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SWG电子游戏(中国)有限公司----少年张三丰(1/04)

SWG电子游戏(中国)有限公司 !

魏局长也不信。

你玩不了这种级别的魔兽,少年就算遇到也不一定能玩下去。罗素实际上说她有很多?

罗素笑了:“说很多就是说很多,少年但是如果我拿出来,领导不会回头说我偷了你的吧?”之所以怀疑,是因为以我的实力,怎么会有这么多魔兽尸骨?成立一个领导,你说呢?"

罗素这是直接怕后路给堵死了。

片场领导的脸又青又红。

他不知道方山和胡泽言受了委屈?然而詹穗在森林里被欺负的那么惨。作为他的主人,他偏袒他的门徒。为什么不可以?

立个领导恶狠狠的盯着罗素!

罗素苍白的微笑看着他。

罗素甚至不害怕在雪地上行走而没有一丝墨水痕迹,他害怕树立一个领袖吗?

首领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也没有这些魔兽的骨头。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怎么证明他们是无辜的?”

罗素笑了。她从空房间里拎出一个破麻袋,放在大厅里,然后开始翻出东西:“这里,这是西凉驹兽的腿骨,这是花斑豹兽的头骨,这是海月青云兽的智骨,这是……”

最终,罗素只是拉了拉麻袋的底部,溅起一片水花,倒出麻袋里所有的骨头。

哗啦啦,地上堆了一小堆。

加上那个破麻袋,看起来像个垃圾场。

但是...

领导的眼睛是直的!

他几乎是双腿跪下,兴奋地摸着骨头。

“神啊,真的是海月青云兽的智骨。这,这是日月的臂骨。这是……”这些魔兽都是九大行星的魔兽,dzogchen好吗?还有几只刚刚九大行星巅峰的魔兽!

他们的骨头很稀有!

因为很多时候,这些魔兽就算被人类打败了,也会在最后时刻自爆!

不仅晶核爆裂,全身的骨头都碎成了粉末,几乎没什么可以保留的。

除非是那种过于超越魔兽的实力,在它还没来得及爆的时候就把它拍死。这样才能保存晶核和骨骼。

现在这里,至少有十几块骨头!

每根骨头都很贵!

搞得领导都快疯了!

他抬起头,用一种非常,非常,非常奇怪的方式盯着罗素。

“你从哪里来的这些骨头?”领导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

罗素淡淡一笑,看了看詹穗,又看了看头领:“哦,这些骨头都是以前胡泽和方山的,都藏在我这里。”

“什么?是方山和胡泽言吗?”

“这些骨头的价值...难以想象。其实是方山和胡泽言吗?”

“真好笑!如果手里有这么贵的东西,他们怎么能偷副乡长的东西?”

“那么反过来可以证明,他们两个没有偷副乡长的追匕首?”

“你说,这些东西真的会属于罗素吗,罗素为了救他们故意说这些东西是他们的?”

“你知道这些骨头值多少分吗?!你见过一个队长为了救队员愿意付出这几千几十亿分的吗?嗯?”

“但是……”盛耀日羞涩地看着罗素。这,少年这是在罗素面前。怎么叫出口?

罗素转过身去。

可怜的盛耀日,少年因为之前的愧疚,心里欠着罗素……居然哭了。

“啊...啊...嗯...嗯……”

外面的四年级师生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想笑就笑不出来!

堂堂曜日军团团长...简直!

没过多久,他就打来了电话,罗素拍了一下盛耀日,让他滚到车厢的角落里。

街道一片寂静,守卫们一个个屏住了呼吸。他们不听,一句话也不说。

罗素叫李冠佳。

李冠佳又过来了。

“八号饺子的两个人来找我了。”罗素通过马车告诉外面。

外面浩浩荡荡的人群中,只有公爵的声音。

这句话里,少寨主并没有避讳。他是如此的平静和镇定。大家都以为男女就这么理所当然?这种趋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正常了?

如果城主府里真正的小城主知道罗素一路毁了自己的名声,不知道会不会气得跳起来。

但这真的是因为这位前小公爵太荒谬了,以至于每个人都认为罗素随便做什么坏事是理所当然的。

八号轿子上是田园极光和唐果。

他们两个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点名伺候床了,头发一下子就开始乱了!

“走吧,两位少爷,少爷选你是你们的运气,哈哈哈。”李冠佳抱起极光和圣耀日,就像拎小鸡一样。

两个能力者被解散了,失去畜牧业的奥罗拉和唐果苦着脸,被扔进了小公爵的马车里。

“少成主,请享用。”李冠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这对你有好处。现在滚出去。”马车里传来罗素傲慢的声音。

李冠佳的眼神没了,乐殿典退下。

而此刻,奥罗拉和唐果正不解地凝视着这一幕。

和他们想的太不一样了好吗?

我以为会看到浪漫颓废的一幕,结果呢?

床很干净,看被子就知道没人动过。少寨主坐在椅子上喝茶,盛耀日坐在地上吃药...

周围有一种奇怪的寂静。

看到他们进来,盛耀日抬头朝他们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容灿烂。

这个这个这个.....盛耀日脑子进水了?

这时,唐果突然动了主意。他指着罗素:“你,你,你……”

“你什么你,叫什么!”圣耀牧扫了极光一眼。

“叫什么?”

