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IM体育集团(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古风虐心微小说合集(1/75)

IM体育集团(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齐和点点头:“你能做到这一点,古风太好了。只是老板理解你的心思,古风你真的不知道?”

莫兰摇摇头。“没有。”

“你要知道,如果你不选择他,你就很难再找到这样的男人。”

嗯,齐瑞刚在他们眼里很优秀,但在她眼里,没什么特别的。

“我不会再找别的对象了。”莫兰坚定地说道。

“既然你不找,为什么不试着和他复合呢?”

莫兰不懂。

他叫她来,也就是劝她跟祁瑞刚和好?

“主人,我说过我不会再找别的对象,包括不会找祁瑞刚。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我一个人过得很好。”

“你决定了吗?”

“可以!”

“你真的没有对齐瑞刚的心和想法吗?”

“没有!”莫兰的回答很简单。

齐老爷子又点了点头,然后眼神转暗,声音冰冷。

“听说你当初为沈云培求情,齐瑞刚就放了她?”

莫兰的脸上闪过惊愕。

齐大师目光犀利:“不是吗?!"

“你怎么知道?”莫兰间接承认了。

齐大师冷笑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很了解老板。他不会放过反对他的人。你知道沈云培。你没有为她说情。还有谁?!"

“只求齐瑞刚放了她!”

莫兰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只知道这件事,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为她求情?!"齐老爷子每次都问。

"...因为我觉得她不是坏人。”

齐大师目光犀利地瞪着:“她不是坏人,老板活该被她害?!我活该差点被她害死?!"

莫兰心虚地说道,”...我不知道她还会这么做。”

“你女人的温柔天性差点害了我们全家!”

“对不起……”

“你不用说对不起!我们自然会用我们的方式拿回来!”

莫兰不明白他的意思。

齐大师绷着脸说:“既然你没打算再跟老板复婚,那就最好了。我实话告诉你,你不适合我们齐家,你根本就不适合!现在因为你的软蛋本性,差点犯大错,我不能容忍你!聪明的话早点走,消失!不要留下来害我们家所有人!”

莫兰睁大了眼睛。“大家是什么意思?”

齐大师冷冷地勾着嘴唇:“你不傻。什么意思?”

他知道她和祁瑞森的事吗?

莫兰不敢问,怕被追问...

“你是说,你想让我离开埃文?”

“是的,像你这样的母亲不配抚养埃文!”

莫兰迅速站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不配?!"

“就因为你对女人太软!”齐大师的每一句话都冷若冰霜。“艾凡将来会继承整个齐家族,他不可能是女人的软蛋!而且,他不需要一个没用的妈妈!”

莫兰突然感到气血上涌,忍不住大声道。

玩水后,虐心莫兰带埃文回酒店洗澡换衣服。

折腾了几个小时,虐心他们的肚子都饿了。

莫兰和埃文穿上母子服装,下楼到大堂吃晚饭。

在大厅吃饭的人,要么是家人,要么是恋人。只有莫兰比较特殊,只有孩子。

莫兰喜欢和他的孩子独处。

她甚至计划带她的孩子出去散步,四处玩耍,只带他们的母亲和儿子。

点菜后,莫兰和埃文安静地享用午餐。

吃完后,他们回到房间休息。

听说晚上这里会有歌舞表演和美食盛宴。

莫兰决定今晚玩得开心...

夜幕降临前,酒店大堂开始歌舞升平。

莫兰坐在角落里,埃文在她的怀里,享受唱歌和跳舞,同时享受美味的食物。

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但埃文,谁是安静的在她的怀里,移动,用她的小手拉着他旁边的书包。

莫兰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她看过去,看到包在轻轻摇晃。

她的手机在挎包里,响个不停,还在震动。

不用猜,莫兰也知道一定是祁瑞刚打来的。

她拿出手机,铃声就停了。

莫兰看到屏幕上显示她有五个未接电话。

她正要回电话,这时电话又响了。

莫兰抱着埃文走出酒店,站在外面寂静的花园里。

铃声锲而不舍地响起,莫兰终于按下了答案

“你好。”

“莫兰,你把埃文带到哪里去了?!"祁瑞刚一开口就质问她。

“有什么事吗?”莫兰没有回答反问。

齐瑞刚似乎在努力忍住怒火:“佣人说你出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今天太晚了。我打算明天回去。”

“你在哪里?”

“齐瑞刚,我说我们明天回去。”所以不要多问了。

“我问你在哪里?!"祁瑞刚的声音尖锐了几分。

莫兰也发了倔脾气:“我就是想带埃文出去玩。别问我们在哪。我觉得我还有选择不说的自由。”

齐瑞刚突然缓和了语气:“我不是想找你,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哪里。”

“我们在A市。”

“A城在哪里?”

“你能不能不要问那么多问题,不要那么在意?”

“我就是在乎你!”

她逃到这里,因为她无法忍受他无所不在的存在。她怎么能告诉他她的具体位置?

“谢谢你的关心,埃文和我都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们明天回去。你还有别的吗?没事,我就挂了。”

说完,不等祁瑞刚回答,莫兰就挂了电话。

祁瑞刚很快又来了。

莫兰摁下电话,电话又回来了。她又按下了!

