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英超比分推荐|中国有限公司----海贼世界的力之掌控者(1/69)

英超比分推荐|中国有限公司 !

“你可以吃我做的菜,海贼这也是我老婆孩子的光。如果我不想给他们做饭,海贼我怕莫兰和埃文会饿死!”

齐瑞刚也没在意自己的嘴唇:“君子远在天边,可以天天给老婆孩子做饭。”

“这就是你没有老婆的原因。”阮天玲笑了。

祁瑞刚斜眼看着他。

阮,回头挑衅地看着他:“我说错了?你没有妻子。”

“好像你还没离婚!”祁瑞刚冷哼道。

“我离婚了,不是因为我不爱于飞。你不一样。你和莫兰离婚是因为莫兰不爱你。”

祁瑞刚觉得,他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阮,继续刺激他:“我和你有点不一样。我和于飞可以再婚,但你和莫兰,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祁瑞刚握紧了手中的铲子。他没说话。没人觉得他傻!

阮田零举起菜刀,用刀尖指着他:“你知道为什么你没有再婚的可能吗?”

齐瑞刚不想理他。他忍了两秒,淡淡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不会做饭!”

祁瑞刚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关系?

阮,傲然勾唇:“你没听见一句话吗?想要抓住女人的心,就要抓住女人的胃。吃饭是人的基本需求。连别人的基本需求都满足不了。你还想让她满意什么?”

祁瑞刚错愕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听到。

他微微垂下眼睛,显得若有所思。

阮、看了他一眼,和气地说:“我说的是实话。看到老婆孩子那么喜欢吃我做的饭,你就知道我是不是撒了谎。”

"..."他说的似乎是真的。

“要不要我教你做饭?”

“没有!”

“别忘了,我的烹饪秘籍谁都拿不到!”

齐瑞刚看了他一眼:“炒菜秘籍?”

“当然。你觉得做饭就够了吗?做饭是大学的问题。如果你为不同的人做饭,你会有不同的知识。并不是说找个厨师学着做好吃的,就能打动女人。”

“什么知识?”祁瑞刚忍不住问。

阮,傲然一笑:“比如女人喜欢吃什么,吃什么样的食物会觉得好吃,吃了之后胃口好,不用担心长胖。什么季节吃什么食物,什么时候吃什么食物等。,这里的知识可以很棒。”

祁瑞刚更惊讶了,吃一顿饭怎么有这么多讲究?

为了验证阮的话,吃饭的时候,祁瑞刚不得不观察和莫兰。

江予菲几乎总是吃阮田零做的饭,吃两碗饭!

莫兰什么都吃了一点,只吃了一碗。

除了怀孕,祁瑞刚再也没见过莫兰多吃一碗饭。

江予菲和莫兰有着相同的身材。说江予菲能吃两碗饭是有道理的,莫兰也能。

齐瑞刚忍不住问莫兰:“吃饱了吗?”

莫兰淡淡地点点头:“满。”

“多满?”

莫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嘛?”

他似乎很匆忙。

但是他们要求不多。他们先跟着他,世界等他们稳定下来再谈目的。

阮天灵打开车门,世界华远急忙坐了进去,催促他们上车。

“快点,别耽误时间!”

江予菲和阮天玲上了车,阮天玲发动了汽车。

“华医生,你赶时间吗?”阮天玲问。

华远回头看了看,说:“反正快走就是了!你来找我一定是想让我待人接物。你要我,就听我的。”

与阮::“…”

阮天玲没有生气,还是发动了汽车,迅速离开。

华远还在回头看,神情有些紧张。江予菲和阮天玲微微蹙眉。老人是怎么越看越奇怪的?

“啊——”突然,华远喊道,“他们追上来了,快开车,甩掉他们!”

他们?

阮天玲和江予菲环顾四周,顿时懵了。

皇宫突然派出大量卫兵追捕他们。

还有警卫举着喇叭对他们大喊:“前面停车,快停车!”

“别停,加速,甩掉他们!”华远大叫:“你要我请客,就听我的,不然我就免于倾家荡产!”

他顺便威胁了他们...

阮天玲是真的无语了,但是这一次,他们只有逃命了。

“把车停在前面!你被捕了,别反抗,快住手!”后面的警车在追他。

被捕?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华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华远坐在后面。他紧紧地抱着前座,浑身颤抖:“总之,我是个好人。他们想让我治疗一个坏人。我不同意,所以他们要逮捕我。”

一个国家的国王会因为这种事逮捕他?

江予菲来不及多想,阮田零的速度太快了,她被摔成了七荤八素。

华远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已经90岁了,但一点也不害怕。

有两辆警车离他们很近。阮、将两辆警车撞开,弃之不顾。

“呵呵,小子开车不错!继续加油,再接再厉!”华远兴奋的大喊一声,还不断的让阮加速,然后再加速。

他真的90岁了,真的要下葬了吗?

o(╯□╰)o

好在C国的路比较宽敞,人也少。他们畅通无阻地行驶着,但他们身后的警车却平稳地行驶着。

“往那边走!”华远指着一条路,阮、照做了。

C国的地形华远自然熟悉。

在他的指导和阮高超的驾驶技术下,他们花了一个小时才最终摆脱了警卫。

汽车慢慢停在一条废弃的路边。

江予菲赶紧推门下车,跑到路边,吐了。

阮,拿了一瓶水,扶着她的身子,让她坐在路边的石墩上休息。

“怎么样?还难受?”他关切地问。

江予菲的双腿颤抖着,他的头脑仍然眩晕。

阮天玲拧开瓶盖,给她喂了几口水,这让江予菲感觉好多了。

没有重复的章节!Qq阅读将被缓冲,不会自动更新。请删除收藏(顺便选择‘删除本地文件’),删除收藏后刷新页面重新收藏,切记!

