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牛宝平台(中国)有限公司----修仙高手在异世(1/08)

牛宝平台(中国)有限公司 !

但此时此刻,修仙南宫绍尔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罗素严肃地看着他:“南宫云?”

“嗯?”南宫二难得罗素如此认真,修仙忍不住嘲笑他。

“我接下来想说的很严重,别笑!”罗素绷着脸。

“哦~”南宫云不笑,但眼底的笑意却掩饰不住。他觉得他家的姑娘好可爱,想捏一下~

“南宫云烟!我警告你!”

“哦?”

“以后,别给我滚了!如果你再给我带来麻烦,这些麻烦你自己处理,我就不会再傻傻的跑出去了!哎!”罗素说完,很有骨气的转身就走。

原来是这个东西...

南宫二小没好气的冲她摇摇头,快步追了上去。

“坠落少女?”

“姑娘~”

“姑娘~ ~ ~”

忽略忽略忽略!罗素阴沉着脸快步走着。

南宫云烟伸手去抓罗素,但罗素愤怒地把他推开了!

可怜的罗素,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悬崖边上。

她施加在南宫刘芸身上的力量反作用于她自己。

所以

“啊~”罗素仰面朝天踩了空!

看着罗素倒着走出来,南宫云烟的长臂动了动,拉着罗素的手,把她的身体揽入怀中。

罗素只感觉到失重,身体迅速倒了下去,耳边是呼啸而过的冷风!

罗素还没来得及反应,南宫绍尔已经弯下腰来,一道浓浓的阴影笼罩着罗素。

“嗯——”

她的嘴唇被南宫的流云紧紧抓住。

他的吻像温柔的风,细雨,温柔,霸道,坚强!

他攻打城市,掠夺她口中的土地!

他抓住她的呼吸,让她头脑空白了!

远远望去,两个男人衣服纠缠在一起倒了下去,娇媚如仙。

“天啊,好美!”春月和岳夏,用一种欣赏极致美的目光,看着这两个带着兴奋慢慢落地的人。

雪花飘飘洒洒,一对从画面中走出来的神仙疯狂的亲吻,忘我的亲吻,仿佛世界上只剩下那两个高挑修长的身影。

“神仙眷侣应该是这样的!”春月激动的握拳!

“这么漂亮的一对,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不应该强加给他们。”岳夏也是一脸渴望。

“真的是天作之合,在两个人的世界里,没有别人能插得上。”东风和南风也感慨着。

起初,像许多人一样,他们认为世界上没有女人能配得上她非凡的绍尔。当他们知道和苏的女孩,他们最初被拒绝。

后来慢慢接受,但还是有点不服气。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猛然意识到,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人能够配得上第二个小家伙的话,那便真的是苏姑娘了...

这幅画简直太美了...

漂亮的人不忍心打扰。

但是,时间不会停止,衰落总会走到尽头。

没过多久,南宫云绕着罗素盘旋,慢慢踏上了地面。

罗素终于从他的亲吻中恢复过来。

看着这个英俊不凡的小玩伴,高手南宫莫远心里感慨万千。

好在龙凤族出现了一片南宫云。幸好当天晚上南宫云回来了,高手扭转了干坤,挽回了大局。

不然眼前这位新鲜的小玩伴,都会因为回来养而倒下!

龙凤营有百万龙凤族群和千万人口...大家都还活着,这是最好的。

“走!”南宫魔苑带着南宫墨池,兄弟俩走在前面,后面跟着所有的年轻军官。

千人千马奔腾,马背上的年轻人俊朗清新,人人是龙凤,万里挑一是出类拔萃!

这一队路过,行人停下来观看!

“是龙凤人的队伍!”

“这是专门从地方部队回来的!”

“今天是南宫大人登基成亲的好日子!龙凤世家的儿孙们一定要去帝都道喜。”

“这么多年,军官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有为少年,不知道结没结婚。”

“要嗷!南宫大人想都不敢想,可是龙凤族有这么多优秀的少年!只要在外面拉一个,就是绝世少年!”

“对了,在这个盛大的婚宴上,龙凤会的人不是摆了一个全城的宴席吗?”

“去散步吧!去阵地!”

“是的!这是几亿年来罕见的大事,但你不能错过!”

帝都的人分两组,一组在苏,一组在龙凤。

但是此刻的龙凤族,南宫夫人已经是吐血了。

“夫人,差不多该去接苏族的新娘了。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了。南宫大人还没到?”南宫管家急得哭了。

南宫夫人的眼泪都出来了!

终于盼到了这一天,人却不见了?这简直要了我的命!

当时,南宫陌园已经迎来了南宫墨池等人,听说南宫云烟还没有回来,大家都很惊讶。

“不能联系他吗?”南宫墨池问道。

南宫夫人匆匆跺了跺脚。“我联系不上通讯系统!不知道别人去哪了!”

“那只能拖延时间。”南宫墨池道:“何不先登基?”

南宫夫人翻着白眼道:“想登上皇位,必有云。没有他怎么登上王位?”

