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千亿体育官网官网(中国)股份有限公司----都市至尊强少(1/83)

千亿体育官网官网(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罗素玩着手里的牌,都市笑着说:“长辈给的零花钱确实有点多哈,都市不过还能多几年。”

零花钱?再多一点?多少年?

这些话严重刺激了在场几乎所有人大脑中的神经线!

这是一千亿绿色晶体!一千亿好吗?居然说零花钱,还有一点?只用了几年时间。

每个人都用丘福的眼睛瞪着罗素!

被这种目光注视着,罗素表达了她的骄傲。她淡淡地看了管家一眼:“你现在能把房子送过来吗?”

管家这时候才如梦方醒。

他的态度变得很好,很恭敬,生怕稍有怠慢。

“可以,请姑娘在这块石头上滴一滴血,然后这块鸡血石就是开门的钥匙。”管家向罗素详细解释了这件事。

一个能拿一千亿绿色水晶当零花钱的人的真正来历...是很可怕的存在,管家得罪不起。

现在,他后悔之前是否帮助慕容梦仙会被罗素解决。

“别墅区离这里有点远,让我……”管家的话还没说完。

然而,罗素指着云小姐笑了:“我觉得这个女孩很好客,让她带我们去吧。”

管家的脸色有那么一会儿很难看。

慕容梦仙带着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罗素,眼神中充满了骄傲和仇恨。

她自大了这么久,没想到会和这个小姑娘比。好吧,我们走着瞧!

慕容梦仙眼底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冷笑!

董力看了看管家,又看了看罗素...

他以为他手里有很多上百颗绿色水晶,但与罗素的富人相比...他甚至不如一个乞丐。

想到这,董力倒了下去,但他决定紧紧地抱着罗素的粗大腿,永不放手!

“苏姑娘,苏姑娘……”董力拦住了罗素。

罗素回头一看,发现是董力。他淡淡地笑了笑:“你不找地方住,今晚就露宿街头。”

“苏姑娘...那...我...那个……”董力想到了他在过去的100年里辛辛苦苦做的事,只为挣得一颗绿水晶,咬咬牙,鼓起勇气,坚定地看着罗素。“请收我为仆!”

说完,他跪了下来!

从业者非常自豪。

如果没有一颗骄傲而坚定的心,如何一路攀登到巅峰,如何从物质层面脱颖而出,来到精神世界?

但此时此刻,董力正跪着,背挺直,他正跪在罗素面前。

“把你当仆人?”罗素摸着下巴,淡淡重复着这句话。

最难的是刚开始的时候,说了话之后,后面的话就顺利了。

董力抬起头,用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严肃而严肃地盯着罗素:“小志愿者为你服务,请接受这个小男人,请!”

罗素苦笑着看着他:“告诉我原因。”

她没有拒绝或答应,而是用眼睛看着董力。

董力清晰的声音说道,“如果我没有来到精神世界,我不会想象有一天我会自愿成为奴隶。来到当时的精神世界后,曾经的认知彻底破碎。灵界的确是修行者的天堂,气场丰富纯净,高手如云,强者辈出。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意识到自己弱得像只蚂蚁。”86->;

...

...

不用想也知道,至尊现在她的脖子上,至尊一定有很深的血迹。

“你不好意思!”叶倾城神色狰狞,威胁地盯着罗素。

“我没有你辛苦。”罗素的眼睛因危险而半眯着,匕首又向前刺去。“你先惹我的!”

正在这时,易莫皱着眉头走了过来,两指之间夹着一发冷箭。

“哥哥!兄弟!”看到易莫离开了整个城市,原本阴寒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她激动而欣喜地哭了起来,“哥哥救我!这个女人要杀了我!帮我杀了她!”

整片叶子得意洋洋地看着罗素。

哥哥的实力可以强。父亲说哥哥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在整个部落的年轻一代中首屈一指。

易莫来了。

但这时候他却阴沉着脸,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整个城市。

叶青城此刻正和罗素盯着对方。她看着罗素,但话是对易莫说的:“哥哥,快点!帮我杀了她!”

罗素似笑非笑地挑起眉毛,故作轻蔑地看着整片树叶,仿佛看着一个小丑在跳来跳去。

易莫终于走到了叶倾城面前。

他劈头盖脸就被训斥:“叶青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易默的声音中有着冷厉的威严,一股强烈的威压向着整座树叶之城席卷而去,压得她陷入了冷战。

“老师,哥哥?”叶倾城转过头,不可思议的望着易墨...

易莫继续训斥:“一天下来,我就知道我在和一群男人欺负这个欺负那个。你真的以为你是师父的女儿,所以大家都可以被你欺负?你能理解吗?能不能长大一点?你不年轻了,练了三十年了!不是小姑娘!”

易墨,像一股洪流冲入整片叶子,像一块块石头,淹没了整片叶子,冲了进去。

叶青城被骂了,整个人都懵了...

在我面前,这个...难道真的是我沉默寡言、冷酷无情的大师兄?这个不会变吧?

