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县

作者:都颉

只要一转身,就有很多机会,可以和很多女人重新开始..."

齐瑞刚苦笑:“但他们不是你。”

“为什么一定是我?”

“是的,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一定要你!我也不想做你!”

这样,他就不用那么辛苦,那么痛苦了。

莫兰瞥了他一眼。“齐瑞刚,其实你是当局者迷。你可以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男方根本不会选择女方。你一定也认为女方应该潇洒地转身离开。你也应该潇洒地转身……”

齐瑞刚冷唇:“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他们根本不一样!你不是那个男的,我也不是那个女的。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不可能?!"

“虽然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但我不会像那个人一样回头……”

“万一那人回头呢?”

“那也不是真的。”

“可能女方只是想让他回头看看,不在乎他的真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在一起,迟早也会分开。分分合合,有意思吗?”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分开?”祁瑞刚问。

莫兰咯咯笑道:“如果那个男人能和她分开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齐瑞刚用深邃的目光盯着她。“就像你对我做的那样,对吗?分离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我想和你分开,一点也不简单。因为你比我强,我打不过你。反而是你。把我绑起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齐瑞刚突然勾住嘴唇:“所以,权力大的人都在领导,对吧?就像刚才那两个人,如果一个女人权力很大,那就算一个男人想分手,他也不敢提。”

齐瑞刚笑了笑:“既然是权贵主宰,那你我之间主宰的就是我。我来领导,我们的结局会和他们不一样!”

莫兰发现自己真的打不过这个男人。

“你的领导怎么了...你以为我怕你?”

“你不怕我,但你与我无关。”

“你……”莫兰气极了。

齐瑞刚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你的解释我看了,不过如此。你还要解释什么?”

莫兰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服他。

突然,她看到街上有一只流浪狗和一只流浪猫。

我找不到办法。莫兰很着急。

她指着那两只动物说:“齐瑞刚,你我就像那两只不同的生物,不同的物种,一辈子都不会在一起!”

祁瑞刚一看,顿时满头黑线。

“你把我比作猫和狗?”

为什么他总是跑题?!

“我是说,我们就像不同的物种,不会在一起的!”

齐瑞刚冷笑道:“你有病吧?你我都有孩子。埃文是个正常的孩子。他健康、美丽、聪明、优秀。他是一个真正的人。这是不是不同物种生的?”

“你……”莫兰差点吐血。

齐瑞刚恶唇:“也许你我真的是不同的物种。”

莫兰很不解。

祁瑞刚突然靠近她,滚烫暧昧的眼神锁住了她的眼睛。

..

香港特别行政区

作者:王初

当奉天这边的人如火如荼,各种店铺满大街的时候,小县城这边的一切才刚刚开始,这是信息落后的小地方的反映。

菜上得很快,大虾海参先上来,辽东人参是个好东西,尤其是这个年代,基本都是野的,吆喝的,滋补的。对虾多为野生,目前海边的斑节对虾中有大量,不值什么钱。都是大头。目前虾场四面环山,主要靠野领导,只有海带人工养殖。

八个小女孩舔着口水,看着桌子上的盘子。张兴明说:“吃吧,你能看看你的胃吗?”动手吧,一会就凉了。二红拿着筷子,自己捏了一只虾,说:“来,吃。“有几个人开始吃饭,一开始还挺矜持的。喝了几口后,他们开始不顾一切地吃东西。

张兴明的四个人也在动筷子,他们真的很饿。

菜上蒸饺的时候,穆斯林馆的羊肉蒸饺真的很好吃。用热油和醋泡过,满是口水。

就在我吃饭的时候,酒店门开了,进来五六个人,穿着时髦的衣服,牛仔裤,皮夹克,毛衣,西装,夹克,其中两个还烫着大象头。这是近几年城市里流行的发型,也就是刘德华年轻的时候。

一水的大皮鞋,地面咔嚓作响(当时流行穿铁掌皮鞋,一鞋三掌,像踢踏舞)。你进来的时候,领导喊:“老板,出来见见客户。”目光掠过张兴明和姑娘们。

“滚。”老板娘从后面走出来,说:“马三,你缺肉吗?”