“被喷了不打电话?”

……

城主府外守卫众多,但四周静悄悄的,连一片树叶落地的声音都能清晰的听到。

就在这时,城北。

于将军带领部队,日夜不停地搜索,但没有找到一个人。

后来刘关甲亲自来了,还带了城主府的精英。

刘冠甲可以坐在城主府,管理城主府的一切。他自己的实力也很不错。

刘关甲一寸一寸地翻过城北,然后笃定地告诉于将军:“她走了。”

“这不可能!少年”于将军坚持自己的意见。“有这么多人盯着主席台,少年没人看见她从城外进去。她肯定还在城外!”

刘关甲冷冷地盯着俞将军,然后命令他下去:“沿着城墙的根部看看有没有遗漏。”

很快就有人举报了:“回刘关家,城西有个洞。刚被挖出来不会超过一天!”

刘关甲和于将军对视一眼,下一秒,都向那个地方跑去!

在那里,堆着一层很高的土,一个足够一个人通过的洞穴出现在每个人面前。

最先发现洞口的士兵报告:“回刘官家,俞将军……”

然而他们的话音未落,刘冠佳已经率先冲进了山洞。

于将军便飞身而入。

实际上...

居然能穿越城市!

现在,他们还不明白什么?原来小偷早就进了内城,像傻子一样在城北搜寻。太愚蠢了!

刘冠佳狠狠瞪了俞将军一眼!

俞将军此刻脸都红了,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打死!

“回市政厅去!”刘冠佳应该飞回来。

于将军深知,今日不捉贼,必当将军。

不仅军方做第一件事,我怕我的脑袋得不到保证。

刘冠佳回到寨主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少主在哪里,因为他要问少主假扮他的贼的事。

因为刘冠佳发现小偷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少成出城了。”留下来的人说。

“出城了?出了哪个城市?你为什么出城了?!"刘冠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小公爵……”

接下来的事,大家都不能说。

因为..

这对道德是有害的!

“说话!”刘冠佳抓住那人的衣领,摁住他。

"邵、邵诚带着一群年轻的郎来到城外的楚风园."

“你出楚风园干什么?”刘冠佳皱起了眉头。

“小公爵他...他...他想晚上和这些年轻人睡觉……”这是最委婉的说法。

刘冠佳一开始也愣了一下,睡觉?为什么不带一群小男生去睡觉?但是下一刻,刘冠佳立刻反应过来了!

“你是说,小公爵带着一群少年去楚风花园?那些小男孩是从哪里来的?”

“是...是你点的菜,从街上的人群中挑出来的,看起来很帅……”

“放屁!”刘冠佳马上喊道:“小寨主最喜欢的就是女人。他什么时候变得喜欢一个男人了?太可笑了!可笑!可笑!”

刘冠佳心知肚明!

少寨主又被造假了!

可恶!可恶!唉!

但是,刘关甲的第一反应不是往城南冲,而是调头冲进少城的院子。

死多少人都没关系,只要城主的命少就行,不然城主大人出来后肯定会发疯的!

刘冠佳的实力。他冲进少成的房间,看到了床空空。房间里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放开了思绪,很快就发现床上有人。

刘冠佳把人拉下水...

赫然是他们的小公爵

这...................

少年张三丰

刘冠佳确认这是自己的小侯爷。所以,少年去城南楚风阁的那个人...

其余的守卫也在这个时候涌了进来。当他们看到苍白的小公爵时,少年他们很害怕,小公爵仍然苍白...

因为他们意识到...

他们之前在花园里看到的小公爵是假的!

但是从声音到言行完全一样!

“刘冠佳,少成有没有可能有个孪生兄弟?”有人突然说了一个可能性。

“孪生兄弟p,她是个女人!女人!”被刘冠佳吵醒的小侯爷听到这话,立刻跳了起来。

可恶,可恶!他此刻真的疯了!

我被骗过一次,第二次被她骗了!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刘伯伯!我们必须抓住她!一定!”少主抓住刘冠佳的手。

刘冠佳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小侯爷。

作为一个独自玩耍的女孩,有着层层保护,小公爵是拍手叫好,但小公爵...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冲进来报告,“刘冠佳,城东发生爆炸!火器和嘉陵山上的一样!”

所有人都看着刘冠佳。

城东发生了爆炸,但冒充小寨主的人却一路开到城东。那么,她是去城东还是城南?

刘关甲马上下来:“于将军,你带领队伍到城东,其余的分成两队,一半在城南,一半在城西!”

“刘叔叔,你一定要抓住她,一定要!”少侯爷死死抓住刘关甲的手。

刘冠佳点点头,快步离开了!

刘冠佳的本性是多疑的。他一开始没有去城东城南,而是去了城西!

其他三个方向都有动作。在西方这么安静是没有意义的。西方是她真正的目的吗?于是刘关甲立刻去了城西。

但是当他到达城市的西部时,他什么也没发现。

然后,他直接去了城南!

如果从城墙上走,会很快。

刘关甲站在城南入口处,冷眼注视着城中的一举一动。

他在少成嘴里等着姑娘的到来。

没多久,一辆车队缓缓驶向南门。

官家李出来,举起手中腰牌,对守门人道:“少城主要出城,开城门。现在,现在!”