”南宫墨池苦笑了一下...是的。”

“这不能改成见个人?”南宫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大家都沉默了。

谁敢见南宫刘芸的新娘?以他对罗素的重视,这个人以后还会活吗?

所以,当南宫夫人的目光扫过南宫墨池身后的时候,那些年轻人刷的一下,集体撤退了!没有人敢和南宫夫人对视。

南宫夫人:“…”

这时,南宫管家走了进来,汇报道:“外面很多人都聚集在龙凤家门口,人越来越多了。如果今天不能结婚,或者不能登基……”

定了定神,南宫管家苦笑道:“恐怕整个帝都的人都不同意。这件事影响很广。恐怕对南宫大人和罗素大人都不太好。”

俗话说,修仙只有三样东西。罗素和南宫刘芸的婚姻已经第三次延期。如果不完成,修仙甚至会成为整个精神世界的笑柄。

南宫云没问题,但人们嘲笑的主要对象是罗素勋爵,对吗?

在场的人都是神童,谁想不到这一点?只是因为想起来,心里很不爽。

“只剩下最后五分钟了……”南宫管家忍不住再次提醒我。

时间过得好快,但南宫云还是没有消息...真是堪忧。

“对!”南宫魔苑忽然想起了什么,问南宫夫人:“你不是有一个云驱逐众神之巅强者的形象吗?拿出来给大家玩玩!”

南宫夫人拍了拍脑袋道:“对!我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呢?!南宫管家,你去安排一下!”

附近的南宫墨池看起来很困惑,他说:“把强者从众神之巅驱逐出去怎么样?这件事,是云都搞定了吗?”

南宫莫源不以为然地点点头:“对,有问题吗?”

有问题吗?南宫墨池苦笑。能没有问题吗?这是个大问题!

灵帝被杀那晚的形象暴露后,也暴露出了众神之巅和强者潜伏在精神世界里!

这时候,墨池,南宫,领着这些小孩子到处玩,一个个慷慨激昂的宣誓,要把那些神顶上的强者逼回神顶,就这样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然而,他们还没有时间去对抗众神之上的强者...却发现所有那些人都被驱逐出境了?

本来想去北京救龙凤家族,突然发现灵帝被杀了...

我想和众神之巅的强者拼个你死我活,却发现他们已经被驱逐了...

当时大家都惊呆了,有一种迷茫,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活...

“不应该全部开除吗?”

"应该有漏网之鱼吗?"

“应该还有地方用吧?”

……

他们边说边往外走。

而此刻,人们也在纷纷议论。

大家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彼此都很熟悉。自然有无数的话可说。最近,最热门的话题是两件事:南宫云的婚姻和登基。

“看来是时候了,该是南宫大人出去迎接新娘的时候了?为什么里面没有动静?”

“你听说了吗?据说南宫大人又失踪了!我还没回来!”

“不会吧?今天是他结婚登基的大日子!他不在这里?!"

“我不知道今天这场婚姻能不能完成。让我们看看。我觉得结婚很难。”

“不可能!那我们今天还有水台吃吗?”

“有没有水台吃没关系。重要的是这段婚姻会一再推迟。罗素还能结婚吗?”

当我听说今天的婚姻可能无法完成时,许多人的心中充满了流言蜚语和好奇。

但是也有很多担心众神之巅的强者入侵,皱着眉头,一脸悲伤。

“如果南宫大人失踪了...如果众神之巅的强者出现了呢?”

“南宫大人在哪里?没有他,我总觉得自己好危险。”

修仙高手在异世

“他们结婚并登基...你说会有众神之巅的强者来捣乱?”

“不会吧?!高手好不容易灭了灵帝赶走了死去的神虚影,高手众神之巅的强者不想……”

“南宫大人不在,那我们该怎么办?!"

“难道这还没发生吗?别吓着自己好不好?”

“但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吗?光是想想就可怕!”

恐慌是传播最快的情绪。这种炒作一出现就迅速感染了一大群人!

不光是外围的乡亲们在议论,就连前来祝贺文武百官的官员们也露出了惶恐!

毕竟凌皇帝想起来也不过是过去几天的事。那天晚上,人们都很关心!

因此,当所有人都在谈论强者凌驾于众神之上的事件时,恐慌迅速弥漫在周围。

在这个时候-

南宫管家从里面出来,站在人群前面。

“这是南宫的管家!”

“是的,没错。龙凤人的事,一般都是管家宣布。”

“那么现在他又出现宣布什么了?”

“不会是婚礼取消吧?”

“不会是众神之巅的强者入侵吧?”

……

就在大家纷纷议论的时候,南宫管家站在大家面前,轻轻咳嗽了一声。

然后,周围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南宫管家。

南宫管家的宽大衣袖一挥,突然在所有人面前的墙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屏幕。

水晶记忆果实里的画面映在白墙上。

所有图片清晰可见。

大家都在纳闷,南宫管家在干什么?没有开场白。是不是很奇怪?

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南宫管家是什么意思,但是当他们看着水晶记忆之果里的图片时,突然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上帝!”

“我妈!”

“我滴个娘!”

“这个东西...不会是真的吧?!"