穿牛仔裤的马三看起来像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岁,他说:“为什么?几天没见我能干什么了吧?我觉得我二哥想砍我。你能帮我吗?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对比对比?”聚在一起的人都笑了。

老板娘说:“有一天,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会吃吗?”吃饭点菜,不吃不出去,我这里有人,不要大惊小怪。"

马三看了一眼张兴明身边的八个小女孩,说道:“哦,这些小女孩真漂亮。他们是我们的吗?”以前没见过。"

老板娘说:“别逗了,人都在一起了。吃什么?进包间。”伸手拉了拉麻三位一体。

马三转过身,掸去老板娘撕扯过的地方的灰尘,说道:“不要碰你的手和脚。你知道这件衣服多少钱吗?别占我关系好的便宜,听着?我好贱。我能把它带去哪?;我可以去哪里乘车?;我可以在哪里买到它?另外,二哥看着我怎么办?女人一定要懂规矩,懂吗?”

老板娘说:“你二哥要是想在这大嘴巴上你北山,就跟我闹一闹。”

几个人绑好,进了包间。老板娘拿着菜谱和笔跟了进来,关上了包间门。

因为进来了几个人,一直抢着吃饭的八个小姑娘都没了声音,都低头不看。这时几个人进了包间,八个小丫头长长地吸了口气,有点正常。他们也抬起头,面面相觑。二红小声对张兴明说:“二哥,我们走吧。”

张兴明停顿了一下,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二红指着包房,八个小女孩齐刷刷地看着张兴明。

张兴明立刻明白了,笑着说:“没事,我不在。吃你的,别怕。”

二红看了一眼同学,问:“真的吗?”

张兴明说:“真的,我在这里的时候你不用害怕。吃吧,这么多好吃的。”

二红对同学说:“继续吃。我二哥很厉害,特别厉害。我爸说市长看我二哥很有礼貌。不要害怕。”

结果里面就几个人出来了,好像要上厕所。二红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他们盯着她的眼睛,转头问:“谁这么牛逼?哪个?哪个是二哥,过来认识一下。”看着张兴明四人走了过来。

当年凭良心说,东北乱七八糟,各种社会大哥二哥都牛逼。最早赚钱的也是这一波人。派出所政府一点都不怕,越到小地方越普遍。挣钱完全靠打仗,占领地盘好像很正常。有竞争就砸,不同意就动刀动枪。

因为是这样的县城,山高皇帝远,比较乱。当时天黑的时候,很少有人敢一个人走夜路,尤其是年轻人。抢钱挨打很正常,女生更惨。

不知道为什么,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县城就成了远近闻名的粉灯区,几百里闻名。一个除了旅游资源一无所有的小县城,在旅游尚未起步的时代,靠着粉灯区迅速发展起来。

所以它也在这里创造了黑秩序。这种生意不打不抢不砸怎么发展?

如果你能做到,你就会靠吃肉致富。如果你在老板们中间差点滑倒喝汤,做不到就跟着老板打杂。也是从这个时候,一个新的职业“鸡头”开始流行起来。目前,鸡头在县城里是光明正大的职业。手下一只鸡每月给县局交300-500,够领证了。

至于鸡是从哪里来的,就被迫绑架抢劫。当然也有自愿的,但是真的很少,和后世完全不一样。

这年头,站不住脚的人,做不了大买卖。

直到90年代中期,市里组织了几次严打,几次扫荡,社会秩序恢复正常。当时还挺凶的。像港台大片一样,枪战算不了什么。

……

老板娘听到包间里传来的声音,赶紧上前一把抓住那人,说:“你干嘛,留下我来买卖?”