李官家腰很硬,声音充满威严。

守门将军已经得到了刘关甲的命令。他们怎么能打开大门?

一听说是城主的小分队,我不但没有打开大门,反而把整个队伍完全包围了!

他们一个个拿着武器,怒视着少成的马车!

城主府的守卫都惊呆了!

怎么回事?

守门将军冷冷一笑:“车内少爷是个冒牌货,快绑出来!”

警卫一听,顿时冷笑起来。

少成怎么可能是假的?这就是他们从寨主家一路护送过来的。他们被大家围在中间,所以从来没有停下来休息过。怎么可能是假的?

然而,人们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但车厢里一片寂静。

是不是城主太累了,做不了事情就睡着了?

看到这群守门的士兵要惊动少成,少年城主府的守卫全都集合起来,少年一个个的,战斗到了边缘。

这时,墙上,大老爷冰冷的杀气直冲进车厢:“你自己滚!”

一听这声音,城主府的守卫全都傻眼了!

对,是刘冠佳吗?

难道,车里的小公爵是真的假的?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相信刘冠佳还是少督星。

李冠佳整个人也傻了。

这,这怎么可能?少成怎么可能是假的?刘冠佳一定是在说谎!

刘冠佳为什么撒谎?

李冠佳脑子里灵光一闪,马上喊道:“不行!刘冠佳要杀了少成!他想抢城主的位置!所有人都要杀了刘冠佳!”

李官家打了一个很好的算盘。

他要借它来除掉刘冠佳!

刘冠佳恶狠狠的盯着李冠佳!

现在不是制造麻烦的时候。太蠢了!

刘关甲没有理会李关甲的叫喊,立刻挥剑向李关甲砍去。

可是,官家李此时却对马车说:“少爷请放心,官家刘已经叛变了,不过小的一定会保护你的!”

说完,车厢里传来一个声音,李官家已经飞上了天,开枪打死了刘官家!

因为少寨主没有阻止,李官家认为少寨主违约了。

当时公爵的二把手和三把手就是这样打起来的。

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两个人的实力都很强,甚至可以说势均力敌,一下子很难取胜。

刘冠佳生气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姓李?!"

李冠佳自信满满:“我在保护少成,你要杀少成!”

“这个少成主是假的!”

“你看,你竟然编了这个借口杀了少成!”

不管刘冠佳怎么说,李冠佳就是不信。

偏偏刘冠佳一时带不动李冠佳。

结果,局面突然陷入了僵局。

那这个时候的罗素呢?

事实上,罗素已经不在车里了。

罗素,她叫他们三个盛耀日真的很有趣吗?

事实上,这只是罗素计划的一部分。

离城南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罗素朝盛耀日使了几个眼色。

这意味着他们要下车了。

罗素以简单粗暴的方式下了公共汽车。

她很清楚马车前后都有人。如果他们跳出窗户或者从屋顶出去,会立刻引起主人的怀疑。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从车厢底部离开。

于是,罗素用严华的匕首在车厢底部划了一个正方形,移开木板后,他可以看到地面。

罗素带着盛耀日,把他们关在一个僻静的房间里。当马车经过一条转弯的街道时,罗素嘴里背诵了一段。快走。

立刻,她带着几个人,跳下马车,滚到马车底部的一边。

因为罗素行动迅速,他没有引起城主府守卫的注意。

逃出马车后,罗素没有急着走,而是还潜伏在巷子里。

当我们前面的队伍浩浩荡荡离开的时候,少年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好险!少年

刚才那个队前后有很多高手。

好在在马车的那个位置,因为少寨主不喜欢在角落里被人听,主人就要被打发走了。不然就更难逃脱了。

“我们居然出来了?”

“我们竟然活着从城主府出来了?”

“我们安然无恙地走出城主府?”

盛耀日,田园极光,唐果,三个人面面相觑,最后都惊讶地看着罗素!眼里都是难以掩饰的震惊和狂喜之色!

从一开始被抓住的绝望到逃避生活的兴奋,他们用眼睛向罗素表达了这种情感。

罗素生气地说:“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必须赶快离开。城里人不是傻子,很快就能找到线索。”

“那余金阁呢?”盛耀日问。

罗素说:“他去制造混乱,可以牵制很大一部分军队。不然我们就麻烦了。”

“他会没事吗?”唐果焦急地问,“如果我们都逃走了,而他被单独抓住,岂不是功亏一篑?”

罗素突然大发脾气:“你们三个被捕时,他没事。现在怎么会出事?”如果你没猜错的话,现在他正在城南等我们,准备给我们一个惊喜。"

惊喜?

大家心里都微微泛酸。

显然,他们的优势相似,但他们三个需要罗素来拯救他们。反而于金阁做了那么多事...内心的不平衡真的很特别。

寨主府的马车在大路上,罗素带着盛耀日三人在路上。

因此,即使没有马车代替步行,罗素也会很快来到一个靠近城门的地方。

罗素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余金阁在路上的精神世界留下了独特的印记,这里的人根本无法理解。

罗素看到了于金阁,于金阁也从洞里探出头来,看到了罗素和他们!

双方正要见面的时候!

