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ope体育资讯(中国)有限公司----蛇王囚妃(1/89)

ope体育资讯(中国)有限公司 !

“好不好?”阮天玲低声问她。

江予菲点点头:“很好,蛇王囚妃你也喝了它。”

“好。”

阮天灵给自己盛了一碗,蛇王囚妃然后抬头喝了下去。

喝汤后,他打开瓶子,倒了两杯酒。

这时,突然起了海浪,船摇晃了,江予菲晕船,这使她感到恶心。

捂着嘴,她冲出船舱靠在栏杆上,一阵呕吐。

阮,走到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背:“没事吧?”

江予菲接过他递给我的纸巾,擦了擦嘴。“没事的……”

“进去休息吧。我给你拿点果汁。”阮天玲把她扶进船舱坐下,然后去了厨房。

江予菲坐在椅子上,感到有点不舒服。

她在额头上等了一会儿,阮田零端着一杯果汁进来了。

她从他手中接过果汁,喝了一口,才感到舒服。

阮天玲在她身边坐下,脸色平静而淡然。他的眼睛仍然闪着复杂而深邃的光芒。

“于飞。”

“嗯?”江予菲看着他。

阮,舔了舔嘴唇,淡淡的说:“其实我对你好了十天,是故意的。”

"..."突然听到他说这样的话,江予菲愣住了。

男人继续说:“我爱你,但我也恨你。我想,对你有好处,也许你会再次爱上我。当你说爱我想和我重新开始的时候,我会狠狠地羞辱你,然后马上和别的女人搞,把你逼入深渊!但是,结局变了……”

江予菲脸色苍白,震惊地看着他。

他在说什么?她没有幻听,是吗?

阮,冷笑道:“结局变了,不是你没有说爱我,而是我舍不得打你,舍不得那样伤害你...然后我改变了主意,我想,如果你真的爱我,我们就重新开始,我愿意放弃对你所有的仇恨。哦,结局又不一样了。因为...你一点都不爱我,我太自以为是了,自信你会再爱上我,你会心软……”

“阮天灵……”江予菲张开嘴,感到头晕。

她甚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阮,冷冷的看着她说:“你听我说。其实我很痛苦。我想恨你,但我爱你。我想爱你,却放不下我的怨恨。既然你已经拒绝了我,我也不用这样痛苦了。”

他举起杯子,一口气灌了下去!

“于飞,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

“我说,如果我们的身体分离了,我会在天涯海角找到你!如果我们的心是分开的...我们会一起死!我说的是认真的。”

嘣-

江予菲感觉像是晴天霹雳,她终于意识到他有点不对劲。

“你打算怎么办?!"她惊慌地站起来,头又晕了。

她在椅子上坐下,盯着热气腾腾的汤。“你在汤里放了什么药?”

阮田零微微一笑:“放心吧,这不是毒药,这是迷药,人在不知不觉中就能睡着。”

江予菲震惊地看着他。“但你也喝了……”

“嗯,是我干的,所以我陪你。”

阮天玲闭上眼睛,蛇王囚妃额头全是汗,蛇王囚妃嘴里不停的呻吟。

江予菲被他的外表吓坏了。

“阮天玲,你怎么了?!"她起身摇了摇阮,忽然疼得皱起了眉头。

江予菲缩回了手。她正忙着拉开他的睡衣,突然看到一圈绷带缠绕在他的胸口。

江予菲的脸变白了,他的血也不见了

不久,她打电话给阿伟和一些医生。

医生很快给他做了检查。

中国医生说:“他中枪了,伤口突然恶化,必须立即抢救。”

枪伤?

江予菲握紧拳头,他的心突然跳了几下。

“那就赶紧存起来!”她忙着说。

幸运的是,为了治疗安塞尔,城堡里租用了许多先进的医疗设备和药品。

几个医生又给他包扎了伤口,然后用药水吊起来,救了他。

“在接下来的五个小时里,我们必须时刻守护他。一旦他的情况不对,就必须送他去医院做手术。”中国医生说。

江予菲点点头:“我知道,你很努力。”

“不客气,请随时给我们打电话。”

医生都走了,剩下、阿伟和阮昏迷在病房里。

“嫂子……”

“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中枪?”江予菲声音紧张的问道。

阿伟低下头,内疚地说:“老板不想让你知道,”

“都这样了,还不想让我知道?!"

“嫂子,老板不是找名医,他是打算……”

“去南宫旭?”

阿伟惊讶地抬起头:“你怎么知道?”

“然后呢?”江予菲没有回答这个反问。

“事实是,医生说他们对少爷的病毒无能为力,但是少爷不能一直这样睡觉,否则会毁了他的身体。

于是老板决定去南宫徐那里拿解药...他在路上埋伏人,计划劫持南宫旭。

不知道对方已经做好准备了,南宫旭很熟练。大哥被他打死了,我们也有几个伤亡。

幸好子弹没打中,老板救了他一命..."

江予菲的眼睛蒙上了水雾:“他什么时候受伤的?”

"...那是四天前。”

四天前他差点死了,四天后他回来了,假装没事。

他以为自己是铜皮铁骨,神仙吗?

