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娱乐官网在线注册|中国有限公司----惹火娇妻香一口(1/41)

娱乐官网在线注册|中国有限公司 !

看到莫兰进来,惹火祁瑞刚动了动身子。

护士冲上前去拦住他:“齐老师,惹火你还不能动。”

“给我两个枕头。”他淡淡地说。

“你还不能动。”

“照我说的做!”祁瑞刚瞥一眼护士,护士不敢说不,只好帮他,把两个枕头放在他背上。

瑞奇只是拍拍床,对莫兰说:“过来。”

莫兰有点内疚,怕他知道她用假证件做了什么。

但是他应该不知道,不,应该说他一定不知道。

莫兰走过去,站在床边。“有什么事吗?请便。”

“坐下。”

“有什么话就快说。”莫兰站着不动。

祁瑞刚俯下身,抓住她的手腕,扯下她的身体。

“齐先生,小心你的伤口!”护士惊呼道。

莫兰皱眉,这个人是在自杀吗?

齐瑞刚冷冷地看着护士:“出去,暂时不要进来。”

“但是……”他必须换药。

“滚!”

护士怕他,就不干了。

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瑞奇只是抓住莫兰的手腕,没有松手。他上下打量她:“你没事吧?”

“我没事。”

“你当时为什么晕倒?”祁瑞刚关心而尖锐的问,他在想她晕倒了。

莫兰看着他,突然说了句不真诚的话。

“我想杀了你,就用我的昏厥把你引过来,然后伏击杀手向你开枪。”

齐瑞刚瞳孔微缩:“开什么玩笑?”

“信不信由你。”

如果齐瑞刚因此讨厌她,放过她,她会很开心的。

祁瑞刚想起当时的情景,突然有些相信莫兰。

“你真的做到了吗?”他低声问道。

“是的,你不是不知道,我真的想杀了你。如果我杀了你,我就自由了。可惜,你没死。”莫兰冷笑着说道。

齐瑞刚的眼神变得很阴沉:“我猜你也做到了。”

“你的计划很好,可惜你没有杀我!”齐瑞刚的声音很冷,但他的心很痛。

他知道莫兰想让他死,但没想到她真的打算杀了他。

“你的勇气也很大。对我做就敢说!”祁瑞刚猛地用力,莫兰觉得自己的手腕会被他捏碎。

她忍受着痛苦。“我什么也不敢说。齐瑞刚,我一直想杀你。你最好和我离婚,这样你会更安全。”

祁瑞刚咧着嘴,冷冷一笑。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莫兰无畏地看着他:“我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如果你想杀我,请自便。”

“你真的不怕死吗?!"

“不怕!”

齐瑞刚突然笑了:“但我还是不想相信你会找人杀我。”

他变化太快,莫兰反应不过来。

“你为什么不相信?事实摆在我们面前!”

“是的,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阴谋。你真的做到了吗?”祁瑞刚暗淡的眼睛再次变色。

莫兰觉得她疯了。每次面对祁瑞刚都会做出疯狂的事情。

她肯定地点点头:“是的,我做到了!”

“你真好,我不相信……”祁瑞刚还是原谅了她。

这时,娇妻她是第一个看到它的人。

“啊,娇妻严小姐的脸怎么了?”她惊叫起来,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出现在她的眼睛里。

她的眼神刺激了颜悦的神经。她看着阮,惊慌地问:“我怎么了?”

阮田零眯缝着一双锐利的眼睛,急忙站起来,生气地问王大娘:“这汤是什么做的?!"

王阿姨以为颜老师中毒了,赶紧解释道:“师傅,这汤是虾做的?虾是新鲜的,不会有问题...哎,燕小姐是不是对海鲜过敏?”

大家都知道新鲜海鲜让人过敏。所以很多人吃加工过的海鲜。

颜悦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捂住脸,不让别人看到她的恐怖。

“凌,带我去医院,我不想呆在这里,带我走!”她尖叫着,失去了往日的风度。

“别怕,我带你去看医生。”阮天玲抱起她,匆匆向外走去。

阮目焦急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又回头厉声对王大妈说:“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夫人!”王婶脸色大变。

“妈妈。”江予菲起身为王婶辩护。“这汤是我叫王婶做的。我以为田零喜欢吃虾球,就让王婶做了这个虾球珍珠汤。不是说王皓。都是我的错。不知道颜老师是不是对海鲜过敏。”

她没说错什么。

她叫厨房给阮田零做这汤,阮很喜欢。她刚认识颜悦,真的不知道颜悦对海鲜过敏。

反正是巧合,运气不好。

“雨菲说得对,她不知道那个女孩对海鲜过敏。连我都不知道,更别说她了。”阮安国又替她说好话,阮的母亲更不好骂。

她放下筷子,淡淡地说:“我吃饱了,爸爸,慢慢来。”

阮目走后,江予菲小心翼翼地坐下,焦急地问老人:“爷爷,燕小姐的情况会很严重吗?”

