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皇家视讯(中国)股份有限公司----都市美妇(1/07)

皇家视讯(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那四具尸体,都市美妇剧烈的颤抖,都市美妇全身痉挛和痉挛,这是可怕的。

火云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动人。

她根本无视颤抖的四具尸体,瞄准了骁龙将军。

迅猛龙将军此刻傻了,像木桩一样站在那里。

霍尚云指着他笑着说:“而且他也很可爱。”

可爱这个词是用来形容迅猛龙将军的,这让罗素感到哭笑不得。

霍尚云说,“他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让你的年轻一代假死,然后毁掉眼睛。”

说到这里,霍的眼里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冷冷地哼了一声:“你们冯家的傻逼?!还是当我是傻逼?!"

冯家被皇后大人训斥,不敢出门。

霍忿忿不平:“派了多少人去救祖宗?而且实力还这么差?开什么玩笑!”

大家:“…”

霍冷笑道:“幸好没指望他们做什么高难度的任务,破坏石头的低级任务,一路放水,让人无话可说!”

罗素注意到四具尸体几乎都在摇晃。听了这句话,他们更加震撼了。

罗素:“…”

最后,霍尚云的目光落在冯老祖身上:“幸好你也是个白痴。没有这么大的错误,真的是从地里出来的。”

冯老祖:“……”在他即将被杀之前,他不得不被对方训斥,不得不暴露自己的秘密,打脸...他活不下去。

火云式说完这段话后,修罗界四个黑衣人的身体发出了最后的颤抖...

然后永远回归和平。

骁龙将军凄厉的惨叫,也归于沉寂。

只剩下冯老祖一人。

事实上,他此刻非常痛苦。

他的身体被射成数百片冰刃,每一片都与他的灵魂息息相关,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这几乎和死亡一样糟糕。

冯老祖最后盯着霍尚云:“你不好意思!”

霍尚云笑着说:“你真傻。”

于是,菩提老祖峰被火云裳活活气死了。

这么短的时间,该死的人都死了。

火云裳退了下来,向她招手。

罗素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这场超强的战斗真的不是她现在能参与的,她需要更加努力。

在心里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罗素的脚步并不慢,他很快就来到了火云裳的面前。

霍尚云笑着说,“其实你不用看起来很难过。我早就应该死了。”

罗素白了她一眼:“有没有人这么喜欢诅咒自己的死亡?”

霍尚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的时候真的到了,但是如果我不摆脱这个旧东西,我一天也不会感到安心。一旦你让他逃了,对你来说就是灾难。”

“其实他并不傻,不然我已经被我骗了很多年了。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罗素想说话,但她举手阻止了她:“我时间不多,请听我说。”

罗素神色凝重,点点头。

虽然我和火云裳只认识了几天,但罗素发现她很投缘,真的不想让她死。手机请访问:

虽然龙凤族还没有正式登基,都市美妇但是现在谁不知道,都市美妇龙凤族是这个精神世界里的新皇室!

而且是所有人的皇室!

“南宫夫人,大欢喜!”

“南宫夫人,你有这样的儿子,何必后悔此生!”

“南宫夫人……”

一字一句的奉承,不断传到南宫夫人的耳朵里。

南宫夫人走了都拿去!

这些能进龙凤门内院的小姐都是筛选出来的!

那一天,龙凤氏族遭遇了灭灵帝的危机。当时能站在龙凤族阵营一边的家族以及他们的后宫都得到了南宫夫人的认可。

所以这里的女士们最后可以说是龙凤族的了。

至于凌皇帝当时的倒戈,或者说摇摆不定,早就被南宫夫人从后宫队伍中淘汰了。

一位善于观察言行的宫女笑着问南宫夫人:“换句话说,南宫刘芸勋爵和罗素小姐的婚期快到了。这个大婚礼能如期举行吗?”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南宫夫人!

毕竟不止是他们,帝都乃至整个精神世界…都对这个消息感到好奇!

南宫夫人听了,忽然笑了:“大喜事?自然已经如期举行了!这次肯定不会再有问题了!”

时宇夫人笑着说:“我家有个表妹……”

当时!

每个人的目光都在时宇夫人身上!

这位女士神志不清或一瘸一拐的。难道她没有发现南宫夫人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现在,谁敢把宫女的妃子介绍给南宫刘芸勋爵?

可能大家之前都会有一点想法。毕竟,只要你依附着南宫刘芸大人,那就真的是一家人了!

但是前几天发生的那件事之后,连脑子不清楚的人现在都清楚了!

南宫云大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在他心中,罗素排在家族之前,排在未来之前,排在实力之前,甚至排在他的生命之前!

这代表什么?

当一个男人用一生宠爱一个女人的时候,天女都进不去,更何况是这些凡人的女儿……想都别想,好吗?!

这些女士们在来到龙凤氏族之前,受到了自己男人的严重警告。别提这种注定会被龙凤会人拒绝的事情!他们都说知道了,再也不敢了!

因此,她们在这次女士聚会上说的都是对南宫夫人的赞美,对罗素的赞美,对罗素和南宫刘芸天作之合的赞美,对南宫夫人幸福的赞美。

然后大家就什么都懂了...

