去。”阮,上前扶住她。“休息,不要再说话了。”

江予菲躺下来,看着他说:“你今天不关心琦君。”

从一开始,他什么也没说,仿佛忽略了君齐家的存在。

阮,忙着认错:“我太担心你了,所以没理他,下次再补。”

事实上,他并没有忽视孩子的意思。

主要是孩子太安静了,没有存在感。他总会控制不住的忘记他。

再说,他现在一心想着江予菲,根本没有心思关心君齐家。

..

张也

作者:朱孝臧

莫兰来不及多想,祁瑞刚已经把她带走了。

"没想到大师能来参加我们齐家的订婚仪式."余跟祁瑞刚淡笑着打招呼。

余笑着弯下了眼睛。“我怎么能不来齐大师的订婚仪式呢?不过,这次旅行值得。”

余是在暗示什么,但他看不透自己的心思。

他本来不是来这里的。后来他知道齐家的族长现在订婚了,就来了。

他认为如果他来晚了,聚会就应该结束了。

结果正巧看到齐瑞刚带着未婚妻进来。

当他看到莫兰的时候,他知道他值得。

余的眼睛转向莫兰:“我看你眼熟。你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吗?”

莫兰惊呆了:“我不这么认为。我好像没见过你。”

瑞奇只是拥抱了一下莫兰,笑了笑:“龚蓓大师应该见过她。她其实是我老婆莫兰,但我们离婚了,现在又订婚了。”

余意味深长地看了莫兰一眼,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请随意,龚蓓少爷,我们会问候其他客人的。”祁瑞刚突然不想让余继续面对莫兰。

不知为什么,余看着莫兰的样子给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龚蓓玉回头一笑,满不在乎:“齐大师,请自便。我有事,该走了。”

“来送龚蓓大师。”祁瑞刚立刻命令仆人。

余放下酒杯,看了他和莫兰一眼,优雅地笑了笑,走开了。

莫兰总觉得的眼神有问题,于是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却惹得身边的祁瑞刚。

“你看够了,人家已经走了!”

莫兰看向别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齐瑞刚抬起手,把肩上的头发放在背后。他问:“你见过他吗?”

莫兰抬头说:“我不认识他。”

瑞奇只是盯着她的眼睛:“但他似乎认识你。”

“是吗?我没看见。”莫兰语气淡然。

齐瑞刚笑了:“可是你真的不能认识他。”

的家庭太神秘了,他也是最近才认识的余。

他甚至不认识他。莫兰怎么会认识他?

只是为什么余表现得这么奇怪呢?

宴会在下午结束。

齐(除了第一个出现),再也没有出现过。

祁瑞森和陶老师一直在招呼客人。莫兰从祁瑞森的脸上看不到任何东西。

祁瑞森忧心忡忡地看了她几眼。

莫兰知道他的担心是什么,因为她看起来有点苍白,她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冷漠。

但是她的眼睛还是不能快乐。

酒席一结束,莫兰就拉断了祁瑞刚的手,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留在这里,她会窒息而死。

莫兰快步走回自己的住处,看见仆人问道:“埃文在哪里?”

"埃文的年轻主人被老人带走了。"

“你说什么?!"莫兰惊呆了。她转身去找艾凡,但差点撞到身后的齐瑞刚。

莫兰一句话也没说。他不得不四处走动。

..