“太难了。”江予菲快死了。

阮田零笑着说:“你要相信我的驾驶技术。我开车不会出事。”

她相信他的驾驶技术,海贼但开这么快真的很难。

江予菲看着车里的华远,海贼突然发现他已经坐在驾驶座上了。

“他打算怎么办?”江予菲问道。

车里的华远发动汽车,笑着向他们招手:“再见!”

阮天岭暗叫不好,他快步向前,但华远比他快,车子绝尘而去,阮天岭疯狂追了一段距离,才追上来。

“s ~ hit——”阮田零脸色铁青。

都被老头坑了!

江予菲也追上来:“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们帮了他,他居然报答他的好意!”

阮、大怒道:“你下次若捉到他,一定要把他好看!”

“他把车开走了,我们怎么回去?”

这里没有人空,他们也不认识路。他们怎么回去?

“别担心,我会派人来接我们的。”阮天玲安慰她。

“但是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江予菲问道。

阮天玲捏了捏手机,想多揍老人一顿。

他身上没有追踪器,也不知道在哪里。他的几个下属根本找不到他们。

阮突然弯下腰来。“上来,我背你。”

“怎么办?”

“滚开,前面应该有人,你能一直站在这里吗?”

江予菲笑着说,“我没有那么虚弱。走吧。我能走路。我不能走路。你又可以背我了。”

阮天玲没有坚持,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C国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多地少,这也是最大的劣势。

比如现在,他们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但仍然没有看到任何人。

甚至没有一辆车经过。

这个国家已经空到了这个地步,真的很压抑。

幸运的是,沿途有椰子树,他们沿着椰子树行走,没有暴露在阳光下。

阮、又渴又饿,去摘了两个椰子,满了酒,打了个嗝。

江予菲起初很沮丧。

好好去看医生,却被人追。

除掉锦衣卫,除掉那个无良大夫的车。

他们是好人,必须靠自己走路。

但是现在,看着沿途美丽的风景,喝着椰子汁,江予菲感觉很好。

牵着阮的手,边走边和他聊天:“你说华远会不会请我?你这样看他,不靠谱。”

阮田零冷冷哼道:“他不能不同意!不过,我担心他有什么麻烦。”

是的,锦衣卫都出去了。他做了什么?

“如果太严重,会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江予菲关切的问道。

阮田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希望他们抓的人只有华远,但我不希望他被抓。”

如果他被抓了,谁来治疗江予菲?

江予菲也很纠结。

但是现在,不是细想这个的时候,而是找个地方休息吃饭的时候。

两个人继续走。

只是走走停停,几个小时后,他们终于看到了一个小镇。

很容易找到一个人住的地方。

海贼世界的力之掌控者

和阮、世界都很高兴。他们很快走到镇上,世界找了一家酒店暂时住下。

幸运的是,他们出去的时候,都带着证件。

阮田零要了一个好房间,就出去买了吃的和穿的。

吃完食物后,他们会洗澡,然后休息。

阮、也叫人来接。

江予菲太累了,她不想在床上动。

阮、打开电视看新闻。

如果宫里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应该上报。

不然c国所有的新闻频道都在播一个东西。

国王的大儿子,患有严重的肾病,今天早上10点就去世了!

江予菲困惑地坐了起来:“怎么了?出事了吗?”

阮、低声说:“大王的大儿子死了。”

江予菲脑子里闪过一些东西,然后她表现出惊愕。

“华远不是在给国王的大儿子治病吗?他早上还在宫里……”

阮,的脸色很难看:“我想他大概是把那个人统治死了。”

江予菲想死。

“结束了,杀了王公子,现在华远成了国家通缉犯。”

而他们也帮了他,扯上和他的关系,他们就会出事。

江予菲认为他们真的不走运。他们一天找华远不好,今天找到了。

时间太巧合了,大家都不怀疑自己是一个组的。

阮,果断地说:“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这里不适合久留!”

“好!”

收拾得很快,他们离开了房间,打了辆出租车,很快离开了这里。

结果没多久我就走了,警察在我身后响起。

警察来得太快了——

车前的司机惊恐地问他们:“你们是谁,别麻烦我,快下车!”

正要摆架子,阮田零一把拔出枪来,按在他的额头上。

“开车,别停!”

司机吓得脸色发白:“是!”

在警车的后面,江予菲心惊胆战。

这是她第一次被满大街这么多警车追。

但是她心里一点都不害怕。有阮在身边,她什么都不用担心。

出租车虽然开的很快,但是怎么能和装备精良的警车比呢?