在南宫云和罗素之间,确实没人能进去!任何人!谁想不开,谁就死定了。

所以,当时宇夫人提到她娘家堂妹的关键词时,南宫夫人的眉毛都冷了,周围的后宫都喘不过气来,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时宇夫人很敏感,发现周围的气氛不对劲。她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解释道:“我表姐擅长女装红,是个好婚纱。蝶恋花馆听说了吗?她打开了。”

齐琦女士松了一口气:如果你不派一个女人去南宫刘芸勋爵那里就好了,否则就没意思了。

这些女士甚至没有意识到。不久前,都市美妇他们急于把自己的女儿送到龙凤会,都市美妇想把她们送到南宫刘芸当丫鬟。

现在女士们已经达成共识,我认为罗素在这方面的麻烦在未来会少得多。

“哦,蝶恋阁,做女红绣很出名的。”

“不是吗?如果婚礼正常举行,不是很快吗?过十天会到吗?”

“对了,我怎么听说新皇帝是这一天登基的?”

大家按顺序看着南宫夫人。

南宫夫人苦笑。

说实话,现在的南宫云在龙凤族中的威望是前所未有的,就连南宫魔元也远不如。

自从南宫刘芸被宣布不再是皇帝后,家里就有各种反对的声音。

不仅家里各种反对的声音,帝都也有很多反对的声音。

几乎每个人都想让南宫刘芸当皇帝,而且他们非常渴望!

“没错。”时宇夫人忽然问:“听说南宫刘芸不坐皇位?”

这种说法一出来,其他女士都纷纷看着南宫夫人。

他们这次来,除了打听南宫刘芸和罗素的婚期,还有一个政治目的,就是打听南宫刘芸会不会当灵帝!

面对众人好奇的目光,南宫夫人苦笑了一下。

“南宫夫人,外面的传言不是真的吗?南宫刘芸大人,他真的不想当皇位?”夫人建议并代表所有人提问。

南宫夫人本不想说,但他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一双双好奇又渴望的眼睛...

最后,南宫夫人只能叹气说:“对,不是刘芸才是皇帝。”

所有女士的脸上都流露出失望。

“这怎么可能?这是南宫刘芸勋爵打下的山!”

“南宫刘芸勋爵自己把干坤变成了。他怎么能不是皇帝呢?”

“除了南宫大人,还有谁能坐上这个宝座?”

“没有人能为大众服务!”

……

这时候,大家议论纷纷,脸上出现了愤怒!

南宫夫人也很无奈。她做了个禁止的手势,大家都安静了。

南宫夫人怒道:“我们不是要他过去当马前卒吗?你不知道他父亲劝过他多少次,我作为母亲劝过他无数次,但他不听这个孩子的,说得不当就不当,唉……”

看到大家又要说了,南宫夫人只需要用杀手锏:“我说多了,他直接说皇帝世俗的东西太多了,会影响他的修养。以后他实力下降,就保护不了精神世界了。我们能怎么办?”

大家一听,顿时无话可说。

他们要南宫刘芸再当皇帝,不敢影响他的清秀。

“但是...你就不能做一天吗?”御史夫人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渴求之色,“南宫云大人当了一天的皇帝,那就是皇帝!不然南宫大人自己都不后悔,我们灵界的皇帝都会后悔一辈子!”

其他人一听,顿时心里一动,劝服了南宫夫人!

都市美妇

“是的,都市美妇南宫夫人,都市美妇让南宫刘芸勋爵做我们的皇帝一天!”

“南宫刘芸大人注定要去众神之巅实现主神的超能力。他以后就不在精神世界了。我们可以说,这是我们精神世界的前皇帝,让我们精神世界的人骄傲和自豪!这是我们精神世界的皇帝!”

“南宫夫人,你求求南宫云大人,也不敢打扰他,只一天?如果有一天不行,那一个小时呢?一分钟怎么样?”

一句话,灵界的人就是要个名分!

南宫夫人很无语...

她从未听说过这种事。如果只有一两个人求她,她还是可以无视的。但是当朱太太和林太太恳求的时候,南宫太太很无奈。

她看着大家:“你们真的想让他当一天皇帝吗?”

“想想!!!"

大家异口同声!

你能不去想吗?后来,他们可以骄傲地告诉其他圈子里的人,南宫刘芸勋爵曾经是我们精神世界的皇帝,他庇护了我们的精神人民,将来也将永远庇护他们!

多么自豪,多么自豪,多么辉煌...这是他们的皇帝,他们的!

南宫夫人苦笑,作为精神世界的人都这么骄傲,那她一个母亲,岂不是更出彩?她生了这么一个好儿子!

但是南宫夫人很快又苦了脸,因为…

“他可能不听我的话。”应该说,她说的话,南宫云肯定是不会听的。

时宇夫人急忙说:“南宫夫人,南宫刘芸大人可能不听你的话,但如果有一个人,南宫大人会百分之百听!”

当时宇夫人这样说的时候,每个人都回过神来了!

“耶!南宫夫人,,你怎么忘了苏小姐了?!"

“耶,耶!只要罗素姑娘开口!南宫大人一定听了!”

现在,还有谁不知道南宫刘芸对罗素有多宠爱,对天上的罗素有多纵容?这种事情只要罗素大人出马,养着做没问题!

南宫夫人很尴尬:“罗罗很忙。她这些天一直很忙,从来没有出过家门……”

“南宫夫人,请……”

“南宫夫人,请你行行好……”

“南宫夫人,你不是在帮助我们中的一些人,你是在帮助精神世界的全体人民!”