“别担心,她会没事的。不要太内疚,这不是你的错。”

江予菲羞愧的垂下头,事实上,她是故意的。

她知道严月前世对海鲜过敏,所以故意这样对待她。她讨厌她,不太喜欢她。她很生气,想陷害她。

但是面对爷爷无条件的信任和爱,她觉得好惭愧。

她会不会太坏?即使她讨厌讨人喜欢,她也不应该这样对待别人。他们可以对她不好,也可以对她不好,但她不可能是一个有心机的缺德女人。

“爷爷,对不起。”江予菲脸红了,丢下了这句话,他不好意思留下来。

她起身匆匆上楼回卧室,仍深感惭愧。

如果爷爷知道她是故意的,他会对她非常失望...

江予菲·江予菲,你今天太冲动了。下次不要这样了。

江予菲深深地鄙视自己,所以他没有继续为难自己。反正她下次不会做了,但这次都做了,也不会假装在意。

那天晚上,阮没有回来。

别猜她知道,惹火他一定在医院。

第二天早晨,惹火阮,一起床,就推门进来了。

他看起来有点累。也许他整晚没睡。

江予菲看了他一眼,没有问情况如何。她沉默不语,打算从他身边走过。

只是擦伤了他的身体,他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昨天是故意的,是不是?”他冷冷地看着她,冷冷地问。

江予菲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困惑地眨着眼睛:“你在说什么?你昨天在走廊上说了什么?是的,我是故意的。谁让你对她说那些话的?你对我的感觉如何,结局如何,这是我们俩的事。我不想你因为她和我离婚。”

阮,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要的是离婚。原因是什么?有必要在意吗?”

“我当然在乎!”江予菲生气地甩开他的手,淡淡地说:“别忘了在她回来之前你是怎么拒绝和我离婚的!现在她回来了,你就嫌弃我,恨不得和我离婚。你以为我是谁?”

阮天玲微愣,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但她说的也是事实。他似乎太过分了。但他只是觉得,只是有点过了。

自然,他不会为这种过分感到内疚。

江予菲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说:“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她,不然我不开心也不跟你离婚。”

她不走,两个人都会哭。

“你在威胁我吗?”阮天玲脸色难看。

“想什么就想什么。”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阮天玲一阵愤怒,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气得双手叉腰,恨得浑身痒痒的。而且他一定害怕她说的话,如果她拒绝离婚,那么他也不想离婚。

爷爷根本不同意他们离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她开始。

当一个人在寝室郁闷了一会儿的时候,阮去洗手间洗澡了。换好衣服后,他甚至不能休息,打算去医院照顾严月。

医生说严月要住院三天,于是打算陪她在医院住三天。

阮天玲下楼看见江予菲和他爷爷在下棋。

老人抬起眼皮看着他,淡淡地问他:“你去哪里?”

“爷爷,我出门有事。”他别无选择,只能说实话。。

“去医院照顾颜悦?”他干脆直接问他,他沉默着点点头。

他立刻沉下脸:“嗯,她不是没有父母。你怎么照顾她?”。你是谁来照顾她?你以什么身份照顾她?"

说得好!

江予菲不禁在心里为爷爷鼓掌。爷爷,你真棒!

阮天玲抿唇,无法反驳。他不能告诉爷爷他爱着对方,所以他要照顾她。

说估计是死了!

“来陪爷爷下两盘。你好久没和爷爷下棋了。”阮安国突然软化了脸,和蔼地向他招手。

我打了他一巴掌,又给他一颗糖。

爷爷的方法太高明了!

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阮。她不得不与爷爷合作。

惹火娇妻香一口

阮田零很爱爷爷。他别无选择,娇妻只能坐下来和爷爷下棋。

但是他心里有事,娇妻有点心不在焉。

他们很少有机会一起下棋。江予菲不想破坏和平,所以他去厨房给他们泡茶。

她端着茶走了出来,茶的香味立刻引起了爷爷奶奶和孙子们的注意。他们都喜欢喝茶,对茶几乎没有抵抗力。

就像有些人爱喝酒,一闻到好酒就失去自制力。

"于飞制茶技术越来越好."他抿了一口,笑着赞赏地说。

阮天玲也暗暗点头,确实进步了不少。

江予菲微微一笑:“如果爷爷喜欢喝,我就每天给你泡茶。”

他高兴得合不拢嘴,直点头说一言为定。她还说她会一直喝茶,直到老死。

阮,的黑眼睛望着,脸上带着微笑,眼里带着真诚的微笑。

他心想,她不是心思太深,就是真的单纯。

不然为什么爷爷的心完全被她买走了?

而且他也意识到爷爷那么喜欢她,不太可能和她离婚。

阮天玲正在心里想事情,突然手机响了。与以往的铃声不同,这是一首悠扬的钢琴曲,是著名的水边阿狄丽娜。

这是一首表达爱的歌。许多男人会把他们心爱的女孩比作阿狄丽娜。

阮、特意定了这个钟,意义不言而喻。

江予菲的眼睛在微动。不用猜,但是打电话的人一定要温柔。

“爷爷,我去接个电话。”阮天玲起身走出客厅,故意不让他们听到他的对话。

老人也成了一个有教养的人。他淡淡地挥挥手,说:“把象棋收起来。”

“爷爷,你不下去吗?”