开了一段距离后,后面的警车就会追上来。

阮天玲转身走向前排座位,推开司机,他自己也挤到座位上。

如果车不够好,就要卖弄一下驾驶技术。

警车本来是要追上他们的,阮却巧妙地把他们甩了。急转弯并保持直线行驶的汽车突然拐了个弯。

后面的警车来不及转弯,开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但他们很快就赶上了。

阮,问司机:“现在去哪里最安全?”

“哦,不知道!”

司机觉得和他们一起去任何地方都不安全。

阮,一手开车,一手举枪:“不说了?”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为了他的命,司机说:“你去祥利街,那里人很杂,有很多地方可以躲。大多数逃犯都去那里。”

司机定了定神,海贼和蔼地说:“不过,海贼香里街不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国家也没有最安全的地方。”

还有,这个国家这么小,很容易找到一个人。

阮,问怎么去香里街,然后停下来让司机下车。

结果警车追上了这一耽搁。

警察看到他们释放了人质,很不礼貌,直接开枪打死了他们。

“老婆,坐稳了!”阮天灵嘱咐江予菲,并把油门踩到底。

“砰砰砰——”

子弹不停地朝后面射来,江予菲四仰八叉,各种心惊胆战。

他们的窗户被打破了,据报道他们的一个轮子没用了。

阮天岭只是把车开到一条拥挤的街道上,很快就把江予菲拉下了车。

阮、在如何逃脱追踪和寻找最佳藏身之处方面绝对是一流的。

那些警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过了一会儿,阮、把解下,也进了香里街。

我买了两顶帽子和两副太阳镜。

两个人全副武装,在一个破旧黑暗的旅馆里穿梭。

一个看起来很聪明的老人正坐在一家酒店的柜台前。

阮、走上前来,低声问道:“有没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商量?”

老人看了看他,什么也没说。

阮天玲扔给他一堆钱。

老人笑着说:“这里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但有几个地方你可以暂时去。”

“哪里?”

老人说的地方是几个酒吧。

酒吧,尤其是这个地方的酒吧,一定是龙蛇混杂。

如果警察去酒吧找人,肯定会惊动酒吧里的其他罪犯。

当现场混乱时,他们可能会逃跑。

直接去酒吧,肯定不行。

阮、带着去买了一套衣服,把她打扮了一番。她突然变成了一个男人。

他换了衣服,换了模样。

然后他们去了一个看起来好一点的酒吧。

酒吧老板是个妆容艳丽的女人,年纪有点大。虽然她涂了厚厚的粉,但还是掩盖不了脸上的皱纹。

阮天玲拉着江予菲在吧台前坐下。

女老板带着迷人的微笑走过来,用英语问他们:“先生们,你们想喝点什么?”

阮,低声问:“酒店是24小时营业吗?”

“是的,我们这里从来不关门。”

“有房间吗?”

“是的。但看你要什么,有豪华套房,温馨的家庭房,最差的地下室。”

这个地方的豪华套房再豪华不过了。

同样,地下室估计也很差,很乱。

女老板探询地看着他们,见他们戴着墨镜,帽檐低低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要不我给你开个地下室的房间?”

“不,给我一间豪华套房。”阮对说:

就算是逃避,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女老板笑得越来越灿烂:“好,我带你去你房间。”

阮天玲点点头,把江予菲拉到身后。

现在是一个男人的身份,而阮收留了她,这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再加上他们的穿着,世界神秘,世界更是让人好奇。

其中一个勇敢的人拿出一个酒瓶,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约瑟夫,你打算怎么办?”女老板扬起眉毛问他。

约瑟夫身高1.90米,身体强壮,留着胡子,眼神凶狠冷酷。乍一看,他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

约瑟看着阮、、,笑道:“这两位是新来的?既然是新来的,不如自我介绍一下。”

“约瑟夫,他们是我的客人。”

“老板,你紧张什么?我只是向他们问好。”约瑟夫把女老板分开,走近阮。

“哎,让你自我介绍一下,怎么还没介绍呢?”约瑟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轻蔑地问道。

酒吧里的其他人,都在看好戏。

其实在这个地方,靠强欺弱之类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

这里没有道德和法律,因为在这里混的人都不是正经人。

没有认真的人会来这个地方。

阮,微颔,冷冷道:“让开!”

约瑟夫生气了,这小子竟然敢看不起他。

“你说什么?!"

“让开!”阮天玲就有些不耐烦了。

约瑟夫冷冷一笑:“你想和我打架吗?小子,你不想死吗?”

其他人则表现出幸灾乐祸的迹象。

惹约瑟夫生气的是,这两个人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江予菲怕阮田零把事情闹大,轻轻的拉了拉他的手。

但是约瑟夫看到了这个小把戏。

他盯着他们的手,恶狠狠地笑了笑:“你们是情侣吗?你后面的男生好看,我喜欢。”

约瑟夫的眼里露出野兽~性的光芒。

江予菲自然敏感地察觉到他的目光,她心里厌恶,但表面上什么也没做。

阮天玲眼里闪过一抹杀意——

约瑟夫咧嘴一笑:“离开他,你可以走了!否则——”

说着,他鼓起掌来,一只手捏碎了手中的瓶子。

女老板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毕竟约瑟夫,她惹不起。

阮天玲站着不动,没有说话。他闻起来很冷,对他没有恐惧。

约瑟夫大怒:“该死,你想死!”

