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六合至尊(中国)集团有限公司----不良九班(1/24)

六合至尊(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南宫刘芸:“有一波火者埋伏,不良班再过四公里,不良班有一波火者滚球发球,然后走……”

小琪吓坏了:“哇!你怎么知道!”

南宫刘芸随口编的:“我会掐会数数,你现在才知道?不然怎么能封了你和你师父的联系?”

小七相信了,在它的眼里,南宫刘芸突然看起来很高,崇拜道:“你还能算什么?”

南宫刘芸抬眼望着天空,缓缓说道:“我想你会帮我把火轮牵到他们那里,让他们的队伍被火轮烧着。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琪低着头,有些困难地握紧拳头。

作为灵魂的诅咒,它确实有这个能力,但是-

小七抬起他无辜的小脸:“但是,我的主人派我来诅咒你。我要问我的主人,我是否想帮助你。”

南宫刘芸深邃美丽的丹凤眼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不能完成任务。如果不能完成任务,就不能问主人。”

小齐一心想:“是啊……”

可怜的小琪,不知道邪恶的南宫绍尔偷了这个概念,直接被他搞糊涂了。

小七说:“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

南宫绍尔摊开手:“你不必这么做。在这种情况下,你的主人最后问:小七,你做了什么?你可以说我一直在睡觉。”

“不可能!我一定要做!我没睡!”小琪赶紧离开南宫云,飞快地飘走了,好像有人在后面追。

南宫二有点头疼的揉揉脑袋。

本来,他想把这个小七拐回罗素去玩,但是太蠢了...会不会降低苏洛灵宠物的平均智商?再想想。

南宫二小悠坐在树梢上,这时候,他还习惯给苏雅发信息。

因为是借助黑客,利用这里的指挥网络绕过修罗灵气网络的后门,所以不用担心罗素会被跟踪。

南宫二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挥,一条信息就发出来了。

他发完消息后,就听到前面一阵猛烈的爆炸声!

这时候,前方火光冲天!

浓浓的烟是蘑菇云,冉冉升到一半空!

炽热的火焰像天空一样照耀着黑夜。

无数人在搜索,都在向着爆炸的方向疯狂狂奔。

当南宫刘芸听到通讯时,指挥官愤怒地喊道:“敌人进攻发现了!一、二、三、四中队还在待命!五、六、七、八中队的速度冲到爆炸区,敌人被网住了,要活捉!”

南宫二小小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修长的双腿从树枝上跳下来,稳稳的站在地上。

而这时候,小琪已经飘了回来。

小家伙一直被关在家里,很少有机会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出来演戏,做了这么大的工作。此刻,他的眼里充满了兴奋和激动,当然还有一丝不安。

因为它意识到它似乎帮助错了人...显然主人命令诅咒这个美丽的弟弟,但似乎...

“也就是你在九大行星找到草了吗?”晏子双手叉腰,不良班走上前去,不良班目光犀利的盯着五长老。

“如果你没有九大行星草,那么...哼!”北辰影冷冷哼了一声,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五长老将腰间的空储物袋盖上:“九大行星草找到了。”

“什么?真的找到了吗?!"

“我走了!九大行星的草!罗罗,你听到了吗?九大行星的草!你终于可以结婚了!”紫嫣比罗素更兴奋。

罗素额头上浮现三个“脏”字。

她的额头是不是说她渴望洞房???

南宫云烟右手握成拳头,放在嘴唇上,遮住了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

这时,五长老没有理会晏子的兴奋,只强调了一句:“交出九大行星名草,交出解药,否则,我杀了你也不会给你九大行星名草!”

五长老非常谨慎,担心罗素会拿走九大行星上的草,但他不会给解药。

罗素的嘴微微冒烟。“解药是什么?”

五位长辈都被卡住了。什么解药?也就是说,罗素没有解药?

没有解药?没有解药他不会死吗?五位长老像被闪电击中一样呆若木鸡。

当罗素看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他解释道:“没有现成的解药,但是如果我晋升为大师级炼药师,我可以炼制出你需要的解药。”

五长老警惕地盯着罗素:“你没有骗我吧?!""

晏子冷笑道:“罗烈为什么要对你动手?九星标称草在你的空收纳包里。即使你不给,我们也能杀了你,还能得到九大行星名义草。没有你有多清爽?”

