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吉祥博测速|中国有限公司----重生之开挂女法医(1/74)

吉祥博测速|中国有限公司 !

其实他也知道,重生之开这个时候不管身边是谁,重生之开她都会紧紧抓住,祈祷对方来救她。

他在眼里不是阮,而是暂时的止痛药。

但此时此刻,他愿意做一个过客,也愿意做一个止痛药。

只要她不再那么绝望,他现在会为他做任何事。

阮,完全抛弃了一切感情,本能地、发自内心地吻她,拥抱她。

感受到她的热情回应,被束缚在他身体里的野兽咆哮而出,更猛烈地掠夺她的呼吸,她的柔软,她的美丽…

外面交通拥挤,他们沉浸在一辆小车里,与世隔绝。

男人的手伸进她的衣服,摸了摸她的身体。她的手搂着他的脖子,他纤细的双腿缠绕着他的腰。

一切都失控了,就在他要占有她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他们的热情,拉回了他们的理智。

阮天玲醒了,他的身体停顿了一下,然后离开了她的身体,拉下她的衣服他高高举起。

江予菲垂着眼睛,他苍白的小脸被一层火弄得通红,他的嘴被吻得又红又肿又潮湿,他吐出一股淡淡的兰花气。

她不敢看他的眼睛,但心里不后悔。

现在,经过一次发泄,她胸中的郁结似乎消失了。她不再那么痛苦绝望,整个人轻松多了,仿佛卸下了沉重的负担。

阮天玲心里也不后悔刚才的失控,但那股莫名的激情让他有点不习惯。

钟声还在响,持之以恒。

他们收拾好衣服。男子接过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没有马上接电话。

江予菲没有看他。她侧身靠在门上,用幽幽的眼睛看着外面的风景。

“你好。”他看了她一眼,接通了电话,压低了声音。

“凌,你现在在哪里?我要去看望爷爷。你过会儿来吗?”颜悦笑着快步问他。

阮,整理了一下情绪,勾了勾嘴唇,笑着说:“我刚从爷爷那里走。暂时不去了。我得去公司处理点事情。”

“哦,好吧。晚上来我家吃饭。我父母今天不会回来了。你要是过来,我给你做饺子。”

“你会做饺子吗?”那人惊讶地问。

“不要低估我。专门从保姆那学的。还没有人尝过我的手艺。今天你会是第一个吃的。”快乐的女人开心地说,语气无忧无虑。与江予菲的悲伤相比,她快乐得像死了一样。

如果阮田零平时听到她的笑声,他会很乐意跟着的。

但今天他并不开心,他的心情有点沉重,没有什么能在他心里产生涟漪。

“好的,我晚点打给你。”他应该是光。

挂了电话,他发动汽车离开,开车去公司之前把江予菲送回家。

江予菲回家洗了个澡,然后上床睡觉。她仍然很累,但她睡不着。

车里发生的一幕不时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真的失去理智了,我应该像他一样...

然而,她没有再爱上他。她只是当时一想到失控就心有余悸。

齐瑞刚知道莫兰不想和他订婚。

但是她答应了他...

“爸,挂女我不信她是自己走的!挂女”

齐大师哼了一声:“信不信,她自己去!”

“她答应过我……”

“她答应你一切为了埃文!我把埃文还给她,她自然不会同意和你订婚!”

齐瑞刚脸色阴沉:“你故意把艾凡还给她,就为了让她主动离开?”

“你在跟谁说话?”齐大师的声音很冷。“没有人强迫她离开。离开是她自己的决定!”

是的,这是莫兰自己的决定。

齐瑞刚突然觉得很生气。你为什么丢下他不管?

我同意和他订婚...

他在她心里真的什么都不是吗?!

齐大师突然又缓和了语气:“时间差不多了。去和王小姐订婚。莫兰,那个女人,以后为了我忘了她!”

齐瑞刚毫无表情:“今天就让齐瑞森一个人订婚吧!”

“你敢!”齐老爷子站了起来,颤抖着指着他。

“现在大家都知道你也订婚了,你敢不去!”

齐瑞刚一点也不害怕:“爸爸,我对王小姐没兴趣。”

“你不是说她很好吗?那是你的选择!”

齐瑞刚拽着嘴冷笑道:“我给齐瑞森选的!不是为了我自己!”

“总之,你觉得她好,就是对她有好感。你今天只能和她订婚,王氏家族有很好的家世背景。”

“不,我不订婚!”说着,祁瑞刚转身要走。

“你住手!”齐老爷子怒喝道,“祁瑞刚,你现在已经继承了房产,你不能让齐家人丢脸!别忘了你说过的话,你的言行代表的不是你个人,而是整个家庭!”

莫名其妙,听着老人的话,祁瑞刚觉得很讽刺。

在此之前,他刻意引导他,就为了这一刻。

齐瑞刚淡淡地回头:“爸爸,你是我爸爸,我尊重你。不过,我不会为了你和一个我不感兴趣的女人订婚!”

齐大师眯起眼睛:“我再问你一遍,你会订婚吗?!"

齐瑞刚的回答很肯定:“我不会订婚的。”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凝固了。

父子之间,亲密,紧张!

齐大师冷冷一笑,眼神冰冷而残忍:“好,你已经学会违抗我的命令了!你以为我老了没用?”