“你就是想杀人,背后有狙击手对人开枪!叶青城,你长大后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我对你太失望了!”易莫哥最后一句话彻底把叶青城吵醒了。

罗素对易莫的表现感到有些惊讶和意外。

没想到这小子脑子还挺清醒的。

而且光看他傻傻的粗胖的样子,我就觉得他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他的爆发这么厉害,她都有些心悸了。

其实,罗素知道,人在别人面前很容易墨迹,向来不苟言笑,端庄端庄。

而只有在她面前,才显得手足无措。

此刻,整片叶子终于回过神来。

“你发誓吗?”叶倾城怔怔的看着易墨,眼神茫然。

反应之后,她的心绞痛就像刀子一样!

她从小一直喜欢的人,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她...狠狠地责骂她...

叶子整个眼睛瞬间湿润了。

“你骂我...你骂我...猫叫声...现在我丑了,你不喜欢我!”叶青城抬起头,看到了罗素如画的样子。她嫉妒得指着罗素问易莫:“你喜欢她吗?!"

叶倾城这句话,强少原本是气话。

但说话者无意听者有意,强少容易墨迹的耳朵不经意间露出一丝红云。

但是叶倾城想哭,就是没有发现。

罗素暗暗吐舌头。我不小心翻了年轻人的心,年轻人的力气还是不弱。现在我有大麻烦了...

但是罗素别无选择,只能见机行事。

易莫轻轻咳嗽了一声,瞪了叶青城一眼:“别瞎说。”

叶青城“嗯”的抽泣了一声,“我就知道大师兄不可能喜欢上这个狠毒的蛇女!”

易莫:“……”

“可是,哥哥,告诉这个蛇女放我走!”叶青城向易墨求助。

他带着歉意看了罗素一眼,冷冷地盯着叶青城:“你为什么要杀人?你不杀人,人家就拿匕首指着你?”

这个不错。罗素笑眯眯地看了易默一眼。

被女神欣赏地看着,易莫浑身是劲,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叶倾城气呼呼地盯着大师兄!

她很想问,你是我大哥还是对面蛇女的大哥?你到底在帮谁?

可怜的青城姑娘,她怎么知道她大哥现在全是罗素?如果你想帮忙,他也必须帮罗素~

罗素想起了易墨之前说过的话。只有进入部落,找到酋长,她才能找到南宫云。想了想,她对叶青城冷笑道:“看在你哥哥的份上,你可以放了,但是”

“可是什么?”叶倾城抢白道。

“不过,你欠我一次。你必须照我说的去做。”罗素的声音很冷。

“你做梦!”叶青城发出嘶嘶声,有大师兄在,这该死的蛇蝎女还敢威胁她?

叶青城看了一眼她的大哥:“大哥,走吧!”

大师兄实力极其厉害,这蛇女根本不是大师兄的对手,大师兄很容易救她。

师傅,就凭叶青城的一句话,她大哥没动。相反,他冷冷地盯着她。

叶倾城只觉得胸口一凉。

“做自己的事,自己承担,不要事事依赖别人!”大师兄反而训斥了叶青城。

叶青城气得差点哭出来:“你!!!"

“我不会救你的。”大师兄站在罗素身边,看着,似乎是罗素的保镖。

困难...大师兄真的喜欢这个蛇女?!!!

女人的第六感很敏感!这种直觉,很多时候总是对的!

叶倾城突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不好也不傻。她知道,当她和罗素一起来的时候,哥哥真的有可能帮助外人!

我忍!

叶倾城知道,她的脖子流血了,不治疗,说不定会留下疤痕。

“你让我杀了我爸怎么办?”叶倾城冷笑。

“放心吧,我不会要求你做任何有害的事情。我没有你恶毒。”罗素似笑非笑。

“你!”叶倾城捏紧拳头,最终将怒火隐忍。

她对付不了这个蛇蝎女,不过没关系。只要她被骗进部落,她就有一百种方法让她活下来,死去。

都市至尊强少

总而言之,都市罗素极有可能是刀火部落等待了无数年的人!都市

这怎么让易莫不激动?

于是,易莫真心邀请罗素:“姑娘要找的人只有族长知道,但族长是闭关修炼的,很有可能这几天就会出现。姑娘不如在部落里等着?”

罗素的目光扫过整片树叶。

叶子整个眼睛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烁着她的小心思。

说好,赶紧说好!把整个祈祷留在心里。

她不知道刀火部落等一个漂亮的姑娘等了无数年。如果她知道这个秘密,她绝不会期望罗素进入刀火部落。

罗素笑着勾起嘴唇:“既然你真心邀请我,如果我坚持不去,那就显得多愁善感了。”

易莫见罗素答应下来,顿时心花怒放。

“去散散步,我们回部落吧。”易莫眉开眼笑。

叶倾城盯着大师兄,嫉妒的冷哼!大师兄太热心了!只是骗这个蛇女进部落。你想这么做吗?

神秘的刀火部落里等待罗素的是什么?

没人知道。

易莫热情地把刀火部落介绍给罗素。

茫茫鬼谷只有一个部落。

刀火部落已经存在了无尽的岁月,至尊历史悠久,至尊人口众多。

部落的最高领袖其实是一个大长老,是部落的智者和先知。他年纪大了,实力深不可测,却很少露面,因为常年封闭。

然后,部落的酋长出来了,也就是叶青城的父亲。

罗素的眉头微微皱起,酋长的态度将直接决定她在部落中的地位。

于是罗素问:“头领的性情如何?”

