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市

作者:长孙无忌

晚饭后,保姆把埃文带到他们面前。

莫兰拥抱着孩子,接连吻了他几次:“埃文,今晚你愿意和妈妈一起睡吗?”

小家伙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他能感受到她的幸福。

他也跟着哈哈大笑。

莫兰抱着孩子回到了他们的住处。

埃文一点也不怕陌生的环境,只要在他所依赖的人身边。

莫兰很久没有带孩子了,很兴奋的给他洗澡,然后在床上陪他玩。

埃文在床上爬来爬去,莫兰和他一起爬来爬去。

祁瑞刚推门走近卧室,看到了他们的愚蠢。

莫兰尴尬的坐起来,祁瑞刚没说什么,拿着睡衣去洗澡。

埃文一直盯着他。

见他进了浴室,小家伙侧头看看莫兰,疑惑的指了指浴室门,“啊?巴巴……”

“爸爸去洗澡了。艾凡刚才也洗澡了,对吧?”莫兰抱起他的身体,忍不住再次亲吻他。

埃文立刻抛弃了齐瑞刚,继续和马妈玩。

齐瑞刚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莫兰已经照顾好埃文躺下了。

小家伙睡不着,眼睛打转。

看到祁瑞刚,他又想了起来。

莫兰压低了身体。“埃文,别动。去睡吧。”

埃文似乎很兴奋,根本没听她的话。他几次推开被子,抬起一只脚,放进嘴里...

埃文,你在干什么?莫兰拉下他的腿。

“哈哈......”小家伙开心地笑了笑,抬起另一条腿,打算把脚放进嘴里。

祁瑞刚看得很无语,弯下腰轻轻扶着他的另一条腿过去。

“这坏习惯是谁教你的?”

埃文突然断手,抬起小腿,立刻把脚压在齐瑞刚脸上。

齐瑞刚没动:“你的脚好臭,别带走。”

埃文似乎找到了一种新的玩法,试探性地踢了踢他。

他的一点力气当然不是踢,而是脚踩在脸上。

齐瑞刚还是没动:“埃文,别把腿放下。”

“哈哈……”

埃文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所以他用小脚踩了一下自己的脸。

齐瑞刚要再张嘴,埃文的脚滑了下来,突然把手伸进了嘴里。

“噗——”莫兰忍不住笑了。

祁瑞刚侧头看了看,莫兰连忙收敛笑容,垂着眼睛不看他。

齐瑞刚笑了。他站直了,抬起他的大脚。

"埃文,你也想闻闻爸爸的脚吗?"

莫兰猛然抽回双腿。“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能这样捉弄孩子!"

齐瑞刚缩回腿,故意反驳:“他的脚能让我闻到,我的却不能?”

"埃文的脚一点也不臭!"

“你是说我很臭?”

“你的臭死了。”

齐瑞刚又抬起脚,伸向莫兰:“你闻到了,要不要闻闻?”

“齐瑞刚——”莫兰尖叫着把埃文抱离他。

齐瑞刚笑道:“你紧张什么?我只是在逗你。”

!!-作者:**327|4920878 ->

..

图木舒克市

作者:张随

下午到了十二中,已经三点多了。因为小田的电话,田校长一直在办公室这里等着。

十二中校长一直是市教育局局长的强劲竞争对手。市委是他的顶头上司。作为市委一秘,小田的电话分量相当重。再说,这不是他侄子。

杨的一个崭新的同学从里到外,给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说实话,十二中的行政办公大楼从里到外比市政府的好多了。

“请进。”

推开办公室的门,领着杨进去。

十二中是全市最好的中学。校园教学楼的操场比不上普通学校。它不仅大,而且有气势。

连田校长都有一种其他学校从来没有见过的气势。

那是一种强烈的自信和骄傲:“你是谁?”

“哦,田书记今天早上打过电话。我们是来报名的。这是文件。”张兴明走过去,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一边说一边递上了档案袋。

田校长马上笑了:“哦,哦,我明白了。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好了,坐下来,让我看看。”

张兴明把丫蛋带到椅子的一边。

田校长拿出文件的内容,翻找起来。然后他仔细看了严校长写的介绍信,抬头说:“我认识老严。运动前,我们做了一段时间的同事。我相信他的话。看来小杨是个好学生。好吧,我们带好学生。还有其他要求吗?如果现在有,等下课就来不及了。”

张兴明在心里对阿贝尔·塔马塔总统大加赞赏。

不要担心里面发生了什么。很好看,哪里都挑不出毛病。

说:“谢谢田校长。丫蛋性格软弱,个子矮小。能不能安排一个环境好一点的班级?”