“南宫夫人……”

这些女士越厉害,她们就越难对付,她们就会变得越软弱,她们会一个接一个地哭或者扮演女人...

南宫夫人受不了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很受用,嘴角的弧度不由自主的升起。

“你真的想让我家当皇帝?”南宫夫人似乎很尴尬。

“一定!”

“一定是!”

“请!!!"

“唉……”南宫夫人叹了半晌。“这件事真的很难...不过既然你这么郑重其事的提出要求,那好,我等会去找苏家人,也只有罗说服了。”

所有的女士都面面相觑!眼里全是惊喜!

但同时他们也很难过...再次证明,南宫刘芸勋爵这样完美的少年是罗素的专属!

正在这时,都市美妇白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都市美妇附在南宫夫人的耳边,低声说话。

南宫夫人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们?”

白妈妈点点头。

南宫夫人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朱夫人不解的看着南宫夫人。“发生了什么事?出事了吗?”

南宫夫人站起来,对众女眷道:“今日天色已晚。女士们,请回去。至于你的要求,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等刘芸和罗罗结婚,请你来吃喜酒。”

南宫夫人急着送他们走。怎么回事?大家都很好奇。

但是,现在南宫夫人的身份不一样了,大家都不敢提问,都站起来。

正当大家准备退出内院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

“哦,南宫夫人在家吗?我来这里真是太巧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在场的女士们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不是别人,正是冷太太的嘴!

冷小姐!

冷家的冷小姐!

曾经和南宫夫人打架,曾经欺负南宫夫人,曾经欺负南宫夫人,南宫夫人很开心,很冷淡!

她真的来了?

她怎么敢来?

她怎么敢来?!

此刻,每个人的妻子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无语的、八卦的方式看着冷夫人,试图在她的脸上看到一些东西,比如尴尬、羞愧和脸红。

然而并没有。

冷夫人神色如常,笑容布满整张脸,眼神充满温情,和南宫夫人谈笑风生,仿佛那种芥蒂根本不存在!

就在那天!

不说别的,就在当初在风娘酒楼宴请后宫的时候,双方就掐的你死我活,最近,就是灵帝被杀的前几天,冷夫人也可以跟着冷皇后,和南宫烈夫人爆发了冲突!

但是现在她...其实好像,从来没有过什么冲突!

冷夫人走上前,对南宫夫人道:“欢姐,原来这里这么热闹。这么热闹的事你怎么不邀请我?”我最喜欢刺激。"

所有人都被冷夫人的厚脸皮吓到了!

说出这样的话,你的内心有多强大?明明之前大家都掐了好不好?

南宫夫人没有冷夫人那么热情。她紧绷着脸,冷冷的样子:“你在这里干什么?出问题了?”

冷太太笑着说:“欢姐真会开玩笑。可以的话我不能来吗?”

南宫夫人张口就要说话。她说的一定是,对,没事就别来了。如此无情的话!

冷夫人是怎么认识南宫夫人的?所以南宫夫人还没开口,冷夫人就直接说道:“哦欢姐,我是跟你开玩笑呢,不过我今天真的有事。”

应该是替冷家求情吧?女士们心里都在想。

寒族和皇室有关系。上一次事件后,凌皇帝死了,冷皇后上吊,神级以上的壮士全部被杀!至于冷家,龙凤家没怎么动。

但是,冷太太没有提到这一点。她先笑了:“真巧,前几天我找到了一个人。猜猜我找到谁了?”

大家都无语了,都市美妇谁好奇你找到谁了?我们好奇的是你怎么敢!都市美妇

然而,下一刻,冷太太就把藏在她身后的人拉了出来,不等人家发问,笑着说:“你看——”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朝冷夫人身后看去!

一看她身后的男人,很多人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个女的,全身都肿了,脸肿的像猪头,身上满是伤口,全身都裹的像粽子…

大家的第一反应是,这是谁?

时宇夫人第一个大声问:“冷夫人!你为什么带这么一个乞丐来给南宫夫人看?!"

也有人指责冷夫人。

但就在这时,朱夫人盯着那个肿胀的女人,突然她大吃一惊!

南宫夫人已经认出来了!

“珈芸?!南宫宇!”南宫夫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全身肿得像猪一样的南宫芸,整个人都在不可思议。

听到南宫夫人这样喊,很多人下意识地睁大了眼睛!

不会吧?

南宫珈芸?!

龙凤氏族的大小姐?!

“天啊!这怎么可能是南宫瑜伽?南宫珈芸他们遇到了!虽然没有罗素漂亮,但也很明亮动人。”

“我听说我和吴佳结婚后,吴佳很照顾她,很爱她。怎么会这样?”

“这是怎么回事?回家玩冷吗?!"

当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冷夫人!

此刻,看到女儿惨状的南宫夫人,已经完全忘记了她说再也见不到南宫珈芸的那句话。她冲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了南宫芸!

南宫珈芸还是不敢见南宫夫人。此刻,她泪流满面,激动得浑身颤抖!

“珈芸啊,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珈芸想说话,她想告诉布克是怎么虐待她的,但是她的嘴好像被堵住了,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只有颤抖的嘴唇,颤抖的身体,既愤怒又害怕...让人心疼!

南宫夫人盯着冷夫人:“她身上的伤都是冷人弄的?!"

冷夫人急忙摇头:“不敢!我们冷人怎么做?如果是我们冷家,我可以送她过去吗?!"