江予菲咬着嘴唇,她的心像针一样痛。

“嫂子,别怪老板。他别无选择,只能冒险。”阿伟难过地说。

江予菲淡淡地说:“你下去,我会盯着他的。”

“很好。嫂子,我就在门外。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

阿伟退了出去,关上门。

走到床边坐下,看着阮田零苍白的脸。两滴眼泪落在她的眼睛里。

她用清晰的关节握住他的大手,眼里满是悲伤。

她怎么能怪他呢?他为他们做了一切。她没有权利责怪他。

她只是为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身体而难过。

如果他死了,她活着会很无聊...

"阮,我有没有让你觉得特别累?"江予菲抬起手,放在脸上。

"阮,蛇王囚妃我有没有让你觉得特别累?"江予菲举起他的手,蛇王囚妃放在他的脸上。

他听不见她说什么,她的眼睛模糊了,她自言自语。

“自从你爱上我,你为我付出了太多。

对我来说,你好几次差点丢了性命,远离亲人,在异国他乡打拼。对我来说,你好几年没回家了,甚至到现在都差点丢了性命。

如果我不是南宫文祥的后代,你就不会遇到这一切。如果你没有爱上我,你会在A城玩得很开心。

那里是你的家,你拥有的一切都在那里,在那里你可以成为一个狂野的阮田零。但是因为我,一切都变了..."

江予菲痛苦的闭上眼睛,突然觉得很累很累。

她的孩子,她的爱人,都在受苦,她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她还能为他们做什么?

放下手,拿出手机,找到了徐的手机。

她走到阳台,拨了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接通了。

“你好。”南宫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江予菲淡淡地说:“是我。”

南宫徐颇感意外:“?你和安塞尔在哪?你已经失踪很久了。我马上派人去找你。”

江予菲在心里冷笑。

他真的很擅长表演...

“你不用在我面前装。告诉我,你怎么能给安森解药?”请江予菲开门见山。

南宫旭淡淡地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于飞,我找不到你。你妈妈很担心,你爷爷病了。你在哪里?”

江予菲握紧了手机。爷爷生病了吗?

“祁瑞森绑架了你?齐瑞森现在在我手里,你放心,他动不了你。”

“祁瑞森怎么了?!"江予菲紧张地问道。

她不知道祁瑞森手里拿着什么。

“为什么,不是祁瑞森绑架了你?你和安塞尔到底去了哪里?当有人给安塞尔下毒时,他体内的病毒必须每年按时服用才能抑制。安塞尔中毒了吗?”

“你真的很会演戏。毒害安森的不是你。”江予菲冷冷道。

南宫旭的声音低沉而温柔,没有多少起伏。

“我想你误会了什么,我怎么会给安塞尔莫下毒。他名义上也是我孙子。我看着他长大。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于飞,我真的很在乎你。请早点把安塞尔带回来。他的身体不能继续拖下去了。”

“你给我解药,我回去。安森将和他父亲一起回家。他是颜的孩子。他只属于家族!”

南宫驸马低笑着:“安塞尔莫是南宫世家未来的接班人,他永远不可能属于阮家。于飞,安塞尔必须回来,否则他会死的,你明白吗?”

江予菲的心哽咽了,所以他不想放过一个孩子?

“南宫徐,安塞尔莫不会继承南宫世家,他不稀罕。想拿什么拿什么,我只求你放开我的孩子!”

蛇王囚妃

是的,蛇王囚妃没有解药,蛇王囚妃他们永远受制于人,会很被动,迟早会出事。

阿伟沉默了,不知道如何选择。

江予菲低声说:“阿伟,我能求你吗?安森一直在睡觉,我是妈妈,我真的等不及了。”

“嫂子……”

“阿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等着瞧?

也许我们可以有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我还要等多久呢?

安森的健康状况一天比一天差。每次醒来都怕自己再睡着就不醒了。

我已经等得够久了,现在就算我死了,我也要去救我的孩子。你明白我的感受吗?”江予菲哽咽着说道,眼睛红红的。

阿伟握紧方向盘。他咬着牙说:“好,我答应你!嫂子,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义不容辞!”

江予菲露出高兴的神色:“我不需要你去冒险,只需要你帮我一点忙。”

*****************

江予菲去买了很多配料。

做了阮天玲的小米粥,江予菲推门拿着粥走进房间。

阮刚刚醒来,就看到了她。他笑着说:“我只是做了个梦。”

江予菲把粥放在床头柜上,笑着问:“什么梦?”

“我梦见你生我的气,然后带着孩子走了。”

江予菲的睫毛颤抖了一会儿,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阮天玲根本没看出来。

“以后你再惹我生气,我就真的带着孩子走了。”她故意说的。

阮,拉着她的手,在她的唇上吻了吻:“你走的时候,记得带上我。”

江予菲噗嗤一笑。

“吃点东西。”

她帮他起床,在他背上放了一个柔软的枕头。

“你做了什么?”闻着粥的香气,阮田零扬眉问道。

“吃一口,看能不能吃。我做到了。”江予菲端起碗,舀了一勺粥喂他。

阮,吃了,笃定道:“是你做的。”

“答错了,是安吉拉干的,不是我。”

安吉拉是他们的临时仆人。

阮、完全没有上当:“你说得很清楚。我一吃就知道。”

每个人的厨艺都不一样,不管一个人做什么饭,厨艺都是一样的。

江予菲对阮田零的烹饪技术非常熟悉,所以她一吃就能吃。

江予菲没有和他开玩笑:“这两天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只能吃清淡的。这粥是我专门做的。味道怎么样?”