田校长抬头看着,回头想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好吧,照顾每个人的个人感受是学校的责任。让小杨去三班。我认识三班的陈晓鸥老师,性格温柔,也是我们学校教学的顶梁柱。

我相信小杨和陈骁会相处得很好。当然,我们也欢迎学生监督学校和老师的方方面面。如果有什么不满,请随时向我提。我为老师和学生服务。"

当张兴明想站起来的时候,丫蛋立即跟着站了起来。

说:“谢谢田校长,非常感谢您对他的照顾。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向陈老师报到呢?还是?”

田校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重新装进了档案袋。他在桌子上的文件栏里翻找,找到了一张打印好的表格。他说:“来,小杨,填好这张表,然后我给陈骁先生打电话,带你去教室。”

转头看着,走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接过表格,田校长递给她一支笔。

张兴明也走过去,看着丫蛋填写。

就像简历,姓名,年龄,住址,家庭成员,社会关系。这是一份问卷。初中生没想那么多。

按老师要求填写,让学校了解每个学生的家庭情况和社会关系。

这对普通老师没什么用,但对班主任和学校很有用处。

连接一些学生的家庭和社会关系是一个很棒的网络,特别实用。

记得有一个电视节目,交警贴了一张罚单,那女的在骂:你知道我是谁吗?马上撕,不然我让你们领导撕。我是XX高中的。然后交警默默的把票撕下来,转身走了。

一个知名大学的明星班主任,可以夸自己可以当一个城市的副市长。

但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是什么时候,在这期间,田校长能想到这些事情,这种脑力也不得不佩服。这是出身官宦的材料。

杨第一次写自己的新名字,很美,有点激动。写完了,他也歪着脖子看着,嘴角悄悄上扬,开心地灌下去。

填地址的时候,她抬头问张兴明:“二明哥,这个怎么填?”

张兴明挠了挠头,无奈地看了看,说道:“永华路二号附一号。”

田校长微微皱着头,想了一下,还是没动声音。

我迅速填好表格,递给田校长。田校长笑着接过来,然后打了个电话:“我是,让陈晓鸥先生来我办公室。”

心里琢磨着田校长的年龄。

20世纪80年代以前,汉语命名的规律性相当强。

解放、胜利、胜利、繁荣、治国、建国都是解放初期的事。

援助朝鲜,抗美,运动,生产,干大事,治水,这是五六十年代。

文革,红军,守卫者军,宏观军,大部队,陆军,解放军,陆军,建设,大庆,这是70年代。

……

田甜总统说了几句闲话,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田校长喊:“请进。”然后他对张兴明说:“陈骁老师来了。”

然后,一个三十岁穿着时尚的女老师推门进来了。首先和田校长打了个招呼。

田校长站起来,指着杨的同学,向老陈解释,“这位是新调来的杨,他已经分到你们班了。杨学习成绩很好,就是人品要弱一些。你应该在以后的学习生活中帮助和照顾他。带她认个班,安排一下,明天上课。”

老师看着跟田校长的介绍。他两眼放光,上下打量。然后答应了校长,说:“嗯,杨,跟我来。”抓住丫蛋的手。

丫蛋看着张兴明,把手递给陈老师,然后走了出去。

张兴明说,“那田总统,我去看看。谢谢。”田校长把右手举到眉高,手掌朝外,朝他挥了挥手。

陈老师转头看着,拉着走了出去,后面跟着。

几个人走了出去,从外面带上了校长室的门。

田校长拿起电话打了过来。

过了一会儿,电话回来了,田校长接了电话:“喂?你好。”

..

宁德市

作者:张佐

她在他身上浪费了三四年的青春,辛辛苦苦治好了他的病,像老妈一样伺候了他一整天。结果他一点都没感动,也没给她机会。

这种人活该被踢死!

李明-xi又踢了他一脚,萧郎突然睁开了眼睛。

李明熙:“…”

萧郎的眼睛没有焦点地看着她:“水……”

李明熙立刻跳下床。“我给你倒水!”

妈妈,他知道她踢他吗?羞死了,羞大了!