南宫夫人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南宫珈芸落到了冷人的手里,冷人怕被秋后算账,一定会把尸体毁掉。想到这,南宫夫人恶狠狠的看了冷夫人一眼。

冷夫人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谁打你了?!"就算之前南宫老公再生气,时代变了。南宫老婆记性不好,不善于记仇,所以已经放下了之前的怨气,现在满脑子都是南宫瑜伽的恐怖。

林余伟一直静静地站在南宫夫人身边,今天她受到了很多女士的称赞。

这一刻,她震惊地看到了南宫家云的惨状,忍不住问了一句,“吴家在哪里?大姐这样回来,吴家做了什么,不派人护送?”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猜到中南宫瑜伽芸的受伤和吴佳有关。

都市美妇

但是南宫珈芸听到布克这个词,都市美妇顿时失去了理智,都市美妇整个人陷入了疯狂状态!

“啊!啊!啊!”南宫芸很是用力,猛的把南宫夫人往前一推,把南宫夫人推得趔趄了一下,要不是林的眼疾手快,南宫夫人肯定摔得很惨。

南宫珈芸猛的还击了!

南宫夫人大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快拦住她!”

在场的女士很多,但是好的几乎没有。于是,一个失去理智,陷入疯狂状态的南宫珈芸,立刻把整个内院翻了个底朝天。

很多女士为了在南宫女士面前邀功,都想尽办法做出贡献。然而,他们都被南宫瑜伽非成功所推动。

南宫珈芸看起来很疯狂,嘴里不停的叫着,但是下一个跳到桌子里,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紧紧地塞在桌子的角落里!

南宫夫人心疼的眼泪掉了出来!

因为她看清楚了,南宫眼里没有道理,幼稚的行为还不如三岁小孩。这哪里还正常?明明是疯了!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夫人怒吼冷夫人!

冷太太站起来说:“我在路上发现了她。别的我不知道,南宫夫人。这次我是个好人。不要硬着头皮上,南宫夫人。”

南宫夫人生气地咬紧牙关。“来人啊!传武家的人,让他们都给我滚过来!”

不管之前南宫瑜伽做过什么,毕竟血浓于水。南宫夫人看到她的疯狂和恐惧,又气又心疼。

此刻,吴佳...

当天晚上,南宫云烟燃起熊熊大火,用刀刺死了死灵法师之后,吴家的人就在外面的大屏幕上看着呢!

看到这里,他们都快疯了!

更让他们疯狂的是,不死之神有一个虚影,竟然对南宫云恐惧到那种程度!南宫云烟不出手,他会自动拿出主神棋子!

这是什么意思?

这说明南宫云的实力已经到了主神害怕的地步了!

在灵界,南宫刘芸是世界上最强的!

他们做了什么?

吴整个人的脑袋就像是被身体一击!

一个剧雷在他头上炸开了!

吴太太也傻...

我以为忍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报复南宫珈芸了,却发现龙凤战队变强了!

“父亲!妈妈!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伍兹更是大惊失色,瞪了吴老爷子和吴老太一眼!

吴局长还没反应过来,就冲上去一把抓住吴少奶奶,狠狠地摇了摇:“妈妈!现在怎么办?!贾芸呢?!贾芸呢?!"

没等南宫芸一怒之下冲出家门,吴家那么多人都冲出来找,一点消息都没有。

如果是平时的话,还好,但是现在帝都已经被杀了,皇族也要被灭了...龙凤家族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新皇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南宫珈芸回去告上一状...

不要说龙凤会排斥南宫珈芸。毕竟南宫珈芸是龙凤族出身。

“南宫嘉云……”吴太太疯了。她急得转过身说:“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全家都派人出去找了?没有消息?”

“妈妈!都市美妇”伍兹越盯着吴太太,都市美妇她的眼睛就越直盯着她。“妈妈!你确定你说的是实话?”

“我!我为什么撒谎?我...就是找不到南宫!”吴太太梗着脖子!

“妈妈!如果你现在找到珈芸,我求她,我跪下求她,这件事也许会被围捕,但是如果你让她经营龙凤会...一切都结束了!妈妈!你知道吗?!"伍兹用充血的眼睛盯着吴太太。

他后悔了!

早知道龙凤会反击,早知道南宫云会这么强,他说的话就不会让我妈杀了南宫珈芸!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妈妈!”伍兹越是激动,一把抓住吴少奶奶,她就越是强壮,差点把胳膊给摔断了。“你知道如果南宫贾芸去龙凤会有什么后果吗?”我们整个布克都会死!!!"

吴太太捏得眼泪都快疼了。她怒视着吴子月:“你放心,她绝对不会去龙凤家投诉,龙凤家也绝对不会知道这件事!”

大家眼睛都紧了!

“妈妈!”伍兹猛地松开了吴少奶奶。“妈妈,你……”

“没错!她死了!”吴太太连连冷笑:“你以前找不到她,但我知道她藏在哪里!所以早在之前,我就已经下令有人杀了她!”

“妈妈!”伍兹只感到一股寒意从他的背上冒出来。

吴太太冷笑道:“他们都被杀了,都回到我的生活中来了。现在回来后悔吗?”我知道如果让你去找她,你肯定会权衡各种利益,拖延是杀不死她的!"

“你糊涂了!”吴头领一把揪住吴夫人的脖子道:“你杀了南宫家云!龙凤会放你走吗?你能让我们走吗?我们整个武族都会和她一起陪葬!!!"

