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儿

作者:盍志学

“不是拒绝,是男人尊严问题!”祁瑞刚严肃地说道。

莫兰茫然看了他一眼:“尊严不能当饭吃。”

“尊严可以让你爱上我。”

“你最有歪理!”

“你爱的不是男人。如果我不是男人,你还爱我吗?”祁瑞刚搂着她笑问。

莫兰忍不住笑了:“你以前在我眼里不是男人。”

“现在是?”祁瑞刚挑眉。

"...现在不行。”

瑞奇只是擦擦脸说:“莫兰,你知道说我不是男人的后果有多严重吗?”

“不知道。”莫兰完全无罪。

齐瑞刚气得一下子抱起她的尸体,往楼上走。

“好吧,我给你看看说我不是男人的后果!”

客厅里的仆人羞愧得脸红了。

莫兰也迫不及待地发现地上有一条裂缝:“你是认真的吗?”

齐瑞刚勾着嘴唇:“我怎么了?我做什么都是认真的。”

莫兰真的说服了他...

天气预报非常准确。

第二天伦敦开始下雨了。

一开始只是小雨,后来变成了中雨。

雨一直下,从早到晚,没有停的迹象。

不过还好雨不大,人的安全没有问题。

但是谁知道下了一夜的雨,电闪雷鸣,第二天也没有停。

即使偶尔停下来,也坚持不了几分钟。

当莫兰和他的妻子起床时,仆人告诉他们,城堡里的水正在扩散到台阶上。

幸运的是,下水道被及时疏通,排出了所有的水。

莫兰惊呆了。“雨下得这么大吗?”

“对,我妈打电话说她家被淹了。”仆人顺便加了一句。

还有一个仆人说:“我妈也打电话说我家旁边的房子塌了好多。”

莫兰听了担心,但祁瑞刚没在意。

吃了早饭,祁瑞刚打算出门去公司。

莫兰劝他:“别走,看来今天还会有一天。”

“今天有个重要会议,不要去了。放心吧,这种情况以前没有遇到过,不会有什么事的。”祁瑞刚安慰她。

莫兰想了一下说:“我想去看看工地。”

齐瑞刚当即拒绝:“不行!工地上有人在看守。如果有问题,他们会打电话给你。如果他们不给你打电话,那就没问题了。”

莫兰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没让我知道上次工地上的事故……”

“我不是答应过你,以后不再隐瞒你了吗?你要相信我。”祁瑞刚揉了揉她的头,然后低头亲吻她的嘴唇。

“我去上班了,你在家哪儿也别去。中午,我会去工地看看。你放心,有问题我会处理好的。”

“你去吗?”

“嗯。”祁瑞刚点头。

“快点,你不要走,有危险。我记得你说过有人在那边看着。如果有什么问题,他们会打电话的。别走,我不放心。”

“好吧,我不去了。”齐瑞刚笑了。“那我就去。”

“嗯,去吧。”

祁瑞刚低头又吻了她一下,这才坐车离开。

齐瑞刚走后,莫兰去找老人看望埃文。

..

付静

作者:释省念

平时,饭桌上只有两个人,他和月如,但今天多了一个人。

江予菲和南宫月如坐在他对面。他们母女长相真的很像。

几乎达到了六七成...

看着,南宫旭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南宫。

然而,江予菲看上去和萧泽新有些相似。

那个人是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人!

因为他偷走了他最爱的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他,也许他和月如有一个女儿,而他们的女儿此刻正坐在他的对面!

想到这里,南宫旭的神色冷了几分。

“于飞,你和瑞森是夫妻。如果搬到这里,会不会影响夫妻感情?”他故意问。

江予菲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他没有意见。”

“是吗?”南宫徐笑笑,不再说什么。

默默吃完一顿饭。

江予菲和南宫月如正要起身离开,南宫旭突然问:“月如,我丢了一个黑色u盘。你见过吗?”