她倒水进去,萧郎又睡着了。

但是她照顾他,喝了些水。

坐在床上,李明熙看着他,叹了口气。

“我是怎么遇到你这样的人的?”

她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被任何男人诱惑了,但她还是被诱惑了。

她设法被某人吸引,但他们心里没有她。李明熙没提她有多失落。

而且她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知道他对她没有感情,她会主动和他拉开距离。

如果她能脸皮厚,说不定能抓人。

盯着萧郎看了一会儿,李明熙下定决心,起身给他脱衣服...

萧郎睡了很长时间,直到晚上才醒来。

他不舒服地皱着眉头睁开眼睛,第一反应就是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被子有一种女性特有的香味,房间里的装饰很有女人味。

这不是他的房间,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萧郎撑起身体,困惑地扫视着房间,只看到满地都是凌乱的衣服。

他的衣服,女装,满地都是!

萧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掀开被子,果然什么也没穿-

"点击-"

浴室门被打开,李明熙裹着浴袍从浴室出来,头上裹着毛巾。

浴袍只到她的大腿,露出她两条纤细均匀的腿。

萧郎看见了她,神情更加奇怪。

李明熙站在卫生间门口,淡淡地跟他打招呼:“你醒了。”

“这是什么地方?”萧平静地问道。

李明扬心里腹诽着,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平静,是不是男人!

“我的家。”她说。

萧郎舔了舔嘴唇:“我睡了多久?”

“已经一天了,都晚上十点了。”

“是你带我来的吗?”

“胡说!”

萧郎微微握了握拳头:“你应该送我回去。”

李明熙靠在浴室门边,用胳膊淡淡地笑了笑:“我没有送你回去的义务,我不用关心你的死活!”

萧郎揉了揉眉毛。“你说得对。白天谢谢你。”

“就这些?”

”萧郎试探性地说道...我想我们什么都没发生吧?”

如果真的发生了,他肯定有感觉。另外,他喝醉了。还能发生什么?

李明熙点点头,脸上毫无头绪:“是的,没什么事。”

她很容易否认,但让萧郎缺乏它。

“如果有什么冒犯的话……”

“不!是我自己的错,你喝醉了,犯错是我的错!”李明熙主动把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

萧郎甚至更加不确定。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抿了抿嘴唇。“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我愿意为你负责。”

..

周口市

作者:熊梦渭

他拉过最大的一朵玫瑰,恰好是莫兰看中的。

莫兰点点头。“那个。”

“把剪刀给我。”祁瑞森朝她伸出一只手。

莫兰想自己来,但一想到要避嫌,他就太小家子气了。

她大方地递给他剪刀。

齐瑞森剪下玫瑰,走出花坛。

他先把剪刀扔进莫兰的篮子里,然后站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拔掉树枝上的刺。

“我自己来。”莫兰伸出手。

齐瑞森避开她的手,笑了笑:“我来。你现在怀孕了。被捅了怎么办?”

莫兰笑着说:“我没那么脆弱。”

齐瑞森微微垂下眼睛说:“我能为你做的不多,你就别跟我争这点小事了。”

莫兰敛去嘴角的笑容,他谈到这样的话题,她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其实她和祁瑞森什么都没有。

她理解他为什么关心她。她和他的关系很奇怪,像亲人,朋友,患难与共的知己。

总之,莫兰不得不承认,祁瑞森对她来说很特别。也许她对他来说也很特别。

“莫兰,以后怎么走,你想过没有?”祁瑞森突然问道。

虽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问,但莫兰很认真的回答。

“先生孩子,照顾好孩子,再找工作,赚点钱。”

齐瑞森看着她:“要不要带孩子,挣钱?”

莫兰点点头。“是的。我没有什么可追求的,安静的结束这一生就够了。”

齐瑞森盯着她叹了口气:“你的要求真的不高。”

“不高。”莫兰讪讪地点点头。

齐瑞森皱起了眉头。“其实你可以要求更高的分数。比如你有多少财富,你有多少野心,或者你去过多少地方等等。,如果你愿意,你一定会实现的。”

因为他会帮她实现。

莫兰忍不住笑了:“我没有那么伟大的理想,不要太看得起我。荆棘拔掉了吗?”

齐瑞森点点头,把花递给她:“给你。”

“谢谢。”

“不客气。”

“蓝蓝。”突然,莫兰听到祁瑞刚叫她的声音。

她侧身看去,看见祁瑞刚站在不远处,用深邃的目光盯着他们。

莫兰收起笑容。她对齐瑞森说:“我先回去了。”

“嗯。”祁瑞森点点头,然后他看了祁瑞刚一眼,面无表情地先走了。

莫兰也来到了齐瑞刚。“有什么事吗?”