这次齐瑞刚不玩了,担心莫兰烦了直接关机。

莫兰没有心情继续去看歌舞表演和吃饭。

她抱着埃文回到酒店房间。

莫兰住在酒店的顶层。

她打开门,没有开灯。她立刻看到了落地窗外的星星。

突然,她的心情由阴转晴,整个人都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埃文,说合你会和妈妈一起看星星吗?"莫兰笑着张开嘴。

然后,说合她把被子从床上拿下来,铺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搜遍了所有的枕头和枕头。

就这样,莫兰抱着一个高高的枕头,把埃文抱在怀里,静静地欣赏着天上的星星。

她还拿出手机,自己拍了很多照片。

照片里有她和埃文,背景是星空空。

最后,她和埃文依偎在一起,在厚厚的被子里睡着了。

房间里的温度是恒温的。在这个温暖的房间里,莫兰和埃文睡得很香。

闹钟音乐响起时,莫兰睁开眼睛,看到了东方的日出和天空中的美景…

怀里的埃文也睁开了眼睛。

当这个小家伙看到从地板到天花板的窗户发出的光时,他很惊讶。

莫兰拥抱了他,轻轻地吻了吻他的脸:“埃文,妈妈突然觉得很开心。以后你一定要经常和妈妈一起看日出。”

******

墙上的时针已经指向下午三点。

祁瑞刚像老和尚一样聚精会神,靠着沙发闭目养神,一动不动。

“原来,那里的风景太美了,莫兰。看到你拍了这么多照片,我也想带孩子去那里玩几天。”

江予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接下来是莫兰的。

“好吧,下次你想去,打电话给我,我想再去一次。”

“怎么,还没玩够吗?”

“只有一天,我没有认真玩……”

莫兰抱着埃文走进客厅,江予菲帮她提东西,手里拿着莫兰的手机,翻看莫兰拍的照片。

突然看到祁瑞刚坐在沙发上,两个人同时闭嘴,不再继续谈默契。

祁瑞刚睁着眼睛淡淡的,眼睛毫无温度的盯着莫兰。

气氛突然凝固了一点...

“啊,马妈……”埃文在莫兰的怀里遇到了齐瑞刚,他高兴得叫他妈妈。

随着埃文的麻烦,空突然变得流利起来。

江予菲大笑起来:“埃文,那是你爸爸,不是妈妈。”

埃文只是兴奋地对齐瑞刚笑了笑,挥了挥手。

祁瑞刚起身向莫兰走去。

看到他来了,埃文笑得更开心了,但莫兰莫名其妙地有点内疚。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像一只野兽的眼睛,让她害怕,颤抖,无法动弹。

莫兰下意识地把埃文抱在怀里,想转身逃跑。

齐瑞刚走到她面前,莫兰正准备逃跑,怀里的埃文突然扑进了齐瑞刚的怀里。

祁瑞刚顺手抓住孩子,莫兰忙放开艾凡,心底叹了一口气。

"于飞,坐下,我给你做果汁!"

莫兰找了个借口,匆匆赶到厨房。

其实这种事情,让佣人去做,但莫兰想远离祁瑞刚,所以他只好逃进厨房。

她把新鲜的水果切好,然后在煮饭机里挤成汁,倒了两杯拿出来。

刚拿起托盘,她犹豫了一下,又给祁瑞刚倒了一杯。

古风虐心微小说合集

莫兰端着果汁出来,古风发现江予菲不见了。

齐瑞刚坐在沙发上,古风怀里抱着埃文,手里拿着手机,好像在翻看自己拍的照片。

莫兰过去常常放下托盘。“于飞在哪里?”

“去吧。”祁瑞刚眼睛也不抬。

莫兰暗暗叫苦。江予菲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多呆一会儿。

“你在看什么?把手机给我。”莫兰伸出手。

齐瑞刚避开她,淡淡地看着她:“昨天玩得开心吗?”

“嗯……”

“我看你很开心。”

她拍了很多照片,包括她带埃文去海滩玩、在游泳池玩和在餐馆吃饭的照片。

还有晚上看星星,早上看日出的照片。

她和埃文玩得很开心,没有他他们也会很开心。

祁瑞刚心里很难受,因为莫兰没有他活得更自然,更潇洒。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已经没有了温度,还冷了几分。

"我带埃文去吃饭,把孩子给我。"莫兰感觉到了危险,带着孩子离开了。

和埃文吃完饭后,她带他上楼休息。

齐瑞刚一直坐在客厅里,没有大发雷霆质问她。

照顾埃文睡觉后,莫兰拿出他的绘画工具,开始画画。

她以为结束了。

晚上,看着埃文睡觉,莫兰脱下睡衣,在浴室洗澡。

她洗完澡出来,突然看到齐瑞刚坐在床边,埃文在婴儿床里不见了。

莫兰下意识地处于完全戒备状态:“埃文在哪里?”

齐瑞刚压低声音:“我让月亮把它带走了。”

“孩子一直和我睡觉。你怎么做才能让新月带走他?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要休息!”

房间里只有床头的两盏壁灯开着,祁瑞刚的眼睛埋在阴影里。

他轻轻勾着嘴唇:“你没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吗?”

莫兰装傻:“解释什么?!"

“你昨天为什么这么做?”

“我做了什么?!"莫兰继续装傻。

齐瑞刚黑着眼睛盯着她:“你心里在想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出去,我要休息。”莫兰紧紧抓住浴室的门,不敢迈出一步。

祁瑞刚突然站了起来,莫兰的心在颤抖。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很怕他。

那种恐惧是一种本能,就像老鼠天生害怕猫一样。

祁瑞刚走到她面前,突然抓住她的手腕!

“你在干什么?!"莫兰尖叫着挣扎着,好像有人踩了他的尾巴。

祁瑞刚一把抓住她,莫兰一头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他掐了!