“爸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希望你不要干涉我的感情生活。”

齐大师拄着拐杖说:“老板,虽然你以前做事太狠太绝对,但是从来不给别人留余地。但我一直很欣赏你。齐家的接班人需要你这么果断。刚才,你让我失望了。”

“你对莫兰太执着了,这应该不是你的风格!”

“对不起莫兰……”

“你可以补偿她,但你不应该继续纠缠她。她不需要你的靠近,你也不应该继续想她。你要知道,她想远离你,不想和我们家有任何关系。”

祁瑞刚舔舔嘴唇,法医他自然知道这一点。

但让他放手,法医谈何容易。

如果他能放手,他就会放手...

“爸爸,我理解你的痛苦,只是有些事情,我不能。不好意思,今天让你失望了。”祁瑞刚恭敬地向他鞠了一躬,然后离开了。

当他走到门口时,身后响起了微弱的声音。

“瑞刚,别逼我做爸爸。你今日若敢辱齐家,我便敢令你终身后悔!”

“女士,请系好安全带。我们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空姐姐动听的声音拉回了莫兰的思绪。

莫兰回过神来,笑着点点头,表示知道。

慧姐伸出手给她系上。

莫兰轻声说:“慧姐,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慧姐笑着说:“是。”

只是莫兰一点感觉都不真实。

她以为今天一定要和祁瑞刚订婚,结果现在就飞回A市了。这个结局真的太出乎意料了。

更让她吃惊的是她可以和埃文一起离开。

“你能回去吗,莫小姐不开心吗?”慧姐问她。

莫兰笑了:“我当然开心。”

我只是觉得很惊讶...

还有她的心,还有一点光。

很快,飞机飞上了天空。

莫兰看着窗外的云,心想,祁瑞刚应该订婚了。

在这一生中,她和他不应该有任何交集...

就在莫兰想着这个的时候,飞机上突然响起了广播。

“女士们,先生们,因为我们的航班有点问题,飞机即将返航。请不要惊慌。我们的飞机没有故障。我们的飞行员会保证你的安全,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谢谢合作。”

莫兰惊呆了。飞机怎么可能返回?

大家都在窃窃私语,猜测飞机出问题了。大家都以为空姐是故意那么说的。

要不是飞机,怎么会突然回国?

刚刚飞上天空的飞机很快就回来了。

飞机安全着陆后,大家都松了口气。

结果飞机上的空乘客并没有要求全部下飞机,而是要求莫兰一个人下。

这一次,莫兰自然知道是为了什么。

莫名其妙的,她心里的那点不安也没了。

“为什么要请我们下来?”慧姐莫名其妙的问空。

空妹子态度很好:“这个我们也不知道。请你下飞机好吗?我们不能在这班飞机上等你。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可以与我们的领导协商。”

“莫小姐……”慧姐向莫兰请教。

莫兰淡淡地说:“我们下去吧。”

祁瑞刚不允许他们离开,他们在这里说什么都没用。

莫兰和慧杰下了飞机,看到附近停着两辆黑色轿车。

黑衣保镖走过来,毕恭毕敬地请他们上车。

莫兰把埃文搂在怀里,向第一辆车走去。慧姐被领到第二辆车上。

打开门,莫兰一眼就看到了祁瑞刚在里面。

他戴着墨镜,盯着前方,根本不看她。

重生之开挂女法医

“莫小姐,重生之开请上车。”保镖提醒她。

莫兰只是犹豫了一下,重生之开坐在车里。

埃文看到齐瑞刚很开心,伸出小胳膊去抓衣服。

齐瑞刚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告诉司机:“开车。”

汽车在路上慢慢行驶。

莫兰不说话,祁瑞刚不说话。

埃文看到齐瑞刚不理他,有点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祁瑞刚伸出手,直接从莫兰的怀里接过孩子。

“你怎么来了?”莫兰忍不住问他。

她觉得忍受他的愤怒总比什么都不说好。

齐瑞刚墨镜下的眼睛斜眼看着她:“订婚仪式还没结束,我自然带你回去。”

莫兰大吃一惊:“你不是和王小姐订婚了吗?!"

“你知道吗?”祁瑞刚只问了三个字,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莫兰微微垂下眼睛。“老人说你想和王小姐订婚,我觉得她也不错……”

“啊……”祁瑞刚轻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就算没跟我订婚,也要当着我的面说!”

而不是一句话不说就走。

莫兰心想,你当面说,就该听。

“祁瑞刚,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还是算了吧。你让我把埃文带走,你能和别人订婚吗?”莫兰鼓起勇气说。

祁瑞刚摘下墨镜,露出冰冷锐利的眼睛。

他的眼睛像一把刀,刺入莫兰的瞳孔。

“你说算了?”

莫兰硬化了他的皮肤,看着他的眼睛...是的,算了吧。”

“你说算了?!"

“莫兰,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游戏规则不是你的,是我的!”

莫兰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瑞奇只是勾勾嘴唇,冷笑道:“你不懂,我可以用行动来解释。”

“祁瑞刚,你为什么要逼我?连老人都觉得你应该放手,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你这么有意思?聪明理性的话,应该知道该怎么做,怎么选择!”