“不要了,心烦。”他靠在沙发上,让颜色显得有些疲倦。

江予菲突然感到内疚。爷爷老了,总是担心他们的事情。他们太不孝了。

她心里一动,拉着爷爷的手,蹲在他身边,发自内心的笑了笑:“爷爷,其实我挺好的,真的。”

老人不解的看着她,她说:“爷爷,你老了,应该多享受点幸福。儿孙自有儿孙,有些事不能勉强。”

他深感震惊。他盯着江予菲看了一会儿,才露出会心的微笑。

“雨菲,你真的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田零不懂得珍惜你,他迟早会后悔的。”

他经历过很多风雨,知道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可惜阮田零听不懂。她必须忍受足够的痛苦才能知道如何回头。

“爷爷,燕小姐也很好。其实,颜田零跟她在一起,未必是好事。”江予菲说。

老人立刻又沉下脸来,淡淡地说:“她是个好姑娘,但不适合田零,更不适合阮家子。”

说完,他起身离开了。

江予菲困惑地站着。在她看来,颜悦是真的好。

有长相,有家世,有才华,更重要的是,与阮有姻亲关系。为什么她不适合阮、,更不适合阮家?

反正她比她更适合嫁给阮。

江予菲以为爷爷只是不喜欢燕乐,惹火所以就这么说了。直到很久以后,惹火她才完全明白爷爷的意思。

阮天玲站在门口,听着他们的对话。

他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江予菲。他发现自己无法理解这个女人。

她是真的想和他离婚,还是欲擒故纵?

有时候,他真的相信她不想做他的妻子。但想到她以前对他的爱,她看着他时痴迷的眼神,他感到困惑。

如果她不确定江予菲,他肯定会怀疑她是假的。是假的和江予菲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但是,只有吃了大亏的人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气质。

阮天玲纳闷江予菲怎么了。他从哪里知道江予菲现在是一个重生的江予菲?

————

阮,每天早出晚归,家人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

每个人都知道他在做什么,忙什么。

颜悦回来了,整个心都落在了她身上。

他为此几次头痛,无所谓,阮不出现在她眼前,但她可以眼不见,心不烦,心不烦。

随着天气逐渐变冷,江予菲忘记加衣服保暖而感冒了。

吃饭的时候,他看到她有点不对劲。他让她去医院。她笑了笑,说吃药了,感觉好多了。

吃完饭,大家各干各的去了。江予菲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突然感到很孤独。

她慢慢扫视着这里的一切,就她所见,一切都极其豪华。

只是几幅挂在墙上的欧式油画,价格是有些人一辈子都买不起的。

更不用说汉白玉雕刻的螺旋楼梯,那才是真正的豪华大气。

阮家是真正的巨人。当她结婚时,她被这里的奢华迷住了。

阮田零是龙凤,阮家是贵族财阀。有了这样的条件,估计99%的女生都会心动向往。

当初她天真的以为灰姑娘会变成白天鹅,然后嫁入一个有着必死决心的富裕家庭。

她还记得爷爷选择了阮的妻子并选中了她。

他亲切地问她是否愿意嫁给他的孙子。然后她看着站在爷爷身边的英俊高贵的男人,害羞的低下了头。

她没见过世面,更别说恋爱了。

而且她接触的男人都很普通。突然遇到一个比巨星还耀眼的男人,她自然会脸红。

更何况现在他和她还是相亲对象...

她的想法写在脸上。爷爷大概对她很满意。

于是他开心地笑了:“好,就这么定了!从此,你就是我们的家人。我会安排你和田零的结婚日期。这个月订婚,下个月结婚!”

她吓了一跳,太快了。

而且,这种好事真的会落到她的头上吗?

江予菲焦急地问爷爷:“为什么...是我吗?”

优秀的人比她多,娇妻但她听妈妈的。大规模来到阮家的女孩子,娇妻很多都是淑女和绅士。像她这样的普通女生,被邀请相亲是很幸运的。

不仅有幸被相亲的人看到,还被别人吸引,这也是...幸运。

会不会是什么隐藏的东西?

她怀疑爷爷自然是清楚的。

他笑着说:“不用担心什么,因为你真的是个好姑娘,除了家境不好,你很优秀。你是个很好脾气的孩子,爷爷喜欢你这样。”

江予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想,这老头真有意思。

娶老婆的是他孙子,但是他喜欢就不跟孙子商量最后决定?

“不过,有很多女生气质比我好……”她鼓起勇气再次问自己的疑问。

“呵呵,你这丫头倒是有些冷静。别的女孩子要是知道能嫁到我们阮家,都是乐疯了。他们怎么能问出这些疑惑呢?你说得对,也有气质比你好的人,但还有一点很重要。”

“什么?”她不相信地眨了眨眼。

爷爷神秘地看着她说:“你忘了一个月前在学校门口帮过你的一个老人了吗?”

