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环球国际手机版(中国)股份有限公司----鬼吹灯之九幽将军(1/12)

环球国际手机版(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南宫刘芸的心突然绷紧了。他紧紧地搂着他的胳膊,鬼吹紧紧地把罗素搂在怀里,鬼吹把他英俊的下巴放在她的头上。过了很久,他说:“不要害怕。”

南宫云烟这句话不说还好,话一出口,罗素就被他眼中的一层薄雾迷住了。

南宫流云那双狭长的美目望着远方。

然而,凭他敏锐的观察力,他怎么能不感到罗素的悲伤呢?

他的女孩聪明又敏感。就算他不说,她也已经感觉到了。

南宫苦笑着轻轻叹了口气。他说:“咯咯咯,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他们之间,还需要隐藏什么?

他们是如此默契,他只需要说一句话,而罗素就能猜出整个句子,藏着他们不需要的东西。

南宫刘芸说:“咯咯咯,你应该猜到了,我的记忆...有些不太好。”

罗素浑身一僵,她纤细的玉手突然掠过南宫云烟的红唇,拼命摇头。

南宫刘芸的美星眼里有苦笑,有奈,但大多是撒娇。他说:“咯咯咯,现在别说了,我怕以后没机会说了,请让我说完好吗?”

龙凤氏族是客观存在的,他们现在也能做到。有些事情是不会发生的,除非他不说。

南宫云烟的吻落在罗素洁白如玉的手指上。良久,他缓缓说道,“咯咯咯,我的记忆力大概有些问题。封印解开的越多,之前忘记的事情就越多。现在,我甚至不记得我们是怎么相遇的了……”

罗素的心突然一颤!

南宫云烟慈爱地看着罗素,他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看到她苍白血淋淋的脸,他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一种隐痛在心里蔓延。

南宫刘芸的呼吸有点紊乱,但他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现在龙凤会的人一步一步地互相推搡,他们一定会赢。我们的力量在他们面前,我们很脆弱。”

罗素抓住南宫刘芸的衣服:“前两个人都不是很厉害……”

南宫苦笑连连:“那两个人对龙凤族人来说是很不起眼的,因为越来越强的普通大陆,花的紫晶就越多。龙凤会的人觉得自己赢的够多了,太瞧不起敌人了。”

“他们在龙凤会很不显眼吗?”罗素喃喃自语。

其实直到现在,她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南宫云面前的那句话。他说他忘了他们是怎么相遇的,忘了...

“对,而且第一个人叫第二个人的第二个孩子。也就是说,他们还有老板。这个老板应该很厉害,我也没有把握拿下他。”南宫刘芸说:“我身边有龙凤人的血。基于之前的事实,我猜他们一定有足够的东西找到我。如果他们逃跑了,他们就逃不掉了。”

这一次逃跑,下一次他们派出的,是加厉害强。

现在还可以谈条件,下次大概会打包直接带走。

罗素默默地哦了一声。

在绝对实力面前,她可以帮忙。!!

...

罗素立即贴在墙上,幽将军躲在光线的阴影下。

她大大降低了存在感。

罗素借着昏暗的光线,幽将军眼睛眯成一条视线,慢慢望着这个窈窕的身影。

在湖底的宫殿里,罗素不认识多少人。最多的时候,有两个仙女烟云和李。

但是我前面的人,罗素,见过一次。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随老巫婆来到石牢的那个女仆。

女佣显然不高,所以直到距离很近才意识到区别。

然而,为时已晚。

罗素已经牺牲了女孩头上的大虚拟空手印。

就在她惊讶地瞪大眼睛的时候,罗素的目光闪过,大虚空手印瞬间被打碎!

轻微的碰撞。

整个容貌的侍女瞬间被打碎,她的眼睛被蚊香熏香,然后她的身体慢慢地倒了下去...

如果她摔倒了,肯定会撞车。

所以在她倒在地上之前,罗素的长臂抓住了她柔软的身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冰冷的刀突然刺进了罗素的胸膛!

女佣没被砸晕!

她没有喊杀罗素!

这时,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罗素握着她的右手,所以她显示出她的胸部位置。

匕首就像一条冰冷刺骨的蛇,直刺向罗素的心脏!

这把匕首精准无比,丝毫不马虎。绝对是女佣的杀人绝技!

这么近,再加上毫无防备,几乎大多数人都逃不出刺杀!

但是

就在女仆的匕首离罗素的心脏一英寸远的时候-

匕首瞬间停住,于是固定在空空中。

女仆不相信,突然加大了力道,但是,匕首还是纹丝不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鬼吗?

就在女仆纳闷的时候,一把匕首出现在罗素的袖子里,迅速而准确地割断了女仆的喉咙。

原来,也是颜控。

这个花一样的女孩没有杀人的意图。

但既然她冷酷无情,就不要责怪罗素粗鲁。

一条血线突然出现。

女佣眼睛瞪得圆圆的,心有不甘地盯着罗素——

她攻击别人,反而被他们杀死?

罗素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太高估自己了。”

如果女仆第一时间大叫而不是试图自杀,罗素就有麻烦了。

女仆终于慢慢闭上眼睛...

