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搏鱼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爸爸被盗版(1/81)

搏鱼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江予菲无言以对,爸爸被盗版他们是三个大人物,爸爸被盗版所以他们会丢面子。

她的眼睛动了动,笑了笑:“这样怎么样,给我惩罚他们的权利怎么样?”

“你?”阮天玲皱眉。

江予菲紧握他的手掌。“我是他们的大嫂。我不能惩罚他们吗?”

阮,没法拒绝。他叹了口气:“怎么说惩罚呢?”

江予菲指着桌子上的盘子说:“让他们把剩下的吃完,然后洗碗,收拾干净。”

阮、心平气和的准备反驳,三个人冲到他面前连忙点头:“嫂子,我们吃完再洗碗。你放心,我们会完成任务的!”

阮天灵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吓得他们缩着脖子。

“这次我饶了你,下次我也绝不饶你!”

“是的!保证不会有下次!”三个人认错态度很好。

江予菲怕阮天玲继续骂他们,她带他去外面。

“跟我来。”

她差点把他拖出来,走进厨房。江予菲笑了:“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他们都是你的兄弟,你对他们更好。”

阮,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腰。他淡然的说:“所以你对他们好,给他们那么多好吃的?”

“他们没吃,只是我给你做饭,还有多余的,让他们一起吃。我让他们吃,其实一开始他们也不敢吃。”

阮天玲的脸臭了几分。“你给他们做的饭都是你给我做的?!我还以为你是顺便给他们做的,没想到你把我的都给了他们!”

江予菲微愣,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原来是嫉妒。

她靠在他身上笑了笑,“没有人,你也不能失去你的。别担心,我留着你的食物,我没吃。我们一起吃饭好吗?”

“你没吃饭?!那些臭小子,你没吃,连先给他们吃!”阮天玲的火气更大了。

江予菲捏了捏他的鼻子。“我没吃,但我想和你一起吃。不要歪曲事实。小心下次他们不会吃我做的菜。”

阮,拉了拉她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她的鼻子:“下一次怎么办?!"

江予菲迅速投降:“没什么,没什么,没什么。我好饿,可以先吃吗?”

那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别以为我转移话题就放你走,晚上我来接你!”

江予菲不怕他,谁来收拾谁?

******************

经过一番抢救,莫兰的病情又稳定了下来。

祁瑞森守在床上,直到晚上,莫兰才醒来。

“莫兰,你终于醒了。”祁瑞森高兴地说话。

他打电话给医生,医生给莫兰做了检查,说她已经过了危险期,剩下的就是休养生息。

莫兰悄悄睁开眼睛,医生走了。她轻声问齐瑞森:“于飞在哪里?”

齐瑞森笑着说:“她没事,现在和阮在一起。”

江予菲,他直到今天才知道。

莫兰感到如释重负。她想告诉祁瑞森芯片的下落。她认为江予菲没事。她一定说了,但她没有说。

“刚刚饭菜做好了,爸爸被盗版起来吃饭。俊浩也回来了。他现在不忍心吃,爸爸被盗版但我担心几分钟后我们下去,他就忍不住全吃了。”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你知道他爱吃吗?”

“这两天大家都知道了。”阮田零微微一笑。“他们带他吃了很多东西。我觉得他胖了一点。”

“真的?”这孩子虽然很壮,但是一点肉肉的感觉都没有。

她希望他更胖更可爱。

“真的,不信你下去看看。”

江予菲急忙起来,同阮田零下了楼。

在楼下的餐桌上,君齐家抓起桌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满桌子的食物。

阮做了很多好吃的。

有脆皮鸡腿,烤鸭,糖醋排骨,四喜丸子,凉拌木耳,炒猪肉青椒,还有一个蔬菜汤。

江予菲闻到香味就流口水,更别说君齐家了。

好久没见到这个孩子了,江予菲走上前去抱住了他。

“琦君,你想你妈妈吗?”她问。

小君·齐家的目光终于移到了她的脸上。

“妈妈……”他很脆弱,用一些口音叫她。

江予菲露出快乐的微笑。“这是爸爸。”

她指着阮,对他说。

(⊙o⊙)

他呆呆的看着阮天灵,视线又落在了食物上。

爸爸,不管怎样,对他来说都比不上美食。

阮、也不介意。他走上前去,把叉子和勺子递给他,用英语说:“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君齐家跳上椅子,直接把烤鸭拉过来,用手一把抓住。

阮天玲没有心。他抱着江予菲,在椅子上坐下,给她盛了一碗八宝粥。

“你还不能吃这些油腻的东西。喝点粥。如果你想吃点什么,告诉我,我一会儿给你做。”

江予菲摇摇头:“我没东西吃。”

阮、催她快吃,吃了一口八宝粥,觉得好喝。

这几天她吃的都是粥,嘴巴会渐渐变淡。

八宝粥比较丰富,味道也不错。

她胃口很大,吃了两碗。阮,的眼睛都笑开了。她能吃,他比她幸福。

阮天灵没怎么吃,其他菜都留给了君齐家。

看着小家伙鼓鼓的肚子,皱着眉头对阮田零说:“以后别给他那么多吃的,吃多了不好。”

阮点点头。“我知道。只是第一次给他做饭,忍不住多做了点。你放心,我会和他沟通,教他学习知识,让他慢慢了解这个社会。”