两个人的神情微微有些僵硬。

南宫幽幽如月的笔触:【我没看见!】

徐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对我来说也不重要。扔掉。只是怕被你捡到,因为里面的内容有点不适合你。”

江予菲和南宫月如知道u盘,但他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听到他说的话,他们都很好奇,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为什么不适合我?】南宫月如直接问道。

她和江予菲看上去很平静,没有异样的颜色。徐可以肯定,他们不知道南宫里面有什么。

他知道u盘被南宫月如拿走了,但现在他不知道是谁的手了。

他淡淡地笑了笑:“男人就是这么看的,自然不适合你。”

男人看什么...不健康的电影?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这是不对的。当他的下属递给他东西时,他们看起来显然很严肃,事情似乎很重要。

他不可能以非常严肃和秘密的方式看a~电影。

南宫月如又示意了一下:“我没看见。】

她什么也没说,把江予菲带走了。

回到卧室,她问江予菲:[你没收到寄给你的u盘吗?】

“收了,却在燕手中。”江予菲回答她。

【里面是什么?】

“我不知道。颜说u盘坏了,需要修理。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我忘了问他。”

【现在问他。】

江予菲淡淡地说:“一定不能修,不然他早就告诉我了。”

但她还是发短信问。

阮天玲回复她,u盘没修好。

南宫月如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u盘坏了,所以她忍不住想知道。

【你让阮尽快修好,我们一定要早点知道里面的东西。】

如果内容保密,他们可以更好的对付南宫旭。

现在时间越来越紧迫。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安塞尔被他抓住就太晚了。

江予菲也明白这个道理。她点点头:“好的。”

..

三声缘

作者:郑思肖

“怎么,你还想否认,刚才那么多人看见你打我了!我是病人,你敢打我。你是真心的吗?!"女病人的样子特别嚣张,因为她是病人。反正她会吃江予菲。

很多人都在看。

江予菲的脸被丝巾包裹着,他们看不见她的脸。

好在她看不到,也不想在这里丢脸。

正当两个人拉不清楚的时候,阮田零把江予菲的包抢了过来。

女病人抓住了江予菲的手腕,突然被掐断了。

江予菲也投入了慷慨的怀抱。

“你在干什么?!"阮天玲犀利的看着女病人,脸色冰冷而吓人。

女病人缩了一下,然后指着江予菲说:“她没走多远就把我的伤口戳破了。我要她赔医药费!”

这种女人,一看就是被人利用敲诈的。

江予菲想道歉,但他不想道歉。道歉没用。

况且对方显然没有要求她道歉,只要她赔钱。

阮天玲看一眼江予菲,她苍白的脸颊上,有几根红手指那么明显。

阮天玲的眼睛瞬间聚集了风暴。

他冷冷地问女病人:“你打她了吗?”

老实说,阮对的愤怒是恐怖的,无形中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这是非常令人生畏的。

女病人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却傲慢地说:“对,我教她走路没眼睛!现在我的伤口很疼,我要马上检查,所有的医药费你来出!”

“你要多少医药费?”阮天玲问。

“少说也要三四千!”

阮田零咧嘴一笑,冷笑道:“我给你一万怎么样?”

女病人愣了一下,马上笑了:“你愿意给,我就敢要!”

阮天玲马上把司机叫到楼下,让他拿一万块钱。

司机太快了,不到十分钟就把钱拿出来了。

颜田零掏出5000元钱递给女病人。“这是你的医药费,拿去吧。”

女病人接过钱,贪婪地说:“你不是答应给我一万吗?!"

“我答应给你一万,你却打了我女人,我不能就这么算了?”阮天玲冷冷道。

女病人很警惕:“我打了她,她活该。谁让她打开我的伤口!”