罗素摇摇头。

出于杀手的本能,她本能地抗拒陌生人的靠近,所以她已经对这个女仆采取了防范措施。

我已经在虚无空之间对自己进行了防御。

把女佣的尸体放在阴影角落后,我仔细想了想。

这是老巫婆的女仆。她刚才端着一杯汤。

看着放在地上的红木托盘,我再次与小龙交流。很快,罗素的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很快,鬼吹像一只轻盈的灵猫,鬼吹罗素向老巫婆的卧室走去。

没有人把手放在卧室门口。

门没锁,你可以推进去。

此时,罗素穿着女仆的衣服,她的身材与女仆相似。从后面看,两个差不多。

罗素手里拿着一个托盘走进来。

果然,正如小龙所说,老巫婆已经练完了,现在她正躺在柔软的沙发上闭眼。

在她旁边,有一张用来摆放茶具的矮桌子。

罗素端着托盘,假装是女仆。

因为罗素以前曾密切注意过女仆走路的脚步,所以她现在不难模仿了。

罗素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她一路看着,一路听着,很快就看见小龙像鸟笼一样挂在大厅中央。

当小龙看到他的主人时,他兴奋地在圆形光球里走来走去,并兴奋地敲打着光球的墙壁。

它的这一举动,差点吓到罗素。

现在老巫婆就在她眼前。她一睁开眼睛,就能找到自己...

幸运的是,老巫婆只皱了一点眉头,却没有睁开眼睛。

她听到丫环进来,只是淡淡地哼了一声:“放下东西,把这个讨厌的小东西拿走。”

罗素闻言,心头顿时大喜!

她刚才很担心,她怎么能不引人注意地把小龙带走呢?现在老巫婆的命令简直就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真是太好了!

罗素把红木托盘放在一边,拿起那碗美容汤,放在矮桌上。

这时,老巫婆离她只有半臂之遥。

要问罗素此时心里紧张吗?

自然有紧张感,但这种紧张感中有一种淡淡的兴奋感。

就像走在前世的生死边缘。

罗素微微吸了口气,握紧了拳头。正当她要把小龙抱下来的时候,迷蒙的仙女突然睁开了眼睛

罗素心里突然咯噔一下,瞬间喘息起来。

她下意识地转过身,背对着迷蒙的仙女,假装很忙...

但是罗素可以清楚地听到从他胸口传来的声音。

“噗通,噗通,噗通……”

剧烈而清晰的心跳,就像罗素此刻的紧张。

好在烟霞仙子只是微微睁开眼,又闭上了。

她对自己十平方的笼子充满信心。

就算是九阶强者,拿出她的十个笼子,别说像罗素这样的小五阶了?

因此,她不可能想到罗素会从十党监狱逃出来,大胆地来找她。

更有甚者,此时的罗素已经用虚无空笼罩住了自己,脸上浓烈的药汁味被隔绝了。

否则,无论如何假冒女佣,她只会被气味认出来。

罗素看着迷蒙的仙女,闭上眼睛睡着了。她紧绷的身体有点温柔。

当罗素在同一个地方停下来,稍微观察了一下迷蒙的仙女时,她没有再睁开眼睛,所以她慢慢地松了一口气,轻轻地向小龙走去。

鬼吹灯之九幽将军

当小龙看到罗素的到来时,幽将军他的两只小爪子正躺在球的墙上,幽将军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激动的泪水。

这一幕让罗素感觉像是在参观一座监狱。

她拿起白色的光球,低头看着内心快乐的小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像一只行走的鸟...

罗素无语,嘴角抽了抽。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跑。

看到目标已经完成,罗素转身想溜走。

然而,还没等她走出来,身后就传来迷蒙仙子冰冷的声音。

“去地牢,别让那个女孩自杀。”

罗素闻言,顿时哑然失笑。

不管她在罗素怎么死的,她都不可能自杀。

但也是因为这句话,罗素意识到,当明天太阳升起时,她悲惨的日子将随之而来。

"把桌上的药拿到药箱里."岚仙闭着眼睛,冷声吩咐。

“是的。”罗素仔细听着女仆的声音。

然后,她转身看向桌案。

果然,我看到一个藏在小锦盒里的丹药,但这是什么丹药?小霞仙子没有说出来,所以罗素很难开口。

但是...药箱在哪里?

罗素拿着锦盒四处看了看,却找不到药箱的位置。

嗯,既然药箱找不到,那就暂时放在她空房间吧。

既然她决定溜走,那么这么便宜的罗素自然就来者不拒了,于是她自然就把小龙和丹药扔进了房间空,然后打算逃跑。

“药箱的位置在床头。你要去哪里?先别放进去。”就在罗素准备逃跑的时候,柔软的沙发上传来了迷蒙仙女令人不快的声音。

“是的……”罗素挣扎着,不情愿地挠了挠头发。

老巫婆真是啰嗦。

看到她要逃跑,她一次又一次地被甩在后面。

床头,床头...罗素无处不在。

老巫婆的卧室真大,450平米空。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张旖旎的大床。

大床里面,靠近墙边,确实有一个银白色的药箱。

药箱!

