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球盟会官网(中国)有限公司----亿万老婆买一txt下载(1/85)

球盟会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这个男人是她的。

阮,亿万逗她说:“我以为我不够努力,亿万你还有力气吹。我在想,回去继续。”

“不要!”江予菲匆忙醒来,连忙摇摇头:“我真的很困,不要。”

再来,她会累死的!

“别这样,下次敢半夜溜出来?”

“再也不敢!”

“给我一个吻,我会相信你的承诺。”

他们已经走进客厅,江予菲抬起头吻了吻他的脸颊。

阮田零怒哼道:“你在这里亲?”

江予菲喜Xi笑了笑,再次吻了他的嘴唇。

阮天玲嘴角拉开宠溺的弧度。

此刻把她抱在怀里,他觉得很幸福。

如果这种幸福能持续一辈子,那最好...

*************************

一大早醒来的时候,严月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说什么?”她惊讶地问道。

电话那头有个女的,语气坚决的重复了一遍:“颜老师,这是真的。阮少昨天带了个女的去商场买东西,他们把整个商场都收拾好了。这个女人姓蒋,全店店员都知道这件事……”

姜,是吗?

严月紧握手机,冷冷地说:“我知道。下次有情况通知我,我会派人给你发消息费。”

“谢谢你,燕小姐,那我就挂了。”电话那头的女人高兴地挂了电话。

有很多像她们这样的女售货员,为有钱人家的老婆关注新闻。

因为外面浪漫的男人会不小心带着小三去商场买衣服和首饰。

只要他们看到了,就会偷偷给留下电话号码的来电者打电话,然后得到一笔不错的短信费。

颜悦在大型商场自然留下了自己的眼线。阮只需要去一次商场,她就会得到消息。

只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消息。

阮为整个商场做了一个大包装。目前,唯一值得花这么多钱的女人是江予菲。

而他身边的女人姓蒋,根据店员的描述,这个女人绝对是江予菲!

江予菲不是逃走了吗?!

怎么又回来了!

阮、为什么还和她在一起?她给他下药了。他为什么把她留在身边?!

严月越想越生气。她生气了,把床头柜上的杯子摔得粉碎,但她并不满足。

看着卧室,她觉得很讽刺!

这间卧室是阮在我老房子里的房间,也是他以前和结婚的房间。

虽然里面的东西都换成了新的,但她每天都睡在这里,她觉得她在用一些江予菲不想要的东西。

更讽刺的是,阮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睡觉!

自从她搬进老房子后,他就没回来过!

大家都知道她是阮的妻子,但她不是。他们连结婚证都没领。

她住在这里,她的名字完全不公平!

她不可能离开这里。等她搬出阮家,只会被大家笑话。

她无缘无故住在这里,也不能住在这里!

萧郎抓住她的胳膊,老婆忍不住推了一把:“别说什么其他原因了。Dm我想让你辞职,老婆你同意吗?”

“萧郎……”

“我只是想让你辞职,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李明xi皱了皱眉头。我不知道萧郎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她很赞同。问题是龙久田不同意。

她现在正在努力化解与龙九天的恩怨,直到最后都不会放弃。

李明熙试探性的问:“为什么要我退出?”

他知道什么吗?

想到这里,李明熙非常紧张。

"...我说,我就是不喜欢你一个人对待一个男人。”

李明熙松了一口气:“你吃醋了?”

李明扬心想,估计是肖强今天的尴尬了。

她走近他,吻了吻他的嘴唇。“别生气。如果你生气了,我很抱歉。关于这个话题,我们先停下来,改天再说。”

也许改天,他会想明白的。

萧郎深深地看着她,她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虽然房间很暗,但李明熙能感觉到他异样的目光。

李明熙看到它时,心在颤抖:“萧郎,如果你再生气,我就不打扰你了!”

萧双手用力,更抓她的手臂。

李明熙叹了口气,不得不用他的美人计。

她又吻了吻他的嘴唇,取笑他...

萧郎的呼吸变得不稳定,他的身体变得更加隐忍和克制。

李明熙吻着他的嘴唇,俯下身吻着他的喉结。

萧再也忍不住了,猛地翻了个身,按住了她,猛地挡住了她的嘴唇!

李明熙的嘴唇和舌头都被他伤到了,好像要碎了一样。

她推了推他的身体让他安静,但他的反应变得更加强烈。

李明熙疼得差点哭出来...

最后,萧郎转移了他的位置,沿着她的脖子来到她的锁骨。

李明扬刚吸了一口气,突然听到衣服被撕破的声音,她的睡衣也是如此,被萧郎撕成了碎布。

身体被他狠狠揉捏了一下,很疼。

李明熙感觉浑身疼痛,同时有一种刺激感。

然而还是很疼…

但她试图取悦萧郎,所以她咬着嘴唇,没有发出声音。

而萧郎也失去了理智,只知道发泄,仿佛一只野兽出来了。

就这样,李明熙度过了一个悲惨的夜晚,简而言之,各种悲惨。

在后面,她不知道是累得睡不着还是直接晕过去了。

********

当李明熙抬眼皮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全身疼痛。

身体好像被车碾过,会散架。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她觉得很委屈。

萧郎也真是的,怎么对她这么死命,跟平时的温柔完全两个样。

也许萧郎平时对她太好了,和李明熙有了反差。不管怎样,我昨天觉得萧郎太残忍了。

她理解他的不快,但是...她的心绝对难过一百次。

李明熙躺在床上,一时间开始胡思乱想。

尤其是,她一想到龙九天对她的伤害就难过。面对龙九天,她提心吊胆,而面对萧郎,她非常小心。

她很沮丧,也很累...