江予菲·冷冷,这才突然想起。

一个月前,她离开学校的时候,看到一个戴着白色英国帽子的老人拄着拐杖坐在路边的花坛上,看起来好像很焦虑。

她心地善良,忍不住问他需要什么帮助。

这时候老人听了她的话,眼睛亮了,整个人笑得很和蔼。

他说钱包被偷了,手机也被偷了。我现在不能回家,所以我问她能不能借他钱打车回家。

她知道这几天骗钱的人很多,但不知怎么的,她相信了老人的话,问他想借多少钱。

老人说他住在偏远的地方,估计一辆出租车要100块。

她给了他一百块钱,亲自送老人上车。

而那一百块钱是她一周的生活费。把钱给老人后,她吃了一个星期的馒头,宿舍的同学都说她是傻子,被骗了。

但是她给了她一个星期吃馒头的意愿,心甘情愿地吃了...

想到这,她又小心翼翼地去看爷爷,才惊讶地发现,他就是她当时帮助过的老人。

难怪她总觉得他很眼熟。原来他们见过面。

“想起来了吗?哈哈,你善良的爷爷以前也见过,所以爷爷才选择了你。孩子,我家田零,你能做我们家的媳妇吗?”爷爷非常和蔼地说,江予菲的心突然动了。

也许嫁到这样的家庭会很好。

反正我继父跟我妈说,等她大学毕业了就帮她找个男的嫁。不用说,继父给她找的结婚对象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还不如嫁给阮家,那个人真好...

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江予菲偷偷看着他,正对着他深邃的眼睛。

惹火娇妻香一口

江予菲偷偷看着他,惹火正对着他深邃的眼睛。

他的眼神似乎很神奇,惹火她只看了一眼,心里瞬间就沦陷了。

“姑娘,你只需要点头。就这么定了。”爷爷的话突然传到她耳朵里,她回过神来,傻傻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她成了阮家指定的孙女的妻子。

订婚前,每天开车去学校接她,带她一起吃饭,或者带她回阮家吃饭。

他话不多,表情也不丰富。

每天都是寒光,看不出任何情绪。

但他生来就是她的克星,他不需要讨好她,不需要对她温柔,甚至不需要做任何事。

只要每天看着她面前,她就会无可救药地倒下。

短短半个月,她已经爱他爱到没有他会觉得自己像个死人。

然而订婚的前一天,他主动约她出来,淡淡地对她说:“我不爱你,我有很多女人。嫁给你是爷爷的意思,我不在乎嫁给谁。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的一切,你明天就不能来参加订婚派对了。”

之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夜风里,流了几个小时的眼泪。

第二天,她心平气和地去了订婚晚会,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当他看到她时,她脸上没有惊讶的表情。他只是浅浅地笑了笑。

这是他们认识半个月以来,他给她的第一个微笑。

他的笑容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魅力,能让人心跳加速。

看到他的笑容,那一刻,她心里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消失了。

她甚至以为,即使他叫她立刻去死,她也会心甘情愿。

想到这里,江予菲不禁苦笑。

最后,她因为他而死...

虽然他不是故意把她推下楼的,但她确实为他而死。

当江予菲想到他过去是如此天真和愚蠢时,他感到非常难过和不舒服。眼角的余光,两行泪水不知不觉滑落。

阮天玲走进客厅,看到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哭。

他心想,看来她真的病了。爷爷没有在电话里骗他。

眼前,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江予菲泪眼朦胧地抬起头,看着这个男人迷人的眼睛。

她反应过来后,低下头擦去脸上的泪水。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她尴尬地问他。

真可惜。他永远不应该认为她在为他哭泣。

“听说你病了,是不是?”那人低声说道。

“只是有点冷,现在好了。”她说话的声音带有鼻音,只有感冒的时候才会出现,哭过之后鼻音变强。

“你看医生了吗?”阮天玲很少问她。

他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江予菲大吃一惊。最近几天,他的心思都在严月身上。如果他不想走太远,他可能晚上都不想回来。

所以当她听到他的关心时,她有点消化不良。

“不用,吃点药就好了。”江予菲恢复了他的心情,看上去很酷。

她站起来淡淡地问他:“还有别的吗?没事的。我上楼休息了。”

那人看着深渊,娇妻摇了摇头。“没什么。”

江予菲转身上楼,娇妻回到卧室。她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看见他坐在床上,手指间夹着一根白色的香烟。

阮,把烟往烟灰缸里擦了擦,从西服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她:“这是2000万。你告诉爷爷我们离婚的事。离婚后,我再给你3000万。”

江予菲的目光落在支票上。

她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么多钱。

她没有伸手去拿,而是坐在了床的另一边。

“离婚一定要爷爷批准吗?”她问他。

她总是想不通爷爷为什么不在反对的时候和她离婚。他不是一直很傲慢很自大吗?