齐瑞刚冷笑道:“你说得对。如果我聪明,我会知道该怎么做。但我现在醒来还不晚。”

莫兰觉得他说的和她说的完全不一样。

“你明白我说的吗?”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祁瑞刚很不屑,他再次戴上墨镜,不再理会她。

莫兰仍然想和他争论,但看到埃文无辜的眼睛,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车子驶进了齐城堡。

莫兰离开又回来已经两个小时了,但是莫兰感觉今天很漫长。

汽车停在宴会厅外面。

瑞奇打开车门,下了车,把埃文交给一名保镖,然后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把莫兰拉了出来。

莫兰走的很匆忙,所以还穿着裙子。

祁瑞刚抓住她的手,大步走向宴会厅。

莫兰心里很着急:“你打算怎么办?!"

瑞奇只是回头看了看,冷冷地说:“乖乖地跟我订婚吧!否则,我会让你再也见不到埃文!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莫兰的脸瞬间白了。

祁瑞刚强把她搂在怀里,挂女莫兰突然忍不住了。

宴会厅里有许多客人。

看到祁瑞刚他们进来,挂女过来问。

“齐先生,想必这就是你的未婚妻吧?”

有人认出了莫兰:“莫小姐,这不是齐先生的妻子吗?”

齐瑞刚勾着嘴唇:“对,我今天想和她重新订婚。刚才发生了一件事,耽误了你的时间。希望你原谅我。”

"很高兴参加齐先生的订婚仪式."

那些人附和,说了很多祝福的话。

祁瑞刚笑着,好像真的很开心。

莫兰笑不出来。她甚至不能假装。

祁瑞森订婚仪式已经举行,现在轮到祁瑞刚了。

其实仪式很简单,就是她和齐瑞刚亲自倒茶给长辈们喝,长辈们承认,给他们红包。

齐老爷子坐在轮椅上,脸色很不好,但还是喝了莫兰和祁瑞刚倒的茶,给了他们一个红包。

莫兰很好奇祁瑞刚是怎么说服老人的。

他明确反对祁瑞刚和她订婚。为什么他现在改变主意了?

还有,即将和齐瑞刚订婚的王小姐呢?

这个订婚派对对莫兰很麻木。

她只知道跟着祁瑞刚,祁瑞刚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其实就算订婚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祁瑞刚该怎么办,这是名分可以控制的。

她以为即使不订婚不再婚,他想对她做什么也是小菜一碟。

突然,莫兰感到难过。

一直以来,她都那么努力地与命运和齐瑞刚抗争。

她以为自己会赢,以为自己真的为命运而战。

结果只是个玩笑...

她像孙武空,自以为是,可惜佛祖在耍她。

如来佛不高兴,五指山一按她,她就会瞬间被打成原型!

总之,她在他们面前真的是小不点...

莫兰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人在盯着她看。

莫兰一脸迷惑,看到远处一个年轻人斜靠在罗马圆柱上。

男人的头发是酒红色的,颜色很艳丽,但他却控制得淋漓尽致。

他用一双狭长的程看着她,甚至看着她的时候也没有闪躲。相反,他举起酒杯,对她微笑。

莫兰被卡住了。她认识他吗?

“你在看什么?”祁瑞刚突然搂住她的肩膀,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酒红色头发的男人淡淡的迎着祁瑞刚的眼睛,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瑞奇只是勾了勾嘴唇。“走吧,我带你去。那是家的新继承人,玉。”

听到龚蓓这个词,莫兰下意识地想到了南宫。

齐瑞刚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主动解释:“说起来,龚蓓家和南宫家多少有点关系。他们都是一百多年前的同一时间来到伦敦的。只是来了这里之后,两家就没有联系了。”

但莫兰从未听说过龚蓓家族。

莫兰的故事不会太复杂~

莫兰来不及多想,法医祁瑞刚已经把她带走了。

"没想到大师能来参加我们齐家的订婚仪式."余跟祁瑞刚淡笑着打招呼。

余笑着弯下了眼睛。“我怎么能不来齐大师的订婚仪式呢?不过,法医这次旅行值得。”

余是在暗示什么,但他看不透自己的心思。

他本来不是来这里的。后来他知道齐家的族长现在订婚了,就来了。

他认为如果他来晚了,聚会就应该结束了。

结果正巧看到齐瑞刚带着未婚妻进来。

当他看到莫兰的时候,他知道他值得。

余的眼睛转向莫兰:“我看你眼熟。你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吗?”

莫兰惊呆了:“我不这么认为。我好像没见过你。”

瑞奇只是拥抱了一下莫兰,笑了笑:“龚蓓大师应该见过她。她其实是我老婆莫兰,但我们离婚了,现在又订婚了。”

余意味深长地看了莫兰一眼,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请随意,龚蓓少爷,我们会问候其他客人的。”祁瑞刚突然不想让余继续面对莫兰。

不知为什么,余看着莫兰的样子给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龚蓓玉回头一笑,满不在乎:“齐大师,请自便。我有事,该走了。”

“来送龚蓓大师。”祁瑞刚立刻命令仆人。

余放下酒杯,看了他和莫兰一眼,优雅地笑了笑,走开了。

莫兰总觉得的眼神有问题,于是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却惹得身边的祁瑞刚。

“你看够了,人家已经走了!”

莫兰看向别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齐瑞刚抬起手,把肩上的头发放在背后。他问:“你见过他吗?”

