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6UP官网娱乐(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后宫三千肉文(1/02)

6UP官网娱乐(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其他人,后宫包括她的父母,后宫认为她必须结婚。

如果她不结婚,她就做了令人发指的事。

就连小君齐家也想提前订婚,但是她的父母没有意见。

这么好的女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自然,他们对他的所作所为很满意。

丁看到父母的反应,无言以对。

他们造反太快了!

但是,她无话可说,她的意见会被忽略。

就这样确定了订婚时间,就在一个星期之后。

丁的父母也住在阮的家里。

丁牧和江予菲天天商量订婚的事,丁燕和阮田零天天出去熟悉A市。

阮、带着他到处喝茶、吃饭、玩耍。丁燕这几天真的玩的很开心。

其他人都在帮着准备他们的婚礼,而丁自然也有准备。

好在她没有选择纠结,所以准备的很充分,不会挑挑拣拣。

虽然订婚仪式的准备有点仓促,但一切都准备得很好。

很快就到了订婚的日子。

丁在酒店的更衣室里打扮了一番。

今天她穿了一件鱼尾形的白色长裙,腰身收紧,裙子往后拖。从远处看,她像一条美丽的美人鱼。

化妆师盘起头发,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突出修长优美的脖颈。

阮军·齐家从外面走进来,突然看到她的样子,他的眼睛颜色有了片刻的微滞。

化妆师看到他,很识趣的走了。

更衣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丁有些尴尬地看着他。“我马上就准备好。出去等我。我一会儿就来。”

琦君没有回答。他走向她,看着镜子里的她。“看起来不错。”

“你这样好看。”

丁微微脸红,她没想到他会说甜言蜜语。

但是他也很好看,很帅。

丁站起来,转过身来。“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琦君握住她的手说:“好的。”

他带着她出门,莫名其妙地,丁觉得他的手掌给人一种舒服的安全感。

虽然他们不熟悉他,但她非常信任他。

所以嫁给他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丁一直在的思绪中徘徊,他领着她走进了宴会厅。她仍处于恍惚状态。

订婚仪式进行得很顺利。

很多女人羡慕丁的好运气,很多人给她们很多祝福。

丁夏楠挽着君齐家的胳膊,款待前来祝福的宾客。

无意中,她把徐梦瑶留在了角落里。

对上怨毒的眼神,丁微微蹙眉。

“怎么了?”君齐家敏感的意识到她的情绪波动,他低头问她,然后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但这一次徐梦瑶已经转过身来,而君齐家只看到了她的背影。

丁回头看了看。“没什么。”

君齐家没有多问,继续带她去认识一些客人。

宴会进行到一半,突然想去趟洗手间,让小君放开自己。

她上完厕所出来,走到洗脸台前洗手,抬头看见镜子里的徐梦瑶走了进来。

“万一我在婚礼上被他带走了呢?”

齐瑞森优雅地笑了笑:“他是怎么把你带走的?”

“黑暗,肉文还是抢劫?南宫家族有自己的杀手组织。阮、肉文不是刺杀的对手。南宫世家有自己的军队,他不是对手。这里的守卫严格,比白宫更难入侵。他怎么来的?”

江予菲颓然,南宫世家已经强大到了变态的地步。

十阮、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阮并不怕死。他的决定根本无法改变。

“你不想他死,就让他别来。”

“他不会来了……”江予菲慢慢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你要去哪里?”祁瑞森不解的问道。

江予菲没有回答。她要去找南宫老人。她想提前告诉他一些更好的事情。

即使阮·来了,他也不能杀他。

如果他死了,她就不会活着...

******************

婚礼现场早在昨晚就安排好了。

城堡里有一座白色的欧洲教堂。

教堂里到处都是玫瑰,甚至外面的红地毯都铺着花瓣。

用各种颜色的玫瑰扎成的花环缠绕在红地毯上,形成一堵拱形的花墙

仪仗队身着白色水手双排扣制服,站在两侧演奏节日音乐。

穿着得体的客人一个接一个地到来...

在更衣室里,江予菲刚刚化完妆。

她的头发卷曲着,戴着皇冠面纱。

皇冠上镶嵌着99颗钻石——

最上面的是一颗罕见的粉色钻石。

甚至她的婚纱都镶满了钻石...

可汗,她身上有上百颗钻石。

江予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下意识地想到了这一点。

如果有人抢劫,就把她带走,因为她是钻石携带者。

这些钻石足够一个人一辈子发财了。

南宫世家不是一般的有钱,问题是有钱,也不用这么炫耀!

江予菲挪动了一下身体,一个穿着全套衣服的仆人立刻撩起了她两米长的裙子...

江予菲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客人都来了吗?”她问女仆。

“应该到了。”

“外面有什么不对吗?”

“不知道,我去看看好吗?”

马上就要办婚礼了,去看也没用。

江予菲摇摇头说没有,她问:“安森大师还没出现?”

"老板说他会在婚礼后去接安塞尔大师."

那个臭老头!