他伸出大手,抓住阮、的肩膀。阮天玲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扯开了!

约瑟夫被卡住了-

阮天玲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然后不说话,扶着江予菲朝楼上走去。

女老板看到了,赶紧跟着。

大家都走了,其他人开始嘘。

“约瑟夫,你是怎么让他们走的?这不像你的性格。”

“不会可惜吧?”

约瑟夫是一个赢者通吃的男人和女人,没有谁拿不到他的手。

所以他放了江予菲真的很奇怪。

有人反驳说:“约瑟夫以后肯定要收拾他们。”

“天黑了。你现在什么时候收拾?”

“约瑟夫,去操那个男孩,然后你给我一份点心。”说话的人也是个喜欢男人的男人。

他们的谈话越来越淫秽和混乱。

约瑟夫看着他的手掌,冷哼不说话。

只有他知道刚才那个人有多强壮。

海贼世界的力之掌控者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去抓他,海贼结果,海贼他轻易地把手抽走了。

那家伙,很难对付。

也许他不是他的对手。

他既然不是对手,就不会逞强,免得丢面子。

但是...

约瑟夫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女老板把和阮领进了一个房间。

豪华套房不能指望,但是房间干净,光线好,什么都有。感觉还不错。

阮,付了女老板的房钱,又给了她一堆钱。

女老板很自然的收下了钱,很和蔼的说:“你安心住在这里吧。楼下那些* * * *我对付不了,但我还有办法对付警察。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就这样,晚安。”

女老板吻了阮田零一下,然后扭着腰,高高兴兴地走了。

江予菲从来不敢说话。门关上后,她才敢出声:“这是住的好地方吗?我觉得这里的人都不是好人。”

阮,笑着安慰她:“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我怕刚才那个人会偷偷找我们的麻烦。”江予菲仍然担心。

阮,笑得更有信心地说:“你再多想,他就不敢再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为什么?”江予菲迷惑不解。

“因为他不是我的对手。”

其实是因为那家伙该死了。

“累了一天,早点休息。今晚应该没问题。”阮天玲把她推到卫生间洗。

江予菲真的累了,累得崩溃了。

她匆匆洗了个澡就睡了。

阮天玲也洗了个澡,一起抱着她躺在床上。

尽管很累,江予菲还是睡不着。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当她闭上眼睛时,脑子里全是白天发生的事情。

“不知道华远被抓了没有?”她问阮。

阮、低声说:“我叫人去查一查。如果他被抓了,他们会通知我的。”

江予菲点点头,把它揉进怀里,然后闭上眼睛睡着了。

而那天晚上,约瑟夫因为喝多了,从二楼的栏杆上摔了下来,有人摔死了。

但是这里有一个死人,酒吧的女老板会处理掉而不报警。

当然,人经常死在这里,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虽然有人怀疑这是新来的两个人干的,但觉得很荒唐。约瑟夫是一个如此强大的人,他们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

所以,这件事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江予菲也怀疑是阮田零干的,但她没有问,他干不做,她都能接受。

和阮、几乎不出门。

这次他带了几个人,就几个。

一半被派去寻找华源,另一半则密切监视警方的一切活动。

是阮,的手根本就不差。

他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来保护江予菲的安全。

好在警察还没来这里搜查,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华远,所以几乎把全部精力都花在了追华远上。

阮、身上带的钱够多了。他让女老板给她们买些衣服和化妆道具,以备不时之需。

在酒吧住了两天,世界还是很平静。

江予菲不敢出门,世界因为害怕被警察追赶。

然而她一直在房间里无聊,感觉喘不过气来。

于是她拉开小窗帘,偷偷看了看外面的环境。

当警察偶尔在楼下巡逻时,江予菲会大吃一惊。幸好他们只是路过。

突然,她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闪过。

身材眼熟。

江予菲仔细看了看,但是那个人不见了。

她放下窗帘,显得若有所思。

“怎么了?”阮天玲上前关心地问。

江予菲摇摇头:“没什么。”

看到他穿着整齐,戴着帽子,她疑惑地问:“你要出去吗?”

阮点点头。“嗯,你也应该做好准备。我们出去弄点假证件吧。这个地方明天就不住了,去别的地方吧。”

“好,你等我。”江予菲没有任何意见。

她们化妆后什么都没留下,就开门走了。

阮、这两天也打听过了。假证在哪里?

估计来香里街的人都需要假证件,所以这里有几个假证件。

而汽车,武器,可以帮助得到。

阮、把带到最靠谱的那家,赶紧把证件弄好,约好明天去取车再走。

即使现在是一个男人的身份,阮还是握着她的手不放手。

好在这里民俗开放,背起来也不奇怪。

突然,他们看到几名警察正在检查路人的身份证。

江予菲紧张地握着阮田零的手,阮田零想把她拉走,却发现她身后有警察。

路人,只要看起来可疑,几乎都要查。

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等警察来查,肯定会沉。

“怎么办?”江予菲低声问道。

阮、勾着嘴唇。他突然把她按在墙上,低声问:“你怕丢脸吗?”

