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时时采彩官方APP(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有一点动心鹿灵(1/34)

时时采彩官方APP(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当你吃不下的时候,点动就会时不时的发生。

每当她吃不下饭的时候,点动就会先吃一些开胃的菜,然后才勉强吃一碗饭。

“可能是胃有问题,找个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爷爷告诉她,江予菲点点头,认为他不能再吃了,所以他去买了一些药吃。

吃完饭,她上楼回到卧室,打开电视看电视剧。阮不让她出去打工。她无事可做,只能用电视剧打发时间。

阮天玲也推门走进卧室。

江予菲坐在床上,靠着床头看电视,没看他一眼。

阮,拿了一本书,走到沙发前坐下,悠闲地读着,并没有和她说话。

他们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

每天都这样过,和离婚没什么区别。

今天的太阳又好又暖。江予菲看了无聊的电视剧,很快就睡着了。

正当她熟睡时,她感到有什么东西压在她身上。

又重又热,她上气不接下气。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阮、正压着她,用他那强壮而火辣的身体贴着她的身体。

一双桀骜不驯的大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触碰到了她的肌肤,她手掌里的热热源不断地从他传递到她身上。

他湿热的嘴唇亲吻着她的脖子,顺着V领毛衣游到了她的锁骨下边缘。

见她醒了,他微微抬起头,目光魅惑地盯着她,嘴角弯出一丝邪魅的弧度。

江予菲没有惊慌或尖叫。

她只是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头,平静地伸出手去推他。阮天玲拉开她的手,俯下身,再次压下她柔软的娇躯。

“你...嗯……”她让他走开,他立刻亲了亲她的嘴唇,堵住了她想说的话。

江予菲很生气。她用手抓住他的头发,用力一推,扭动着身体,不停的躲避他的亲吻。

然而,不管她怎么挣扎,他的吻都跟着她,她的嘴唇像八爪鱼一样吮吸着她,无法扔掉。

拉,两人在宽大的床上滚了几下。但最后,是她放低了姿态。

江予菲累得微微喘息,头发和衣服凌乱不堪。宽领口被拉低到最低处,露出她圆圆的肩膀和大片雪白的肌肤。

而在她的两腿之间,是他结实的大腿,和一些又热又硬的东西。

阮天玲以为她放弃了挣扎,他的薄唇又吻上了她微微泛红的唇。

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但她毫无征兆地咬了一口,他们的嘴里立即充满了血腥味。

“你……”那人抬起头吃痛,眉心愤怒地蹙着。

这个女人真的很重。如果她残忍,她的舌头会被咬掉。

阮天玲瞪着她,眼神有些愤怒。江予菲冷冷地看着他。只是看着她的眼睛,他失去了* *。

但是他没有马上起床。相反,他继续按着她,一只手贴着她的腰线,一只一只地移动。

“脾气这么差,大姨妈来了?”他开玩笑地问眉毛。

“走开,我没兴趣!”江予菲不快的推着他的身体。

她养不起这样的媳妇。她最好不要再和儿子结婚了。他们最好不要在一起。

“爸,心鹿看来雨菲没有再婚的心思。这件事不能强求。既然她不同意,心鹿我们就尊重她的想法。”阮妈妈优雅地笑了。

阮安国垂着眼睛点点头,“是的,这一次,我们必须尊重于飞的想法。她不同意,谁也不能强迫她。”

江予菲有点惊讶。没想到爷爷会选择尊重她。

“爷爷,谢谢您的理解。”她微微笑了笑。

阮、从容地站起来,淡淡地说:“我看这样也好,那我们回去吧!”

他拉着江予菲的手,把她拖到外面。

他的步伐很大,所以江予菲不得不快步跟上他。

“田零,我明天会邀请岳越,你也应该来。”阮玲玉的母亲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阮田零轻轻地走了几步,继续往前走。

坐在车里,江予菲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发圈,把她的长发扎成马尾,这让她精神大振。

阮天灵不是故意要开车走的。他握着方向盘,低着头看着她。

江予菲后知后觉地转移了他的视线。

“你在看什么?”

“你为什么不答应和我复婚?”他盯着她问道。

江予菲觉得他的问题很有趣。她为什么答应和他复婚?

“给我一个和你复婚的理由。”

“你有我的孩子……”

江予菲因为这个无聊的原因赶紧打断了他。“生孩子怎么了?不再婚,我和孩子还能好好活着,死了算了。”

阮天玲眉头微皱,眼神又沉了几分。

江予菲优雅地笑了。“有什么原因吗?”

他突然想强压她的笑容!

你为什么笑得如此冷漠,如此骄傲!

她的笑容只能反映他的挫败和失败!

“我爱你——”他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那双深邃的黑眼睛紧紧盯着她,没有遗漏她任何表情。

江予菲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吃错药了?但你可以胡说八道,不能乱吃药。但有时候,你不能胡说八道。”

她眼里除了惊讶和不屑,没有任何情绪。

她不仅不相信他说的话,还鄙视他的爱。

即使他真的爱她,她也会很不屑。

阮、勾唇,邪魅一笑:“你说得对,我说错了。”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爱上她。只是说那无非是想试探她的心。

“无聊!”江予菲坐下来,拉起他的安全带。“开车。”

阮、发动了车子,走了。在路上,徐太太给他打电话,请他喝茶。他拒绝了,并告诉徐太太,警察会处理徐曼的案子,他无能为力。

江予菲微微闭着眼睛闭目养神,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阮天玲故意开了免提,只是想让她听听许家是怎么担心的。

江予菲看着窗外。人行道上的银杏园已经长出来了,绿绿的。

一到秋天,它就会变成金黄色。一眼望去,全是金黄的树叶,画面很美。

她还记得去年遇到徐曼时,她看起来骄傲、美丽、清高,就像一位高贵的公主。她养不起这样的媳妇。她最好不要再和儿子结婚了。他们最好不要在一起。

“爸,看来雨菲没有再婚的心思。这件事不能强求。既然她不同意,我们就尊重她的想法。”阮妈妈优雅地笑了。

阮安国垂着眼睛点点头,“是的,这一次,我们必须尊重于飞的想法。她不同意,谁也不能强迫她。”

江予菲有点惊讶。没想到爷爷会选择尊重她。

“爷爷,谢谢您的理解。”她微微笑了笑。

阮、从容地站起来,淡淡地说:“我看这样也好,那我们回去吧!”

他拉着江予菲的手,把她拖到外面。

他的步伐很大,所以江予菲不得不快步跟上他。

“田零,我明天会邀请岳越,你也应该来。”阮玲玉的母亲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阮田零轻轻地走了几步,继续往前走。

坐在车里,江予菲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发圈,把她的长发扎成马尾,这让她精神大振。

阮天玲不是故意要开车走的。他握着方向盘,低着头看着她。

江予菲后知后觉地转移了他的视线。

“你在看什么?”

“你为什么不答应和我复婚?”他盯着她问道。

江予菲觉得他的问题很有趣。她为什么答应和他复婚?

“给我一个和你复婚的理由。”

“你有我的孩子……”

江予菲因为这个无聊的原因赶紧打断了他。“生孩子怎么了?不再婚,我和孩子还能好好活着,死了算了。”

阮天玲眉头微皱,眼神又沉了几分。

江予菲优雅地笑了。“有什么原因吗?”

他突然想强压她的笑容!

你为什么笑得如此冷漠,如此骄傲!

她的笑容只能反映他的挫败和失败!