李明熙已经很累了,但现在他感觉更累了。

不知不觉眼睛就红了。李明熙暗骂自己没出息,亿万哭什么都没有!亿万

她挣扎着撑起身体,双腿颤抖着倒在地上。

站起来,她刚走了一步,身体瞬间摔倒在地上。

萧郎只是推门进来看她摔倒。他正忙着帮她起床。

“怎么了?!"他焦急地问。

李明熙忍着全身的疼痛,愤怒地瞪着他:“你不知道我怎么了吗?”!"

萧愣了下,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小心翼翼地扶她坐下:“哪里疼?”

“到处都疼……”

“躺下,我给你揉揉。”

李明熙只是盯着他:“你昨晚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

她的声音有点委屈,指责。

萧郎的心紧绷着,轻声说道:“这是我的错。你打我,冷静。”

李明熙举手打他。

“别再这样了!”

萧郎笑着点点头:“好的。”

李明熙只是笑笑,然后喊了一声:“真疼,腰都要断了!”

萧郎赶紧帮她躺下,轻轻按摩她。

“今天不上班。”他漫不经心地说。

李明熙点点头:“你今天不用去了。龙九天回到B市,说要来一段时间。”

萧郎微微动了一下。

“老婆,真的不能辞职吗?我看了九天龙,不像好人。”

李明熙笑着说:“他是不是好人,跟我工作没关系。另外,我不想半途而废,不要劝我。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治好龙九天之后,以后少给人看病,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萧郎微微垂下眼睛,掩饰着眼中的情绪。

他不知道李明熙和龙九天是什么关系,但很显然,他们之前就认识,而且关系很不一般。

昨晚,他们在阳台上有说有笑。龙偷偷亲了她九天。李明熙允许他靠近吗?是不是说她喜欢龙九天?

龙九天是她的前恋人?

萧不敢问,他怕李明熙告诉他一个无法接受的答案。

更怕李明熙不知所措,选择和他离婚...

这段婚姻原本是他逼的。如果他选择了摊牌,恐怕李明熙也不可能继续和他做夫妻了。

为了留住她,他可以装作一无所知...

现在他是她的丈夫,他有足够的条件和机会完全得到她的心。

至于龙九天...

萧郎的眼里掠过一丝阴霾,而李明熙是他自己的。不管那个人是谁,她都不能被带走!

“嘿,”李明熙痛苦地尖叫道。“轻轻的。”

萧帖没反应过来。他如此着迷,以至于没有控制住双手的力量。

他缩回手,俯身看着李明熙,黑着眼睛盯着她:“老婆,你怎么觉得我这么爱你?”

李明熙心跳混乱,两颊微红:“这话怎么说得好?肉不恶心?”

萧郎紧握着她的一只手,笑着说:“我真想找一副手铐把你铐在我手里。”

李明xi的神色呆滞。她一边抽烟一边回收,使劲揉他的头。

“快点正常点,别想着乱七八糟的。”

“怎么会是一团糟?难道你不想一直和我在一起,哪儿都不会分开?”萧郎委屈的问。

亿万老婆买一txt下载

李明熙捧着脸笑了笑:“我没你粘!老婆好了,老婆你去上班,我去洗洗。”

小帖过得有点凄凉,李明熙也没注意到。

“和我一起去工作吧。”萧郎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唇。“我今天不想和你分开。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李明熙搂着他的脖子甜甜一笑:“你今天怎么了?太粘了。”

萧郎勾着嘴唇:“昨晚我把你搞砸了。我怕你不乐意带我走,所以我应该带你一起走,免得你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想这件事。”

李明熙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说法。

“放心吧,我暂时不放你走,安心去上班吧!”

萧郎瞪着眼:“那你什么意思,你还会把我带走吗?”

李明熙傲然一笑:“你要是作弊,我当然会把你摘下来。所以你最好小心点,千万不要爬墙。”

萧郎犹豫地问:“如果你爬墙怎么办?”

李明熙愣住了:“我怎么会呢?你太可笑了。”

萧郎抱住她的身体,用额头抵住她:“我没有胡说八道。我老婆长得太漂亮了,外面的男人都盯上她了。你不知道,我整天都没有安全感。”

李明熙以为他在开玩笑。

“你对自己没什么信心。”她笑了。

萧郎扬起眉毛。“我应该自信吗?我的自信你怎么说?”

李明熙配合地说:“你有很多优点,你可以放心,没有男人能比得上你。”

萧郎的眼睛是明亮的。“我的优点是什么?”

“没有缺点,这是你最大的优点。”李明熙并不想把他说的话说得太完美,但萧郎在她心里真的是完美的。

萧郎不高兴,但很苦恼。

“太完美的人不好。我觉得我应该还是有些缺点的。”

“完美不好吗?”

萧郎点点头:“当然,如果它太完美,它就不会是真的。老婆,我真的没有缺点?”

李明熙笑着摇摇头:“没有。”

“真的没有吗?仔细想想,我也是人,怎么可能没有缺点?”