放心了很多,阮,父亲,受过教育的君,未来的君,都会很优秀的,不用担心他一辈子这样。

吃完后,阮还切了一些苹果。

吃完两块后就不吃了,然后两人就坐着看小君吃。

一整只烤鸭,君齐家咀嚼了一下,只留下了骨架。

然后几只鸡腿就被他吃了,连冷黑木耳都吃了。

江予菲掏出纸巾,拉过小君齐家的手,轻轻擦了擦嘴。

“别吃了,晚上有饭吃,以后还有饭吃。想吃多少吃多少,这时候也不急。”

君·齐家不解地看着她,爸爸被盗版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阮、爸爸被盗版用英语把它复述了一遍,尽量使它通俗易懂。

有现成的翻译,所以江予菲只是简单地说了他想说的。

“俊浩,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大家都会对你好的。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但不要一次吃太多,否则胃会痛。”

阮天灵又翻译了一遍,君齐家好像听懂了。

他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闪烁着,像洋娃娃的眼睛一样美丽。

只是不知道他面具下的脸有没有那么精致。

江予菲看着他的面具,试探性地问道:“琦君,你能把它摘下来吗?”

阮天玲连忙过来站在他们旁边,他怕碰到他的面具,怕君会攻击她。

他用英语问琦君:“孩子,你能摘下你的面具吗?爸爸妈妈想看看你长什么样。”

虽然可以肯定这是他们的孩子,但是面具下的脸很奇怪怎么办?

南宫旭奸诈,很难保证他不会弄个假孩子来糊弄他们。

(⊙o⊙?)

“面具,摘下来。”阮天玲指着自己的面具重复了一遍。

君齐家伸手摸了摸面具。有什么问题吗?

阮、拉了。“你站远一点,我替他拿下。”

他听说过军的侵略性,桑格拉斯试图摘下面具,但他咬了一口,踢了几脚。从那以后,每个人都关心君齐家。

江予菲赶紧说:“温柔点,别太苛求。”

“嗯,我明白。”阮、去见君,取出一锭银子。

“孩子,这是什么?”

阮、看出他对钱没有兴趣。他想了想,去买了些糖果。

剥下一块糖,他递给琦君:“吃吧,很好吃。”

君齐家接过来,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

只有什么都不懂的宝宝才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放进嘴里。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只吃东西。

君齐家与他们相似...

阮、问他:“好吃吗?好吃就点头。”

君齐家嘎嘎嘎嘎,咬了一口糖果,才点点头。

阮,又拿出一颗糖,摊在手上。“你还要吗?”

君齐家伸出手,阮天灵把手收回。

“爸爸给你一个魔术,一颗糖可以变出很多糖。你看看。”

阮天玲合上手掌,松了一口气,又张开手掌,一糖二糖。

(⊙o⊙!)

君齐家惊呆了——

阮田零笑着说:“我可以继续改。”

他合上手掌,再次呼吸,张开手掌,把两个糖果变成了三个!

君齐家惊讶地看着他的手,然后呆滞地看了他一眼。

我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

阮,合上手掌,放在嘴边:“你吸一口气,看一看。”

(⊙o⊙?)

“吹,像爸爸一样吹,可以换更多的糖果。”

“呼——”君齐家松了一口气。

阮天灵手一动,然后摊开,四——

小君齐家的嘴巴张得很大,所以他可以塞鸡蛋。

他立刻合上双手,吹了吹,然后张开。

什么都没有...

(⊙o⊙?)

为什么没有?

他又合上手掌,又吹,又张开,还是一无所有。

爸爸被盗版

小君齐家的头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看了看阮,爸爸被盗版又去看。

和阮、爸爸被盗版都忍俊不禁。孩子太单纯了!

他们不忍心对他撒谎。

阮天玲笑道,“你太年轻了,改不了。你闭上眼睛,我帮你换,你可以换很多好吃的糖果。”

不懂就闭上眼睛。

“关好别偷看。”

偷窥对于君齐家来说是不存在的。孩子就像一张纸,没有那些小心思。

他努力闭上眼睛,等着父亲给他换很多糖果。

阮天玲和江予菲此刻屏住呼吸,他们不敢让他察觉到什么。

阮,拿起剪刀小心翼翼地把他面具上的带子剪了下来。点一下,胶带断了!

面具突然松了,阮天岭眼疾手快地摘下面具,君齐家也突然睁开了眼睛!

这一切都只是一眨眼的事。

阮天灵背着手站了起来,那人身材高大,君齐家只及腰。

小家伙抬起头,两眼发呆、迷茫,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的脸很冷,感觉很不一样。

他觉得发生了什么,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抬手摸摸我的小脸,感觉不一样!

君齐家更是不解。他的脸怎么了?

他试着摸摸自己的脸,但还是不一样,好像少了什么。

君·齐家睁大眼睛,左、右、前、后看。

他的东西掉了,他的脸掉了,但是它去哪里了?

他的脸呢?

君齐家焦急地望向阮天灵,咕噜问他。

江予菲回过神来,问阮田零:“他说什么?”

“他问我,他的脸呢?”

琦君又问,阮田零无辜地摇摇头:“我不知道,你怎么了?”