“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祁瑞刚盯着她,眯着眼沉声问道。

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有一种不安和不安的感觉。

他渴望知道莫兰的想法,否则他的不安只会扩大...

莫兰有点生气:“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什么都没想!”

“真的?”

“真的不关你的事!”

“关我什么事?!"祁瑞刚的愤怒增加了。

“你觉得我怎么样,虐心为什么不关我的事?!"

莫兰的眼睛闪了一下。她用力拉了拉他的手,虐心淡淡地说:“齐瑞刚,我不知道你怎么了!现在我不想见你,你出去!”

祁瑞刚舔舔嘴唇,眼神更加惊恐。

莫兰昂着脖子,毫无畏惧地看着他。

祁瑞刚突然转身要走,他走了两步,用脚踢翻了墙边的实木衣架。

衣架掉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祁瑞刚愤怒的回头,看起来好像要吃人。

“是现在不想见我,还是一直不想见我!说出来!”

莫兰的睫毛微微颤抖:“你疯了,滚出去!”

齐瑞刚冷笑道:“你怎么不说?”

“你想让我说什么?!"莫兰大声问道。

祁瑞刚看着她,突然没有勇气问。

是啊,他想让她说什么?

说她从来都不想见他?

祁瑞刚不敢问,也不想知道任何事情。

莫兰没有移开视线。“没事就出去吧。”

祁瑞刚没有出去,而是朝她走来。

莫兰只是看着他,身体就倒在了他的怀里。她停顿了一下,下意识地试图挣扎。

祁瑞刚抱住她的身体,马上吻了她的嘴唇。

他打算怎么办?!

莫兰扭过头避开他的吻,祁瑞刚的吻随之而来。

他的嘴唇毫无保留地吸收着她口中的甜蜜,他强健的胸膛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直到莫兰不知所措,无法呼吸。

莫兰挣扎着推开他,祁瑞刚不为所动,只专注于亲吻她...

很长一段时间,莫兰都是那么的虚弱,双臂无力的挣扎。

祁瑞刚这才让她慢慢走。

看着她红红的脸颊和迷蒙的眼睛,齐瑞刚低声问:“你喜欢我吻你吗?”

“你感觉到了吗?”祁瑞刚的手放在她的胸前。

莫兰的心跳很快,咚咚,每一拍都非常有力。

透过薄薄的睡衣,齐瑞刚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心跳...

莫兰的眼神迅速掠过一丝慌乱,她张开手:“别走太远!”

齐瑞刚好像心情好多了。他勾着嘴唇说:“我有什么过分的?”

莫兰恼得不知如何回答:“滚——”

祁瑞刚突然抱住她的腰,把她扶了起来。

“你确定要我出去?”他用平淡的声音问,声音异常有磁性。

莫兰惊慌害怕:“放开我!”

但是她的愤怒根本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声音哑了,不像她的声音。

祁瑞刚抱着她大步走向床,然后他压下她的身体。

莫兰的头落在柔软的枕头上。她想张嘴骂他,然后他就亲了她的脖子!

莫兰张开嘴,只溢出暧昧的呻吟声和歌声。

齐瑞刚的吻火辣又暴力,有力又温柔,让人完全无法抗拒。

莫兰抓住他的肩膀,感觉又软又热,大脑变成了浆糊。

祁瑞刚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他抬起头吻了吻她的嘴唇。

在他的抚摸和亲吻下,莫兰颤抖了...惊慌失措。

因为,在她的身体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欲望…让她不知所措。

在情感和欲望的引导下,莫兰的意志变得软弱。

她害怕,说合不知道如何拒绝祁瑞刚。

莫兰眼里流出了泪水,说合当她内心的防御越来越弱的时候,祁瑞刚突然放开了她,抬起头来。

“早点睡觉,新月会照顾好埃文的,你不用半夜醒来检查他的情况。”祁瑞刚小朋友说。

莫兰喘着气,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等她缓过来的时候,祁瑞刚已经给她盖好被子,人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莫兰怔怔的盯着天花板,心底的滋味很复杂。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失落...

第二天,莫兰显然有意避开祁瑞刚的目光。

祁瑞刚的眼睛还是那么大胆,火辣。

前几天,他的眼神让莫兰不敢逃跑。现在,她不敢再逃跑了,但还是无法回答他的目光。

莫兰带埃文去了江予菲的家。

君爱很喜欢这个小哥哥。他们坐在地毯上,开心地玩玩具。

江予菲正在和莫兰聊天,但莫兰不听。

“莫兰,莫兰。”

莫兰回来说:“什么事?”

江予菲好奇地问:“你在想什么,然后你就着迷了。”

“没什么,你刚才在说什么?”

江予菲好笑地重复道:“你不是在学绘画,琦君也是。我和颜商量了一下,打算请个画家在家教他。有兴趣可以跟他学。”

“我好久没学习了。其实是初学者。会不会耽误琦君的进步?”

“君齐家也是初学者。我担心你会介意和一个孩子一起学习。你会关心哪里的进步?”