吴太太哽咽的眼睛布满血丝,脸色发青,几乎要窒息。

越忙,越是拉起吴头领的手:“父皇,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瑜伽不成功的事情我们不能隐瞒。如果母亲去世的消息再传出去,外人也不用猜了。婆媳之间肯定有问题!父亲三思!”

吴低下头,生气地松开吴太太。

吴子月一把抓住吴夫人,说:“妈妈,你派去杀南宫家云的人是谁?现在在哪里?”

吴太太生气地说:“你以为我傻?太重要了,我们不能让他们活着!我已经被我害死了!”

吴子月松了一口气:“那还不错。至于珈芸……”

伍兹顿了顿,说道:“我们得主动向龙凤会的人提起这件事。”

“什么!”吴太太担心的看着伍兹,“不!你怎么能亲自报道葬礼?到时候龙凤会的人会发火杀了你。绝对不行!”

伍兹苦笑了一下:“放心吧,我心里有我自己的看法。我只说,从三天前龙凤家出事开始,南宫虞就疯了似的冲了出来。家里没人能阻止她。那天晚上太乱了,她一时迷了路。”

“是的!没错!你不能说她死了,就说她失去了!”

都市美妇

吴小妹兴奋地说:“让龙凤族永远找不到她!都市美妇以后就算龙凤家族找到了南宫瑜伽的尸体,都市美妇也不关我们的事!”

吴佳姐姐说:“南宫的和尚疯了,因为龙凤家族而消失了。龙凤家肯定对我们武学世家感到愧疚,到时候怎么补贴我们都不确定!”

吴嫂说着,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

吴太太兴奋地说:“是的!没错,这不是破吻吗?到时候让你小姐姐嫁给龙凤族!南宫刘芸不是要当皇帝了吗?皇帝不是有三宫六院三千妃嫔美人吗?!我们不是还缺一个小姐姐的位置吗?!"

吴老爷子是懵懵懂懂的,不然这么多年,她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吴夫人欺负南宫芸而不制止。

整个布克,唯一清醒的,大概就是伍子多了。

此刻,吴子跃心里正在苦笑。

还想让龙凤家族感到愧疚,从而获得利益?龙凤真的那么好忽悠吗?

可是,族长和吴夫人一个劲的催着去龙凤门哭!

吴子越也担心龙凤会的人过了很久也不相信,于是点了点头:“好!我要去龙凤家族!”

他突然转过头,盯着吴局长和吴太太:“你必须对以前发生的事情严格要求!龙凤会的人肯定会派人去调查的!”

伍兹的眼睛像冰冷的水池一样冰冷,像霜一样!

这一眼,族长和吴夫人心里都哆嗦了一下!

“三天前,一定要处理干净!”伍兹握了握拳头。“否则,整个军人家庭都会被摧毁。我不是危言耸听!”

吴子越没客气,但他相信自己的话,吴老爷子和吴夫人都听清楚了!

果不其然,伍兹越说这话,吴少奶奶的脸色便瞬间苍白!

她死死盯着吴子月,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然而-

吴子月不能再拖了。他举起袍角,转身出了军校。他直接去龙凤氏族哭求报告。

然而,被留下的吴太太浑身发抖。她下意识地看着吴局长:“先生...我,我听说了吗?孩子越意味着……”

吴头领叫道:“都是你这死老太婆!如果你不恨你媳妇!要不是新闻说你憋不住,当着母亲的面曝光,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吴太太咬着下唇。“南宫嘉云不是死了吗?死人不会说话!”

“你们都死了当龙凤族!就算别人死了!南宫云呢?!"吴低下头一挥手,“什么都不要说!赶紧把母子俩处理掉!”

吴太太浑身发抖:“不!你不能这么做!虎毒还不吃孩子。你想干嘛?!什么叫除掉那对母子?你想干什么!”

“来!”吴侧头往外走,一边喊着。

吴太太急了!

因为伍兹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孩,吴太太的未婚侄女!

“你想要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吴太太急忙抱住吴参谋长的大腿!

武头领大怒,猛的一把将她推开:“滚!”

平时武族长对武夫人在很多方面都是惶恐隐忍的。他们一直听她的话,都市美妇但现在这对整个吴家来说是生死攸关的事情。武氏族的族长哪里敢有丝毫的放纵?

武夫人被武族长猛的推了一把,都市美妇推倒在地,撞到墙上,额头上突然打了一个血洞!

此刻她心里又气又急,差点晕过去!她被推了,她受伤了!

可是,还没等吴太太反应过来,吴局长已经快步走了出来!

他要去对付母子俩!

孩子的母亲很好,但两个孙子是她的命根子。吴太太急忙起身,摇摇晃晃地出去了!

吴老爷子狠起来真是狠!

砰!

吴头一脚冲进了内室!

吴太太和南宫珈芸打过交道后,从外面把母子俩接来,安放在身后的小院子里,方便她随时随地看望孙子孙女!

此刻,双胞胎男孩正在炕上打滚。

李芳菲看着那对胖乎乎的双胞胎,他的眼睛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什么叫同甘共苦?她隐忍了那么久的南宫瑜伽,玩了那么久的精致演绎花,终于等到了进入房间的那一天!