台北县

作者:窦叔向

当他们到达酒店时,有人领着他们去见南宫旭。

华重生瞥江予菲,她的样子很普通,甚至有点好奇的眼神。

她的反应很好,没有任何瑕疵,华胜生也就释然了。

箱子的门被推开了-

“老板,华先生来了。”南宫驸马报道。

“请他进来。”传来了南宫旭平和的声音。

光是听他的声音,看他的样子,全世界的人都会觉得他是个好人。

但是江予菲知道他冷血无情。

他是个好人,只是伪装。

不,也许他没有假装。

就像古代的皇帝,坐在最高的位置上,既有关心的一面,又有狠辣的一面,这是常人所不能拥有的。

一个坐在高位的人无法掩饰自己的怜悯和残忍。

南宫徐应该是这样的人。

江予菲和中国重生了,走了进来--

南宫旭翘着一条腿坐在欧式金色沙发椅上。她五十多岁了,但仍然有一张英俊的年轻面孔。

时间好像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停止了。

这样一个有长相,有财富,有地位,有权力的男人,真让人羡慕。

华重生看到他的样子,顿时怔住。

江予菲也由他做出了一副惊艳的样子。

然而她是装的,并没有真正被他吸引。

她很快恢复过来,小声对中国:“爸爸,他好帅!”

江予菲的声音突然带回了在中国重生的想法。

他恢复了常态,笑了笑:“没想到南宫先生这么出众,真是让我大吃一惊。”

南宫徐起身,慢慢走近他们。他笑着说:“你是华先生吗?听说你医术高超,久仰大名。”

他朝他伸出一只手,华胜生大方地握了握。

“我早就听说过南宫先生的名字。”

南宫旭笑了笑,目光落在江予菲的脸上:“这是谁?”

华中生笑着介绍:“这是我新认识的教女。我和她很合得来,所以我把她当成了我的女儿。她叫秦小慧,小慧。向南宫先生问好。”

江予菲立刻低下头,害羞地说:“你好,南宫先生。”

南宫旭笑着说:“我好像听说酒店里还有一个人和你一起住,是不是?”

江予菲急忙说:“他是我丈夫。他今天正好有事出去了。”

南宫徐也没问为什么。

他总是自视甚高。除了调查中国重生的背景,和阮,,他只是随便了解一下。

另外,他不需要查他们的背景。

在他看来,世界上没有人能和他竞争。

南宫徐邀请他们坐下,然后他就再也没有看着。

江予菲也很高兴他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

“听说华先生前两天救了齐家的先生?”南宫徐问道。

华中生笑着说:“也是巧合。我认识的一个老朋友认识齐家。听说齐家大少爷中枪了,就来找我,让我帮忙救人。我看到在老朋友面前,我救了家里的主人。”

南宫许点了点头,这他也打听过了,是真的。

..

玄幻魔法

小沈阳

/ 卢多逊

以纯文本形式在线阅读该网站的域名。请访问

吃完饭,莫兰去卫生间洗澡,祁瑞刚只好跟着。

莫兰皱着眉头说:“别忘了我怀孕了。”

齐瑞刚恶唇:“你以为我想对你怎么样?”

“我只是看着你防止你掉下去。”

“地板防滑,我不会掉下去。”

“如果又要洗冷水澡怎么办?”

“我不会。”

“不,我和你一起进去。”祁瑞刚总是不信任她。

主要是莫兰太安静了,他很担心她要做什么。

他一定要留着孩子,她摆脱不了。

莫兰严肃地说:“我不会。”

“你不要,我就跟着进去。”齐瑞刚坚持。

莫兰突然生气了。“你要跟着进去我就不洗了!我说不会。你能尊重我吗?!"

齐瑞刚舔了舔嘴唇:“我就是怕你出事。”

“那我每次洗澡你都要跟着我?”

齐瑞刚点点头。“我有这个计划。”

如果他每天都跟着她,她几乎每天都洗澡...

莫兰想想就觉得好烦。

“不,你进去我不舒服。”

齐瑞刚好笑地说:“我哪里没见过你的全身?什么叫不舒服?”