梁左转过头,看着老板娘。他指着张兴明说:“不是二嫂。他们棒极了。市长看起来很有礼貌。我要遇到这么牛逼的人。”

老板娘拽着他说:“人家说什么不关你的事。快回去。”

几个人从功夫包间里出来,马三问:“这是怎么回事?”梁二,怎么回事?"

老板娘转过头说:“不关你的事。你能进去吗?我是真的想打折我的生意吧?”

梁左仍然指着张兴明,对马三说:“这些家伙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他们在这里装逼。他们对这些女孩说,市长看他的时候很有礼貌。我想认识一些很棒的人。哎,二哥是谁,站起来。”他抬起腿,踢了踢张兴明的餐桌。

八个小女孩吓坏了,尖叫起来。他们都站起来,跑到墙边站着。

张兴明皱起眉头,有点担心。他知道这个时候县城很乱,但他没想到会搞乱自己的脑袋。他抬头看着马三说,“他们在谈论我,我是她的二哥,跟你有关系吗?”

梁左打断老板娘的话,走到桌前,拉了一张凳子坐下。他上下打量着张兴明,问道:“你从哪里来?我叫你站起来。你没听进去吧?”

(本章结束)

..

内蒙古自治区

作者:范寅宾

李明熙用悲伤的眼神看着他。

“你不需要对你的身体负责吗?如果你愿意乖乖吃药,配合医生治疗,我会在吗?如果你想让我走,你可以,给我一个我不能留下的理由。”

李明扬xi说完,有些懊恼。

她说了什么,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朦胧暧昧?

萧突然笑了。

他面对着她,头微微歪着,几乎碰到了李明熙的脸。

李明熙没有动,用颤抖的睫毛看着他。

萧郎低声笑了笑:“原来,如果我不吃药,你可以留下来,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我不吃药,也不接受任何治疗,除非你给我治疗。”

李明熙被吓坏了。她没听错吧?

萧摸索着,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力道有点大。

“我刚才说的是真的。如果你愿意无视我的死活,请你爱怎么走就怎么走。”

他真的威胁了她...

李明熙愤怒地皱起眉头:“你不是说不再纠缠我了吗?!"

萧郎敛去嘴角的笑容。

他松开她的胳膊,用嘶哑的声音说:“好的,我不会再打扰你了。可以走了。”

“请不要拿你的健康来威胁我!”

“不好意思,这是我自己的事。”

李明扬瞪大了眼睛,好像她不认识眼前的萧郎。

他似乎变得有点无赖了。

李明熙愤怒地站起来,指着他。

“你凭什么威胁我?!"

“你的身体被我治好了。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你欠我多少?我不想你还我钱,但是你能不能别再要了?我不欠你任何东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萧抿唇,面部线条更加冰冷坚硬。

“我说,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的生死。”

“你显然让我感到内疚!你知道我放不下你的病,你这是在威胁我!”

萧郎勾着嘴唇,大方地承认:“你说得对,我在威胁你。”

“你……”李明熙生气了。“萧郎,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刻薄!”

“是的,我是个卑鄙小人。心里难受,不想让你舒服。”

“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微微抬头,眼睛被蒙住了,但李明熙觉得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

他低声说,“你要和李茜结婚了,是吗?”

“你怎么知道的?!"李明熙惊愕了。

萧郎对自己笑了笑:“郎明,你没想过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李明熙立刻明白了一切。

郎明,郎明?

“那是你的餐馆吗?”

"是的,我的员工告诉我你同意嫁给李茜."

李明熙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血腥的事情。

她记得,当服务员进去为他们服务时,她只是说出了她嫁给李茜的邪恶意图。

但是服务员没有完全听进去,没有听到他们谈论的整个过程。

如果我听到了,萧郎可能会怀疑她...

幸运的是,他什么都不知道。

李明熙平静下来说:“你说得对,我同意嫁给李茜,所以放手吧。”

..