“我爱你——”他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那双深邃的黑眼睛紧紧盯着她,没有遗漏她任何表情。

江予菲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吃错药了?但你可以胡说八道,不能乱吃药。但有时候,你不能胡说八道。”

她眼里除了惊讶和不屑,没有任何情绪。

她不仅不相信他说的话,还鄙视他的爱。

即使他真的爱她,她也会很不屑。

阮、勾唇,邪魅一笑:“你说得对,我说错了。”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爱上她。只是说那无非是想试探她的心。

“无聊!”江予菲坐下来,拉起他的安全带。“开车。”

阮、发动了车子,走了。在路上,徐太太给他打电话,请他喝茶。他拒绝了,并告诉徐太太,警察会处理徐曼的案子,他无能为力。

江予菲微微闭着眼睛闭目养神,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阮天玲故意开了免提,只是想让她听听许家是怎么担心的。

江予菲看着窗外。人行道上的银杏园已经长出来了,绿绿的。

一到秋天,它就会变成金黄色。一眼望去,全是金黄的树叶,画面很美。

她还记得去年遇到徐曼时,她看起来骄傲、美丽、清高,就像一位高贵的公主。

然而,点动仅仅几个月,点动她就被送进监狱,受到法律制裁。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

她只希望进了监狱以后,能改过自新,以后不再伤害别人。

其实从天堂掉到地狱的人不止一个。

有一次,她瞬间被送进了地狱。

人还是要靠自己站起来。如果他们不能站起来,他们只能一辈子生活在地狱里。

第二天,吃了早饭,和李婶一起坐车出去逛街。

阮天玲接到妈妈电话,回老家了。颜悦也受到阮母亲的邀请。

江予菲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们之间的对话。

阮、想和颜悦色地退婚。在她看来,她与她无关。但她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

逛了一上午,下午和李婶回到别墅,刚坐下喝了一杯,仆人就说燕小姐来了。

“她也来做什么?少爷不在家。”李婶淡淡的说道。

江予菲没有说要不要开心,但后者直接插话了。

她看起来憔悴了很多,但是看起来越来越可爱,我觉得可惜。

江予菲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勾着她的嘴唇笑了:“我好像没说我想见你。”

“,凌想和我离婚。满意吗?”严月一开口就问她。“你从一开始就插在我们之间,现在你必须直接把他带走。你怎么这么刻薄?”

江予菲无言以对。这个女人一直认为她介入了他们之间。她为什么这么想?

说实在的,是她把自己和阮、的婚姻插了进来。

反正颜悦的思维太奇妙了,都懒得和她争论。

“李婶,这里是阮天灵的别墅。如果他不在家,请替他问候客人。”江予菲说着,起身打算上楼去洗个澡,然后睡觉。

她不是这里的主人,不能招待,就让李阿姨招待吧。

然而,她的话在严月听来却变成了另一个意思。

江予菲是在暗示她的身份已经从女主人变成了客人吗?

她太骄傲了,她怎么能允许江予菲这样羞辱她呢?

颜悦大步上前,挡住了江予菲的去路。

她的脸冰冷而霸气。“你真的以为你迷惑凌一段时间,他就会放弃和我的婚约,和你结婚吗?”

“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凌最后嫁的一定是我。等我看看最后谁能嫁进阮家来!”

江予菲看上去很酷,说道:“你说完了吗?完事请让开。”

“江予菲,我不会让你继续骄傲的!”

江予菲不想说什么。她想什么就是什么。

严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大步走了。

她刚走出客厅,眼角瞥见了睡在狗窝里的霹雳。

“砰!”严月欣喜地上前,霹雳听到她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汪汪——”巨大的霹雳冲出狗窝,在燕月身边蹦跶。

和李婶听见声音,看见的总是凶猛的霹雳,实际上是在叫对方温柔撒娇。

宝贝留言很多,收藏,给虞姬力量!然而,仅仅几个月,她就被送进监狱,受到法律制裁。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

她只希望进了监狱以后,能改过自新,以后不再伤害别人。

其实从天堂掉到地狱的人不止一个。

有一次,她瞬间被送进了地狱。

人还是要靠自己站起来。如果他们不能站起来,他们只能一辈子生活在地狱里。

第二天,吃了早饭,和李婶一起坐车出去逛街。

阮天玲接到妈妈电话,回老家了。颜悦也受到阮母亲的邀请。

江予菲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们之间的对话。

阮、想和颜悦色地退婚。在她看来,她与她无关。但她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

逛了一上午,下午和李婶回到别墅,刚坐下喝了一杯,仆人就说燕小姐来了。

“她也来做什么?少爷不在家。”李婶淡淡的说道。

江予菲没有说要不要开心,但后者直接插话了。

她看起来憔悴了很多,但是看起来越来越可爱,我觉得可惜。

江予菲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勾着她的嘴唇笑了:“我好像没说我想见你。”

“,凌想和我离婚。满意吗?”严月一开口就问她。“你从一开始就插在我们之间,现在你必须直接把他带走。你怎么这么刻薄?”

江予菲无言以对。这个女人一直认为她介入了他们之间。她为什么这么想?

说实在的,是她把自己和阮、的婚姻插了进来。

反正颜悦的思维太奇妙了,都懒得和她争论。

“李婶,这里是阮天灵的别墅。如果他不在家,请替他问候客人。”江予菲说着,起身打算上楼去洗个澡,然后睡觉。

她不是这里的主人,不能招待,就让李阿姨招待吧。

然而,她的话在严月听来却变成了另一个意思。

江予菲是在暗示她的身份已经从女主人变成了客人吗?

她太骄傲了,她怎么能允许江予菲这样羞辱她呢?

颜悦大步上前,挡住了江予菲的去路。

她的脸冰冷而霸气。“你真的以为你迷惑凌一段时间,他就会放弃和我的婚约,和你结婚吗?”

“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凌最后嫁的一定是我。等我看看最后谁能嫁进阮家来!”

江予菲看上去很酷,说道:“你说完了吗?完事请让开。”

“江予菲,我不会让你继续骄傲的!”

江予菲不想说什么。她想什么就是什么。

严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大步走了。

她刚走出客厅,眼角瞥见了睡在狗窝里的霹雳。

“砰!”严月欣喜地上前,霹雳听到她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汪汪——”巨大的霹雳冲出狗窝,在燕月身边蹦跶。

和李婶听见声音,看见的总是凶猛的霹雳,实际上是在叫对方温柔撒娇。

宝贝留言很多,收藏,给虞姬力量!

有一点动心鹿灵

“砰,心鹿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心鹿没想到你回来了!”严岳兴奋地蹲下身子,轻抚着霹雳的脖子。

霹雳眯起眼睛,享受她的触摸,她强壮的身体一直在她身上游荡。

李婶娘尴尬地向解释道:“江小姐,其实霹雳是燕小姐十八岁时送给少爷的生日礼物。”

“嗯。”江予菲淡淡应了一句,没有回应。

李阿姨以为她不高兴了,解释道:“当时大家都以为颜小姐死了,连霹雳都知道颜小姐‘死了’。霹雳每天不吃不喝,最后差点死掉。当时少爷没有精力照顾,就把它送给了一个爱狗的朋友领养,然后领养了好几年。”

李婶的话音刚落,严月突然转头看着他们。

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江予菲,嘴角挂着骄傲的微笑。

她在向她炫耀,她和邦邦的感情有多好。

江予菲几乎要发疯了。他和一只狗关系很好,没什么好炫耀的。

严月走上前,用师父的口吻问李大妈:“霹雳是什么时候带回来的?”

“就在几天前。”

“凌亲自带回来的?”

“是的。”

颜悦的笑容加深了一点。“李阿姨,好好照顾霹雳,别让它受欺负。”

李婶哑口无言,谁敢欺负霹雳!不吓人就好。

江予菲自然知道,严月是怕自己遭此霹雳。

她无言以对。只有像她这样的女人才会一直认为别人对人心有害。

江予菲真的发现她的脸越来越恶心。她转身走回客厅,不想继续面对她。

严月盯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然后走回霹雳身边,对它耳语。

阮、一回来,李婶就告诉了他。

“她说什么了吗?”阮天玲随口问道。

李婶没敢八卦其中的一些。谁知道少爷对严小姐是什么态度?

”什么也没说。但她在离开前和迅雷玩了一会儿。”

阮天玲点点头,没说话。

“那江予菲呢?”

“江小姐在楼上休息。”

阮天玲大步上楼。他推开卧室的门,发现江予菲正坐在沙发上编织。

他走上前去,在她身边坐下,盯着她织毛衣,疑惑地问:“这是什么?给我织围巾?”

"我记得你答应给我织一条围巾."