岚仙是堪比师父的人物,她看重的从来都不差。

罗素打开盒子,发现她手里只有三四个锦盒,是冰玉盒子里的冰镇草药。

在美大师的指导下,罗素知道了三种草药。

那绝对是好事。

除了这些草药,罗素还发现了两个弹球。

罗素瞬间双目放光,嘴角扬起一丝成功的微笑。

哼,老巫婆把脸弄成这样,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改掉。现在她偷老巫婆的东西,也是一种摆脱仇恨的方式。

于是,罗素假装把小锦盒放进药箱,然后假装把药箱放回去。

她故意发出轻微的声响,只是告诉烟霞仙子,姑娘,我是按你的吩咐办事的。

罗素把药箱放回原处,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她故意发出轻微的声响,鬼吹只是告诉烟霞仙子,鬼吹姑娘,我是按你的吩咐办事的。

罗素把药箱放回原处,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因为她的手按下了药盒,下一刻,整个药盒进入了罗素的空房间。

原地空空,什么都没有。

这时,罗素心情很好,他的任务完全出乎意料。她瞟了一眼似乎睡着了的迷蒙仙女,然后转身离开。

当路过迷雾仙子时,罗素的心在她的喉咙里。

如果小霞仙子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她绝对可以看罗素个正着。

到时候,不要慌,不要急。

罗素保持着正常的心跳水平,脚步也保持着先前的标准,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

在短距离内,走在罗素充满汗水和惊心动魄。

然而,直到罗素走出卧室门,迷蒙的仙女才睁开眼睛。

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直到走出卧室,站在门口,苏晴才慢慢松了一口气。

直到它出来,罗素的心里才慢慢浮现出一丝欲死的东西。

她刚才的所作所为无异于从老虎嘴里拿走食物。这非常危险。

不过还好任务超额完成了。

罗素心情很好。

但她一摸脸,情绪瞬间回落。

现在她的脸上抹了一层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像黑泥面膜一样。如果能像面膜一样洗掉,如果洗不掉...

罗素沮丧地拍了拍脑袋,决定先离开这里。

这间卧室很大。

罗素这里没有地图,所以只能靠自己的腿。

她在整个宫殿里里外外走来走去,东、西、北、南四个方向寻找。然而,令她沮丧的是,没有出路。

这间卧室似乎建在一个球体里。

站在院子里,罗素可以看到鱼、虾、海蟹在外面游泳,但他的手伸不出去。

但是,似乎四面八方都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湖水隔开,让它看得见却走不出去。

怎么办?

看着在他面前自由游动的鱼虾,罗素感到焦虑。

这是一道屏障。怎么才能打开?

不知道能不能用精神力量。

罗素想了很久,决定用精神力量试试。

我看到罗素闭着眼睛,双手翻转,产生了复杂的手印。最后手印聚集成光球瞬间向前攻击——

光球瞬间冲向结界!

罗素眼里出现了一丝微笑,但下一刻她就笑不出来了!

罗素没有想到球会反弹回来!

光球打在结界上,就像网球从网上反弹回来一样,直直地反射回来!

以前没听说过。扔出去的球会反弹回来!

罗素的脸色突然戏剧性地变了,她下意识地躲开了。

“轰——”一声巨响,光球直直地砸向地面,然后是一阵猛烈的爆炸。

罗素的心是黑暗的:破碎的...

在这个安静的深夜,这么大的声音怎么可能不带感情色彩?

罗素反过来哪里还敢耽搁,现在转身就跑。

远远的,她看见迷蒙仙女的门开了,一道光闪了出来。

快跑,幽将军快跑-

罗素不知道躲在哪里。

突然,幽将军她的脑海里闪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地牢在左边!

罗素倏然闪了进来。

此时,李还在昏迷中。

没有多想,就直接给了李一巴掌把给叫醒了,然后她就飞快的飞进了什邡的地牢。

她刚摆好姿势,雾仙子就进来了。

岚仙狐疑的目光扫过四周。

地牢就像她离开之前的样子,罗素的黑脸女孩一直蹲在地牢里,再也没有出来。

李也睁着眼睛看着。

但是!!!

岚仙的眼睛燃烧着火焰!

然而,她的女仆被杀了!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最严重的是她的药箱被偷了!里面的东西对她非常非常重要!

岚仙双手紧握成拳,脸色忽明忽暗,阴晴不定!

李哪里敢坐?已经俯下身,站在一边。

烟霞仙子愤怒的目光扫了李一眼::“你一直都在吗?”

“是的……”李点了点头。

“没人进来?”岚仙蹙眉。她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细节。那种感觉很奇怪。

“不……”李感觉到脸上有点痛,好像被扇了一巴掌。

但是,遵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李隐瞒了这件事。

“没人出去过?”烟霞仙子声音冰冷。

说话间,她的目光也射向了坐在笼子里的罗素。

这时,罗素靠在墙角,双手抱住膝盖,头靠在膝盖上,长长的黑发垂在肩上。

看着伤心难过。

难怪她把脸做成那样会难过。

然而,当迷蒙的仙女看着罗素时,她总觉得不对劲。

她目光一闪,推着李向前。

袖间,十方笼已开。

罗素从膝盖上抬起头。她慢慢站起来,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迷蒙的仙女。

岚仙眉头微微蹙着。

这种强烈的药水味永远不会错。

这个黑脸女孩绝对是罗素。

不过,她刚才检查过了,触动结界的力量只有五六阶...