“啊?嗯……”江予菲没有反应过来,他堵住了自己的嘴。

阮天玲紧紧地抱着她,深吻着她的唇。

因为他贴了胡子,江予菲觉得他的脸颊发痒,但不敢碰。

街上两个大男人的亲吻吸引了无数路人的目光。

江予菲看到了一些人暗淡~无知的眼神,羞红了脸颊,闭上眼睛假装世界上没有人。

但是阮田零吻得太多了。

他的手仍然到处摸着她的背,江予菲紧贴着他的身体,发现他反应很快。

o(╯□╰)o

这个人.....演了一出假戏。

两个警察向他们走来,看到他们这样,他们很尴尬。

但是没有禁止在街上接吻的规定。

虽然真的很俗气!

“咳咳...二、请出示证件?”一个警察尴尬地问。

阮天玲假装没听见,继续搞接吻。江予菲害怕发出任何声音,当他发出任何声音时,他就会暴露在外面。

“咳咳,两位……”警察重复道。

阮天玲不耐烦的侧头,一张嘴就是一串叽里呱啦的日语。

警察不明白。他们只懂英语和自己的语言。

“我说,请出示证件。”警察耐心地用英语说话。

海贼世界的力之掌控者

阮天玲又不耐烦地冒出一串日语。

看到他们还是听不懂,海贼他只好气愤地用英语:“打扰别人你不觉得尴尬吗?”

"我们在追捕囚犯,海贼所以我们必须仔细检查他们。"警察有点尴尬,但不能粗心大意。

要知道杀大王子的是罪犯,国王很生气。他们不破案,集体遭殃。

他觉得这个时候谁愿意去打扰他们?

“什么犯人?”阮天玲又不耐烦地问。

以他的态度,警察没有生气。他们老老实实地说:“有三个人,一个老人,一男一女。”

阮、冷笑道:“我们是两个人,不是三个人。而且我们都是纯爷们!”

纯爷们...

纯洁的男人可以互相拥抱,互相做爱吗?

警察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看着江予菲。

江予菲假装尴尬的鞠躬,没有仔细给他们看。

阮,抱住她霸道的眼神看着警察:“别吓他,他脸皮薄!”

警察收回目光,又咳嗽了一声:“你最好快点出示证件。”

阮天玲不满的用日语骂了几句,然后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他们,江予菲赶紧拿出来。

他们的身份证是日本身份证。

阮天岭特意改了国籍。毕竟,他和江予菲的身份肯定已经暴露了。

江予菲的身份证明是男性。

这张身份证是真的,不仔细检查就看不出是假的。

阮、还在破口大骂,警察也不耐烦了,赶紧念出来还给他们,让他不停的用他们听不懂的话破口大骂。

文件还给他们的时候,警察故意嘲讽:“你继续!”

阮天玲嘿嘿一笑,搂着江予菲很想继续。

江予菲羞恼地推开他,低着头飞快地跑开了。

阮、很快就追上了她,用日语不停地向她求爱求饶。

两个警察看着他们笑了。笑过之后,他们继续检查。

走开,确定没有警察,两人停下来,松了一口气。

阮,握着的手,关切地问:“你怕不怕?”

江予菲摇摇头,但忍不住笑了:“你丢了脸。”

“你怕什么?他们不知道我们是谁。”阮天玲脸皮厚,还故意搂着她的肩膀,江予菲推了推,没有推开。

她板着脸说:“这个太高调了,但是很容易引起注意。”

阮天玲也想了想,放了她。

“我们不回酒吧了,去吃点东西吧。”他建议。

江予菲这两天没去酒吧。他知道她很无聊,所以想带她出去透透气,散散心。

“安全吗?”江予菲很担心。

阮天玲突然一阵心疼。

她和他一起受苦,懂事到他觉得自己没能保护好她。

阮,柔声道:“不会有事的。而且这么容易出事,放心吧,没事的。”

他这么说,江予菲也放心了。

香里街不代表一条街。

这是一个许多街道和小巷相结合的地方。

这里挺大的。来来往往的大多数都是男人。

因为这里有很多爱和色彩的地方。

但是,很多餐厅和餐厅都很优雅。毕竟大家都爱追求高品质的生活。

在C国,世界很难,世界几乎不可能找到中餐馆吃饭。

好在西餐厅比较多。

阮天玲找到一家西餐厅,和江予菲一起进去了。

他们点了些吃的,要了一瓶香槟。

江予菲不能喝酒,但香槟或多或少可以喝。

菜上来的时候,阮田零亲自把牛排切好递给她。

江予菲还亲自给他倒了一杯香槟。

阮天玲拿起香槟,跟她碰了一下,喝了一口。

放下杯子,他突然说:“我今天早上问了伦敦的情况。那里很安静。公公婆婆暂时没事。齐瑞刚还说公公没事。我想南宫旭还不知道他的身份。”

得知她的父母都没事,江予菲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

阮田零笑道:“等找到华远,看他能不能治好你的病,再商量回去的事。如果他能直接治好你的病就最好了。”

是的,如果她的病能治好。

你不必让你的父母创造另一个“她”。

他们没有急于求成,而是有充足的时间来谋划对付南宫驸马。

江予菲真的希望她的病能很快痊愈。

阮,怕她多想,赶忙转移了注意力:“快吃,凉了不好吃。”

江予菲笑着拿起叉子吃牛排。

当他们正在吃饭时,坐在不远处的一个人看见了他们,停了下来。

晚饭后,阮,要了些点心。他们坐着慢慢吃,也不急着走。

江予菲不想回到酒吧。这地方太乱了,她不喜欢。

但是,他们坐不了太久,最后还是起身离开了。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

两个人手拉手走在路上,看着火红的夕阳,感觉浪漫又舒服。

江予菲突然发现她已经环游世界很久了。

不到一年,她好像去过很多国家。

以前老想着和阮一起环游世界,现在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阮,见她在笑,便好奇地问道:“你笑什么?”