江予菲在房间里不安地移动着,后面的两个女仆拎着她的裙子跟在后面。

门被推开,祁瑞森穿着白色西装走了进来。

江予菲看见他愣了一下。

齐瑞森平时穿烟灰色西装,人内敛优雅。

今天穿着白色西装的他,就像一颗灰层被擦掉的钻石,突然光芒四射。

“婚礼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吧。”祁瑞森朝她伸出一只手。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把带花边手套的手伸进手里。

越是与众不同的人,越倾向于低调行事。

越是与众不同的人,后宫越倾向于低调行事。

在富人的世界里,后宫他们见过一切排场,享受过一切奢华。

所以这个婚礼很低调,非常非常低调。

好像怕被人知道,今天一对情侣要结婚了。

然而,低调的行为并不意味着婚礼简单...

从江予菲的婚纱到每位客人的食物,每一个细节都是极致的奢华。

婚礼进行曲响起,宾客们嘴角挂着微笑,虔诚地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出现...

在主角出现之前,带着摄像机的摄影师首先把摄像机切给客人——

黛西小姐美丽的外表出现在镜头里,摄影师被她吸引住了。镜头在她脸上停顿了三秒钟。

然而,黛西小姐旁边的男人是一个长相普通的金发男子。

“阮,你爱人要结婚了,你现在可以考虑我吗?”

“婚礼还没开始,结局不好说。”她旁边的金发男子说话声音微弱。

黛西用美丽的眼睛看着他。“别忘了,这是南宫世家。如果你想在这里上演抢新娘的戏,那是行不通的。”

阮天玲勾着嘴唇。他看起来很普通,但眼神犀利深邃。

“不行就一定行。”

大不了鱼会死的!

与此同时,桑格拉斯,带着几百人,准备了飞机大炮和各种军火武器,就等着老板下命令,然后干掉它!

兵种最不缺的就是兵种!

所以,这场战争肯定会硝烟四起——

桑格拉斯全副武装,穿着黑色靴子,腰间绑着一枚炸弹,身后背着两支冲锋枪,肩上扛着一个枪管,额头上缠着一条白布带。

上面写着——还给我嫂子!

桑鲤站在车顶上,凝视着远处高耸的城堡,一条腿不停地颤抖。

“二哥,你很紧张吗?”下面的兄弟抬起头,关切地问。

“哎,兄弟,我激动了!”

“兴奋?”他们很快就会下地狱。你激动什么?

桑鲤邪恶的嘴唇:“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劫富济贫!南宫世家,我早就想抢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都是热血的。

没错,杀了人就可以顺便抢人!

发财致富...

一群死去的人都很激动。

那看城堡的眼神就像一头饥饿的野兽,看到一只肥胖的白羊…

婚礼进行曲已经弹了很久,新郎新娘还没有出场。

但是客人们都很有教养,没人小声说话。

阮天玲微微眯起眼睛,有点忐忑地转动着手指上的婚戒。

那是他嫁给江予菲时戴的戒指。

离婚后他脱了一段时间,但这三年一直戴着,一直没脱。

“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始?”黛西疑惑地问他。

他怎么知道!

阮天玲的眼睛越来越阴了...

终于,牧师出现了,婚礼即将开始。

阮天灵冷冷一笑勾住嘴唇,很快就要抢新娘了!

“现在,请欢迎我们的新郎——”牧师大声宣布。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从教堂右侧的斜门走了出来。

后宫三千肉文

他是混血儿,肉文长得帅,肉文五官深,但不是祁瑞森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

换新郎?!

“接下来,请欢迎我们美丽的新娘——”

从教堂外面,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站在红地毯上,慢慢走了进来。

新娘又高又瘦,有点像江予菲。

她头上戴着三层蕾丝面纱,但头一直低着,所以没人能看清她的脸。

阮天玲锐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恨不得在她脸上瞪出一个洞来。

新娘越来越近了...阮对的预感越来越差...

突然,他闪身走出来,掀开新娘的面纱-

“啊!”新娘压低了声音,也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不是江予菲的样子!

阮、大为光火。他拔出手枪,按在新娘的额头上。“江予菲在哪里?”!"

新娘惊恐地盯着他。他冰冷的眼睛像夜晚野兽的瞳孔一样可怕。

现场发生了骚乱...

“我...我不知道……”新娘惊慌地摇摇头。

“再问你一次,江予菲在哪里?!"阮天玲气得眼睛都红了。

他乔装而来,以为瞒着世界就够了。

没想到他们比他强,还用这一招换专栏!

客人们慌慌张张地动了,大批保镖冲了进来,把他团团围住。

面对阮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丝毫没有畏惧。

他的手枪还在新娘的额头上。

环顾四周,他嗜血的冷笑道:“如果你今天不交出江予菲,我就用血清洗城堡,和你一起死!”

“住手——”一个苍老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

在哈迪管家的陪同下,南宫文祥慢慢走出了偏门。

看到他,阮天玲眼中的颜色更加森冷凌厉。

侍卫自动让开,南宫文祥面对阮田零,淡淡地说:“年轻人,你是我见过的最大胆的人。”

敢在他的地盘上一次次喊,他的确是第一人。

明明没有绝对的把握去对抗他,他却总是死。这种勇气是他第一次看到。

这就是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阮、冷笑道:“我胆子就更大了。要不要试试?”

“你去吧,我今天就不为难你了。”南宫文祥突然这么说了。

“交出江予菲!交出我的孩子!”阮、完全不领情。

南宫文祥冷冷地哼了一声,威严地说:“我让你活了,你应该满意了!”