这些修行界的修行者都下意识的擦亮眼睛,盯着屏幕上的一切。

那一个个,垂头丧气,却排列整齐...难道不是众神之巅的强者吗?

但是他们排成一行,由深及浅地走向雪域高原...

“这,这是……”

“众神之巅的强者?一,二,三...有成千上万的人!”

“多么可怕的数字!如果他们在精神世界疯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凌皇帝死后,自己的子民已经制定了不惜一切代价与众神之巅的强者决一死战的计划!

但是现在,他们越看这张图,越觉得奇怪……他们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

“他们要去哪里?”

“而且你看,它们都乖乖地排成一排。这是不是像众神之巅的霸道壮士?”

“他们脸上的表情沮丧到像是被驱逐出境了,哈哈哈——”

笑到一半,男人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因为他,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队伍中排名第一的壮汉站在石碑前。

那是一个长着熊脑袋的人。

整个人看起来傻傻的,修仙像只老虎,修仙又壮又胖,很厉害,很难驾驭!

灵界的人都被他的灵位震惊了,甚至不敢直视熊的眼睛。

大熊的眼神里流露出强烈的不甘,他抬头盯着那个时候。

就在这时,南宫刘芸锐利的目光扫向熊头人,没有说话,但是他眼中的警告非常明显。

刚刚桀骜不驯的熊图仁被南宫云惊呆了,一下子变得怂了,沮丧地耷拉着肩膀,长叹一声,处境比别人都要强,看起来颇为悲苦。

他摇着巨大的脑袋,走到石碑前站定,回头看着空旷的雪域高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精神世界里混乱的气场。

在精神世界里,他的实力只是低人一等,但在精神世界里,他就是高人一等。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回到众神之巅,但是他被南宫云烟盯得那么可怕,他不能在精神世界里占便宜。

想到这,熊图仁无奈,只能叹气。他是第一个钻蓝剑封印法的人。

熊头人先消失了,然后是第二个和第三个...

一个接一个,不断的跳入阵列,消失在同一个地方。

原本长长的队伍在雪域高原排成了一条长龙,但是很快,这条长龙就变得越来越短……直到最后一个人消失。

龙凤氏族,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些人...强者真的凌驾于众神之上吗?”人们嘴里在问问题。

楚老爷子和林老爷子都站了起来,郑重的向大家保证,图中的人是众神之上的强者!

“这些人...就这么消失了?”

龙凤会的族长南宫莫源站起来双手郑重的向大家承诺,众神之上的强者就这么消失了。

“但是...这,这怎么可能?”大家都表示不可思议!

“众神之巅的强者不是至高无上吗?”

“众神之巅的强者不高深莫测吗?”

“众神之巅不高于大陆的精神世界吗?众神之巅最弱的不都是神仙吗?”

……

然而,传说中的最高神,他们发誓要为之流血的最高神,被驱逐出境。

这一刻,灵界的人都忍不住站起来了!

自豪感油然而生!

这是整个精神世界的骄傲!

“所以!南宫勋爵真的驱逐了众神之巅的强者吗?”

“所有人都被开除了?没有漏网之鱼?”

“那么,我们的精神世界真的安全吗?”

……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被抛出,淹没了南宫魔苑。

南宫莫远苦笑,为了给南宫云烟拖延时间,他还必须长话短说,尽量让时间慢慢流逝,对他来说容易吗?

所以南宫魔苑耐心的为人民解答问题。

详细冗长。

一切都在每一个细节里。

提问的人都很惊讶。他从来没有想到南宫陌是这样一个有耐心的人。

这无形中给南宫魔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家都觉得南宫魔苑很友好很有耐心,会是一个很善良很善良的国王。

要不是南宫云烟是世界上唯一配得上罗素的人,高手他们也不会愿意娶自己的妹妹!高手

罗素在花园里。

新娘正在一遍又一遍地修改罗素的妆容,努力做到完美无缺。

当罗素抬起头时,她看见苏嬷嬷从外面进来了。

“怎么了?但是出事了?”罗素是多么眼尖啊。苏脸上任何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她灵动锐利的目光。

苏妈妈不想打扰罗素,但在罗素的注视下,她凑近自己的耳朵说了出来。

“南宫迟到了?”罗素咯咯笑道。“这样可以吗?”

这个地方的每个人都在看着罗素!

苏的孩子被关在门口。当他们听到罗素的话时,他们都冲了进来!

“这怎么可能没什么?现在时机已到!纪氏已经错过了!他没来!他这是什么意思!”苏的脾气一直这么火爆,差点跳起来!

他们就是这样的小姐姐,娇生惯养,怕嘴化,怕掌飞...好像要嫁到别人家去了,心情已经够阴的了。结果人家这么不尊重!

罗素安慰他的兄弟们:“他一定是被耽搁了,否则他不会迟到。”

一直很温柔的苏四,此刻的样子很难看。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还有什么比结婚更重要?这个可以推迟?更何况现在他的实力在精神世界无敌。还有谁能动他?”