莫兰抬头说:“我不认识他。”

瑞奇只是盯着她的眼睛:“但他似乎认识你。”

“是吗?我没看见。”莫兰语气淡然。

齐瑞刚笑了:“可是你真的不能认识他。”

的家庭太神秘了,他也是最近才认识的余。

他甚至不认识他。莫兰怎么会认识他?

只是为什么余表现得这么奇怪呢?

宴会在下午结束。

齐(除了第一个出现),再也没有出现过。

祁瑞森和陶老师一直在招呼客人。莫兰从祁瑞森的脸上看不到任何东西。

祁瑞森忧心忡忡地看了她几眼。

莫兰知道他的担心是什么,因为她看起来有点苍白,她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冷漠。

但是她的眼睛还是不能快乐。

酒席一结束,莫兰就拉断了祁瑞刚的手,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留在这里,她会窒息而死。

莫兰快步走回自己的住处,看见仆人问道:“埃文在哪里?”

"埃文的年轻主人被老人带走了。"

“你说什么?!"莫兰惊呆了。她转身去找艾凡,但差点撞到身后的齐瑞刚。

莫兰一句话也没说。他不得不四处走动。

重生之开挂女法医

齐瑞刚抓住她的手腕:“别走!重生之开”

莫兰看着他。“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不去?我现在想见埃文!重生之开”

齐瑞刚淡淡地看着她:“埃文是老人,他很好。”

莫兰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父亲身体不好,埃文会打扰他的休息。我们现在去把孩子们带回来好吗?”

瑞奇只是勾着嘴唇:“我应该向你解释清楚。埃文以后会跟着老人,你不用再担心他了。”

“你说什么?”莫兰满脸震惊。

“我说得很清楚了。”

莫兰突然气得脸红了。“什么意思?!埃文是我的孩子,为什么要由他父亲照顾?!不,我要带他回来!”

她奋力挣脱祁瑞刚的手。

不过祁瑞刚手很大,莫兰越挣扎越努力。

“放开”莫兰愤怒地瞪着他。

齐瑞刚板着脸说:“你要明白,从现在开始,艾凡只能留在齐家。他的一切只能由我们决定,不能由你决定。”

莫兰听到这里,感觉自己的心被撕裂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埃文,他还是个孩子,他不能没有妈妈……”

“所以他可以没有父亲?”祁瑞刚问。

他低下头,用黑色的眼睛靠近莫兰的脸。"你知道当你食言时会发生什么吗?"现在你反悔了,我过去说的都不算!我不必尊重你,埃文的监护权自然是我的。"

“齐瑞刚”莫兰大叫,“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了?别忘了,你先忏悔!”祁瑞刚冷冷的说道。

莫兰伤心地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的,我先反悔!但是我为什么要答应和你订婚呢?你没有强迫我!你什么都推我。我有选择权吗?!"

当时老人派来的人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她。

他希望她能主动离开,齐家人不会让她进来。

他还说给祁瑞刚找了个未婚妻,祁瑞刚今天就要和男方订婚了。

说到这里,她能离开埃文吗?

不主动离开,难道等着老逼走她?

另外,她不想和祁瑞刚订婚...

她只是没有想到,他控制不了祁瑞刚,祁瑞刚竟然把她抓了回来,继续完成订婚仪式。

齐瑞刚扬起嘴角冷笑道:“你是说,只有我们逼你?”

“可以!”

“你没有强迫过我们吗?”

莫兰差点冷笑道:“我逼你做了什么?!"

她强迫他与她离婚并放弃埃文的监护权。

逼他一步一步让步,逼他到今天...

齐瑞刚冷笑道:“对,你没有,只有你最委屈!”

“你……”莫兰的眼睛因愤怒而发红。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她的痛苦和委屈都是假的吗?

难道他们从来没有伤害过她,从来没有压迫过她吗?

莫兰点点头:“好吧,我不想和你讨论谁逼谁委屈。”

“现在我只想见埃文,挂女好吗?!"

“你没听懂我的话吗?埃文以后就不归你管了。你要见他,挂女就得请父亲同意!”

“什么?”

齐瑞刚的声音没有起伏:“你要见埃文,除非老人同意!”

“混蛋,你们都是混蛋。”

莫兰突然猛的挣扎起来。祁瑞刚一只手抓住她,身体一动不动。

“放开,放开我!”

无论她怎么努力,齐瑞刚的手始终没有放开。

莫兰突然在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泄了气,咬牙切齿。

齐瑞刚眉头没皱:“放手,别逼我对你动手。”

莫兰咬得更紧了,恨不得咬下他的一块肉。

祁瑞刚抓着下巴,莫兰疼得松开了牙。

但是祁瑞刚的手背上,已经有了一圈深深的牙印,还有血渗出来。

他眉头一皱:“没想到你的牙齿这么锋利!”

莫兰愤愤不平地看着他。“放开我,我要找到埃文!”

“你现在没有权利见他!”

“我是他妈妈……”

齐瑞刚冷笑道:“什么是母亲?如果你听话,也许我会为你求情,让你见见他。”

莫兰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我和你订婚了,你为什么还想这样对我?”你知道埃文对我有多重要。你是故意的!"

齐瑞刚冷冷的哼了一声:“他对你重要,对我不重要?如果你能做些什么把他带走,我不能。算了,收起你的理论,我不喜欢讲道理!”