阮田零赞赏地点了点头:“很独特。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猜。”

“牛奶?”

因为这种粥非常清纯,粘稠,有一种类似牛奶的醇厚味道。吃在嘴里很甜。即使不放盐,也还是很好吃,一点也不清淡。

江予菲笑了:“这不是牛奶,这是豆奶。”

“豆浆?”

江予菲点点头,喂了他一勺:“用一些水来煮豆浆和米饭。味道是这样的。”

“以后记得经常给我做饭。”

“好。”

因为粥很好吃,阮吃了一大碗,这让人感觉好多了。

阮田零微微坐直:“七八个小时?怎么炖了这么久?”

江予菲笑着说:“用小火慢慢炖,蛇王囚妃让它有味道。”

阮天玲接过碗,蛇王囚妃一饮而尽。

他回忆说:“味道真的很特别,感觉像药一样。”

“当然,我是用中药炖的。”江予菲接过碗,放在一边。她帮他躺下。“早睡,不看报。”

阮天玲突然觉得特别困,他是谁,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

“雨菲,你……”他试图支撑住身体,但很快就晕倒了。

江予菲给他掖好被子,用闪烁的眼睛看着他。

“阮天玲,不要怪我。你一直在保护我们,现在是我保护你的时候了。”

江予菲把事先写好的信拿在手里,然后用被子把它压好。

她不情愿地吻着他的嘴唇,残忍地离开了,不敢回头看他。

外面,阿伟一直在等她。

“姐姐,你现在可以走了。”

江予菲点点头。“走吧。”

她没有去看安森,主要是怕莫兰起疑心。

江予菲心情沉重地上车,车子很快就把她带走了。

伦敦市中心。

出租车停在克拉里奇酒店——

穿着整齐制服的服务员走上前去,恭敬地打开了门。

江予菲抱着孩子从里面走出来,孩子软软地靠在她的肩膀上,他的身体裹在大衣里,只有半张睡着的小脸露在外面。

虽然我看不到他的整张脸,但我还是能看出他是一个非常可爱精致的亚洲男孩。

服务员帮助江予菲从行李箱中取出他的手提箱。

他惊讶地发现手提箱很轻,几乎什么也没有。

走进大厅,江予菲拿出他的身份证、签证和银行卡,淡淡地说:“我用电话定了一个房间。”

还好服务员会说中文。

他很快找到了她订的房间,然后收钱,然后把证件和房卡一起递给了她。

江予菲拿着房卡去了房间。

“谢谢你!”她给了侍者小费,然后关上门。

把孩子抱在怀里放在床上,然后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向外看...

这家酒店只有几层,楼也不高。江予菲所在的楼层是三楼。

而且房间有阳台,和下面的阳台对齐。

勘测完地形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南宫徐的号码。

“南宫许,是我。我已经到了伦敦。”

“你在哪里?我来接你。”南宫旭一点都不意外。

江予菲一出现在伦敦,他就得到消息。

他还证实她和安塞尔一起回来了。

江予菲淡淡地说:“我在酒店,你带着解药,我必须证明我知道药是真的,我会和你一起去,否则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带走我的孩子。”

“于飞,解药当然是真的。”

“你说的是真的是真的?如果你根本没有解药,如果你只是想骗我们回去呢?现在安森和我如你所愿回来了,至少让我知道解药是真的。”

"好的,你在哪个酒店?"

江予菲说了地址,然后挂了电话。

江予菲可以清楚地听到他说的话,蛇王囚妃因为他打开了免提。

她心里咯噔一下,蛇王囚妃顿时又冷又哆嗦。

“爸爸,我们不能真的关心妈妈的生死!”安塞尔皱起眉头,焦急地说道。

阮,的声音还是那么冷:“为什么不呢?这是你妈妈的愿望。我们不能辜负她的心愿,是不是?”

他说的话显然具有讽刺意味。

分明是在赌气,赌气不管她。

“爸爸……”

“就如实告诉她,既然她这么伟大,我们就成全她的心!”

“爸爸,妈妈能听到你说的话……”安塞尔变得更加焦虑。

爸爸即使生气也不能说这样的话。

阮,的神色更阴沉:“她能听得更清楚,我相信她知道我的态度。”

江予菲的心一寸一寸冰冷...

阮、,你真的生气到这个地步了吗?

我知道你会怪我,但没想到你会这么怪我。

我是为了你和孩子们...

“妈妈,别听爸爸的废话。反正妈咪,我一定救你。”安塞尔坚定地说。

没人能阻止他救妈妈。

江予菲勉强笑了笑。“安塞尔,别来了。妈妈只想你安全。妈妈现在做得很好。我不想你来。听你爸爸的话,别烦妈妈。”

最后一句是发自内心的。

如果他们父子能过得好,她真的希望他们放过他。

但听在阮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江予菲,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别以为你这么说就能激怒我。我告诉你,我累了,所以我不用你了……”

“啪嗒——”江予菲的手机突然掉在了地上。

她的脸是白色的,没有一丝血迹。

他说了什么?

我告诉你,我累了,所以我不用你...]