君齐家转身到处搜查。阮松了一口气。刚才他怕自己怀疑他。

江予菲很快走了过来。“你赶紧把面具藏起来。”

“好的,我会处理掉的。”阮、带着面具跑了。

君齐家在楼下翻找,但找不到他的面具。他上楼去找,但还是找不到。

他知道面具会掉下来,他之前摔过几次。

他一直把它当成自己的脸,觉得拿回来再戴上就好了。

但是他的脸不见了!

江予菲跟着他,贪婪地看着他的小脸。

这个孩子是他们的孩子。

他和安森的五官是一样的,但他常年带着口罩。他的皮肤很白很透明,就像婴儿的皮肤一样,又白又嫩,可以看到蓝色的细小毛细血管。

如果安森看起来很帅,那么小君齐家很可爱。

明明是一样的五官,却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江予菲拉着琦君的手。“宝贝,别找了。不是你的脸。”

(⊙o⊙?)

江予菲把他带到全身镜前。她指着他的脸说:“这是你的脸。非常漂亮。”

(⊙o⊙!)

君齐家惊讶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是谁?!

他为什么有妈妈?

君齐家上前一步,他也对着镜子上前一步。

他的手按在镜子上,另一个人按在镜子上。他也睁大眼睛看着他,做着和他完全一样的动作。

(⊙o⊙!爸爸被盗版)

君齐家更加惊恐。他猛地把手抽了回来。

对方也把手缩了回去。

他知道镜子的存在,爸爸被盗版也知道镜子可以照亮人。

但是他不明白。镜子里的陌生人是谁?是他吗?

这时,阮走了进来。

他看到琦君的反应,在他身边蹲了下来。阮,指着镜子里的他,柔声道:“孩子,这是你的脸。你长这样,你知道吗?”

(⊙o⊙?)

他不是这样的。

阮、向他解释说:“你先前的样子是假的。你戴着面具,他遮住了你的脸。情况不妙。这是你的脸,你要记住,以后不要戴口罩了。”

(⊙o⊙?)

“你看,爸爸妈妈没戴口罩,大家都没戴。你跟我们一样,不能穿。”

"..."君齐家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听懂了他说的话。

阮天岭吸了口气,解释了一会儿,但君齐家点了点头。

“嗯,他应该明白。”阮天岭对江予菲笑道: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他们担心如果没有面具,曹军齐家永远不会接受它。好在他头脑简单,没有其他复杂的想法,可以很快放下心事。

“懂英语就好,可以随便和他交流。如果我解释一下,估计他很长时间都理解不了。”江予菲笑着说道。

阮,起身笑着说:“我教他中文。不到两年他就能说话,然后你就可以随便跟他交流了。”

江予菲一脸茫然地看着别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她能等两年吗?

如果她不死,南宫旭就毁约,重新对付他们。

况且她会死,因为没有解药。

江予菲怕阮田零看出什么来。她拉着琦君说:“琦君,和你妈妈去花园散步吧。”

刚吃过饭,需要运动。

君齐家听话的跟着她走了,阮天玲看着江予菲的背影,微微皱眉。

他总觉得她有心事。这些天她一直和他保持一定距离。她还在生他的气吗?

还是她有什么没告诉他的?

但是她能瞒着他什么呢?

江予菲和小君齐家在花园里散步,小君齐家牵着她的一只手,不时用一只手摸他的脸。

估计是不习惯没有面具的感觉,他总是忍不住摸摸。

突然,一只白色的大狗从花丛中跳出来,摇着它的皮毛。

看到它,小君齐家的眼睛嗖的一亮,仿佛看到了食物。

他打断了江予菲的手,人们迅速跳了起来。那只狗尖叫一声,试图转身逃跑,但被当场抓住。

六月齐家抓住它的耳朵,用一个小身体骑在它身上,用力压它。如果他手里有一把刀,这家伙早就死了。

“俊浩,快放手。”江予菲上前扶住小君齐家,被救的狗尖叫着跑开了。

琦君想追,江予菲抓住他不让他走:“别走,别伤害它。”

(⊙o⊙?)

君齐家不解地看着江予菲。为什么?

阮、自然一直跟着他们。他解释说:“那是我们的朋友,不是食物。”

“那是我们的朋友,爸爸被盗版不是食物。”

朋友是什么?

“那只狗不能吃东西。你得吃爸爸给你的其他东西。它不能吃东西。会伤胃的。”

原来吃了伤胃。

君齐家并没有放弃宰杀它的想法。

“他懂,爸爸被盗版你不用担心他吃狗。”阮天岭对江予菲笑道: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那是莫兰的狗。让我们快乐吧。”

“嗯。几个人一直养着,没机会还给莫姑娘。”

“改天还给她。”

阮:说:“回去吧,脸不能吹,不然容易传染。”

江予菲没反应过来。她现在脸色很差。烧成粉末,又涂上烧烫伤药,看着就恶心,恐怖。

她就这样在花园里走,遇到别人也不吓死人。

江予菲点点头,然后拉着曹军齐家回去了。

阮,走过来拉住她的另一只手。江予菲瞥了他一眼。他笑着说:“我儿子不让我拿。应该让我带吗?”

江予菲没有挣扎:“琦君其实很好相处。如果他喜欢你,他会听你的。以后你会和他多培养感情。如果他喜欢你,他不会排斥你接近他。”

阮,被教点头:“好,我想起来了。”

江予菲又想起了另一个孩子:“安森现在怎么样了?”