莫兰闭上眼睛,泪水无声滑落。

“我现在能见他吗?”

“没有!”

莫兰握紧拳头,缓缓说道,“我带埃文是因为老人想让我离开。你应该知道我无法抗拒他的命令……”

听不到祁瑞刚的声音,莫兰继续说道:

“如果我不离开,他会采取措施让我们离开。我也没有选择,这不是我的错……”

她的话音刚落,祁瑞刚就把手甩开了。

他的动作太大,莫兰踉跄后退了几步。

她抬头看着他,看到了他阴沉可怕的脸。

“这是你的理由吗?”祁瑞刚冷冷的问。

"...那你需要什么理由?这还不够吗?”

祁瑞刚突然笑了,“莫兰,你是天真,还是觉得我是傻子?你毫无抵抗地离开了。你还觉得是老人逼你走的?”

“老头只是给了你一步,你就拼命往下走。其实你心里开花了?”

“现在你还在虚伪的告诉我,是老人逼你走的,不是你的错,你的厚脸皮让我刮目相看!”

莫兰一点也不羞愧,也不生气。她挺直了腰板,冷冷地说:“你说得对!我很高兴有人给了我一个离开的借口。你以为我对你有感觉吗?!"

莫兰忍不住笑了:“我说我对你有感觉,你信吗?”我会留下来和你订婚你不觉得很好笑吗?"

重生之开挂女法医

“我为什么要和你订婚,法医我为什么要照顾你的感受,法医我为什么要承受你的责骂和惩罚!你为什么自信,你好吗,你在乎我什么!”

一口气喊完,莫兰感觉好多了。

祁瑞刚脸色铁青,他突然上前抓住莫兰的手腕,把她拖上楼。

“你在干什么?!"莫兰微微变了脸色。

祁瑞刚力气很大,莫兰被他拖着,不得不向前走。

在跷跷板过程中,她的身体突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祁瑞刚拉着她的手,像拖着洋娃娃一样。

莫兰被他拖了很长一段距离,直到台阶前。

祁瑞刚停下来,用力抬起她的身体,拉着她继续走。

莫兰在他身后跌跌撞撞,感觉头晕目眩。

进了自己的卧室,他猛地把她按在床上,把莫兰的尸体放在床上,然后感觉祁瑞刚压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莫兰失控地尖叫起来。

祁瑞刚从后面压着她,胡乱撕衣服。

莫兰的挣扎只是徒劳:“齐瑞刚,你要干什么,你滚出去……”

男人从后面按住她的肩膀,声音冰冷:“我想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对你!就因为你抗拒不了我,就为了我想要的!”

莫兰愤愤不平地咬着嘴唇。“土匪,恶魔!混蛋!”

齐瑞刚邪恶的笑了笑:“对,我是魔鬼,你应该早就知道了!”

“是的,我已经知道了,我总是看得很清楚。我庆幸自己一直醒着!”

魔鬼永远是魔鬼,谁也不要指望他变成天使。

她很清楚这一点,因为心里总有恶魔留下的伤疤。

只有她知道魔鬼有多可怕!

祁瑞刚突然失声。

他充满了愤怒,好像它突然消失了,只留下萎靡不振。

但他还是压着莫兰,莫兰也不挣扎,头发凌乱的躺在床上。

祁瑞刚按着她的肩膀的手慢慢放开,然后挺直了身体,转身再也没有回头离开。

莫兰的脸在被子里埋了很久才被掀开。

她的眼睛红红的,但脸上没有一滴眼泪。

莫兰用力撑起身体,抓了一把头发,把头发打理到后面。

浅紫色的连衣裙已经破了。

她拉下肩上的带子,跳下床。

宽松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差点让她摔倒。莫兰迅速踢掉鞋子,拎着裙子赤脚走出卧室。

她回到临时房间,换了衣服,洗了脸,然后下楼!

祁瑞刚不在楼下。

莫兰直接走出客厅,朝着老人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看到她的仆人和保镖,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莫兰知道她的嘴唇被咬了,她看起来很生气。

她几次走到齐老头面前,直接冲了进去。

保镖们试图阻止她,但他们阻止不了她。

“莫小姐,你是……”管家领班看到她,疑惑地问。

“埃文在哪里?我想看看我的孩子,带埃文出来。我现在就想见他!”莫兰的声音很有气势。

男管家的脸没有变:“埃文的少爷不在这里。”

“他不在这里,重生之开在哪里?!重生之开他来了,我要见老人!”

"老人正在休息,没人看见。"总经理淡淡地说。

莫兰知道多说无益。

她绕过女管家,朝老人的房间走去。

“莫小姐,你在干什么?!"管家领班冲上前去阻止她。

“我要去见我爸爸!”

“老人正在休息。”

“我不信!”莫兰绕着他走。

“莫小姐,如果你再这样做,我就要想别的办法阻止你了。”大管家皱着眉头说

“我没必要这样做。你应该通知我,我想见我父亲。”莫兰淡淡地说道。

大管事无奈的说:“好,先等一下,我传过去。”

“谢谢你……”

管家走进老人的房间,很快又出来了。

“老人让你进来的。”

莫兰很高兴,大步走进老人的卧室。

齐老爷子今天累坏了,这个时候躺在床上。

厚重的窗帘遮挡了阳光,房间里只有台灯开着,光线昏暗。

莫兰走了进来,他看到齐老爷子半靠在床头,他的样子让人有点看不清楚。

“父亲,我听说埃文和你在一起。你身体不好,不能再分心照顾他了,我就带他回去。”莫兰的语气很平和。

齐大师抬头看着她说:“老板没告诉你吗?埃文以后要跟着我,回去,孩子不能跟我对他不好。”

“但是你身体不好。埃文现在不明智。你怎么能照顾他?”