江予菲不解地望着阮,沉下脸来说:“你忘不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去年,爷爷生日前。”

江予菲记得她给爷爷织了一条围巾作为生日礼物。阮,也叫她给他织一个。

但当时他并没有明确要求她为他织毛衣,她只是假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低下眼睛,继续她的动作:“我不记得我答应过你。”

“江予菲,你想违约吗?”

“谁欠债了!”

“你明明答应我了!”阮,说,如果他认定她同意了,那她一定同意了。“砰,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你回来了!”严岳兴奋地蹲下身子,轻抚着霹雳的脖子。

霹雳眯起眼睛,享受她的触摸,她强壮的身体一直在她身上游荡。

李婶娘尴尬地向解释道:“江小姐,其实霹雳是燕小姐十八岁时送给少爷的生日礼物。”

“嗯。”江予菲淡淡应了一句,没有回应。

李阿姨以为她不高兴了,解释道:“当时大家都以为颜小姐死了,连霹雳都知道颜小姐‘死了’。霹雳每天不吃不喝,最后差点死掉。当时少爷没有精力照顾,就把它送给了一个爱狗的朋友领养,然后领养了好几年。”

李婶的话音刚落,严月突然转头看着他们。

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江予菲,嘴角挂着骄傲的微笑。

她在向她炫耀,她和邦邦的感情有多好。

江予菲几乎要发疯了。他和一只狗关系很好,没什么好炫耀的。

严月走上前,用师父的口吻问李大妈:“霹雳是什么时候带回来的?”

“就在几天前。”

“凌亲自带回来的?”

“是的。”

颜悦的笑容加深了一点。“李阿姨,好好照顾霹雳,别让它受欺负。”

李婶哑口无言,谁敢欺负霹雳!不吓人就好。

江予菲自然知道,严月是怕自己遭此霹雳。

她无言以对。只有像她这样的女人才会一直认为别人对人心有害。

江予菲真的发现她的脸越来越恶心。她转身走回客厅,不想继续面对她。

严月盯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然后走回霹雳身边,对它耳语。

阮、一回来,李婶就告诉了他。

“她说什么了吗?”阮天玲随口问道。

李婶没敢八卦其中的一些。谁知道少爷对严小姐是什么态度?

”什么也没说。但她在离开前和迅雷玩了一会儿。”

阮天玲点点头,没说话。

“那江予菲呢?”

“江小姐在楼上休息。”

阮天玲大步上楼。他推开卧室的门,发现江予菲正坐在沙发上编织。

他走上前去,在她身边坐下,盯着她织毛衣,疑惑地问:“这是什么?给我织围巾?”

"我记得你答应给我织一条围巾."

江予菲不解地望着阮,沉下脸来说:“你忘不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去年,爷爷生日前。”

江予菲记得她给爷爷织了一条围巾作为生日礼物。阮,也叫她给他织一个。

但当时他并没有明确要求她为他织毛衣,她只是假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低下眼睛,继续她的动作:“我不记得我答应过你。”

“江予菲,你想违约吗?”

“谁欠债了!”

“你明明答应我了!”阮,说,如果他认定她同意了,那她一定同意了。

江予菲说不出话来,点动“我个人说过要给你织吗?没有,点动所以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

阮天玲的脸又沉了下去,“你显然是同意了!沉默也是一种承诺!”

“阮田零,你是什么东西?”

“你沉默,所以你承认你是什么东西?”江予菲向他翻了个白眼,埋头继续编织。

阮天玲气得说不出话来,却找不到话来反驳她。

但是让他就这么放弃了,他做不到。

他的脾气很倔,越是违心,越是不死心。

阮、伸手抓起一小片织的东西。他拿在手里问她:“这是给谁织的?”

“你控制我!”江予菲伸手去抓它。他打开她的手,然后迅速拔出毛衣针,用手抓住线。

“你不说我就拆!”

愤怒地盯着他,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

这人脾气这么这样,太土匪了!

不,他侮辱土匪,说他们是土匪。

他简直就是一只食肉兽,一只野兽!

“阮天玲,你不会无缘无故闹事吧?还给我,一会儿就坏了。”这是她两个小时努力工作的结果,从来不允许他破坏。

阮天玲见她还在乎这件事,就更加肯定了。

“再问你一遍,这是给谁织的?”

江予菲讨厌他威胁她。他越是这样,她越是不妥协。

“反正不是给你织的!”她对他咆哮。

阮,眼神一冷,冷哼一声,手指扯了一下线,把她织的东西撞了几下。

江予菲微微垂下眼睛,心里很难过。她是怎么认识阮这样的人的?

一口气堵在她的胸口,她感到很不舒服,难受得要发疯了。

站起来,伸手去拉阮的手腕。

他的手指一碰到她,她就像针一样甩开了,用头冲着他喊:“滚出去,你这个魔鬼,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滚出去,滚出去!”

阮天玲抿唇盯着她,眼底全是尹稚。

江予菲狠狠盯着他,眼神中充满了冰冷的怨恨。

她恨他不是因为他破坏了她编织的东西,而是因为他的欺凌和掠夺。

恨他这么久,一直在伤害她,强迫她,让她一直生活在极度的压抑中。

她多么希望立刻摆脱这种邪恶。

没有他,她的生活会很美好。

但和他在一起,她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再也见不到阳光,再也呼吸不到自由清新的空气息。

上辈子她的生活被他毁了,她觉得他又要毁了她。

努力了一辈子,她不能再让他毁了她。她必须摆脱他,她必须!

“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阮天玲站起来,笔直地站在她面前,顿时给了她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江予菲盯着他,指着门。“我叫你滚,滚!”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阮天岭愤怒的低吼着,脸色阴沉的吓人。江予菲说不出话来,“我个人说过要给你织吗?没有,所以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

阮天玲的脸又沉了下去,“你显然是同意了!沉默也是一种承诺!”

“阮田零,你是什么东西?”

“你沉默,所以你承认你是什么东西?”江予菲向他翻了个白眼,埋头继续编织。

阮天玲气得说不出话来,却找不到话来反驳她。

但是让他就这么放弃了,他做不到。

他的脾气很倔,越是违心,越是不死心。

阮、伸手抓起一小片织的东西。他拿在手里问她:“这是给谁织的?”

“你控制我!”江予菲伸手去抓它。他打开她的手,然后迅速拔出毛衣针,用手抓住线。

“你不说我就拆!”

愤怒地盯着他,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

这人脾气这么这样,太土匪了!

不,他侮辱土匪,说他们是土匪。

他简直就是一只食肉兽,一只野兽!

“阮天玲,你不会无缘无故闹事吧?还给我,一会儿就坏了。”这是她两个小时努力工作的结果,从来不允许他破坏。

阮天玲见她还在乎这件事,就更加肯定了。

“再问你一遍,这是给谁织的?”

江予菲讨厌他威胁她。他越是这样,她越是不妥协。

“反正不是给你织的!”她对他咆哮。

阮,眼神一冷,冷哼一声,手指扯了一下线,把她织的东西撞了几下。

江予菲微微垂下眼睛,心里很难过。她是怎么认识阮这样的人的?

一口气堵在她的胸口,她感到很不舒服,难受得要发疯了。

站起来,伸手去拉阮的手腕。

他的手指一碰到她,她就像针一样甩开了,用头冲着他喊:“滚出去,你这个魔鬼,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滚出去,滚出去!”

阮天玲抿唇盯着她,眼底全是尹稚。

江予菲狠狠盯着他,眼神中充满了冰冷的怨恨。

她恨他不是因为他破坏了她编织的东西,而是因为他的欺凌和掠夺。

恨他这么久,一直在伤害她,强迫她,让她一直生活在极度的压抑中。

她多么希望立刻摆脱这种邪恶。

没有他,她的生活会很美好。

但和他在一起,她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再也见不到阳光,再也呼吸不到自由清新的空气息。

上辈子她的生活被他毁了,她觉得他又要毁了她。

努力了一辈子,她不能再让他毁了她。她必须摆脱他,她必须!

“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阮天玲站起来,笔直地站在她面前,顿时给了她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江予菲盯着他,指着门。“我叫你滚,滚!”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阮天岭愤怒的低吼着,脸色阴沉的吓人。

谁敢叫他滚,心鹿绝对活腻了。

死女人,心鹿活腻了吗?