晏子的话直接吓坏了五长老。

五位长老终于把解药递给了罗素。

罗素看着手中的九大行星草。

这九大行星草大约有婴儿的手臂那么长,又白又嫩,像一片白色的莲藕。

上面有九片白色的叶子,每片叶子的顶端都有一颗耀眼的六角星。

六角星洁白如玉,清澈见底。而且周围还有明亮的星光照耀,让人感慨万千。

一个声音在罗素的心里告诉她,是的,这的确是九星草,味道好,味道好,是真的,是无辜的。

罗素手里拿着这一株,终于把手里的九大行星草伸了过来,当时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

很久以前就开始找了。现在终于收集到了师级炼药师需要的三种自然资源。

南宫云腿病...想到南宫云烟的腿疾,罗素的眼睛微微湿润了,拿着九大行星草的手指也白了。

因为我太激动了。

腿疾困扰南宫云这么久,现在终于有机会治好他了...罗素转过头,眼里含着微笑,笑容里含着泪水,严肃地盯着她的南宫。

南宫流云拍了拍罗素的肩膀说:“是时候选个好日子了。”

罗素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她当然知道南宫刘芸在想什么,这个流氓!

这时,罗素突然又变得紧张起来,他说:“如果我失败了呢?好不容易凑齐了一个炼药师大师的炼药,如果失败了……”

——

PS:2号更新完毕~ ~ ~不知道你11号会不会去逛书店。如果在书架上看到,可以在新浪微博上访问我吗?记得在新浪微博搜索-苏。这本书不能在实体店买,可以在网上买。淘宝,当当,亚马逊等等。

罗素特别担心,不良班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成功。

南宫刘芸捏了捏她迷人的鼻尖,不良班故意板着脸:“我可以等很久,不成功就成功。”

罗素气得捶胸顿足。

南宫云烟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弧度,他抓住罗素的手,握住她粉嫩如玉的拳头放在嘴边,深深的吻了一下。

在这个过程中,他那双美丽的眼睛一直深情凝视着罗素,嘴角挂着微笑,带着温暖的微笑。

你知道,罗素不是唯一的礼物。

此刻,在场的很多人,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

南宫刘芸的举动震惊了圣长老团!

各位圣长老面面相觑。

这个人.....真的是一个让人怕落影的狡猾男人吗?

哦不,阴影议员?

这个举动,这个行为,难道不像个花花公子吗?哪里有魔鬼般的恐怖,地狱已经修复了?

圣长老不知道。南宫刘芸第一次见到罗素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更恶毒,更嚣张。到了这个层次,他还是轻的。

就在长老们怀疑的时候,南宫云带着神色扫了过去。

那双眼睛,如同冰灵剑,仿佛凝结了三万年的雪...冰骨入髓的寒意瞬间从长辈的脚底升起。

他们认为这是幻觉。他们再看南宫云的时候,南宫云就藏在精致面具下的嘴角,慢慢勾起邪灵的弧度。嘴角殷红如血,闪着嗜血的光芒。

长辈们心里直打哆嗦...

影子陛下的骨头...果然还是可怕的地狱修罗!

与此同时,你们这些神圣的长老简直崇拜罗素。

她能接受魔鬼撒旦,对她温柔专一。

南宫云烟抱着罗素,转身离开。

周围立刻陷入了一片非常安静的寂静。

“去鬼谷找八荒之墓,还是先晋升为宗师级炼药师?”罗素仰着他那完美无瑕的小脸,请求南宫云帮他做决定。

南宫刘芸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我是先晋升为大师级炼药师的。你不知道我等着有多痛苦吗?”

这种话,南宫云烟必须用严肃的语气说话,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

罗素瞪着他:“你脑子里能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吗?”

南宫刘芸假装是个好孩子,一脸困惑:“真是一团糟?”

罗素被这个反问惊呆了,然后哼了两声:“装,你继续给我装!”

南宫刘芸是无辜的:“我装了什么?你说,我装了什么?”

这个时候,陛下,谁比谁都恐怖?他明明是个和心爱的女孩调情的少年。

罗素非常生气,几乎翻了个白眼。她双手叉腰,盯着南宫云:“你装清纯!”

南宫刘芸说他很委屈:“我很纯洁,好吗?还需要安装吗?”

“你!哎!”罗素,不要看别处。“靠边停车,对,靠墙站着复习自己!”

罗素一入营,便罚南宫云。

南宫刘芸湿漉漉的美眸装着无辜和迷茫。他悲伤地看着罗素:“陛下,请问,这个小家伙怎么了?”

不良九班

如果这是别人看到的,不良班你残忍嗜血的影子落在罗素面前,不良班但这一对...私下里很幼稚。

罗素无语的盯着南宫云烟。

南宫刘芸摸了摸鼻子,开始自省,自言自语道:“晋升为宗师级炼药师后,你的实力会不会大幅提升?我为什么要复习?”

“哦~你不是说...新婚之夜。嘿,当我说罗晓的时候,你整天都在想什么?你简直太不纯洁了!”南宫云烟大惊小怪。

罗素直翻白眼:“南宫云烟只是...真想把你的脸录下来,给你狡猾的手下看。”

南宫刘芸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过,既然你这么期待新婚之夜,我们结婚吧?”

