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华

作者:贾邕

江予菲点点头:“我明白,但是……”

“没有但是!于飞,如果你相信我,让我来解决这件事。即使不幸死去,也是我自己的本事。”

江予菲感到不舒服。他怎么能这么说...

“阮天玲,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孩子们呢?”她盯着他问道。

阮,舔了舔嘴唇:“我不够强壮...我保护不了你。”

“你必须试着勇敢吗?!"江予菲忍不住喊出:“我们是一家人。如果我们有困难,应该一起努力,而不是让你一个人扛!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为什么要分的这么清楚?!我知道你是男的,那男的有什么不好?男人也是人啊!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也可以站出来帮助你。你不应该把我完全放在一边,让你自己解决一切!”

“你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待在家里,什么都不要管,不要给我添乱!”阮天玲冷冷道。

江予菲奇怪地看着他。

“我给你添乱了?!"

那人眼睛一黑:“对,你就是在逗我。现在你马上回去,别管我的事!”

江予菲的眼睛是红色的。为什么这个人这么讨厌?

“我说,我们是夫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不需要你来照顾它。以后不要来了。回到我身边!”阮天玲突然咆哮道,脸色阴沉而吓人。

江予菲的睫毛微微跳动,脸色变得苍白。

他对她刻薄吗?

江予菲的心似乎被针扎了一下,剧痛无比。

她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她试图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什么,但她什么也看不见。

我只能看到他没有温度的冰冷的眼睛,和他冰冷的脸。

为什么他要这么有男子气概。

她帮助了他。他这么生气吗?

江予菲深吸一口气,淡淡地盯着他:“好吧,我回去,我不管你的事!”

她睁大眼睛,转身向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转过头来,冲着他喊道:“阮田零,你这个沙猪!”

然后她转身跑了...

阮天玲一只手用力按在玻璃墙上,剧烈咳嗽。

“咳咳...咳咳……”

他的脸变红了,深邃的眼睛充满了痛苦。

“咳咳……”他捂着胸口,觉得这个地方要炸开了。

心痛,原来真的可以到生不如死的地步。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西木白走了进来,低声问他。

阮,直起腰来,板着脸说:“我只是防着点。”

Xi·慕白叹了口气:“我没想到病毒变异这么快,但你不应该绝望。我们仍在研发解毒剂。就算暂时开发不出解药,你的身体也应该足够支撑几年。”

阮天玲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

多活几年有什么用?只是为了生存...

电梯一个个下降。

江予菲盯着数字,他的眼睛是缺席的。

“主妇,别太难过,主人,他太担心你了,他会对你说那些气话的……”李婶想安慰她,可是她一句话也不听。

电梯很快就到了楼下,她走出去,大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

王小恺

作者:开先长老

奶奶问:“我家很好?小刘军结婚时间固定吗?”走到院子里,张兴明扶着爷爷跟在后面。

姑姑说:“基本就这么定了。就在下周,我还是觉得赵峰今晚会回来给你打电话。”

奶奶顿了顿,说:“急。结婚了就该有孙子了,小红的末日快到了,都很好。”姨妈愣了一下,问:“妈妈,对面是小红的地方吗?”

奶奶说:“我有一个。我听到她阿姨说话了。我没看见任何人。现在她住在对方家,不回医院了。”

舅妈骂她:“这么大的事,这死丫头一句话都没说。二明,你知道吗?”她转头问张兴明。

张兴明点点头说:“是的,我已经派人去看看人们怎么样了。如果可以,你可以留在那里。姐姐不大,不急着结婚。人不行,再说一遍。”

姨妈问:“那个人怎么样?你在干什么?”姨妈对小红姐的态度和前世不一样。现在这个家最好的是小红姐姐,说一不二也差不了多少。别看阿姨这会儿骂的。我真的不敢面对她。这么多年来,小红姐掌管着整个杯溪一方,气场相当强大。

张兴明说,“我两天前刚回来。之后送我去晒晒,看看。我还没看过。等我回去看了告诉你。”

舅妈点点头说:“对,这两年你一直在北京。怎么会在那里?”还是去不了?"

进了房子,还是那几个房间,只是多了些烟火,现在这是老房子,闪了很多年了。

让爷爷奶奶坐炕上休息。张兴明对二红说:“把你没带的东西挑出来放回家,然后把它拉过来?”

二红问:“我留在那里吗?”

张兴明拍了拍两个红脑袋说:“你打算住在那边哪个宿舍?我家能住,我大姐能住,留给你家的房子能住,你就不能住?”

姑姑说:“听说房子还在。哎呀,来了好几年了,一直空。能不能马上活下去?”