罗素摊开手说:“他比任何人都想结婚。我相信他。”

修仙高手在异世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修仙但苏真的相信了他。

通过这些彼此的经历,修仙罗素对南宫云的信任是坚不可摧的,不是一件小事就能影响到她的。

苏华艳生气地戳了一下罗素的额头:“你这丫头,你过去还没结婚,胳膊肘都扭出来了。”现在是这样,以后再弄。"

罗素笑笑,正要说话,突然,外面一个人跑了进来!

不是别人,正是自愿去龙凤打听消息的苏琪!

“不好!”苏七气喘吁吁,站在所有人面前!

苏华艳生气地看了苏琪一眼:“天还没塌。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来谈谈哮喘吧!”

也温和地笑着看着苏:“齐哥,你先喝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喝什么水!”苏七少一把握住罗素的手,“南宫云要结婚了!但是他要嫁的人不是你!”

什么?!

然而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用一种白痴的眼神看着苏七!

苏二甚至拍了一下苏琪的额头:“你在说什么鬼话?傻逼不会相信这些吧?”

谁不知道南宫刘芸喜欢罗素?他在全世界面前说,罗素比他的生命和家庭都重要!

这样的南宫云会嫁给别人吗?开什么玩笑!

苏四也生气地看了苏琪一眼:“你能不能把故事编得有点像?你能说出这些废话吗?不怕被南宫云打死吗?”

其他兄弟也嘲笑苏琪。

苏琪急得几乎跺脚。最后他大喊:“大家闭嘴!”

大家:“…”

敢这么跟你兄弟说话,你都胖了。苏华艳等人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苏琪。

苏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一种非常严肃而威严的目光盯着罗素,一字一句地说:“我亲眼看到南宫刘芸骑着一匹高马,迎着轿子进了龙凤门。现在整个龙凤族都知道了!这么大的事我都快疯了,还撒谎逗你开心。!"

苏琪很少严肃,但他严肃的时候不会说谎。

苏全身肌肉微微抖动,一把抓住:“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真的是真的!我怎么能骗你呢?!一开始我不相信。我跟着轿子进了龙凤家。确定后,回来举报。不信就等。很快就会有人来举报的!”苏七很严肃的说道!

就在那时,滴滴滴——

苏华艳的交流珏响起来。

滴滴滴-

苏二、苏三、苏四...苏家兄弟的交流爵都纷纷响起。

当他们拿起通讯珏,阅读里面的信息时,他们的脸黑得像锅底,像浓浓的墨水,几乎能滴下墨水!

“真的是这样吗?这怎么可能?!"苏四牙!

所有人都咬牙切齿,是的,这怎么可能?但是龙凤族参加婚宴的人纷纷发消息,不停的问怎么回事。为什么是另一个女孩想在刘芸南宫见新娘?

“另一个女孩是谁?!"苏四牙!高手

“宁三。”

“噗!高手”苏四差点一口血盆,对着那边大喊,“宁三不是死了吗?她为什么还活着?”

“那时候,南宫大人不是一个人追出来的吗?宁三是死是活,只有他自己知道?”

“没有!”苏四突然想起来,当时追他出来的是他叔叔苏卜凡。

但此刻,苏卜凡的身影正在奔向华远!

看到苏卜凡,在场的人异口同声地说:“宁三真的死了吗?”

苏卜凡的脸色极其难看,黑得像墨水。他皱起眉头说:“不知道。”

“我不知道?神父,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不是和南宫刘芸一起追出来的吗?”苏华艳问。

此刻,苏家这群人的脑子都懵了。

他们从未想过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苏卜凡的脸又黑了。当时他真的追了出去,却追不上南宫云的脚步,渐渐的就被甩在了后面——

后来南宫云回头的时候,半路遇到了南宫云,所以他真的不知道宁三是不是真的死了。

苏四还在跟想去龙凤族参加宴会的人说话。他挂上通讯纸条后,脸上写满了愤怒:“对方说南宫云烟消失的原因是因为他去看宁三了!这次和宁三联手,重回龙凤世家。”

说完,大家有序地看着罗素!

虽然不可思议,但它发生得如此真实。龙凤会的人都看到了。这不可能是谎言。

但此刻的罗素,却微微蹙眉,专心思考。

苏四苦恼地看着罗素:“咯咯,你,别难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的兄弟们都坚定地站在你这边。”

苏琪也咬紧牙关,握紧拳头:“是的!不管对方有多厉害,去反对吧!我的兄弟们就算死了也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苏二简单粗暴:“还等什么?杀龙凤族!你竟敢如此侮辱我们!实在是忍无可忍!”

苏族人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就像星星之火。

这群少年怒气冲冲,咄咄逼人,都说要打龙凤战队!

但此时,作为事件的当事人,罗素淡淡地笑了笑,轻轻叫住了所有人:“没有。”

“还有……”兄弟们齐开口。

然而,在他的兄弟们说话之前,罗素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她满怀愤慨地看着她的兄弟们,突然展颜笑了:“兄弟们反应过度了,这件事没有那么严重。”

“还有!你糊涂了,南宫刘芸现在要娶宁三了!”苏二冲着罗素大叫,心想她一定是因为过度刺激而失去理智了。

罗素仍然很平静,她慢慢地说:“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每个人都很难理解为什么罗素如此自信。

罗素生气地看了他们一眼:“这不是很明显吗?”