“这是你的亲戚朋友?”罗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嗯。”南宫云烟笑了。

“嘿,别结婚!”罗素转过身去。

“又小又小……”南宫云来到罗素,用眼睛喊着。

罗素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坠落的宝贝……”南宫云的结局拖了很久。

罗素哼了两声,转身走了。

“可爱的小宝贝~”南宫刘芸双手抱着罗素的肩膀,抿着美丽的嘴唇,美丽的眼睛。

罗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还不装?嗯?还装纯洁?”罗素挽着刘芸去迎接南宫。

实力达到南宫刘芸水平怎么会痒?

他反手挠了挠罗素的胳肢窝。

“哈哈哈哈哈痒!别抓我!哈哈哈”罗素转身就跑。

南宫云烟正在追他。

这种追求也是战略性的。

一个像南宫云一样腹黑的男人,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好了下面的23456步。

在他的追逐下,罗素无路可逃,最后他不得不跑到床上。

南宫刘芸无辜地变成了一只狼,把罗素压在身下,痛苦地说:“你怎么能跑到床上来故意勾引我?”

罗素气得打他:“放开我!让我起来!”

“不要放手!”南宫刘芸很自信。“是你自己跑上来的,不是我吐的。”

“你有病!”罗素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有药吗?”南宫云烟接着接道。

"..."罗素彻底无语了。

正在这时,南宫云俯下身,深情地吻了一下。

“嗯”罗素瞪大了眼睛。

南宫刘芸用一只大手掌遮住罗素的眼睛,闭上眼睛,深深地吻了她。

正在那时

突然!

外面传来清晰的破窗声!

那是一个像闪电一样滑行的身影。

南宫云的手停在罗素的按钮上,闭着的眼睛里有一丝寒意。

他对罗素说,“等等我。”

这两个字还没落下,就已经失去了南宫云的影子。

南宫云像流星一样飞走了。

没有了南宫云的影子,苏晴才回过神来!

刚才

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威压。

似乎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

就在这时,突然,罗素的第六感告诉她,危险来了!

苏失去意识,在床下打滚。

与此同时,她躺的床也被打碎成粉末!

罗素的心突然一跳!不良班

当这个人出其不意地成功时。故意调到南宫刘芸,不良班然后专门对付她?

不对!

刚才黑衣人的威压更强了。

正在这时,房间里出现了一件红色的长袍!

那是一个女人的身影。

她没有戴面具,也没有戴面具,而是露出了本来面目。

是她!

狡猾的女王!

当罗素躲在水下时,她看到了自己的脸!

她没有死!

女王陛下丑陋而扭曲,她冷酷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罗素。

女王陛下的威逼很强!

我看到一股巨大的掌力在她手中酝酿,这股掌力迅速向罗素射去!

这是女王陛下一生的掌力!

如果罗素被横扫,那它绝对会生不如死!

在这个紧要关头!

伤口出现了。

伤口把罗素推开了。

但是他自己的后背被女王陛下拍下来了,一口鲜血直接喷涌而出!

陛下的机会只有一秒钟!

因为南宫云虽然被人带走了,但是炼狱城基地里还有另外一个主人,那就是长老之主!

主的长老们身材都很好。

女王冰冷的眼睛瞥了罗素一眼,但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控制台。

罗素注视着女王陛下,然后她的脸瞬间变白了。

刚才我正忙着生南宫刘芸的气,九大行星的草就随意放在桌子上,而不是收在空里。

女王陛下看到了主的长老们的到来,知道她再也没有机会杀死罗素了。于是,她笑着说:“臭丫头,等等!”

然后,她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和她一起消失的,还有五长老苦心寻找的九大行星草!!!

“长老大人!九大行星的草!快点!”罗素匆忙跳了起来。

这一刻,她真的很烦!

她怎么会这么粗心!

你为什么不把九大行星草放在空?

不知道陛下知不知道九大行星名义上的草对她有什么意义。如果陛下知道,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毁掉九大行星的名义草。

上帝的长者向罗素郑重地点点头,然后他的身体很快消失了。

罗素知道她与女王陛下的力量相差太大,跟着她也是一团糟,所以她留在了原地。

“嘿,快坐下,我给你看。”罗素内疚地将废墟推到椅子上坐下。

她可以看出女王陛下刚才已经尽力了。如果不是因为毁了,现在她已经身受重伤,奄奄一息。

“没什么。”伤口忍住了,血涌上喉咙,硬生生的流了下来。

他的职责是保护少爷。刚才能为少爷掌掌,是他的荣幸。其他兄弟,想要这个机会,得不到。

“我写下了这份感情,我感谢你。”苏落朝着殇胜郑重鞠了一躬。

“少主!咳咳咳……”伤口一急,立即剧烈咳嗽起来,鲜血涌出来。

罗素在房间里忙着吃药。

师父怕她受伤,就给她开了伤药。

罗素拿出一颗打皇丹,又拿出一杯上等的田零水,让他赶紧服下。

帝重创丹。师父特意精制而成,准备给她治疗内伤。疗效可以说立竿见影。

果不其然,不良班没过多久我就止不住咳血了。他对罗素点点头,不良班说他好多了。

然后,他盘腿坐着,在原地打坐修复。

当罗素看到他已经安顿下来,他悄悄地打开门出去了。

南宫刘芸和领主的长老们追了出去。

陛下,罗素能想到,但是

之前带领南宫云出去的人是谁?