江予菲一直在脑海中徘徊这句话。

他的话,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戳进她的心里,造成她痛得滴血。

“妈咪,妈咪?”电话里传来安塞尔焦急的声音。

江予菲茫然地蹲下身子拿起电话。

“我……”

她尽力说出这两个字。

“妈咪,你不要听爸爸乱说。其实他很在乎你。妈咪,别难过,我们会的……”

安塞尔莫的话还没说完,阮田零却抓起电话,突然挂断了电话。

安塞尔愣住了,他怀疑地问:“爸爸,你在干什么?”

阮天玲冷冷的,眼睛又浓又呆。

他盯着前方,面无表情地开着车,没有回应他。

安塞尔生气地皱起眉头说:“爸爸,妈妈会像你一样很难过的!她也为我们冒险,爸爸,妈妈没做错什么!”

“啪——”阮天玲突然捏碎了他的手机。

安塞尔又愣住了。“爸爸,你什么意思?”

“闭嘴!”阮天岭尹稚咆哮着,手背上的青筋正凸凸地跳动着。

在那边。

江予菲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整个人惊慌失措。

蛇王囚妃

江予菲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蛇王囚妃整个人惊慌失措。

谁挂了电话?

你为什么挂断电话?

她呆了一会儿,蛇王囚妃很快就回了电话——

然而,电话显示她拨打的号码无法接通。

江予菲一遍又一遍地拨号,总是有一个提示,用户无法接通。

出事了吗?

没想到电话是阮故意挂的。

她认为他们出事了。她打不通安森的电话,于是打了阮田零的手机。

电话又响了,但是没人接。

她一直打电话,直到有人接通。

阮天灵他们的车也到了阮的旧居。

他停下车,这才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机,接通——

"阮田零,你和安塞尔还好吗?"江予菲关切的问道。

阮,淡淡地说:“我们没事。”

"..."江予菲认为她心里已经够难过的了,但她没想到会更难过。

她跪在地上,眼里含着晶莹的泪水。

“既然没事,为什么现在不接电话?!你知道吗,我以为你出事了,我还担心你呢!”她愤怒地大叫,想给他一记耳光。

阮天玲握紧手机,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我们在一个城市里,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有别的吗?没事。我挂了。”

"...你这么恨我吗?”江予菲问道。

阮,的黑眼睛有些空空洞:“我不恨你。江予菲,你做任何事都有你的理由。你不是为了我吗?我讨厌你做的事。我一点都讨厌你。”

但是他的语气,说得很清楚,并不是这个意思。

他讨厌她-

江予菲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

她知道他会生气,知道他会生气,但她从来没想过他恨她。

即使昨天她看到那些杂志,她也从未怀疑过他。

她认为他是故意的,尽管她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但现在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他每天换一个女人是为了摆脱她忘记她吗?

他说他累了,他说他不必成为她...

他还说他再也不会关心她的生死了,他说反话是为了表明他讨厌她...

原来这些都是真的,真的!

这些真相像晴天霹雳,让江予菲措手不及。

她的手脚在颤抖,全身在颤抖,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沉默了,阮、也沉默了。

空全世界好像都被冻住了,世界好像要崩溃了...

江予菲想说些什么,但她的头很晕,她的心疼得说不出话来。

良久,她听到了电话里的嘟嘟声。

他刚刚挂了电话...

江予菲的手松了,她的手机掉到了地上,她瘫倒在床沿上,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爸爸!”安塞尔焦急而愤怒地抓住他的胳膊。“你怎么能说你讨厌妈咪?妈妈听到这件事应该很难过。爸爸,你打算怎么办?!"

“爸爸,你太过分了。妈妈已经够努力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她?!"安塞尔的眼睛红红的。他没想到父母之间的关系会突然变成这样。

阮天玲扭着僵硬的脖子看着他。

知道自己的小疙瘩被关起来大呼小叫,蛇王囚妃自然尽快赶来。

“奶奶,蛇王囚妃让我出去,颜田零要关我,你帮我开门。”听到* * *,安塞尔莫像找到救世主一样大叫。

“快开门,你带他干什么!”阮妈妈赶紧说。

保镖不动。

阮,淡淡地说:“这件事你放心。”

“里面的人可是我的孙子,你让我怎么不管?!"阮母焦急道。

阮安国低沉地问:“田零,陈俊做了什么,你要把他关起来吗?”

“我要去找妈妈!”房间里的安塞尔回答道。

“找于飞?”阮安国疑惑。

阮,冷冷地说:“他这么年轻,你同意他去吗?”

他们不同意...

“陈俊,你爸爸会帮你找到妈妈的。你太小了,做不了这些事。”阮妈妈轻声安慰他。

安塞尔隔着门冷冷地说,“他不会去找妈咪的。他告诉妈妈,他永远不会关心她是生是死。我没有这样的爸爸。我可以自己找妈咪!”

“田零,这是怎么回事?”阮安国皱眉问道。

他不认为阮田零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江予菲。

你这么轻易放弃,为什么要为了让她活着而死,为什么要为了她去伦敦发展几年?