罗素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感觉到一股杀气从大门传来。

然后,罗素看见刘冠佳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

当时,罗素并不知道那个穿着儒家裳的人是刘冠佳。然而,因为这个人身上的杀气,罗素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她很清楚,只要稍微动一下,那个壮汉就会发现他们的踪迹。

因此,罗素只能和几个笙妖日躲在巷子里,等待机会。

等待,等待,但在罗素想出办法之前,城主府的马车队来了。

当罗素看到马车时,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马车车队的位置,就在她和余这首歌之间。

他们怎么去那里?

结束了...现在,是时候发现邵城是假的了,马上全城搜查。

而他们的位置首当其冲。

怎么办?

不过让罗素有点安慰的是,李冠佳竟然跟刘冠佳闹了起来!

这两个老人在这么多人面前打架!

罗素的心立刻稍稍放松了。有时间真好。有时间就可操作。

PS:昨天的四章讲完了。晚安~

少年张三丰

罗素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少年所以她很快开始思考。

半空,少年刘冠佳和李冠佳打得很凶,已经到了生死关头。

下面的人都仰着脖子看着对方,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他们的头脑非常清楚。不知道选谁,就看空谁赢。

谁赢了他们就听谁的。

这时,他们才意识到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事,车厢里的小公爵也没有出声。

仔细计算了一下于的洞口和寨主的守卫之间的距离,然后摇了摇头。

如果她和盛耀日一起从上面走,即使她使用了隐藏空,被发现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因为在高层强者眼里,罗素的隐瞒空差不多等于零。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地上挖个坑,从下面走。

时间紧迫,就开始吧!

虽然洛阳铲在于禁歌手中,但也打不过罗素。

因为罗素有绿色的羽毛和不朽的藤蔓。

碧玉仙藤,其绿色藤蔓转化为锋利的三角形刺,嗖嗖地进入洞穴。

罗素在空收集了多余的土壤。

毕玉贤在前面腾出土,罗素跟着去收土,然后盛窑日,放牧极光和唐果。

挖掘的效率很高。

没多久,罗素就用直线挖到了余金阁。

于这首歌也很担心是怎么过来的。没想到一眨眼,罗素就从地上探出了头。

在双方相遇的那一刻!

“喂!”

一声清脆的爆炸声传来!

罗素抬头一看,只见刘关甲的剑划了一个可怕的弧度,一分为二空,剑直接劈向了少成的马车!

百万分之一的小马当场被劈成两半。

连马车的马车都一分为二!

李冠甲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少城主!”

“刘姓,你杀了少成主,我要和你硬抗!”李冠佳双眼赤红。

但是!

所有人都傻乎乎地看着李冠佳,然后看着被一分为二的车厢。

车厢分为两部分,但里面空空是一样的。哪里有少成主的痕迹?

别说少了城主,就是他之前叫来的三个年轻人,此刻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人都傻了,李冠佳也是。只有刘冠佳眼里有深深的恨意。

“天啊,这屁股被切了!”

很快就有人找到了线索。

于是,大家一窝蜂地围在裂开的车厢周围,仔细研究起来。

但是,既然已经研究出来了,那怎么办呢?人都走了。

这时大家突然意识到...

“原来,这个小公爵...是假的!”大家一边说,一边看着李冠佳。

此刻,李冠佳被刘冠佳剪得头发都断了,整个头发长长的,看起来像个疯子。

李官家以为他一路上在讨好假小侯爷,就把假小侯爷给放出来了...

“啊!!!"李冠佳凄厉的大叫一声!

但此时,罗素已经带着余金阁钻出了小山洞,并迅速从墙下避开。

快跑快跑。

罗素以前看过这张地图,少年知道传输点是城市以南数百英里的一个亭子。

只要他们能到达亭子,少年启动传送阵,30难度的死亡模式考核就能完成!

十公里!

二十公里!

三十公里!

罗素几个尽可能快地跑着。

这时,俞将军已经带人过来了。他对刘冠佳说:“城东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故意的恐慌!”

刘冠佳眼睛一眯。“城西没有动静。在城市的北部是不可能的...来人啊。追出城!”

大门大开,无数人涌向南大街。

刘关甲没有和大部队一起去,而是以最快的速度飞往南方。

因为之前有一点耽搁,刘冠佳追了很久,在罗素也没追上他们。

五英里!

六十英里!

七十英里!

罗素的脸色凝重,所有人都全力以赴。

但是很快,罗素的眼皮跳了起来!

“不好!有杀气朝我们扑来!”罗素的第六感不同于普通人。刘冠佳还没追上他,但他的冲击波已经被罗素感应到了。

罗素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他从日月中取出带蹄血的独角兽兽,对盛耀日说:“快!”

月蹄血麒麟兽非常沮丧的盯着罗素!不要背这些凡人!

然而,罗素直接拍了一下它的头:“还有什么选择?回去给你好吃的!快走!”

“人类就是麻烦。”太阳,月亮,蹄子,血,独角兽,野兽,小孩,厌恶地捏着鼻子。

罗素:“如果你被抓住了,就让你一个人呆着,让你永远呆在这里。”

日月中带蹄血的独角兽兽嘟哝了句,罗素听得很清楚,但其他人听不懂。

正在这时,一股剑气向他们袭来!