六盘水市

作者:王审知

然后偷了我的现金和所有贵重物品。"

好在晕倒前手指已经被捏紧了,不然连婚戒都没了...

江予菲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遇到强盗了吗?还好你没事,报警了吗?”

阮()脸色阴沉,嘴里发出一声冷笑:“报警?我要亲自抓住她,让她好看!”

找出他晕倒的真相,江予菲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能这么粗心?你不懂功夫吗?他离你很近,你没注意到?”江予菲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阮天灵俊脸有界,更黑了。

江予菲怀疑地眯起眼睛。她什么也没问。她起身说:“你先好好休息。我去问问医生,摇头丸对身体有没有危害。”

“站住,别走!”阮天玲又想抱抱她,她忙避开。

“别瞪了,我得问,你躺下,不然我马上就走!”江予菲轻轻威胁他。

阮天玲又是一声冷哼,今天他不高兴到了极点!

江予菲退出病房,关上了门。

魏萍站在门外,看见她出来,恭敬的鞠了一躬。

江予菲捂着肚子说,“卫平,我来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从头到尾仔细告诉我。”

卫平点点头,恭恭敬敬地说:“今天签完合同,总裁去酒店吃饭了。没多久,总统就说提前走了一步。结果我们去地下停车场,发现总统晕倒在地上,所有东西都被拿走了。”

“有监视器吗?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魏平点点头:“有个显示器,我去看了...这是一个女人做的……”

“女人?!"江予菲心头一跳,她的第一反应是米砂。

“嗯,图中的女子穿着很时髦的衣服,化着很浓的妆,所以看不清脸。她与总统关系密切。她不知道她对总统说了什么,总统晕倒了……”

终于明白了阮、为什么不愿意把实情告诉她。

哼,竟然中了美人计!

她又推门进去了。阮,瞅了她一眼,淡淡的说:“我身体还好吧?你还跑去巴巴问,一点摇头丸能有什么效果?”

江予菲不说话,走到他身边坐下。

她凑近他的衣服,使劲嗅了嗅。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你是做什么的?”

“有没有女人的香水闻闻。”

阮、听了,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我要让魏平收拾东西走人!”

江予菲双手抱胸,浅笑着:“你有罪吗?”

“谁有罪!”

“没有心虚,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你被一个女人迷住了。你必须不设防。她是怎么接近你,用美人计的?”

阮,无奈地说:“我就知道你会误会。”

“我误会什么了?”江予菲扬起眉毛。

“她勾引我,我想看看她在干什么。结果她一靠近我,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香水味,然后就晕了过去。”阮天玲解释道。

“听说她很漂亮,你没心没肺?”

“江予菲,我是那种人吗?!"

“为什么不呢?以前每一个美女贴你,你就上门。”江予菲哼了一声。

..

玄幻魔法

希瑞克劳

/ 管向

“应该没有核实,不然他们早就和我协商了。”江予菲肯定地说。

他点点头:“是这样的。如果他们核实了,今天听了你的话就不会这么震惊了。”

“但这意味着什么?”江予菲不解的问道。

“我猜他们的计划还在进行,但现在还不是完全夺取股份的时候。他们在等机会,然后拿出全部股份,给姓的重重一击!”

江予菲眼珠想了想,说道。

“我问萧郎,问他们在获得20%的股份后,如何没收剩余的股份。萧郎说他父亲有他自己的方式,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楚浩艳知道点头。

“看来萧子彬的确是在继续其他的计划,而目前在他的计划中,其他的计划才是最重要的。你这里的股份暂时不急他,他也没有马上跟严换股份。”

江予菲还是想不通。

“我手里有40%的股份。那么多股份会不会对他们不重要?”

楚严昊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

经过一点分析,他想出了一个可能性。

“不,你的股份很重要。但是,他们不能让别人知道严还‘活着’,你明白吗?”

不懂...