“他很好,要不要跟他视频?”

“暂时没有。”不要用脸吓唬孩子。

阮,看出了她的心思。他握紧她的手,低声说道,“于飞,我们不在乎你的外表。而且,你的脸可以治愈,不留任何痕迹。”

“我知道。”江予菲淡淡点头。

“但在我看来,你有心事,和以前有些不同。”

江予菲笑着说,“我很好。刚刚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脑子就不一样了。”

“有什么区别?”阮问为什么。

江予菲看着空,身上散发出一股冷漠的气息。

“我只是想通了很多事情,看透了很多事情,然后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阮天玲蹙眉,这是什么心态?

她在拜佛吗?

“雨菲,你这心态可不好。与我们无关的事情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们还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当回事。”

“是什么?”

“我们家的未来生活。现在我们终于在一起了,你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任何计划吗?比如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孩子,生个女儿什么的。”

看着阮,的眼神很真诚。

“我要有另一个女儿了。你忘了我们之前的想法了吗?我们必须有一个女儿。”

江予菲也非常想要一个女儿。她失去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儿,所以她和阮都非常渴望有一个女儿。

但是,她的身体不能再有孩子了。

她想照顾陈俊君齐家,长大后过着奢侈的生活,更别说生女儿了。

阮、见她不说话。他紧张地问:“你不想要个女儿吗?”

江予菲微微摇头:“不,我觉得两个儿子就够了,抚养孩子的负担很重。”

爸爸被盗版

阮、爸爸被盗版心里没底:“这对我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陈俊·琦君都是英国国民,爸爸被盗版所以我们可以再要一个。其实再生十个也不是负担。”

“生十个,你以为我是什么?”

“我只是打个比方。”

江予菲摇摇头说:“这里的一切都还没有处理好。以后再说吧。”

“南宫旭这几天一直没有动静。他是否真的打算让我们走并不重要。我已经安排好了,过几天我们就回国。”

回国后,南宫旭再对付他们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只要他们能安全回去,就证明南宫旭是真的不再和他们纠缠了,否则他也不会让他们回去。

江予菲点点头:“你可以随时去。”

阮,说:“我安排医生明天给你做个全身检查,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医院。”

江予菲的睫毛颤抖着:“做全身检查太麻烦了,我的身体很好。”

“经常查,俊浩也要查。”

“回家后检查一下,这几天也不错。而且全身检查有辐射。你确定我的脸会受到辐射吗?”

阮天玲眉毛一扬,“你说得对。那就等你伤好了再说。”

总算把他忽悠过去了,江予菲又感激她这张被烧伤的脸。

*************

莫兰这几天被齐家上下的仆从当成了重点保护对象。

无论她走到哪里,都有几个仆人跟着她。

祁瑞刚甚至在房间里到处按监视器,以便随时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莫兰是笼子里的鸟,然后被不必要的绑在一条腿上。当时他的思想和想法都没了。

齐瑞刚下午回到城堡,看见莫兰在客厅里拿着电视练瑜伽。

莫兰穿着宽松的运动服,盘腿坐在垫子上,背部用力弯曲,双手撑在地上,头几乎碰到地面。

而她的小腹,则被拉得紧紧的,这是一个腰部动作。

看到她的这个动作,祁瑞刚上前一步,一把背对着她的身体。

“你在干什么?!"他生气地问。

莫兰皱起眉头。“我应该问你这个。我练习瑜伽。你在干什么?”

“谁叫你练的!”祁瑞刚面对尹稚,语气很冷。

妈的~,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有了孩子还敢做这种动作。

这个女人是真心的!

齐瑞刚以为莫兰不会要孩子,会想尽办法打掉。

于是他叫所有的仆人都盯着她,不要让她做任何蠢事。她还在家里安装了监视器,防止她偷偷带走孩子。

结果,无论莫兰做什么,他都怀疑她是故意的,只是为了甩掉孩子。

所以他也怀疑莫兰做瑜伽是为了自己堕胎。

莫兰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她张开手冷笑道:“你想多了。”

“我是不是想多了解自己!”

他怎么会想太多?她怀孕了,还做瑜伽。不是故意的。

这个人嫌疑真的很重!

莫兰懒得跟他解释:“让开,我还没说完。”

莫兰懒得跟他解释:“让开,爸爸被盗版我还没说完。”

“做什么做什么!爸爸被盗版你再这样,我就是你!”齐瑞刚啪地关掉电视,严厉地警告她。

“从今天起,你不准做任何运动,不准跳舞,不准大声唱歌,听见了吗!”

莫兰有些不高兴:“你是不是太宽了?”

“我不在乎你是为了让你有所作为?”

“我能怎么办?”

是他没日没夜的出事情,不是为了装监视器,是为了管教她所以才不那么做的。

齐瑞刚笑着说:“你心里有数。”

莫兰起身去喝水。“不知道。”

这个时候,她还在装傻。

祁瑞刚也不敢捅破那层纸,就怕刺激她,她会碎。大家还是装傻比较好。她认为如果他不知道,她就不会急着处理掉孩子。

可能时间久了,她心软了,就要生孩子了。

祁瑞刚自以为是的想着,他走到莫兰身边,跟着喝水。

“你为什么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有多危险。如果扭了腰,不是给自己找了东西吗?”