“我不稀罕,放弃老婆孩子,不然我就在这里血洗!”阮天玲语气决绝。

“老婆孩子?”南宫文祥冷笑道。“于飞现在和瑞森结婚了。她是瑞森的妻子。”

阮天玲瞳孔微缩,脸色刷地变得很难看。

“你说什么?!"

南宫文祥打了地板重复道:“我说,于飞已经成为瑞森的妻子。二十分钟前,他们在神父的见证下结婚了!”

嘣-

阮天玲晃了晃身子,他咬着牙,感觉喉咙里有股甜甜的味道。

对他来说,后宫结婚就是个p!后宫

即使她结婚生了别人的孩子,他还是会在绝望中把她接回来。

她是他丢失的肋骨。没有她,他就不完整。

所以他不会那么轻易放弃她,也不会轻易原谅她!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静静地哭泣着。

“我知道你能听到我,你等我!”

阮天灵森冷冷一笑,然后转过身来。

他的样子,恐怖得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围攻他的保镖忍不住让开了...

阮撕下了脸上的皮面具,露出了刀雕般深邃英俊的五官。

他迈了一大步,走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

气氛,异常凝固。

每个人都盯着他的背,想着他会说什么。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站了十几秒钟,继续离开...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跑了出去,她的眼睛空洞向外望去,外面再也没有阮的影子。

当他离开时,她的心突然变得如此慌乱。

我怕他离开后,再也不会出现,彻底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二哥,多久了?为什么老板不给我们信号?”

桑葚玻璃仍然毫不松懈地站在屋顶上。

“老板会被他们抓吗?”他暗自纳闷。

他把扛了几个小时的枪管扔给一个部下,拿起望远镜看了看城堡,正好看到阮·从城堡里出来。

他一个人从里面出来,身后没有人。

没有大嫂,就没有追求者...

桑鲤很困惑。怎么回事?

他扔掉望远镜,从屋顶跳了下来。“准备好,老板回来了。”

教堂里的每个人都走了,但江予菲站着不动,没有离开。

祁瑞森走到她身后,淡淡地说:“回去吧,阮、他们已经走了。”

江予菲目光微动,她也知道自己不该一直站在这里。

揉了揉迷离的眼睛,她点点头:“走吧。”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坚持走下去。

眼泪和悲伤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她不会再哭了。她要做的就是面对即将面对的一切。

回到他们住的地方,江予菲在女仆的服务下换上了一件粉红色的旗袍。

洗完脸再化妆,看起来精神焕发。

“于飞,你准备好了吗?”祁瑞森轻轻敲门。

江予菲过去常常开门。“准备好了。”

齐瑞森向她伸出一只手臂。“走吧,你妈。他们回来了,在等我们。”

江予菲心跳加速。

你最后会见到她妈妈吗?

她不后悔在婚礼上见到她。毕竟不是她期待的婚礼。

但是现在,她真的很想看看她,看看她长什么样...

江予菲挽着祁瑞森的胳膊,和他一起去了南宫文祥的城堡。

宽大的客厅里,坐着几个人。

南宫文祥坐在他领导的单人沙发上,淡淡地问管家哈达:“客人都送回来了吗?”

“他们都已经被送回来了。他们都很好,只是有点害怕,他们已经按照你的顺序给了每个人一份礼物。”

“嗯,肉文今天的事情下来了,肉文不要传播了。”

“我明白。”

“真遗憾,我们没有赶上于飞的婚礼。”

客厅里坐着两个人,一个穿着蓝色双排扣制服的英俊中年男子和一个面无表情、外表精致的中年妇女。

它们保养得很好。他们大约五十岁,看起来像四十岁以下的人。

说话间,正是那个穿蓝色制服的人,南宫旭。

南宫文祥淡淡地说道,“我不怪你。我决定暂时提前时间。你的马尔代夫之行还不错吧?”

南宫徐看了看身边的南宫,笑着点了点头:“很好。如果你更好地看待月如的精神,你就会知道它是好的。”

南宫文祥看了看南宫月如,果然,她气色好多了。

他满意地笑了笑:“你刚回来,以后会见到于飞的。回去休息吧。”

“好的。”

"老板,于飞小姐和齐大师来了."仆人话音刚落,就看见江予菲挽着祁瑞森的胳膊走了进来。

一直面无表情,在南宫像外徘徊了一个月,她的眼睛颜色终于有了波动。

她侧头慢慢看向江予菲。刹那间,江予菲也一眼就看到了她。

两人五官相似,但一个被岁月摧残,留下风霜痕迹。

年轻新鲜的就像盛开的花朵。

他们呆呆的看着对方,一种来自血液的亲密熟悉,让他们红了眼睛。

江予菲放开祁瑞森的胳膊,忍不住朝南宫月如走去...

南宫瘦瘦的身体,如月亮,颤抖着,她跟了上来,向她走去。

江予菲不禁感到兴奋,急忙抓住了南宫月如的胳膊。

“妈妈,”她叫出了沉思的名字很久。

南宫月如浑身颤抖,泪水顿时打湿了她的脸。

江予菲哭得很厉害,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最后找到了他的母亲。

“妈妈,妈妈……”

“呜呜……”南宫月如无语,她哽咽着哭泣,抬手颤抖着摸摸江予菲的脸。

江予菲抓住她的手,哽咽着说:“我终于找到你了,妈妈,我终于看到你了!”