莫兰想了一会儿,点头表示同意:“好的,我会和琦君一起学习。到时候,我就交一半学费。”

“没问题。”在这一点上,江予菲对她并不礼貌。

不管莫兰混了多久,她都不能带埃文回家。

齐瑞刚正在指导工人在别墅前的花园里安装旋转木马。

看到他们回来,他很自然地搂着莫兰的肩膀,“你喜欢吗?我打算在那里安装一个旋转木马,然后安装一个蹦床。”

“由你决定,我没有意见。”莫兰挣开他的手,带着埃文进了别墅。

齐瑞刚和工人们一直忙到晚上。

莫兰和埃文正在客厅看电视。突然,外面有音乐。

当她抱着埃文走出来时,她看到花园里的旋转木马闪着梦幻般的光,慢慢地旋转着。

埃文看到旋转木马时非常兴奋,他在莫兰的怀里拼命挣扎,坚持要过去看看。

瑞奇只是按下停止按钮,向他们挥手:“来试试。”

莫兰不忍心让埃文失望,所以他不得不走过去。

坐在马车里,祁瑞刚也上车了。

特洛伊木马转身,埃文哭了,两只小手兴奋地拍打着。

瑞奇刚刚拥抱了埃文。“孩子,你喜欢吗?”

“啊啊……”埃文说他很喜欢。

“喜欢就叫我爸爸,爸爸会弹别的。”

“巴巴!”突然,埃文给了他一个清晰有力的电话。

祁瑞刚愣住了,莫兰也很惊讶。

这孩子这么快就学会叫爸爸了!

古风虐心微小说合集

齐瑞刚有点激动:“再叫爸爸。”

“巴巴……”

祁瑞刚立刻用力吻了他一下,古风然后他转身用力吻了莫兰一下。

莫兰瞪大眼睛,古风想骂他,却不知道骂什么。

齐瑞刚咧嘴一笑:“我儿子终于要叫爸爸了!”

莫兰看他不那么开心:“他早就叫妈妈了。”

祁瑞刚忽然敛去笑容,莫兰以为他不高兴了。

齐瑞刚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埃文现在才七个月。他会这么早说话。他是不是太聪明了?”

"..."莫兰,“你聪明吗?”

齐瑞刚点点头:“当然聪明!我儿子还有七个月就要说话了,他能不聪明吗?”

“我好像听说过其他孩子四五个月后会给妈妈打电话。”

齐瑞刚皱着眉头,一脸不可思议:“这么小,不可能!”

"不管怎样,于飞说艾君将在五个月后发表讲话."

祁瑞刚突然用力打了一下。

他盯着埃文看了一会儿,然后扬起眉毛笑了:“一个说话这么少的孩子一定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我儿子不一样。他一定知道他在叫爸爸妈妈。”

莫兰茫然的看了他一眼:“当你爱她七个月的时候,你也知道她在叫爸爸妈妈!”

祁瑞刚突然又撞上了。

“她早开口怎么了?我觉得我儿子很聪明。”

"..."莫兰懒得告诉他。

齐瑞刚非常兴奋,因为埃文给爸爸打了电话。

夜深了,齐瑞刚还在不厌其烦的让埃文叫他爸爸。

小家伙也有脾气。当他不耐烦时,他会愤怒地哭。

祁瑞刚看着他越来越喜欢他,甚至喜欢他的脾气。

“叫爸爸,再叫。”

埃文转过头,不理他。

齐瑞刚故意板着脸:“臭小子,我让你叫爸爸!”

埃文看着他,继续不理他。

“我是你爸爸,你知道吗?”祁瑞刚严肃的说道。

埃文突然抓起一个玩具扔向他。齐瑞刚下意识的举起手吓唬他。

一抬手,莫兰就把它拉开了:“齐瑞刚,时间不早了,你该出去了!”

他一直住在她房间,她早就不满意了。

齐瑞刚想都没想就说:“今晚我就睡这里。”

“没有!”莫兰瞪着眼。“如果你出去,我和我的孩子就休息一下。”

瑞奇仰面躺着,埃文在他的怀里,说道:“今晚我将住在这里。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我只想和埃文上床。”

“你怎么能这样!”莫兰有点生气,但不管她怎么拉他追他,他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

莫兰非常生气,埃文一到那里就感到困倦,很快就睡着了。

齐瑞刚抱住艾凡,莫兰不敢对他怎么样,生怕吵醒孩子。

埃文如果睡不好会哭的。

齐瑞刚抱住艾凡,平静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莫兰站在床边,但没人注意她。

祁瑞刚似乎睡着了,也许没睡着。

但是莫兰和他没有关系。

莫兰想了想,虐心转身离开,虐心去了另一个房间睡觉。

然而,躺在床上,她不能停止担心埃文。

埃文晚上尿裤子,偶尔饿醒。

齐瑞刚能应付这些问题吗?

莫兰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她让步了,抱着被子回到房间,软软的睡在沙发上。

但是第二天她醒来,却发现她正在床上睡觉。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齐瑞刚和埃文都不在。

莫兰下楼得知齐瑞刚和埃文坐在旋转木马上。她看了看,看到埃文玩得很开心,所以她没有打扰他们。

没多久,外面明显传来更多孩子的笑声。

原来阮一家发现院子里的旋转木马多了,三个孩子都来玩了。

艾君坐在马背上,而安塞尔坐在她身后保护她。

君齐家正站在马背上,紧握着轴,不时在几匹马之间跳跃。

莫兰看到很害怕。“琦君,小心!”

小君齐家看着她,继续和他玩。

安塞尔朝她笑了笑:“莫兰阿姨,别担心,他会没事的。”

艾君钦佩地盯着琦君:“有趣,有趣,兄弟,我也想玩。”

琦君瞥了她一眼,说:“你不能。”

“为什么!”君爱最近在学英语,会时不时炫耀一下。

“你就是不能。”君齐家淡淡的回答。

“为什么!”你喜欢提高嗓门。

琦君不习惯说太多。他憋了半天才说:“你太年轻了。”

“为什么!”