南宫云可以领出去,他很久都不会回来了。他的实力大概堪比南宫云。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正当罗素整理他心中的想法时,耶和华的长老们先跑了回来。

“我弄丢了。”主的长老们都郁闷了。

“她的实力比你强吗?”罗素记得,狡猾的女王陛下,实力应该不如领主长老。

“原来是不如旧的,不过这次...她的力量急剧上升,这很奇怪。”领主的长老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如果城主发动,她还能活吗?”

说到这里,罗素也郁闷到胸口痛:“养父急着找我母亲,所以他不够细心,没有给皇后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

“只是死而复生的问题,实力其实又上升了。是的,”领主大人突然提醒罗素,“女王的修炼带来了一丝魔族的气息,情况非常糟糕。”

也就是说,陛下已经与魔族勾结,甚至...罗素猜想带走南宫云烟的人是云起?

想到这,罗素·霍然站了起来。

魔王,实力应该很强。不知道南宫云会怎么样...

想到这,罗素的心开始紧张起来。

当罗素在凌乱的营地里焦急地走来走去时,南宫云烟悄悄地回来了。

罗素迅速上下打量他:“你好吗?有什么不对吗?”

南宫刘芸看到罗素时,眼睛的焦色有所缓和。他松了一口气。他的大手掌覆盖着罗素的头顶,使劲揉着:“我希望你没事。”

南宫云烟知道他们永远不会离开罗素的身边,而且领主的长老们都在营地里,所以他们可以安全地把他们赶走。

不过,现在确定苏真的没事了,他真的放心了。

“幸亏尴尬,要不是他,你现在也看不出来。”罗素叹了口气。“对了,带你出来的人是谁?”

罗素一瞬不瞬的盯着南宫云烟的眼睛。

他的眼神深邃而尴尬。

“是云起吗?”罗素严肃而凝重地问道。

南宫刘芸盯着罗素,郑重地点点头:“嗯。”

罗素的手紧紧握着:“也就是说,陛下勾结云起,甚至可以说是云起救了陛下!”

南宫云又点点头。

“这个云起!”罗素咬牙切齿。“特别对我不好!”

南宫云烟咯咯笑道。

他把罗素抱在怀里:“别担心,我会帮你杀了你和他。”

罗素的心微微一颤,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

如果有一天,南宫云用刀捅了云起...罗素紧紧地闭上眼睛,她无法想象这幅画面。

“九大行星名草,被女王陛下盗走。”罗素挣扎着说出这句话。

南宫云身形顿了顿,他捧住罗素的小脸。

Ps:可以结婚,但是作者比较无聊。我要他们~ ~在野外~ ~咳咳~ ~今天坐了好久的车。我累坏了。我先不改。明天继续~ ~

不良九班

在她光滑的额头上吻一下。

“傻姑娘,不良班别自责了。”南宫云烟的声音轻轻的,不良班像是罗素心尖上的鹅毛,“九大行星名义上的草?不如你的一根头发。”

“但是,你不想……”罗素的脸不情愿地变红了。

南宫云烟用力地揉着她的头发,剑眉般的美眸看着罗素,微微一笑。

罗素瞪了他一眼,然后笑了。

“对了,我还给她带了八荒墓的地图。”罗素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冰冷。

正在这时,北辰影晏子他们都来了。当他们听说罗素故意拿走了如此重要的八荒墓地图时,她很焦虑。

“还有!你怎么能...你不是说你妈留给你的吗?”

北辰英微微转眸时,明白了一件事:“你是不是故意把陛下引到鬼谷?”

罗素点点头。“是的。女王陛下取了九大行星的名字。我不知道她会去哪里。与其到处追她,不如把蛇诱出洞来。”

“好!”北辰英拍了拍大腿:“这样,陛下一定会去鬼谷,还有鬼谷...陛下不知道这是你的地盘!”

罗素点点头:“虽然它不是我的领地,但既然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它肯定对我有一些优势。”

“那太好了!只是抓住了枷锁,看看她这次要去哪里!”北辰影兴奋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倒下的婴儿会被带走!”晏子这时也回来了。她跑上前去,握住罗素的手,在周围揉了揉。“我也想去。”

北辰影子也急切地看着罗素。虽然她没有说话,但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罗素犹豫了一下:“如果只有一个女王,那就好了,但是现在有另一个云起……”

罗素感到非常头痛!