“呜......”南宫像月亮一样紧紧地抱着她,江予菲也紧紧地抱着她。这两个人哭得像没人看一样,发泄着内心的悲伤。

哭了一会儿后,江予菲放开她妈妈,看着她说:“妈妈,我是于飞。”

南宫像月亮一样点点头。她傻傻地看着她。她知道自己的名字。

于飞,这是她父亲给她的名字,她出生前就已经取了。

江予菲知道她母亲不会说话。她盯着嘴唇问:“妈妈,你真的不会说话吗?”

南宫像月亮一样摇着头,她弯着嘴唇对她笑。

虽然只是浅浅的微笑,却绽放出她依旧美丽的脸庞。

这一笑,如兰,含蓄,柔美。

客厅里的几个男人看到她的笑容都惊呆了。

要知道,南宫月如已经20多年没有笑过了...

南宫文祥突然垂下眼睑,遮住了他眼中复杂的情绪。

南宫旭起身,开心的笑了笑:“于飞真是你妈的福星。你来了她就笑。”

哭,女王节快乐~

后宫三千肉文

这个身体三年没有被他碰过,后宫所以突然的进入让她觉得很痛苦,后宫有些不适应...

阮天玲也三年没干了。这种熟悉的感觉使他心神荡漾。

他没有继续,而是停顿了几秒钟。

江予菲的身体变软了,她拥抱了他,停止了挣扎。

阮的眼睛是漆黑的,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蕴藏着恐怖的力量。

他突然动了,江予菲溢出来,低声呻吟着...

然后,他慢慢移动了几下...江予菲抓住他的肩膀,咬着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阮天玲邪恶的老板看着她,力道突然加大,速度也加快了!

“嗯……”江予菲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但是阮越来越快,一切都失控了...

他的强大攻击使江予菲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很快他就被歼灭了...

我的思绪渐渐模糊,是空白色。

天地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他和她。

江予菲抓起床单,无助地摇了摇头

她的嘴唇被她咬了,有一点血渗出来。

阮天玲低下头,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

这个男人是她最喜欢的男人,现在她在和他做她最喜欢的事。

江予菲控制不住自己。她抬起手勾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

阮肌肉紧绷,动作失控!

不知过了多久,阮、并不打算结束。

她被他抱起,下了床...

然后她被压在梳妆台上,手放在左边,抬起头,她能看到半个男人高的镜子里他和她的形象!

她的脸潮红,眼睛蒙着水雾,妩媚动人。

阮,从后面掐着她的腰。他盯着镜子里的她,邪恶地笑了笑。“宝贝,这只是一道开胃菜。现在要认真了。”

江予菲突然醒了。他打算怎么办?!

“啊——”身体再次被他穿透,力道很重。

江予菲终于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如果他以前很温柔,那么他现在很粗暴...

真的很粗糙!

江予菲的手无法支撑桌面,他很快就失去了力量。

她摔倒了,桌子摇晃着,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掉在地上——

一瓶玻璃化妆水被打碎了。

细微的声音动作引起了门外保镖的注意。

一个保镖听着门,里面不断有奇怪的声音。

“小姐,你没事吧?”

保镖不敢大意,敲了敲门。

江予菲感到震惊并发现?

阮天玲更激动,更失控...

“啊——”

江予菲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声音很大。

“阮,,你!”她又羞又怒地回头,又羞又恼地盯着他。

他刚才是故意的...

“宝贝,你是说他们猜到我们在做什么了吗?”阮天玲靠近她,咬着嘴唇恶魔般地问道。

“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保镖再次敲门。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以极大的自制力发出了一个稍微正常的声音。

米砂的妃子错了,但江予菲被带回去了,不是安森~被修改了

紧张而拘谨,肉文而阮田零却越来越疯狂。

但他的眼神冰冷阴沉,肉文充满了杀意-

江予菲看到了他眼中的激动,她警惕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阮天玲勾着嘴唇,从靴子里掏出手枪。

他把枪藏在鞋子里...

怪不得他脱衣服脱裤子,但是他不脱鞋!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紧张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你说呢?”男人邪恶的嘴唇。

他要杀祁瑞森吗?

江予菲觉得他真的疯了。

这是祁瑞森的地盘。他杀了祁瑞森。他能逃脱吗?!

就算逃了,南宫老人也绝不会放过他!

为什么他总是无法无天,不得不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江予菲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阻止祁瑞森破门而入。

她的手摸索着找门锁,咔嗒一声锁上了。

阮天玲不屑地冷笑,仿佛在嘲笑她的幼稚行为...

江予菲非常生气。她无情地盯着他。那人的眼睛瞬间阴沉下来,他开始故意加大力气——

门外,齐瑞森的声音响起:“下去!这里没有你的东西。”

“是,齐大师。”两个保镖渴望远离。

只要你一听里面的声音,你就知道这位年轻的女士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还在这样做...

但这只是他们的猜测,他们不能不亲眼看到就胡说八道。

不然就算是真的,他们也活不下去。

还不如装作什么都不懂,远离是非。

保镖走后,齐瑞森举手轻轻敲门:“于飞,你没事吧?”

江予菲咬紧嘴唇,没有出声。

阮天玲低头咬着脖子,江予菲痛得流下了眼泪。

但她很能忍,却不出声。

阮天玲使劲啃着,然后用舌尖轻轻舔着。

一重一轻,他的法~动,在多重刺激下,江予菲会忍气吞声地发疯。

“雨菲,你没事吧?你回答。”祁瑞森继续敲门。

江予菲想,他一定什么都知道。只要不允许他进来亲眼看到,她就可以杀了否认。

她靠在门上,松开手,推开阮田零的头。

“我很好……”她的呼吸反应。

齐瑞森微微勾着嘴:“没事,那我走了。”

江予菲目瞪口呆。他就这么走了?