莫兰放下杯子,淡淡地看着他。“你说得对,我只是在给自己找东西。我无事可做,所以想找点事做。”

她整天被他锁在屋里,不准出门,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去花园种花。她除了练瑜伽,顺便锻炼身体还能做什么?

“你可以看电视,看书。”祁瑞刚也跟着放下了酒杯。

莫兰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这么多年了,我看看书看电视都看腻了。”

她的语气里,有一种淡淡的对生活和世界的厌倦。

齐瑞刚也怕自己因为听说孕妇情绪不好而生病,影响胎儿发育。

他大步走向她,坐了下来。“你喜欢做什么?”

莫兰瞥了他一眼。“我喜欢做什么?”

“告诉我,也许我能满足你。”祁瑞刚浅浅的勾唇。

莫兰毫不客气地说:“我要上班。”

“这样不行!”齐瑞刚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换一个。”

“我只想去上班。”

“你可以改变其他爱好,比如画画、弹钢琴……”

“齐瑞刚,我不是金鸟。”莫兰冷冷打断他,“我是人,我需要工作,需要社交,需要充实自己。浪费了很多年,现在只想工作。”

齐瑞刚舔了舔嘴唇。“当金丝雀有什么不好?我可以给你最好的材料,你不用上班。”

莫兰冷笑道。“这一切你都可以说。有本事你就当金丝雀!”

“如果我是女人,我就做。”祁瑞刚大大方方的说道。

"...为什么女人必须这么做?”

“男人负责挣钱养家,女人负责长得漂亮。如果你是女人,就应该做女人的事。”

"..."莫兰已经对他彻底无语了。

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认为女人只对美丽负责是理所当然的。

“这辈子,我没法和你交流了!”

莫兰起身朝楼上走去,祁瑞刚紧随其后。

爸爸被盗版

他就像一个追随者。她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回到卧室,爸爸被盗版莫兰拿了衣服,爸爸被盗版打算洗澡。祁瑞刚也翻出了衣服...

莫兰警惕地看着他。“你打算怎么办?”

齐瑞刚邪恶地笑了笑:“干了一天,全身都脏了,当然要洗澡。”

“那你去洗吧。”莫兰坐在* *上,拿着书看。

“不一起洗?”祁瑞刚扬眉问她。

莫兰懒得回答这样的问题,他只是明知故问。

齐瑞刚恶毒地说:“一起洗澡可以节约用水。作为家庭主妇,你要小心。”

"..."莫兰厌恶地皱起眉头,听到他再多说一句话,她很不安。

不管她有多反感,祁瑞刚都没有放手的意思。

“好吧,我自己洗。”

现在有点冷。即使开浴霸,在浴室洗澡还是会觉得有点凉。

齐瑞刚没洗多久就裹着浴袍出来了:“去洗吧,趁着还热。”

莫兰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她穿着衣服走进来,热气扑面而来——

她微微愣了下,然后若无其事地关上门。现在,无论齐瑞刚为她做了多少事,她都不会有感觉,不会被感动。

她的心早就没了,她是个粗心的人。

顺便说一下,莫兰一起洗了头发。她穿着休闲长袖长裤,在家出来,头发梳好了。她只是吹了吹,没有滴水,但还是很湿。

齐瑞刚看到她的样子,微微蹙眉:“过来。”

“做什么?”莫兰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祁瑞刚直接起身,把她带到沙发上坐下。然后他把吹风机关掉,插上电源,给她吹头发。

莫兰赶紧回避:“我自己来!”

“给我安心!”祁瑞刚按着她的肩膀,继续帮她吹。

莫兰很不舒服,拒绝了他的好意:“不要吹得太干,不然头发容易干。”

祁瑞刚不理她,自然想把她彻底吹干。

孕妇头发湿容易生病。是大病还是头发干?

莫兰的头皮因为热风有点热。她避开热源:“好吧!”

“还没干。”

“这个就可以了。”

“还有一件事。”祁瑞刚按着她的肩膀,坚持吹干头发才放开她。

刚干的头发有点粗糙。莫兰用梳子梳理。齐瑞刚说:“我给你一张美容卡,你可以定期做头发美容。”

“你愿意让我出去吗?”莫兰头也不回地问。

瑞奇只是走上前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我当然会和你一起去。”

莫兰推开他,走到外面。“谢谢,我没兴趣。”

“莫兰!”齐瑞刚拦住了她。“你不能一辈子拒绝我。迟早你会妥协的。你为什么现在不试着接受我?”

他是一个积极分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很少隐藏自己的想法。

他也知道有些话要和莫兰说,不然两个人一辈子都没有结果。

“莫兰,我真的很想对你好,你没感觉到吗?试着接受我,你会活得更好。”他补充道。

莫兰转身道:“你错了。你的存在对我是一种伤害。

我活不好。齐瑞刚,爸爸被盗版只有远离你,爸爸被盗版我才能好好活着。"

祁瑞刚的下巴突然绷紧。

她的话让他胸口有点发钝!

她居然说他的存在是对她的一种伤害,她真的恨他到这个地步?

“可是你怎么知道接受我之后会受伤呢?也许你不会再受伤了……”

“就算你给我世界上最好的幸福,我也不稀罕,你懂吗?”莫兰打断了他。

齐瑞刚表情僵硬:“你真的对我没有任何感情?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接受我?”