如果他执意要离婚,怕爷爷拦不住。

阮,眯着眼没回答她的问题:“不该问的别问,你只要配合我,跟我离婚就行了。”

江予菲不禁想起订婚前一天他对她说的话。

她抿着嘴唇,讥讽地笑了起来:“早知道我们会走到这一步,我那时候绝对不会和你订婚,再和你结婚。”

阮天玲微愣,显然他也想起了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在我的记忆中,当时的江予菲非常害羞,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偶尔她一不小心看着她,会脸红半天。

但现在她变得越来越MoMo,对他不再有丝毫好感。

他知道她因为他而改变了,他让她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你拿着支票。离婚后,你就自由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俯下身,把支票塞到她手里。

江予菲又把它扔给他。她用它扔掉了。她似乎不喜欢他给她的东西。

“我不要你的钱。我想让你知道,这段婚姻的结束不是因为你不要我,而是因为我不要你。我主动不要你,所以我不会要你的钱。”

阮天玲顿时恼了,但又有些好笑。

“你应该把钱给我吗?”他问,问了就后悔。

江予菲用清澈的眼睛看着他,严肃地问道:“你有多想和我离婚?”

妈的!

这是给自己带来耻辱!

阮天玲沉下脸,收起支票,起身去了洗手间。

江予菲也觉得有点好笑。她忍不住弯下嘴唇,试图抑制住自己的笑容。

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后,阮田零也出来了。他躺在她身边,背对着她,他们之间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江予菲也拒绝了他。她无意睁着眼睛睡觉。

我上辈子和这辈子都嫁给他了,她想,可能是欠了他一定的时间,所以用两代人的婚姻来还他。

只是做夫妻不容易,但是关系真的走到尽头了。

必须结束了...

天色已晚,江予菲仍然醒着。他身边的男人已经睡着了,在寂静的黑暗中他细细的呼吸特别明显。

即使睡着了,他的存在感还是很强的。

惹火娇妻香一口

而她在他无处不在的男性气息中,惹火渐渐入睡...

第二天早上,惹火她睁开眼睛醒来,惊讶地发现阮·还睡在她身边。

平时她起床的时候,他已经离开很久了。

今天很少见到他睡懒觉。

她坐起来,脚刚换上拖鞋,身后的男人醒了。

“早上好。”他站起来,淡淡地和她打招呼。她微微一愣,说了声“早”。

早餐时,全家人一起吃饭。自从严月回来,他就没吃过早饭,晚饭,也没在家吃过什么饭。

今天,他突然和全家人一起吃早餐。大家又惊又喜。

连续几天阴霾的阮安国脸色缓和了不少。

“田零,早饭后,你带于飞去医院看她,你知道吗?”

阮、看了一眼,点头答应道:“好的,爷爷。”

“还有,你们两个也顺便检查一下身体。你们都来和我住了一个多月。为什么于飞仍然没有怀孕?去看看,不管谁身体有问题。”

“咳咳……”江予菲正在喝豆浆,当她咽到喉咙时,她哽咽了。

难道爷爷不知道她没有怀孕,也许他们不想要孩子?

阮天玲就有些尴尬和无奈。

他似乎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他说,“田零今年27岁,她不算太年轻。趁年轻早点生一个。你再拖下去,我想我等不到那一天了。”

老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明显是衰老的疲惫。

阮安国已经七十岁了。他这个年龄的老人每天都在生活。

就算他现在看起来很健康,你也不知道哪天他可能就没了。

想到这,江予菲不禁脸红了。“爷爷,不要说这种话,你会长命百岁的。”

阮,也劝他:“爷爷,你一定可以等到你玄孙出世的那一天。”

他用眼皮不说话,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沉闷。

早饭后,阮田零叫江予菲和他一起去医院检查感冒。她不想和他一起去,但他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出去等她。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最后妥协了。

一路默默到医院,医生检查完,开了点药,他们就出来了。

走在医院的花园里,江予菲看着那些走着的白发老人,想起了爷爷。

总有一天,爷爷也会离开她。离开这个世界...

“颜田零。”江予菲突然开口叫他周围的人。

“是什么?”他也停下来,看着她的眼睛。

“你还不想告诉我爷爷为什么不同意我们离婚?就算爷爷再喜欢我,我想他也不会让你为我受委屈的。”

男人的眼睛是一寸寸的。

江予菲一眼就知道他对她隐瞒了什么。“告诉我,是什么原因?你不告诉我,我怎么跟你合作,跟你离婚?”

阮天玲细细微抿,眼底掠过一丝明白。

“说,是什么原因?”

“凌!”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们之间的气氛。

江予菲转过眼睛,娇妻看上去有些惊讶。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颜悦。

她穿着一件军绿色风衣,娇妻优雅地跑着。她笑着拥抱了一下阮,的手,完全无视的存在。

“凌,你怎么来了?我正要给你打电话,让你出来吃饭。”

颜悦的发型和上次不一样。上次她有一头优雅的直发。

今天,她换了一个新的发型,使她的头发下端卷曲,给她增添了一点公主的风格。

阮,不答,问道:“你怎么在医院?怎么了?”

他微微蹙眉,眉宇间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担忧。

颜悦在背后拉了一卷头发,笑得很清楚:“只是检查一下身体。医生说不严重。只要注意身体,多运动,就不用吃药了。”

“你为什么不叫我跟你一起去?”