李明熙已经说服了他。

每个人都想变得完美,但他并不罕见。

李明熙故意说:“太完美是你最大的缺点。”

萧郎皱起眉头:“我知道这太完美了。不,从今天开始,我会发展自己的缺点。”

“啊?怎么发展?”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任性过。还不如养成任性的缺点。”萧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明熙:“…”

她默默地摸了摸他的额头。她没有发烧。

萧郎突然抱住她:“走,先去洗洗,然后和我一起去公司。”

“我不去!”李明熙忙反抗,“我要睡觉,不要出去!”

“不行,你必须跟我走。”

“我累坏了,真的不想出去了。”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累的。”

萧郎开始了,充分发挥自己任性的缺点,强迫李明熙换衣服,然后把她拉出来。

李明熙全身酸痛,走路很吃力。萧郎带着她,让她与他对抗。

萧郎开车送她去朗明。

李明-xi同意不来这个地方,但是他被萧郎拖了两次,进去的时候很没骨气。(一秒钟记住小说世界)

实际上,亿万李明熙真的没有去过萧郎的办公室。她每次来这里,亿万都会吃东西。

一路上,萧郎向人们介绍自己的身份,李明熙保持着令人心碎的微笑,这让酒店里有趣的萧郎女人们放心了。

走进萧郎的办公室,李明希发现里面的装修相当舒适。

“你可以坐下来休息。可以玩游戏,看杂志,睡觉。什么都可以。”萧郎宠溺的对她说。

李明熙打了个哈欠:“这些事我在家都能做。”

“但你在家看不到我。如果你看不见我,你会想我的。”

李明熙笑着说:“你怎么这么自恋?看不到你的时候谁说我想你?”

萧郎天真地说:“你不是说我很完美,没有人能比得上我吗?”既然你这么看好我,自然会一直想见我吧?"

“可怜的嘴!”李明熙白了他一眼,笑着推了推他。“嗯,上班吧,我自娱自乐。”

“如果你寂寞,记得找我。”萧故意凑到她耳边,暧昧的说道。

李明熙盯着他,然后笑了。

“快去上班。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耽误你的工作。”

萧郎吻了她一下,这对于处理事情是令人满意的。

忙的时候,李明熙靠在沙发上随意看杂志。

工作了一会儿后,萧郎抬头看着她。当他看到她时,他又充满了活力。

过了一会儿,他完成了大部分应该在一天内完成的工作。

处理完一份文件,萧郎习惯地抬头,发现李明熙睡着了。

他悄悄地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杂志,给她穿上外套。

李明xi似乎睡得不太好,皱着眉头,碍眼。

萧郎抚摸着她的眉毛来抚平她的皱纹,但是没有用。

你梦见了什么,如此悲伤?

萧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不得不回去工作。

李明熙困得睡了一个小时才醒。

睁开眼睛,她有点迷茫自己现在在哪里。

“醒醒?”萧郎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明熙转过头,看见萧郎坐在他旁边,膝盖上放着文件。

萧郎收起文件,抓住她的身体。“你睡够了吗?”如果还困,那就回去睡觉。"

李明熙摇摇头。“现在几点了?”

“快12点了。”

李明扬突然清醒了,“该吃饭了,你还是让我睡吧。我们去吃饭吧。”

萧郎好笑地说:“你忘了你在哪里了吗?想吃就说。”

是的,这是一家餐馆。

李明熙早就想吃郎明的一些特色菜了。她高兴地说:“我可以点菜吗?”

“没有。”

李明熙撅着嘴,“这么小气?”

萧郎笑着说,“我已经点了。现在要不要吃,我让他们送进去。”

“好。”碰巧她也饿了。

萧郎打电话来送食物进来。当李明希看到萧郎的饭菜时,他立刻觉得萧郎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那些菜是她想吃的。难怪他不让她点菜。

因为菜好吃,李明熙吃饱了。(一秒钟记住小说世界)

晚饭后,老婆萧郎说她会带她去某个地方转转。

李明熙很好奇:“去哪里?”

萧郎故作神秘:“你到了就知道了。”

李明熙不问问题,老婆反正他总会知道的。

坐在萧郎的车里,他带她去了A市最大的媒体公司。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李明熙好奇地问道。

萧郎笑着说:“我只是想和这里的老板谈谈投资的事。顺便带你逛逛。听说里面有很多大明星。”

李明熙知道,萧郎的投资领域还包括媒体。他投资了几部受欢迎的电影。

她好笑地说:“但我对他们没兴趣。”

“心胸开阔就好。”

“其实我是来做你的同伴的吧?”李明熙问。

萧郎笑着说:“你看得出来。”

李明熙说:“但是我对你的合作不感兴趣。既然来了,我就进去看看。”

“还行。”

李明熙故意说:“不知道会不会遇到林月儿小姐。”

萧郎无奈地笑了笑,把她拉了过来。他亲了亲她,皱着眉头说:“老婆,你吃醋吃午饭了?好酸。”

“你酸,你全家都酸!”李明熙知道他是故意逗她。

萧郎笑着说:“我家只有两个人,你和我。”

李明熙:“…”

和萧郎一起进入大楼后,他找到了一个人来接待李明熙,让她带着她四处转转。

然后萧郎去顶楼找这里的老板。

李明熙在这里受到经纪人的接待,性格温和。

“肖太太,二楼是我们的舞蹈室,三楼是舞蹈室,四楼是休息室,要不我从二楼带你去。”