张兴明说:“如果你能活着,你就能拥有一切。把你的行李放在商店里,带上你的衣服。每天都有人打扫。”

二红问:“有电视吗?”

张兴明说:“是的,电视冰箱和洗衣机都很齐全,还有锅碗瓢盆。”

二红说:“那我自己住,哇哈哈,你不去,就是我的了。”

舅妈张嘴舔了几下下唇,还是忍不住:“把房子留给你哥,二红,要不要按喇叭?以后会不会不嫁?”得,跟小红姐不敢,跟二红这种古怪的眼神又有关系。

二红说:“儿子不能和父母住在一起?他没结婚就出去了。他没去上班?你们都是儿子,儿子。看以后谁能孝敬你,不要后悔。”

张兴明笑着摸了摸二红的头,说:“没事。想活就活。房子很多。以后你要上大学,去哪都有房子。”

二红很高兴,盯着她的眼睛问:“真的吗?你在哪里?”

张兴明说:“香港岛到处都是。如果你以后想去香港岛上大学,可以的。”

二红抱住张兴明的胳膊说:“这样对我二哥更好。港岛大学怎么样?是一个很好的测试吗?”

张兴明说:“相对来说,肯定比国内大学好。我没看过。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好的测试。努力。如果你以后考上了香港大学二哥,就送你去住港岛别墅,带个汽车管家。”

二红问:“真的?是不是让我很尴尬?”

张兴明笑着说:“真的,如果你不嫁给你,前提是你得自己考。”

二红伸出手:“拉钩。”张兴明伸手拉起她的钩子,盖了一章章。

二红笑着说:“这辈子算是有点前进了。”

姑姑笑着说:“有什么好的?看你夸的。你的家不在那里。你能一个人呆在那里吗?”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说一句话,看到可以多待几天就一定不能跑回去。“大家都很高兴,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

张兴明推了推二红道:“你和张哥去车上收拾东西,不拿就带进来。”

二红笑着跑出来,张启胜跟在后面,帮她把东西收拾好抬进去。事实上,除了衣服,她什么都不需要带。

姨妈这时才反应过来,看着二红带进来的东西问:“这是怎么了?不读?”

张兴明笑着说:“你过了这么久才反应过来。第二次红后,我在市里看的,我转给她了。”

我姑姑说:“你在县里学习好,怎么突然转学了?”

二红说:“是啊,我不敢留在县城。太乱了。今天午饭时我遇到了马三,这吓得我和我的同学都哭了。为了学长的支持,我们已经退学好几次了。”

阿姨说:“妈妈,真的吗?豪尔怎么了?你在烦他吗?”看来马三在县里真的很出名,一个离得这么远的农妇都认识他。但是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我舅舅好歹是个干部。马三怎么会在县里这么牛逼?

二红道:“我们没惹他。他来找我们麻烦。我二哥抓了他。所有的士兵都去了。”

我姑姑转过头问张兴明,“什么都没发生?我可以听那个人的。县城就像他自己的家。很多人让他修。”

张兴明笑着说:“没什么,我猜他也出不来。”

二红道:“我二哥现在太厉害了。妈妈,你没看。哦,我爸爸回来了。爸爸。”冲出去了。

姨妈说:“姑娘越大越疯狂。可以去市里读书吗?”

张兴明说:“是的,市里的教学质量比县里好。二红以后一定会有所作为的。你我就等着未来享受幸福吧。”姨妈说:“那好。我希望有一天会到来。”

现在舅舅家的条件在小红姐姐的补贴下明显改善了。电气设备和服装各方面都不错。虽然不算拔尖,但明显比普通城市人强。

二公带着他的大JIU进来,一路说个不停。这个女孩今天太兴奋了,以至于她不知道她面前的是什么。

我进屋,舅舅问:“二明来了。我父母呢?”

张兴明指着小屋说:“我坐车累了,可能睡了。”

..

仲维军

作者:沈焕

而每一次追踪,都以失败告终。

阮,知道她每次都在后面。他不理她,照常做他的事。

当他的工作完成后,他会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突然袭击地抱住她的身体。

当时,江予菲吓得尖叫起来,他高兴得大笑起来。

他连续伏击了他三次,江予菲疯了。

“你就不怕我会养成习惯吗?以后会有坏人攻击我。我忘了我的反抗了吗?”

阮天玲的神色突然变得很严肃。

“记住,我不会再这样对你了。所以任何一个这样对你的男人都可以杀了你!”