江予菲摇摇头。

楚王严昊笑道:“当初,他们想不打招呼就把阮田零杀了,所以一定要杀了他。在他们的计划中,阮不得不而死!后来,因为你,他们不得不救了他。也许他们突然发现阮对有用而保住了他的性命,却制造了他死亡的假象。即使是现在,他们也宁愿没有股份或者交出齐,这让你误以为他死了...这说明他们一定要让齐田零‘死’,甚至连他还活着的真相都不能再知道了。”

“颜田零‘死’有什么好处?”

“这是问题的关键。”他双臂抱胸,勾唇微笑。“仔细想想,颜田零‘死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对不起...我想不出来……”江予菲低下了头。

“没关系,他们迟早会露出马脚的。总之,应该还活着,短期内不会有生命危险,因为他们会拿换你手里的股份。”

江予菲仍然没有他自信。

“万一他真的死了呢?”她不安地问。

“不会。如果他真的死了,他们会骗你的。否则,他们再也拿不到你的股份了。”

江予菲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心中升起了希望。

“你说得对!当时我也在想,他们为什么不骗我,不然也拿不到股份...原来齐没死,敢欺我。”

经过这样的分析,十分肯定阮、还活着。

知道他还活着,她还活着,还活着。

“谢谢齐先生,非常感谢。”她兴奋地感谢他。

他微微笑了笑:“你不用谢我,帮助他是我应该做的。”

武侠修真

吴忠市

/ 仲并

想起了那天在阮家里遇到的那个漂亮姑娘。

“李婶,我家老宅里有漂亮的丫环吗?你认识她吗?”江予菲又问道。

“我没见过特别漂亮的人。阮家的仆从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不会找一个美女来当仆从的。”

谁敢把一个美女放在家里?不是引狼入室。

江予菲心中一惊。

那个女人是谁?

“江小姐,你见过阮家的美女吗?”李婶问。

江予菲笑了:“是的,她嘴上有一颗大痣。”

李婶娘笑着说:“那是王大妈的女儿。那个女孩长得不错,但是那颗痣太大,毁了她的形象。”

江予菲笑了笑,起身说她上楼去休息,上楼去了。

回到房间,江予菲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

她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来意,但现在她很想知道过去她和阮之间发生了什么。

电脑开机后,江予菲登录了她的qq号码。

这个号码是她高中的时候申请的,用了很多年了。

刚登录,弹出消息,有人想加她为好友。

那个人的网名是——你的空我来填。

那是她...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考虑是否通过审核。

她动了动鼠标,选择同意。

刚加对方为好友,对方马上发消息。

只是握手的表情,表示合作。

江予菲没有回答,对方也没有说话。

沉默了很久,她终于沉不住气了,回答道:“你怎么不说话?”】

【我是谁?】

对方试探性的问,似乎担心坐在电脑前的不是她。

【阮老宅丫鬟】

她送了几句过去,对方一下子送了许多。

【你终于想知道自己缺失的记忆。我不知道你知道多少,但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你曾经是阮的老婆,但是你们感情很不好,很不好!阮、爱过一个女人,但不是你。】

【你离婚后,他因为不甘心而纠缠你,伤害你,甚至囚禁你。你也为他流下一个孩子,你几乎每天都想着逃离他。最后,你给他下药,设法逃脱了。】

【但你没逃多久,他又把你抓回来,继续囚禁你,也许是惩罚你,让你死。】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失忆,但我猜你的失忆一定和他有关。以上只是过去发生的大概情节。至于细节,我想你不用说也能猜到是什么。】

【还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你非常讨厌阮,你最大的愿望就是逃离他。也许你可以现在就计划好你的退路,免得以后逃不掉。】

江予菲看着这些信息,有一种虚张声势和掉进冰屋的感觉。

她的手指在颤抖,身体在不受控制地颤抖。

阮把她囚禁起来…她为他流下一个孩子…

她毒死了他,逃跑了,他把她带了回来...