“反正不进去!”莫兰的语气并不松动。

医生说她最好不要生气,不要激动,对胎儿不好。

齐瑞刚想了想,说:“你不锁门,我就不进去。”

莫兰想了一下,点头表示同意:“是的。”

"记住不要锁门,否则下次我会跟着你进去的."祁瑞刚说完,转身走到床边坐下。

莫兰走进浴室,关上门,但没有锁门。

她知道祁瑞刚会中途开门检查,但她阻止不了。

如果没有,她洗了一会儿,祁瑞刚推门给她看了一眼。

浴室里热气腾腾,确保她没有洗冷水澡。祁瑞刚刚刚安全关门。

莫兰不会洗冷水澡,除非她不想活了…

洗澡的时候,莫兰突然想起了沈云培。祁瑞刚那天本来打算带她去看的,结果耽搁了。

不知道沈云培现在怎么样了,祁瑞刚有没有对她做过什么。

莫兰的直觉告诉她,沈云培不是坏人,所以她还是想帮帮她。

莫兰洗了个澡就出去了。祁瑞刚把她拉起来,按着她坐在床上,小心翼翼地用毛巾擦头发。

孕妇最好少用吹风机,但是不能让头发湿。

莫兰并没有拒绝他的行为。他喜欢服侍她。

“沈云培现在怎么样了?”莫兰突然问道。

齐瑞刚淡淡地说:“我还没对她怎么样,她也没说什么。”

“为什么我明天不再见她?”

“不,你现在身体不好,在家好好休息就好了。”祁瑞刚不假思索地拒绝了。

“我身体还好。”

"医生说你应该休息至少一个月。"

“我只是去看她,没做什么。你不想她早点说?”

齐瑞刚还是不希望莫兰去:“我暂时不追求她,你以后可以去找她。”

莫兰眼中掠过一丝惊讶。

祁瑞刚会让步这么多,按照他的性格,他肯定会尽快压下沈云培。

武侠修真

五指山市

/ 柳拱辰

但是他从来没有透露过什么。

科里问过他几次,他还是不知道,所以科里怀疑他是在和他们玩。

一天,叶笑言被他们困在图书馆里。

在每周休息日,很少有人来图书馆。

尤其是早上睡懒觉的好时候,图书馆里几乎没有人。

当然,叶笑言每周都很早来这里学习。

他找了几本书,刚坐下就要学习。科里带着两个男仆进来了。

他们直接走向他,表情都不好。

叶笑言有点紧张,但他的脸仍然是。

“叶笑言!”科里走到他面前,恶狠狠地看着他。“诶,你有什么消息吗?如果没有情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叶笑言站起来,防卫地看着他们:“我说的是实话,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很谨慎,我只是拿钱帮他们做事,和他们关系不是很好。”

科里猛地踢翻了椅子:“你想用这些话骗谁?”!安妮,那个小女孩每天都叫你哥哥。你敢说你和他们关系不好吗?!"

全岛的人都知道他们关系很好。

连傻子都能看出来。

叶笑言认为他是瞎子?

“那只是表面的,他们的事情怎么能透露给我呢?”叶说的也是实话。

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有父母,生活幸福。

他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来自哪里,他们的父母做什么。

但是科里认定他知道。

他抓住叶笑言的衣领:“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要不要说?!"

叶笑言第一次生气了:“我说我不知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我看你没看到棺材就不哭!”

科里话音一落,就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叶笑言痛苦地弯下腰,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

“说还是不说?”科里继续问。

“我...我不知道……”

“嗯,你的嘴很硬,不是吗?我看你会不会求饶!”

科里把他扔到地上,命令两个喽啰:“去,给他点颜色。”

两个男仆冲上来拳打脚踢。

叶笑言奋力反抗,但他的功夫根本比不上他们。

他们在岛上训练了几年,技术非常熟练。他的三条腿的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叶笑言一开始会反抗,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他蜷缩在地上,手捧着头,保护着头和心,然后等待着漫长的暴力结束。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杀的时候,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科里残酷的声音隐约传来:“这次我给你一个教训。下次不摆情报,小心命!”