易莫脸上满是赞赏,义正言辞地说:“头领是个大好人,办事公道,严于律己,深得百姓爱戴。”

罗素扫了一眼整片树叶。可能真的很受人民爱戴,但所谓的公平不一定,这从整片叶子的表现,就能看出一二。

易莫见罗素不屑地瞟一眼叶青城,顿时急道:“叶青城桀骜不驯,是因为...那是因为她从小就没有母亲,所以她……”

在整个半死不活的树叶后面。

“师傅派谁来嚣张无理!”叶青城气得肺都烧起来了。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自己在大师兄眼里是那么的惨。

易莫愤怒地看了一眼叶青城,继续向罗素介绍部落的情况:“部落里除了长老和酋长,还有三个长老,其中两个是炼药师。”

“哼!我们长老都是大师级炼药师!”整片叶子幸灾乐祸地跟罗素炫耀。

炼药师大师?

罗素咯咯笑道。炼药师大师?是不是很骄傲?

一路上,伊莫边走边向罗素介绍部落情况,于是罗素很快掌握了刀火部落的基本情况。

从易墨的描述中,罗素听出了一点异样。

据祖训说,刀火部落的每个人都不允许离开幽灵峡谷,但是两位大师级的炼药师罗素问了出来,原来是从大陆找他们。

道火部落有没有人得了重病?

当罗素问出这个问题时,他遭到了叶青城的无情嘲讽。

“我们道火部落的人都很健康,怎么会生病,你也有病!”全叶冷笑。

“怎么说话!”易莫怒视着叶青城,带着严厉的愤怒。“向别人道歉!”

“道歉你道歉!哎!”叶倾城气呼呼的丢下这句话,带着她的人跑了。

易莫抱歉地看着罗素。

罗素微笑,不在意。但是,她总觉得刀火部落有人病重。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刀火部落。

然而,人们带着一丝尊严和审视的眼光看待罗素,这是非常奇怪的。

易墨突然冷着脸。

不说别的,罗素很可能是一个等待了无数年的部落。这种态度简直太过分了!

罗素却一笑,不在意。

叶倾城早就跑回来了,这些人的态度,跟叶倾城有很大关系。

正在这时,一队五六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炼药师袍的男子。

但此刻,强少整片叶子都站在他身边。

“二师兄!强少你看,是她,她欺负我,哥哥帮她欺负我!你要给我报仇!”叶倾城气呼呼的。

易墨眼中带着一丝愤怒,扫了二师兄易尘一眼。

陈熠天赋异禀,实力强大,由于他的武功和炼药术,在部落中备受尊敬。

而且,陈熠和易莫是兄弟。

陈熠没有拿起易莫的眼睛,而是顺着叶倾城的手指看向罗素。

不会是易莫的哥哥。当陈熠第一眼看到罗素时,他怔了一下。

“两兄弟两兄弟?”看到易尘呆住,叶城连忙摇醒他。

“嗯……”我突然想起了陈熠,他的眼睛仍然看着罗素。他确实对叶青城说:“你刚才说什么?”

叶青城恶狠狠地瞪了罗素一眼,生气地说:“这个女人把哥哥弄糊涂了,还联合哥哥欺负我。二哥会帮我报仇的!”

易尘一时,眼底闪过一丝为难之色。

谁愿意欺负这么漂亮的女孩?这不符合自己的心情吗?

但叶青城也摇了摇陈熠的胳膊:“二哥,你不会被这个妖女骗了吧?”!"

“怎么可能!”陈熠夸张地喊道。他轻声低语,邪恶地盯着罗素。“你这个小婊子,欺负我,小家伙?”

易墨冰冷的目光瞥了易尘埃一眼。

罗素微微勾起嘴唇:“你叫它什么?”

“容易扬尘。”

“你是炼药师?”

“是的。”

“什么水平?”

“我是高级炼药师!”

叶倾城傻傻的看着两人的对话。

二哥不应该对罗素凶吗?

但是二师兄就像着了魔一样。这个罗素的话有答案。这种对敌人的态度在哪里?!整片叶子都气得冒烟了!

这时,罗素微笑着看着陈熠,突然来了句:“难怪你看不见你的病。”

“什么?你说我有病?”易尘惊愕的盯着罗素。

“难度你没病?”罗素用一只手捂住胸口,另一只手摸着鼻尖。他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晋升超级炼药师才十天?”

陈熠看了一眼易莫:“哥哥,这些你都告诉她了吗?”

易莫别无选择,只能耸耸肩。他还没有告诉她自己的事情。你怎么能空说出你的屁话?

罗素对陈熠笑了笑:“你升职的时候,没有用洋槐果,而是用红豆果,不是吗?”

陈熠真是震惊了!

只有你自己知道,连你老师都不知道!

因为他被提升为超级炼药师的时候,连续用了十种药材都没有成功。最后他冒险用红豆果代替。程响到底是谁成功了?

红豆果比相思果结实很多。虽然成功率高,但对自身有害。大部分炼药师不会用红豆果来促销。

“你怎么知道的?!"陈熠震惊了。连师傅都没看见。她是怎么看到这个漂亮的小女孩的?