江予菲:“…”

江予菲在阮田零身上下了功夫。

萧则新是南宫月如通过龚家华找到的。

又被抓了。

江予菲郁闷的被阮天玲拉回家。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斗嘴。

当她走进客厅时,安塞尔的小身体突然跳了起来。

“爸爸妈妈,大事不好!”

江予菲的心跳了一下:“怎么了?”

安塞尔的小脸很严肃:“我们家的老人真的比一个都让人担心。”

“老人?你爷爷怎么了?”

“嗯,我说的是爷爷奶奶。”

"...你奶奶怎么了?!"江予菲的心在她的喉咙里。

安塞尔叹了口气,递给她一封信。

“你看。”

江予菲赶紧把它带到了这里

[田零,于飞,我找到了你父亲,我去找他,不要打扰我们,不要看书。】

江予菲攥紧信,冲向他母亲的房间!

卧室里没有人

她打开衣柜,两套衣服不见了。

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没了。

江予菲拿出手机,拨通了她母亲的号码。

“你好,于飞?”南宫月如打了个电话,似乎心情很好。

“妈妈,你现在在哪里?怎么能私自离开,你还怀着孩子,有什么差错怎么办?”江予菲一口气问道。

“不用担心我,我身边还有人。”

“有人管不了。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会找到你的。”

“我找到你父亲了,你不用担心我们。还有,别打扰我们,我挂了。”

“妈,妈!”

电话已经挂了。

江予菲又拨了一次,但我打不通。

阮天玲站在门口,神色平静。

江予菲怀疑地眯起眼睛。“你似乎不担心。你已经知道了吗?”

阮、装无辜:“你今天一整天都在我身边。我知道什么?”

“你一定知道。你妈妈出去的时候,你的员工会通知你的。你知道妈妈要走了,对吧?”

“老婆,公公婆婆都不是孝子。他们有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自由。”

这是承认他知道。

他知道,但他没有阻止。

别告诉她...

爸爸走了,他不肯说。

妈妈走的时候,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江予菲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我是什么,怪物?让我知道,我会吃吗?”

阮、脸色微变,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有意瞒着你。

岳父的事情不告诉你,是他的要求,我也答应他不告诉。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

何杰

作者:陈旸

在整齐的掌声中,一场略微严肃的婚礼正在进行。

“在党和国家元首的关怀下,今天,我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必须牢记教诲,不忘记使命,努力工作,服从命令,以党和军队的利益为基准,发扬优良传统,照顾每个人。做一个合格的军人和战士。”

“今天,在张团长的见证和照顾下,和我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在以后的生活中,我会支持他照顾他,成为他革命生涯的好伙伴。我会和他携手共进,同甘共苦。不要忘记部队的训练,为革命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

在鲜红的党旗军的旗帜下,小红哥哥和嫂子吴梅许下了誓言。

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主持人笑着说:“祝贺张、、打成平手,祝他们事业有成,幸福美满。让我们请今天的新娘子为大家表演一个节目。你说呢?”

“很好。嘿嘿。”

小红大哥拉着脸红的吴梅小姑的手说:“我们也不演什么节目。让我们为在座的领导和同志们唱一首歌。”

掌声渐渐停了,小红哥清了清嗓子,有点羞涩地唱道:“同志和同志就像兄弟一样,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大陆,我们都是人民的孩子。”没有音乐就没有舞台,没有清晰洪亮的声音,但是小红哥很敬业的唱歌,很快下面的官兵就要一起唱了。在第二段,它将变成

所有人都兴奋地鼓掌,餐厅里的气氛变得热烈起来。有人喊:“嫂子唱一首。”

“嫂子唱一首。”

“姐姐,嫂子,嫂子。”

嫂子吴梅的整张脸都被她的脖子弄红了。她咬着嘴唇说:“我,我唱不好。”

“来一个,来一个,来一个。”不管谁能靠起哄做军队,人都是足智多谋,懂纪律,喊统一。

“美丽的草原是我的家,风吹绿草如花。数百只鸟和彩色的蝴蝶一起歌唱,一个海湾清澈的水面反射着晚霞。”举手梳头。嫂子唱了一首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她的声音清脆,唱这首歌又带着另一种味道。

唱了一首歌,小姑也从紧张的状态中走了出来,笑着说:“我们今天要结婚了,你一定要唱一首吗?”