威胁他之后,科里大摇大摆地走了。

叶笑言慢慢地伸展他的整个身体,疼痛使他皱眉,他的牙齿几乎咬。

但他什么也没说,也没哭。

他只是瘫在地上,盯着图书馆的天花板。

突然,一个半透明的身影浮在他的头顶。

叶笑言对他视而不见。

【啧啧,挨打真可怕。你想让我为你报仇吗?】人影问他。- 5327+23147o ->

都市言情

蔡健雅

/ 卢绛

那个人就是南宫徐

其他九个实在不愿意相信,南宫徐把他们抓起来了。

但是能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同时抓住它们就足以显示这个人的能力。

事实上,即使对方有能力,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们都抓到。

唯一的解释是,这个人对他们的一切都很熟悉,知道如何做才能成功。

几个人脸色发白,原来是南宫旭?

“南宫徐他打算怎么办?!"有人不安地问。

“他想把我们关起来夺取权力吗?”

“南宫旭一直很有野心,好像受不了了。”

听着他们的猜测,本想说南宫徐已经看不上南宫家了。

但是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并不意味着他们是朋友。

还是南宫奕聪明。

他直接问江予菲:“表哥,你知道南宫旭的目的是什么吗?”

江予菲以前并不讨厌南宫奕。

但既然她知道他对他们做了什么,她就彻底恨他了。

江予菲冷笑道:“我们怎么知道?你与南宫驸马同姓,应该最清楚。”

南宫一愣了一下...

他也知道江予菲非常恨他。

南宫逸只好看向阮天灵,阮天灵看向沫沫,拉着江予菲转身就走。

他没有心情和这些人打交道。

两个人上楼,回到自己选择的卧室。

阮、检查了这个房间,没有任何摄像头和窃听器。

坐在床上,江予菲感到困惑。

“南宫徐把他们都抓起来是为了什么?”

阮,舔了舔嘴唇说:“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些人和他有仇吗?”

“我只知道他说他绝不会放过南宫一……”

江予菲的话突然停止了!

“怎么了?”阮天玲不解的问道。

皱了皱眉头:“南宫旭抓了我之后,跟我说他不会放过杀我妈的人。但他显然查不出是谁伤害了我妈,就把嫌疑人都抓了?”

“有这个可能!”

"他逮捕他们是为了找出凶手吗?"

“也许,也许不是。”

江予菲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阮、说:“如果他愿意,他会慢慢找出真正的凶手。如果他不愿意,他会选择误杀三千,一个也不放过。”

“你是说...他可能会杀了他们吗?”

“这个可能更大。”

江予菲的感觉越来越糟。

她捏着阮田零的手说:“阮田零,你说他会不会把我们十二个人锁在一起,把他们全杀了?”

阮,眼睛一黑:“也不是没有可能。”

也认为南宫旭会这么做。

他现在不用把所有筹码压在南宫家身上,就肆无忌惮的抓住了那些人。

既然都被抓了,自然要杀光。

还不等他们汇报?

江予菲的脸色微微变了:“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这是肯定的...他真的想杀了我们所有人!”

阮、和她有同样的想法。

但他不像江予菲那样害怕。

阮、冷笑道:“虽有此计,未必得之。”

历史军事

和平区

/ 花蕊夫人

“雨菲,订婚还有两天,我不可能取消婚约。不要和我解除婚约,好吗?”

江予菲看着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眼中的真诚。

她的心在慢慢颤抖。“萧郎,你想好了吗?”

“我想清楚了,比谁都清楚!”男人再次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的额头。“我不管你怀的是不是阮的孩子。我会好好对待孩子,把他当成自己的。但我在乎你的态度,我不想和你解除婚约。”

江予菲抓住他的胳膊,他的眼睛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她想,也许她真的遇到了她的幸福。

“好吧,我答应你,我不会取消婚约的。”

“你终于想通了。”萧郎自信地笑了。他抱着她的身体撒娇说:“我们去坐着休息吧。现在怀孕了,一定要放松心态,保持身体健康。别再想事情了。”

江予菲看着他轮廓完美的英俊脸庞,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帮助下走出浴室。

——

江予菲与萧郎的订婚仪式与阮田零的订婚仪式在同一天举行。

阮、接到的请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明天是订婚日。从那时起,他和江予菲会成为陌生人吗?她会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女人,对吗?