“什么?”

罗素无言以对:“宁三对我好看吗?”

兄弟俩一起摇头:“没有!”

在他们心目中,娇滴滴的妹妹是世界上最美的小公主!我相信整个灵界的人都有同感!

修仙高手在异世

罗素又问:“宁三和我一样好吗?”

兄弟俩对着蒸汽阀摇头:“没有!修仙”

在他们心目中,修仙我妹妹极其聪明,她是世界上最好的。没有人能比得上她!

罗素又问:“宁三对南宫叔叔阿姨好吗?”

兄弟俩想起了陵王驾崩的那晚,罗素救了南宫陌园,摇了摇头:“不!”

罗素淡然一笑:“那么,南宫刘芸为什么要娶她而抛弃我呢?这根本不可能。”

这是逻辑错误!

苏琪摸了摸下巴:“但是有这么多人看,没有假的吧?”

此刻冷静下来,苏琪也感到反应过度了。根据他们对南宫云的了解,年轻人心中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罗素,另一种是罗素以外的所有人。

所以他娶了宁三?这个世界疯了吗?

“但是——”

苏四正要说话,罗素挥了挥手:“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了。我们去龙凤家看看怎么回事。”

罗素知道它有问题。

她无法接通南宫刘芸的通信,南宫刘芸也没有回来,这本身就是个问题。

而此刻的龙凤族,已经是一片混乱!

前一秒大家都在为南宫云驱逐众神之巅强者而欢呼,非常激动——

下一秒,南宫云引一少女牵手!

那个女孩,不是罗素!

在南宫刘芸和罗素的婚礼上,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大家面面相觑。怎么回事?!

南宫夫人看到了紧握的双手,然后从她的眼睛上移了过来!

原本开心的笑容僵硬在嘴角!

因为牵着南宫刘芸右手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安静的女孩!

南宫夫人只觉得那一瞬间全身的血都冲到了额头,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不仅南宫夫人傻,在场的人都用一种非常震撼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场景!

打算嫁给罗素南宫刘芸...平静地走进来?

什么鬼东西?!

南宫夫人大踏步冲了过来,冲着南宫云喊道:“南宫云!你快放开她的手!”

南宫云烟一身冷傲凛然的气场,目光一转,四周冷冷寂静。

莫莫的眼睛看着南宫夫人,美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没有理会南宫夫人的叫喊,而是小声对宁静说:“去看看你妈妈。”

宁静的眼睛里充满了幸福和快乐。她脸上微微一笑,向南宫英英夫人拜道:“伏完金安妈妈——”

万福金安,你的头!南宫夫人当场就火了。他盯着南宫的云。“这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在南宫夫人的心目中,南宫刘芸只是她的儿子,但在其他人的心目中,南宫刘芸几乎是精神世界的第一高手!

大家都为南宫夫人捏了一把冷汗。

南宫刘芸一脸漠然,说道:“景怡去看望她妈妈怎么了?”

“你疯了吗?!"南宫太太冲着南宫刘芸喊:“你不是一直说你爱女生吗?现在她来了。你什么意思?不能结婚?!"

周围的人都用神奇的眼光看着南宫云!高手

怎么回事?!高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刘芸微微蹙眉。他转身看了一眼南宫陌园:“大家都准备好了,我们开始见新娘吧。”

大家:“…”

都傻眼了!

因为这个变化太夸张了!夸张的几乎所有人都说接受不了。

“见新娘?我没有去扶苏欢迎我的亲戚。你拜什么堂?”南宫陌园饱经风霜的眼睛锐利地盯着南宫刘芸。“刘芸,你怎么了?”

南宫云烟没有直接回答南宫莫远的话。他牵起一只平静而快乐的手,径直走进去。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

什么鬼东西?!

南宫夫人和南宫墨深深的对视了一眼!龙凤族的长老也面面相觑!

不过,褚局长反应很快。他说:“我们必须尽快通知苏人!否则,恐怕会开始新的混乱,整个精神世界都会陷入飓风!”

大家瞬间反应过来!

不是吗?

苏族人吃素?他们家因为惯坏了罗素而出名!十个少年站成一排已经够吓人的了,还有一个新的超神强者苏卜凡。到时候苏族和龙凤会打起来,不是很血腥吗?

当时很多人心里都暗暗捏了把冷汗!

不过,不知道南宫云怎么了。就像鬼上身,拖着宁静往里冲!

很快,两个人就站在了龙凤香案的烛台前!

烛台上刻有龙凤,周围雕有横梁和彩绘凤凰,鲜红的喜字映着烛光,十分欢快,但是——

当你环顾四周,看着这对夫妇时,你的脑海里总是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阴郁感。

南宫刘芸盯着楚老爷子,淡淡地说:“楚叔叔不是证人吗?”

楚老爷子抿着嘴:“我?”