南宫珈芸,笑到最后的是我!李芳菲眼中露出得意的冷笑。

正在这时,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了,一个冰冷的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

李芳菲吓了一跳,转身看向门口!

然而,还没等她看清楚,一只强壮的手已经抓住了她的脖子!

“啊——”李芳菲的整个身体不停地向上,颤抖着,抽搐着,挣扎着!

吴少奶奶跑进来,看见李芳菲被掐了一把,舌头伸出来,脸色苍白。她冲过去不停地打吴局长的胳膊:“放开她!你放开她!快放她走!”

可是,吴老爷子却不为所动,双手越来越用力!

吴太太很担心。她焦急地看着,看到不远处有一块巨大的装饰石。她想都不敢想。吴太太捡起来砸在吴的后脑勺上!

砰的一声!

吴局长只摸了一会儿脑子,一股热流从后脑勺流了出来。他回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吴太太:“……”

“砰!”吴老太觉得吴老爷子要打她,下意识的手里的巨石就往吴老爷子的脑门上砸去!

这次,吴局长...

这会儿真黑,摔不下来...

李芳菲当时就傻了,她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里满是疑问,惊恐地看着吴太太。

吴太太推她:“你还在干什么?快跑!”

“啊?”看着吴太太,“这,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族长大人他..."

吴少奶奶手里拿着两个孩子冲上来,硬塞住的胳膊:“你怎么跑不快?”!"

“啊?”李芳菲整个人都傻了。

她听不懂,但明明南宫珈芸已经死了,明明还要等一个名分,还要跑?

吴少奶奶见在等了一会儿,气得狠狠推了她一把:“龙凤家现在要成新皇族了。你能瞒过南宫家云吗?”就因为担心藏不住,族长就杀了你和孩子!明白吗?!"

血的颜色!都市美妇

甚至比血还腥!都市美妇

那一抹红色,仿佛要从罗素手中挣脱出来,冲天而起,翱翔于天地之间!

剑神身上爆发出来的威严和杀气让人颤抖!

二王子看着飞升的剑,眼神微微一沉。

罗素的原剑是指天上的凤舞剑。这时,它指向了二王子。

她冷冷一笑:“二王子殿下,请多多指教。”

二王子冷笑道:“你说。”

说话间,两个人全都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如果二皇子之前给留了余地,现在凤舞剑的封印已经解除,他只能全力以赴了!

坚硬的地面,被它们的撞击摧毁!

灰尘从地面滚滚而来!

灰尘之下,是蜘蛛网的裂缝!

砰砰。

龙与凤舞剑对半分空!

两个人影冲向天空!

剑的声音没完没了!

剑在发光!

比雷光还要耀眼!

二王子的龙瞬间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金龙,在人间狂飙空!

罗素的凤舞剑在悬云的翅膀上变成浴火凤凰,拼命向前冲!

砰砰。

易龙易峰冲过去,又撞成两半空!

精神力量像火山一样爆发!

一龙一凤争生死!

这场战斗密不可分!

天空中空,雷声大作,银蛇狂舞,气场翻滚,乌云涌动!

但此刻,二王子的眼睛与罗素相撞了!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很快,她矫健的身体在半/

砰!

两个人又玩了!

砰砰。

罗素的攻击无处不在,恐怖的冲击波向前推进!

二王子被她逼退了!

“怎么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作为人群中的一员,十三位王子惊呼出声!

太不可思议了!

那是二王子!他万能的二哥!修罗后辈之王!

连大哥都不是二哥的对手!

而且因为二哥的强大天赋,父亲动了决心要做太子!

由此可见,二皇子在修罗界的地位是稳固的,是多么的受宠!

可是现在,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女孩,能逼她退缩吗?表现出颓废的趋势?!

13王子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

不光他,其他围观的人都是O型口!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二王子是年轻一代的国王...他真的想输给一个比他小很多的人吗?”

“而这个男人还是个小女孩?”

“那叫我什么?太可惜了!这个小姑娘是什么来历?”

“如果她打败了二皇子,岂不是成了我们修罗界年轻一代的王者?”

在众人纷纷议论的脸色下,二皇子只觉得一阵压抑在胸前翻涌!

他堂堂的二皇子,会不如一个小女孩吗?开什么玩笑!

二王子冷冷地盯着罗素:“如果你现在承认失败,一切都还来得及。”

罗素眼睛一挑:“放弃?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个词。”

“那么,你只能...走,死,死!”二王子已经不在了,优雅高贵的气质被狰狞扭曲所取代。

PS:再补一章,明天继续~ ~晚安~

“那么,都市美妇你只能...走,都市美妇死,死!”二王子已经不在了,优雅高贵的气质被狰狞扭曲所取代。

此刻,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沮丧,哪里有老神在第一时间出现?

罗素淡淡一笑:“你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但说完这句话,罗素的神色却微微有些凝重。

因为她看到二王子猛的跺脚,瞬间,他的身体无形中膨胀了好几倍!

那原本正常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一道金光,嗖的一声爆响!

然后传来爆裂声!

仿佛骨头断了又重新组装!

更让罗素心惊的是,二王子巨大的身躯上,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了鳞片!

“上帝!”

“龙林!这是龙林!”

“二王子变成黄金龙人了!原来二王子竟然成了黄金龙本地人!”

罗素目光微凝,冷冷的盯着二王子。

二王子的眼神冷酷,脸色扭曲。他咆哮道:“你能把我变成龙人,小姑娘,你很能干!”