阮田零向她走近了一步,低下头,用一种只有她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对韩森说:“她为什么伤了你?如果她杀了你,你就死定了!你的命值多少钱,报号,我买了你的命。”

女病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因为她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嗜血的杀意。

这是真正的谋杀,不仅仅是为了吓唬她。

我这辈子,女病人从来没见过谁的眼神这么恐怖。

“我...我不要钱……”她害怕得发抖。

阮,继续盯着她看,她的眼睛很可怕,那个女病人吓得动弹不得。

“你这一生的钱,你没有吗?!"阮天玲问。

“没有...我不想要医药费...你不要杀我,我不要……”

阮、冷冷道:“我不杀你也行。我扇了自己十巴掌。很轻。我不介意自己做!”

“开什么玩笑?”让她自己打自己。这怎么可能?

..

台南市

作者:释德洪

江予菲的眼睛闪烁着恐惧和颤抖。他解开她的裤子,用手指托起她的下巴。

“你怕什么?我们不是夫妻吗?不碰你,对不起。你眼中的颜悦是什么,你还会想起她吗?”

“你这样对我是为了她?”

“哦,我是为你做的,你不怪我和别的女人一起欺骗你吗?那我就改变,我能做你老公吗?”阮说得越轻描淡写,他就越觉得危险。

江予菲后悔了,所以她不应该激怒他。

她不应该在乎他喜欢什么。今天,她真的吃得太多了,以至于不关心他们的事情!

“阮,我不要你做我老公,我要和你离婚!”

“你走开,你有能力和我一起离开!”男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他说的话是在讽刺她。

他在讽刺她,总是吵着要离婚,但他失败过一次。

江予菲也不想这样。

结婚这么容易,她不会想到离婚比上天堂还难。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和你离婚!”她痛苦地说,眼里闪着死亡的光芒。

就好像他是个无法隐藏的可恨恶魔。即使她知道前方极度危险,她也会坚定不移的逃跑。

目的,只是为了摆脱他。

男人的瘦邪老板抬起来,他抓起她的衣服碎片,干脆利落地把她的手腕绑在床的柱子上。

然后他抽出腰带,俯在她身上。

“江予菲,在你逃跑之前,我会打断你的骨头,让你知道如果你和我有麻烦,活着比死了好!”

江予菲惊恐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底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

她害怕,也不知道是来自他的入侵,还是他的威胁。男人欣赏她这一刻的样子,因为他最后撕碎了她的MoO,对她来说是势不可挡的。

外面,李婶正在着急。

里面什么都听不到,也不知道少爷对少奶奶做了什么。

想到富裕家庭向她求助的方式,她感到很难过。忍心帮助她,又害怕主人的威胁。

嗯,先看情况。

毕竟他们是夫妻,少爷不会对豪门做什么的。

一场风波,阮结束了对的羞辱。

他站起来,MoMo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摘下了手腕上的脚镣。江予菲抬起手,朝他的脸挥了挥手。男人侧脸避开,手指只来得及刷下巴。

要不是实力不足,这一巴掌肯定打不中!

“还有实力?”阮天玲嗖地托住下巴,眉心有一种令人心寒的戾气。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眼里充满了怒火。

“还有力气,那我们再来一次!”

“滚出去!出去,出去!”她缩回手,把能抓住的东西都扔向他。

枕头、闹钟、杯子、书和一些小装饰品...

阮天玲皱眉避开她的攻击,江予菲很快就平静下来。

她身边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攻击他,人累得喘不过气来,双手无力支撑床,上半身无力靠在床上。

那人微微扯了扯嘴角,优雅地收拾好衣服,又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样子。

..

玄幻魔法

戴玉强

/ 刘卞功

以前他总是很霸道,为所欲为,主动权一直在他手里。

莫兰以为她给了他机会,他更加得寸进尺。

谁知道他很守纪律,知道如何像绅士一样进退。

他没有趁机接近莫兰,也没有对她做什么。充其量,他拉着她的手。

他对她说的话不太明确。

这样的祁瑞刚,怎么能让莫兰觉得不奇怪。

可能是她高估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让他不怎么在意,心里好受些。

祁瑞刚一直呆到晚上。

睡觉的埃文,他把小家伙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

莫兰不知道自己是否会选择留下。毕竟她说如果给他机会他可以留下。

齐瑞刚低头吻了吻埃文的脸,然后走到莫兰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今晚不在这里住了,明天就搬过来,这里还有多余的房间吗?”