那个人到底是谁?

岚仙的心思很大,但她还是没有头绪。

本来最可疑的对象是罗素,但是这个女孩被困在十党笼子里,跑不出去,所以先排除了。

难道,有人知道罗素这个臭丫头在她这里,所以才来救人?

一想到这种可能,迷蒙的仙女眼里就迸出了寒光。

“来,把罗素带走!”小霞仙子冷冷说道。

闻言,罗素心中一震,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当李看到这一幕,他自告奋勇地冲上去,把的双手反绑在背后。

她故意把它弄得很重,罗素突然痛苦地大叫起来。

然而,烟霞仙子连看都没看罗素一眼,声音冰冷如铁:“带她去炼药室!”

岚仙不确定是否有人会来救罗素,除了融云,她不关心任何人。

她失去了她的孩子,她的心狂怒。现在她只想放手。

鬼吹灯之九幽将军

罗素没想到药箱对迷蒙仙女如此重要。这次她回到笼子里了。虽然她成功地骗过了药箱的失窃,鬼吹但她也把自己送了上去。

一念至此,鬼吹罗素忍不住想捋捋额头。

这都是什么?

现在老巫婆很生气。罗素不能激怒她。她只能让李护送她去炼药室。

一路上,罗素一直在思考逃跑的方法。

只要离开老妖婆的眼睛,她就有很高的几率逃脱。

但问题是-

这座地下宫殿没有出路。

算了,如果你真的逼她...拿弹球炸!罗素心里恨恨的想着。

药物提炼室位于整个宫殿的最西部。

里面有空近百平米的房间。

最中央的位置,放一个药鼎。

这个药鼎显然是超大的。

药鼎周围有一个石台,上面放着无数种干药草。

迷蒙仙女冷冷地看着罗素,指着药罐:“进去。”

罗素立刻震惊了,重复道:“进去?”

岚仙斜睨了罗素一眼,袖子卷了过来,罗素的衣服全破了。

全身红果的罗素被一阵风直接送到了特大号药鼎。

“老妖婆!你想煮我吗?!"罗素满心以为老巫婆带她去见炼药师是为了去除她脸上的黑色药水,但她不知道她会被煮熟。

迷蒙仙女的声音透露出无尽的MoMo。她拿起一堆药,扔进药罐,拿起一桶药汁,直接倒了下去。然后她冷冷地说:“这些药汁可以去除你脸上的墨迹,但那是在你死后。”

很冷的一句话。

“老妖婆!你会得到你应得的!别以为师父不知道。以他的聪明,他绝对认为到时候你会死!”罗素大喊大叫。

“他不会杀我的。”岚仙冷笑。

“可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恨你!”罗素愤怒地喊道。

“那最好,我拿不到。”迷雾仙子不为所动。

“我有什么反对你的?你想这样对我吗?人都会死,你要知道你为什么而死。至少告诉我我的脸可能是谁!”罗素喊道。

只有在这个时候,趁着迷蒙老巫婆得意的时候,我们才能问一些平日问不到的秘密。

果然,当我听到罗素的话时,老巫婆脸上的怒气越来越大,她的眼睛像剑一样锐利。

迷雾仙子冷笑道:“融云什么都没告诉你吗?呵呵,既然他不说,我就告诉你。有一个人叫颜华。”

严华?罗素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不是她手里匕首的名字吗?

那么,是这个颜花让烟霞仙子讨厌狰狞扭曲,让师父向往呢?

罗素愣了一下,虚弱地问道:“但是师父小书房画像里的那个女人呢?”

然而,罗素的话就像一个马蜂窝。

“什么?!他甚至把那个婊子的画像挂在小书房里?可恶!讨厌!”迷蒙仙女的眼睛像一团炽热的火,她冷冷地射向罗素:“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想死,没那么容易!”

果然刺激到她了...只要她没有当场死亡,她就有机会逃脱。

此时,罗素心中一片黑暗。

虽然迷蒙的老巫婆说她暂时不会杀罗素,幽将军但她并不打算放过罗素。

她的袖子被掀起,幽将军一团火焰飞进药罐。

瞬间,火焰蔓延到了这里。

“老巫婆,你不是说放过我吗?”罗素愤怒地喊道。

“妄想!我妈说我暂时不杀你,但我没说放你走!”小霞仙子虽然生气了,但头脑还是很清醒的。

听了他的话,烟霞仙子伸手按下了罗素的头,然后拿了一个用未知材料制成的盖子盖住了整个药鼎。

药鼎里,原本明亮的光线突然变暗。

“臭丫头,知足吧。这个药罐里的草药,世界上很难找到。就算卖了也买不起,现在有机会吸收了。”烟霞仙子冷冷的哼了一声。“可惜里面没有相思染红豆。不然岂不是直接晋升高级炼药师?”