罗素冷冷一笑:“龙人?那又怎么样?”

说话间,二皇子眼前一亮,在他满是龙鳞的身体上,一根长长的背骨刺延伸而出,将他的目光一直保持在头顶上!

就像天线一样!

就在罗素这么想的时候,之前——

天空中的闪电空,以骨刺为导体,全部冲向骨刺!

这时候,二王子周身电光闪烁,银蛇飞舞,电光四射,杀气腾腾!

随即,二王子伸出右手,被凤舞剑刺中的龙向二王子扑去!

二王子仰天站立,周围气场狂飞!

他手里拿着龙,剑指苍穹。

“去死吧!”龙殷鉴在二王子手中爆发出一条咆哮的巨龙,然后剑芒直射罗素!

吼吼-

龙殷鉴混合着雷电的力量!

狂暴的杀气如同雷浆井喷!

剑还没到,围观的人都觉得一阵疯狂的杀意!

退后。

再回去!!!

在场的人,几乎都退的够远了,此刻却还在疯狂的回去!

多么可怕的胁迫!

多么强大的杀气!

那个又瘦又苗条的女孩,她真的能忍吗?

在刺骨的剑风中,无数人抬起头,用手捂住额头。被风吹得半眯的眼睛都在半瞪着人影空!

砰!

疯狂的挥剑冲向罗素!

罗素举起凤舞剑挡住它!

时间安静了一会儿!

被屏蔽了吗?被屏蔽了吗?!

大家都看着那半空里的打斗身影,看起来像是静止的画面!

二王子用龙攻击,而用凤舞剑挡住!

也许是因为实力相当,画面依旧,双方僵持不下!

“那么...即使二王子变成了龙人,罗灿姑娘还会反抗吗?”

“很凶的小女孩!多么可怕的天才少女!”

“她是我们修罗人?为什么以前没听说过?!"

在众人纷纷议论之下,所有人都好奇的向罗素展示着惊人的实力!

当二王子看到罗素能够抵抗他的力量时,他的眼睛流露出一丝惊愕。

但随后他冷笑道:“如果你认为这就是我的全部力量,都市美妇那就大错特错了!都市美妇小姑娘,你很快就知道什么是绝望了!”

相信他的话,在罗素说反话之前,二王子已经在暗示身体里的精神力量了!

如果前二皇子只用了七个组件,以他现在的聪明和催动,他身体的百分之百功力爆发了!

那股疯狂的精神力量像火山一样爆发!

嘣!

龙二王子手中的殷鉴瞬间受到火山喷发般咆哮力量的祝福!

罗素只觉得虎口发麻!

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罗素的脸像羊脂玉一样白,一层细密的汗珠冒出来,凝结成大豆汗,滚滚而下。

她手中握着的凤舞剑不禁颤抖起来!

在她张白玉般的脸上,有一种狰狞的颜色!

显然,现在她已经达到了强弩之末!

二王子冷冷一笑:“给我!”

随着二王子的暴喝,龙剑仿佛被怒龙附身,灵力暴怒!

噗!

罗素直接吐了一口血,身体呈抛物线向后飞去!

“啊!”

围观的人都尖叫了一声!

遗失...罗小姐居然输了!

罗素半身空,身体飞出后,很快双脚一口气摔倒在地,但身体一直在向后倒!

还没等她站稳,二王子的尸体已经摔碎了!

“小姑娘,看你这次多嚣张!”

第二个王子咆哮着像一条愤怒的龙,他的巨大的脚,变成了龙人,以非人的速度向罗素射击!

杀一个连环踢!

每一脚都蕴含着天地的狂暴力量!

二王子攻势凶猛,而罗素却节节败退!

二王子的脚每次都牢牢地踢在罗素的心上!

罗素的身体后退了一半空!

每退一步,吐一口血!

血如雨下!

南宫云烟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了!

那双锐利的眼睛像剑一样射向二王子!

如果不是罗素的强力预防,他早就开枪了。

但是南宫云比任何人都清楚,罗素即将突破到大神,现在对她来说是最大的考验!

她寻找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得到的机会...

想到这,南宫云烟那紧握成拳,青筋突起的爆手,这才又慢慢松开。

女孩...你不会让人失望的。

然而,在围观的人群中,像南宫刘芸这样的智者寥寥无几。

他们只看到罗素的胸部被踢了一脚,她吐血了!

“好残忍……”

“太可怕了……”

“快放弃...快放弃吧,再这样下去会死的!”

“罗姑娘你为什么不认输?输给二皇子不丢人!”

“快点认输吧!”

……

无数人在心里默默祈祷...虽然他们只见过罗素一次,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觉得这个女生很善良,接近睡觉。

此刻,罗素正在咬紧牙关!

放弃?

“认输”这个词在她的字典里根本不存在!

罗素盯着二王子,眼神如杀神,森冷!

二王子冷笑道:“小姑娘,你现在放弃,我就不杀你!你认输吗?”

“放弃?除非我死!都市美妇”罗素脸上露出了奇怪的微笑!都市美妇

二王子眉毛一紧:“你我没有深仇大恨。既然你实力不行,可以认输。下次回来太难了。”

罗素闻言,冷冷一笑!

二王子,也不算太坏。

然而,今天她注定要被二王子的力量提升,所以罗素心里暗暗地说:对不起!