每个人都有一种浑身僵硬的感觉。

这是强者的威压。

好在大家都是坐在日月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上。

月蹄血麒麟兽本身是强悍的,但是当初我遇到了魔兽,和大皇帝对着干。我哪里会怕小刘冠佳?

快走。

日月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完全不受刘冠甲的精神冲击,像箭一样朝前方飞去!

刘冠佳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魔兽不怕他?

所以一人一兽互相追逐,显示出自己最强的实力。

日月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气质很强,对手太弱,激发不了它的战斗力。现在,它遇到了它的对手。

越是这样,独角兽兽越是兴奋。

不过刘冠佳的实力毕竟强悍,所以双方的距离也在不断拉近!

一公里!

五百米!

一百米!

麒麟兽背上有蹄血的罗素捏了一把冷汗,但现在他们全身僵硬冰冷,根本无法动弹。一切靠麒麟兽的蹄血。

当双方距离不足五十米的时候,刘冠佳手里的剑举得高的时候,就会被砍下来!

独角兽兽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看到它的骨头噼啪作响,好像有了突破。

不仅如此,它的蹄子突然好像被从血池中取出来了,鲜血滚了下来,在地上形成了一条笔直的血线。

少年张三丰

刘关甲看着血线,少年眼睛立刻抖了一下:“日月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神月蹄血独角兽兽?!"

这把剑,少年他不敢砍!

因为神族代表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和高贵,得罪神族就等于自杀。

就算刘关甲想死,也没敢把城主大人拖下水。

他能用蹄血杀死独角兽兽背上的人,但蹄血独角兽兽不敢动。

咦,没有!

能够命令月、蹄、血麒麟兽,魔兽神族,来驾驶她,那个女孩...她是普通人吗?她只能比日月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高贵!!!

想到这,刘冠佳整个人都不好受。他一口气不能呼吸。他的身体就像一只掉落的风筝,他一直往下走。

几个罗素人正死死盯着刘冠佳,等着那把恐怖的剑空,但他们看到刘冠佳毫无征兆地倒在地上...

溅起无数黄土尘土!

罗素几个都看呆了...大师是不是突然抽搐了?

后面刘关甲,俞将军,谁来的快,都看着它...这是什么?

“看,亭子在那里!”盛耀日激动地站起来,指着不远处的亭子。

苏雅点点头,看来,启动传送阵还需要一点时间。

罗素从血蹄独角兽兽中跳了出来,并尽快启动了传送阵。

于将军已经来了。

事实上,如果俞将军此时想抓住罗素并不难,因为俞将军的人已经包围了整个亭子。

最后有没有功亏一篑?每个人的眼里都流露出一丝绝望。

失败了吗?四年级的师生都在无奈的看着这一幕。

努力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还得功亏一篑吗?苏是真的不甘心。

“抓住他们!赶紧抓住他们!”李冠佳疯了。当他冲上去的时候,他不得不攻击罗素的几个人。

然而,在他冲上去之前,刘冠佳抓住了他。

李冠佳不解:“你干什么?”

“让他们走吧。”刘冠佳的声音很平静,却带着一丝痛苦。

“让他们走?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吗?装一次小公爵是不够的,还要连续装两次!仅仅摧毁翼军是不够的,还要摧毁大半个余家俊!甚至老公爵的陵墓……”

刘冠佳想,不止这些?甚至七色的毕夏绫也被这个女孩带走了。

罗素的心中此刻充满了疑惑。

李冠佳说得对。她做了这些事。原则上,她不应该被肢解吗?但是.....以他为首的叔叔似乎突然不想逮捕她了。

不,这是错的。

罗素从刘冠佳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个意思。

他,不,是负责人。

“你在这里...众神...?"刘冠佳盯着罗素。

罗素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名词。

这个名词是黄海爷爷一开始告诉她的,所以罗素说:“你是说众神之巅?”

刘冠佳只觉得胸口剧烈颤动!

“你真的来自众神之巅!”刘冠佳死死盯着罗素,眼睛因为激动而布满血丝,额头上的蓝色血管也鼓了出来!

“那又怎么样?”罗素不置可否,少年模棱两可地回答。

刘冠佳之前在日月里看到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时就有这个猜测,少年现在已经证实了。

“你,你来自那个地方……”刘冠佳苦笑。

罗素的心中充满了不解。

其实众神之巅,她只听过这四个字,却从未去过。她只知道进入那里的最低标准是神级!

但是,显然刘冠佳不知道为什么,误以为她来自于世人畏惧的地方。

是因为月蹄血麒麟兽吗?

“走吧。”刘冠佳终于无奈的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似乎已经很多岁了。

大家都看着罗素与刘冠佳的对话。

盛耀日理解不了几个人,但李官家这边完全可以理解。

所以盛耀日有几个不为人知的情况,李冠佳在这里被震惊了

众神之巅...实际上来自众神之巅的那个可怕的地方?!

罗素帮了盛耀日一把。

盛耀日一脸茫然。

罗素生气地说:“我们走吧。”

走了?!

所有人都有序地看着罗素!

就这样走了?他们不停下来?

然而,罗素已经走到了传送门。

于这首歌从来没有离开过,所以他也就进去了。

“哇!快去快去!”圣耀日灵界之语暴涨而出,飞进传送阵。

这时,罗素想掐死这个死去的孩子!