李明熙笑笑:“不用麻烦了,带我去画室就行了。”

一般那里有很多大明星。

经纪人笑着说:“好的,请跟我来。”

李明熙和她一起去了三楼的画室。

在1号演播室,李明熙看到一位著名的男明星在拍照。

李明熙觉得很有意思,就看了几遍。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认为她是新人。

毕竟,李明熙的出现足以名副其实。

但当他们看到她穿的是什么,就知道她不是新来的,地位不简单。

因为新人买不起她的行头。

李明熙去了一号工作室之后,就去拜访别人了。

结果在一个画室里认识了一个叫马的大明星。

李明熙认识她。她和萧郎从H市度假回来,在机场迎接了她。

马老师也一眼就认出了李明熙。她主动跟她打招呼:“现在我该叫你肖太太了。”

李明熙笑了:“没想到马老师还记得我。”

“当然,像肖太太这样的人看着他们永远不会忘记……”

李明熙只和马老师寒暄了几句,然后就去拜访别人了。

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她让她的经纪人自己做,她可以随便走走。

经纪人跟她说了几句就走了。

李明熙想上厕所,就转身进去了。

结果她去隔间厕所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聊天。(一秒钟记住小说世界)

亿万老婆买一txt下载

“马姐姐,亿万你认识刚才那个美女吗?”

“嗯,亿万多亏了肖先生,我见过一次。她现在嫁给了肖先生。”

这个声音是马小姐的。

当李明熙听到他们在谈论自己时,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两人在外面一边补妆一边聊天。

“我一直在想,萧先生那个男人,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我甚至猜到他会找个明星结婚,没想到他老婆这么好。”

马小姐笑着说:“听说她身份不简单,还是肖先生花了不少功夫才追上来的。”

“马姐,快告诉我消息。肖先生怎么追她的?”另一个女人,显然想起了八卦。

李明熙也想知道那个马老师知道多少。

马老师微微笑了笑:“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我很清楚,我亲自参与了。”

“啊,是什么?”

马小姐神秘一笑说:“有一次肖先生找我帮忙,让我去机场接他。虽然不知道原因,后来想通了。肖先生想用我的名字来揭露他们之间的关系。”

另一个女人听得云里雾里,“马姐,我不明白,请你仔细跟我说说……”

李明胜xi算是明白了。

她冷冷,没想到,当初她和肖帖上的新闻,是肖帖主谋。

当时,她打算嫁给李茜。

然而,她和萧郎的亲密照片被拍了下来,这导致了婚姻的破裂。

尽管她改变了主意,决定不和李茜呆在一起。但是萧郎的做法真的很神奇。

即使她想后悔,想和李茜在一起,也没有办法。

当时她很纳闷,这个消息怎么传的这么快,她刚在网上被拍了。

原来萧郎是在背后操作!

李明扬当时又好气又好笑。

我没想到萧郎的男人看着温柔,其实挺黑的。

说什么只要她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放弃她,随她选择。

选个屁啊,只要不选他,他就偷偷使坏。

哼,幸好我今天来了,不然我还不知道他偷偷做了什么。

李明熙等着外人离开,她也出去了。

萧郎很久没有说话,很快就下来找李明熙。

李明熙在一个画室里,看着少年组的几个男生拍照。

萧郎走到她身边,很自然地搂住她。

“走吧,你可以回去了。”

“你说完了吗?”李明扬侧头看了他一眼。

“谈完了。你呢,怎么玩的,无聊?”

李明熙笑着说:“不无聊。我也想成为明星。刚才有人问我要不要签合同。我还说我要把它包装出来,让我大受欢迎。”

萧郎微微沉下脸:“当明星很难。另外,你不是对这个行业不感兴趣吗?”

“我以前没兴趣。然而,今天这里有这么多帅哥。我想如果我在这里工作,至少可以每天大饱眼福。”

萧郎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他冷冷地瞥了正在拍照的男孩一眼。

哼,几个小鬼,那也叫帅哥?幼稚!

“他们和我一样帅吗?”他冷冷地说。(一秒钟记住小说世界)

李明熙看着他笑了笑:“当然没有你帅,老婆但是多看看帅哥也无妨。”

萧郎偷偷捏了捏她的腰。

他在她耳边咬着牙:“你要是天天想看帅哥,老婆想都别想!走,跟我回家!”

李明熙故意指责他:“萧郎,你太独裁了。每个人都有爱美之心。我看帅哥,纯粹欣赏,你想都别想。”

这个女人,越说越气人。

萧郎露出迷人的微笑:“如果你想看帅哥,就每天回去看我。一群孩子有什么好?”

“还有其他男人,他们都不是小屁孩。对了,我真的打算报名当明星,不然我就试试。”李明熙眨着眼睛问他。

萧郎后悔今天带她来这里。

他咯咯笑着说:“如果你想成为明星,想都别想。现在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回家,但你会去吗?”

李明熙挽着他的胳膊撒娇:“你不同意我当明星,我就不走。”

萧郎突然严肃地说,“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你跟我来,二,我来背你。你选哪个?”

"..."李明熙,“你能不选吗?”

“看来你是想让我背你走?”小架势就要动手了,李明熙又怕他成真,忙着妥协。

“好,我和你一起去,好吗?”