"..."君齐家决定不理她。

艾君突然很委屈地看着安塞尔莫。“哥哥,我也想玩。”

安塞尔笑着安慰她:“太危险了。艾博不能打,否则会疼又疼。”

“可是我哥在玩。”

“他是男生,男生都会玩。”

想了想,艾君天真地说:“我也想成为一个男孩。”

“做男生不好看。”

你的爱纠结了很久,最后选择了美。

祁瑞刚默默地看着他们兄妹互动,心里越想多生几个孩子。

多生孩子真好,很活泼...

莫兰去厨房给他们带了些零食。

几个孩子玩了很久,吃完肚子才勉强回家。

就连埃文也在流汗。

莫兰责怪齐瑞刚没有让埃文玩太久。他出汗,容易感冒。

齐瑞刚笑着说:“没事,洗个澡就好。”

莫兰要带埃文去洗澡,然后去洗手间。她把水放在浴缸里。刚把艾凡脱光,齐瑞刚推门进来。

莫兰瞥了他一眼,没在意什么。她以为齐瑞刚进来是看艾凡洗澡。

看到他,埃文高兴地用他的小手拍打着水面,不停地叫他爸爸...

莫兰有点吃醋。这个孩子只过了一天就爱叫爸爸。我没见过他这么叫他妈妈。

齐瑞刚走过来,一只大手搭在埃文的小脑袋上。他低下头,无情地吻了他。

“孩子,你在洗澡吗?爸爸会和你一起洗吗?”

古风虐心微小说合集

一起洗?!说合

莫兰突然瞪大了眼睛

齐瑞刚勾着嘴唇笑了:“你怎么了?”

“没什么,说合出去吧,我马上给埃文洗洗。”

祁瑞刚什么也没说,站直身子转身走了。

莫兰以为他真的要出去,他刚才说的话只是个玩笑。

浴室门咔嗒一声关上了。

莫兰回头看见祁瑞刚脱下外套。

他脱下短袖,露出他古铜色结实的上身...

然后,他把手放在裤子上...

“祁瑞刚,你在干什么?!"莫兰吓得尖叫起来。

浴缸里的埃文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盯着她。

瑞奇干脆利落地脱下休闲裤:“我浑身是汗,所以我自然想洗澡。”

“出门不许在这里洗!”莫兰羞恼地瞪着眼睛。

齐瑞刚没看她。他拿着花,打开水,向他冲去。“我很快就能洗干净。你不用担心我洗太久。”

她不在乎他洗多久,好吗?

好在祁瑞刚穿了~裤,莫兰虽然羞愤交加,但并没有被逼出来。

她转过身,继续给埃文洗澡。

在他身后,一直传来哗啦呼啦的声音,还有祁瑞刚给他洗身体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卫生间人太多。莫兰感觉空好瘦,呼吸有点困难。

她咬着嘴唇,抑制住内心的恐慌,迅速给埃文洗澡。

但是,她的手动得越快,后面祁瑞刚洗澡的声音就越快。

她慢,他慢,她快,他快。

莫兰会被他折磨疯的。

最后洗完埃文的尸体后,莫兰抓起浴巾把小家伙包好,转身离开。

“啊,”她转身时发出一声尖叫。

因为站在她身后的祁瑞刚什么都没穿...

莫兰脸上露出惊愕和羞恼,祁瑞刚关掉水龙头,还拉了一条浴巾,悠闲地裹在腰间。

“我本来打算先洗一下。谁叫你洗的这么快?”齐瑞刚抱怨,好像她看到了他的身体,是她的错!

莫兰非常惭愧和愤怒:“你是故意的!”

齐瑞刚无辜地眨了眨眼:“我故意做了什么?”

“你心里清楚!”莫兰愤怒的咆哮。

“哇”埃文被她的惊讶吓得哭了。

莫兰安慰他:“埃文不哭,妈妈让你害怕,不要哭。”

“把孩子给我。”齐瑞刚走近她,伸出手。莫兰试图躲开,但埃文朝齐瑞刚伸出手,让他扶住。

莫兰有点酸,放开了。

瑞奇刚刚带走了孩子,突然他裹在腰间的浴巾掉了下来

莫兰直接看错了地方,眼睛一下子放大了!

齐瑞刚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是自己掉的,跟我没关系。”

“臭流氓!”莫兰羞愤而逃。

埃文又被莫兰吓哭了,齐瑞刚笑着哄孩子,跟着他出了卫生间。

莫兰没有呆在卧室里。她跑出别墅,去了江予菲的家。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不想面对祁瑞刚。

其实祁瑞刚的身体,她早就习惯了。

看到他的身体之前,古风她只有沫沫和厌恶,古风没有任何感觉。

但是现在,她感到羞愧和愤怒,甚至羞于见人...

是的,她不想见祁瑞刚!

莫兰来到了江予菲的家。江予菲看见她的耳朵红红的,眼睛闪着光。她好奇地问:“你怎么了?”

“没事的。我来问你,画师什么时候来?”

“他说要两天才能来,到时候我通知你。”

“哦。”莫兰突然无话可说。

江予菲看出她有心事,没有问:“莫兰,我去做些饼干。要不要让他们在一起?”

“好!”莫兰希望有一个不离开的借口。

晚饭前,莫兰带着一盒饼干回家。

她一进客厅,就看到齐瑞刚和艾凡坐在沙发上。

当他们看到她回来时,他们的父子俩同时盯着她,感觉有点急切。

好像他们一直在等她回来。

莫兰平静的心,又有点乱了。

“吃饭了吗?”祁瑞刚首先问她。

“还没有!”江予菲打算离开她去吃饭,但她拒绝了。吃饭时住得离她这么近,她很尴尬。

“我们去吃饭吧。”齐瑞刚抱起艾凡,向餐厅走去。

莫兰立刻有些鄙视自己,只是看他的身体,没有什么可躲闪的。

不是没看过!