南宫刘芸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微笑着看着罗素:“如果你想去,你可以去,但你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好!”北辰影业和晏子知道自己可以参与这个盛世,都兴奋的拼命点头!

“你……”罗素看着南宫云烟。

南宫云勾起嘴唇:“他们的实力还不错。”

此外,如果云起仍然关心罗素,她不会攻击她的朋友。

陛下...她有机会做吗?

南宫云自有计较。

罗素见南宫刘芸信心满满,便跟了去。他只是不停地告诉晏子和他们:“不要离开球队。”

趁还来得及。

幽灵峡谷项目必须尽快进行。

“明天一早去幽灵峡谷。让我们准备好。估计三五个月后你就不回来了。”罗素对每个人说。

这次去幽灵峡谷,有来自罗素南宫刘芸,北辰影业,晏子的傻大姐。

炼狱城这边,有魔王长老,拳师长老,东方长老,慕容长老,欧阳长老。

领主长老的实力堪比南宫刘芸,身后四位长老的实力也是非同凡响。

圣主的长老们仍然担心罗素这次差点被暗杀,所以他们打出了他的王牌。

南宫云烟拉着罗素,不良班先停了下来。

虽然八荒墓的地图是给陛下的,不良班但南宫刘芸的记忆很强,整个地图的细节早就记录在我的脑海里了。

在前面,有两座高耸而巨大的山峰。

山峰有多大?

高高的,直冲云霄。

大,就眼睛能看到的边际。

在这两座山峰之间,有一个神秘的大峡谷。

大峡谷一年四季都是血雾弥漫,大雾弥漫,人烟稀少,能见度低。

这一刻,主的长者神色凝重。他看着罗素说:“进去之后,风险是不可预测的。你要小心。”

虽然我们知道里面的各种困难可能是严华女神对罗素的考验,但主的长老们还是很担心。

毕竟,所有被送进来的人都没有回来。

“我们被困在几个长辈里?”罗素目光深邃的望着那浓浓的血雾,话是对主长老说的。

“十八岁。”主的长老叹了口气,“十八位主的长老想跑去救自己的人,进去。”

领主的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然以炼狱城的强大实力,狡猾的为何要和炼狱城抗衡?

罗素也无言以对。可以吗?

当时,南宫刘芸问罗素:“你能看见吗?”

“嗯。”罗素点点头。“这些血雾有毒,不是普通的毒素。大师级以下的炼药师根本无法炼制解药。”

当罗素说这话时,全场鸦雀无声。

耶和华的长老看着罗素:“你说得对,这血雾真的有毒。至于什么毒,我找了很久的人研究,也没找到。”

圣长老级别的壮士有十八个。虽然死亡的可能性很大,但圣长老并没有放弃。

罗素淡淡地点了点头:“我知道如何打破这该死的迷雾。”

“哦?”每个人都有序地看着罗素。

她还不是炼药师大师。

罗素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别忘了我的主人是谁。”

罗素泄露了秘密。

融云大师,大陆唯一的宗师级炼药师,是她的师父。

不良九班

临走前师父给了她很多御丹药,不良班其中有一种丹药专门克制血雾毒素。

罗素当时没有感觉到,不良班但是看着眼前的血雾,罗素心里明白了一些事情。

恐怕师父知道有一天她会来这个鬼大峡谷。

尽管师父已经离开了这片大陆,但他为雨天所做的安排却给她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好运。

罗素从师父给的空戒指中拿出一瓶火红色的瓷器。

这是克制血雾的解药。

但是,一人一瓶是不够的。

罗素嘴角微微勾起,她拿出一个杯子,杯子里装满了上品田零的水,然后罗素倒出一颗火红色的丹药,碾碎后洒进了上品田零的水杯里。

火红粉遇水即化。

很快,顶级的田零水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水。

罗素让每个人都喝一口。

所以,每个人都有抵抗血雾的能力。

但是,这种能力并不是永久的,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不出半年,所有的阻力都会消失。

不过,至少现在他们不怕血雾了。

圣主的长老们怔怔地看着罗素:“就这么简单?”

四圣都兴奋的看着罗素!

天知道,他们用了多少方法和努力打破血雾,现在少主却用一颗丹药破解了?

“你想复杂到什么程度?”罗素笑了。“这是御丹药。”

对,帝国丹药...mainland China几乎没有帝国丹药。

当时,每个人对罗素的看法都很复杂。

看人家运气。有城主大人做义父,他们背后强大,有融云少爷做主子。御丹药可以随意使用。

果然,投胎也是一种技术活。

不说你的感受。

破解血雾后,大家兴致勃勃的冲进幽灵大峡谷!