“既然你固执,就别怪我没礼貌!”两个王子的脚更加用力,又踢到了罗素胸口的位置!

这一脚比泰山还重!

罗素的身体直接被踢出去,直接从一半空!

砰!

大声喧哗!

底下的人已经退出去很远了,所以罗素没有打人。

但是地面被砸出了一个深洞!

二王子从一半空落到地上,双眼如鹰般锐利的盯着那个深洞。

刚才他发挥了极高的力量,这个才女就算不死也要在床上躺一百年。

想到这,二王子的眉毛渐渐舒展开来。

这时,我周围的修罗圈很多人都在高高挥舞手臂:“二王子,年轻的国王!二王子,年轻的国王!二王子,年轻的国王……”

欢呼声此起彼伏!

二皇子在他们晚辈中首屈一指,二皇子是他们的未来和希望!

而此刻,站在城头的一个鲜黄色的身影,眼神格外阴沉!

此人身着鲜黄色绣花袍,眼睛如鹰,鹰钩鼻明显,嘴唇薄而轻,面容消瘦,颧骨高,鬓角凹陷...善良这个人一看就是卑鄙!

但此刻,他的眼睛正盯着人群中的二王子!

尤其是听到“少年王”这句话,脸上的肌肉剧烈的颤抖!

“王子殿下……一旁的太监尖锐的声音是故意压抑的。

“他们是谁?”大王子在人群中盯着罗素,他的眼睛像电一样!

“老奴马上去查。”大太监立刻消失了。

大王子瘦瘦的撅着嘴,目光冷然的盯着人群中的二王子!二哥,二哥,你们真的以为自己是修罗年轻一代的领袖吗?!

这时,二王子的目光转向南宫刘芸:“云公子,你能给我们一些建议吗?”

哇!

大家惊呼!

二皇子击败堕落少女后,这是准备再次挑战云公子吗?多么强大的气魄!

南宫云的眼睛如电般与二王子的眼睛相撞,就像两块巨石撞成两半空!

雷声狂舞!

南宫刘芸淡淡地摇摇头:“我不想。”

啧啧!

围观的人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南宫云!

不会吧?居然拒绝了?居然就这么拒绝了?!

你知道,这是在公众的眼皮底下...他这样拒绝不觉得丢人吗?这太怂了。脊梁呢?

当时大家都摇头,对着南宫云叹了口气,这个云公子...看起来不错,但结果是一个不聪明的包。

二王子没想到南宫刘芸会拒绝,他有点愣了一下,但他马上嘲讽地一笑:“云公子,我以为你是一个值得我尊敬的人,但没想到……”

面对周围的轻视和嘲笑,都市美妇南宫总是对云漠不关心。他沉默了一会儿,都市美妇说:“我不需要。”

嗯?

为什么只有四个简单而有力的词?不需要他是什么意思?

突然!

二王子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盯着南宫云,而南宫云的视线看着深坑。

此刻天空空电闪雷鸣,乌云压顶!

雷霆之光耀眼闪烁!

一连串的银蛇在飞!

那白光差点灼伤人眼!

二王子的心也沉了下去...他下意识的顺着南宫云的方向看去!

那里——

深坑!

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蜘蛛状的裂缝。

想到这,二王子微微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秒-

一只沾满鲜血的手出现在坑边。

“啊!”

在场的人都惊呼!

那只手...那只手...不会是罗老师的吧?她是吗...她...

很快,另一只手沾满鲜血的手出现了!

然后,罗素的尸体终于爬上了深坑!

所有在场的人,此刻,都盯着全身,仿佛它是从血液中捞出来的,罗素!

天空雷电!

罗素坐在地上!

那美丽的画面,庄严肃穆!

突然!

天空中的电闪雷鸣空都像雷蛇一样在她头顶涌现!

砰砰。

巨雷响彻天际!

雷霆的力量是前所未有的!

在场的人几乎都变了脸!

多么可怕的力量!

这是...这是...

二王子的脸就是为它融合的!

他指着罗素,右手食指剧烈颤抖:“她...她...这是……”

他一边指着罗素,一边不可思议地盯着南宫云烟问道!

虽然他猜到了,但他一点都不敢相信!

南宫云手放在身后,那双深邃的眼睛微微点头。

二王子:“…”

这一刻,其他人也看不到。他们都连连惊呼:“上帝!地面!我的麻!”

“罗小姐升职了!”

“她可以在战斗中晋升...?!"

“升职?她不是大神吗?现在还能在哪里升职?!"

“错了!在她与二王子交战之前,还是中土王国的巅峰实力!现在才是真正走向大神!”

“这不可能!世界上的上帝?昔日罗姑娘曾在神的境界?在神的境界里,她能和二皇子斗那么久,最后逼出二皇子最强的疯狂?你要知道二王子在大神中间!”

……

当时大家都在说话!

显然大家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城头上的鲜黄色绣袍男子,此刻双眼死死盯着罗素,眼珠子剧烈地滚动着!

现在是罗素!

无数道闪电汇聚在她的头上,如同雷浆滚滚!

这种强烈的波动引起了帝都很多强者的注意!

田芸山!

一个白人剑客坐在田芸山顶上,闭上眼睛练习。

他被厚厚的一层灰尘覆盖着,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坐了多少年,练习了多少年。

原本紧闭的双眼,此刻眼珠子微微转动,突然,他眼珠子一动,眼睛猛的弹开!

一道光从他眼中射出!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