莫兰心平气和地吃着,晚上睡觉的时候,齐瑞刚又在她房间里呆着。

他霸占了她的床,她的孩子,让她恨得咬牙切齿。

莫兰摆脱不了他,但她不想再妥协了。

“好吧,你以后就住在这里,晚上埃文由你照顾!”留下狠话,莫兰愤然去了别的房间。

祁瑞刚没有去哄她,心安理得地睡在她的卧室里。

莫兰心里很不平衡。

他为什么要接管她的床和埃文!

但堵着一口气,莫兰连续两天没理祁瑞刚,晚上一个人睡。

但是看着艾凡和齐瑞刚越来越好,看着艾凡越来越关心齐瑞刚,莫兰的心里很不愉快。

她不反对齐瑞刚对孩子的溺爱,但是她讨厌齐瑞刚带走孩子所有的依赖。

他迟早会离开他们母子。

埃文离开的那天,他失去了父亲。他一定很难过。

上次埃文这么小的时候,他哭了几天。当他变得更懂事时,他不能哭死...

莫兰坐在床上越想越不甘心!

她突然起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推开门,她看到齐瑞刚躺在床上,埃文的身体夹在两腿之间,把他举到空和他玩游戏。

埃文非常喜欢这个游戏,他会笑得前仰后合。

莫兰的不满一下子翻了一番。

“祁瑞刚,你不要太过分了!这是我的房间。你每天呆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出门不准在这里睡!”

瑞奇把埃文放下,疑惑地问道:“你不是让我住在这里吗?”

“我什么时候让你住在这里的?!"

“你不是说我以后要住在这里,埃文晚上由我照顾吗?”

他被嘲笑了吗?

阮,虐心猛一拍腰,虐心口气很凶:“你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

恼羞成怒...

江予菲笑了:“你不会认为我会被南宫一的长相吸引吧?”

阮天玲的声音突然拔高,有些变调。

“他是洋葱吗?那个娘娘腔的长相能和我比吗?他离我很远!”

人家不是娘娘腔,只是有些优步。

"你强调得越大声,你就越不自信。"

“江予菲,你活得不耐烦了!”

阮天玲突然把她扶了起来,江予菲双脚离地,吓得连忙抓住他的肩膀。

阮天玲走到床边,把她扔下去——

江予菲重重地倒在床上,不仅没有疼痛,还带着一些兴奋。

阮天玲拽了拽衬衫,扣子崩掉在地上!

江予菲看到了他那双阴森可怕的眼睛,才知道这个玩笑开得太过分了。

“喂,你在干什么?我刚才跟你开玩笑呢,别当真。”她对时代很敏感。

“晚了,我已经认真了!”阮天玲又把皮带拉了出来。

裤子被他脱了,他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内裤。

腰带还在他手里...

他要做什么,用皮带抽她?

江予菲吓得退到床上。“你要是敢打我,我明天就离家出走……”

阮天岭邪恶的老板咧着嘴笑,他强壮的身体慢慢靠近,像一座压山。

江予菲猛地一拉他,正要逃跑!

阮,急忙拉住她,举起双手,用皮带把她的手腕绑在床柱上。

江予菲挣扎了几下:“放开我,你在干什么?!"

“你不是说我不自信吗?”

“我错了。”

阮,捏了捏她的下巴:“你知道男人的自信从何而来吗?”

“哪里?”

“在床上。”

阮天玲慢慢脱下裙子。

江予菲脸红了:“你不会想认真的,现在还是白天……”

“我从不虚荣。”

裙子已经脱了,有几次,江予菲会对他坦诚相待。

“那你就要温柔,适可而止。”

江予菲知道他逃不掉了,他只祈祷能得到更轻的惩罚。

阮田零娇笑:“放心吧,我不会舍得让你难受的。”

他会让她很舒服,很舒服。

阮、就这样折磨她,惹她生气。

她不得不说了很多他很棒,他用恶心的话很好,然后给了她一段美好的时光...

江予菲真的很后悔她的死,所以她不应该欠她的嘴,说他不够自信。

几个小时的激情过后,江予菲累得连手指都动不了了。

她闭着眼睛昏昏欲睡,只觉得阮田零带她去洗澡,穿上睡衣。

他还让人把饭菜送到房间里。

阮天玲亲自喂她,江予菲闭着眼睛,嘴里不自觉地嚼着食物。

后来好像吃饭了,真的睡着了...