瑞奇只是瞥了一眼她手里的玫瑰,笑了笑:“我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你,所以我出来找他们。”

“哦。”莫兰点点头。“走吧,回去。”

她走在前面,瑞奇只是伸出手,拿起她手中的玫瑰和篮子。“我来帮你。”

“没必要。”

“我替你拿着。走吧。”祁瑞刚拒绝说。

莫兰不得不为所欲为。祁瑞刚走到她身边,走着走着,手突然松开,玫瑰花掉在地上,他正好踩在上面。

即将滴落的娇艳花朵,突然变得破碎。

齐瑞刚非常抱歉。“我不小心掉了。我再给你切一个。”

莫兰看不出他是故意的。。。。

..

玄幻魔法

江苏省

/ 蔡瑰

莫兰没有死。我不知道她又醒了多久。

她慢慢睁开沉重的眼皮,看见祁瑞刚背对着她,站在阳台上打电话。

他说的好像是工作上的事,莫兰听不懂。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她想多喝水。

但是祁瑞刚故意折磨她,他不会给她水喝。

“就这样,我挂了。”

在祁瑞刚转身的一瞬间,莫兰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男人看了她一眼,见她没醒,就去电脑前继续工作。

莫兰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突然,她看到他脱下一个像读卡器一样的东西插在电脑里,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小芯片。

看到那东西,莫兰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芯片,那是芯片吗?

齐瑞刚突然抬头看着她。莫兰的眼睛模糊了,嘴唇不自觉地呻吟着:“水...水……”

祁瑞刚狐疑的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确定她真的不省人事,他才把芯片放进手表。

原来芯片已经被他放在那里了...

被子下,莫兰的手被紧紧握住,用了很大的阻止力,不让自己出风头。

祁瑞刚起身向她走去,他低下头,锐利的目光注视着她的眼睛。

莫兰睫毛微动,视线没有聚焦在他的脸上。

“水……”

“想喝水?”那人冷声问道。

“水……”

“要不要听话?”

莫兰点点头。她真的很想喝水。如果她不喝,她会渴死的。

但她不能死。她终于找到了芯片。她必须拿到芯片。

“真的听话吗?以后不听话怎么办?”

“水...给我水……”

齐瑞刚俯下身,面色冰冷:“蓝蓝,下次你再不听话,我就……”

他抬起她的手,抚摸着她纤细的手指。

“切掉你的一根手指怎么样?”

莫兰心头一跳,她盯着他,犹豫着点头。

因为她知道他一定会守信用。

“答应我,我会给你水的。不然你就等渴了!”男人残忍的方式。

莫兰的眼中流露出悲伤和绝望之色。

她拼命挣扎,绝望地屈服了。

"...好吧,我答应你。”

祁瑞刚满意地笑了笑,他知道,以她的胆怯和懦弱,她会屈服的。

“真听话,我喜欢听话的女人。”祁瑞刚笑了笑,抬手抚摸她的脸颊。

莫兰闭上眼睛,不让他看到她眼中的怨恨。

“我去给你倒水。”

祁瑞刚倒水回来,还抱着她,亲自喂她。

莫兰喝了三杯水,心里舒服了许多。

“要不要吃点东西?”他又问。

莫兰点点头,吃了饭,才有力气和他斗到底。

祁瑞刚叫了两个丫鬟进来,让她们照顾她。

莫兰吃了点东西,他们帮她洗澡,上药,换床单被子,收拾房间才离开。

一个人躺在床上,莫兰虚弱地闭上眼睛,装睡。

她不敢睁着眼睛思考,因为她怀疑祁瑞刚在房间里装了监视器。

经过七年的相处,她已经摸清了他的性格和处事风格。

他生性多疑,所以不得不怀疑一切。

武侠修真

周口市

/ 董必武

阮,拔出手枪,装上子弹,然后用枪指着祁瑞刚的腿。

“我问你,这是什么东西?”他的另一只手,拿着u盘,“不要说实话,我会打断你的腿,然后打断你的手,让你成为失败者!”

齐瑞刚看了看u盘,冷冷一笑:“你看到里面的内容了吗?”

“我问你怎么了?!"