莫兰犹豫了。他非常清楚这里是否有足够的房间。

他买了房子,什么都买了。他能不知道吗?

莫兰不易说谎:“我在书房没用,你可以在书房睡觉。”

齐瑞刚笑着点点头:“有个住的地方就够了。”

然后他站在她面前,既不走也不说话,就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

莫兰瞥了他一眼:“那你回去休息吧。”

“莫兰。”齐瑞刚突然抱住她,拼命。“我会给你幸福,让你很幸福。你相信我!”

莫兰没有说话。

齐瑞刚又说:“我不会让你后悔自己的选择。”

“我们先观察一下。”莫兰含糊的回答。

祁瑞刚马上吻了她的嘴唇,莫兰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他没有一直用力,轻轻吻了她几下就放开了她。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祁瑞刚笑着揉揉脑袋,就迈开步子离开了。

莫兰看着他快步走来,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祁瑞刚回到祁瑞森,祁瑞森还没休息,坐在客厅里喝酒。

他把一瓶红酒放在茶几上,手里拿着一个高脚杯,另一边放着一个空杯子。

显然,祁瑞森是在等他回来。

齐瑞刚心情很好。他很少去坐下,笑着问他:“怎么,你要请我喝一杯吗?”

祁瑞森笑了笑,亲自给他倒了一杯。

“恭喜你,你伤害了莫兰这么多。现在她还愿意给你机会。没想到你这么幸运。”

这种说法显然具有讽刺意味。

齐瑞刚也没生气。他扬起唇说:“你说得对。我很幸运。但不可否认,这也是我努力的结果。”

齐瑞森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你努力是为了什么?!"

齐瑞刚也凑了上来,笑了笑:“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你。”

“你的努力是为了不再打莫兰,不再伤害她,然后在她面前多说好话,多做承诺?”祁瑞森问得很尖锐,显然鄙视祁瑞刚的这种努力。

祁瑞刚不屑的冷笑,也不屑于回应他。

祁瑞森突然扔掉杯子,冲上去抓住他的衣领,表情凶狠

武侠修真

四平市

/ 释遵式

说到这里,李明熙说不下去了。

好像在说他们两个。

萧郎非常情绪化,她目前是一个善变的女人。

虽然她是被迫的,但萧郎不知道…

萧郎没有多想。他安慰她:“明天早上也不是小孩子了。他应该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什么,你是他妹妹,太在乎他是对的。”

“你是说,我太在乎明天早上了,所以挑他婚姻的毛病?”李明熙问。

萧郎笑着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应该关心明天早上,担心他的婚姻。如果是我,我也会考虑很多。”

李明熙看着前方,不再说话。

她真的对那威有偏见吗?

她刚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的哥哥没多久就去世了,那威和别人在一起了。

这个梦简直是假的。

她不应该因为有一个梦想而否定那威...

李明熙检讨着自己,笑了笑,“你说得对,我太在乎明天早上了。他不是小孩子。既然他选择了那威,他一定有他的理由。”

萧郎伸出手舔了舔她的头:“你终于明白了。”

李明熙笑了。萧郎看出她并没有因为他的行为而生气。他松了一口气。

李明熙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心里叹了口气,假装不爱一个人。假装太难了。

明明爱,还假装不爱,估计最好的演员自然演不了。

所以,她不应该对自己要求太高。

李明熙转过头,自嘲地笑了笑。她正要拉回视线,突然看到路边发生了一幕。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她看得很清楚。

在路边,两辆车一前一后停着,车旁边站着一男一女。

他们在接吻。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欧盟,一个男人...但不是李明臣!