阮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还是说了同样的话:“这件事不用担心,我自然有我的想法。”

说完,他冷冷地大步走了。

“田零,让陈俊出去……”阮妈妈爱她的孙子,但阮态度坚决,不容商量。

安塞尔知道阮田零已经走了。他愤怒地抱着小胳膊,然后跑到阳台上勘察地形。

他从两岁开始就接受体育锻炼,所以爬阳台对他来说没什么。

然而,他跑到阳台,却发现几个保镖站在下面。

“小主人,主人说,你不想离开这里。就算出门也不能走。到处都是卫兵,少爷,你不能一个人离开。”楼下的保镖好心的告诉他。

“s . hit——”Ansel大骂,真想杀人放火。

他尽力了,不知道怎么离开。最后,他躺在床上,独自一人感到悲伤。

“妈咪,我会救你的。别难过,我们会抛弃爸爸的……”

阮、刚刚回来就走了。

闪亮的黑色保时捷跑车,刹车漂亮,停在夜帝门口。

这个地方,他很多年没来了。

但他仍然是这里最尊贵的客人。

还是阮最豪华的包厢,点了很多酒,然后打开瓶盖开始喝酒。

他一连喝了三瓶酒,东方瑜推门进来。

“凌哥,看到你在这里喝酒,我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东方瑜笑了笑,在他身边坐下。

三年多了,东方雨变得更成熟了,但还是一个浪漫的痞子。

阮田零淡淡道:“与我饮,不醉不归!”

东方瑜一向爱说闲话:“凌哥,你在春风玩了几天,怎么又借酒消愁了?”找不到新的美女吗?我认识几个,要不要介绍给你?"

蛇王囚妃

[于飞,蛇王囚妃妈妈希望你能早点振作起来。】

江予菲悲伤地看着他的母亲。

“妈妈,蛇王囚妃很抱歉让你担心。”

南宫月如笑着摇摇头。“妈妈很开心。你难过的时候我可以陪着你。但我不想看到你难过。我希望你在我身边快乐。】

江予菲的眼睛红红的,她微微一笑:“你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我很快就能振作起来。”

南宫如月点点头,“嗯,我相信你。如果你放不下阮,,就给他打电话,把一切都告诉他。我觉得他只是一时生气。】

江予菲眼神黯淡。

阮、并不生气,他生气的时候也说不出那些话来。他只会骂她,对她刻薄,但绝不会这么说。

即使他这样做了,他也会很快后悔并采取行动。

已经好几天了。他什么也没说。他甚至像往常一样工作和约会...

他是认真的。他真的很想和她分手。

江予菲的心在撕裂疼痛。她无法理解他为什么突然不要她了。

他真的突然厌倦了她,决定不再爱她了吗?

但是那么深的爱,为什么说没有了就没有了呢?

阮、,我宁愿你是演戏而不是真的不爱我…

“妈妈,回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待着。”江予菲哽咽了。

南宫像月亮一样叹了口气,她抱住自己的身体,然后起身离开了。

她打开门出去了,然后关上门。

齐瑞森站在外面,看见她出来了。他安慰她说:“夫人,我会好好照顾于飞的。放心吧。”

南宫像月亮一样点点头,她做了个手势——请。

“应该是。”祁瑞森笑道:

这辈子,他最亏欠的女人是莫兰。

莫兰现在没事了,他也没什么野心单独带齐家,所以他剩下的事就是好好照顾江予菲,帮他们解决南宫家的问题。

………

南宫像月亮一样,疲惫地回到他的城堡。

南宫旭坐在客厅里等她:“月如,我们谈谈好吗?”

南宫月如看起来很酷,她没有什么可跟他说的。

南宫旭起身向她走去,关切地问:“于飞身体怎么样?她没事吧?”

南宫月如生气地示意了一下。

【这里不要虚伪。多亏了你,于飞很难过!】

南宫月如从不会说话开始学习手语。

城堡里的人也跟着学习,以便与她畅通无阻地交流。

这么多年,她很少打手势,也很少用这种方式和南宫旭交流。

南宫旭眼里露出了笑意:“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颜辜负了她,我只是提前让她知道他的真面目。”

如果你没有阻止他们在一起,他们会走到这一步吗?!】

“像一个月,你错了。从头到尾,阻碍他们在一起的人是父亲,不是我。”

要不是你的存在,他不会挡他们的路!】对南宫月如充满了怨恨。

都是因为他,他们家才变成这样。

他为什么没死?他去世时,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不客气。你帮了我一个大忙,蛇王囚妃应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江予菲迷惑地看着他。

他们为他做了什么?

芯片掉到海里不见了。祁家现在还管着祁瑞刚,蛇王囚妃他们也没什么好帮的。

齐瑞森笑着说:“让莫兰平安自由,过上没有伤害的生活。这是你对我最大的帮助。”

江予菲有点吃惊:“你喜欢莫兰吗?”

她很早就想问这个问题。

祁瑞森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他撅着嘴,低声说:“我要照顾她一辈子。”

江予菲眼神淡淡微,她无法理解祁瑞森对莫兰的感情。

但是她没有多问。

这一天,江予菲配合治疗,多喝水多吃东西,晚上睡觉前吃了几片安眠药,终于睡了一个没有梦的好觉。

睡个好觉,人的精神会好一些。

第二天,江予菲仍然有点冷和虚弱,但显然比昨天好多了。

南宫月如知道她要和祁瑞森出去玩后,人们看起来很高兴,同意了他们的决定。

江予菲认为让她母亲开心是值得的。

穿上牛仔裤和t恤,然后穿上羊毛外套。江予菲和祁瑞森上车。

他们的车后,还跟着三辆保镖车。

豪车坐起来很舒服,里面有点暖气。

江予菲坐在后排,靠在椅背上,苍白的小脸半掩在大衣领子里。

用幽幽的眼神看着窗外,她的精神还是很不好。

祁瑞森先生坐在她旁边:“你想喝点什么吗?”