傻逼孩子盛耀日在兴奋中暴露了精神世界的语言。

以刘冠佳的智慧,他绝对可以算出来,这不是神仙的语言。

而以刘冠佳的智慧,他只需要一瞬间就明白了,众神之巅不可能有还没达到神的层次的。

罗素伸出一只手,狠狠的把成耀日几个拖了进去,同时,立刻启动了传送阵。

而这时候,刘冠佳突然眼神一闪!

“这是什么语言?”他有点不解。

于将军甚至问:“众神之巅在哪里?”

刘冠甲说:“神族住的地方,最低标准就是神级实力。”

“可是他们还没有达到神的水平,刘冠佳。他们能上众神之巅吗?”于将军发了大财。

刘冠佳浑身一震!

这些人怎么可能来自众神之巅?就在那天!真不敢相信他被骗了!

看到传送门即将关上,刘冠佳猛的冲了上来,眼睛红红的,一脸疯狂:“住手!”

刘冠佳真的要疯了!

他放手,就是要杀了整个翼军和余!

然而,就在刘冠佳伸手要从传送阵中抓人的时候,一连串黑影冲到了传送阵还没有关上的门口。

“不好!是火器!”

传送阵外的人瞬间散开,就连刘冠佳也迅速退步。

罗素从嘉陵山翼军的火药库里拿走了很多火器,罗素没能拿出来,所以她毫不吝惜地把它们还了回去。

隆隆声

在火焰中,传送门只是裂开,紧紧关闭。

四周一片寂静。

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在关注,心脏在急速而猛烈地跳动。

“可以!少年”

“告诉你那傻逼妹妹,少年免得她出去丢人现眼!”南宫夫人盯着南宫芸。

“我...白痴?”南宫珈芸指着自己的鼻子,哭笑不得。

南宫佳怡无奈的看着南宫佳云:“姐,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就过来乱指责我?”幸运的是,它不在那里,否则,它是不确定的,我告诉你..."

就在南宫珈怡正要告诉南宫珈芸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笑声。

“南宫夫人,恭喜你——”

“欢姐今天气色不错,人开心吗?哈哈哈——”

林太太,朱太太,秦太太,京北公主来了。

这几位小姐个头都比对方大,跟南宫夫人关系也不错。

南宫太太高兴极了,兴高采烈地跟他们打招呼:“走,咱们聊聊。”

宴会分为三个花园。

左媛是南宫宗主领导的官僚集团。

友元是南宫夫人带领的一群女士。

中园是年轻人聚会的地方。

所以,在带小姐们进去的时候,南宫夫人对南宫佳怡说:“你去中央花园打理一下。虽然有你嫂子,但我总是不放心。还有姐妹。你也应该去看看。”

南宫珈怡笑着招呼各位女士,然后拉着南宫珈芸走了。

林太太看着南宫家的不情愿,忍不住问,“贾芸回来了?看她的样子,你怎么显得不高兴?这么好的一天。”

南宫夫人怒道:“她带着儿子越走越远,越不知道是不是要去深山老林里钻。我觉得她有些封闭和迷茫!”

“哦?这个怎么说?”朱夫人笑着问。

南宫夫人站起来说:“她是来给我讲那个姑娘的坏话的。她还说基层姑娘配不上我们龙凤家。她还说得罪了皇室,爱惹麻烦。你不觉得她傻吗?”

林太太哈哈大笑,说:“怎么会这样?且不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在拯救第三校区之前,不就是在整个灵界直播吗?她不知道?”

靖公主也很不解:“还有你家多强的风头。你在大街小巷说起她,就抓了一大把,一点都不知道?”

秦夫人忽然道:“是不是有人在她面前故意抹黑罗素?”

南宫夫人牢记这一点。等订婚晚会后,她让南宫佳怡好好聊聊,看看是谁在背后搞鬼。

林太太没有女儿,但其余的妻子都带着女儿来了。

但是他们的女儿都被带到了中间的花园。

事实上,像这样的订婚宴会最重要的是给未婚年轻女孩一个新的面貌,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花园里没有分开的男女。

朴高是南宫怜豪和林在打招呼。

在与南宫佳怡的相处过程中,她极大地推广了罗素的伟大成就。之后她无奈的瞥了南宫嘉云一眼:“姐,她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也只有她配得上二哥。以后不能再瞎说了。外面很多人羡慕她,抹黑她。你不能听外人的话,不相信自己的家庭。”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南宫珈芸的脸色不太好。

第一,少年她被妹妹指责,少年小时候一直看,脸上上下下都起不来。

第二,作为龙凤氏族的长女,她总是自视甚高。现在看着姐姐这样夸别的女生,自然心里不舒服。

南宫嘉云冷冷一笑:“只是你家的话。也许你的小女儿被她的错误印象蒙蔽了双眼。”先擦亮眼睛吧。"

南宫佳怡惊呆了,停下脚步,默默地看着南宫佳云:“姐姐,这话不是我一个人说的,我妈也是……”

提到南宫夫人,南宫嘉云甚至冷笑道:“你不知道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简单的大脑,她不能尽可能多地使用它。她瞎了,这很容易。”

南宫佳怡急得跺脚。“姐姐!你怎么能这样!你对罗素有偏见!”