“我不仅知道你用了红豆果,还知道事后你身体有毒,试图用清风草压制。”罗素笑眯眯的看着陈熠。

都市至尊强少

“你,都市你……”是优步!都市

这种东西,你看看就知道了,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一定是潜伏在我身边很久了,一定是这样!”陈熠震惊得浑身发抖。

易莫愤怒地看了一眼弟弟:“胡说什么?今天随着地阵的变化,苏小姐无意中从外面进入了我们部落。她怎么可能早就潜伏在你身边了?”

看在陈熠弟弟的份上,还有三个字易莫没有说,那就是,你不能!

这样的仙女会潜伏在你的身份里,默默的观察你?做梦吧,只是!

陈熠看着罗素微笑,才意识到他说了什么...

“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易尘咬牙问!

“而且我也知道,三天前红豆果对你身体的毒害是压制不住的,三天之后你的身体就会瘫痪。”罗素做了一个气球爆炸的手势。

陈熠的脸突然变白了!

他为什么不知道?这不是一直埋在部落医学图书馆找书吗?要不是叶青城叫他出来,他还会埋书。

此刻,每个人都震惊地看着他们,他们的目光在罗素和陈熠的脸上来回移动。

“易尘你……”易莫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指责陈熠是没有用的。

易莫单膝跪地对罗素道:“求苏小姐救救我哥哥!”

“你就这么确定我能救他?”罗素微笑。

陈熠本来会是她的敌人,但如果他能友好地救他一命,这将是一笔成功的生意。

”苏灿小姐一眼就看出这么多细节。肯定有办法治疗的。求苏小姐救我哥一命。”易莫眼里带着一丝恳求。

罗素的眼睛看着陈熠:“可怜的超级炼药师,恐怕过不了几天。”

易尘的身体瞬间像电击了她一下!

眼底闪过一丝惊恐。

“二哥,她说的不是真的吧?”叶子整个仰着脸,眼巴巴地望着易尘。

如果陈熠真的被罗素救了,那么...他绝对不会再帮她对付蛇女了!

“我……”陈熠的嘴很苦。他没有看着叶青城,而是看着罗素。“你有办法吗?”

“当然,有办法。很简单。废你一身,药炼和武功一起废。当然可以保命。”罗素冷冷的眼睛斜睨了他一眼。

易尘体振动剧烈。

“你!这不可能!”陈熠握紧拳头,所以还不如叫他去死!

“你怎么不跪下!”易莫把陈熠拖下来,拉到罗素。“你问问苏小姐,她一定有办法救你!”

不是易墨威胁罗素,而是他真的从罗素轻松从容的话语中听出了这个意思。

“大师兄,二师兄,你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在胡说八道!想想,她多大了?即使她在母亲子宫里开始炼制,也不能晋升为超级炼药师。她怎么可能比二哥炼药更厉害?”

易尘神色微微一闪,眼底闪过一丝狐疑,的确,这个漂亮的女孩比自己年轻多了...

罗素冷笑道:“我想教你怎么破解它。既然我听了你妹妹这么多,至尊就让她帮你吧。走吧。”

罗素拉过伊沫,至尊笑着说:“你可以再带我逛逛这个刀火部落。这里风景还是不错的。”

就在那时,

“啊!”陈熠的嘴突然发出痛苦的呻吟。

我看见他痛苦地抱着头,冷汗滴落在额头上,翻滚着,落下来。

他的脸像雪一样白,他的全身像残骸一样剧烈地颤抖,他的嘴像野兽一样不停地吼叫。

叶倾城原本挽住了他的手臂,但这时候,他被一股大力,猛然甩了出去!

可怜的叶青城姑娘,直接用脸撞树,最后稍稍恢复的脸又被毁了。

但此刻,陈熠正在哭泣和嚎叫。

他周围的那些人都不知所措。

抬头看看罗素,他们就像找到了脊梁一样,冲了过去,挡在罗素面前。

“苏姑娘,救救我!”

“救命不如造七级浮屠!”

“请不要记住小人,也不要把叶青城算在我们陈熠兄弟的帐上!”

“无论你想要什么,我们保证。去看看陈一兄弟!”

这群人是陈熠背后的人,都是陈熠救的,所以对他有很深的感情。

易莫也渴望地看着罗素。

罗素抬起头,看到了冰眸中的怨毒在整片树叶上。

叶青城很生气吗?那就多做点让她生气的事。

“就算我从娘胎里开始练炼药师,现在能提升到什么程度?让你的兄弟陈熠治好他自己。”罗素给了。

这句话,以前可是叶青城自己说的,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时,已经有人冲了过来,拖着叶青城,压着她:“向苏小姐道歉!快!”

整片叶子彻底傻眼了。

“赖十三,你敢这样对我!你不想活了?!"叶青城尖叫起来!

这群人就是易尘埃的爪牙,换句话说,也就是她的叶城市爪牙!现在反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愤怒地瞪着叶青城,带着谴责:“不要道歉!现在只有苏灿小姐救了陈一兄弟。你想让陈一兄弟活着死去吗?”

“那就是,陈一兄弟对你太好了。现在,你道歉有那么难吗?”