“站住——”李明胜xi急忙跑了出去。

她转过头去看,仍然能看见他们。

萧也回头,他立刻明白了什么,忙停下车。

李明熙盯着身后的男男女女,喃喃道:“我眼花了吗?”

萧郎的眼睛比她的好。他撅着嘴说:“没有。”

“我说她不适合明天早上!”李明熙咬紧牙关,推门下车。

萧郎抓住她的胳膊说:“你打算怎么办?”

“去问清楚!”

“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李明熙气愤地说:“为什么?!"

萧郎温和地说:“如果你去,每个人都会尴尬。我们找个人私下查一下,看看她和那个男的是什么关系。如果有什么,明天早上直接把证据交给他自己处理。”

李明熙想了想,拿出手机,探头拍了几张照片。

萧郎看到她的举动,有些好笑。

但他马上想到了李明熙和龙九天的关系,他笑不出来...

“走吧,有这个证据就够了。”李明熙说。

萧点点头,发动车子离开。

他脸色有点不好,车内气氛莫名的压抑。

李明熙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此刻,她看起来很奇怪,因为她想到了其他的事情。

刚才那个男人似乎和她在梦里见到的那威的新未婚夫是同一个人。

都市言情

张智华

/ 刘文晦

江予菲走向他,怀疑地问道:“你怎么出来的?!你的身体治愈了吗?”

阮天玲点点头,他张开双臂,等着她走近。

江予菲湿润了她的眼睛,她开心地笑着扑进了他的怀里。

男人紧紧地抱着她,拥抱令人窒息。

突然,江予菲扔掉了他的尸体

“你是谁?!"她惊慌地盯着他,大声问道。

阮、吃了一惊,疑惑道:“怎么了?我是颜田零。”

“你不是他!”江予菲迅速撤退。她抱着沙发,慌慌张张地喊:“来,来!”

“不要打电话……”阮天玲想上前,江予菲更慌了。

“别过来!来,救命!”

“好了,是我,别叫了。”他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江予菲惊讶地盯着他。

“是我!”那人无奈的说道。

“宫殿...少勋?”江予菲已经确定是他的声音。“你为什么长这样,你为什么假装……”

“嘘!”龚少勋竖起一根手指让她安静。

“小三,怎么了?”李阿姨他们赶紧冲进来。

龚少勋用阮田零的声音淡淡地说:“没事,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

李婶奇怪地看着。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你们都下去吧。没什么,我刚才大惊小怪了。”

“好的。”仆人们走后,江予菲立即质问他。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冒充阮。!"

龚少勋在沙发上坐下,悲伤地说:“我的脸太完美了。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江予菲跟着坐下,她的心仍在怦怦直跳。

刚才我认出他是假的,她第一反应是他是威尔逊。

“闻闻,你身上的味道和阮的不一样。还有就是...你抱着我的时候,感觉不一样。”

龚少勋无言以对:“忘了气味。拥抱可以不一样吗?”

不同的是,她非常熟悉阮的身体。

她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应该是什么样子。

江予菲没有和他讨论这个话题。“轮到你回答我了。你假装他是为了什么?!"

“你以为我想吗?他想找人冒充他,我只好给你推荐我自己。”

“他自找的?”

“嗯。”龚少勋点点头,他指了指外面的保镖。“不然你以为外面那些人能让我主宰?”

“为什么?”江予菲疑惑地问道。

龚少勋眼里闪过:“他不能出来,所以要有人冒充他,把威尔逊引出来。”

这个方法挺好的。

仅仅...

江予菲关切地问:“你不怕危险吗?威尔逊什么都敢杀,什么都敢放。”

“如果我这么容易被他杀死,那就太不是人了。放心吧,我会没事的。”龚少勋理直气壮地说。

“过来。”江予菲向他挥手。

龚少勋急忙坐了过去。

“做什么?”他笑着问她。

凭着阮的面子,他用龚少勋的声音说话。

江予菲感到浑身尴尬和不舒服...