“家里人那么多,我不需要亲自照顾。仆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如果他们能照顾好埃文,你就放心了。”

莫兰皱起眉头。“我是他妈妈。让我来照顾他。”

“不,只是好好照顾老板,埃文。你不用担心。”齐老头的语气有点不耐烦,语气还是那么坚定。

莫兰也不想忍。

“你为什么要把孩子从我身边带走?你不是答应让我带他走吗?”

说到这里,他非常生气。

他犀利的目光射向莫兰:“我答应过你,但前提是你不能和齐瑞刚订婚!既然订婚了,我还能答应你什么?!埃文是我们家长孙,他的未来只能由我来安排,不能由你来安排!”

莫兰觉得胸口气闷,很不舒服。

齐瑞刚责怪她没有逃跑。齐贺责怪她没有和齐瑞刚订婚...

他们说的父子是什么意思?!

都是她的错?

莫兰突然冷笑道:“你不觉得你的理由很可笑吗?我为什么要和祁瑞刚订婚?你比我清楚!为什么找我出来,为什么不找齐瑞刚出来!”

齐大师睁大了眼睛:“恰恰相反,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莫兰上前说道:“为什么我不能?你和祁瑞刚把我逼到这个份上,我还有什么不敢的?埃文也是你的孙子。当他看不见妈妈时,他会哭。他还那么年轻,需要亲人照顾。你无视埃文的感受,

祁瑞刚突然拉了拉她的手,挂女莫兰惊讶地看着他,挂女但没有挣扎。

“我确实有办法。”何低低道。

“什么方法?”

祁瑞刚另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

“再娶我一次。”

莫兰阿尔法男性

“埃文永远不会离开你,直到他和我再婚。这是最好的保证。”

莫兰盯着他的眼睛,无法回应。

他是对的。和他复婚是最好的办法。

然而,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和他复婚...

莫兰抽回手,淡淡地说:“我不信没有别的办法!我一定会想出更好的办法!”

齐瑞刚心知肚明:“再婚我有那么难吗?”

“是的,很难。齐瑞刚,你知道吗,我吸取了这么多年最大的教训。你猜怎么着?”

莫兰咯咯笑道:“我意识到了一个道理。我活着不是为了妥协,我要活得有尊严。我活着不是为了混日子,而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如果再娶你,我之前的努力是什么?我又一次委屈了自己,不仅辜负了我之前的努力,也让自己再次陷入了深渊。所以这种方法是行不通的,我会努力寻找更好更完善的方法。”

祁瑞刚薄撅着嘴。

“这不一样。再娶我,你怎么能委屈,我会对你很好的……”

莫兰摇摇头。“不,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不如靠我自己的努力。没有任何人的保证,我只能靠自己。”

她的幸福只能靠自己争取。

祁瑞刚见她态度坚定,一时间也不想说什么。

他站起来说:“好吧,要靠自己,那就靠自己。只是有些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莫兰笑了:“那如果不简单呢?我一路走来,哪个时间简单?”

齐瑞刚淡淡地看着她:“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得这么累?”

选择他不是最简单最好的方法吗?

莫兰淡然一笑:“累是值得的。”

祁瑞刚几乎是沮丧地离开了房间。

莫兰真的不是那种弱不禁风,性子软,不懂竞争的莫兰。

她之前一直争取和他离婚,她赢了。

但他仍然不太惊讶。他认为她被压迫太久是不可避免的反抗。

他以为她一旦反抗,就没有斗志了。

所以为了埃文,他等着她再婚。

他相信埃文对她很重要。

每次她这么关心埃文,他都很开心。她越在乎,他越开心。

只有这样,他才能让她因为埃文而再次嫁给他。

然后他会对她好,让她知道她的妥协和选择是正确的。

可惜他好像想错了。

尽管她很关心埃文,但她仍然不愿意妥协。

也许,她真的会继续奋斗到底,就像和他为了离婚而奋斗一样。

祁瑞刚不禁意识到,莫兰真的不是以前的莫兰了。

她变了。如果以前她太脆弱,现在她很有韧性。

她不再是那个容易被打败的莫兰...

生活还在继续。

齐老爷子继续介绍祁瑞森的对象。

几乎每天都有女孩子来齐家吃饭。

每天的晚餐似乎变成了相亲宴。

齐瑞森脾气很好。即使他每天都去相亲,法医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他对每一个女生都很认真,法医但从来不让对方误会,也没有刻意去接近她们,这让齐老爷子很无奈。

最后,餐桌上没有女孩去看望老人。

“第三,你见过那么多女人,你对哪个感兴趣?”齐老爷子淡淡问他。

齐瑞森笑了:“爸爸,他们每个人都很好。”

“既然是好的,你选了哪一个?”