江予菲冷笑道:“我告诉过你,你想要什么?”

阮天玲握紧了他的手掌。他怕自己不小心掐死她!

他对她已经足够好了,因为她不仅决定轻松解除婚姻,甚至计划娶她。

然而,她从来不在乎他给她的一切。她对他总是很冷淡,从来没有好脸色。

阮发现自己真的很卑鄙。他怎么能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按照他以前的做法,他早就把她留在Java了。

现在他不仅养着她,还总是用他滚烫的脸贴着她冰冷的屁股。他觉得窝囊!

“信不信由你,我可以马上把你卖到国外,让你再也回不来了,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我相信,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那你还敢和我作对!”

江予菲的嘲笑声越来越大:“不是我,是你,是我,你在反对你自己。放开我,没人打你!”

“你总想离开我吧?”

江予菲侧着脸颊,沫沫的目光落到了外面,“明知故问!像你这种不知道什么是‘尊重’的人,谁愿意和你住在一起?”

颜田零的下巴突然绷紧了。“好吧,如果你生下这个孩子,我就尊重你,让你离开!”

“如果你有能力,现在就让我离开。”

“你不能带着我的孩子离开!”

“如果你想要孩子,有的是女人给你生。为什么一定要生这个孩子?阮,,别跟我说你喜欢我。”

“和你一样,你做梦!”

“那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不想被你喜欢,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靠,好像谁想喜欢她!

阮、忽然勾唇,冷冷冷笑道:“这句话我也给你。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江予菲下意识地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讥讽的弧度。

下辈子不可能喜欢他!

阮天玲见她调侃,气就不打一处来。死女人,你最好别真的喜欢我,不然我踢你屁股!

至于怎么让她好看,他还没想好。

江予菲不想继续和他争论。她转身走到床边坐下,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她的冷漠,冷漠,冷漠激起了他的不甘。

但是他还能怎么办,上去拉她,让她继续和他争论?

太天真了!

算了,好男人不跟女人打架,就放过她一次。

阮天玲冷哼一声,大步走出卧室。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下楼决定去看霹雳。

刚走到客厅,李阿姨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的线。

他注意到李婶的眼神,低头一看,发现他还拿着这个东西。

他把乱七八糟的线扔给李大妈,淡淡地说:“拿去扔掉。”

“主人,这不是……”李婶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这是什么?”

“这不是江小姐给宝宝穿的鞋吗?怎么去掉的?我上去看的时候,织法还是很好的。”

"..."阮的眼神就有些异样。谁敢叫他滚,绝对活腻了。

死女人,活腻了吗?

江予菲冷笑道:“我告诉过你,你想要什么?”

阮天玲握紧了他的手掌。他怕自己不小心掐死她!

他对她已经足够好了,因为她不仅决定轻松解除婚姻,甚至计划娶她。

然而,她从来不在乎他给她的一切。她对他总是很冷淡,从来没有好脸色。

阮发现自己真的很卑鄙。他怎么能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按照他以前的做法,他早就把她留在Java了。

现在他不仅养着她,还总是用他滚烫的脸贴着她冰冷的屁股。他觉得窝囊!

“信不信由你,我可以马上把你卖到国外,让你再也回不来了,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我相信,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那你还敢和我作对!”

江予菲的嘲笑声越来越大:“不是我,是你,是我,你在反对你自己。放开我,没人打你!”

“你总想离开我吧?”

江予菲侧着脸颊,沫沫的目光落到了外面,“明知故问!像你这种不知道什么是‘尊重’的人,谁愿意和你住在一起?”

颜田零的下巴突然绷紧了。“好吧,如果你生下这个孩子,我就尊重你,让你离开!”

“如果你有能力,现在就让我离开。”

“你不能带着我的孩子离开!”

“如果你想要孩子,有的是女人给你生。为什么一定要生这个孩子?阮,,别跟我说你喜欢我。”

“和你一样,你做梦!”

“那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不想被你喜欢,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靠,好像谁想喜欢她!

阮、忽然勾唇,冷冷冷笑道:“这句话我也给你。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江予菲下意识地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讥讽的弧度。

下辈子不可能喜欢他!

阮天玲见她调侃,气就不打一处来。死女人,你最好别真的喜欢我,不然我踢你屁股!

至于怎么让她好看,他还没想好。

江予菲不想继续和他争论。她转身走到床边坐下,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她的冷漠,冷漠,冷漠激起了他的不甘。

但是他还能怎么办,上去拉她,让她继续和他争论?

太天真了!

算了,好男人不跟女人打架,就放过她一次。

阮天玲冷哼一声,大步走出卧室。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下楼决定去看霹雳。

刚走到客厅,李阿姨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的线。

他注意到李婶的眼神,低头一看,发现他还拿着这个东西。

他把乱七八糟的线扔给李大妈,淡淡地说:“拿去扔掉。”

“主人,这不是……”李婶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这是什么?”

“这不是江小姐给宝宝穿的鞋吗?怎么去掉的?我上去看的时候,织法还是很好的。”

"..."阮的眼神就有些异样。

有一点动心鹿灵

“你是说,点动这是江予菲给孩子织的?”

“是的。江小姐不会织童鞋,点动所以向我请教。我给了她一些建议,她很快就开始了。孩子的脚很小,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织好。”

李大妈盯着手里那双破了一半的鞋子,微微皱眉。“好像一只鞋就要织好了,怎么能拆呢?”

“就一块羊毛,怎么可能是鞋!”阮天玲说不信。

李阿姨笑着说:“毛线鞋不用做模具,织一块,再用针缝。此外,孩子们穿鞋不是为了走路,而是为了保暖。因此,针织羊毛可以用针缝成鞋子。”

阮,突然发现自己挺幼稚的,连小孩子的东西都撕了下来。

“师傅,江小姐是怎么拆的?她织得不好吗?”李阿姨一直没有放下这个问题。

"...主人的孩子需要穿这么劣质的鞋子?把这个扔掉,明天买几十双,都要最好的。”

李大妈轻率地说:“少爷,我妈给我家孩子织的鞋,不管好不好,都是我的心。你不该毁了江小姐的劳动成果。”

阮,瞪了一眼,李婶娘立刻缩了缩脖子,转身走了:“我要把它扔掉。”

阮天玲回头,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似乎走得太远了,但他也责怪江予菲说话太狠。如果她告诉他这是为孩子织的,他就不会毁了它。

算了,明天让人买一大堆婴儿鞋,说不定她就放心了。

第二天,阮早早地就去公司上班了。

吃完早餐后,江予菲坐在客厅里看了两三个小时的电视。仆人走进来,笑着说:“江小姐,少爷送东西来了。”

江予菲侧身看去,几个人提着一大箱东西进来了。

他们把纸箱放在客厅里,递给她一份清单:“姜小姐,请确认一下货物的数量。如果没有问题,请签个字。”

江予菲接过了单子,上面全是各种各样的婴儿鞋品牌。

仆人打开纸箱叹了口气,“这么多婴儿鞋,好可爱。”

仆人拿来两双鞋给她看。

江予菲看了一眼,签了名,然后把清单交给了送货员。

“江小姐,少爷真有心提前给未来少爷买这么多鞋。”李婶娘也出来看鞋,替阮说了几句好话。

江予菲靠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没有再看鞋子。

他一定知道他昨天毁的是她给孩子织的鞋子,所以今天送了那么多鞋子。

但是不管他买了多少鞋子,他什么都攒不下。

她破坏的是她的努力,她对孩子的爱,而这个意图被他破坏了。她该如何弥补?

“江老师,你看起来可爱吗?”李阿姨把鞋子放在茶几上,茶几上摆满了鞋子,好像在卖。

江予菲起身淡淡地说:“我去后花园散散步。把这些东西处理掉。”

说完,她向后花园走去。

“李婶,其实我感觉主人对江小姐很好。但她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旁边的女佣小声对李婶耳语。“你是说,这是江予菲给孩子织的?”

“是的。江小姐不会织童鞋,所以向我请教。我给了她一些建议,她很快就开始了。孩子的脚很小,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织好。”

李大妈盯着手里那双破了一半的鞋子,微微皱眉。“好像一只鞋就要织好了,怎么能拆呢?”