在无尽的岁月里,十八位神圣的长老希望他们…还活着。

虽然不再害怕血雾,但是冲进去之后能见度还是很低。

被血腥的迷雾包围着,幽暗中有一丝陌生和神秘。

“注意,不要走散掉队。”南宫云的声音,在迷离的血雾中回荡,清新如清泉,驱走了他们内心的狂躁。

所以,自然,大家都会自动分组。

炼狱城的人聚在一起。

四个狡猾的长老也聚集在一起。

虽然双方达成了合作意向,但还是大相径庭。

幽灵大峡谷。

从外面看只是一个充满血与雾的峡谷,范围不大,但越往里面走,越会被巨大的幽灵大峡谷震撼。

因为幽灵大峡谷呈扇形分布!

他们之前看到的只是风扇的顶部。

从早到晚。

只有人们的脚步声。

另外,没有其他声音。

领主的长者眼里带着一丝疑惑。他说:“老头之前进去了半天,当时到处都是……鬼,现在没有鬼了?”

这是怎么回事?洛德大人的眉头皱得很紧,他感到有些奇怪。

幽灵?真的有鬼吗?

没有见过真正的鬼像主的长老,所以大家都持怀疑态度。

这些黑色生物像猴子一样敏捷敏捷,不良班却看到它们飞快地从黑色飓风中跳下来,不良班奔向罗素的这群人类!

当我们看到人类时,他们的眼睛里会冒出兴奋的红光!

那种暴虐的动作,巨大的量,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动手!”

不知不觉间,整个团队已经以南宫云烟为主了。

他一声令下,立刻,长老们开始集体进攻!

当时风,火,矿,霜...各种攻击层出不穷!

所有长老都是超级强者,每一个把他们拉出来的都有狮王的实力。他们怎么会弱呢?

他们的攻击,对于黑生物来说,是毁灭性的攻击!

一旦锁定目标,就不会掉空。

但是!

黑人生物太多了...

第一个黑色飓风群,数以千计的黑色生物跳了下来!

在第一个黑色飓风群的黑色生物被打成两半之前,第二个黑色飓风群和第三个黑色飓风群走到了一起!

一开始长辈压力不大,后来压力越大!

*下载p: 75。-复制要访问的网站

南宫云烟没有动静,不良班甚至没有来罗素。

如果说罗素当初对南宫云还有所期待的话,不良班随着时间的推移,罗素内部已经逐渐变得安静了。

南宫云的痕迹似乎真的从她心里抹去了。

东华大学的日子因为小珂而很热闹。

这一天,在徐老师的指导下,“京”英语班在Python域进行了练习。

Python域,顾名思义,就是蟒蛇成群出没的地狱。环境恶劣,危险。

但是“京”英语班的同学们并没有让徐老师失望。经过一场殊死搏斗,很多人受伤了,但心情却很激动。。

因为全班同学精诚合作,不仅清理了python领域,还创下了新纪录。

当每个人都准备好休息后回到学校-

“不好!大事不好!”二班的一个人跑到了“精”英语班。“楚楠学院的学生闹事了!因为他们的第一第二名回来了!现在我正准备来我们东华找地方呢!”

南楚学院“精”英语班的同学一听?之前不是让他们家老大苏进去然后杀,放火爆炸,最后不仅回到了被奖励的南楚学院吗?

“嘿!南竹学院敢跟我们打,烦死他们了!”

“即使他们第一次和第二次回来?我们有苏老板!”

“可是我们老板苏最近连课都没上,就把自己关起来了。好像情况不是很好;”

“而且你也知道,南竹学院的第一第二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这次更厉害!”

“怎么不容易?”

“他们的第二名是周二飞过来的,这次他们是出去体验的。他们回来的时候,都说实力暴涨,号称打败芸韵!云云是dzogchen真正的明星。如果他敢叫,说明他至少是dzogchen的明星!”

“我去了,这周二飞出去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奇遇,实力居然上升了!”

“这是南竹学院第二名。他们家第一名就更嚣张了。你知道他有多嚣张吗?”

“到什么程度?”

“南竹学院第一名是新一号。此人是MoMo,浑身散发着一种冰山的气息。他没有要求什么,但实际上打败了星期二。”

他们都大声疾呼。

周二飞声称打败了云云,但辛一浩实际上打败了周二飞...看来这两位王者归来,很难对付。

“我们的老板苏在哪里?”

“苏老达在闭关修炼,据说这个月出不来。”

“那怎么办!除了苏老大,我们班没人能阻止他们。云云已关门,不知何时回来。”

“即使云云回来了,她也不会为我们挺身而出?”

“怎么办!”

东华大学顿时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乱”和“阴”的阴影。

他们都很清楚,上次罗素在南楚学院引爆炸弹球,让南楚学院蒙受了历史上最大的耻辱。南楚学院肯定会报复,但他们不担心,因为他们已经起诉了老板。

但是现在,罗素的老板关门了。他们该怎么办?

这种恐慌‘混乱’

虽然小柯进了国子监。

然而,不良班他不上课,不良班不练习,每天守在罗素的练习室“门口”。

这一天,他听到了令人不安的动静。

那些对话怎么能逃过他的眼睛?