不幸的是,药鼎被关上了,罗素什么也没听到。

药鼎之下,绯红火焰跳跃蔓延,剧烈跳动燃烧。

源源不断的火焰从地下使用,沉到药鼎下面。

岚仙没有离开,她坐在一旁,闭着眼睛,进入了修炼状态。

同时,还有保卫罗素的意思。

因为,她想在第一时间看到罗素的脸。

此时,密封的药鼎漆黑不透明。

药罐内部,温度不断上升。

而罗素这才混成一团坐到了药鼎中间。

她锁骨下溢出了很多药汁。

随着温度的升高,墨一样黑的药汁逐渐开始沸腾。

这种药汁和水比起来,沸点是无法想象的。

此时,罗素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痛苦。

非常闷、热、剧烈的疼痛...这些疼痛不断冲击着她的大脑。

然而,虽然温度很高,罗素是火的属性,所以温度仍然在罗素的容许范围内。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三脚架内的温度越来越高。

随着墨药汁泛起一个巨大的水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起初,罗素可以忍受,但后来,她洁白如雪的皮肤开始红肿...

罗素的意识开始模糊。

那个老巫婆不是真的想烧死她吧?

正当罗素迷迷糊糊的时候,她想起了那天在孤岛的荒山上的情景。

当时她被困在火焰洞里,身边围着一个温度很高的仆人,只过了一刻钟就被烟熏昏了过去。

当时,她做了什么?

罗素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石头!”

她是怎么忘记这个大英雄的?

所以罗素很快把手伸进空房间,钓了半天才在杂草中找到石头。

“切,现在想萧也都没用!”小凡骄傲地瞟了罗素一眼,眼底是果果的挑衅。

“我不想考验我的耐力。”罗素的脸不红心。

罗素把这块石头放进沸腾的药汁里,很快就见效了。

药罐里的温度逐渐降低,最后像温泉水一样温热舒适。

沐浴在这舒适的温度中,罗素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都放松了。

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醒空。

鬼吹灯之九幽将军

于是,鬼吹她闭着眼睛盘腿而坐,鬼吹灵魂飘进空。

空我要罗素之前收藏的药鼎,草药,三颗相思染红豆。

高级炼药师的实验药材此时已经准备好了。

很好。

罗素深吸了一口气。

下一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这样的灵感时刻,所以罗素决心抓住这个机会,晋升为高级炼药师。

已经晋升为高级炼药师,所以,她可以利用古方丹从紫火老人那里继承下来的能力。

罗素在药罐里。

而她空药鼎内的东西此时已经打开了。

菱角,香草叶,古老的森林和一个中等大小的相思染色红豆。

一开始只放了这四种草药。

四种药材从四种药材中挥发出来,然后不断凝聚融合。

罗素站在药鼎旁,专注地凝视着。

她把手放在药鼎上,灵力通过手掌传入药鼎,从而感应到里面草药的变化。

很快,她的手微微动了一下。

然后,三种草药放在一起,同时,一个阿拉伯胶染色红豆。

之后,罗素继续专注地感受着药罐里草药的变化。

这时候草药已经有八种了,药性合并互斥。

这段时间很久了。

之后就是三种药材加最后一种相思染红豆。

九种药材,加上三颗用洋槐染过的红豆,在这个药锅里煮。

罗素把手放在药罐外面,感受着里面草药的变化,同时,不断地控制着火的变化。

药性被击退时,火要减。

药性对合时,火要加强。

当时这个考验的是一个人的感知和敏感度。

空,三天三夜。

罗素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感应着药罐里的温度和药性。

三天三夜,她站着像个雕塑,不吃不喝。

突然,她紧闭的双眼突然射出一道亮光。

嘴角慢慢勾起一抹满意的微笑。

“明白了!”

果然,当罗素打开药鼎的盖子时,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

灵元丹,充满灵力,静静躺在药鼎之上。

那个凌源丹,鸽子蛋大小,圆圆胖胖的,看着开心。

罗素拿起一个,仔细看了看。他嘴角的笑容越大。

“没错,这就是超灵元丹,如假包换。”苏笑起来像只小狐狸。

本来她以为自己晋升高级炼药师需要很长时间,没想到迷蒙老巫婆把自己放在这个药鼎里,给了自己晋升高级炼药师的机会。

当然感谢这三个变异的相思染红豆。

既然炼制成功了,罗素就赶紧退出空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空三天三夜,外面的世界只过去了不到一个小时。

这时候因为药罐里的温度被石头吸收了,水温很舒服。

罗素正要好好休息一下,缓解一下疲劳,但突然他看到头顶上的药鼎盖子被打开了。

老巫婆会放她出来吗?

但是想法很满,现实太骨感。

这根本不可能。

就像罗素的药炼制一样,迷蒙仙子也需要通过感应。

要知道药罐里面的情况。

但让她大感意外的是,幽将军当她摸到药鼎的时候,幽将军她感觉到里面的温度比春天的阳光还柔和。

这还得了?