“我和他们只有一种关系,我不了解他们,所以没有更多的想法。”

“你只需要说你喜欢哪一个。”

“都很好。”

“哪个最有利?”

“好像没有,我对他们也有同感。”祁瑞森还和他打太极。

齐大师沉下脸:“你是真的没兴趣,还是没想过找对象结婚?!"

“爸,我真的没感觉,但是我看多了,我应该有一个。”

齐大师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信?!"

“爸爸,我说的是真的……”

他扔掉刀叉,刀叉碰到盘子,发出刺耳的声音。

莫兰和祁瑞刚不禁抬头

齐大师盯着齐瑞刚:“既然三子眼光不好,看哪位小姐好。”

齐瑞刚笑着说:“爸爸,这是三哥的选择。我的意见不重要。”

“我让你说,你就说!”

“但是……”

“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齐瑞刚只好说:“我觉得前几天来的王老师挺好的,学识渊博,长得好看。”

齐老爷子软化了脸色,显然对王小姐很满意。

“你也觉得她很好?那个女生是我最满意的。”

“既然你们都觉得她是最好的,那她就是最好的。”

齐大师沉思片刻,道:“那我直接把她安顿下来如何?”

祁瑞森脸色微微变了变

瑞奇只是勾着嘴唇:“爸爸,你就做决定吧,我没有意见。”

“爸爸”祁瑞森开口了,被祁老爷子打断了。

“你什么都不用说。王小姐人很好。她不仅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了解一般情况。最适合嫁给我们家。”

“爸爸,我不知道王小姐……”

“你一点想法都没有也没关系。我能行!”

莫兰差点没喷出来。他在找人是什么感觉...

祁瑞刚也有点忍俊不禁,“三弟,父亲也是为你好。你真的不能再让你父亲失望了。”

齐大师笑着看着齐瑞刚:“老板最体谅我的辛苦。”

“其实三哥很体贴,他只是一时没想到。但时间长了,我相信他会理解你的痛苦的。”

老人微微垂下眼睛,遮住了眼睛里的深邃。“你能这么说,我很满意。”

就这样,重生之开尽管祁瑞森反对,重生之开祁的师傅还是决定撮合王小姐。

祁瑞森有心反抗,但看到老人虚弱的样子,反抗也说不出来。

他还没痊愈,死的可能性很大。

他只能采取拖延的政策,慢慢想办法。

晚饭后,齐瑞刚抱着埃文和莫兰离开了。

他走在前面,故意放慢了脚步,但莫兰还是有点落后。

突然,齐瑞刚转过头问她:“你知道为什么齐瑞森一直没有结婚吗?”

莫兰皱眉。他问是什么意思?

“即使老人给他介绍了更好的女人,他也不会结婚。你知道为什么吗?”祁瑞刚又问。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莫兰淡淡道。

齐瑞刚冷冷地低声说:“都是因为你……”

莫兰冷笑,“你不觉得你这种说法很可笑吗?你不是一直这么想吗?”

“我不知道他对你的感觉,但他真的是为了你。”

祁瑞刚停下来,深深地看着她。

“如果你得不到幸福,那么他永远不会结婚!只有你真的开心了,他才会结婚!”

齐瑞刚淡淡一笑,眼神却冰冷:“齐瑞森很棒,他愿意做你的备胎。每当你回头看,他都会在那里。只有当你无法回头的时候,他才会离开……”

莫兰震惊地后退一步,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祁瑞刚敛去笑容,眼里有暗光闪动。

“可他注定只能离开!”

说完,他把孩子留在她怀里。

只有莫兰一个人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来。

齐瑞森,他真的要这么做吗?

“莫兰?”祁瑞森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莫兰回头看着他。

齐瑞森走到她面前:“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莫兰看着祁瑞森,心里很难受。

祁瑞森三十岁了。他没有结婚的打算。他什么时候拖?

“祁瑞森……”

祁瑞森笑着,“嗯?怎么了?”

莫兰笑着说:“王老师真好。我期待着喝你的婚宴。有些事情,不要等到错过了才后悔。”

齐瑞森眼中微微一闪:“你怕我错过王小姐?”

“我只是不想让你错过这段美好的时光。你必须记住你在什么年龄做了什么。”

“没有人值得牺牲自己。你要做的就是为自己而活,就像我现在这样。”

祁瑞森敛去笑容,眼神变得能够理解。

莫兰笑着问他:“你喜欢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吗?你喜欢以前的莫兰还是现在的莫兰?”

齐瑞森微微舔了舔嘴唇:“当然,你现在好多了……”

“你会让我更喜欢的,加油!”说完,莫兰转身要走。

祁瑞森看着她的背影。

他怎么可能不明白莫兰的意思?

只是,有些事情根本不能成为他的理由。

他的心被锁链锁住了,没有合适的钥匙他是拿不下来的。

莫兰回到客厅,齐瑞刚和埃文在客厅。

电视开着,祁瑞刚盯着看,只看了她一眼。

莫兰走到他面前,挂女伸出手。“把孩子给我。”

瑞奇刚刚把埃文交给了她。

莫兰什么也没说,挂女朝着楼上走去。

当她准备上楼时,她停下来,头也不回地说:“我知道你说了什么...放心,我已经把我的想法告诉齐瑞森了,我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做。”

他故意告诉她祁瑞森的心思,只是为了让她拒绝祁瑞森?