“可以!”莫兰斩钉截铁地回答,“你最能理解这一点,所以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也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说完,莫兰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了房间。

她不是一个无情的人,从来都不是。

但面对祁瑞刚,她恨不得一辈子无情无义——

莫兰去了花园。

她裹着围巾在花园里慢慢地走着。

她在这个地方住了很多年,快八年了。

自从住在这里,她就很少再出去了,甚至大学课程几乎都是自学的,也很少去学校。

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

她对这里的每个人都很熟悉,但这个地方对她没有归属感。

她甚至觉得外面的任何地方都比这里更自由,更善良。

但这是她的家,她应该有这样的想法,这说明她有多排斥这个地方。

莫兰走着,突然听到祁瑞森的声音。

他在叫她,莫兰抬起头,有点惊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齐瑞森走上前笑了笑:“我刚回来,估计以后会待在家里。”

“为什么?”莫兰更加惊讶。

“你不知道于飞和他们吗?”

莫兰摇摇头。她什么都不知道。祁瑞刚什么都没告诉她。

祁瑞森说:“于飞的母亲怀孕了,南宫旭同意让他们走,所以于飞和他们都没事。我自然不用继续演她老公了。估计过几天我和她就要办离婚手续了。”

阮、已经给他打了电话,要求他提前做好准备。他很好。他随时可以离婚。

莫兰觉得很不对:“这样可以吗?”

“是的。”

“感觉...有点简单和不可思议。”

齐瑞森笑着说:“我也有同感。但这绝对是真的。现在于飞和她的孩子安全了。还以为对付南宫驸马要费一番功夫,世事难料。”

当初他同意嫁给江予菲,做好了与祁瑞刚、南宫旭决战的充分准备,以为大家拼个你死我活才算结束。

结果齐瑞刚还是好好的,南宫旭也是。

自然都没事。

其实这个结局也不错,大家都很好,就连莫兰也不再受伤。

只有他,什么都没变。

莫兰笑着说:“这个挺好的。于飞和他的家人对南宫家不感兴趣。现在他们安全了,应该马上回国。”

“嗯,估计过两天就走了。我打算明天抽根烟去见他们。你会去吗?”祁瑞森问道。

江予菲没有太多做作,爸爸被盗版张开嘴吃苹果。

阮、爸爸被盗版很少伺候她一次,她也不是白吃白喝。

男人似乎能看出她的尴尬心态,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他用刀子切了一块,喂给了她。江予菲又张开嘴吃了起来。

就这样,不知不觉,她把整个苹果都吃了。

阮,掏出纸巾擦手指,又拿来擦嘴。

江予菲惊讶地盯着他。他扬起眉毛,淡淡地笑了笑:“现在抛弃还来得及吗?刚才我的手指一直在喂你。”

江予菲脸红了,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擦过的嘴唇似乎很脏,让她不敢舔嘴唇。

她突然掀开被子,撑起身子。阮,伸手按住她的肩:“怎么办?”

“上厕所!”她咬牙切齿,咆哮着。

那人看了看挂着的输液袋,还剩下很多液体。

他站起来,高高举起手臂,脱下包。“走吧。”

江予菲停顿了一下。他要陪她上厕所吗?

“我自己来。”她站起来伸手去拿。

但是阮田零太高了,她根本够不着他的手。

“你拿着有多方便?”他看了她一眼“你是个白痴”。

即使她不方便,也不能让他陪她进去。

“给李阿姨打电话。”

“你以为李婶在这里,我会留下来吗?她回去给你做饭了。”阮天玲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他没有留下来照顾她,但他不能离开。

江予菲微微扯了扯嘴角。她宁愿他对她更直接一点,而不是他的虚伪。

“让我自己来。”她又问。

阮天玲眸色微微一凛,也互不相让。

看来她越是忘恩负义,他就越会和她作对。

江予菲突然撕下手背上的针,扔掉,大步走向浴室。

阮天玲站着不动,眼睛只来得及看到血从她的手背上迅速渗出。然后他眯起锐利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走出卫生间,病房里没有阮,的影子。他应该离开的。

她的身体很虚弱,但是上厕所的时候,她很累,气喘吁吁,浑身是汗。

江予菲来到床边坐下。他很快躺下,感觉好多了。

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空空气中飘着毒品的味道,白墙刺眼空没有一丝血色。

她讨厌医院里的一切。住在这里让人感到无聊和沮丧。

但她必须活到康复,除非她不想要自己的身体。

李阿姨带着饭菜快步来到病房。当她看到里面只有她一个人时,她疑惑地问:“奶奶,主人不是在这里吗?”

江予菲直挺挺地站着,不回答,问道:“李阿姨,今天的菜是什么?”

李婶识趣地不再问她。她笑着走上前去,把保温饭盒放在一边,打开盖子。

“你身体不好,所以我给你煮了些粥。明天你想吃的时候,我给你做点吃的。”

江予菲微微一笑:“我饿了,给我一碗就行了。”

“好。”

这一天,李婶总是陪着她,晚上给她守夜。

江予菲总是昏昏欲睡,爱上了厕所。

江予菲总是昏昏欲睡,爸爸被盗版爱上了厕所。

她在医院住了几天,爸爸被盗版终于该出院了。

出院那天早上,阮安国一大早就坐车来看她,阮田零的父母跟在后面。

她的婆婆李玉兰有自己的事业。她来了,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但是公公阮明涛留下来,最后和父亲一起走了。

阮、一直没来。

她知道那天她的行为激怒了他。他不来比较好,免得她看到他就烦。

下午打完点滴就该出院了。

阮的家人派车去接她,然后回到她原来的家。她和长辈打了招呼,回到卧室休息。

空那间废弃的卧室好像过几天就不流行了。也许阮、再也没有回来。

江予菲微微扯了扯嘴角。这样的老公,她当初看上他什么了?