“我想你这个时候在公司,所以我不想打扰你。不过,如果我知道你会来医院,我会请你跟我走。”最后一句话,明显带着一点生气。

颜笑着解释道:“感冒了,我陪她去医院检查

严月的视线,这才落在江予菲身上。但是她的眼睛亮了,也没有和她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

“凌,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好吗?”她摇着那个男人的胳膊,亲密地撒娇。

江予菲在陌陌上看着他们,突然说:“燕小姐,在我和阮田零离婚之前,我希望你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等我离婚了,你要什么不关我的事。”

颜悦突然变了脸色。她委屈地咬着嘴唇,放开阮、的胳膊,痛苦地冲说:“你放心,我们没有对不起你。我只是...只是习惯了……”

说完,她转身就跑。

“岳越!”阮,着急地叫了一声,黑着脸冷冷地看着:“这样就满足了吗?”

江予菲暗暗握紧他的手掌,看着他匆忙追赶的背影。她真的很想骂他。

阮,,你这个大混蛋!

深吸一口气,她的心情又放松了。这让他们俩都很沮丧,她觉得好放心!

这时,一个中年妇女从她身边走过,手里拿着一个穿着大病号服的年轻女人。

“你这次做了手术,切除了一半肾脏。不知道你婆婆会不会嫌弃你。”

“妈,我婆婆不是那种人。”

“话是这么说,但他们家好歹也要继承...你的身体又出现了,啊……”

江予菲看着他们从她身边走过,突然有什么东西闪过她的脑海。

她皱了皱眉,然后突然!

颜悦患有渐冻症,可能是遗传。即使她的病治好了,谁又能保证她的下一代不生病呢?

这就是爷爷不收她的原因吗?

如果爷爷坚持要她不要和阮田零离婚,严月就不能嫁给阮家。

难怪爷爷说颜悦色不适合阮、和阮家。

阮的家庭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即使没有很强的家庭背景,也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李明-xi想冲萧郎挥手,惹火结果车马上就开走了,惹火所以算了。

回到李家,李明熙拿出给家人的礼物,拿着行李上楼。

把行李随意放在卧室的角落。李明熙拿出手机,拨通了李茜的号码。

“嘿,李茜,我回来了。你现在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李茜说他有空,然后他们商定了地点,挂了电话。

李明熙拿着钱包下楼了。

客厅里坐着几个正在看对方礼物的长辈,好奇的看她回来会不会出去。

李奶奶疑惑地问她:“你要去哪里?”

“出去见个朋友。”

李明熙没多说,匆匆离去。

她开车去见李茜。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李明熙走进了包厢。这时,李茜已经来了。

两人打了招呼,点了菜,等菜端上来再正式聊天。

李茜笑着问她:“你出去玩几天玩得开心吗?”

“还不错。”

李明熙从钱包里拿出一个礼品盒。“这是我给豆豆买的礼物。请替我带给他。”

李茜接过盒子:“没有我的?”

李明熙笑着说:“带豆子,不就是带你吗?”

“你也太省钱了吧?但没有我的礼物,我真的很难过。”李茜故意做出一副很失落的样子。

李明熙用筷子指着桌上的菜。

“我请你吃饭,是不是给你的礼物?”

李茜开心地笑了:“这还差不多。”

“吃吧,我们边吃边聊。”李明熙招呼他吃饭。

首先,他们说了一个邪恶的问题。

然后,李明熙放下筷子,严肃地对他说:“李茜,我说过今天会给你一个正式的答复。我已经想过了。”

李茜也放下了筷子。

他举手制止了李明熙不得不说的话。

“不说了,我先来猜猜。”

李茜勾勾嘴唇,笑着说:“你还是决定不嫁给我,打算选择萧郎吗?”

李明-xi惊讶地睁开眼睛。

“你怎么知道我决定不嫁给你?”

李茜猜到了,但她并不打算嫁给萧郎。

“因为我已经看过了。”

“看到了吗?!"李明熙不懂。

李茜拿出手机,转向一个网络新闻,递给她。

李明扬疑惑的接过来,看了看,顿时惊愕不已!

那是一条关于大明星马小姐的新闻。

一名记者在机场拍到马小姐和朋友偶遇的照片。

她遇到的朋友不是别人,正是她和萧郎。

照片中的萧郎拥抱了她,并微笑着面对马小姐。无论谁看到这张照片都会认为她和萧郎是一对。

虽然她和萧郎都戴着太阳镜,但他们的五官还是很容易辨认的。

认识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他们...

“为什么这么快网上就有这个消息?”李明熙皱了皱眉头,迷惑不解。

他们刚在机场碰到马小姐,网上就爆出消息,太快了。

李茜说:“目前的信息传递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数不清的新闻在几分钟内就爆发了。”

李明熙还是不明白:“这个消息你是怎么发现的?”

“有人敲这个消息,认出了你,打电话给我。”

李明熙的脸色有点难看。

“那么,娇妻大家都知道了?”

李茜收回手机,娇妻点点头。“我想我很快就会知道。你和萧郎公开在一起,所以我认为你应该拒绝我。”

“那不是真的……”李明熙不知道怎么解释。

“总之,非常抱歉!”她真诚地向李茜道歉。

李茜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有什么好道歉的?你不是对不起我。”

“不,我已经决定要和你结婚了,现在我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的父母一定很难过,对不起,我本来打算悄悄地处理这些事情的。”

结果没想到,不经意间,她和萧郎的关系就这样爆发了。

不管怎样,她不能再和李茜结婚了。即使她愿意,李茜的父母也不会再答应了。

李茜笑着说,“没关系,没什么。我回去跟家里人解释。”

“解释?要不要告诉豆豆的存在?”