“只有别人才能为你而战。你为别人付出一点,就一句话。这样不行吗?”

所有人的辱骂之词都投向了整个树叶之城,她目瞪口呆。

这个,这个,这个.....这还是她熟悉的刀火部落?还是她熟悉的奴才?怎么在这个蛇女到来之后,大家就跟完全不一样了!!!叶倾城可欲哭无泪。

看着叶青城憋屈的样子,罗素心里笑了起来,脸上却装作很大度的样子:“算了,我去看看你弟弟陈一。”

看来陈熠在部落中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救他就是和大多数人交朋友,值得。

此刻,陈熠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罗素拔出了一根金针。

金针疗法,融云大师的专属疗法,没有分号。

都市至尊强少

罗素离陈一三米远,强少陈一痛苦地在地上打滚。这时候,强少罗素开枪了。

一根金针,准确的飞向易尘。

头尾点!

田童点!

百会穴!

风池洞!

……

眨眼间,罗素就在陈熠的头上,他的胸部和背部刺入了十八根金针。

当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罗素的黄金穴位已经完成了。因为速度快,识别准确,前所未闻。

罗素的歌杀死了所有人。

甚至那些以前不相信罗素实力的人,看到这根金针,都信了。

而罗素神色凝结,怒火中烧,一刻不瞬的盯着易尘。

这时候,易尘不像以前那么痛苦了。

我看到他,挣扎着爬起来盘腿而坐,闭着眼睛,头上还在大汗淋漓。

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我看到苏洛凌空在弹钢琴,十指舞。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我看见金色的针扎在陈熠身上的十八个穴位上,忽高忽低地跳动着,就像风中的麦浪一样,起伏不定。

他们都被罗素的技术惊呆了。

用金针很难得,而且玩的这么熟练。这说明罗素在炼药师方面确实是独一无二的。

陈熠身上的金针忽起忽落。

随着每一次的起伏,额头上的汗水减少了,脸上的疼痛也减轻了。

十几个回合后,罗素爆炸了,十八根金针全部飞向她。

罗素把18根金针放回了装金针的金盒子里。

她的动作流畅如流水,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从罗素转移到了陈熠。

当时,陈熠的脸上已经褪去了痛苦的颜色,脸色苍白如纸,渐渐恢复了红润。

太神奇了!

这时候一座城市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睛渐渐恢复到清明。

他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激看着罗素的眼睛。

他一言不发,单膝跪在罗素面前,郑重地感谢她:“谢谢你,苏小姐,救了她的命。”

罗素淡淡一笑:“我没有救你的命。”

“啊?”易尘一脸茫然。

“你体内的毒素还没有完全清除。怎么才能保命?”

陈熠还没有要求,他身后的所有喽啰都跪在罗素面前。

“叫那个女孩去救我们的兄弟陈一!”

“苏小姐这么美丽善良,就像仙女一样,她不会自毁了吧?”

“苏姑娘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漂亮、善良、美丽、大方的女孩!肯定不会拒绝?”

罗素喜欢拍每个人的马屁和微笑,但他离开了整个城市,对此他很恼火。

你是什么意思,罗素是他们一生中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美丽、善良、美丽和慷慨的女孩?!她离开了整个城市?!

而被所有人高高举起的叶青城,此时此刻就像一个无人关注的过客,所有人都忘记了她。

“救你不是不可能,但是”罗素的目光扫过他。“你确定能救你一命?”

“啊?”每个人都惊讶地看着罗素。

罗素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陈熠。“最近修行的时候,都市有没有感觉到灵力没有增加,都市反而退步了?”

“可以!”陈熠的眼睛瞬间闪闪发光!

最近不仅炼药师埋了炸弹,就连练武的时候也发现,每天体力都开始衰退,越练越落后…

“求苏姑娘救我!”陈熠这次跪下了!

“我为什么要救你?”罗素斜睨了陈熠一眼。

“不知道姑娘要什么?”陈熠有着前所未有的好脾气。

“帮我找个人。”罗素是五个简单的词。

找对象?很好处理!

“不知道苏小姐找谁?”

罗素把南宫云和长老主的样子说了一遍。

虽然说只有酋长才能很快找到人,但是部落里不缺人,人散了还是很有机会找到的。

还是那句话,这群人出去了,被南宫或者领主的长辈抓住了,被迫带路什么的。

而且,没有必要欠易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好!我们立刻打电话找人,希望那个女孩能治好我们的弟弟陈熠!”他们说完就跑回去叫人。

易莫苦笑着看着罗素。

她只是不想欠自己?

这时候,叶青城愤怒地喊道:“站住!都给我站住!”

“为什么?”所有人都忍住怒火,停下来盯着部落的小公主。

“谁叫你找人的?你今天还没开始练习!都给我练,谁也不许找人!”整片树叶怎么能让罗素的愿望实现呢?

以前她说什么大家都听。

但是现在,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所有人都集体沉默了,然后用一种奇怪而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叶倾城被这奇怪的眼神看得心头发慌,头皮发麻。

“叶青城,如果你想让陈一兄弟死,我不介意先杀了你!”陈熠最衷心的爪牙赖十三坏了一句狠话!

叶子全身的血都冲到了额头!