她仔细盯着他的脸颊,没有看到任何戴面具的痕迹。

历史军事

乔史崔尼

/ 朱熹

“可以!”阮天玲咬牙切齿的吐出来,“我甩了她,有问题吗?!"

“妈的,你要是娶了她,那你还在这里喝多了!”东方玉感觉特别无语。“你这样甩过人吗?甩人比被甩更痛苦……”

阮天玲握紧酒瓶,喝了几口酒。

是啊,有人喜欢他吗?

他甩了江予菲,但他在这里喝酒受罪...她可能很乐意收拾东西然后完全远离他!

我越想,阮田零就越生气!

他不应该轻易放过她。他不好过,他不想让她不好过!

但是话已经说了。真的要他告诉她婚礼照常举行吗?

别说她会看不起他,他也会看不起自己!

但是当他真的要取消婚礼的时候,他就觉得特别难受,像是让他去死!

他妈的,他真的吃多了,说他们结束了,取消了婚礼!

报应来了!

阮田零把酒瓶放在桌上,瞪着东方瑜问道:“你看我特别胆小?”

东方瑜心里点了点头,挺窝囊的。

甩了人,应该很潇洒,他显然是后悔了。

“我们先不讨论你胆小不胆小的问题,讨论下一步你应该做什么的问题。你是继续这样下去,还是完全忘记江予菲,寻找新的生活,或者拯救她?”

阮天岭指着冷冷,举起酒瓶,开始喝酒。

他喝了几杯,放下酒瓶,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凌哥,你去哪里?”东方瑜问他。

“做我该做的!”

“你该怎么办?”东方瑜好奇地问。

阮天玲没有回答,就走了。

“是留下来吗?”东方瑜自言自语的问,然后他又摇了摇头。不可能,凌哥不会做那种没骨气的事。

***********

阮、喝了不少酒。他真的喝醉了。

奇迹般地,他竟然稳稳地开回了【菲尔城堡】,幸好一路上没有遇到交警...

夜很深。

江予菲躺在床上,睡得不好。

即使在睡梦中,她也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好像身上的什么东西已经完全消失了。

然后她的心空一落再落,仿佛少了一块...

天空逐渐变白,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江予菲的手背上。

她睁开眼睛没有想着卧床,眼睛也没有睡意,只是觉得累。

我累得起不来。

“咚咚咚——”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

“江小姐,你起来了吗?”李阿姨在外面问她。

江予菲坐起来,没精打采地问:“什么事?”

“你先开门,不方便说。”

“你等一会儿。”江予菲起床,脱下她昨天穿的裙子,穿上一条薄绸裙子到脚踝。

她剪了头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然后才开门。

李大妈站在门口着急地说:“师傅昨晚在车上呆了一夜,现在发高烧,但坐在车上就不出来了。劝他也没用...江小姐,请你劝他,让他去医院?”

科幻灵异

阿华

/ 吕天策

“即使是演戏,也要体面。另外,我们都很好。我带你出去放松一下,熟悉一下环境。”

江予菲也认为她应该熟悉伦敦。如果她想住在这里,她必须知道这件事。

不然她一个人在外面会迷路。

她没有反驳,同意了祁瑞森的提议。

吃了点东西,祁瑞森亲自开车送她,他们身后自然跟着几辆保镖车。

路上,祁瑞森递给她一叠资料。

“你可以拿着这个看看。会对你有帮助的。”

“这是什么?”

江予菲接过来,翻了翻。有一张伦敦市中心的地图和一句日常英语。

甚至包括她认识的人的电话号码。

南宫文祥,南宫徐,哈代,布朗,齐瑞刚,齐振华,甚至莫兰。

江予菲拿出手机,保存了这些号码...