他不在乎他是否知道里面有个人?

或者是他知道里面的人是阮,他故意不理他们的事?

也许,他不是敌人,应该没有必要和阮战斗。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但他也感到惭愧。

她和阮,这样做了,他也知道。她感到羞愧!

阮,忽然揪着她的下巴:“怎么,你舍不得放他走?要不要我开门叫他?”

江予菲再次抱住他的脖子,生气地说:“我已经说过一百遍了。我和他没有关系!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没关系吧?!你敢说他的名字不在你的婚姻专栏里吗?!"阮天玲愤怒的质问。

外面没有人,江予菲不怕被听到他们的谈话。

她的声音放开了许多:“这只是暂时的……”

后宫三千肉文

江予菲和齐瑞森下车——

一个仆人恭恭敬敬地对他们说:“三位少爷三位小姐,后宫老爷在客厅等你们。”

江予菲反应了一下,后宫知道有人打电话给她。

“来,我们进去。”

祁瑞森朝她伸出手臂,江予菲拉着他,跟着他走向客厅。

客厅的前厅有一个水钻底座的喷泉。

中间是一座非常高的东方女性雕塑。

女人有着精致温柔的外表。她穿着一件连衣裙,一直到脚踝,手里拿着一本书,低头看着卷轴。

江予菲奇怪地看着雕塑,但没看到她是中国的哪个名人。

绕过雕塑,他们走在鹅卵石小路上,然后走下台阶进入客厅…

江予菲一进门,就被客厅里的荣誉震惊了。

真正的荣誉不是名牌打造的,而是一种感觉。

齐的家庭给她一种高贵的感觉...这个家,和南宫家一样,是真正的贵族。

只是她无法理解,这么高贵的家族为什么愿意让祁瑞森做南宫家的女婿。

“瑞森,你为什么不带南宫小姐来见我?”一个略显苍老威严的声音突然传来。

江予菲发现一位威严的老人坐在客厅里,左手边隔着一块水晶窗帘。

他一定是祁瑞森的父亲。

齐振华,齐瑞森的父亲,已经六十岁了。

和南宫老人一样,他是一个聪明、端庄、英姿飒爽的老人。

江予菲会见了他。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些问题,然后让一个管家带江予菲去参观城堡。

可能他们父子有话要说,故意拖着她。

江予菲不想矜持地陪着他们,但更愿意出来透透气...

管家带着江予菲参观了城堡。

江予菲看过南宫世家的城堡。现在他不会像个乡巴佬了。他会感到惊奇和新奇。

他们参观了许多地方,然后他们去了后花园。

花园里的秋千上,有一个穿着长裙飘飘欲仙的女人。

一只雪白强壮的萨摩耶狗围在女人的脚边,欢快地蹦蹦跳跳。

“乐乐,别咬你妈妈的裙子,你饿吗...来给你吃肉干。”

“呜呜……”

“好吃吗?”女人笑着问。

狗回答不了她的问题,就用头蹭她的小腿。

江予菲和管家走进花园,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一个美女和一只雪白的狗在用自己的方式交流。

女人抬起头,立刻看到了他们。

尤其是当我看到江予菲的时候,她明显地怔了一下。

管家领着江予菲往前走,她对着女人笑了笑:“大主妇,这是第三个主妇,刚刚带着第三个少爷回来。”

坐在秋千上的莫兰看着江予菲,她清澈的眼睛微微闪烁着。

“你好,我叫莫兰。”她站起来,微笑着朝江予菲伸出一只手。

江予菲也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姜...南宫于飞。”

莫兰轻轻一笑:“我听说过你,你很漂亮。”

“谢谢,你也很漂亮。”江予菲笑了笑,然后她的目光落在萨摩耶身上。

“你知道南宫世家的历史吗?”

江予菲摇摇头。“你知道吗?”

齐瑞森也摇了摇头:“我不是很清楚,肉文但我听过一些。”

“你能告诉我一些事情吗?”江予菲期待着提问。

祁瑞森点点头说:“南宫世家创立于150年前。当时他们的大本营不在伦敦,肉文在中国。

创始人是一对孪生兄弟,但家庭是哥哥。

弟弟负责辅佐哥哥,每一代族长都是哥哥的后代。

当他们第一次被创造时,他们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为了感谢那些人,兄弟俩一共创作了十个双龙环。

他们把戒指交给恩人,只要恩人拿着戒指来找他们,他们就会满足他们的要求。

戒指因为他们兄弟的缘故被做成双龙戒指,一个叫南宫龙翼,一个叫南宫龙翼。

双龙,谁是物理连接在环,代表他们的两个兄弟。后来兄弟俩都死了,戒指上的两条龙代表了他们的后代。

你爷爷是南宫龙逸的后代,南宫旭是南宫龙逸的后代。"

江予菲惊讶地说,“那他还是娶了我妈妈!这不是近亲结婚了吗?”