“就一块羊毛,怎么可能是鞋!”阮天玲说不信。

李阿姨笑着说:“毛线鞋不用做模具,织一块,再用针缝。此外,孩子们穿鞋不是为了走路,而是为了保暖。因此,针织羊毛可以用针缝成鞋子。”

阮,突然发现自己挺幼稚的,连小孩子的东西都撕了下来。

“师傅,江小姐是怎么拆的?她织得不好吗?”李阿姨一直没有放下这个问题。

"...主人的孩子需要穿这么劣质的鞋子?把这个扔掉,明天买几十双,都要最好的。”

李大妈轻率地说:“少爷,我妈给我家孩子织的鞋,不管好不好,都是我的心。你不该毁了江小姐的劳动成果。”

阮,瞪了一眼,李婶娘立刻缩了缩脖子,转身走了:“我要把它扔掉。”

阮天玲回头,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似乎走得太远了,但他也责怪江予菲说话太狠。如果她告诉他这是为孩子织的,他就不会毁了它。

算了,明天让人买一大堆婴儿鞋,说不定她就放心了。

第二天,阮早早地就去公司上班了。

吃完早餐后,江予菲坐在客厅里看了两三个小时的电视。仆人走进来,笑着说:“江小姐,少爷送东西来了。”

江予菲侧身看去,几个人提着一大箱东西进来了。

他们把纸箱放在客厅里,递给她一份清单:“姜小姐,请确认一下货物的数量。如果没有问题,请签个字。”

江予菲接过了单子,上面全是各种各样的婴儿鞋品牌。

仆人打开纸箱叹了口气,“这么多婴儿鞋,好可爱。”

仆人拿来两双鞋给她看。

江予菲看了一眼,签了名,然后把清单交给了送货员。

“江小姐,少爷真有心提前给未来少爷买这么多鞋。”李婶娘也出来看鞋,替阮说了几句好话。

江予菲靠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没有再看鞋子。

他一定知道他昨天毁的是她给孩子织的鞋子,所以今天送了那么多鞋子。

但是不管他买了多少鞋子,他什么都攒不下。

她破坏的是她的努力,她对孩子的爱,而这个意图被他破坏了。她该如何弥补?

“江老师,你看起来可爱吗?”李阿姨把鞋子放在茶几上,茶几上摆满了鞋子,好像在卖。

江予菲起身淡淡地说:“我去后花园散散步。把这些东西处理掉。”

说完,她向后花园走去。

“李婶,其实我感觉主人对江小姐很好。但她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旁边的女佣小声对李婶耳语。

“李婶,心鹿其实我感觉主人对江小姐很好。但她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旁边的女佣小声对李婶耳语。

李阿姨白了她一眼。“那你怎么没看到江小姐过去对少爷很好?”

刚结婚时,心鹿江予菲对阮田零很顺从,为他考虑一切。

可惜当时的少爷不懂得珍惜。现在江老师心灰意冷,他又开始对她好了。

嘿,这是什么邪恶?为什么两个人不能同时对对方好?

女佣人很自然地转向阮。“当时少爷不喜欢上江小姐。姜姑娘现在应该坚持下去,得到少爷的宠爱。”

“走,做你的事!”李阿姨挥手让她走,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玩这些可爱的小鞋。

颜悦走进客厅,看到茶几上摆满了婴儿鞋。

婴儿鞋还不到一个人手掌大小的一半。它们很小,只有刚出生的孩子才能穿。而且每一只鞋子都很可爱,鞋子又软,光看就能可爱到人心。

严月木很不解。“这是什么鞋?”

李阿姨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燕小姐,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严月淡淡地问道。

李心想,阿姨你当然不能来。这是师傅给江老师住的地方。江小姐是这里的主人。大家都知道你和江老师的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李大娘心里这么想,脸上却始终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燕小姐,你是来找少爷的吧?少爷不在。”

颜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目光落在那双婴儿鞋上。

“这双鞋怎么了?”

为什么她对江予菲和阮天玲要生孩子有不好的预感?

李婶觉得还是把真相告诉她比较好,这样她就可以放弃,不再缠着少爷了。

她笑道:“这双鞋是少爷给未来少爷买的。少爷和江小姐有孩子。”

“你说什么?!"严月目瞪口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此刻的表情很难看。她美丽的眼睛里产生的冰冷的寒意直接传达了她内心最真实的反应。

李婶摸着眼睛打了个寒颤。

她可能做错了什么吗?也许她不应该告诉她这件事。

“燕小姐,少爷真的决定和江小姐复婚了。现在他们有孩子了,放手吧,主人。他可能不是你的幸福。”

李婶好心劝她,她就是不听。

她微微垂下眼睛,用冰冷的目光盯着那双鞋。以前她觉得鞋子很可爱,现在觉得又丑又刺眼!

他和江予菲有孩子,他们甚至有孩子!

阮、提出退婚,也就是这几天。分手前,江予菲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背叛了她,他一直在欺骗她!

难怪他带着江予菲住在这里,并决定与她解除婚约,嫁给江予菲,都是因为江予菲怀孕了。

哦,这就是所谓的婆婆吗?“李婶,其实我感觉主人对江小姐很好。但她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旁边的女佣小声对李婶耳语。

李阿姨白了她一眼。“那你怎么没看到江小姐过去对少爷很好?”

刚结婚时,江予菲对阮田零很顺从,为他考虑一切。

可惜当时的少爷不懂得珍惜。现在江老师心灰意冷,他又开始对她好了。

嘿,这是什么邪恶?为什么两个人不能同时对对方好?

女佣人很自然地转向阮。“当时少爷不喜欢上江小姐。姜姑娘现在应该坚持下去,得到少爷的宠爱。”

“走,做你的事!”李阿姨挥手让她走,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玩这些可爱的小鞋。

颜悦走进客厅,看到茶几上摆满了婴儿鞋。

婴儿鞋还不到一个人手掌大小的一半。它们很小,只有刚出生的孩子才能穿。而且每一只鞋子都很可爱,鞋子又软,光看就能可爱到人心。

严月木很不解。“这是什么鞋?”

李阿姨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燕小姐,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严月淡淡地问道。

李心想,阿姨你当然不能来。这是师傅给江老师住的地方。江小姐是这里的主人。大家都知道你和江老师的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李大娘心里这么想,脸上却始终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燕小姐,你是来找少爷的吧?少爷不在。”

颜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目光落在那双婴儿鞋上。

“这双鞋怎么了?”

为什么她对江予菲和阮天玲要生孩子有不好的预感?

李婶觉得还是把真相告诉她比较好,这样她就可以放弃,不再缠着少爷了。

她笑道:“这双鞋是少爷给未来少爷买的。少爷和江小姐有孩子。”

“你说什么?!"严月目瞪口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此刻的表情很难看。她美丽的眼睛里产生的冰冷的寒意直接传达了她内心最真实的反应。

李婶摸着眼睛打了个寒颤。

她可能做错了什么吗?也许她不应该告诉她这件事。

“燕小姐,少爷真的决定和江小姐复婚了。现在他们有孩子了,放手吧,主人。他可能不是你的幸福。”

李婶好心劝她,她就是不听。

她微微垂下眼睛,用冰冷的目光盯着那双鞋。以前她觉得鞋子很可爱,现在觉得又丑又刺眼!

他和江予菲有孩子,他们甚至有孩子!

阮、提出退婚,也就是这几天。分手前,江予菲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背叛了她,他一直在欺骗她!

难怪他带着江予菲住在这里,并决定与她解除婚约,嫁给江予菲,都是因为江予菲怀孕了。

哦,这就是所谓的婆婆吗?

有一点动心鹿灵

颜悦说不出现是什么感觉。

反正我很生气,点动很难受,点动我要毁掉一切!

“燕小姐,燕小姐?”

李婶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她愤怒地转身大步走了。她不到几分钟就走了,被飞机带走了。

李婶松了一口气,真的希望她能退让。

江予菲不知道严月去了哪里,李婶也不知道。她不想告诉江予菲,也不想让她为难。

阮天玲下午回到家,客厅里却没有江予菲的影子。

他打电话给李阿姨,问她:“你在哪里?”