等她攒完了,齐瑞森把头转向她说:“烧了它。”

“哦,好的。”这些数字都是重要人物的数字,不能轻易泄露。

江予菲接过他递过来的打火机,点燃了纸,然后打开窗户伸出手。

直到纸燃尽,她才把它扔掉。

“谢谢,这些东西对我很有用。”江予菲感激的笑道:

齐瑞森扬起嘴角:“以后有什么需要的信息,可以问我。”

想起了昨晚和阮、讨论的那个话题。

“我很好奇。既然要对付大哥,为什么不偷偷摸摸的干?”她试探性地问。

齐瑞森眼睛一黑,淡淡一笑。“你能想到这个方法,他肯定能想到。”

“什么意思?他还打算偷偷除掉你?!"

“嗯!”祁瑞森点点头,“我父亲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这笔财富将使我们三兄弟平分。他说这话没多久,我二哥就意外去世了。”

江予菲吓了一跳,这显然是为了家庭财产,被谋杀了。

“是你大哥干的吗?”

齐瑞森看着她,笑着问:“你怎么不怀疑是我?”

“你不是那种人。”

“谢谢你信任我。”祁瑞森敛去嘴角的笑容,真诚道。

江予菲尴尬地笑了笑:“现在我们是盟友,自然我们必须相互信任。”

祁瑞森眼中露出复杂之色看着她,心想也许她值得信任。

“是的,是我大哥干的,但是没有证据。”

“然后呢?”

“我父亲不确定是谁干的。我们都是他的儿子。他不想让任何人出事,所以想出了一个办法。”

“什么方法?”

“齐家的产业虽然现在由我大哥管理,但股份一直掌握在我父亲手中。他定了规矩,二十年之内,如果我和我大哥有一个不小心死了,那么齐家的产业捐一半给社会做贡献。如果20年后我们还活着,他会把产业交给其中一个,另一个只能拿到丰厚的定金。他不只是说说而已。他将此作为遗嘱,具有法律效力。”

“你大哥不是为了得到全部产业才从你做起的吗?”

“好吧,如果我死了,他只会得到他一半的财产。被捐出一半家庭财产的家庭将很快衰落。”

游戏竞技

邓妙华

/ 余桂英

对于一群在内陆生活多年的人来说,海上的很多活动都没有吸引力。当他们感到惊讶时,他们会感到无聊。他们一起抽烟聊天,喝酒吃东西,打麻将打扑克,晒太阳。甚至没有人去淡水游泳池。

它一定是在海上,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

晚上游艇直接驶回中湾,停在自己的码头。今晚,大家都住在这座新建的钢琴式阶梯式建筑里。明天,郭振光和Xi·舒慧的婚礼将在这个海滩举行。

游艇的船员除了节假日不下船,直接住在上面。

夜色朦胧,微风习习。一群人吃完喝完出来在沙滩上散步。张兴明发现海滩是这些陆地生物停留的最佳场所。

虽然他们大多数会游泳,但在深海里跳进海里游泳对他们来说还是有点困难。海滩比较适合,现在有人在解说世界。前途无量,这一带最深处只有三米多。

海面上有浮标,用来划定这个私人海滩的范围。浮标内的海面属于这片海滩的私人领地。浮标沿线的海水下方有一个隔离网,用于防止大型水下生物进入该水域,保证游客的安全。

码头延伸至隔离网外围。这里建的是永久性码头,不是那种木浮桥。夜色下,傲立的白色流线型浮在水面上,有一种恐怖的美。

张兴明坐在沙滩椅上,静静地看着大海,沙滩上还有这些在沙滩上笑来笑去的人,一个个都是最快乐的,爽朗的笑声不时夹杂着尖叫声在沙滩上回荡。他们总是在大人不注意的时候看着父母冲进海里。他们不知道恐惧是什么,只是觉得有趣。

甚至在柔软的沙滩上留下脚印也会让他们激动地哭泣。这哭声能触动人心,让人忍不住微笑。

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中,张兴明被惊醒了,转过头来看着他。他隽隽穿着长裙站在他身边,手里拿着一张16英寸的卡片,问道:“什么?”