“不是近亲。你爷爷是南宫龙逸第五代,你妈妈是第六代,南宫旭也是第六代。近亲属是指三代以内的直系亲属。他们已经是第六代了,可以结婚了。”

所以,江予菲知道点头。

“你说我的敌人是南宫徐,为什么这么说?他想走家庭成员的位置?”江予菲疑惑地问道。

“目前,我们是这么猜测的。你也知道,南宫龙的后代一直不如别人,肯定会不甘心。南宫旭是个很有技巧的人。几十年来,他慢慢掌握了南宫家的经济命脉,赢得了很多人的心。虽然他现在没有什么大动作,但是一旦你爷爷去世,他一定会接替你爷爷的位置。”

江予菲神色凝重。“毒死我两个孩子的人也是他?”

“很有可能。”齐瑞森淡淡地点了点头。“但是没有证据,你爷爷也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猜测。”

“你一定要拿证据来对付他吗?”

“嗯,是这样的。南宫家有祖训,不要自相残杀,否则会被南宫家开除。

这也是南宫旭一直不敢造反的原因。毕竟经过150年的发展,南宫家族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家族,很多人都在暗中等待机会。一旦他们自相残杀,其他人就会趁机获利。

南宫家会很迷茫,外面的一些人会趁机对付南宫家,到时候南宫家百年以上的根基就毁了。

父亲从未与南宫驸马打过交道,但也担心遗产被破坏,不想便宜了外人。

不过南宫旭没动,没理由光明正大的对付他。所以你爷爷才让我嫁给你。"

“这跟你的婚姻有什么关系?”江予菲不解的问道。

齐瑞森笑着说:“你得到了你需要的。首先你帮我赢了奇石。其次,我用齐家的实力帮你对付南宫旭。最重要的是,

百科名医

她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后宫发髻里插着一朵白色的山茶花。

而且她干净的脸有些憔悴。

眼窝黑眼圈,后宫就算粉了也遮不住。

阮天玲拉着她的肩膀,带着她慢慢走向城堡。

南宫月如厅位于一个大厅里。

长长的黑色地毯,从灵堂延伸出来,整整铺了0米。

在地毯的两边,每隔一米,就有一个黑人保镖。

两边堆着各种花圈。

“阮、、夫妇,前来吊唁——”司仪的高亢声音响起。

灵堂里站着许多南宫世家的成员。

听到司仪的声音后,他们都骚动地看着门口。

阮天玲和江予菲径直走进来,目不斜视——

原来他们是南宫月如的孩子,应该哭成亲人。

但是,这里的人不会允许他们参与。

但对江予菲来说,她扮演什么角色并不重要。她只是想见她妈妈。

两人一进门,站在右边的一个中年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大家都死了两天了,现在都来了!对孩子不要太不孝!”

他的声音不大,但江予菲和阮田零听得出来。

他们忽略了。

旁边有人递给他们点燃的熏香。

江予菲恭恭敬敬地捧着三支香,看着大厅里母亲的照片,她的眼睛忍不住变红了。

照片前面有一个黑匣子。

那是南宫月如的骨灰

江予菲跪下,没有要垫子。

阮和一起跪了下来。

“妈妈,我来看你了。”江予菲忍着悲痛,拜了三次母亲的骨灰,然后起身放好香。

阮、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江予菲再次跪下,看起来很悲伤:“妈妈,对不起,我没有时间见你最后一面,对不起。”

“我知道,你一定是被谋杀了。放心吧,我会找出凶手,让他血债血偿——”

身边的阮天玲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他从未告诉她他怀疑南宫月如被杀。

原来她已经猜到了。

江予菲的话使现场更加混乱。

“江予菲,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我们中的一个杀了夫人吗?!这怎么可能?!"有人生气地问。

江予菲环顾四周,看着他们的脸。

没有人是真的难过。

“是真的吗,你心里有数。”江予菲冷笑,眼里充满了刻骨仇恨。

“你伤害了我母亲,不想更好!等我查出凶手,就是那个人的死!”

现场突然开了锅——

“荒谬,如果你没有证据,就不要侮辱我们!”

“这关系到我们南宫家的声誉。你少血性!”

"江予菲,收回你的话,否则你今天不能离开这里!"

听着他们的愤怒,江予菲眼神冰冷,没有任何反应。

阮天玲把她抱起来,锐利的黑眼睛四处扫视。

他比江予菲高贵得多。看到这一幕,现场鸦雀无声。

“你们都听我说,我老婆说的就是我阮田零说的!如果你不满意,你有本事来找我!”

“我想带我父亲来见你,肉文但我父亲已经睡着了。

前几天我爸听说了你的事,肉文身体更差了,我就更不敢带他来看你了。

不过你放心,我等爸爸好一点醒了再带他来看你好吗?"

江予菲对她母亲的照片说了很多。

她越说越难过。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母亲,还没相处,就和她分开了。

从此,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像月亮一样的南宫了。

她的生母已经不在了。

江予菲坐在墓碑旁,头靠在墓碑上,好像依偎着他的母亲。

“妈妈,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忍心你离开我……”

江予菲痛苦地闭上眼睛,水不停地往下掉。

阮、怕他伤心,只得答应:“于飞,我们回去罢。”

江予菲收回手,摇摇头:“我不回去!”