“阮天玲,这是你求援的态度?你要是这样,我就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了。”

“你不说吗?”阮、、眯起眼睛,手指轻轻扣动扳机,随时都可以开枪。

祁瑞刚不怕死,“落在你手里,我没有想过活着。要拍就开。”

他就是这样的人,真的吓不倒。

即使他的一条腿现在被切断了,他仍然不会害怕和求饶。

阮知道这种人,因为他也是这样的人。

“你想要什么?”阮天玲冷冷地问道。

“我要见莫兰!”祁瑞刚低低道。

“莫小姐身体虚弱,可能不会来看你。等她明天好了,我再让她来看你。”阮天玲淡淡道。

别让莫兰来,他很自私。

因为他不想让江予菲知道u盘的内容。

祁瑞刚瞥了他一眼,其实他只是想确认莫兰现在怎么样了。

看来她现在没事了...

“别忘了你的承诺。如果她明天不来,你以后就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消息。”

祁瑞刚也不傻,阮天灵抓住了他,却没有立即要他的命,他知道他留着他还有用。

他暂时有用,自然不会死,也不怕阮食言。

“哼,你现在能说实话吗?!"

祁瑞刚咧了咧嘴,嘴里还有血的味道。

“解开我,送我好吃的。”

“齐瑞刚,别捉弄我!”

“放心吧,我只想吃饱饭。我吃了就说。”

阮的声音很阴:“你再提条件,我一定废你一条腿!”

“来,给他带吃的!”

齐瑞刚被松开了,但为了防止他耍花招,几个高手站在房间里。

他们用枪指着他,一旦他采取行动,他立即开枪杀人,毫不留情-

祁瑞刚坐在桌旁,态度从容,没有一点犯人的样子。

他一口吞下面前的食物,把别人当成空。

阮、坐在墙角的阴影里,昏黄的灯光使他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

祁瑞刚吃完,喝了水,顺便上了厕所。

他去厕所洗了把脸。他看上去精神焕发。

当然,他一吃完,马上就被捆住了。

“我说,总是把我绑起来不好。随便找几个人看看我。”祁瑞刚被绑起来的时候,脑子里在讲笑话。

阮、上前勾了勾嘴唇,冷笑道:“不用绑你也行。我这里有摇头丸,相当于古代的十香软筋。要不要吃?”

“对,也是。”祁瑞刚不介意。

阮,一脚踩在他胸口:“我没时间陪你。告诉我,光盘里的视频是什么?”

齐瑞刚笑笑:“其实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都市言情

酒泉市

/ 阿里耀卿

江予菲脸颊火辣辣的,非常内疚。

“其实,我不想去想他。他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我不应该怀疑他。我只是……”

“我明白。”

阮、笑道:“他们太奸诈了。你应该这么想。其实我也想过,但后来证实了另一个猜想。”

“什么猜测?”

阮、抿了抿嘴唇,道:“他们的计策应该是杀了我。谁知道始作俑者突然改变主意,打算杀了你?南宫一见他要对你动手,大概就救了你。”

“他只是想救我吗?”看着南宫一。

她到底有什么值得用他的生命去拯救?

阮天玲低沉的声音回想起她的想法。

“可能他觉得对不起你,打算救你。”

“你是说,他伤害了我父亲,现在他感到内疚?”

阮天玲自然不会告诉她南宫一喜欢她。

“嗯……”

江予菲笑着说:“看来他不是坏人。既然他真的悔改了,救了我,以前的一切都一笔勾销。”

阮::“…”

他说那绝不是为了改变她对他的态度!

算了,南宫一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不需要这么紧张。

江予菲又叹了口气,说道:“但即使我们现在救了他,我们也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南宫徐迟早会为我们动手的……”

当时,带着重伤的南宫逸,如何逃脱?

她和阮、都很难逃走,所以不能把他带走。

阮,一把抓住她的身体:“如果你想做那么多,就一步一步来。”

“嗯。那些家伙今晚不会出来吗?”

“应该不是。”

“我怕他们再出来。”

现在两人不和,到了长生不老的地步。

可以说那些人完全疯了。

所以她担心他们会怎么做。

“即使他们出来了,我也能处理。这次他们敢出现,我看一个打一个。”阮对说:

江予菲笑着问:“为什么你没看见一个杀一个?”

“你不能杀光他们。”

“为什么?”