于是,烟霞仙子直接掀开了药鼎的盖子。

“搞什么鬼?!"岚仙不悦地盯着罗素。

而罗素则很自然地把那块石头扔进空房间去销毁尸体。

“什么?”罗素假装很困惑,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迷蒙仙女厌恶地看着她脸上的黑墨水,冷冷地警告道:“我警告你,不要捉弄我,因为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罗素缓缓说道。

反正有了石头在手,再怎么烧迷蒙仙,也不可能烧死她。

“臭丫头,这些药材百年难得一见,你绝对不能收藏。所以,如果你这次把药浪费了,脸上的药汁就再也下不去了。”岚仙冷声威胁。

她盯着罗素。“当然,你的主人可以找到药材,但是我告诉你,你脸上的这种药汁只在三天内有效。过了三天有效期却没撤,那就等这张脸烂了吧!”

什么?有这种事?罗素心里大为惊讶。

“你吓到我了吗?”罗素盯着雾蒙蒙的仙女看了一会儿,试图在她的脸上发现一些奇怪的东西。

但是小霞仙子冷冷一笑:“吓到你了?你也活该?”

罗素盯着雾蒙蒙的仙女,她能看出雾蒙蒙的仙女说的是真的。

如果她脸上的药汁在三天内没有去除,那么...想到有被毁容的危险,罗素感到有点焦虑。

“老巫婆,你以前没说过。”罗素藏在水下的手紧握成拳。

“有什么区别?”迷蒙的仙女轻蔑地看了罗素一眼。“就算你之前说了,你能忍住吗?”

昙仙那欠一平,看着真是烦,罗素恨不得一拳砸过去!

在这个强者受尊重的世界,拳头是硬的。

罗素变得更强的决心越来越强!

最后,烟霞仙子冷冷的盯着罗素,眼里泛着森寒的寒意:“不过你可以试试。”

迷雾仙子恶狠狠地看了罗素一眼,砰的一声关上了盖子。

药罐下。

炽热的火焰瞬间转了几圈。

稳操胜券的罗素看着空房间里的斯通,有些人犹豫不决。

如果老巫婆说的是真的,那么...

“她说的是真的。”斯通的每一天似乎都在猜测罗素在想什么,他冷哼一声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罗素心有余悸地问。

就一点点,她的脸真的毁了。

“长得丑就专心练...有什么不好?”小家伙每天含糊不清地嘀咕。

“你说什么?”罗素有些听不清楚。如果她听清楚了小田甜的话...那可怜的萧就要遭殃了。

萧田甜似乎意识到这将惹恼罗素,于是他缩了缩脑袋,装死。

迷雾仙子显然很恼火。

她不知道罗素在干什么。

但是罗素的小把戏现在显然惹恼了她。

于是,愤怒的烟霞仙子刷刷衣袖,无数火焰瞬间蔓延开来。

幼崽眼睛一亮,鬼吹她郑重地点点头,鬼吹然后跑去做了些什么。

当然,下午的时候,幼崽很开心的拎着一个纸袋去找哥哥。

大师兄只好去门口找交易所,但远远看到幼崽,吓得脸色发白,嗖的一声跳回屋里,捂着胸口跑到床边。

当小熊看到司徒洪钧的鬼魂出现时,他掀开了窗帘,皱起了眉头。

哥哥看到幼崽的时候,还是那么虚弱和热情:“哦,是谁?原来是柯哥。柯哥没找人玩吗?空为什么来这里?”

萧克举起手中的纸袋,看了一眼司徒洪钧,说道:“起来吃肉。”

司徒洪钧本想拒绝,但当萧克打开纸袋时,突然,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司徒洪钧的嘴不由自主地开始流口水。

这个烧烤不是魔兽做的,金黄色的,亮油的,舌头会被吞进去的感觉...原地的洪钧忍不住了,慢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小崽也不礼貌,拍着桌子:“吃!”

“哦哦哦。”司徒洪钧伸手拿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品尝。

本来想自己吃一块,然后把小可的弟弟送人,但是司徒洪钧吞下烤肉的时候,这个想法完全消失了!

多么美味的烤肉啊!司徒洪军发誓!别说他这辈子吃过,就是没闻到过这么好吃的烧烤味!真的很好吃,夫人!

“柯小哥哥今天怎么会来看我?”司徒洪军打招呼一声。

小柯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你不是有病吧?”

原地的洪钧立刻被感动了。他边吃边回想着,这个小师弟真是个好人。他对他撒了那么多谎,故意装作不跟他打。他见自己病了,也带着这么好吃的烤肉来探望自己。

呜呜~ ~和小可弟弟比起来,我就是个败类,太惨了,太惨了~ ~呜呜,这烤肉真好吃!

司徒洪钧一开始很客气,但后来他几乎用双手抓住它,好像他的手很慢,烧烤会被小珂吃得太多,这会让他感觉不好!

一包烤肉不多,司徒洪钧没多久就把它吃干净了,只在油纸包里留下一点点芝麻。

但是连这些芝麻籽司徒洪军都没有松手,手指一根根的粘着,一个个抠在嘴里,看着这个小崽儿说不出话来。

司徒洪钧来自大陆中部。有哪些你没见过的好东西?你有什么好东西没吃过?然而现在,他迫不及待地一遍又一遍地吮吸他的食指,这显示了罗素做的烤肉是多么诱人。

小崽儿以前就是这么个坏孩子,现在,他坐在那里,微笑着看着哥哥拼命地吃啊吃,然后笑啊笑,带着狡黠的笑容。

“你觉得这肉好吃吗?”幼崽瞥了他一眼。

司徒洪钧这次反应过来了!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小恪哥不会故意拿食物诱惑自己,然后让自己觉得尴尬,就接受他的挑战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嘿嘿,小柯哥是低估脸的厚度了。

...