“听话。”

“我不去!我会留在这里。”

阮,把衣服脱下来,给她穿上。

“你这么难过,你婆婆看到了会很难过的。”

江予菲含泪看着他:“阮田零,我可以和她在一起呆一会儿吗?我真的不想离开。”

“好的,但是不要太久,别哭。”

“我想哭,没办法。”

阮,用手绢擦了擦眼泪:“你哭了好几天了,再哭,眼睛就不好了。”

“今天就哭一次,以后我能不这样吗?”

看到她这个样子,的心里阮就不好受。

但是阻止她发泄悲伤对她不好。

“嗯,想哭就哭,今天就一次。”

他在她身边坐下,抱住她,让她依偎着他,而不是冰冷的墓碑。

江予菲靠在他的怀里,眼睛长长地跳着,他的心情非常阴郁。

她没有说话,就默默流泪,默默祭奠死去的母亲。

天空变得越来越阴——

很久以前有个保镖去拿伞。

同一天空,下着毛毛雨的时候,保镖们打开了他们头顶上的黑色雨伞。

阮,低头看着:“下雨了,该回去了。”

“我不想回去。”江予菲舍不得离开。

她想坐在这里,一直和她妈妈在一起。

“但是下雨了。改天再去看看婆婆好不好?”

这一次,江予菲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阮天玲在她同意的时候,抱着她柔软的身体站了起来。

他们走在墓地的蓝色石板上——

阮天岭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边上的一个保镖懂事的上前,掏出了他的手机,放在了他的耳边。

不知道他听到了什么,阮田零连忙放下江予菲。

江予菲看上去虚弱无力,疲惫不堪,对他的反应毫无反应。

“老婆,听听。”

有他体温的手机在她耳朵里。

“于飞,我是我妈妈。”

这是...妈妈的声音...

江予菲颤抖着环顾四周:“妈妈?你的灵魂来看我了吗?”

阮::“…”

“傻孩子,我妈没死,我还活着。”

江予菲突然看向阮天玲,“我听到声音了吗?你听到什么了吗?”

阮田零笑着接过手机:“婆婆,反应不过来。以后见面再聊。”

江予菲呆呆看着他——

阮天玲收起手机,后宫一双眼睛很亮。

“怎么,后宫还是不敢相信?”他问。

江予菲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这么多人见证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假的?

“我妈妈是...她真的活着吗?”

阮点了点头:“真的。她还活着,没有死。”

“真的?”

“比黄金还真。”

江予菲笑着伸出手:“快点捏我一下,看看疼不疼。”

阮天玲拉着她的手,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江予菲感受到了真正的痛苦,但他的心却兴奋地飞向天空。

“阮,,我没做梦,这不是梦!”

男子笑着纵容道:“这不是梦。”

“呵呵,这不是梦,这不是梦——”

江予菲高兴地冲了出来。

即使天还在下雨,她也不在乎。

刚才生病的人现在活蹦乱跳的。

不得不说,一件开心的事,对一个人来说,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

“太好了,这不是梦。哦,我太高兴了——”江予菲把手放在嘴唇上,兴奋地对着天空喊空。

阮天玲走过去,把她拉到伞下。

“小心点,附近有人怎么办?”

江予菲立刻捂住了嘴,眼睛里发出嘎滋嘎的声音。

阮天玲非常仔细地看着她,她想笑。

江予菲低声问:“刚才没人看见吗?”

如果南宫家的人看到她这么开心,一定会怀疑的。

不管她有多傻,她都猜到她妈妈伪造了她的死亡。

“没什么,应该没人看到。”阮天玲安慰她。

江予菲拉着他的手说:“我们快回去吧。我想见我妈妈。”

“好。”

他们很快上了公共汽车,离开了墓地。

南宫月如去了他们住的阮天岭。

阮、把地址告诉她以后,很快就把她打发走了。

阮天玲的下属知道了南宫月如的身份,自然会恭敬地跟她打招呼。

汽车一停在别墅里,江予菲就下了车,冲进客厅。

“妈妈,妈妈——”

南宫月如从萧泽新的房间里慢慢走了过来。

她的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刚哭过。

看到真的是她,江予菲兴奋地走上前去:“妈妈,真的是你,你真的很好!”

南宫月如握着她的手,挤出一丝微笑:“嗯,我很好,这让你害怕。”

江予菲拥抱着她母亲的身体:“妈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还好吗?为什么现在说?”

南宫像拍月亮一样拍她的背。“我只能为了耍花招躲着你。”

“演戏?什么戏?”江予菲抬头问道。

“婆婆。”阮天玲这时走过来,恭敬的开口了。

南宫月如笑着点点头:“过来坐,我慢慢告诉你。”

“妈妈,慢点!”

江予菲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

南宫月如的肚子很大。即使她坐着,也是挣扎着,难受着。

“妈妈,你把腿抬起来。”

江予菲找到了一张矮凳。她蹲下来,在凳子上抬起腿。

这让南宫月如舒服多了。

“妈妈,你还难受吗?”江予菲若有所思地问道。

南宫像月亮一样摇头:“不难受。”

江予菲蹲在地上按摩她的小腿:“妈妈,快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起来,肉文我没事。”南宫月如想把她拉上来。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没关系,肉文我喜欢给你按摩。”

南宫月如无奈地笑了笑,跟她走了。

“婆婆,谁帮你的?”阮天玲直接问道。

“是米砂。”

“米砂?她是怎么帮你的?”江予菲很好奇。

南宫月如告诉了他们前因后果。

原来,米砂过去一直忙于挖掘隧道。前段时间隧道终于挖好了。

米砂总是记得帮助他们拯救南宫月如。

挖完隧道后,她偷偷去了南宫月如,说要带她走。

南宫月如想出了一个计划。

欺骗死亡的诀窍-

她不能随便离开南宫城堡,她消失了,他们会在全世界找她。

更何况南宫旭还活着。如果他醒了,他们就完了。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骗死,这样就没人找她了。

然后是城堡里的火。

“妈妈,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这个计划?”江予菲问道。

这让她难过了很久。

南宫月如笑着说,“如果我说出来,你就不会难过了。南宫家的人很会察言观色。即使你假装难过,他们也能看出问题。如果他们看到了,你就麻烦了。”

“我明白了。”江予菲环顾四周。“妈妈,米砂在哪里?”