“等他们死了,就轮到我们了……”

阮天玲平静地说,但江予菲的心情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其实毕竟都是南宫旭手里的小白鼠。

他把他们关起来,让他们互相残杀,只是因为他想找点乐子。

但一旦一方被破坏,南宫旭的乐趣就消失了。

那对方留着就没意思了。

难怪阮、没有杀过人。原来是这么回事。

但是他们这样能坚持多久?

“阮、,我明天不能见……”江予菲突然说道。

阮天玲收紧手臂。

其实他也看不出来。

虽然他一直在安慰江予菲,但他说他会试着把她带走。

但他一个人,怎么能抵挡那么多人?

他真的是一步一步来。他相信只要他们还活着,他们总能找到离开的方法。

阮天玲正要安慰江予菲,这时她又听到她说:

“但我不怕。大不了就是死,也可以带着南宫旭陪葬。”

“你说得对,没什么大不了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突然对未来更有勇气和信心。

历史军事

渭南市

/ 钱易

阮、两眼深深地、锐利地盯着她,继续问:“你要吗?”

她会想要吗?

她不知道!一点概念都没有!

“你要吗?”阮天玲走近她,紧紧地压着她。

“如果我不想要呢?”江予菲突然问道。

阮天玲下巴紧绷着,眼中突然掠过一丝阴霾。

“你不想要?”他轻声问,但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江予菲也从他的话中认识到了威胁...

“如果我不想要,你会怎么对我?”她又问了一遍,带着一丝诱惑。

心里很不安,不敢听他的回答。

阮,没有生气,只是舔了舔嘴唇说:“有了就生了,不要了。”

“如果我就是不想要呢?”江予菲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想试探一下他的态度。

他的态度可以间接说明这两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不呢?”阮天玲也问,“那是我们的孩子,你为什么不呢?于飞,我知道你,你不会想要的。”

当他和她水火不容时,她不愿意打掉孩子。

现在她不会被淘汰了。

他认为她做不到...

江予菲突然松了一口气。他没有说任何囚禁她的话,也没有强迫她生孩子的话,让她的心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也许神秘少女说的不是真的。

阮,过来搂着她,抬起下巴,低声说:“记住,以后不要说没有孩子了。我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

“为什么?”

男人勾着嘴唇笑了:“因为会让我难过。”

江予菲的心酸酸的。他关心她,也关心他们的孩子。

她应该高兴而不是考验他。

江予菲也抱着他的身体,他的脸靠在胸前,他的嘴唇弯着,笑了。

“阮天玲,我答应你,如果你有孩子,他就出生了。就从现在开始,能不能避免?我真的还没准备好。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就要结婚生子了。我...嗯……”

阮天玲低下头,砰的一声合上嘴唇。

他用她的嘴唇吸啊吸啊,舌头伸到她嘴里像风暴一样掠夺,直到她的嘴唇微微红肿,然后放开她。

“这是惩罚。”他抚摸着她的脸,声音低沉而沉重。

“惩罚?”江予菲眨了眨眼,不明白他的意思。

“是的,如果你说错了,你应该受到惩罚。”

“我说错了什么?”

“我们认识一个多月了。”

"..."但在她的记忆中,他们只见过这一次。

和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不到十天!

“记住,你和我曾经是夫妻。我们认识很久了,不仅仅是以前。”

江予菲有点不耐烦了。“你为什么总是告诉我这些?在我看来,我们才刚认识。”

阮,柔声道:“其实我们相识已久。”

“我知道,但在我看来真的很短。说实话,我们在一起还不到十天。”

“那么?!"阮天玲顿时沉下脸,眼神也沉了不少。

“所以你认为我们感情不够深厚,认为我们不能结婚,不能生孩子。

科幻灵异

长治市

/ 茹芝翁

两位大爷领着大家往里走。魏星和邢兵在房子前面的菜地里。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房子的烟囱在冒烟。估计是小英杰在做饭。农村的孩子初中都是成年人。

二叔对二姨说:“老库,看谁回来了。第三对夫妇回来看你来了。”

二大娘勉强笑着向这边招手。

二叔说:“肖伟,萧冰,过来给你叔叔拜年。你在那里干什么?”

魏星和邢兵看了看这里,拍了拍手,站起来走过去,向父母鞠躬:“三叔拜年,三婶拜年。”

星卫兄往这边看了看,道:“尔明和大军回来了。二明,你还认识我吗?”