“嗯。”南宫漫不经心地说:“该等了。咱们拜天地。”

“嗯?”楚宗主有种被雷到的感觉空。他盯着南宫云,眼神凝重而严肃。“云,你怎么了?即使出了问题,也不能冲动。结婚不能生气!”

关于张军美丽的外表,南宫刘芸一听到罗素的名字就不高兴了!

“从来没有愤怒过。初来乍到,景怡站在她面前是合理的。”南宫云烟轻声道。

”褚头领道...但是你不是说罗素在你心目中排名第一,排在个人生活和家庭之前吗?你忘了吗?!"

听到这句话,南宫刘芸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他盯着楚老爷子:“楚叔,你不愿意做这个见证?”

楚头领深吸一口气,道:“南宫云!我只说一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女孩?”

南宫离陌陌渐行渐远,说:“如果她愿意,可以一起嫁。”

“结婚在一起是吗?!"

南宫魔苑,南宫夫人,楚宗主等人齐声惊呼!

“有问题吗?”南宫刘芸冷笑道:“我是南宫刘芸秀才。现在精神世界里谁是我的对手?作为灵界第一高手,很难娶到女人。”

“什么话!”

在场的人都气得说不出话来!

“结束了。”罗素点点头。

“既然你已经说完了,修仙唐,修仙我有几句话要问你。”老人盯着罗素,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你知道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吗?”

“什么?”罗素不解地看着父亲。

老人淡淡地说:“是谦虚。”

罗素:“哦。”

老人皱起了眉头。“我不得不承认,你小小年纪的医术非同一般。所以养成骄傲自负的脾气是必然的。周围的人抱着你是为了迎合你,不敢说你的坏话,所以你会越来越骄傲自负。空一切。”

罗素:“…”

罗素不解地看看父亲,又看看老太太...这是怎么回事?

她做了什么,老人这样批评她?罗素突然很无语。

老太太觉得好尴尬,拉着父亲生气地说:“你说什么呢?你从哪里看出苏小姐骄傲自负空?如果你真的想要空,一切都会来找你?赶紧闭嘴!”

老太太双手叉腰骂她。

父亲撅着嘴,试图为自己辩护,但在老太太咄咄逼人的目光下,她只能把目光移开...

罗素扶了扶额头。她不想背黑锅,就问:“爸爸,你不能只说一半的话。为什么我什么都骄傲?”

“这就是你要我说的!”父亲说他很高兴再说话,即使老太太盯着他,他也假装没看见。

“请指教。”罗素在他父亲面前拉了一把椅子,盯着她看。

父亲想畅所欲言,但又有些怕老太太,就抬头默默地看着她。

老太太把一只手放在额头上,挥挥手:“去吧,去吧。”

“可是你让我说的!”父亲又一本正经地问。

“快说!”老太太天黑了。

老人缩了缩脖子,高兴地盯着罗素:“你的骄傲和自负空一切都不是老人说的,而是第三个说的!”

哎哟,这-

站在百里之外的三爷差点没被老头的扔锅吓死!

“爸爸!”贝利·散叶迅速站起来澄清说:“这怎么可能是我说的?我昨晚明明说的是,苏姑娘从来没有在三天之内提升为高级霜灵!”

“是的。”老人看着百里师傅。

贝利·散叶几乎跺着脚:“爸爸!我就说,苏小姐三天没升过高级霜灵!”

“是的。”父亲点点头。“你不就是说她骄傲自负空?”

“喂!”贝利·散叶几乎被逼哭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苏小姐真的做到了!”

罗素也被老人的样子逗乐了,所以他笑着点点头,“就这样了。”

突然,老人生气地盯着罗素:“你还说你不骄傲不自负?”

“啊?”这一次,罗素一脸茫然。

“你这孩子,你怎么能胡说八道?吹牛吹走了!”父亲没好气的说道,“你知道修炼冰霜的力量有多难吗?我以为我和老头一直没入门,练了三年!从初学者到初学,我都练了五三十年了!我从初级到中级练了三百年!从中级到高级练了三千年……”

父亲傲慢地看了罗素一眼:“这是正常的修炼进度!高手结果你说你,高手三天了,一直到进阶都没入门?!外行不懂也没关系。在专家看来,这是最大的笑话,你知道吗?!以后出门不要这样吹好吗?会被笑死!”

罗素...咳咳。”

“你现在尴尬吗?”先生瞅了罗素一眼,“那是,你救了我一命,我老人家才告诉你的,不然我管你呢。我出去被人嘲笑怎么了?”

罗素:“呵呵呵...对,对。”

“这种态度是对的。”父亲看了看罗素,无比自豪。

罗素苦笑了一下:“但是三天前,我真的没有开始。”

老太太可以作证:“的确,当时的苏小姐没有霜之力。她还向我们要了你的古董入门书。你忘了吗?”

老人嘲弄地看了罗素一眼:“就是你这丫头,连入门都没有,还敢夸她培养了高级的冰霜力量,而且她还胆大包天——”

罗素突然想到百里散叶说过他父亲是特级霜之力,于是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我们为什么不打个赌?”

“哟嗬,你这小姑娘敢跟我赌?”他突然激动起来,但他转身小心翼翼地向老太太申请。“我可以打赌吗?我可以赌吗?”