两个月前她是他的妻子,但现在她要和别人订婚了。

阮天玲的眼睛一片漆黑,这个巨大的落差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他忍不住收紧手掌,把结婚请柬揉成一团。

阴沉着脸,他使劲揉了揉,猛地站起来,使劲把结婚请柬扔了出去!

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扔出去的结婚请柬差点砸到进来的人。

“爷爷?”阮天玲惊讶了起来,阮安国的目光落在地上的结婚请柬上,脸上带着微笑。

“怎么,看到于飞订婚了,所以我心疼又舍不得?”他走了进来,笑着问他。

阮,低声道:“没事。”

“臭小子,你是死鸭子。你嘴硬。”何冷哼一声,他走到沙发前坐下,阮天灵也走到他面前坐下。

“爷爷,有什么事吗?”

"于飞明天将订婚。"他回答了无关的问题。

阮天玲抿了抿嘴唇,“我知道。我明天也会订婚。”

"田零,你还爱着岳越的女孩吗?"阮安国盯着他,严肃地问道。

“当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于飞呢,你对她没有任何感觉吗?”

“爷爷,你要说什么?”

阮安国瞪着他说:“爷爷明天会想办法不让于飞订婚。如果你心里有她,就去找她。”

阮天玲眼里闪过惊喜。

他没想到爷爷会说出这样的话。

“在爷爷心里,只有于飞可以做阮家女主,严月的姑娘不适合你。”

“爷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为什么想让江予菲做我的妻子?为什么岳越不能?”

阮安国低声道:“你没看见严月一直在骗你吗?”

阮天玲微微挑了挑眉,显然不知道爷爷在说什么。

科幻灵异

罗开元

/ 胡斗南

阮、表现出夸张的失望。“好了,不洗头了,小心弄湿伤口。”

“嗯。”江予菲笑着点点头,就关上了门。

她没有用浴缸。她总觉得在浴缸里洗澡太麻烦了。仔细洗完身,她穿着宽松的衣服走出浴室。

阮已经穿上了衣服和裤子,正在用手机打电话。

他说的是公司里的事。当江予菲出来时,他很快挂断了电话。

“伤口湿了吗?”他撩起她的刘海,见纱布还没干,就放心了。

江予菲轻轻地咬着嘴唇,她非常感动。

她额头上的疤差不多好了,但是湿了也没关系。

但是他那么紧张,那么关心,说明他真的很在乎她。

自从她醒来后,他对她无微不至。

很多细节她自己都忽略了,但他可以放在心上。所以,他对她的好绝对不是假的。

江予菲想,也许她会永远和他生活在一起。

在确认了和他的关系后,她有了和他结婚的想法。

你可以想象他对她有多大的影响。

“我吃完一会儿就给你洗头。我会在伤口愈合前帮你洗干净。不要自己动手。”阮天玲又说道。

他给她洗澡了?!

江予菲惊讶地睁开眼睛,他是什么身份,怎么能洗头。

“让李伟帮我洗吧。”李阿姨以前帮她洗碗好几次。她宁愿打扰她,也不愿打扰他。

阮天玲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他低下头,狠狠地咬了一口她的嘴唇。“我是你的人。洗头是我的事。怎么能让别人帮你洗,又不想让我帮你洗?”

江予菲弯着嘴甜甜地笑着:“我也怕你没时间,耽误工作。”

阮,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头,把她的长臂搭在她的肩上。“就算你的生意小,也比我的工作重要,知道吗?”