然而这时,赖石三已经把人带回部落,并准备叫他们所有人出去找人。

“二师兄......”树叶整个转起来,落下一坨看着容易的灰尘。

易尘看她的眼神也变了。

本来是小心宠坏的,现在呢...我病得很重,不治疗会死,但她竟然阻止大家做事。她想死。

陈熠第一次发现她一直深爱的妹妹原来是一个如此自私的人

当时整个叶子都惊呆了。

虽然没人骂她,但她有一种叛逆和孤独的感觉…

“我恨你!”叶青城冲着罗素吼了一声,然后盯着陈熠和易墨。“我恨你们所有人!”

吼声过后,叶青城向部落冲去!

罗素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她对陈熠说:“我有一种预感,这个叶青城的女孩会做坏事。”

陈熠笑着说:“有什么不好?她不会烧药库,也不会让你吃药帮我治病?”

原来他打开死亡模式是因为南宫云!至尊

“原来,至尊你知道你打不过他,所以你故意用我当诱饵引他去死。你简直...愚蠢!”罗素对他微笑。最新章节的全文阅读

傻?

这两个字深深的刺痛了冯维元的心!

我还记得当年有那么多冯家的孩子因为他的指挥失误而倒下的时候,族长还指着他的脑袋骂他笨笨的像猪一样!

冯维元这辈子最讨厌这两个字!

罗素此刻看到了白光闪过,冯维元已经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

罗素只感到一种黑暗的窒息,当他回来时,冯维元猛地盯着她,看起来暴戾而疯狂!

“你说谁傻?谁傻?!"冯维元此刻失去了理智。他整个人都疯了,眼神和嗜血一样可怕!

他抓住罗素脖子的手,手背上的蓝色血管跳了一下,他的手指都白了!

挤压-

这是他差点扭断罗素脖子的声音。[]

罗素是在完全不会说话的环境中长大的。

唐雅兰发疯似的冲上去拳打脚踢冯维元:“你一点都不傻,快放开苏姐姐,她会被你掐死的!放开她!”

但唐雅兰的实力对于冯维元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无异于蜉蝣摇树,对冯维元并无伤害!

冯维元凶狠地盯着罗素:“谁傻!你说谁傻?!!"

他凶猛,残暴,疯狂,咆哮。他周围的蛇离得很远,跑得很快!

唐雅兰只觉得气血翻涌,被冯维元的声音直接掀了出去。

然而,当唐雅兰看到罗素被捏得紫红色的脸和逐渐扩大的瞳孔时,她感到害怕和不知所措。

原本胆小的她,不知道自己的勇气从何而来。她冲向冯维元,用力捶胸:“南宫云真傻!南宫云蠢得跟猪一样。放开她!啊啊啊!!!"

“南宫云蠢”六个字,像助推器一样,注入了冯维元的心里。

原本疯狂到暴虐的他,因为这六个字瞬间恢复了意识。

唐雅兰自己也不知道这句话对冯维元有多重要!

冯维元渐渐清醒过来,看见被他打得半死的罗素。他冷冷一笑,把罗素扔到地上:“下次再敢惹我,杀了你!”

罗素坐在地上,呼出一口气。

在刚才窒息的一瞬间,有种感觉,她要见到死神了。当时,她想到的是南宫刘芸的脸。

他说,等等我。

罗素深吸了一口气。

冯维元,一个疯子,修炼领域的将军军衔,实力可怕。她暂时不如他并不可耻。罗素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她会带着兴趣回报今天的屈辱。

如果,那个时候,冯维元没有被南宫云杀死。

这时,胖叔的脸色突然变了:“不好!”

什么?

唐雅兰脸色变白,看向胖叔。

自从掉进蛇穴后,唐雅兰一直处于炸毛状态,他处于恐慌状态。

胖叔一脸苦涩:“你没闻到什么吗?”

手机请访问:

品味?

罗素很快发现空的味道不对。下载

空空气中,强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强少有一股硫磺的味道。

罗素抬头一看,顿时无语了。

因为她看到一半的硫磺粉空像雨一样落下来了。

罗素的脸色微微一变。

硫磺粉不会无缘无故掉下来,很显然,炸药很快就会出现,这个蛇穴很快就会引爆!

果然!

吱吱。

一声细微的声响,原本契合轮廓的石头地面,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枪管。

桶少就好了。

问题是,地面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所有人都是炮筒,而罗素的脚都在炮筒上。

“啊!”唐雅兰死死捂住她的嘴。热的

看到这一幕,她几乎翻了个白眼,彻底晕了过去。

幸运的是,剩下的原因告诉她,她不能再打扰苏了,不能再成为她的负担了。

唐雅兰现在没有要求自己帮忙,没有把罗素拉回来,她已经很满足了。

看到你脚下的枪膛,又密又暗,就连冯维元,他也变了脸色。

他想和南宫刘芸一起死,但不想和罗素一起死!

南宫刘芸还没来。如果他先死,这是一个伟大的记录。

但是冯维元很苦恼自己真的开启了死亡模式,却不知道死亡模式会这么恐怖,只是一个蛇洞难倒了他。

“一定有办法的,找找看!”冯维元不承认自己的愚蠢,于是他揉着墙,想办法把它砸开。

以前的箭伤不了他,但现在这枪膛...