阮天玲直到晚饭才回来。

他去江予菲坐下。他用头问她:“还难受吗?”

“好多了。”她淡淡地回应了他。

何冷哼一声,脸色难看。

阮田零怕再被骂,急忙把一块豆腐放进江予菲的碗里,笑着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滑蛋豆腐。多吃点。”

“谢谢妈妈。”江予菲把豆腐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留下一口清香。

阮天玲跟着,给了她几个菜,看他还有多在乎雨,老人脸色好多了。

一顿饭,大家都吃得有点无聊。

吃完饭上楼,后面跟着阮。

她来到床边坐下。她身后的男人突然说:“我昨天去你家了。”

她惊讶地回头,微微皱起眉头。“你打算怎么办?”

“你去看看你公公的酒店能不能开。”阮,解开了上衣的扣子,他那结实的铜胸赫然在目。

所以他去了她父母家!

“调查的结果是什么?”

“嗯,值得投资,位置也不错。今天早上我给公公签了支票。”

“你!”江予菲迅速站了起来。“你为什么给他?他不亏怎么办?”

她以为他们会在给钱之前和她商量。

我从没想到他给了!

阮、看了她一眼,道:“不冒风险怎么赚钱?再说了,只要酒店运营正常,我觉得不会亏本。”

但问题是,他们开酒店做的是不公平的交易。

江予菲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她走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翻遍她的存折,却找不到。

“你找这个?”阮天玲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她的存折,举到她面前。

“是啊,你怎么来了?”说完,她想起了前天她喝醉后的情景。

“你可以拿着存折。我在里面赚了两百万。这次是舅舅开的酒店,我出钱。”她对他说。

阮天玲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冰冷,嘲讽的弧度。

“你就是不想让我付钱?”

“不,我害怕赔钱。他们还是不在你身上。”

她不这么解释没关系。听了阮的解释,更加不高兴了。

“江予菲,他们不要,难道我非得他们也不可吗?!你以为我缺这两百万?”

可惜她的心在前世被摧毁破碎了,爸爸被盗版不能再有勉强,爸爸被盗版否则会破碎的更彻底。

早饭后,江予菲正要出去散步,这时她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于飞,你感觉好点了吗?”王黛珍在电话里关切地问她。

“妈妈,我没事。大叔的酒店怎么样?”

说到这个王黛珍,他笑得满脸都是。“你叔叔已经投了钱,签了合同。酒店几天后就要开门了。到时候,请到凌来。你叔叔说,让他剪吧。”

江予菲含糊的应了一声,心里十分焦急,叔叔的合同已经签了,她能想办法避免事情发生吗?

王黛真又问她:“于飞,你最近和田零吵架了吗?”

“妈,你问这个干嘛?”

她不承认,但是王黛珍决定了。

“唉,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哪有夫妻不吵架的。夫妻双方都需要慢慢磨合,不要老是谈离婚。况且夫妻双方都是在床尾吵架,你脾气也不能太强,对自己不好。”

“妈妈,你怎么知道我想离婚?阮田零告诉你了吗?”江予菲皱起眉头,生气了。

王黛真不承认也不否认:“田零怎么了?她有家世,有能力,有长相,百里挑一也挑不出他。虽然他有一些坏习惯,但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他的身份并不能使他成为一个诚实的人。于飞,妈妈知道你受了委屈,但你还是要忍。离婚的女人,只能自苦自甘。”

江予菲不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她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她只想追求自由和幸福,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妈妈,你有什么工作吗?没事我就挂了。”

王黛珍又劝了她一句,挂了电话。

江予菲拿着手机,走到后院。

阮的后院很大,有一个游泳池和一个小花园。

阮正站在游泳池前,和人通着电话。

江予菲走在他身后。他感觉有人在靠近。他转身去看她,对着电话说:“我现在有事,先挂了,下次再说。”

收起电话,双臂抱胸,眉望着她。

江予菲看起来不太好。她感觉不太好。“你这么天真,竟然向我妈汇报!”

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她要离婚了。

她要离婚了,告诉他们这件事,至少到时候他们会反对得太晚。

现在,阮已经怨声载道,她的离婚计划又被阻碍了一层!

阮田零勾唇笑道:“老婆,这不是我跟你学的。”

江予菲先是不解,然后恍然。

他有没有看到她昨晚故意激怒他,故意让爷爷看到他的暴行?

江予菲脸色微红,有些生气。

“是的,我昨天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你欺负我是事实,我们不适合做夫妻也是事实!”

“江予菲,你等不及要和我离婚了吗?”阮天玲敛去嘴角的笑意,淡淡的问她。

“是的,我等不及要和你离婚了!”