李婶自然知道他问的是。

“师傅,江小姐在楼上休息。”

阮天玲点点头。他脱下外套,递给李婶。他的手指解开他的袖口,卷起他的衬衫袖子,露出他强壮的青铜手臂的一半。

“她今天感觉怎么样?”

李阿姨微微笑了笑。“江小姐今天的心情没有太大变化。少爷送的鞋子已经收到了,但江小姐似乎不喜欢。”

阮,眉头微皱,他以为她会很高兴,接受他变相的道歉,可是她一点也不喜欢。

他走上楼,推开卧室的门。他看见江予菲靠在床上看小说。

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进来,江予菲没有回头,一直静静地盯着书上的字。

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走到她身边坐下,发现她正在看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他没读过这部小说,但他听说过。

阮,脱了鞋,走到床上,靠着她,和她一起看着书上的内容。

“这本小说说了什么?”他问她。

江予菲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转身背对着他。

阮,蹲在她背上,搂住她的腰:“以前有人给我推荐过这本书,我一直没有机会读。说说吧,到底是关于什么的?”

江予菲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这个人很无聊,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去看。

阮,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他勾勾嘴唇,笑着说:“我没时间看。请简单介绍一下。”

她不会介绍他!

江予菲正要拒绝,这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闪。

她把书翻到标好的那一页,淡淡地说:“这本书里有几部小说,我就选最经典的一部告诉你。”

“好。”阮天玲欣然同意。

他不在乎小说是什么,他只想逼她和他说话。

“这里最经典的小说是《红玫瑰与白玫瑰》,这部小说可以用作者的一段话来概括。”

“好吧,告诉我是什么。”

阮天玲翻身躺回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等着她舒服地给他念。

江予菲坐起来,把书放在他弯曲的膝盖上。

她盯着上面的一段话小声说:“也许每个男人都有过两个这样的女人,至少两个。娶了一朵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当你娶一朵白玫瑰时,白色的是你衣服上的一个米贴,而红色的是你心上的一个朱砂痣。”颜悦说不出现是什么感觉。

反正我很生气,很难受,我要毁掉一切!

“燕小姐,燕小姐?”

李婶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她愤怒地转身大步走了。她不到几分钟就走了,被飞机带走了。

李婶松了一口气,真的希望她能退让。

江予菲不知道严月去了哪里,李婶也不知道。她不想告诉江予菲,也不想让她为难。

阮天玲下午回到家,客厅里却没有江予菲的影子。

他打电话给李阿姨,问她:“你在哪里?”

李婶自然知道他问的是。

“师傅,江小姐在楼上休息。”

阮天玲点点头。他脱下外套,递给李婶。他的手指解开他的袖口,卷起他的衬衫袖子,露出他强壮的青铜手臂的一半。

“她今天感觉怎么样?”

李阿姨微微笑了笑。“江小姐今天的心情没有太大变化。少爷送的鞋子已经收到了,但江小姐似乎不喜欢。”

阮,眉头微皱,他以为她会很高兴,接受他变相的道歉,可是她一点也不喜欢。

他走上楼,推开卧室的门。他看见江予菲靠在床上看小说。

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进来,江予菲没有回头,一直静静地盯着书上的字。

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走到她身边坐下,发现她正在看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他没读过这部小说,但他听说过。

阮,脱了鞋,走到床上,靠着她,和她一起看着书上的内容。

“这本小说说了什么?”他问她。

江予菲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转身背对着他。

阮,蹲在她背上,搂住她的腰:“以前有人给我推荐过这本书,我一直没有机会读。说说吧,到底是关于什么的?”

江予菲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这个人很无聊,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去看。

阮,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他勾勾嘴唇,笑着说:“我没时间看。请简单介绍一下。”

她不会介绍他!

江予菲正要拒绝,这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闪。

她把书翻到标好的那一页,淡淡地说:“这本书里有几部小说,我就选最经典的一部告诉你。”

“好。”阮天玲欣然同意。

他不在乎小说是什么,他只想逼她和他说话。

“这里最经典的小说是《红玫瑰与白玫瑰》,这部小说可以用作者的一段话来概括。”

“好吧,告诉我是什么。”

阮天玲翻身仰卧在床上,双手枕在后脑勺上,等着她舒服地给他念。

江予菲坐起来,把书放在他弯曲的膝盖上。

她盯着上面的一段话小声说:“也许每个男人都有过两个这样的女人,至少两个。娶了一朵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当你娶一朵白玫瑰时,白色的是你衣服上的一个米贴,而红色的是你心上的一个朱砂痣。”

看完之后,心鹿她愣了一下,心鹿侧身看着他:“这是段子,你听懂了吗?”

阮、两眼深深地盯着她。他扬起嘴唇笑了笑:“你以为你是我的蚊子血还是朱砂痣?”

他自然理解她的讽刺。

她和他结婚后,嘲笑他,把她当成蚊子血。与她离婚并与颜悦订婚后,她又被视为朱砂痣。

他发现这段话确实不错,但对他不适用。

江予菲勾勾嘴唇,讽刺地说:“你怎么不问,你是蚊子血还是我心里的白米粒?”

“那你的明月和朱砂痣是谁?”阮天玲立刻问道。

江予菲放下书,下了床,走到阳台上。“反正不是你。”

阮天玲微微眯着眼,表情有些阴沉。

江予菲把手放在栏杆上向下看。那是一个半人高的白色狗窝和一棵银杏树。

这时,已经是日落了。这时,霹雳醒了,它正站在树下吃它的食物。

它的警惕性很高,它立刻注意到了江予菲的存在。

霹雳抬头看她,想对她尖叫两声。看到阮,跟在她后面,她又静了下来,继续大吃大喝。

阮天玲从后面抱住了江予菲的身体,她结实的胸膛紧贴着她纤细的后背。

“女人,你还没告诉我谁是你的皎洁月光和朱砂痣。”

“跟你有什么关系?”江予菲淡淡问道。

阮,咬了她的耳朵,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牙印。“当然重要,因为我希望我是你的皎洁月光和朱砂痣。”

江予菲甚至没有心情嘲笑。

曾经他在她心里真的是朱砂痣,但后来,他成了墙上的蚊子血,这让她碍眼。

江予菲挣扎着推开他的身体,指着楼下的霹雳。“那是严月给你的东西吗?”

东西?

第一次有人用什么东西来形容霹雳。

霹雳在颜月出生时被他买下,然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虽然是给他的,但是霹雳几乎是两个人一起带大的。

在霹雳眼里,他是唯一拥有它的人,但他是唯一最终拥有它的人。

霹雳是一只血统高贵的红獒。它有着浓密的红色鬃毛,狮子般的头,威严、高贵的气质,平静而勇敢。

虽然它是作为宠物饲养的,但它的帝王精神丝毫没有减弱。

没有人敢看不起霹雳,也没有人敢把它当狗看。

更别说形容成什么了。

谁没有一本正经地称它为霹雳,但江予菲说它是个了不起的东西。

她确定霹雳跟任何狗一样可鄙吗?

阮,斜眼淡淡道:“霹雳就是我的搭档。”

“那么?”江予菲不理解他。

男人不得不说:“你要给它点尊重。”

现在她明白了他在说什么,江予菲淡淡地笑了:“我尊重它,它会尊重我吗?”

“你让我给一只狗尊重,说明你还是懂“尊重”的意思的。那请问你尊重过我吗?”

"..."阮、很后悔,所以不该谈“敬”字。看完之后,她愣了一下,侧身看着他:“这是段子,你听懂了吗?”

阮、两眼深深地盯着她。他扬起嘴唇笑了笑:“你以为你是我的蚊子血还是朱砂痣?”

他自然理解她的讽刺。

她和他结婚后,嘲笑他,把她当成蚊子血。与她离婚并与颜悦订婚后,她又被视为朱砂痣。

他发现这段话确实不错,但对他不适用。

江予菲勾勾嘴唇,讽刺地说:“你怎么不问,你是蚊子血还是我心里的白米粒?”