花园里,鸟儿清脆地鸣叫着。

江予菲睁开眼睛醒来,感觉睡得很舒服。

床边的闹钟显示现在是早上8点。

原来从昨天下午开始,她一直睡到现在。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阮田零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洗完澡后,江予菲精神焕发地站起来,打开了门。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她下楼听到了钢琴声。

来自小泽新的公寓。

走到门口,说合看见南宫一坐在钢琴前,说合专心地弹着。

卧室里面,似乎有甜甜的读书声。

“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上的一朵花。然后,晚上只要抬头看星星空就会觉得天上的星星就像盛开的花朵一样……”

这是《小王子》里的句子。

江予菲悄悄地走到卧室,看见一个女仆背靠着窗台,手里拿着一本书,专注地读着故事。

一边是音乐,一边是故事。

萧泽新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盯着天花板,仿佛什么也进不了他的眼睛。

江予菲没有打扰他们,而是在外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很久,钢琴结束了。

里面的女仆出来看见了江予菲。她停顿了一下。

“辛苦你了。”江予菲对她微笑。“你的声音很好听。”

女仆笑了。“南宫大师的琴好听。”

丫环说着,看了南宫一一眼,脸上又孝顺又红。

南宫一礼貌地笑了笑:“下次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帮忙的。”

“我随时都可以。阮夫人,南宫少爷,我先走了。”

女佣非常明智地离开了。

南宫怡起身走到江予菲身边坐下。

“表哥,你爸爸今天的情况好多了。”

“如果你能治好他,我会非常感谢你。”

“不用谢我,你可以让我回去完成学业。”南宫一的要求很低。

“你真的想完成学业吗?”江予菲好奇的问。

南宫逸点了点头。“我也不会欺骗你。我不指望活到明年。我的生命太短暂,无法完成此生的一件大事。我只能完成学业。”

江予菲知道点头。

她没有多问,所以南宫一猜到她已经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了。

“表哥,你会弹吗?”南宫逸突然问道。

然后他解释说:“主要是我现在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玩久了吗?”

“昨天玩了一天。”

江予菲想起了阮田零昨天对他说的话。

【既然有效,就可以继续玩,不要停。】

这个孩子真的一直在玩。

江予菲点点头:“你休息,然后我来玩。”

她起身向钢琴走去

“表哥!”南宫怡突然拦住了她。

江予菲困惑地回头看。“怎么了?”

南宫怡皱眉,几步走到她面前。

“你脖子后面长东西了。”

江予菲突然感到头皮发麻:“长什么了?!"

她的第一反应是皮肤病。

南宫怡让她转过身来,他的手指顺着她的衣领翻了下去,脸刚刚凑近,就突然被一个大力拉走了!

南宫奕身体不稳,小腿撞到茶几上。

江予菲转过身,“阮天灵?!"

阮、、盯着南宫一:“你干什么?!你要是碰她,我马上剁了你的手!”

南宫一稳住身体:“我觉得你误会了。”

阮、嗜血冷笑道:“你走近她,你就死!”

南宫奕抿唇,不再辩解。

拉了拉阮田零的衣袖:“他说我背后长了什么东西,就是想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误会了。”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阮天玲把她拉起来,古风看了看她的后颈,古风似笑非笑。

江予菲紧张地问道:“后面长了什么?”

“你觉得我弄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他得到了什么?

南宫奕茫然地看着他们。

突然,他突然说:“那是捏痕吗?!你对你表弟很暴力吗?!"

江予菲怔住,然后他的脸涨红了。

不是掐痕,是吻...

南宫一见她不好意思,更是一头雾水。“不是捏痕吗?”

“少tmd纯!”阮、瞪了他一眼,又警告他说:“以后你离我女人远点,不然我不介意你先去见阎!”

“好的!”江予菲偷偷捏了他一下。

人家没见过亲,就大惊小怪,可以原谅。

另外,他为什么要在她背上做记号?

阮田零仿佛看出了她的心事,握紧了她的手:“你是我的一切,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你……”江予菲羞恼了。

“走,上楼继续!”

“阮,,你受够了!”

江予菲被他拉了出来。

南宫怡看看他们,微微垂着眼睛,掩饰着异样的目光。

………

南宫奕在给萧泽欣治病的时候。

阮天岭他们也没有闲着,仍然在努力救南宫月如。

只要他们救了南宫月如,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那么南宫家的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破事,坏事,就不再和他们有关系了。

所以,为了回家,他们必须努力,不能放松!

经过几天的心理治疗,小泽新的情况好多了。

最起码他见人就不疯了。

阮、禁止与南宫一过多往来。

江予菲认为他太敏感了。

南宫一和她有血缘关系。他还是个孩子。他们之间能有什么?

阮天玲肯定是太敏感了。

大概和他最近精神紧张有关,所以比较敏感易怒。

江予菲非常了解他。他一天只去见父亲几次,然后几乎没有和南宫一沟通过。

经过一周的持续治疗,小泽新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

即使有人摸他的身体,他也不会有反应。

但是他的头脑还没有清醒。

他仍然不认识她...

但是现在的情况让江予菲很开心。

“表哥,我们帮肖先生去花园散步吧。他一直躺在床上,对身心都不好。”

今天江予菲去看望萧泽新的时候,南宫一跟她说了话。

江予菲不反对任何对小泽新有利的事情。

“好。”

然后她去挽着小泽新的胳膊:“爸爸,我们去花园散步好吗?”

萧泽欣自然不能回答。

江予菲和南宫一扶着他,向花园走去。

现在是春天,花园充满活力。

蓝天白云,空气也很好

“爸爸,看,这是一只鸟...这是兰花,梨花,这是野蔷薇……”

尽管萧泽新不听,江予菲还是认真地向他解释了这件事。

“爸,等你下岗了,你妈获救了,我们去你想去的地方旅游好吗?”

萧泽欣目光呆滞,没有反应。

一片叶子落在他的肩上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江予菲拍了拍他,虐心目光黯淡:“爸爸,虐心你什么时候能听到我的声音?”