冯维元的军事背景,自然知道,这枪管对人类有多大的伤害。

他现在额头有点冒汗,因为他真的很害怕自己会死在这个蛇窟里。

冯维元看到罗素急了,顿时眼睛微微一皱。

冯维元是个不精明不疯狂的人。更何况他目前有绝对实力,不用伪装。也就是说,冯维元已经确定,这些枪可以杀死他。

连冯维元的防守都无法防守,何况他们。

罗素的脸也微微泛白,但她的脸仍然平静而镇定。她看着唐雅兰,唐雅兰着急的转过身,微微叹了口气,说:“你去蛇骨垃圾场找线索。”

“已经没有了……”唐雅兰美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很迷惑。

罗素说:“仅仅因为发现了一个机构,正常人就会忽略它,所以——”

罗素问胖叔叔:“你的主人喜欢反其道而行之吗?”

胖叔点点头:“我也去找找!”

大家都很忙。

在我的耳边,是炮弹装满枪炮的声音,一个接一个...

人的手心在外面不停出汗。

胖叔叔的手在发抖。

那炮管像是敬礼,如果像箭一样,数千支箭齐射,后果不堪设想...

瞬间就被吹成粉末了吗?

罗素看到冯维元抓头发,眼里闪过一丝冷意。紧急吗?现在终于知道事情紧急了?谁开启了死亡模式?

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

罗素不像其他人那样忙着寻找它。她直接和蛇头沟通。

手机请访问:

蛇头原本是万蛇洞里的恶霸,都市但自从这群人来了之后,都市一个又一个的器官都被带了出来,只剩下一个萎缩的。八百

罗素走过去,直视着它的眼睛。

那条蛇冰冷而锐利的眼睛正盯着罗素,眼底有着毫不掩饰的仇恨!

如果这些人类没有出现,就不会有现在的危机。

罗素冷冷地看着黑鱼。“我知道你讨厌我们,但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我们必须把每个人都炸飞,一起砸碎他们!”所以,如果你够聪明,给我讲讲这个山洞吧!"

时间紧迫,罗素没有时间做其他解释。

蛇的头很聪明,能够理解罗素的话,它也理解现状。

罗素冷冷地说,“你要做的就是告诉我这个洞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这群蛇在里面生活了这么多年,在这样的区域,每一寸每一分钟都非常熟悉。不像罗素,他们是新来的,完全失明。

黑鱼听得懂罗素的话,只能暂时收起仇恨。

唐雅兰,他们摸遍了墙的每一寸,但就是找不到任何线索。

冯维元急得抓头发。

但木桶不会因为他们的焦虑而减速,依然在有条不紊的装弹。

“炸弹快满了!”胖叔也好心提醒了我!

“轰!”

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以为炮弹已经发射了,但罗素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冯维元。

此刻的冯维元真的急了!

他用拳头砸墙!

然而,我不知道这堵墙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冯维元虽然尽力了,但还是一动不动,甚至没有动摇。

没用!没用!

冯维元急踹!但是还是没用!

墙是关着的,四面八方都没有门,唯一的出路...

他们抬头看着头顶。

他们刚才是从上面掉下来的,那他们能从上面出去吗?虽然倒下的时候已经关门了。

冯维元的身影一动。

他们只觉得一道黑影闪过,再看时,只见冯维元匍匐在天花板上,就像夜晚的蝙蝠。

他一寸一寸地摸索着天顶,试图找到之前的一点缝隙,但是没有用!

在天顶上,合体,让他怎么打,怎么破,一动也不动!

看着匆匆忙忙的冯维元,罗素心里有一种可笑的感觉。

冯维元让所有人都陷入这种死亡模式,他困住了自己,现在连自己都逃不掉了。

罗素心里佩服胖叔的师傅。

“天啊!炸弹已经完全装满了!要爆炸了!要爆炸了!”胖叔叔用手捂住耳朵,胖胖的身体颤抖着。

死亡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你知道自己要死了,但死亡还没有到来的时候。

各种死亡幻想都能吓死人。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自己会在爆炸的下一刻死去的时候,罗素一手抓着一万条蛇中的一条!

真正的器官藏在这条假蛇里。

这条假蛇和真蛇几乎一模一样。它是机械的。它和其他蛇一样。它混杂在成千上万条蛇中。正常人很难分辨。

手机请访问:

没有人会意识到,至尊一万条蛇里面藏着这么一条假蛇。完整收藏下载

但是罗素很聪明,至尊直接找到了黑鱼。

作为蛇头,他自然知道假蛇的存在,所以当罗素询问时,他向罗素提供了这条线索,罗素很快就找到了假蛇上的装置按钮。

按钮藏在离假蛇七英寸的地方!

当罗素按下按钮时,他只听到咔嗒的声音。

原本装好的枪管,这时,打算从枪管里滚出来的炮弹,最后,枪管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它们的出现和消失一样奇怪。

“哇!枪管不见了!我们不用死!我们不用死!”唐雅兰跑过来,一把抓住罗素,又蹦又跳。

胖叔叔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好险!

差不多了,他的两百斤肉都递到这里了。

而此刻,冯维元紧贴着天顶,暴戾的双眼死死盯着罗素!