“那你的明月和朱砂痣是谁?”阮天玲立刻问道。

江予菲放下书,下了床,走到阳台上。“反正不是你。”

阮天玲微微眯着眼,表情有些阴沉。

江予菲把手放在栏杆上向下看。那是一个半人高的白色狗窝和一棵银杏树。

这时,已经是日落了。这时,霹雳醒了,它正站在树下吃它的食物。

它的警惕性很高,它立刻注意到了江予菲的存在。

霹雳抬头看她,想对她尖叫两声。看到阮,跟在她后面,她又静了下来,继续大吃大喝。

阮天玲从后面抱住了江予菲的身体,她结实的胸膛紧贴着她纤细的后背。

“女人,你还没告诉我谁是你的皎洁月光和朱砂痣。”

“跟你有什么关系?”江予菲淡淡问道。

阮,咬了她的耳朵,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牙印。“当然重要,因为我希望我是你的皎洁月光和朱砂痣。”

江予菲甚至没有心情嘲笑。

曾经他在她心里真的是朱砂痣,但后来,他成了墙上的蚊子血,这让她碍眼。

江予菲挣扎着推开他的身体,指着楼下的霹雳。“那是严月给你的东西吗?”

东西?

第一次有人用什么东西来形容霹雳。

霹雳在颜月出生时被他买下,然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虽然是给他的,但是霹雳几乎是两个人一起带大的。

在霹雳眼里,他是唯一拥有它的人,但他是唯一最终拥有它的人。

霹雳是一只血统高贵的红獒。它有着浓密的红色鬃毛,狮子般的头,威严、高贵的气质,平静而勇敢。

虽然它是作为宠物饲养的,但它的帝王精神丝毫没有减弱。

没有人敢看不起霹雳,也没有人敢把它当狗看。

更别说形容成什么了。

谁没有一本正经地称它为霹雳,但江予菲说它是个了不起的东西。

她确定霹雳跟任何狗一样可鄙吗?

阮,斜眼淡淡道:“霹雳就是我的搭档。”

“那么?”江予菲不理解他。

男人不得不说:“你要给它点尊重。”

现在她明白了他在说什么,江予菲淡淡地笑了:“我尊重它,它会尊重我吗?”

“你让我给一只狗尊重,说明你还是懂“尊重”的意思的。那请问你尊重过我吗?”

"..."阮、很后悔,所以不该谈“敬”字。

霍真的看了眼,点动沉思了一下。“我觉得他像个女的。”

“你是说他伪装成男人?!"

霍真勾唇:“很有可能。”

上官鲁尔肯定地点点头:“一定是他!点动他的样子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家里也有他的照片。回去看看就知道是不是他了。”

霍真很聪明:“他是当年的养女吗?”

上官露尔点点头,眼神中有一丝怨恨:“对!就是她!要不是她,我父亲不会……”

霍真紧紧抱住她的身体:“别想了。如果真的是她,我们会想办法报复的。”

“嗯!”上官露儿点点头,她一定要报仇。

管家的没落是因为那个女孩,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她。

叶笑言离开了陈俊。

当他走到酒店门口,正要上车的时候,脸色突然变了,白皙的脸颊变得更加苍白。

陈俊瞥了他一眼,微微皱起眉头:“你怎么了?”

叶笑言很快恢复了他的表情:“我很好...上车。”

“真的没事吗?”

“嗯。”

“我觉得你不舒服。”

叶笑言微微一笑:“我想我饿了。我只是肚子疼,不过现在好了。”

陈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是不是得了胃病?”

“没有。我每天都按时吃饭,怎么会有胃病呢?”

“那为什么会肚子疼?”

叶笑言看上去很自然:“太饿了。”

陈俊:“…”

看到叶笑言真的没事,他也放心了许多。

“走吧,我请你吃饭。我今天赚了很多钱。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陈俊弯唇含笑说道。

“那就去最好的餐厅吃饭吧。”叶笑言也不跟他客气。

陈俊被杀了,但他非常高兴:“很好!”

他们去了最贵的餐馆,叶笑言点了很多没吃过的东西,吃了很多。

陈俊坐在他对面。他优雅地喝着酒杯。“看来你是真的饿了。”

“中午没吃饭吗?”他又疑惑地问。

叶笑言抬起头说:“事实上,我昨天没吃。我怕你中午看到,我就少吃点。”

陈俊看上去很严肃:“如果你没吃东西,告诉我该藏什么。下次别这样!”

“嗯!”叶笑言继续低头吃饭。

陈俊不饿,所以他看着他吃东西,偶尔吃一口。

叶笑言吃完后没有再吃。

他们离开了餐馆,打算乘公共汽车回去。

陈俊把王冠送回了南宫家。他不想带走它。

叶笑言主动提出送来。他说他会顺便向老板汇报。

“我和你一起去,顺便看看他老人家。”陈俊不假思索地说道。

叶笑言点点头:“好的。”

他们一起去了南宫城堡。

城堡的管家向他们打招呼。他笑着对陈俊说:“安森少爷,老板在楼上等你。他要你先进去。”

“好,我明白了。”陈俊先去了南宫文祥。

南宫文祥正在书房里锻炼。

他的中风已经治好了很多。他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正在练习打高尔夫球。

陈俊走进来,正好看到他进了一个球。他笑着说:“曾爷爷,我来了。”

!!

南宫文祥看着他,心鹿友好地笑了笑:“坐下,心鹿事情是怎么解决的?”

“已经解决了。”陈俊只说了一句。

他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已经有人向他报告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南宫文祥走到沙发前坐下,问他。

陈俊仍在犹豫。“过两天再看。”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父亲已经知道了,他让你早点回去。”

“嗯,我明白了。”

南宫文祥似乎漫不经心地问:“你还有什么没说完的?”还是想在伦敦多待几天?"

笑着说:“我好久没去齐家了。我打算有一天郑重地去看望我的养父。”

“嗯,该走了。”

南宫文祥又和他谈了谈,让他去休息,并顺便把叶笑言叫了进来。

叶笑言很快就进来了,他恭敬地给了南宫文祥一份礼物。

南宫文祥笑着说:“这些天你一直在努力保护安森。”

“其实我什么都没做,这才是我应该做的。”

“上次我送你去沙漠,你做得很好。这几天休息够了吗?”

叶笑言知道他有了新的任务。

“嗯,我好好休息。”

南宫文祥开始谈论这个话题:“一周前,几个派往沙特的人突然失去了联系。去查明真相。具体信息我会让人给你的。这两天,你还是早点走吧。”

叶笑言点点头:“好的,我会尽快开始。”

叶笑言从书房出来,下楼去了。

陈俊正坐在客厅里喝茶。看到他,他笑着问:“你要回去吗?”

“你先回去,我还有事。”

“是什么?”

“我有新任务,我得熟悉任务内容。”

陈俊没有多问:“没关系,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但是会很晚的……”

“那今晚就留在这里吧。”

见他如此坚持,叶笑言也不再说什么,他直接去找人取资料,熟悉任务。

当叶笑言和陈俊回去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回到叶笑言的住处,陈俊说他明天要出去,并问叶笑言去不去。

叶笑言摇摇头:“我不去了,我想熟悉新的任务。明天出门记得多带两个人。”

陈俊开玩笑地说:“我知道,我发现你有管家的气质。”

"..."叶笑言不想和他开玩笑。“我要休息一下。早睡,晚安。”

“晚安。”

叶笑言回到房间,拿出资料研究。这一次,他必须完成的任务有点棘手。失踪的杀手不知道是谁带走了他们,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但也许和当地的恐怖组织有关。

南宫家在沙特开了一家大石油公司,赚了不少钱,尤其是今年。但也是在今年,该公司遭到恐怖组织的袭击,许多人死亡。

南宫文祥派了几个杀手去调查处理情况,但是三个杀手失踪了。

叶笑言的任务是找到他们,找出幕后黑手。

抓住凶手,自然是要除掉的...

南宫文祥说,他可以调整人跟着过去。

!!

叶笑言不想太高调,点动就带了几个人。

明天准备一天,点动后天开始。

只是出发时间,他还没告诉安森...