“哼!爸爸被盗版”阮天玲不悦的哼一声,爸爸被盗版冷着脸嚣张起来。

“我觉得你应该认清现实!即使我对你不好,我们也不再适合做夫妻。只要我不点头,你就不能离婚。就算歌手老子来了,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所以我死了你还是把心交给我吧,做你阮的奶奶。如果你表现得更好,我会对你更好。你再这么不识抬举,就不离婚了……”

说到这里,眯起锐利的眼睛,缓缓说道:“你不会得到我的宠爱,每天过着艰苦的生活。你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江予菲瞪大了眼睛,气得浑身发抖。

“土匪!”她从未见过如此傲慢的人。

阮,撇了撇嘴,很危险地说:“我不是土匪,我比你厉害...江予菲,如果我认真跟你玩,我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在江予菲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前世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场景。

她脸色苍白,热血上涌,忽然红着眼睛推开了阮。

“噗通——”毫无防备的男子被她推了一把,立马掉进了池子里!

阮,抖颤了几下,从水面上站起来,怒目而视:“江予菲,你怎么了?”

江予菲握紧他白皙的手指,人们平静了许多。

但她不后悔把他推进池子里。

她对他的所作所为与他把她推下楼梯并杀死她时发生的事情相比算不了什么。

阮,走到泳池边,伸出湿漉漉的手:“快把我拉上来!”

她不会拉他。

“自己上来!”说完,她转身要走。

阮,低声咒骂了一句,转身冲她吼道:“该死的女人,谁给你的胆子敢对我动手!”你给我站住,马上给我道歉!"

江予菲停下来,那人以为她害怕了,继续说道:“如果你现在过来向我道歉,我就不追究这件事了,快来!”

她转过头,用牙齿盯着他。

阮,握着她湿漉漉的手,样子很不好:“你在看什么?快来跟我道歉!”

她深吸一口气,抬起腿,向他走去。

“我道歉……”她刚说了几句话,突然推了他一下,阮田零又掉进水里了。

“我是不可能道歉的!”江予菲轻蔑地冲他喊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阮天玲从水中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可怖。

他握紧拳头,额头青筋直跳。

“江!下雨!菲律宾!”他愤怒地咆哮着,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愤怒,仿佛要肢解她!

“该死的女人,我不会让你走的!”他生气地拍打着游泳池的水,但他根本没有发泄他的愤怒。

江予菲直接出去了。

她不能呆在家里。如果阮田零彻底疯了,就没人能救她了。

我们出去躲起来,等他放心了再回来。

但是她不知道去哪里。不可能去找她妈妈。她没有朋友...

最后,她找到了一家不错的法国餐馆吃饭。

里面浪漫优雅的气氛可能会让她好受一些。

里面浪漫优雅的气氛可能会让她好受一些。

江予菲点了一杯红酒、爸爸被盗版鹅肝、爸爸被盗版牛排和一块蛋糕,然后他开始用食指移动着吃东西。

餐厅中间的柜台上有一个人在弹钢琴。

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子,紧闭的双眼透着混血的深沉。

他穿着白衬衫,微闭着眼睛坐在钢琴前,细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跳动。

在装饰精美的天花板上,水晶灯发出柔和的白光,将他完全覆盖,让他感觉置身于天使的光芒之中。

忍不住听了他演奏的流浪者之歌。

这是一首很悲伤的歌。

不知道为什么,是他弹出来的,给人一种特别悲伤的感觉。

如果你内心不孤独,不悲伤,就弹不出音乐的灵魂。

但是舞台上的那个人觉得他演的不好。一曲过后,他睁开眼睛,眼神明显不满。

他起身跟服务员说了几句话。服务员恭敬地点点头就走了。不一会儿,他给他带了一把小提琴。

男的拿着小提琴,试了试试音弦,然后问在场的嘉宾。

“谁愿意和我一起弹首歌?”他慢慢地环顾四周。有些人渴望尝试,有些人微笑着保持冷静。

没人出声,那人也不在乎。他轻轻一笑:“那我就拉小提琴独奏。”

他把钢琴放在肩上,正要开始弹奏,这时他瞥见一个女人在角落里举起手。

举手的不是别人,正是江予菲。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让他失望。也许他悲伤的音乐引起了她的内心共鸣。

“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玩吗?”他眼神黯淡,笑着问她。

江予菲站起来点点头:“好吧,你能不能就放那首歌?”

“好。”男人扬起嘴角微笑,声音溢出。

为了赢得阮的好感,偷偷学了半年钢琴。她学习很努力,只用了半年就能弹很多曲子。

当然这首《流浪者之歌》也包括在内。

这是一首悲伤的歌,讲述了一个人追求人生目标的全过程。

当江予菲第一次学习这首歌时,他无法理解故事中主人的感受。

但现在她能理解了。

因为,她也有自己追求的东西,也为最终的目标不断努力而难过。

以前听男人弹琴的时候,看不到尽头,找不到目标的悲伤好像突然就升起来了。

这一刻,她的心情还沉浸在那种情绪中。

江予菲纤细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轻轻跳动,配合着男人的小提琴音符,所有内心的情感都被诠释了...

当歌曲结束时,餐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她微微抬起头,笑着称赞那个男人。“谢谢,你打得很好。”

江予菲笑了。她站起来,把长发披在耳朵后面。她谦虚地说:“你小提琴拉得很好。”

“你不必谦虚。要不是你的配合,这首歌就不完美了。”男人摇摇头,向她伸出一只纤细有力的手。“我叫萧郎。今天我请你吃午饭。”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