她仍然恨他...

都市言情

陈昱熙

/ 冯如愚

江予菲把他推开,低着头小声说:“我真的不知道,让我想想。”

“好!”阮、没有再勉强她,只是每天照顾她。他对她的心是真的,他对她没有任何意义。

连他对她的好都到了绝对宠溺的地步。

他每天都在她的病房工作。工作一段时间后,他看了她一会儿。

和她聊聊天,聊聊天,或者和她一起看电影,让她觉得不那么无聊。

如果她想吃东西,他会马上派人去买。每次他从办公室回来,都会顺便给她带好吃的。

每天她都会带来不同的好吃的花样,让她吃到很多人短时间内吃不到的东西。

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会观察她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味道。

下次让人家多做点她喜欢的菜。

当她早上醒来时,她的床边会有一束新鲜的玫瑰。

在她晚上睡觉之前,他会给她一个晚安之吻...

他对她很好,也装不出来。连很多好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江予菲从未被人们所喜爱。

她就像一个非常可怜的孩子。她从来没吃过糖,也不知道甜是什么味道。

于是有一天,他出现在她面前,给了她一个大棒棒糖。

她咬了第一口,知道什么是甜。她忍不住咬了第二口...

然后我就一直吃啊舔啊,嘴巴停不下来,直到吃完棒棒糖才停下来。

但是吃完一根棒棒糖,她还是想吃。就算今天不吃,明天也要吃。

明天不吃了,后天,后天,很多很多天之后的一天。

她总有一天会很想吃。

但是如果你想吃,你必须跟着他。她没钱,也没人给她棒棒糖吃。

如果她不跟着他,她就没有东西吃了。

为了一直吃棒棒糖,她会想他,跟着他,再也不会离开他。

现在的情况是她得到了他的爱,他的爱是棒棒糖,会让她尝到甜头。

如果她突然失去了,她会很难过。

江予菲看着阮田零那张勤劳的侧脸,眼里不由得露出了忧伤。

他们之间有可能吗?

李婶说,我爸根本不反对他们在一起,也很赞同。

所以门对门的匹配问题对她来说是不存在的。

阮又喜欢她了,她也喜欢他。他们在一起是最好的。

可是为什么,她潜意识里觉得他们之间有很多问题,让她无法穿越过去?

江予菲欣喜若狂,阮天玲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

他转过头,翘起嘴唇笑了笑:“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她把目光移开,拿起杂志继续看。

“于飞,你在看着我。”阮天玲不愿意让她走。

“不,你错了。”江予菲咬死了,并否认了。

阮天玲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用手指托着下巴,抬起头。

江予菲的眼睛撞上了他深邃的眼睛,他的心似乎被他吸引住了。

“你在说谎。”他热热的盯着她,小声说:“我看你很久了,发现你一直在盯着我。你有没有发现我很帅,所以迷上了?”

历史军事

葛洛丽娅艾丝特凡

/ 杨凝

“你也知道回来,整天在外面度过。你儿子在家吃苦。你是怎么成为父亲的?你这个不孝的狗娘养的,今天不把孩子娶了,你就带着你的人滚出去!”

阮天玲一反常态,态度不再那么坚决。

“爷爷,妈妈,出去我跟他说。”

老人有点吃惊,然后警告他:“你必须给陈俊一个满意的解释,否则我饶了你!”

“我会的。”阮天玲冷冷的说道。

既然他同意了,阮安国和阮木就放心了。他们退了出去,门关上了。

安塞尔掀开被子,愤怒而冷漠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阮天玲敛去冰冷的表情,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我以为你得折腾几天。今天为什么想着绝食?”

"..."他是什么意思?

“你绝食,我就不招了,不然你饿了我也吃不下。”

安塞尔对他的话更加惊讶。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阮田零笑了笑,在他身边坐下。“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

安塞尔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个人显然是爸爸的脸,但他的声音是……阿伟叔叔的!