她找到了!

这是否证明她比自己聪明?冯维元怕自己最讨厌的是聪明。

冯维元歪着头想,他会不会先杀了她?真的很碍眼。

就在冯维元对罗素有了包抄的时候,形势又发生了变化。

随着枪管消失,在罗素面前的墙上,三扇门被慢慢打开了。

这三扇门,每一扇门,都有一种颜色。

红门。

蓝门。

黑色的门。

三门三色。

红门,地上全是血红色的,看着触目惊心,令人恐惧,无处可废。

蓝色的大门,带着淡淡的蓝光,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仿佛进去之后就会轻松愉快。

黑色的门,眼睛是黑色的,伸手不见五指,一阵冷风从里面飘出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发冷,汗毛直竖。

三门,三个选择,现在摆在大家面前。

你不能在蛇洞里做。你要选择一条路走,但是选择哪一条呢?

罗素歪着头看着胖叔叔。

胖叔哭丧着脸:“别看我,我真不知道我师父的脑回路,你选哪个,我就跟着你。”

罗素冷冷一笑:“你先选。”

胖叔还想拒绝,冯维元却一把抓住他的脖子:“选!”

面对绝对的实力,胖叔别无选择,只能虚弱的指着蓝门:“我选这个。”

“为什么?”唐雅兰问道。

“师父喜欢蓝色。”胖叔叔看着罗素说:“不管怎样,我都要走这条路!”

罗素点点头:“我们走吧。”

这么容易?胖叔叔傻乎乎地看着罗素。“不信?”

罗素诚实地摇摇头:“我不相信。”

“那你为什么和我一起选蓝色?”胖叔不解。

罗素冷冷一笑:“我告诉过你要蓝色的。”

换句话说,罗素不会变蓝。

“你!”胖叔叔气呼呼地盯着罗素。

罗素对唐雅兰说:“我们走吧。”

说着,她拉着唐雅兰,率先走进黑色的大门。

冯维元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该选哪个。他也是被这个死亡游戏玩的,只能跟着游戏走。

p:推荐的月票在哪里?

手机请访问:

冯维元想,强少在罗素停止射箭之前,强少他从万条蛇中抓到了假蛇,停止了枪管。他下意识地抬起脚,走进黑色的门。最新章节的全文阅读

就在门要关上的时候——

“喂,等等我!”在胖大叔倒在黑暗大门的最后一刻,他庞大的身躯终于挤进来了。

罗素冷笑道:“你不打算进蓝门吗?”

胖叔笑了:“一个人走过蓝门是多么孤独,还是跟着大家伙更有勇气,哈哈哈——”

罗素冷冷一笑,慢慢瞥了他一眼。

不要把目光从胖叔身上移开,默默擦去额头的汗水。

从一个他看不见的角度,罗素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成功的微笑。

事实上,罗素不知道哪个是活下去的机会,哪个是死路。就连她也不确定胖叔是否知道哪个是活下去的机会,哪个是死路。完整收藏下载

她只是出轨,结果胖叔暴露了自己。

原来他知道暗门是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他想把其他人都骗到蓝门。最后,他逃出了黑暗之门。

但是罗素给了他一支军队。

罗素率先选择了黑暗之门。结果胖叔没办法,最后只好跟着进去了。

在确认胖叔叔不是真的无知之后,罗素的心开始转动。

一行四人。

一个是冯维元,一直想杀她,一个是别有用心的胖叔。只有唐雅兰是她可以信任的人。

黑暗的门,我看不见我的手指。

即使是罗素的精神也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她的精神无法发挥出来。

眼睛看不见,精神散不开,人就像睁着眼睛的瞎子,被困在黑暗里。

不用眼睛看也有好处,因为其他器官感觉更敏锐。

罗素能感觉到冯维元在前面,胖叔叔想走在她后面,但她把他踢到了前面。

罗素不能在一个居心不良的胖叔叔面前退缩。

胖叔叔摸了摸鼻子,沮丧地把背放在罗素面前。

胖叔现在有点破锅了。反正他的实力比罗素强,脑子也没罗素聪明。他总是被算计。还不如放手去做他想做的事。即使他不能迷惑罗素,他也会降低这个女孩的警惕性。

他们有不同的想法,只有唐雅兰,她的心思最少。

她很简单,全神贯注于,与罗素保持密切联系,做她想做的任何事情。

因此,唐雅兰一直拉着罗素,两人走在队伍的后面。

这条通道,过道足够宽,可以同时容纳五个人。

突然-

“轰!”

传来坚硬物体撞击墙壁的声音。

唐雅兰叫了一声:“怎么了?”

回答她的,是冯维元愤怒的气喘吁吁。

唐雅兰还是没明白。当他想问的时候,被罗素拦住了。

罗素在唐雅兰耳边低语,唐雅兰豁然开朗。

她以为冯维元有多厉害。成年后,她的头会撞到墙上,哈哈哈-

唐雅兰在冯维元疯狂的心里充满了敬畏和恐惧,因为冯维元的样子真的很疯狂。

但是,唐雅兰知道冯维元把他的头撞在墙上后,她对他失去了一丝恐惧。

手机请访问: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