“我要当明星,饶了我吧!”萧郎趁机问。

"...……好,听你的。”李明熙继续妥协。

其实她根本没有当明星的想法,只是在和他开玩笑。

“听话就好。”萧满意的揉了揉她的头,然后搂着她离开。

上了车,萧郎发动了汽车。

酝酿之后,李明熙缓缓说道,“我刚才其实是在画室遇到马老师的。还记得她吗,我们从H市回来在机场遇到的女明星?”

萧郎暗暗警惕,笑着漫不经心地说:“哦,她好像是这个公司的人。”

“你很了解她吗?”李明熙盯着他问道。

“不熟悉,在饭桌上见过几次。她拍了部电影,我也投资了。”萧郎问心无愧地回答。

李明熙叹了口气,怀疑地问:“你真的和她没有关系?”

萧郎侧头好笑地看着她。

“怎么,你是在质疑我对你的忠诚吗?”

李明熙笑着说:“没有,只是今天跟她聊你的时候,她看起来有点怪怪的。如果你和她没有关系,为什么她会露出奇怪的表情?”

萧郎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他不得不严肃地说:“老婆,我发誓,我和她没有关系,你要相信我。”

“那她为什么看起来怪怪的?”

“我哪里知道?”

看到他不承认,李明熙挽住他的胳膊,扬起眉毛。“萧郎,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坦诚,严格抵制。如果你还是不说实话,哼……”

萧郎内疚的看着她,难道她已经知道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知道的。

萧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好,我会招的……”

就在这时,李明熙的手机突然响了,打断了他。

谁打来的?

李明胜xi掏出手机,看到是龙九天打来的,她的眼神突然冷了。(一秒钟记住小说世界)

亿万老婆买一txt下载

由于害怕萧郎的怀疑,亿万李明熙很自然地接通了电话。

“你好。”她说话很轻。

笑了九天的声音:“你好像不想接我的电话?”

废话,亿万她当然不想。

“龙先生,有什么事吗?”李明熙的语气还是淡淡的。

她只是没有发现身边的萧郎没有紧紧握住方向盘。

“我只想问你,你想我吗?”九天亲昵的问龙。

李明熙的脸变黑了。

这让她怎么回答?

说想和不想,都会让萧帖不高兴。

李明熙笑笑:“放心吧,我对龙老师的病情还是有几分把握的,不要悲观。”

“萧郎在你身边吗?”龙九明智地问。

李明熙继续答非所问:“没事我就挂了。好的,再见。”

李明熙很不客气的挂掉电话,偷偷把手机静音。

她收起手机,看到萧郎毫无表情的脸。

萧郎漫不经心地问:“龙叫了九天吗?”

“是的,他只是问了他的病情。对了,刚才你说要招,你继续,我听着。”李明熙笑眯眯的转移了话题。

萧郎的心情突然变得非常糟糕。

她请他站出来。她呢?

她为什么九天不告诉他她和龙之间发生了什么?

她没有告诉他,是因为不想让他担心,还是她真的和龙九天有什么事?

萧郎现在根本猜不透李明熙的心思。

心情不好的他语气也很冷:“没什么好招的,我和马老师没关系,不信你也没什么办法。”

李明熙愣了一下。

“你怎么了?”她莫名其妙地问:“你生气了吗?”

"..."萧抿唇不说话。

李明-xi不知道他为什么变了脸色,显然先前还好好的。

她想了想,猜测他是否会因为龙九天而心情不好。

毕竟他九天不喜欢龙,也不喜欢她对他。

李明熙笑了笑:“你对龙生气九天了?我说过他只是我的病人,你不要想太多。”

萧想了想说,不管是他想多了,还是这件事真的发生了,她都知道!

但是他没有勇气问。

他赌不起...

“你想过昨晚你说的话吗?要不要辞掉这份工作?”他突然问道。

李明熙不知道萧郎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说话:“我不会辞职的,除非我这么说。做事一定要有始有终,我不想半途而废。”

萧郎觉得心里更烦躁了。

她不想退出,因为她不想放弃龙九天。

“但我不希望你单独对待一个人。现在你在家好好休息,是不是?”

李明熙故意开玩笑说:“我真想在家做个家庭主妇,不能出去工作。”

“我可以支持你,你不用继续工作。”萧郎非常严肃地说道。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我必须活得有意义。”

“那你就把医院买回来,像以前一样上班。如果你辞掉这份工作,你也可以工作。”

李明熙发现萧郎对龙九天有很大的偏见。

当然,她也恨了龙九天。

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萧郎如此排斥一个人。(一秒钟记住小说世界)

李明熙仔细回忆了一下。

昨晚萧郎突然恨了龙九天。

他这么生气真的是因为她不能和他们一起过元宵节吗?

不,老婆萧郎不是那么小气...

可是为什么他突然就出问题了呢?

李明熙不傻。她想起了昨天九天龙态度的突然转变,老婆以及回来晚的萧郎…

李明熙刷的变了脸色。

她偷偷握着颤抖的手指,心里一阵慌乱。

昨晚,萧郎去找她,然后看到了什么?

当时在阳台上,她和龙族很亲近了九天,两个人都在笑着说话。

其实他们不笑,只是距离很远,根本看不到她和龙九天之间的暗流。

另外,龙还给她喂了九天饺子。

他还偷偷吻了她...

李明熙越想越觉得龙族就是那样演了九天。

也许他是在表演给萧郎看,让他误解他们。

如果萧郎真的看到了那些照片,她会误以为自己和龙九天关系很好。

如果是她,她会误会的。

但是为什么萧郎没有质问她?