南宫嘉云得意地看了一眼南宫佳怡:“对,我对罗素有偏见,是不是?”她是一个来自下层社会的草根女孩,我不允许对她有偏见。什么东西!"

南宫佳怡气得想打人。罗素是她的偶像!

南宫佳怡怒瞪南宫佳云:“姐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以为是了!不会和大舅子待久了,还会传染大舅子的问题!”

这刺激了南宫瑜伽!

她的脸色顿时一沉:“南宫佳怡!你欠它的,不是吗?”

本来关系不是很亲密的姐妹,差点在过道上吵起来。

她们后面的丫鬟都很着急。

南宫佳怡一直是个独来独往的人。今天,她很少跟着她的漂亮女仆小静。

南宫瑜伽芸就不一样了。她一向爱排场,喜欢高调,所以这次跟着六个丫鬟。

见两人要吵架,小静拉着南宫佳怡的手:“三小姐,我老婆让你去中央花园打理。看来时间快到了……”

南宫佳怡恨恨地盯着南宫佳云。“姐姐!我现在不和你争了!订婚晚会后不要走!”

说着,南宫珈怡气呼呼的离开了。

小静哭笑不得,向南宫珈芸敬礼,匆匆走了过去。

南宫嘉云气得双手叉腰,痛苦地呼出一口气。“这个大家庭怎么了?”妈妈保护草根女孩,贾谊甚至因为草根女孩和我吵架!那个草根女孩真的那么厉害?骗他们?!"

就在南宫珈自言自语的时候,突然,一个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南宫嘉云定睛一看,道:“南宫干净吗?过来,过来!”

这个南宫刘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南宫云烟威胁过的四长老的孙子。

南宫刘清和他的朋友们正在中央花园闲逛。他听到声音,转头一看,原来是一直高调管事的南宫大姐。

“嗯……”南宫洁心想,姐姐刚才有没有听到他跟别人说罗素的事?

南宫芸双手叉腰,示意南宫慕。

南宫洁又不敢放过,要知道,这位姐姐很凶,力气也不弱,打人是不留情面的。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嘿嘿嘿,少年姐...你来了...我的大姐夫?怎么没看出来?”南宫洁打着哈哈。

南宫姐姐不愧是大姐。她开门见山地说:“刘清,少年当大姐问你时,你只需回答是或不是

“哦。”南宫洁有些紧张。

"我问你,罗素是来自下层社会的草根吗?"南宫珈芸盯着南宫慕。

“是的。”

“罗素,她在爬我们龙凤家!”

"...是的。”

“罗素,她是故意接近我母亲的吗?”

"...是的,老人也被她愚弄了!”

“罗素,她是不是故意对我们家好?”

仁慈?想到罗素给龙凤会的名声带来的好处,南宫刘清点了点头:“是的!”

后来被问及时,南宫刘清已经想通了姐姐的内心想法。

姐姐,我不喜欢罗素。

碰巧的是,南宫刘清也不喜欢罗素。

南宫刘清的爷爷是总是看着罗素不悦的四长老。喜欢他,喜欢孙子!

因此,南宫清洁对罗素的印象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他知道,因为南宫云的威胁,爷爷不得不做点什么来辟谣,他更知道爷爷有多憋屈。

因此,南宫刘清知道大姐不太喜欢苏,经常暗示罗素不好。

南宫姐一看这架势,顿时怒了!

好罗素,你让你的母亲和妹妹蒙在鼓里,现在你要爬到她杰出弟弟的头上。实在是忍无可忍!

“云?你见过他吗?!"南宫珈芸生气了!

南宫刘清见姐姐这么生气,心里很高兴,但表面上装作鼓励的样子:“别生气,就算罗素那么坏,她还是很好看的,对外表没那么感兴趣……”

“以色服人是什么本事!算了,不说了,我知道!二胎呢?”南宫珈芸盯着南宫慕。

“你现在确定要去接罗素女孩吗?”

南宫珈芸一听,当即就上前了!

看到南宫芸离开,南宫刘清身边的人捅了他一刀。

“慕,你刚才说什么...有偏见吗?”显然,众所周知,罗素有真正的技巧,而草根女孩在哪里呢?你见过有钱的草根女孩吗?

南宫刘清冷笑了几声:“我什么也没说。如果这个大姐姐误会了,她就觉得不对。”

其他:“...”这么大的姐姐真的好吗?

周围的人因为这个订婚派对都很热闹。

相反,罗素,有关的一方,此刻是清闲的。

订婚喜宴不同于结婚,所以罗素不需要用红色面纱的大轿子抬进去。

但是今天的罗素仍然是红色的。

身着红色,美丽多彩,五官精致,美得摄人心魄。

南宫刘芸身着白袍,冷冷的,高贵的,非凡的,美丽的,让人无法移动他们的眼睛。

骑在马的前面,南宫坐在她的后面,关节匀称,腰间系着白手指。

衣服很长,在白龙飞后面跳舞。

天空空开满了粉红色的樱花,纷纷起落。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洒在他们的头发、少年肩膀和衣服上。

罗素回头看了看南宫刘芸,少年笑得灿烂而羞涩。

南宫行云俯下身,双方面面相觑。

这张图美极了!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

帝都的人永远不会忘记这幅美丽浪漫的画面。

白龙飞并没有停在龙凤门外,而是直奔岳龙凤门空朝中院飞去。

龙凤门空戒备森严,只有南宫刘芸和罗素有此特权。

“天啊!漂亮漂亮!”