张兴明说:“二哥过年好,小兵过年好。”

看着张兴明,他慢慢地低声说,“你为什么不叫我哥哥?”我比你大。“事实上,他比张兴明大半个多月。

张兴明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想过去揍他一顿。最近一次两个人走,经常在电话里走来走去。

二叔道:“好了,去玩,去第三处,进屋。小红也回来了,在屋里和小英一起做饭。”

爸爸说:“休假?过年回来真好。”

二叔说:“小红在部队很好,领导关系也不错。他可以照顾它,任何一年都可以回来几天。”

张兴明的表弟其实挺凶的。在上一代兄弟中,也就是他最优秀,一直在部队工作到老。张兴明回来时,他还在部队。

而且他的人际关系处理的特别好。二姨死后,二叔多年不在家,一直在外漂泊。和父亲一样,他把三个弟弟妹妹都照顾的很好,在部队所在的城市安顿下来。他有车有房有资产,有弟弟妹妹的生活,有弟弟妹妹的孩子。他几乎全是自己安排的,是个很棒的哥哥。

正忙着站在火炉前的洪兴兄弟进屋,转过头来看着他,笑着说:“叔叔阿姨,新年好。你为什么来这里?进屋坐坐,喝点热水。我很快就准备好了。小英会给三叔三姨倒水。”

肖英杰说好,进屋去拿杯子倒水。每个人都进屋,脱下外套和帽子,在炕沿坐下。

房子干净整洁,白色的墙,橱柜,桌子,都是新造的。二姨虽然有问题,但确实是个好管家。

二姨也扶着墙慢慢走进屋里,在炕头坐下,只有在她近的时候才过来。她整个脸都肿了。

妈妈看了她一眼,张开嘴,低头不语。

二姨摸着炕垫说:“桂心,你还生二嫂的气?该你生气了。那些年我真的错了。前者穷,吃饭不吃饭。二嫂给你赔钱。不会持续几天的。别生气。将来,如果你能做到,请照顾好肖伟·萧冰,他们是你的好朋友。”

爸爸看着妈妈咳嗽了一声,没说话。

妈妈低下头说:“不用说了,我能来,过去的就过去了。也是家里的事,我还能记一辈子。你去医院了吗?医生怎么说?”

二姨说:“去吧,小城市也去了,本溪也去了,慢慢治疗。不会更好的,就像我婆婆一样,晚了。”

我妈问二叔:“为什么不住院?”

二叔说:“住院没用。是打针。需要一百多枪。哪里都一样。我买回来了。”

二姨说:“没用的。这是浪费钱。如果你不打这些针,为什么不把钱留下?天若眷顾,我多活两天,死了就死了,少受几罪。这一天,痛不如死。”

妈妈说:“去医院,市里不能去省里。现在条件这么好,怎么就治不好呢?”

二叔说:“在城里住院要花很多钱。一天几十块钱。买得起就买几根针回来。”

妈妈盯着他说:“人重要,钱重要。”没有二嫂你家能这样吗?我很生她的气,但不得不承认和二嫂住在一起没什么。如果我二嫂不在了,这个家过几天就垮了。我就指望你了?"

二叔尴尬地笑了笑,他妈说:“明天去听我说。二哥,你可以待在家里。不需要你。小英跟着去照顾二嫂。小红应该回部队好好工作。在家不用担心。蝙蝠侠先住我家,不能在城里读书。太棒了,你自己看看,想去就去城里,想在家就在家。"

二叔张了张嘴,没说话。二姨想了想,说:“你行吗?”

妈妈说:“为什么不呢?二嫂,你以前一直对不起我。你还没有还债。你还要多活几年让我骂我气。你有病我也不能出口。”

二姨笑着说:“好吧,我真想让你骂够我。我真的很抱歉你和第三个。那时候还小,不懂事,孩子那么大。”

小英姐姐给妈妈端来水,站在那里问:“阿姨,妈妈能好吗?”

妈妈接过水,摸着小英姐姐的脸说:“对,不是什么大病,好好学习就好,知道吗?”

肖英杰开心地笑着,回头看着二姨,眼里闪着希望。

小英姐给爸妈倒水后,放下水壶,跑到厨房。不一会儿,洪兴的大哥进来了。

“三婶,真的安排我妈去医院了?”洪兴哥哥直接问妈妈。

妈妈点点头。

洪兴兄弟说:“还有希望吗?家里没钱,工资不高,还向部队借了。”

妈妈说:“说傻话,让你拿什么钱,你就该干活干活,不用照顾家人,小英那个小战士去我家。你从军队借了多少钱?”