车里有个小冰箱,里面有饮料储备。

江予菲摇摇头:“不,谢谢。”

她的情绪显然还很低落。她以前在城堡里精神很好,大概是为了她妈妈。

祁瑞森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的情绪。他微笑着继续调动气氛。

“你想去那里玩吗?”

江予菲有些惊讶:“你还没决定吗?我以为你决定了。”

“这种事情当然由你决定。”

江予菲不熟悉伦敦。虽然她来这里很久了,但她去过的地方很少。

“随便,我不管。”

“好吧,我来安排行程。”祁瑞森拿了一条毯子,展开,给她披上。

“累了可以睡一会儿。”他温柔地说。

江予菲笑了:“谢谢。”

她真的很累,所以她身体很累。

闭上眼睛,她却睡不着,眉头微皱,感觉有点不舒服。

前排的司机突然打开音乐,舒缓的音乐飘了出来。

江予菲睁开眼睛,看着祁瑞森。

齐瑞森笑着问:“这样会不会打扰你休息?”

“不,我觉得刚刚好。”江予菲认为这是他放的音乐。她心里觉得祁瑞森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人。

如果他和莫兰能成功,莫兰会很开心。

一想到莫兰,就想到阮。

我的胸口又疼了…

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什么也不想,只是认真地听这首歌。

她太别扭,蛇王囚妃太喜欢克制自己的感情。

他怀疑她一生中是否会有充满激情的一天...

两人言归于好,蛇王囚妃祁瑞刚的心情瞬间那叫一个晴天空万里。

当他来到餐厅时,当他看到仆人端着熟食时,他心情很好。

莫兰给他做了很多美味的食物...

“都是给我的吗?”他笑着问她。

莫兰塞了一碗米饭给他:“快吃。”

“不是给我的,我不吃!”祁瑞刚说得很认真。

莫兰无助地看着他。

祁瑞刚有点恼火,难道他不该在这个时候逼她吗?

万一她的尴尬又被打破了呢?

他以为莫兰会说‘不要吃,不要吃’。

谁知道她点点头,“嗯,是给你的。能吃吗?”

祁瑞刚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邪魅地盯着莫兰:“蓝蓝,你以前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说很多让我生气的话。现在你不跟我说话就能气死我。但我今天这样,你多努力。”

莫兰白了他一眼,低头吃饭。

祁瑞刚却看着她的眼神黯然。

虽然莫兰可以接受他,也可以不拒绝他,但他知道,她一直都缺少很多他需要的东西。

她真的不能愉快的接受他。

我还没有真正爱上他...

但至少他看到了希望。

这场革命可能即将成功。

莫兰做的菜,祁瑞刚吃的时候总是给面子。

他吃了很多,然后无视仆人暧昧的眼神,拉着她开始往楼上走。

莫兰被他拖进卧室。

“你在干什么?”她羞恼地问他。

齐瑞刚邪恶的嘴唇:“昨天,我们的感情差点破裂。现在自然要多做一些来修复我们的感情。”

说着,他过来搂抱她的身体。

莫兰瞬间脸红,推开他:“我有事情要做,别想了!”

齐瑞刚不解:“我怎么想的?”

“你说你觉得怎么样?!"莫兰盯着他。

齐瑞刚突然说:“你以为我想和你做爱吗?”

“你觉得不对,你不知道含蓄才是美吗?”莫兰生气了。

齐瑞刚笑道:“我觉得你错了,但我不是那个意思。”

莫兰更脸红了:“诡辩!”

齐瑞刚再次搂住她的身体,嘲弄地笑了起来:“我说的是真的。我只是想和你有更深入的交流。交流可以增进彼此的感情。当然,不用想了。我说的交流只是语言交流。”

他的样子是赤裸裸的在嘲笑她。

莫兰迫不及待的找地方去:“我没有空语言交流!”

“那你就是不重视我们的婚姻关系。”

莫兰无言以对:“反正你说了算。”

齐瑞刚点点头。“嗯,这是我的决定。现在我们交流一下,你不能弃权。”

并且弃权?

她别无选择,好吗?

祁瑞刚拉着莫兰在床上坐下,他坐在她身后。

“你打算怎么办?”莫兰很不解。

齐瑞刚压着身子不让她回头。“别动,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完,祁瑞刚的手指放在她的背上,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

!!

“你在写吗?”莫兰疑惑地问。

“嗯,蛇王囚妃你知道我写了什么吗?”

“你是谁?”

“是的。你是谁?”

莫兰真的不懂齐瑞刚。有必要问这个问题吗?

我还是要写出来...