就想让她逼祁瑞森让他尽快结婚?

所以,她做了他想做的...

目的不是为了他,只是为了祁瑞森,也是为了她自己。

她真的不想欠祁瑞森太多的情分...

祁瑞刚很平淡,眼神里的情绪让人无法理解。

“你做的是对的。”

莫兰默默地笑了笑,继续往楼上走。

于梅的事情还没有问出来,他也不着急。

他急着要介绍一个人。

我以为他已经决定了王小姐,所以他不会再邀请任何女孩作为客人回家。

结果第二天吃了饭,家里又来了一位客人。

然而莫兰他们都是不动声色的,心中没有突兀的疑问。

“小江大学刚毕业?”齐大师笑吟吟地问今天的客人,江小姐。

“叔叔,我这个年纪大学毕业太尴尬了。其实我刚硕士毕业。”

“牛津大学的硕士,前途无量。你学什么专业?”

“会计和经济学。”

“专业也很有前途……”

饭桌上只有齐大师和江小姐谈笑风生。

莫兰不懂。他并不总是给祁瑞森订对象。他怎么能继续给他相亲呢?

难道,他是希望祁瑞森做出自己的选择?

晚餐马上就要结束了。

江小姐也要走了。

齐大师和蔼地说:“现在时间不早了。怎么能让一个女生一个人回去?老板,送江小姐一程。”

说出最后一句话,祁老爷子坚定的看着祁瑞刚。

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齐瑞刚的黑眼睛微微一闪,脸上一动也不动:“爸,你错了,这个护花使者最适合三哥了。”

齐大师笑着说:“瑞森和江小姐年纪差不多。最好是他送的。他们的年轻人有很多话题。不过我现在被三子有事,你送江小姐一程吧。”

齐瑞刚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是我的荣幸。”

齐瑞刚和江老师走的时候。

齐大师笑着问齐瑞森:“你觉得江老师怎么样?”

齐瑞森一直打太极:“江老师人很好。”

“有什么好办法?”

“好知识。”

“还有什么?”

“其他的,我没注意观察。”

齐大师并不生气:“你留下,莫兰和孩子们回去休息。”

莫兰点点头,拥抱埃文,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他现在看不透了。

还有,老人是谁?如果他被识破了,就不用混了。

接下来的几天发生了什么,莫兰,他们看不透老人。

女生还是天天来家里。

但是每次吃完饭,他都让祁瑞刚送他们回去。

我从来没有给祁瑞森打过电话。

这天中午吃饭,法医祁瑞森正好不在家,法医祁瑞刚忍不住问了问心里的疑问。

“爸,我不明白你最近的做法。你不是在给你三哥找对象吗?为什么总是让我送人?”

老人并不惊讶。他淡淡地说:“让三子白送,反正他不会当真。”

“可是为什么要我送呢?”祁瑞刚问得很直接。

“你这几天把那些小姐们打发回去了,自然跟她们沟通了?”齐老爷子问道。

齐瑞刚点点头:“是一点交流。”

“既然老三不认真,你可以帮他看看哪个合适。”

原来是让他帮祁瑞森把关。

“爸,你不是点了王小姐吗?”

“哪里有一个就够了,最好选择范围广的。另外,希望他这次真的安定下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

齐大师笑着说:“之后你再帮三子检查一下门,多给女士们讲讲三子的优点。”

“是的,我知道。”

祁瑞刚自然很乐意早点让祁瑞森结婚。

我更愿意做点什么...

就这样,又相亲了几天。

祁瑞刚终于帮祁瑞森看上了一个好姑娘。

他真的是为他选的,这样他就可以早点结婚了。

“你说陶老师人很好?”这天吃饭,齐老爷子问祁瑞刚。

齐瑞刚点点头:“是的,她的性格和其他方面都很适合她三哥。”

齐大师想了一下说:“我觉得她也不错。”

齐瑞森淡淡地问:“爸,你不是帮我看上王小姐了吗?”

“你更喜欢谁?”

"...要不要我跟他们相处?”祁瑞森有意拖延时间,就像他曾经对待海心怡一样。

这一次齐大师不会再上当了:“别看了,我帮你选。我也想过订婚时间。就在下个月,老板就要操办婚宴,想办法搞得隆重一点。”

齐瑞森大为错愕:“订婚了?!"

这么快就订婚了?!

齐大师坚定地点点头:“对,你一定订婚了!谁敢违抗我的命令,那我就让他一无所有!”

他们都沉默了。

只有祁瑞刚完全接受了齐大师的安排。

“三哥,在你订婚之前,你还是可以选择一个你喜欢的女人。”

齐大师答应了,说:“你大哥说得对。还是可以自己选一个。订婚前三天,如果你还没决定,那我替你决定。”

“爸,你不觉得太早了吗?”祁瑞森问道。

齐大师面色沉重:“不急!其实这两位女士是我的最爱。他们家境不错,人也不错。任何一个都适合嫁给你。只要他们合适,就够了。至于感情,婚后可以慢慢培养。”

“培养不出来怎么办?”祁瑞森忍不住反驳。

齐大师微微冷笑道:“没关系,生个孩子就够了!”

齐瑞森握紧刀叉,忍不住低声说:“可是我不能……”

“三弟,爸爸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爸爸身体不好,担心你的婚姻,别让他伤心。”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