江予菲摇摇头:“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好。”

她突然说了一句令人作呕的话,让阮愣神。

阮,紧握着她的手笑着说:“估计这世上没有人像我这样幸福。”

“你幸福吗?”江予菲问道。

跟着她,他不断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这是幸福吗?

阮田零点了点头:“我当然高兴。为什么有了儿子有了老婆我会不开心?如果我有个女儿,我会更幸福。”

“你的幸福真的很简单。”江予菲的心。

“那你的幸福是什么?”

她似乎和他一样。

阮田零得意地笑了:“你看,我就知道你的幸福是我的。”

“我还没说呢。”

“不用说,你的幸福除了我,还是什么?但这也是我的幸福。我曾经是你的不幸。现在我是你的幸福。我很开心。”

江予菲的心突然变暖了,他没有和他斗嘴。

她不怕别人的眼光,搂着他的胳膊说:“我们赶紧回去吧。”

祁瑞刚突然拉了拉她的手,海贼莫兰惊讶地看着他,海贼但没有挣扎。

“我确实有办法。”何低低道。

“什么方法?”

祁瑞刚另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

“再娶我一次。”

莫兰阿尔法男性

“埃文永远不会离开你,直到他和我再婚。这是最好的保证。”

莫兰盯着他的眼睛,无法回应。

他是对的。和他复婚是最好的办法。

然而,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和他复婚...

莫兰抽回手,淡淡地说:“我不信没有别的办法!我一定会想出更好的办法!”

齐瑞刚心知肚明:“再婚我有那么难吗?”

“是的,很难。齐瑞刚,你知道吗,我吸取了这么多年最大的教训。你猜怎么着?”

莫兰咯咯笑道:“我意识到了一个道理。我活着不是为了妥协,我要活得有尊严。我活着不是为了混日子,而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如果再娶你,我之前的努力是什么?我又一次委屈了自己,不仅辜负了我之前的努力,也让自己再次陷入了深渊。所以这种方法是行不通的,我会努力寻找更好更完善的方法。”

祁瑞刚薄撅着嘴。

“这不一样。再娶我,你怎么能委屈,我会对你很好的……”

莫兰摇摇头。“不,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不如靠我自己的努力。没有任何人的保证,我只能靠自己。”

她的幸福只能靠自己争取。

祁瑞刚见她态度坚定,一时间也不想说什么。

他站起来说:“好吧,要靠自己,那就靠自己。只是有些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莫兰笑了:“那如果不简单呢?我一路走来,哪个时间简单?”

齐瑞刚淡淡地看着她:“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得这么累?”

选择他不是最简单最好的方法吗?

莫兰淡然一笑:“累是值得的。”

祁瑞刚几乎是沮丧地离开了房间。

莫兰真的不是那种弱不禁风,性子软,不懂竞争的莫兰。

她之前一直争取和他离婚,她赢了。

但他仍然不太惊讶。他认为她被压迫太久是不可避免的反抗。

他以为她一旦反抗,就没有斗志了。

所以为了埃文,他等着她再婚。

他相信埃文对她很重要。

每次她这么关心埃文,他都很开心。她越在乎,他越开心。

只有这样,他才能让她因为埃文而再次嫁给他。

然后他会对她好,让她知道她的妥协和选择是正确的。

可惜他好像想错了。

尽管她很关心埃文,但她仍然不愿意妥协。

也许,她真的会继续奋斗到底,就像和他为了离婚而奋斗一样。

祁瑞刚不禁意识到,莫兰真的不是以前的莫兰了。

她变了。如果以前她太脆弱,现在她很有韧性。

她不再是那个容易被打败的莫兰...

生活还在继续。

齐老爷子继续介绍祁瑞森的对象。

几乎每天都有女孩子来齐家吃饭。

每天的晚餐似乎变成了相亲宴。

齐瑞森脾气很好。即使他每天都去相亲,世界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他对每一个女生都很认真,世界但从来不让对方误会,也没有刻意去接近她们,这让齐老爷子很无奈。

最后,餐桌上没有女孩去看望老人。

“第三,你见过那么多女人,你对哪个感兴趣?”齐老爷子淡淡问他。

齐瑞森笑了:“爸爸,他们每个人都很好。”

“既然是好的,你选了哪一个?”

“我和他们只有一种关系,我不了解他们,所以没有更多的想法。”

“你只需要说你喜欢哪一个。”

“都很好。”

“哪个最有利?”

“好像没有,我对他们也有同感。”祁瑞森还和他打太极。

齐大师沉下脸:“你是真的没兴趣,还是没想过找对象结婚?!"