但是小柯并不觉得有什么,因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护他妹妹。

然而,越来越多的人跑向罗素所在的党卫军训练室。

当然,他们不敢打扰罗素,但他们一个个站在那里,期待着,焦虑着,期待着罗素的及时出现。

可是等着他们的老板左等右等,苏却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让他们极度绝望。

“来自南竹学院的消息,他们家一、二号今天中午要来一个大‘浪’报复!”

“这能怎么办?你看,我们第一个苏老板,关门了;第二韵,退;第三个赵佳...实力差了很多,第四个阎崇衫,实力还是差了很多,第五个钱贵,重伤;第六个苏强,受了重伤……”

“哦,真的越来越冷了。我完全无法抗拒。我该怎么办?”

大家都好着急,急得满头大汗,跺着脚,盯着练功房的“门”。多美好啊。

正在这时,不知谁看到了通讯珏,又叫了一声,“结束了结束了!楚楠学院的那群人已经出发了!他们是从整个医院派出的。除了出去体验的,其他都跟着去了。‘摇摆’和‘摇摆’太可怕了!”

练功房的‘门’口,他们面面相觑,额头上的汗滴下来。

“苏大哥你快出来吧;!"

“苏老达拜托,没有你,东华学院这次注定了。”

“只有在你的领导下,我们才能抵御南楚学院的挑衅,否则……”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楚楠学院是一个特殊的“门”找到了一个场地。

而这种事情,老师是不会参与的。

这也是帝国理工的传统。

但是,练功房的“门”依然紧闭着。

有一个瘦长的男孩,双臂抱在怀里,倚在“门”架上,对着他们皱眉头。

“你打扰她了。”年轻MoMo的开场。

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萧克,更别说萧克的实力了。

因为小柯刚来的时候,惊人的破纪录是悄悄进行的,并没有公开。

皇帝学院的邀请没人知道。

萧克从不去上课,整天只跟着罗素,啃着“鸡”和“腿”,一言不发,所以很多人难免会把萧克当奴才,无视他真正的实力。

所以,这群人对小柯没有像对罗素那样的尊重。

已经焦虑了,这个小伙子这么凶,有些同学就“激动”了,生气了。

“我们没有打扰苏老板,我们只是在外面等着。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就是南竹学院第一第二来了。苏老要是知道,肯定会站出来的。”

“如果苏老板通关了,却发现我们都被南竹学院打死了,那她一定会暴怒,冲到南竹学院,可是当时她一个人,怎么办?”

最后大家集合!不良班

结果是-

飞!不良班飞!飞!

一共十五个人,小柯抬脚十五次,把他们都踹倒了。

这几天,小柯也是窒息而死,无法发泄,就把怒火发泄在这十五个人身上。

“还有别的吗?”小柯表示不满。

他还没怒完,怎么就没人打?真倒霉!

但是被踢走的那十五个人,虽然身体很快就疼了,但是他们的“纯”神却很兴奋!

“天哪,这小子是谁?”

“这身手不比我们老板苏差?”

“这似乎比苏素的老板还要糟糕。你怎么看?”

大家眼神示意后,立刻异口同声道:“有;!"

“哪里?”萧克问。

“去吧!跟我们走,我们带你去战斗!”这十五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比萧克还要厉害,此刻都兴奋得容光焕发,把萧克包围了出去。

但是此刻,楚楠学院的人已经到了。

在辛一浩和周二飞的带领下,这群人很嚣张!

这么多人,几千人,冲进东华学院。

他们还打出了“罗素付钱”的口号!从罗素付钱!从罗素付钱!”

几个桥牌人齐声喊这句话,那威能让人恐惧。

南竹学院的人是团结的,东华学院的学生也不甘示弱,所以很早就团结了。

双方在训练场对峙!

但是双方实力差距明显!

东华学院的领导是赵佳和阎崇衫,第三和第四名。

但是学院的领导是周二的辛一浩和费。

看到东华学院的领导,南竹学院的学生们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更加嚣张地喊道:“把罗素‘交’出来!从罗素付钱!从罗素付钱!”

双方的实力不是看人数,而是看领导有多强。

而现在,双方领导人的力量都太悬殊了。

这次东华大学要输了!

面对即将爆发的两大“混”战,不良班南竹学院的老师们兴高采烈,不良班/,

这可是大事。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罗素关门了。

现在连个领导都没有,东华学院就要遭遇史上最严重的侮辱了!

但是老师只能着急,却什么都做不了,因为这是规矩。

当他的人把这件事报告给胡时,他气得拍桌子。“关键时刻,躲起来当缩头乌龟;!罗素,你只有这个能力!”