李明熙看了他一眼,努力稳住自己的心,问他:“萧郎,告诉我实话,你怎么了?”

萧郎淡淡地笑了笑:“我什么都没有。我就是不喜欢你天天照顾别的男人。我幼稚吗?”

“我和龙久天没有关系。”李明熙很认真的解释道,“你相信我,我只是在治疗他,我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的。”

萧郎看着她如此严肃地说的话,犹豫了一下。

也许她对龙九天没有任何想法,但龙九天是单方面对她感兴趣的。

但即便如此,也是无法忍受的!

萧郎缓和了语气,说道:“我当然相信你,但是不要和他们联系。我和龙接触了九天,感觉他有些危险。”

这不仅仅是危险,这是一个魔鬼!

“嗯,我知道,但是我只是一个医生,我不会卷入任何事情。”

“他对你的待遇不满,报复你怎么办?”萧郎说了他的担忧。

李明熙勾着嘴唇。“我是唯一能治好他病的人。他没那么蠢。如果你担心这个,不用担心。”

“一句话,你不会辞职吧?”萧无奈的问道。

李明熙心里是不好受的。

“我认为没有必要退出。老公,你要相信我,支持我的工作,对吧?”

萧郎不是那种看到什么就相信什么的人。

也许李明熙能处理好龙久田对她的感情。

现在他要逼她辞职,只能让她难受,把他们分开。

她是对的,他应该信任她,支持她。

萧郎想通后,轻松地笑了:“好吧,我赢不了你。但是你要答应我,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辞职,不要逞强,知道吗?”

终于说服了他,李明熙也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不用担心我。”李明熙笑着说道。

她一定会学会保护自己。

龙九天又来了,现在也只能请她来治了,她有信心处理好这件事情,但是会有些棘手。(一秒钟记住小说世界)

李妈妈拉着他的手,亿万一本正经地说:“答应我,亿万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活下去。答应我!”

"..."不,活着很痛苦。他真的不想再活了。

明溪是被他害死的,要不是他,她不会突然出事。

都是他的错,他伤害了她,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走在路上。

他要陪着她,一直照顾她,再也不要和她分开。

李牧严肃的声音说:“难道你不想为明溪而活?!"

“你以为你死了,你就能找到她并见到她吗?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但活着就可以怀念她,对她顶礼膜拜。如果你也离开,以后谁还会那么爱明溪,谁还会一直想她?”

萧帖怔怔的看着李妈妈。

是的,他死了。谁一直爱着李明熙,谁会想她一辈子?

谁在她坟前与她说话,为她扫墓,使她不被人遗忘?

如果活着可以照顾她的坟墓一辈子,他...愿意活着...

李妈妈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很放松。

“萧郎,你保证过日子吗?”

萧抿唇,缓缓点头。

“妈妈,我答应你,我会活下去,为明溪而活……”

李木这次开心地流下了眼泪:“这就好,这就好。”

李明熙的追悼会只持续两天。

萧郎守在水晶棺材旁边,一直看着她,从不睡觉。

而另一些人则瘦得厉害,胡须长出来,看起来很憔悴。

阮特意为李明熙买了一个大墓地,这样她就可以不火化而下葬。

所有的事情都由阮处理。

追悼会后,李明熙应该下葬。

葬礼那天,阳光很好。

萧郎感觉像李明熙的微笑,给人一种温暖而灿烂的感觉。

在整个葬礼过程中,他非常安静,但眼神中没有任何表情。

葬礼结束后,大家陆续离开,最后大家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萧郎不知道他站了多久。白天变成了黑夜,他还在。

他靠在李明熙的墓碑上,就像靠在她身上一样。

第一个晚上,她住在这里一定很孤独很冷,所以他不得不陪着她,而不是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况且他应该考虑在附近盖房子,然后每天来陪她。

萧郎想了很多,他最想的是他们幸福的过去。

虽然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他真的很开心。

萧郎想到这一点时,哭着笑着。

今天晚上,他蜷缩在墓碑旁,和李明熙静静地呆了一夜。

“师傅,二少爷来了。”保镖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坐在窗前九天,龙似乎闻所未闻。

龙九哥进来,看到他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自从李明熙死后,龙族沉默了九天,吃的很少。他身体不好,他设法养的一点肉现在没了。

现在的他就像醒来时一样,瘦瘦的,脸色苍白。

李明熙的死真的对他打击很大吗?

“兄弟,你说你不在乎李明熙。”龙九歌淡淡质问他。

龙九天微微转头,勾着嘴唇。“谁说我在乎她了?”

“那你还为她郁闷。”

“她死了,老婆我失去了复仇的对象,老婆我不舒服。”龙九天淡淡的说道。

龙九哥不知道他的话是否可信。

“你可以报复萧郎。他不是李明熙的丈夫。李明熙死了,也算他报仇。”

龙已经注意萧郎的情况九天了。他知道萧郎的自杀,也知道萧郎现在的痛苦。

他摇摇头。“他可以这样生活。”

“你不会杀了他吧?”龙九歌微微讶然。

龙九天冷笑道:“你以为他怕死?杀了他,也许会对他有帮助。他活着就会受苦,然后……”

龙愣了九天:“萧泽欣名义上是他舅舅。如果我想让小泽新来治我,我对付不了萧郎。至少,我暂时对付不了他。”

龙九哥点点头:“你说得对。”

然后他笑了起来,“兄弟,没想到一个李明熙走了,还有一个萧泽新来了。李明熙的医术都是学自萧泽新的。她对他真的很严格。如果她知道萧泽欣的存在,就不用担心李明熙了。”

龙九天眯起了眼睛:“我也觉得很巧。离开李明熙的时候,我来找萧泽欣……”

龙九哥多聪明:“你怀疑这是他们安排的吗?”