“哦,幽将军哦,幽将军哦,疼死我了……”哥哥紧贴着胸口,闪亮的嘴发出痛苦的哀嚎。“小柯哥哥,哥哥的伤有点不好,所以去睡一会儿。去吧,去吧。”

按说,这一次,以萧克的坏脾气,他一定会痛打司徒洪钧。

司徒洪钧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心里很害怕。他偷偷看了一眼幼崽,看到了一向以脾气暴躁著称的弟弟小珂。老神现在正坐在位置上,平静的样子似乎胸有成竹。

司徒洪钧就是看不懂,所以他的心越来越毛了...柯小哥不会给烤肉下毒吧?

这个走暴力路线的年轻师弟,突然变聪明路线,让人很不放心。

就在司徒洪钧想不明白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七长老的仆人敲门进来。他问司徒洪钧:“大哥,新任命的镇兽,独角闪电五花兽,不见了。七长老问问。大哥能看到吗?”

“啊?独角闪电五花兽输了?怎么才能迷路?”

七长老的仆从们都是焦虑万分:“大哥以前见过独角闪电和五花兽。能不能给点意见?”

司徒洪钧看着服务员的焦虑,想了想。他说:“你去东源找,那里雷重,独角闪电五花兽不能决定跑去吸收闪电粒子。走,走。”

“好的。”小女仆得到指示,迅速离开了。

小丫环走后,司徒洪钧和小珂一起笑了:“哦,眼泪真的要让我笑了。我们镇兽不会像上次镇兽一样被抓被烧烤,哈哈哈——”

离开海关后,司徒洪钧听说镇上最后一只神兽被小珂的弟弟烤着吃了,但当时他没有笑死。

原地的洪钧笑了笑,盯着萧克师弟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突然意识到,吃了最后一只镇兽的人正坐在他面前。

突然,他脑子里闪过,不是吗?又不是这个柯小哥哥干的吧?

不,不,他一直和自己喝酒吃烧烤。他怎么能犯罪呢?

于是,司徒洪钧自动排除了幼崽的嫌疑,问小柯:“小老弟,这烤肉你还有吗?”真的很好吃。吃了这个宝宝,哥哥不知道下一年的肉是什么味道。~ ~ "

小柯平静地问:“你还想吃吗?”

司徒洪钧一听,激动不已。他感动得热泪盈眶,拼命点头:“对,对!还有小柯的弟弟吗?”

小珂从空房间又拿出一个油纸包,扔在桌子上。

原地的洪钧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的手因激动而颤抖。他赶紧解开洗白绳,取出珍藏千年的古坑。他对小崽说:“柯小哥哥,没有好酒怎么有好肉?来来来,这是师兄珍藏千年的古井,清香扑鼻。”

“对了,小珂,独角闪电五花兽真的不会被你抓来吃掉吧?”当司徒于君看到小珂一言不发时,他继续呕吐。“其实独角闪电五花兽虽然是镇兽,但味道未必好吃。据我说,你的烤肉真的很好吃。足以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烧烤了!”

...

司徒宏俊一边说,鬼吹一边把一块肉放进嘴里,鬼吹他做了个评价。

“是吗?”萧克笑着看着他。

“是的!你的烤肉色泽鲜艳,味道鲜美。最重要的是你的气场丰富,你知道吗?至少几千年来...几千年了……”司徒洪钧的大脑突然僵住了。

几千年的灵兽?那不是吗...

司徒洪钧的眼睛正看着烤肉片的金色光环...

肉?

烧烤?!

那种好吃,灵气丰富的烧烤,好吃到恨不得吞了舌头?!

司徒洪钧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拿筷子的手开始颤抖,脸色更加苍白。他紧张而恐惧地抬起头,看着小崽。他眼中浮现的是...

然而事实总是伤人的。

萧克平静地回头看着他。

司徒洪钧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小,小柯大师,弟弟...你今天请我吃的东西,是吗...新城野兽?”

幼崽高兴地拍了拍哥哥的肩膀。“哥哥,你很了解这货。吃的时候可以吃。这个烧烤不好吗?”好吃吗?"

司徒洪钧真是要疯了!!!

吃你的头!

这就是新城神兽!你又吃了!

要知道族长为首的长老内阁有个规定:吃镇上野兽的人都要被判死刑!

当然,小柯的弟弟还好。听说他对宗门有大恩,长辈就送了他金牌免死。他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只要他不吃人,但他不能!

虽然是酋长,但这待遇离小珂师弟千里之外!想想怎么办太恐怖了!

小珂看着脸色苍白的大哥,假装不知所措:“大哥,你怎么了?”