“爸,我真的没感觉,但是我看多了,我应该有一个。”

齐大师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信?!"

“爸爸,我说的是真的……”

他扔掉刀叉,刀叉碰到盘子,发出刺耳的声音。

莫兰和祁瑞刚不禁抬头

齐大师盯着齐瑞刚:“既然三子眼光不好,看哪位小姐好。”

齐瑞刚笑着说:“爸爸,这是三哥的选择。我的意见不重要。”

“我让你说,你就说!”

“但是……”

“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齐瑞刚只好说:“我觉得前几天来的王老师挺好的,学识渊博,长得好看。”

齐老爷子软化了脸色,显然对王小姐很满意。

“你也觉得她很好?那个女生是我最满意的。”

“既然你们都觉得她是最好的,那她就是最好的。”

齐大师沉思片刻,道:“那我直接把她安顿下来如何?”

祁瑞森脸色微微变了变

瑞奇只是勾着嘴唇:“爸爸,你就做决定吧,我没有意见。”

“爸爸”祁瑞森开口了,被祁老爷子打断了。

“你什么都不用说。王小姐人很好。她不仅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了解一般情况。最适合嫁给我们家。”

“爸爸,我不知道王小姐……”

“你一点想法都没有也没关系。我能行!”

莫兰差点没喷出来。他在找人是什么感觉...

祁瑞刚也有点忍俊不禁,“三弟,父亲也是为你好。你真的不能再让你父亲失望了。”

齐大师笑着看着齐瑞刚:“老板最体谅我的辛苦。”

“其实三哥很体贴,他只是一时没想到。但时间长了,我相信他会理解你的痛苦的。”

老人微微垂下眼睛,遮住了眼睛里的深邃。“你能这么说,我很满意。”

就这样,海贼尽管祁瑞森反对,海贼祁的师傅还是决定撮合王小姐。

祁瑞森有心反抗,但看到老人虚弱的样子,反抗也说不出来。

他还没痊愈,死的可能性很大。

他只能采取拖延的政策,慢慢想办法。

晚饭后,齐瑞刚抱着埃文和莫兰离开了。

他走在前面,故意放慢了脚步,但莫兰还是有点落后。

突然,齐瑞刚转过头问她:“你知道为什么齐瑞森一直没有结婚吗?”

莫兰皱眉。他问是什么意思?

“即使老人给他介绍了更好的女人,他也不会结婚。你知道为什么吗?”祁瑞刚又问。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莫兰淡淡道。

齐瑞刚冷冷地低声说:“都是因为你……”

莫兰冷笑,“你不觉得你这种说法很可笑吗?你不是一直这么想吗?”

“我不知道他对你的感觉,但他真的是为了你。”

祁瑞刚停下来,深深地看着她。

“如果你得不到幸福,那么他永远不会结婚!只有你真的开心了,他才会结婚!”

齐瑞刚淡淡一笑,眼神却冰冷:“齐瑞森很棒,他愿意做你的备胎。每当你回头看,他都会在那里。只有当你无法回头的时候,他才会离开……”

莫兰震惊地后退一步,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祁瑞刚敛去笑容,眼里有暗光闪动。

“可他注定只能离开!”

说完,他把孩子留在她怀里。

只有莫兰一个人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来。

齐瑞森,他真的要这么做吗?

“莫兰?”祁瑞森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莫兰回头看着他。

齐瑞森走到她面前:“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莫兰看着祁瑞森,心里很难受。

祁瑞森三十岁了。他没有结婚的打算。他什么时候拖?

“祁瑞森……”

祁瑞森笑着,“嗯?怎么了?”

莫兰笑着说:“王老师真好。我期待着喝你的婚宴。有些事情,不要等到错过了才后悔。”

齐瑞森眼中微微一闪:“你怕我错过王小姐?”

“我只是不想让你错过这段美好的时光。你必须记住你在什么年龄做了什么。”

“没有人值得牺牲自己。你要做的就是为自己而活,就像我现在这样。”

祁瑞森敛去笑容,眼神变得能够理解。

莫兰笑着问他:“你喜欢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吗?你喜欢以前的莫兰还是现在的莫兰?”

齐瑞森微微舔了舔嘴唇:“当然,你现在好多了……”

“你会让我更喜欢的,加油!”说完,莫兰转身要走。

祁瑞森看着她的背影。

他怎么可能不明白莫兰的意思?

只是,有些事情根本不能成为他的理由。

他的心被锁链锁住了,没有合适的钥匙他是拿不下来的。

莫兰回到客厅,齐瑞刚和埃文在客厅。

电视开着,祁瑞刚盯着看,只看了她一眼。

莫兰走到他面前,世界伸出手。“把孩子给我。”

瑞奇刚刚把埃文交给了她。

莫兰什么也没说,世界朝着楼上走去。

当她准备上楼时,她停下来,头也不回地说:“我知道你说了什么...放心,我已经把我的想法告诉齐瑞森了,我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做。”

他故意告诉她祁瑞森的心思,只是为了让她拒绝祁瑞森?

就想让她逼祁瑞森让他尽快结婚?

所以,她做了他想做的...