“你看像不像?”

“李明熙的确是死了,已经下葬了。这不会是阴谋吧?”

龙久天也想了想:“萧郎也不像假的。如果李明熙没有死,他就不会受这么大的苦。听说他还在坟墓里,已经不是人了。”

龙九哥咯咯笑道:“是啊,如果李明熙没死,怎么会变成那样呢?”

思龙想到萧郎痛苦了九天,心里有点高兴。

别人痛苦的时候,他才会快乐。

李明熙的死怎么了?他的身体也可以治愈。萧郎仍然很痛苦,他没有太多损失。

唯一遗憾的是,李明熙没有被自己亲手折磨。

龙久天换了个话题:“既然小泽新能治好我的身体,你就去找他治治我吧。”

“听说他只对有缘人。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

“不同意就多给钱,他总会同意的。”

龙九哥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龙九哥很快带人去找萧泽新,请他给龙治疗九天。

萧泽新说他很久没有给人治病了,现在只想享受生活。

龙九哥被拒绝了,没死心。他每天都去找他,要求他答应。

萧泽新一直拒绝。他只想在家照顾老婆孩子。

但是,龙九歌很执着。他不仅问了萧则新,还取悦了南宫月如。

最后,南宫月如忍不住了,于是她向萧泽欣求助。萧泽欣听了,只好答应。

然后,为了方便治疗,龙久天从A搬到D,离开了A。

萧郎在李明熙的墓旁呆了几天,直到生病时才被盛迪抬了回来。

他的病非常严重,几乎夺去了他一半的生命。

萧郎已经在家躺了一个星期了,但是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

女佣轻轻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中药放在托盘上。

中医比西医更容易调理。萧郎最近一直在服用中药。

萧郎蜷缩在床上睡着了,亿万手里拿着一条李明熙织的围巾。

这几天,亿万他一直拿着围巾,一天到晚发呆。

他睡了一会儿,所以当他睡着时,女仆不敢打扰他。

女佣轻轻地把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拉开被子,试图给他盖上。

她一动,萧郎就迷惑了,睁开了眼睛。

“明溪……”

他以为眼前的人是李明熙,但看到的时候发现不是。

萧郎的眼睛掩盖不了他的损失。

丫鬟恭恭敬敬道:“师父,该吃药了。”

萧郎的心情是暗淡的。他淡淡地说:“拿走吧,我不想吃。”

“师傅,这是萧师傅开的药。你必须吃它。不吃,就不恢复。”

他根本不希望自己的身体恢复。

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自己去想办法。

但他答应李牧活下去,不死。

但是他不想过得好。李明熙的死和他有关系。

他伤害了她,但他不得不监禁她并留住她,她就不会出事。

他不能死,只有折磨他的身体,他才会感觉好很多。

萧郎坚决拒绝吃药,女仆劝了又劝,都没用。

看到少爷瘦弱的身体,丫环叹了口气,只好退出。

萧郎已经有胃病了。他现在不吃不喝,也不吃药。他每天都生病。

他以前觉得胃痛难以忍受,现在却很喜欢胃痛。

只有肚子疼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活着,不是行尸走肉。

还有,这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胃病又犯了。

肚子火辣辣地疼,萧郎蜷缩着身体,把围巾披在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

明溪,我已经被惩罚了,你看到了吗?

如果你看到了,请在梦里来找我。我有很多话要告诉你。

但是你为什么没来?是我惩罚自己不够吗?

你还不愿意原谅我吗?

我只想从心底告诉你一件事。我不敢请求你的原谅。这个不行吗?

萧郎闭上眼睛,等待李明熙进入他的梦境。

但是她一直没来。

也许,他对他的惩罚不够是真的。

萧郎忍受着剧烈的胃痛,在黑暗中闭眼,惩罚自己,拒绝醒来。

“少爷怎么样?”

“没有...光注入是不够的...你必须吃和喝药……”

“师傅,醒醒,师傅,你就这样死了。”

死了更好。等他死了,可以去找李明熙,向她赔罪,得到她的原谅。

只要她原谅他,她就会和他在一起。

他只是想得到她的原谅...

盛迪给萧郎打了几次电话,但从未叫醒他。

旁边的医生叹了口气,“他不能这样。他已经有胃病了,但是现在情绪低落,只会加重病情,有可能发展成胃癌。一定要振作起来,按时吃饭,喝中药。”

盛迪也知道主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但是,主人天生没有爱,他不会听任何人的。

他能不自杀是幸运的。

萧郎在黑暗中徘徊,寻找它,但始终没有找到李明熙。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过去每天都梦见她。既然她走了,他就不能梦见她了。

人死了,老婆连梦里的影子都会消散?

如果是这样,老婆他岂不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种认知让萧郎恐慌。

明溪,老婆,出来见我,出来...