就像小孩子一样,看着大家又好气又好笑。

老太太无言以对。她生气地说:“随你便!”

“好!”父亲拍拍床:“小姑娘,你想赌什么?!不过,我们可以先说,小丫头,不能赌医术。这老头可一窍不通!”

罗素笑着说:“自然,我不会赌医术。听说你霜力不错?”

“那是!”他可以骄傲,“我在练到大师级别!你家小姑娘这辈子追不上了!”

罗素笑着说:“我可没敢向萧这种特级大师级别的人。刚才你总说我骄傲自负。明明没入门却非要说我是高级霜力?”

“你还不委屈?”

“真的是被你冤枉了,但你不相信,是吗?所以我们都赌这个。”罗素没有生气,一路上笑得像微风一样。“如果我现在有高级冰霜异能,我就赢了,如果没有,你就赢了。”

“好!”老人拍了拍床板:“赌!你说赌什么!”

他看起来很幼稚。

罗素淡然一笑:“如果我赢了,你父亲收集的冰系成果都是我的;如果我输了...我将为百里家族做100年药剂师顾问,百里人不会拒绝寻求治疗。怎么?”

“一百年太少了,一千年!”百里的父亲在得寸进尺。

“嗯,一言为定,那就请老太太做这个见证。”罗素知道,老太太的见证比任何纸签合同都要有效。

“好!”百里老人暗暗高兴,觉得自己生意做得不错。

然而,老太太想敲老人的头!

被骗你这么开心?!

这个秋天,修仙是不是连智商都没了?!修仙

虽然不知道罗素会怎么做,但是如果罗素敢赌,老太太觉得她输不了,就是有直觉。

约会结束后,罗素朝百里老人笑了笑。

“你证明给我看!你来证明!”他是个急性子,看着罗素的催促。

罗素微笑,双手放在胸前,然后断然推出去!

割搓!

微微一声响,百里(原挥舞的动作,定格了,因为,被罗素冰霜禁锢给定了。

父亲身上皮肤覆盖着白霜,眉毛、鼻子、下巴都覆盖着霜...

最受不了的是百里神父的脸和脸上的表情——

三秒钟后,冰霜禁锢消失了,百里神父可以清晰的活动了,但他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眼珠子都不动,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

“嘿,老头,老头——”

老太太无言以对。她伸手在老人面前溜达。

他那呆愣的眼球终于活动了。

“回来?”老太太心情不好地盯着他。

百里神父:“…”

罗素对老人笑了笑:“老人,你觉得怎么样?请指教。”

百里神父:“…”

看着罗素笑吟吟的脸,我想起昨晚老人说的话...

”百利的父亲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你的冰霜禁锢的确是一种高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并没有跑掉。”

苏点点头。

“可是,你真的是三天前开始练的吗?”在老人的质问下。

老太太生气地拍拍老人的头:“胡说什么?三天前我遇见了苏小姐。那时,她的手掌上没有霜。”

“现在——”老太太拿起罗素藏起来的右手掌,在老人面前摊开:“看见了吗?这是什么?”

这就是霜的三种力量!

三个寒战预示着进阶冰霜的力量!

百里贺闭上眼睛,身子往后一倒,砰的一声撞到床上,直接晕了过去——

在场的各位:“…”

父亲的反应太大了吧?

然而他们立刻反应过来,冲上去:“爸爸!”

“爸爸!”

“爸爸!”

……

老太太也着急了,看着罗素:“苏小姐——”

罗素并不着急。他在床边坐下,把右手放在父亲的手腕上。经过三秒钟的诊断,罗素淡淡地笑了笑:“别人又气又急,我们的父亲又急又急。没关系。拿根针就行了。”

果然,在罗素扎了一根奇妙的针之后,他慢慢地呼出了一口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他一眼就看到了罗素:“你,你,你...你!”

罗素淡淡一笑:“爸爸,我赢了。”

罗素提醒老人这个残酷的事实。

他脑子里还在想,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花了300年修炼进阶冰霜之力,她花了三天!只有三天!!!

这还让不让人家活?

“我不信,高手我不信,高手我不信……”老人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看起来很可怜。

老太太不忘提醒他,向他伸出手:“拿出来。”

“什么?”父亲很困惑。

“图书馆馆的钥匙。”老太太一本正经地说:“刚才不是和苏小姐打赌了吗?如果她赢了,她就是百里家族1000年的药剂师顾问,但是如果你输了,你这么多年收集的冰元素会全部给她吗?”

父亲顿时仿佛被雷击中,整个人都懵了!

刚才,他脑子里满是怎么可能,罗素怎么可能在三天内修炼到高级冰霜的力量...这件事不断在他脑子里循环,他塞不下别的东西,就把这个赌给忘了。

现在,老太太让他想起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你知道,他专门研究冰霜的力量!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他的巨额私房钱几乎都买了霜降的功法!花了很多钱,物力,人力买的…图书馆的整本书!

现在把一切都交给罗素?!