“她送我走了。”

“她为什么挖隧道?”

“这是你祖父的要求。也许他们是未雨绸缪。”

阮,有些疑惑:“你能不能在城堡下面挖一条地道?”

一般这个城堡的地下结构都很复杂,使用的地基材料也很坚固。

挖隧道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然不知道100年来挖了多少隧道。

"米砂手里有一张城堡结构图,有些地方可以打开."南宫月如说道。

所有的谜团都被解开了-

虽然这是一个骗局,但江予菲仍然奄奄一息。

“妈妈,我听说情况很危险。楼下着火了。你还在楼上。你又大肚子了,不小心出事了怎么办?”

月如笑着对南宫说,“我已经走了。那个人不是我,是米砂。”

“米砂这次帮了我们很多,我们必须感谢她。”江予菲看向阮天玲。

后者点点头:“你说得对。以后她需要的时候,我们会尽力帮她。”

江予菲又高兴地说:“太好了,我们能不能马上回A市,离开这个地方?”

南宫月如突然笑了,看起来有点难过。

“于飞,你父亲会一直这样吗?”

“妈妈,你知道多少?”

“刚来的时候,有人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然后她立刻去看萧泽欣,哭了。

没想到那天晚上的分开会有这样的结果。

江予菲安慰她:“爸爸不会有危险,我想他会醒过来的。”

“你父亲没有伤害你吧?”

江予菲暗骂,哪个多嘴的下属,把这些都给说了。

“爸爸没有伤害我,真的!”

南宫月如就放心了。

江予菲看到她看起来很累,就过来帮她:“妈妈,我带你去休息。如果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谈。”

南宫像月亮一样点点头,后宫跟着她起身离开。

要不是她精力不足,后宫她会照顾小泽新的。

但是现在,她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就不要逞强了。

都是为了耍花招。

阮天玲仍然让下属暗中调查南宫月如的“死因”。

他的行动,南宫家族自然会注意到多少。

这样,他们就不会怀疑南宫月如是否还活着。

与此同时,阮也准备带他们回A城——

现在南宫旭又昏迷了。这一次,医生真的宣布他很难再醒来了。

随着南宫月如和萧则新的平安无事,江予菲的病被治愈了。

他们没有必要留在伦敦。

大家都等不及回家了。

只有南宫月如不能和他们直接回a市。

她现在是个‘死’人,和他们一起回去的目标太大了。

你不可能被任何人注意到。

在阮、深入调查的时候,已经上了飞机去D市了。

来d市有两个原因:

1.南宫月如和萧泽新对这个地方很熟悉。

2.这里有他们的老朋友,楚严昊的影响力在那里,可以更好的保护他们。

来到这里后,他们自然想参观宫殿。

结果宫里的人都来集体拜访他们。

江予菲正在寻找他们住的房子,里面的一切都准备好了。

仆人也选中了他们。

安顿好萧泽欣,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仆人来宣布宫中家人来了。

江予菲很久没有见到楚浩岩了,非常激动。

南宫月如也很兴奋。

因为龚家华,龚少勋的父亲,是她的结拜兄弟。

江予菲抱着南宫月如向客厅走去。

客厅里已经坐了很多人。

“啊悦——”龚嘉华眼尖,一看到他们就大叫。

结果,我看到南宫月如的肚子站得很高,眼睛快要掉下来了。

南宫望着像月亮一样的龚嘉华,笑着说:“大哥,几十年没见了。你的风格还是一样。”

“啊岳,我几十年没见你了。你还是那么美。”

龚家华很快恢复了她的神色,高兴地和她打招呼。

他很自然地挽住了南宫月如的另一只胳膊,笑着开玩笑道:“听说萧泽新还活着?那家伙够好的了。他总是来。我觉得他不会睡太久,不然也不会等着儿子出生。”

他们只知道萧泽欣的病情和昏迷。

其他的,知道的不多。

南宫月如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抱着南宫月如坐下,龚家华赶紧吩咐对面的几个人。

“你为什么不来看看你的干姑姑?”

已经长到* *岁真的上前甜嘴了。

“干阿姨——”

龚嘉华瞪了一眼:“是叫阿姨,但是你爸妈叫她阿姨。”

他们笑了。

然后公美和楚皓言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南宫如月姨。

其实这个阿姨就是个贱阿姨。

但是龚家华认定南宫月如是他的妹妹,没有人可以轻视她。

江予菲也叫宫家华叔叔。

龚家华心里很舒服。

寒暄过后,南宫月如拿出了她准备的礼物,宫里每个人都有一份。

没有龚少勋的剧~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