“是的,看!在今天的罗素,美丽简直令人大开眼界!”

“宫二也是!本来我一直觉得他适合黑,但是这件白色的锦袍美若天仙,温润如玉。看看宫二看罗素的样子!我的心都要醉了!”

“这是天作之合,好吗?再高明的画家也画不出这么美的画。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了!”

外面的人都疯了!

龙凤氏族!

白嬷嬷走到南宫太太跟前,压低了声音说道:“和苏小姐乘白号直接飞到中级人民法院去了。”

南宫夫人听了,很激动:“他们回来了吗?”

白妈妈点点头。

南宫夫人立即脱下裙子,对在场的宫女们说:“罗罗和刘芸来了,请坐,我出去看看!”

南宫夫人着急了。她为罗素准备了二十件衣服,她不知道今天会选择哪一件。但是,不管是哪一个,姑娘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南宫夫人出去了。其他女士还能坐哪里?

于是他们都站起来走进院子。

她一出门,就听到南宫夫人大叫,指着不远处的白龙飞大喊:“快看,快看!那里!他们来了!”

女士们也很无奈。一般情况下,南宫夫人不是应该在大堂坐好,等宫二领着罗素去拜访她吗?

结果她先跑了出去。她怎么可能是婆婆?

但是当你想到南宫女士和罗素的关系,女士们就放心了。即使不放心,也不敢在南宫夫人面前说。

这时候大家都抬头看天空-

耶稣基督!

多美的画面啊!

“这个...这还能这样吗?”

“满天桃花花瓣空如雪——”

“看,这一对就像从画中走出来一样!”

“画中没有这么精彩的画面……”

原本有些放不下身材的女士,此刻被这美丽的一幕惊呆了...说不惊喜是假的。

他们参加的订婚宴会那么多,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这样在白号上飞行空!

不愧是非凡的南宫二少!

罗素,一个绝对美丽的女孩!

处处给人惊喜,惊喜!

林太太开玩笑说:“嗯,就这样,姑娘又成了风口浪尖的人物,大家都在不停地议论她。”

朱夫人笑着说:“要说好话,就要说好话。你注意到了吗?我发现最近大家都在说堕落少女,好的方面也不少。”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靖公主笑着说:“的确,少年以前我们坐在一起喝茶,少年说起苏小姐,会有人站出来抹黑她,但现在听到的大多是她的好话。”

南宫夫人一听这话,非常得意。

“那是!我觉得有很多人抹黑我家。你知道为什么吗?”

南宫夫人把儿子卖到了这里。

林太太回答:“为什么?”

“那是因为嫉妒!他们都嫉妒我们的女孩!你说对了吗?”南宫夫人说话肆无忌惮是出了名的。

但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所有诽谤罗素的人中,谁敢说他们从来没有嫉妒过罗素?

南宫夫人又得意地笑了:“现在,为什么说好话的人占了上风?第一,我家姑娘真有实力,没人否认?”

从帝国理工学院到拯救第三校区,再到马云事件……一个接一个……哪一个不能证明罗素的不平凡?

女士们不禁点头。

“我们一落千丈,不仅仅是靠实力,还有她的实力,已经到了很多人够不到,甚至抬头都看不到的地步。既然达不到,那就没有竞争,甚至找不到,因为两者相距太远。”

南宫夫人骄傲地说:“就因为相差太远,那些人歇了妒火之后,就会用公平的眼光看我家姑娘。这种表情极其尴尬。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女孩?”

“哈哈哈哈哈哈——”宫女们被南宫夫人逗乐了。

但是他们笑了,想着南宫夫人的话。

粗话不算粗话。南宫夫人很少说这种讲道理的话,大概是从她自己的个人感受来说。

“恭喜,恭喜南宫夫人。你娶了这么好的老婆和媳妇。你真羡慕我们。”旁边的秦夫人真是羡慕。

京贝公主也点头笑道:“这倒是真的,这样的姑娘怕几万年难得一个。”

林太太笑着说:“别说几万年,几十万年,几百万年也难得有这样的姑娘。历史上,这样的女孩是前所未有的吗?”

一群人开始吹嘘过去,南宫夫人又以此为荣。

这几十位女士有的和南宫夫人关系不错,有的就不怎么样。他们搬家只是因为家庭关系。

听了南宫夫人的话,他们觉得很尴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个罗素真的这么好吗?

他们对罗素持怀疑态度。

罗素和南宫的行云是红白相间的,骑着白马龙俯瞰龙凤门一周,这让白龙飞停了下来。

南宫云烟领着罗素朝老人的院子走去。

他很安静,从来没有出来过,所以南宫刘芸带着罗素先去看望老人。

南宫父亲坐在院子里,看着这对夫妇鞠躬,嘴角露出难得的微笑,对南宫刘芸说:“你是个好孩子,眼光不错。”

南宫刘芸认真地点了点头:“没错。”

罗素生气地看了南宫刘芸一眼:“你就不能谦虚点吗?”

南宫刘芸拍了拍罗素的头:“你是想让我撒谎?”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