江予菲又被感动了。

她点点头,嘴角甜蜜的微笑无法止住。

“走吧,去吃饭,吃完洗头发。”

“好。”

两人来到楼下,李婶已经吩咐几个仆人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

阮、把拉到桌前,那先生替她拉开椅子让她坐下。

然后他在她身边坐下,亲自给她端上一碗汤。

“先喝点汤,喝了再吃。”

江予菲也给了他一碗:“你也喝。”

“你喂我。”阮、趁机问道:“昨夜我喂你吃饼,现在轮到你喂我了。”

江予菲以为他昨晚用那种方式喂了她蛋糕,她的脸变红了。

“你还是自己吃吧。”她拿起勺子低头吃自己的。

阮,两眼一红,勾唇笑道:“你不喂,我就喂你。”

他靠在她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用最慢的方式喂你。”

最慢的方式…

江予菲的脸变得更红了,她恼怒地推了推他,嘀咕道:“我饿了,我们快点吃吧。”

“于飞,我的肚子也饿了。”

游戏竞技

大渡口区

/ 皮日休

但是妈妈知道一切,所以他不能自己做决定。

江予菲拒绝了他:“你太能干了,你自己来找我吧。我看你能不能顺利找到我。”

“妈妈,你生气了吗?”

“我没生气。”

显然,我很生气...

安塞尔郑重承诺:“妈咪,你放心,我会把哥哥安全地带到你身边的。”

“好吧,我拭目以待。”

“妈咪放心了!”他很自信。

“有事再打电话给我,别自作主张。”江予菲还是忍不住讲了出来。

“嗯,我知道。”小家伙回答的很巧妙。

江予菲平静地挂了电话,但他担心得要命。

她立即让人在车站等他们。

阮家不放心他们两个,就派人去赶。

目的不是带他们回来,而是沿途保护他们。

在坐了几个小时的公交车后,安塞尔对这次冒险完全失去了兴趣。

像个傻瓜一样坐在车里什么也做不了。太无聊了!

他决定将来坐飞机出去

两个孩子没去过d市,每个人的心都无法安定下来。

终于,夜幕降临,公交车到了。

安塞尔睡着了,揉揉眼睛醒了,推了推身边也睡着的小君齐家。

“俊浩,我们到了,我们下车吧。”

两个人提着一个小包,跳下车。

我以为我会第一眼看到妈妈,但是妈妈没有来。

安塞尔有点失落。

“琦君,妈妈可能生气了。我们得赶快找到她,免得她担心。”

“(⊙o⊙)哦……”

出了汽车站,外面夜色浓,但是拉客的车很多。

“两位小伙伴,你们去哪里?”一个司机探出头来招揽顾客。

安塞尔聪明,但缺乏生活经验。

他马上就要说话,旁边巡逻的一个警察对他说:“小兄弟,你去那边排队等车。这里的车都是非法拉客。”

司机生气了

好吧,既然你是警察,我就不管了。

安塞尔对警察笑了笑:“谢谢叔叔。”

说完,他带着君齐家去排队打车。

前面排队很长,估计要十几分钟。

两帮人在车上打了一天,已经很累了。

但是他们还是要用牙齿站成一条线。

安塞尔也第一次知道出门坐公交是要排队的。

他一直是个年轻的主人。他一直在排队。

最后,轮到他们上车了。司机大吃一惊:“小伙伴们,就你们两个?”

“是的。”安塞尔拉开门,平静地说了地址,“主人,你开车,我们不会失去你的车费。”

司机高兴了,发动了车:“你爸妈怎么放心你晚上一个人骑?”

“因为我们不会被坏人绑架。”

“真的,那你应该挺聪明的。”

“嗯。”安塞尔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他不习惯与陌生人过多交谈。

司机不再问问题,专心开车。

安塞尔说地址在富人区。

司机从气质和衣着就能看出,他们是有钱人家的孝顺。

也许他们要回家,所以他们一点也不担心车费。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