毕竟安塞尔消息灵通。他突然说:“你不是爸爸,你是阿伟叔叔。”

他伸手扳过脸。“这个面膜是怎么做的?”

“轻松!”阿芙拉握住他的手。“别弄坏了。如果我打破它,我就不能假装是你的爸爸。”

安塞尔莫名其妙地问:“你为什么要冒充我爸爸?我爸呢?”

阿伟笑着说:“你被关的那天,老板连夜走了。”

“走了?”

“嗯,我去了伦敦。”

安塞尔的眼睛亮了,他高兴地问:“爸爸救了妈妈吗?我知道他不会真的关心妈妈。”

阿伟笑着揉了揉脑袋。“是的,他去救你妈妈了。”

安塞尔更开心了,她的抑郁和烦躁消散了空。

“但是爸爸为什么要瞒着我?”

“不瞒你,你怎么能闹事?”

安塞尔仍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我制造麻烦?”

阿伟解释说:“这就说明老板真的不在乎你妈咪,然后我装老板,那边的人真的会以为老板还在。”

安塞尔突然说:“然后爸爸偷偷溜回伦敦,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救了妈妈?”

阿伟也不确定:“我想是的。但可能老板另有打算。反正我是奉命行事。你很高兴知道你爸爸没有离开你妈妈吗?”

安塞尔冷冷地哼了一声,但他的眼睛里仍然带着微笑。

“他让我白了这么多天,我还是很生气!如果他有计划,就应该告诉我,我演技最好!”

“是吗?”阿伟很怀疑。

如果他不是真的生气,怎么会急中生智想出这么多逃避模式?

怎么能天天骂他?

知道是假的就什么都骂不出来。

所以真假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当然是真的!”安塞尔不服气,“我过几天给你看!”

科幻灵异

辽宁省

/ 聂宗卿

莫兰不能在雨中淋湿。

祁瑞刚急忙脱下外套,披在她头上,抱着她朝小屋跑去。

还好有个小木屋,不然他们就要和菩萨挤在一起避雨了。

小屋有问题。屋顶少了几块瓷砖,里面漏了。

祁瑞刚和莫兰破门而入,终于下了雨。

他把莫兰放在地上,小声说:“该死的天气,下雨就下雨!”

莫兰脱下外套扔给他。“都是你,不是你非要上来拜菩萨。我们会被雨淋吗?”!"

“我怎么知道会下雨!”祁瑞刚不服气的反驳道。

“小和尚告诉你要下雨了,是你一意孤行造成的!”莫兰拨了拨她湿漉漉的头发,衣服都湿了。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齐瑞刚冲上前去剥下外套,把厚厚的防水外套裹在身上。

“你忍着,我马上生火。”他帮助莫兰在小木的床上坐下,然后他转身捡起堆放在角落里的木块。

有些木头是湿的,但他把它们打包以防它们变得更湿。

齐瑞刚蹲在地上生火。他的短发还在滴水,毛衣背心和衬衫都湿透了。

小屋没有门,风从外面吹进来。莫兰觉得很冷,祁瑞刚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个头很大,像熊一样强壮。

木块被点燃,火很快就旺了起来。

空空气一瞬间变暖了。祁瑞刚把一把旧凳子放在火边,擦掉上面的灰层,让莫兰过来坐下。

这时,莫兰并没有和他对着干。

她起身过去坐下,坐在火炉边,整个人暖暖的。

齐瑞刚接过外套,用火烤着。

他问她:“有什么不舒服吗?”

莫兰摇摇头。“没有。”

“不舒服就说。”

莫兰没有回答。她向外看。雨越下越大,好像还没有停。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江予菲打电话给她。

莫兰接通电话,江予菲问她:“莫兰,你在哪里?外面在下雨。你被雨淋了吗?”