“没有。我告诉他们,我们两个只是在支持这个节目。你不用担心我的家人,我能处理好。是你,这件事已经传出去了,你的名声也不太好。”

李明熙不会太在意这个。

“没什么,反正这么大年纪还没结婚,名声也不够好。”

看到她还在笑,李茜轻松了许多:“你不在乎。”

李茜拿起他的茶杯。“来,我们喝酒。不能做夫妻,也可以做朋友。”

李明熙也笑着端起了杯子。

他们都开车,所以不能喝酒,所以他们用茶代替酒。

和李茜吃完饭后,李明熙上车,准备开车回家。

我接到文宁的电话。

这个时候文宁打电话来,肯定是看到画面了。

李明熙头疼。她不想接,但是电话一直响。

李明熙只好接通。

“明溪姐,你现在能回来吗?我要搬回家,有恶,我要当面告诉你。”文宁的声音很低,显然心情不好。

李明熙无法拒绝:“好,等一下,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李明熙开车向公寓的方向走去。

乘电梯到顶楼,李明熙走到他家门口,但他有点不敢进去。

说实话,她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事情,这是第一次。

在她心里,文宁是个好女孩。

事实上,她不想无意中伤害她...

据说多一个朋友胜过多一个敌人。

她只希望文宁放轻松,不要让这件事让他们树敌。

李明熙想了一下,正要开门,门从里面开了。

文宁提着行李箱站在门口。当她看到对方时,他们都愣了一下。

但是文宁很快就恢复了。

她拖着行李出来,淡淡地说:“明溪姐姐,我回去了。感谢您在此期间的盛情款待。”

李明熙笑着说:“不客气。”

她不招待她,让她住进去,她就和萧郎出去玩。

文宁真的很难感谢她。

李明熙又笑了:“我送你上车。”

文宁摇摇头。“没必要。明溪姐姐,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问完我就走。”

来了!惹火

李明希强打起精神,惹火点点头,“你问。”

文宁看着她,犹豫了一会,直接问道:“你和小哥哥是什么关系?”

第一个问题难倒了李明熙。

她和萧郎的关系相当复杂。

他们现在不是男女朋友,也不是恋人。

只能说明他们有男女关系...

李明熙不能直接回答她:“姑且说萧郎其实是我前男友。”

文宁愣住了。她让人难以置信。

“你们以前是男女朋友?”

李明熙点点头:“是的,但是后来分手了。”

“但你还在挣扎,不是吗?”文宁厉声问道。

李明熙摇摇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他的关系很复杂。”

文宁苦笑,以为她不愿意承认。

“不是我想的那样?实际上,你只是想振作起来,对吗?为什么我们都分手了还要偷偷在一起?明溪姐姐,你们不是都选了李茜大哥吗?”

“我和李茜...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和李茜大哥谈婚论嫁,难道你想否认你和他的关系吗?!"

文宁对李明熙很失望,她也很生气。

“明溪姐,我认识你很久了。一直以为你是个很坦白的女人,现在才知道你一点都不好!既然选择了李茜师兄,为什么还要和萧师兄纠缠?晓哥知道你和李哥的事吗?你这样做配得上他们吗?你又觉得小哥怎么样?你在伤害他,你知道吗?!"

“萧大哥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和你在一起?他一定不知道你和李大哥的事吧?明溪姐姐,你怎么看,想坐享人家的幸福?”

文宁越来越咄咄逼人,越来越愤怒。

要不是顾忌教养好,估计李明希会被骂,她也会被骂。

虽然李明熙觉得有点不舒服,但也没怪她。

文宁不知道真相,怪她也无可厚非。

如果是她,我会比她更激动。

李明熙不可能什么都告诉她。

她只是淡淡地说:“我无法向你解释我和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你要相信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可是你伤害了萧哥哥!”文宁非常喜欢萧郎。“你在暗中和他发展关系。如果他知道你和李大哥的事,他该怎么想?!"

李明熙不想和文宁争论这个。

“文宁,回家吧,我累了,想休息。”

文宁冷笑道:“我心里被抓了,不敢面对我?”

“我真的不想告诉你这些。”李明熙抬腿就进房间。

文宁冷冷道:“明溪姐姐,你不觉得你很对不起我吗?”

"..."李明熙的脚步停了下来。

她不相信地看着她。她是怎么向她道歉的?

文宁这样看着她更生气了。

她伤心地说:“你知道我喜欢小哥哥,你也知道我是为了小哥哥才搬来的。但你对我隐瞒了你和他的关系。我搬到这里的第二天,你和小然兄弟离开了,避开了我。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你以为我傻,娇妻我活该被这样羞辱吗?!"

李明熙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她会这么想。

文宁眼里没有温度:“李明熙,娇妻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羞辱我,这样对待我!”