南宫奕目光平静地看着她。

“肖先生迟早一定会听到的。”

江予菲笑着对他说:“南宫一,这次非常感谢你。”

“不客气。”南宫笑了。“我只希望到时候你不要杀了我爷爷。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我知道他有今天的地位,双手肯定沾满了鲜血,但他永远是我的爷爷。”

江予菲沉默着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们没有发现,小泽新的眼神在慢慢变化。

充满阴郁的愤怒

江予菲冷冷地说:“他伤害了我父亲那么多,现在我母亲出事了。你怎么能让我们原谅他呢?”

“但是……”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们有明确的不满。如果南宫文昌真的悔悟了,我们也许会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

江予菲没有把话说得太死,他怕南宫一会反弹。

南宫一叹道:“好,我明白了。”

江予菲抱着父亲继续走。

刚走了两步,萧泽欣突然推开了她

“杀,杀”他盯着江予菲,流露出残忍的杀意。

江予菲吓坏了:“爸爸?!"

“去死吧!”萧泽新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脖子。

江予菲猝不及防,他脆弱的脖子被他掐了。

她睁大眼睛,不相信地看着父亲。

“杀了你,杀了你”萧泽新已经彻底失去理智。

“爸爸……”江予菲想把手张开,但他把它推到了树干上。

我脖子疼,无法呼吸...

“肖先生,快放手!”南宫一冲过去,费了好大劲才把双手张开。

萧泽新再次转移目标,意图掐死南宫一。

南宫一跟他纠缠不清

小泽新已经疯了。20岁的时候,南宫毅不是他的对手。

况且小泽新身手不错,南宫一却一无所知。

但纠缠了几秒钟,南宫奕就被他压倒在地上。

萧泽新掐着脖子,南宫一握紧了手。

“爸,快住手,让他走!”

江予菲冲过去拽着萧泽新。

“快点,快点,”她喊道,但声音并不响亮和嘶哑。

小泽新不耐烦了,把她推开!

江予菲摔倒在地上。

南宫一趁他分心,把他踢了进去,滚了几下,滚到了一边。

萧泽新倒在地上,手突然摸到一颗大卵石。

他抓住斯通,向最近的江予菲冲去

“爸爸!”江予菲喊道。

萧泽欣压着身体,一只手掐着脖子,一只手高高举起鹅卵石...

江予菲瞳孔微缩,内心剧烈刺痛。

就是今天,会死在爸爸手里吗?

她不怕死,但是她死了,我爸醒了怎么办?

妈妈呢?

阮、和她的孩子呢?!

她不能死,她不能死,她不能死!!!

萧泽新眼中的杀意没有丝毫犹豫。

“爸爸”江予菲尖声大叫,眼泪夺眶而出。

小泽新惊呆了,鹅卵石还在砸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砰”

枪响了!说合

与此同时,说合江予菲感到他的耳朵剧烈颤动,然后他面前的光线暗了下来。

然后,全世界都封杀了。

阮天玲握紧手枪,额头冒汗。

南宫一在江予菲的右边,挡住了她和小泽新。

他的一只手甚至盖住了江予菲的前额。

这些鹅卵石没有被砸向原来的方向,而是砸在了江予菲的左耳上。

滴答滴答

一些液体掉到了地上,江予菲能清楚地听到。

但是她的瞳孔很迟钝,没有反应。

“雨菲,老婆”阮田零扔掉手里的手枪,向他们冲去。

南宫奕被他扯开了,然后他把萧泽新推开了。

“雨菲,你没事吧?!"

阮天玲慌乱的抱住她,确定石头没有打中她,他松了一口气。

几个保镖压制住了萧泽新,他却不吭声,也不挣扎。

江予菲转了转眼睛,见父亲没事,便把目光落在南宫一身上。

他倒在地上,血在他下面蔓延...

“救救他...救救他……”她推开阮田零,冲过去扶住南宫一。

“南宫逸,南宫逸?!"

南宫一虚弱地眨了眨眼睛:“表哥……”

“放心,我们马上救你,你会没事的!”江予菲不知所措地看着阮天玲。

“赶紧救他,叫医生!”

阮,两眼一黑:“放心,我们马上去救他。”

然后,他命令手下:“先别救人。他要是死了,就别来找我!”

“可以!”

南宫逸很快就被抬走了,起身想要跟上,却发现他酸溜溜的腿已经无力了。

阮天玲及时抱住了她,江予菲抓住他的胳膊,用震惊的眼神和他对峙。

“他不会死吧?”她紧张地问道。

阮天玲的心里,莫名的刺痛

“没有!”

江予菲点点头,语气颤抖:“别让他死,别让他死……”

如果他死了,一切都会改变。

所以他不能死。

阮,的眼神很痛苦。他紧紧抱住她,柔声安慰:“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

江予菲的眼睛盯着某个地方。

“,我父亲阮不是故意的……”

“你不要伤害他……”说完,江予菲眼前一黑,再也忍不住昏了过去。

“雨菲?!"阮天玲盯着她苍白的脸,心如刀割。

他抱起她,告诉他的人,“带他回去,看好他。”

“是的。”

光鲜亮丽的萧泽新被冲昏了头脑。

阮天玲也和江予菲一起离开了。

江予菲做了一个梦。

可怕的噩梦,比世界末日还要可怕。

她的父亲拿着一块大石头,失去了理智,试图把她砸死。

阮、为了救她,向她父亲开了一枪。

子弹击中了我父亲的胸部,鲜血溅了她一脸

然而,父亲的石头并没有落在她身上。

最后一刻,父亲放了她。

然而,他的父亲去世了...

阮天岭杀了他,阮天岭杀了他...

江予菲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从尖叫中醒来!

“哦,不,不”

“于飞!”

阮,用力抱住她的身体:“没事的,不要怕,没事的。”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