莫兰想说他们被困在山里了,但他说江予菲肯定会派人来接他们。

山路不好走,特别是下雨的时候。

她不想麻烦他们,也不想给他们造成什么麻烦,所以没说实话。

“不,我们找了一家餐馆躲雨。雨停了,我们就回去。放心吧。”让江予菲放心后,她挂断电话,抬头看着祁瑞刚的视线。

“你在看什么?”她问。

齐瑞刚笑着问:“你说餐厅我就觉得饿。你饿了吗?”

饿死了!

她早上吃的东西都排出体外了。现在该吃午饭了。她一定饿了。

莫兰抱住身体,淡淡地说:“我不饿。”

“真的不饿?”祁瑞刚不相信。

莫兰想说:“我饿的时候你能做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还能出粮食吗?”!

如果你知道没有食物,就不要说任何你想吃的东西。

还有,她不想让齐瑞刚给她弄吃的,也不需要他的努力。

现在小妾起床都晚了~

游戏竞技

图木舒克市

/ 杨诚之

颜悦是一切,但她的身体...

江予菲想通了,心里忍不住笑了。以前她就是因为这样一个不能嫁给阮家的女人而死的。

是不是太不配了?

她甩甩头,不再想这件事。颜悦不被爷爷接受。不是她的头痛,而是阮的头痛。

不过话说回来,阮田零是真的迷恋上了严月。

我爱她这么多年,却不在乎她的身体,所以想娶她。怪不得爷爷跟她说他其实是个痴情的孩子。

如果她不是他老婆,如果她从来不认识他,她以为会为他的痴情鼓掌。

——

江予菲独自走出医院,不想回家。

她沿着满是梧桐树的路边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进了一条步行街。

这里有一家著名的自助餐厅。一百块钱一个人有点贵,但是菜很丰盛。

已经中午了,她肚子饿了。犹豫了一下,她走进了餐厅。

付完钱后,江予菲走进去,拿着托盘挑选食物。选好之后,他找了个靠窗的角落坐下。

她最喜欢这家餐馆做的南瓜派。

她把南瓜派放进嘴里,咬了一口。甜美的南瓜香味让她喜欢眯着眼睛。

突然斜面上一道深深的视线向她射来,她侧身一看,突然说自己倒霉!

坐在她斜对面的人不是温柔可人的阮田零!

如果我知道他们在这里,她就不会进来吃饭了。

严月瞥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一抹冷冷的不屑。她用筷子夹了一个蒸饺,放在阮嘴里:“凌,你吃这个吧。”

阮天灵已经收回视线。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羞涩地对他笑了笑,修长白皙的手指拿着筷子,眼里闪着期待。

那人微微张了张嘴,把蒸饺喂到嘴里,高兴地问他:“好吃吗?”

“嗯。”他微笑着点点头。

“再试一次。”那个女人亲自喂了他别的东西。

如果你不了解他们,你会认为他们是恋人。但在江予菲看来,他们就像奸夫淫妇一样。

颜悦在她面前故意表现出对阮的爱意,她也承认自己很反感。

江予菲本想带着盘子离开,但转念一想,为什么严月在惹她时会丢面子?

哦,如果你想示爱,那我就撕了你的虚伪!

江予菲啪的一声放下筷子,生气的走到他们面前:“老公,你说你没时间陪我吃饭,但是你想陪她吃饭!你们两个出轨了,对得起我吗?!"

啪嗒——

燕月拿着一只鸡腿,突然听到江予菲说筷子松了,鸡腿掉在盘子里了。

阮天玲咻地瞪着她,眼神也有不可思议。

他从没想过她会选择当众给他们丢人!

江予菲的声音很大,餐厅里的每个人都已经抬起头来。

有些人偷偷拿起手机拍照,打算在网上发布。

老公劈腿老婆,和学妹去餐厅吃饭,正巧遇到老婆也在餐厅吃饭,事情就这么砸了!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