萧郎在黑暗中跑着,边跑边喊,想着一定要找到她。

他害怕时间长了,就再也不会梦到她了。

当萧郎被围困,不愿在黑暗中离去时,李明熙的声音轻轻飘来。

“萧郎……”

萧浑身一震。

明溪,是你吗?你在哪?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做好?”

真的是她,萧郎很开心。

没有你我怎么过的好?如果你回来,我不会强迫你,也不会让你生气。

“记得照顾好自己,答应我。”

不,我不会答应你,直到你回来!

“保重,一定要好起来……”

李明xi的声音正在慢慢消散。

萧郎大声叫她不要去,但他看不见她。他不知道去哪里抓她。

明溪,别走,快去带我一起走,听见了吗?

我禁止你一个人离开。回来,回来!

再也没有人回答他了。

李明熙真的走了。她甚至不想露面就走了...

萧郎不禁流下了眼泪。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为什么让我一个人呆着?

你真的恨我到不想见我吗?

“主人,主人……”

这个突兀的声音惊醒了萧郎。

他睁开眼睛,关切地看着尚德胜:“师傅,你终于醒了。”

萧郎猛地抬起身体,环顾四周。

除了他和盛迪,房间里没有别人。

萧郎冲下床,跑到浴室去找它。没有人...

他冲到阳台,没有人...

然后,他冲出卧室,找遍了所有地方,甚至仆人的房间。

每个人都在问他怎么了,但他完全忽略了。

他找遍了别墅的每个角落,却找不到李明熙。真的是梦吗?

“主人,你在找什么?你怎么了?”盛迪上前疑惑的问道。

萧帖看着他,“你是明溪?!她来过这里吗?不是吗!”

盛迪露出惊讶的表情,仆人们都很惊讶。

“主人,一个富裕的家庭怎么能来呢?”

“不,她来过,她一定来过!”萧郎非常肯定的说道。

“家庭主妇从来没来过这里。”盛迪肯定地说。

“不可能!”萧郎看着仆人厉声问道:“你说,李明熙在哪里?她来过这里吗?!"

仆人摇摇头。“少爷,少奶奶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他们都死了。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是鬼吗?

萧不相信她,他问别人。

“你说,少奶奶来过了没有?只要说实话,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对不起,少爷,少奶奶真的没来过。”

“你说!”萧琅又指了指另一个仆人,对方仍然摇头。

他问了大家,大家都说没见过李明熙。

怎么可能?李明熙明明来到这里,他听到了她的声音。

他不相信。他知道她一定在这里。他知道她在这里。

萧郎非常生气。他对仆人大喊大叫。

“你们都在骗我,亿万明溪明明已经来了!亿万”

“主人,主妇,她死了,她怎么会来了?”一个仆人大胆地说。

萧郎惊呆了,明溪死了?

他摇摇头。“不,她没有死。她生我的气,就跑了。她没有死。”

“师傅,主妇真的死了,别难过!”又有人喊了。

萧郎非常生气。这些仆人,他和明溪对他们很好,但他们在这里诅咒明溪。他们该死!

明溪明明还活着。他们的嘴好恶毒!

“你这是对少奶奶的不尊重,滚开!”萧郎冷冷地说:“滚出去!”

“主人……”盛迪皱起了眉头。

萧不知道在想什么,大步向外走去。

“师傅,你去哪里?”盛迪问道。

“回家吧!”

这不是他的家,他和李明熙的家也不在这里。

“主人,你的身体不好……”

“滚”萧郎异常的愤怒和不耐烦。

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迅速发动汽车离开。

德怕他出事,就找了几个保镖跟着他。

萧郎和李明熙一起开车回到他的公寓。他一直光着脚,直到他打开门走进房子。

客厅里没人,萧郎朝卧室走去。

浴室里有水。

萧浑身一震,双眼紧紧的盯着卫生间的门。

李明熙在里面洗澡吗?

“萧郎,你回来了吗?”李明熙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萧郎突然大哭起来。“是的,我回来了。”

水声停了,李明熙一边穿衣服一边笑:“我以为你不知道你回来了。”

萧郎不敢打开浴室门。“你在家,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还没原谅你,暂时不想见你。”

他知道她生他的气,就故意躲起来。

“现在你放心了吧?如果不是,你可以打我骂我。”

“差不多松了口气。你给我做饭,我就不生气了。”

萧郎笑了:“好,我给你做饭。”

他去了厨房,但打开了冰箱的门。里面什么都没有。

“没有吃的吗?”李明熙裹着浴袍,站在门口湿着头发问他。

萧郎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我马上就买。你等一会儿。”

李明熙妩媚一笑:“那你快点,我饿死了。”

“好!”

萧郎点点头。他走到她面前,低头亲了她一下,然后高高兴兴的去逛街。

萧开心地打开门,看见几个站在门外。

“师傅。”

“你怎么来了?”萧郎的语气很微弱。

在盛迪回答之前,萧郎说:“去买些食物,多买些肉和蔬菜。我想做饭吃。快点。”

盛迪非常惊讶。师傅想做饭?

“快走,别耽误我时间。”萧郎微微皱起眉头。

盛迪给了两个保镖一个眼色,他们立刻去买菜了。

“你也回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你。”说完,萧郎关上了门。

李明熙正坐在沙发上擦头发。

她转过头问他:“谁在外面?”

萧郎笑着说,“盛迪他们。我让他们去买吃的。”

他接过她手里的毛巾,说:“我帮你擦吧。”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