他握了握隽隽手里的名片,说道,“李先生,我邀请你参加明晚的岛富晚宴。”

张兴明停顿了一下,稍微坐起身来,说道:“邀请我?二哥?”

他对说:“你,上面说何董事长和孙先生两个。人家一眼就能看出二哥不是老大。你真的以为人白活了六十多年?现在他们家被人徒手打了空”

张兴明又躺下说:“我和二哥徒手打了我空,比他还厉害。”

隽隽笑了,把张兴明挤到沙发上坐下。“好,你是最棒的。你明天去吗?”怎么回复?"

张兴明眯着眼睛看着天空,想了一会儿,说:“去吧,我想他应该想出了什么办法,他不应该让我失望。明天我和二哥一起去,你也一起去。”

贺隽隽的眼睛转了转,笑着答应了。一阵海风吹来,贺下意识地碰了碰她的胳膊。张兴明穿上大衣说:“以后多穿点衣服,你得瑟了以后别在我面前显摆。你瘦小的手臂对我毫无用处。”

隽隽愉快地感受着张兴明外套的温暖。她听后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你喜欢腿大的胖子吗?”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样子,哪个有点难。

伸出手,拍了拍何的头,道:“你一天都在想什么?”

“饿大叔,大叔。”当一句谚语出现时,张兴明转过头去看它。二哥的儿子在他怀里挣扎着向他伸出手。他坐起来,伸手去捡。二哥赶紧走了几步,把孩子交给张兴明,说:“晚上躺在这里不冷吧?”

张兴明说:“没关系。听听潮水,看看天空。二嫂呢?”

何隽隽站起来说:“你们聊,我先回去了,明天晚上5点别忘了。”冲二哥打了招呼,进了楼。二哥推开张兴明,在躺椅边上坐下来抽烟。他问:“娟儿说什么?”

张兴明逗二哥的儿子说:“李先生,明天我们聚一聚吧。明晚五点,我,你,娟姐,我们三个去。”

二哥抽了根烟,看着不远处的大海说:“你不想露面吗?”

张兴明说:“他应该想到了什么,并且猜到了。不如见面随便聊聊。这些爱国的富商们,呵呵,个个成熟脱俗,谁也不能小觑。别人经历过的套路可以把我们扔到南极冰山下面。不想直接面对他给大家留个台阶空。现在他提出聚一聚只是为了了解,他说的是聚会。他一定邀请了所有这些有姓氏的名人。那我就干脆大方的捡起来。”

二哥摇摇头说:“没事可以揣摩人心,做事情。一个个都不累。有这个时间做点正经事就好了。”

张兴明说:“一个人的成长经历决定了他的思维方式。这些老狐狸都是苦难熬出来的,任何一个人的家史都能出几本书。当时我们中国人很弱小,根本没有后盾。他们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挺身而出,靠着一个恶毒的咒语走到今天的位置,内斗和隐忍的爆发不是我们现在所能想象的。

每一个现在能站在我们面前的有钱人,都是站在无数的血泪上。当年你不吃,大家都吃你。想要活得有尊严,就得戴口罩。其中的危险和苦难我们外人只能想象,所以现在剧情有点自私也很正常。人怎样才能做到不自私?

我尊重他们每一个人,不管他们的性格或者行为多么让人无法接受,把我们放在他们当时的环境里,可能都不如别人。只是在国籍问题上,一定要逼他们改革。没有办法。他们的影响太大了。

而且,现在肯定是一个和平的时代,也就是说,所有的有钱人都有社会地位,所以要做和自己地位相符的事情。让他们爱国或者为国家流血都是笑话。求利自保是他们的本能。没有人能改变这一点。现在别看他们,亲一下约翰牛。一旦他们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就去试试。

豪商没有国家,他们的目光只聚焦于利益和利益之路。

我不想改变他们的想法。没人能做到。我只是需要他们在某些场合的公众态度和行为中表现出乐观和积极的一面。其实说到正面,都是扯淡。他们的言行对整个东南亚格局影响很大,没有办法。"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