司徒洪钧一把抓住幼崽的手,放声大哭:“柯小哥哥,救你一命。今天绝对不能讲吃肉的事,不然你哥就完了!”

吃了镇山神兽,这个头领称号肯定会被摘掉,而且会被开除出他的遗产。太恐怖了!

小可点点头:“好吧,不说了,不过兄弟,我有点要求。”

“有什么要求?!"当时,只要幼崽不告诉,司徒洪钧觉得他可以给任何东西。

小崽说:“哥哥,我们互相学习吧?”

司徒洪钧:“…”

原地的洪钧快要哭了!

谁说唐珂兄弟鲁莽,没脑子走蛮力路线?嗯?这叫走蛮力路线吗?

当时司徒洪钧自然知道自己被看起来又蠢又蠢的弟弟小可骗了。

但是,知道自己被骗了已经晚了,因为这是一个公开的计划。

什么是开放式计划?就是要把情节光明正大,你不想答应,你就得哭着答应...

司徒洪钧真是惨了...

但是没有办法,他只能含泪悲伤的看着弟弟:“柯小哥哥,你一定要温柔,哥哥,我的伤还没好呢~ ~ ~”

当然,幼崽非常高兴,同意了。

没人知道这次交易进展如何。

只不过崽儿出门,喜气洋洋,乐滋滋,心满意足。

...

另一方面,幽将军屋里的大师兄遍体鳞伤,幽将军积分全输给了小熊。

大师兄在天上嚎啕大哭~ ~ ~ ~

所以就是这么一场战斗,小崽成了门派第一,大师兄因为贪吃,直接成了最后一个...

大师兄就这么认命?没门!

当老大哥看到桌子上的烤肉,只吃了一半,他混乱的大脑突然闪过。

啊!

有办法!

大师兄心想,如果小哥柯对我这么不要脸,那我只能无耻的对待下面的小弟们了。比我坑你好。

然后,哥哥兴冲冲地冲了上来,收拾好烤肉,高高兴兴地出去了。

老大哥要去哪里?

嗯,哥哥去找二哥了。

二哥是叫崽回家和未婚妻结婚的人。

送走幼崽后,二哥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睡了个好觉,因为他的积分足够他进入总决赛。

别人不知道二哥的藏身之处,一直是竞争对手的大哥却知道。

因为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对手。

于是,老大哥从千年古井和地窖里拿出半包烤肉和一壶酒,笑着找到了一个秘密的山洞:“喂,二弟,你不是回家娶老婆了吗?”躲在这里睡懒觉?"

二师弟听了,知道小崽去找大哥了。

于是二师弟就坐着和大师兄聊天。

过了很久,二弟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这个烧烤太好吃了。大师还有吗?”

哥哥说:“这个烤肉是小珂弟弟给我的。他应该还在那里。哎,对了,二哥,听说我们新任命的镇兽,独角闪电五花兽,丢了。”

一边吃肉,二师弟一边不以为然地说:“哦,这个我知道。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七长老的侍从,就被拽着聊了几句。其实我怎么知道独角闪电五花兽在哪?“对了,大哥,这肉真好吃。什么样的魔兽肉?以后我也会玩几把。”

哥哥擦干净手,认真的看着二弟:“二弟,你真的不知道独角闪电五花兽在哪里?”

二弟埋头吃肉,不同意:“我怎么知道?”呜呜呜,还不如当大哥。我知道他躲在这里没有吃的,还特意送他烧烤吃。呜呜呜,他曾经偷偷骂大哥不是人。比起一个善良有爱心的大哥哥,他真的太差了。

二师弟说,以后一定要相亲相爱,做个好师弟。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大师兄的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劈在了二师弟的额头上。

因为哥哥说得很认真,“二弟,其实就在你肚子里。喏,你还在啃。”

“啪嗒——”一块烤肉掉了下来...

“大师兄!!!"二弟快疯了:“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你可以通过释放你的气场和感知这些肉的气味来判断我是否对你撒了谎。

...

罗素说:“没什么,鬼吹让我想想,鬼吹你先去玩吧。”

罗素将出去寻找灵感,看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天堂很大,面积很广,所以罗素漫无目的地走着。

没想到,罗素出去见了族长大人。

宗主在那里训斥徒弟:“说说你,怎么会输这么高的分数?”你为什么不去抢第一名呢?你不知道第一名是特权吗?"

“什么?竟然是输给了小g?你是什么脑子?”宗主大人用手指戳戳司徒宏俊的额头,“他有什么实力,你有什么实力?你想死的时候敢接受他的战书吗?”

他的徒弟是司徒·洪钧。

司徒洪钧被宗主大人斥责为被动的诺诺,他不能告诉宗主大人,因为他吃了小珂弟弟送来的烤独角闪电和五花兽肉...司徒洪钧真是苦不堪言。

“不过,我现在是第二名了……”

“第二积分有屁用?你见过族长的头领是分里第二的吗?!"宗主大人狠狠训斥。

原地的洪钧默默地低下了头...这次谁让一个优步男孩出现了~ ~ ~

罗素路过时,族长大人点名批评了司徒宏军。

祖师见了罗素,满面笑容道:“苏姑娘,你去那里?”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出去找点就行了。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