“够了!”李明辉打断了xi的话。

“文宁,我没有打你,我没有欺负你,我也不想伤害你。一切都是你的想象,请停止你的猜测!”

文宁的心里憋了很多火,很多委屈。

此刻什么都谈了,李明熙不说清楚是不会放过的。

“你说一切都是我的想象?你在和李茜哥哥闹翻的时候和小哥哥纠缠在一起。这是我的想象吗?你故意瞒着我你和小哥哥的关系,为了躲避我你去别的地方找乐子。这是我的想象吗?如果这一切都是我的想象,那么告诉我,什么是真实的?!"

李明熙微微垂下眼睛:“我没必要告诉你。”

她的态度让文宁更加恼火:“你不敢说,没什么好说的!”

李明胜xi抬眸,脸色冰冷。

忍到现在,她已经忍无可忍了。

仔细看着文宁的眼睛,她一字一句地说:“听着,李茜知道我和萧郎的关系,萧郎也知道我和李茜的关系!

不了解的话就不要评论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想伤害你或羞辱你。

我没告诉你我和萧郎的关系。这是我和他之间的协议。没人说什么!

至于你说我们避开你,你是对的。我们离开时确实避开了你。

但那不是故意把你当傻子,也不是羞辱你,而是……打扰我们的是你!让我们不得不避开你!"

文宁瞳孔微缩,一张小脸刷地变得苍白。

李明熙的言论无疑是在严重伤害她。

原来是她打扰了他们,她是第三者不是吗?

还有,小哥知道李明熙和李茜的关系。为什么要和李明熙在一起?

他愿意这么卑微自卑吗?

不.....他不是想贬低自己。

只是,他太爱了,所以舍不得离开李明熙...

这种认知对文宁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她的身体在颤抖,她几乎站不起来。

“没有...萧哥哥不会那么爱你的,不会的……”文宁摇摇头,神情难以置信。

李明熙觉得她话太多了。毕竟,她是个年轻的女孩。即使她做错了,也要给一些包容和理解。

她真的不应该这样打她。

李明熙心虚,说:“对不起,文宁。其实你对我的指责都是对的,只是表象而已。真实的东西是什么?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

“够了,你不用这么虚伪。”文宁沫沫打断了她的话,“我不管你有多少理由,你只是做错了。你同时和大哥和肖大哥在一起,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李明熙真想骂人。

她认为她想要这个吗?

一巴掌拍不响,她错了,萧郎也错了,为什么文宁看起来像是犯了错?

李明熙真的懒得跟她解释这个。

“想你想要的。我已经说了我应该说的话。信不信由你,惹火我没办法。”

“我不会相信你的!惹火”文宁恨恨地说。

“没关系,你信不信我都无所谓。”刺激人,李明熙也会。

刚开始她只是不想和文宁计较,因为她比她大那么多岁,所以应该谦虚一点。

但文宁明确表示讨厌她,不需要谦虚。

文宁看到李明熙失去耐心,以为她露出了本来面目。

她正要说些什么,突然眼角瞥见了什么。

文宁回心转意,淡淡地问李明熙:“嗯,你说的是真是假。我就想知道,你爱晓哥吗?”

李明熙哽咽了——

“你爱他吗?我想听实话。你爱他吗?要不我问你,和萧,你们爱谁?”

“这个问题我无可奉告!”

“为什么不能说?我敢大声承认我爱小哥哥。你为什么不敢?还是两个都爱,或者都不爱?如果爱其中一个,怎么忍心伤害另一个?”

李明熙见识过文宁的伟大。

平时看着这么温柔的女孩子,说话都这么犀利。

李明熙搂着他的胳膊,一脸冰冷:“我爱谁,没必要告诉你。”

文宁垂下眼睛,声音突然变得哀伤。

“明溪姐,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不想看到萧大哥这么委屈。我爱他爱到忍不住为他奋斗……”

她又在唱什么?

要和她握手吗?

文宁抬眸,眼里有泪。

“明溪姐,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会娶哥哥还是萧哥哥?这个问题应该不难回答吧?”

“我只想知道你会和谁结婚。可能我的问题是多余的。你和李茜的大哥订婚了。你一定会嫁给他吧?”文宁期待的问。

李明熙舔了舔嘴唇,说道:“我和李茜不会结婚的。”

文宁脸色变得难看。“那你会嫁给萧大哥吗?如果是这样,我就放弃。”

“你会嫁给萧哥哥,只爱他,和他白头偕老吗?”

李明熙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她不会,不会...

“明溪姐,你会这么做吗?!"文宁继续按。

李明扬这样说,让她更加确定,她不会选择萧郎。

“明溪姐,这里没有别人,你告诉我实话,好吗?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不会告诉小哥哥的!我就想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得到萧哥哥的心……”

她应该说什么?她应该说什么?!

好像答案不对。

李明熙握紧手掌,走进房间。

她没有回答文宁的话。她关上门,选择逃跑。

门外,文宁隔着门冲她喊:“李明熙,你犹豫了,你给不了答案!你根本不想嫁给小哥哥。你不想和他永远在一起吧?”

李明熙捂住耳朵,好像什么也听不见。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