第二天,一早就出门了,也正准备去齐的城堡看望齐瑞森。

几年前,金大川一家从中国偷渡来英国。

我以为那是天堂,但当我来到这里,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尴尬。

因为他们不能成为合法公民,他们甚至不能从政府那里得到基本的救济。

金大川拿着一袋丢弃的瓶子走回廉价屋。

他推门进去,不到15平米的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废弃物。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穿着又大又旧的衣服,在角落里用电炉做饭。她是金大川的女儿,她的名字叫于今。

“爸爸回来了,你很快就可以吃饭了。”金玉和金大川谈过了。

金大川把他今天捡的废品堆了起来。“你妈呢?”

“妈妈去邮局了。”

金大川叹了口气,他的妻子每天都去邮局等她儿子的信,但是已经整整一年了,没有任何消息。

这时,金大川的妻子也回来了,她看上去很悲伤。

于今问:“妈妈,有我哥哥的信吗?”

“没有。”金的母亲摇摇头,情绪不高。

于今安慰她:“也许我哥哥太忙了。等他想起来了,会给我们寄信的。”

金的母亲坐在长凳上,悲伤地擦去眼泪。

“我看你哥哥八成是出事了……”

“妈妈!”于今非常害怕。“别瞎说。”

“金子是最孝顺的,他出去一年了,怎么能不联系我们。他一定出事了……”金的妈妈痛哭流涕,金大川一言不发地蹲在角落里,眼里满是悲伤。

于今眼里噙满了泪水:“妈妈,我哥哥答应过我,他会挣很多钱,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哥哥从来没有骗过我,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金的妈妈不再说话,只是呜呜哭了起来。

叶笑言在外面听到了里面的哭声,犹豫着去敲门。

于今的眼睛发亮了:“我哥哥一定回来了!”

她急忙去开门,但她面前是一个陌生的男孩。

“你找谁?”好有些警惕的问。

叶笑言笑着说:“这是金屋吗?”

“是的,你是谁?!"于今非常激动,金大川和金的母亲也走了出来。

叶笑言递给他们一个鼓鼓囊囊的棕色纸袋:“这是我要带给你的黄金。我已经带了些东西。现在就离开。”

“等一下,你是金的朋友吗?”金妈妈忙问。

“嗯,我是他的朋友。”叶笑言也不回嘴,他很快走开了。

于今打开牛皮纸袋,喊道:“爸爸,妈妈,很多钱!”

金的父母愣住了,包里全是钱。

“还有一封信,是我哥哥写的……”于今发出激动的声音。

叶笑言上了车,车里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一个没人能看见的鬼魂。

“有了这笔钱,你的家庭应该摆脱困境。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离开?”

不,我不愿意离开。让我跟着你。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

!!

叶笑言没有答应:“跟着我有什么用?离开这个世界,心鹿去你该去的地方。”

我真的不想离开...]金的声音很孤独。

“舍不得你家?”

【嗯,心鹿到现在,我都不相信自己死了。】

“那你就可以和家人在一起了。”

不,他们看不见我,我想跟着你。】

叶笑言理解他的想法,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看到他,所以他愿意追随他。如果他想做什么,他可以通过他来做。

而跟着他可以让金觉得他还活着,而不是死了。

许多缠着他的鬼魂都有同样的想法。

叶笑言知道,对威尔来说是摆脱不了他的。另外他要去做任务,也许他需要黄金。

毕竟黄金有特殊能力,是他见过最特殊的鬼。

“好吧,你暂时跟着我,等我回来,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家人。”

【谢谢!金很开心。

叶笑言没有急着回去,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他开车去了一个别墅区。

“在这里吗?”

金点点头。“就在这里。昨天听霍真说他今天再来。】

叶笑言不再说什么,拿出衣服穿上,然后拿着装备下车。

他避开了各种监控,顺利的去了一个别墅。

叶笑言抬头看着二楼的别墅,嘴角含笑,没一会儿,他已经消失在别墅门前。

当叶笑言回到车上时,刚好一辆防弹黑色轿车驶进别墅。

叶笑言盯着车,脸色阴沉。

黑车停在别墅前,霍真下了车,别墅的门及时打开,一个漂亮的混血女人迎了上去,亲昵地挽着霍真的胳膊。

一个小时后,霍真住处的上官露尔收到了一份快递。

快递里全是照片。

这是一张霍真和一个女人亲热的照片...

上官璐一直以为霍真很爱她,心里只有她一个人。

看到这些照片,上官露儿顿时崩溃了。她不是一个喜欢隐忍的贤惠大方的女人。

立刻,上官露儿把霍真叫了回来,然后跟他大吵大闹。

上官璐的儿子很歇斯底里,霍振又各种讨好她,还要找出是谁陷害了他。

他们都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没有空听叶笑言的话。

叶笑言回到了他的住处,陈俊也回来了。

他自己做了晚餐。

然而,陈俊的手艺不好,菜肴看起来很糟糕...

“吃饭了吗?”他问叶笑言。

“还没有。”

陈俊笑了:“来吃吧,我刚吃完。”

叶笑言看到了桌子上的食物,陈俊严肃地说:“虽然看起来很糟糕,但味道还可以。”

叶笑言什么也没说,坐了过去。他盛了一碗米饭,吃了一口食物。

陈俊坐在他对面:“怎么会?”

“嗯,很好。”叶笑言由衷地感激。

陈俊的眼睛亮了:“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做饭。看来我的天赋还不错。”

说完,他咬了一口,虽然味道很咸,但他觉得很好吃。

!!

叶笑言很给面子地吃了两碗米饭,点动吃了很多食物。

陈俊突然感到一种成就感。“估计下次会好一点……”

“安森。”叶笑言打断他,点动“我明天要去做一项新任务。你什么时候回家?”

陈俊愣住了,“明天去吗?这么快?”

“嗯,任务比较紧迫。”

“危险吗?”

“没有危险,放心,我能处理。”叶笑言很自信。

陈俊松了口气:“需要多长时间?”

“不确定。”

陈俊知道他们明天会再次分开。

这次分开让他比两年前更加舍不得。

“你要去哪里做任务?”他问。

“利雅得。”

陈俊皱起眉头:“那么远……”

他大概猜到了叶笑言要做什么任务。

前段时间听说沙特某公司出了大问题,死了很多人。

“那你呢,什么时候回去?”叶笑言问他。

陈俊笑着说,“我随时都可以回去。你不用担心我。估计过两天就要回去了。”

“哦。”叶笑言不再问什么。

吃完饭他们还是照常相处,只是有点心不在焉。

“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要逞强,可以跑也可以跑,知道吗?”陈俊突然告诉他。

叶笑言惊呆了:“嗯,我知道。”

“如果你有什么困难,记得给我打电话。”陈俊又说道。

“好。”

不管他说什么,叶笑言都答应了。

天色已晚,叶笑言起身说:“我要休息了,所以你应该早点休息。晚安。”

“我也去休息。”陈俊紧随其后。

他们一前一后上楼了。

叶笑言站在房间门口,正要推门进去,陈俊突然拦住了他。

“小字。”

“是什么?”叶笑言回来了。

陈俊的眼睛深邃。“我不知道我们这次分开后什么时候会再见面。但我会再来找你,记住我说的话,好好生活。”

叶笑言微微垂下眼睛:“我非常珍惜生命,我会的。”

陈俊满意地笑了:“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

“好。”

叶笑言推门进屋。他关上门,但人们靠在门上,突然陷入一种失神的状态。

他想,如果他是一个正常人,他可以和他一起恢复女孩的身份。

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不会认识安森...

第二天,叶笑言早早离开了。

他带了几个人,坐专机去了沙特。

到达沙特阿拉伯后,叶笑言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叶笑言单独行动,去找公司负责人问话。

他已经知道大致情况了,和信息差不多。

是恐怖分子袭击了公司,枪杀了很多人。现在公司很着急,很多业务都取消了。

如果这件事不解决,公司将遭受重大损失。

叶笑言带来了四个人。

他安排这四个人在公司上班,不仅仅是观察情况,还做保镖。如果有更多的恐怖分子,他们可以互相攻击。

叶笑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出失踪的三名杀手。如果他们迟到,他们可能会有危险。

那三个人在调查情况的过程中失踪了。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