洪兴说:“两千美元,怎么回事?”

没有妈妈的回答,张兴明从包里拿出三千美元递给妈妈。

我母亲接过钱,赞赏地看了张兴明一眼。她看着我儿子,知道什么时候给妈妈加油。

妈妈接过钱数了一下,两千。她把它递给洪兴,说:“去还贷款吧。家里有大人。你想让你的孩子借什么钱?”

洪兴愣了一下,她妈妈盯着她说:“怎么了?我跟你谈不好?”

邢宏哥伸手接过钱,他妈数了500给他,说:“你可以用这500,同志们领导关系好,你在家不用管。”

洪兴兄弟接过钱,为他的母亲跪下。他低下头三次,抬起头,流下眼泪,看着妈妈喊:“阿姨。”

妈妈的眼睛红了,她说:“起来。记住,轶事里还有成年人,你父亲和兄弟也在。”

洪兴哥应了一声。

妈妈又数了数500元,说:“肖伟。”

小伟哥答应了,他妈说:“来,这钱你先拿着,以后用。不要给你爸,不要让他花,买了就买。”

伟哥接过钱,看了一眼二叔。二叔看着窗外,装作没听见也没看见。唉,追到一个靠不住的爸爸不容易。

我妈拿了几十块钱给肖英杰和萧冰,说:“我以后要什么就管什么,以后就住我家。听着?”

两个人点了点头。

G_ cup女演员偶像第一枪,A_V夺冠,在线观看!请注意!:123(按住三秒复制)!!

游戏竞技

奉贤区

/ 姚宽

看到这里,江予菲心头猛地一紧,整个人紧张的站了起来。

新闻中的记者说,这次发现的毒品数量巨大。如果发现此事与酒店负责人有关,负责人将被判处死刑。

江予菲感到头晕。她在沙发上坐下,迅速关掉了电视。

她怀疑这件事和阮有关系,一定和他有关系!

我没想到他会用这样刻薄的方式对待她。

江予菲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膝盖,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设法逃脱了阮。这半个月她只是回去自投罗网吗?

另外,她不相信她叔叔窝藏毒品。他很贪财,但胆子也很小。这家酒店已经赚了很多钱。他怎么能在绝望中卖药?

如果阮、真的陷害他,说不定警察就能查出真相放他出来。

江予菲想,她应该观察几天。也许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糟糕。

只是知道了这些,她的心情变得很沉重,再也无法放松。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江予菲注意到了这个消息。

她在电视上或网上没有错过任何东西。

情况似乎越来越糟。许多证据指向孙。根据证据,法院基本上可以判他死刑。

那些记者还特意蹲在医院里,寻找机会偷拍王黛珍的近况。

王黛珍从那天晕倒后就住进了医院,情况似乎很糟糕。医生说她可能得了癌症,但需要进一步检查。

当江予菲看到癌症这个词时,他的大脑突然感到一阵空白。

她的脸变得苍白,手指控制不住地颤抖。

这是阮、故意放出来的消息,还是真的?

不管是真是假,她都非常担心和焦虑。

妈妈真的得了癌症怎么办?

还有,如果阮田零是认真的,他就得杀了他的继父。这不是害死他妈妈吗?

我妈现在只靠舅舅。小浩年纪小,需要叔叔的支持。

即使她不是很喜欢叔叔,如果叔叔不在了,她的家也会垮掉。

母亲和小浩知道舅舅被陷害,或者因为她被陷害后,会如何面对他们的怨恨?

发现阮、把她所有的弱点都完全抓住了,这就迫使她回去主动露脸。

如果你不出现,后果会很严重。

她只想逃离他。她只想过平静的生活。他为什么不让她走?

还用这种凶狠的手段威胁她,逼她。

阮,,我原以为你是个狠心的人,没想到你狠心到这种地步!

你为什么不放过我?我欠你什么!

——

江予菲在家呆了几天,决定出去给她妈妈打电话。

她开车去市中心,在市中心的一个电话亭里拨通了她妈妈的号码。

她紧紧地握着电话,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非常紧张。

“嘿,雨菲?!"王黛珍一打完电话就乐得张大了嘴巴。

江予菲的眼睛红红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这让她很不舒服。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