想到这,父亲急得差点又晕过去。

然而,在晕倒之前,罗素眼疾手快,直接把一颗丹药塞进了嘴里。

丹药冰冰凉凉的,让父亲的大脑凉下来,就算想晕过去也晕不了。

老太太无奈的看着父亲,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老太太不明白什么?先生,这是要假装头晕,逃避现实。

赌博是一场大赌博,但输得太多,输不起...就像小孩子一样,老太太哭笑不得。

当晏子想到他父亲刚才冤枉了罗素时,他忍不住站起来笑着问,“先生,你不想装晕吧?装晕就能摆脱赌球合同吗?”

当老人被告知中心的事情时,他突然脸红了,愤怒地盯着晏子:“谁想假装晕倒?”谁会放弃赌注?你在说谁啊!"

“哦,老头肯赌输,打算履行合同?”晏子笑着说,“我误会了。我向你道歉。你有大量的成年人。不在乎我这个小姑娘吧?”

父亲被晏子的话堵住了,他无法反驳。

"原创"?我不想“原创”!

你要是赌别的,你爸也不会这么心疼,可现在是整个图书馆!他藏书这么多年!这个,这个,这个...你为什么和那个小女孩赌博?父亲后悔自己肠子都绿了。

然而,老太太仍然站在罗素身边,向老人伸出手:“钥匙在哪里?”

他愤怒地盯着老太太!手肘向外翻!

老太太:“赌一把好买卖。”?你不会真的想靠皮肤吧?"

父亲:“!!!"

他看着百里先生像是在求救,百里先生摸了摸鼻子。不要看别处。

他看着贝利·散叶像是在寻求帮助,贝利·散叶心里很高兴。昨晚,他受了委屈。

但是在老人面前,当然不可能表现出幸福,所以他也默默不要面子。

老人求援失败,气得捶着床板说:“你这是想杀我!你们都要杀了我——”

PS:看到有读者说章节紊乱,更新少。章节紊乱,但章节每天凌晨更新。这个月,至少他们得到了保证。哈哈,比以前断的少多了~ ~ ~ ~ ~ ~追求书多的读者会知道,最近很多书都有章节不显示,乱七八糟,重复的问题,背景偶尔会有抽风~ ~如果发现,请在书评区留言。

“在床头柜里吗?”老太太问。

父亲:“…”

“如果没有,修仙在你的小保险柜里吗?”

父亲:“!修仙!!"

老太太起身走向保险柜。不久,她拿出一块白玉,递给罗素:“这是宝库的钥匙。”

父亲:“你不要,我就活!这是你不让我活啊啊——”

老太太平静地盯着他:“我愿意赌输。”

“我不要,我不要!”父亲的嚎叫撕心裂肺。

老太太一巴掌拍下去:“闭嘴。”

父亲:“呜呜呜——”

罗素和他的一行人惊呆了...

贝利·散叶苦笑了一下:“走吧,我带你去图书馆。”

出了门,百利·散叶对罗素说:“笑,笑,我爸爸妈妈一直都是这样相处的。”

晏子难以置信:“我以前听说我父亲特别害怕老太太,但我没想到这是真的。”

罗素摇摇头说:“这不是恐惧。”

所有人都看着罗素,露出迷惑的表情。

“这就是爱,爱生宠物,宠物放纵。”罗素高兴地说:“老太太毫不犹豫地选择陪伴自己。老人不顾世人眼光,撒娇疯癫。这种爱在他年轻的时候并不少见,但在他年老的时候还是可以这样...他们的爱是多么令人羡慕。”

单看老太太和父亲的互动,罗素的脑海里一直是那个张俊美绝伦的南宫刘芸的模样。

他现在怎么样了?他到底在哪?他们什么时候见面?

罗素暗暗握拳:

她练得很快,也只有这样才能尽快离开曹禺村,尽快前往暗星帝国的首都。只有在那里她才能得到云上有云的消息。

来到图书馆后,百利·散叶打开了门,但很尴尬。

“三爷可是有话要说?”罗素笑着问。

“苏小姐——”百里散叶苦笑道:“我家老头子爱书如命,尤其是霜之力的书。所有这些都是他多年来的心血...所以我有一个主动要求。”

“哦?”

“苏姑娘,能不能少带几本书?剩下的书,等我们组织人抄完了,你能不能再来拿?你放心,到时候我们给你的东西肯定是稀有的副本,我们自己家会留着副本的。”

罗素看着贝利·散叶:“太麻烦了。”

“请让苏姑娘通融……”。

罗素挥了挥手:“我不是在说这个。好吧,既然你已经说过了,那么……”

罗素看了一眼那堆书,对晏子说:“我们将在这里呆到晚上。”

“好。”虽然晏子不知道罗素要做什么,但他非常聪明地点了点头。

百利三也不知道罗素在说什么。

这时,罗素淡淡地对百里三笑了笑:“三个小时后回来。”

“啊?”于三爷不明白。

不管苏小姐是否同意,她还没有同意。

“那你就知道了。”罗素挥了挥手。“时间紧迫。请先离开。”

贝利·散叶困惑地离开了。

他回到了主院。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