【你是谁?】齐瑞刚又写了一遍。

"蓝蓝,蛇王囚妃如果你不想回答,你可以用纸和笔写下来."祁瑞刚说。

“我是莫兰。”她直接回答。

【你是谁?】齐瑞刚又是问题。

“我回答,我是莫兰。”

【你是谁?】

莫兰变得不耐烦了。“我不是故意的……”

突然,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她无奈地说:“我是莫兰,埃文的妈妈...齐瑞刚的妻子……”

祁瑞刚满意的勾唇在他身后,继续下一个问题。

【你现在开心吗?】

"...我不知道,也许吧。”

【你对这种生活满意吗?】

“我不知道,但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已经能够接受这种生活了。”

【你还讨厌祁瑞刚吗?】

这次莫兰沉默了很久才回答,“我不恨,我不想恨,恨一个人太累了。”

你对他现在的表现满意吗?】

"...嗯。”

祁瑞刚突然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她。

“莫兰,我会继续努力,让你更开心,对我更满意。”

莫兰的眼睛微微一闪。

齐瑞刚看着她笑了笑:“谢谢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以为你不会回答我。”

其实莫兰今天之前是不会回答他的。

昨天发生的事情之后,她做了一些自我反思,敢于回答。

而且祁瑞刚问的内容也不突兀,如果过于直白和大胆,恐怕莫兰也不好意思回答。

“别问了?”她问。

“别问了,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我没有。”

“没问题吧?”

“没有。”

齐瑞刚得意地笑了:“看来我做得太好了,所以你对我没意见。”

"..."莫兰,“你刚才问的所有问题都表达了你对我的看法吗?”

“当然不是!但我确实对你有意见。”

莫兰微微一愣:“什么意见?”

瑞奇只是转过身,把额头抵在额头上:“我教了你这么多次,你什么时候学会接吻?”

“你……”莫兰气恼了。

齐瑞刚暧昧的嘴唇:“不行我就一直教你。”

莫兰想翻白眼。如果可以,他不会吻她吗?

“如果可以,我们会互相学习更多。”

"..."莫兰丢给他一个白眼。

齐瑞刚笑着抱住她的身体:“但是两者还是有区别的。学了就能享受。”

“你说够了!”莫兰很恼火。

齐瑞刚点点头:“嗯,够了,我们开始练吧。”

“谁想和你一起练习……”

当然,无论莫兰怎么拒绝,都是没有用的。

处理好与莫兰的关系,祁瑞刚也腾出更多的精力开始对付王橙。

他真的是通过律师起诉王玉成敲诈诽谤。

王氏家族勒索齐瑞刚支付10亿,律师可以作证。

!!

王雨橙对齐瑞刚的污蔑,蛇王囚妃他和莫兰都可以作证,蛇王囚妃当时病房里的护理也可以作证。

王橙很快接到法院传票,要求她向齐瑞刚道歉。

“s ~砸——”王雨橙把传票撕成碎片。

“又不是我的错,我凭什么道歉!”

太后皱着眉头说:“你不该这么说齐瑞刚。”

“妈咪,我说的是实话。他就是想故意杀我!”王橙不服。

“我相信你,但是别人不相信,法院也不相信。除非你找到证据,否则诽谤他的罪行就会被推翻。”

“我没有证据……”

“那之后就别说了。”

“不,我想说,我不能白白被他伤害!”王橙是真的打算什么都不管了。

她不相信。她是个软弱的人,得不到社会的支持。

王橙没有向祁瑞刚道歉。

相反,她在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她的故事。

她形容自己可怜,强调齐瑞刚的刚强和冷酷。

很快,她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齐瑞刚也反应很快,发表了文章。

祁瑞刚没有说王橙错了。

他在文章中说,他为王玉成感到难过,因为伤害她的是他的不当驾驶。他愿意赔偿,从不推卸责任。

只是他不能接受王雨橙提出的10亿赔偿金额,更不能接受王雨橙的勒索,所以对他进行诽谤,说他是故意谋杀她的。

齐瑞刚说当时他也在车里。如果他是故意谋杀她的,难道不怕自己出事吗?

警方已经确定这是一起事故,不是故意谋杀。

他希望王雨橙不要再诋毁他,不要再试图敲诈他。

齐瑞刚写的回应有理有据。

御橘不一样,御橘的一切都是她的猜测,没有证据。

而且她刻意写自己的可怜,显然是想博取社会的同情。

很快,舆论都转向了王雨橙,几乎所有人都站在祁瑞刚这边。

他们都认为王橙不能接受出事的事实,于是对祁瑞刚进行诽谤。

王橙越辩解,越没人相信她。

王玉成预计舆论压力会帮助她对付齐瑞刚,但她的计划失败了。

法院再次向王玉成发出传票。

说如果她不删文,不澄清事实,就要告她敲诈诽谤。

王橙是真的疯了。

她真的想不顾一切地说出所有的真相。

好在她还是有点理智的,一说出来就真的心虚。

但她做不到法院要求她做的事。

她知道祁瑞刚伤害了她,她怎么能忍受这种语气...

但如果她不退让,她还是有罪的。

直到这个时候,王橙才知道她要对付的祁瑞刚的想法有多蠢。

最后她妥协删除了网站上的文章,却没有澄清事实。

祁瑞刚大人有很多没跟她计较。

法院对齐瑞刚的行为表示赞赏,并未在判决中故意偏袒王雨橙。

!!

判决很快下来了。

齐瑞刚赔偿了王雨橙500万元的损失,蛇王囚妃并支付了王雨橙出院前的全部医疗费用。

拿到判决书,蛇王囚妃王家都傻眼了。

王雨橙以后会毁容致残。

但是祁瑞刚只给他们寄了500万,这怎么可能!