目的不是为了他,只是为了祁瑞森,也是为了她自己。

她真的不想欠祁瑞森太多的情分...

祁瑞刚很平淡,眼神里的情绪让人无法理解。

“你做的是对的。”

莫兰默默地笑了笑,继续往楼上走。

于梅的事情还没有问出来,他也不着急。

他急着要介绍一个人。

我以为他已经决定了王小姐,所以他不会再邀请任何女孩作为客人回家。

结果第二天吃了饭,家里又来了一位客人。

然而莫兰他们都是不动声色的,心中没有突兀的疑问。

“小江大学刚毕业?”齐大师笑吟吟地问今天的客人,江小姐。

“叔叔,我这个年纪大学毕业太尴尬了。其实我刚硕士毕业。”

“牛津大学的硕士,前途无量。你学什么专业?”

“会计和经济学。”

“专业也很有前途……”

饭桌上只有齐大师和江小姐谈笑风生。

莫兰不懂。他并不总是给祁瑞森订对象。他怎么能继续给他相亲呢?

难道,他是希望祁瑞森做出自己的选择?

晚餐马上就要结束了。

江小姐也要走了。

齐大师和蔼地说:“现在时间不早了。怎么能让一个女生一个人回去?老板,送江小姐一程。”

说出最后一句话,祁老爷子坚定的看着祁瑞刚。

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齐瑞刚的黑眼睛微微一闪,脸上一动也不动:“爸,你错了,这个护花使者最适合三哥了。”

齐大师笑着说:“瑞森和江小姐年纪差不多。最好是他送的。他们的年轻人有很多话题。不过我现在被三子有事,你送江小姐一程吧。”

齐瑞刚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是我的荣幸。”

齐瑞刚和江老师走的时候。

齐大师笑着问齐瑞森:“你觉得江老师怎么样?”

齐瑞森一直打太极:“江老师人很好。”

“有什么好办法?”

“好知识。”

“还有什么?”

“其他的,我没注意观察。”

齐大师并不生气:“你留下,莫兰和孩子们回去休息。”

莫兰点点头,拥抱埃文,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他现在看不透了。

还有,老人是谁?如果他被识破了,就不用混了。

接下来的几天发生了什么,莫兰,他们看不透老人。

女生还是天天来家里。

但是每次吃完饭,他都让祁瑞刚送他们回去。

我从来没有给祁瑞森打过电话。

这天中午吃饭,海贼祁瑞森正好不在家,海贼祁瑞刚忍不住问了问心里的疑问。

“爸,我不明白你最近的做法。你不是在给你三哥找对象吗?为什么总是让我送人?”

老人并不惊讶。他淡淡地说:“让三子白送,反正他不会当真。”

“可是为什么要我送呢?”祁瑞刚问得很直接。

“你这几天把那些小姐们打发回去了,自然跟她们沟通了?”齐老爷子问道。

齐瑞刚点点头:“是一点交流。”

“既然老三不认真,你可以帮他看看哪个合适。”

原来是让他帮祁瑞森把关。

“爸,你不是点了王小姐吗?”

“哪里有一个就够了,最好选择范围广的。另外,希望他这次真的安定下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

齐大师笑着说:“之后你再帮三子检查一下门,多给女士们讲讲三子的优点。”

“是的,我知道。”

祁瑞刚自然很乐意早点让祁瑞森结婚。

我更愿意做点什么...

就这样,又相亲了几天。

祁瑞刚终于帮祁瑞森看上了一个好姑娘。

他真的是为他选的,这样他就可以早点结婚了。

“你说陶老师人很好?”这天吃饭,齐老爷子问祁瑞刚。

齐瑞刚点点头:“是的,她的性格和其他方面都很适合她三哥。”

齐大师想了一下说:“我觉得她也不错。”

齐瑞森淡淡地问:“爸,你不是帮我看上王小姐了吗?”

“你更喜欢谁?”

"...要不要我跟他们相处?”祁瑞森有意拖延时间,就像他曾经对待海心怡一样。

这一次齐大师不会再上当了:“别看了,我帮你选。我也想过订婚时间。就在下个月,老板就要操办婚宴,想办法搞得隆重一点。”

齐瑞森大为错愕:“订婚了?!"

这么快就订婚了?!

齐大师坚定地点点头:“对,你一定订婚了!谁敢违抗我的命令,那我就让他一无所有!”

他们都沉默了。

只有祁瑞刚完全接受了齐大师的安排。

“三哥,在你订婚之前,你还是可以选择一个你喜欢的女人。”

齐大师答应了,说:“你大哥说得对。还是可以自己选一个。订婚前三天,如果你还没决定,那我替你决定。”

“爸,你不觉得太早了吗?”祁瑞森问道。

齐大师面色沉重:“不急!其实这两位女士是我的最爱。他们家境不错,人也不错。任何一个都适合嫁给你。只要他们合适,就够了。至于感情,婚后可以慢慢培养。”

“培养不出来怎么办?”祁瑞森忍不住反驳。

齐大师微微冷笑道:“没关系,生个孩子就够了!”

齐瑞森握紧刀叉,忍不住低声说:“可是我不能……”

“三弟,爸爸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爸爸身体不好,担心你的婚姻,别让他伤心。”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