然而,当人们关上门时,呼延雷跑不了去抓罗素。

因为,如果人家在升职最关键的时刻,你会打扰别人,但是如果你失去了之前所有的成绩,你就走火入魔了。没有人会敢做杀父仇人之类的事。跳舞电子书75。

所以呼延雷只能生闷气,但不能和罗素做什么。

但此刻,楚楠学院的人发现东华学院这边的弱点后,他们极其傲慢。

“把你的罗素老板叫出来!”

“不会是得知我们的忻州大人回来了,早早躲起来了吧?”

“以前不是很嚣张的跑我们南楚学院闹事吗?现在躲起来做个退缩的乌龟?”

“太可笑了!”

侮辱的话,从这群人口中说出来。

而东华大学生,他们都气得脸都红了,却敢怒不敢言!

因为,一旦打架,他们会遇到更多的侮辱!

他们只能等到罗素能赶上这场战斗!

但是,他们心里很清楚,因为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苏的老板这个月不会通关...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

“来来!”

东华大学的学生看不起他们的信件。

因为有一个一年级的群发新闻。

来吗?

现在大部分人都来了,还有谁能来?肯定是苏老板!

忽然,东华学院的人都笑了,那‘精’神兴奋起来;!

“你瞎嚷嚷什么!我们老板苏来了!”

“看我们老板苏不打你!”

“就是,看你能欺负多久,等着我们!”

东华学院的人都是抱着头‘胸’的,心情很好。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

一群人围住了萧克。

东华学院上下打量了这几十个人,但是脸色越来越差。“人呢?”

“苏老大呢?”

“你不是把老板送给苏了吗?”

每个人在这一刻,突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因为他们似乎...误解了什么。

常子凯一脸茫然。“苏老达在闭关修炼。”

“嘶——”东华大学的学生说到这里,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坏,坏,坏...

常听这么一说,南楚的人都听到了。

闻言,他们立刻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说你老板苏来了吗?人呢?”

“叫罗素滚!”

“罗素这个缩头乌龟!不要马上出去!”

小珂刚刚参与了殴打仆人的麻烦,但当他突然听到那些侮辱罗素的话时,小珂的儿子突然生气了!

妹妹最近心情不好,他一句话都不敢大声说。

结果这群人敢喊那么多,不良班却又忍不住!不良班

小克小打它一巴掌!

“砰砰砰!”

连续三只手!

刚才辱骂罗素的三个人,他们的尸体,突然像断了的风筝一样,被砸碎了,远远地飞走了!

四周...阅读全文。更大的

东华学院在这里沉默,楚楠学院在那里也沉默。

两边的大学生,包括老师,都无奈地看着罗素。

刚刚被小珂扇耳光的三个人,在楚楠学院不是匿名的,而是有名的,都是“精”英语班的前20名人物。

这个人,他从哪里来的?这么厉害?

东华大学这边,因为罗素没来而绝望的人们,这一刻,眼睛瞬间闪亮!

常叶紫一直“激动”着,对大家说,“他是小柯,苏老板身边的人,实力不下于苏老板!大家可以放心!”

你能放心吗?

每个人心里总有一点疑惑。。

虽然有三个人被杀,但小柯并没有松口气。他向前迈了一大步,画了一条路。冷冷的目光扫过南楚学院各学院的脸庞。“你,刚才,谁侮辱了,罗素,自动,站起来,出去,来!”

小珂声音清亮,一字不漏。

楚楠学院的人是那么的骄傲,但是在肖克的眼里,一群人是那么的黑暗,仿佛被集体冻结,都是当场晕头转向。

克寒目光扫过,“没人站出来吗?很好——”

萧克的目光扫过站在不远处的南竹学院老师。“你是领导?”

这位老师是南竹学院的教导主任慕容;

慕容导演,慕容世家出身。

他得到了慕容墨的命令,在学院里落在苏身上,所以这次南楚学院气势汹汹地来了,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慕容主任在做鬼。

慕容站在边上,因为是学生的战斗,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监督大家不要杀人。

就像东华大学一样,呼延雷大人也带了一群老师来观看战斗。

慕容局长没想到萧克会用手指着他。突然,他觉得脸上有无数双眼睛。

慕容局长冷冷一笑。“东华大学的学生都这么没礼貌吗?”

小珂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说:“你是对面组里最强的,所以组长一定是你,别瞎说,滚!”

小克年轻绷着脸,严肃而坚强,简直霸气侧漏!

“哇——”

所有在场的人,包括学生和老师,包括东华学院和南竹学院,都在这一刻倒了“烟”空调。

这个少年简直...爆炸。

那是南楚学院的教导主任。除去这个身份,家族还是慕容家族的子弟。年轻人应该直接喝酒,让他滚出去...

呼延雷大人也倒『抽』了一口冷气,脸上也是『抽』了一口。

他已经看到了罗素的傲慢,但罗素与这个年轻的男孩相比算不了什么。

慕容的导演几乎被小珂的愤怒淹没了。他指着肖克的“你是个...你是垂直的!看我不杀……”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