王橙提出上诉,决定与祁瑞刚打官司。

祁瑞刚得知这个消息后,只是不屑地嗤笑。

他害怕她不会继续胡闹下去。

她越挣扎,越痛苦。

这些莫兰都懂。

她只能叹气,王雨橙。这是为什么?

她真的不该继续招惹祁瑞刚,难道她没有发现祁瑞刚的可怕吗?

但她不会善意地提醒她,因为她真的不喜欢王力可·余橘。

御橘,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齐瑞刚现在就要开始筹划和莫兰的婚礼了。

他要给莫兰举行一场世纪婚礼...

莫兰没意见。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齐瑞刚把婚礼事务交给了最好的婚礼公司,他和莫兰只负责挑选礼服。

祁瑞刚和莫兰的关系越来越好。

虽然莫兰没有告诉他她想要什么,但他们的关系确实变好了。

莫兰也渐渐把祁瑞刚当老公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现在的莫兰多很有小女人的魅力。

她比以前更开朗,更会笑,更漂亮。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很美。我觉得莫兰这次是真的接受祁瑞刚了。

祁瑞森看在眼里,然后在心里祝福莫兰。

如果莫兰真的能得到幸福,哪怕给她幸福的是齐瑞刚,他也不介意。

估计是大家心情都好,婚礼快到了。

加之祁老爷子对莫兰也漫了不少。

莫兰现在正在等待M区项目的完成,然后带着埃文回到她身边。

婚礼一天天临近。

齐瑞刚和莫兰太忙了,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然后玉梅就忘了。

她天天住在齐国城堡的一角,想见齐瑞刚,却又怕惹他不高兴。

即使她真的走了,祁瑞刚也没有时间和她说话。

玉梅开始抑郁,然后就不出门了,整天呆在房间里。

这一天,齐瑞刚和莫兰去挑选礼服。

玉梅最近身体不好,突然胃病发作,人一下子疼晕了过去。

仆人去找家庭医生,并通知祁老爷子。

家庭医生给玉梅治疗后,去找老人回复。

“爸爸,于女士的胃病可能有点严重。我给她打了止痛针,但我建议带她去医院检查。”

齐大师沉吟片刻,吩咐管家总管:“送她,你跟着,有什么事向我汇报。”

“好的。”

管家负责人送余梅去医院,结果却很意外。

余梅的胃病已经发展成胃癌了!

幸运的是,没有治愈的希望。

玉梅被转到病房,管家总管吩咐两个仆人留下来照顾她。

他正要离开,突然听到余梅梦中的低语:“瑞刚...你没有...恨我,我不是故意的……”

!!

女管家吓坏了,蛇王囚妃以为她明白自己的话。

她一定后悔上次暗杀了那位先生。

只是她怎么会这么内疚呢?

我想我真的很后悔她的所作所为。

“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不想要你呢...那不是真的……”

管家瞪大了眼睛——

她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错了...事实上,蛇王囚妃我很难过……”

管家走向床边,但没有再听到她的声音。

他不确定刚才听到的是什么意思。

也许玉梅后悔对君子的伤害,然后想起了死去的儿子?

但为什么他觉得余梅的儿子指的是君子?

首席管家认为他的想法很荒谬。

他摇摇头,转身继续离开。

“瑞刚...我的孩子……”余梅突然发出一声。

这一次,管家头听得清清楚楚!

他在原地站了几秒钟才恢复过来。

管家头一转身,厉声看着两个仆人:“记住,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胡说八道。如果它出去了,你的主人会饶了你的!”

“放心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仆人赶紧点头。

总管回到齐的城堡。

他先把余梅的情况报告给老齐。

得知玉梅的胃病发展成胃癌,齐大师怔了怔:“医生怎么说的?”能治好吗?"

“医生说应该治好,但他们不敢绝对保证。”

齐大师想了一下,叹了口气,“去找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疗。无论如何,不到最后都不要放弃。”

“好吧,我理解。”听老人这么说,总管更加确信了他的猜测。

他一定知道玉梅才是真正的君子之母。

不然他不会对余梅这么宽容,这么好...

“先生,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乡长犹豫了。

“是什么?”

乡长低下头,恭恭敬敬地说,“余女士昏迷时说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齐大师看着他:“你有话要说,还犹豫什么?”

“先生,她说的真是太神奇了。”

“他说什么?”齐老爷子也好奇了起来。

管家不敢看他的表情:“我听她说那位先生就是她...儿子……”

齐老爷子惊愕了。

“你说什么?”

“先生,我听得很清楚。她说这位先生是她的儿子。”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齐老爷子一直没说话,管家头感觉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还有谁知道这个?”良久,他低声问道。

"在场的两个仆人都知道这件事,但我告诉他们不要说出去。"

齐大师点点头:“这件事不允许泄露出去,尤其是齐瑞刚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明白!”

“玉梅,找人,送她走,别让任何人找到她。”

“她的病……”

“继续治疗。”

“好的,我马上去办。”

莫兰才和祁瑞刚花了半天时间才选好婚纱的款式。

从今天开始,设计师们将加紧为他们制作服装。

着装的事情解决了,祁瑞刚和莫兰开心地回家了。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