地板立刻变得嘈杂起来,面对面地交谈起来。这时候一军成团,都喊着要另一军。

后站起来拍手道:“各队唱一支,祝两位同志,欢迎地方领导。”

于是婚礼现场变成了歌唱比赛。“送战友,踏上征程,默默哭泣,驼铃响耳。”“前进,前进,我们的队伍面向太阳,踏上祖国的土地。”"马儿驰骋在辽阔的草原上,钢枪执剑闪闪发光."……

演唱结束后,主持人邀请冀北省委书记、省政府高级官员何致辞。贺姬叔笑着站起来,向在场的军官挥手说:“今天是小张同志和小武同志的大喜之日,党和军队培养了一个优秀的家庭。我相信他们将来会一起努力,为革命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我在这里恭喜两位新人,祝两位新人幸福,白头偕老。”

在掌声中,秘书向大家点点头,坐了回去。

然后就是咬苹果撒糖的婚礼活动,很有时代气息。主人拿着一根头上绑着绳子的小棍子,绳子上绑着一个苹果,挂在小红哥和嫂子吴梅之间空。两个新人要张嘴一起咬,把苹果吃进嘴里就完事了。然后举苹果的人会在新人的嘴巴快要咬的时候把苹果举起来,这样就可以互相亲吻了。

在人们嘲笑手柄的时代,这个节目相当精彩。现在想想,当时的人还挺脏的。

过了一段时间,毕竟现场有领导,大家都很克制。

主持人终于宣布了婚宴。

大家坐在一张桌子旁,酒店服务人员穿着整齐华丽的制服把钢制餐车推出来,开始为大家摆放碗筷和餐巾纸。领导不仅有餐巾纸,还有防止食物掉到裤子上的腿。

漂亮的服务员,都是1.7米左右的个头,把白皙修长的手抽出来,给大家戴上餐巾,就是把餐巾掖在衣领上。过程中难免会有一点皮肤接触,让在场的大部分士兵脸红,不敢动,等服务人员来搞定。他们甚至不能说谢谢。

然后开始上菜,每桌一个服务员,从送餐员推的餐车里把菜拿过来放在桌子上,然后轻声介绍菜,请笑着享用。

酒是茅台,烟是中国。菜已经端上来了,酒也斟满了,在耳边低语。这种在后世很常见的服务行为,在这个时代确实令人震惊。每个人从内心到外部都感受到一种享受和安慰。

也有不喝酒的。服务员把它们换成一个大杯子,倒满果汁,苹果、橘子、椰子和梨可以选择。

坐在主桌,左有侯,右有秘书何,然后按大小顺序走到后排。老爸老妈在另一桌,陪同的有吴梅小姑的父母,营地管理处和其他几个军区干部。

桌上的酒全倒了,浓烈的酒香在餐厅飘走了。侯看了看表,问,“张顾问,酒在哪里?人倒了酒,我们忘了这一桌?”

贺书记挥挥手说:“就等司令了,这几天我不想喝酒。喝点果汁很好。在肚子里闻到这种香味就舒服了。”

张兴明转头看着门口,笑着说:“我有两瓶好酒让人喝,以后我会尝尝。如果你不想喝,请少喝。这酒不多,就两瓶。”

后感兴趣地说:“如果你能让你的顾问张说好酒,那一定是好酒。什么酒?”

张兴明说:“这也是茅台,但和他们喝的不一样。这是赖毛,我去年在龚平出的。龚平好像只有几瓶。我拿着它跑了。哈哈,被龚平骂了好几次。”

中将问侯,“赖毛?是哪一年?能被龚平看重的东西不应该是矮的?”

张兴明看着李淳拿出两瓶酒,指着酒说:“侯叔叔,你自己看吧。何伯伯,你一定要少来一点。真喝了就没了。”

..

玄幻魔法

蓝雨

/ 令狐峘

只要一转身,就有很多机会,可以和很多女人重新开始..."

齐瑞刚苦笑:“但他们不是你。”

“为什么一定是我?”

“是的,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一定要你!我也不想做你!”

这样,他就不用那么辛苦,那么痛苦了。

莫兰瞥了他一眼。“齐瑞刚,其实你是当局者迷。你可以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男方根本不会选择女方。你一定也认为女方应该潇洒地转身离开。你也应该潇洒地转身……”

齐瑞刚冷唇:“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他们根本不一样!你不是那个男的,我也不是那个女的。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不可能?!"

“虽然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但我不会像那个人一样回头……”

“万一那人回头呢?”

“那也不是真的。”

“可能女方只是想让他回头看看,不在乎他的真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在一起,迟早也会分开。分分合合,有意思吗?”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分开?”祁瑞刚问。

莫兰咯咯笑道:“如果那个男人能和她分开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齐瑞刚用深邃的目光盯着她。“就像你对我做的那样,对吗?分离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我想和你分开,一点也不简单。因为你比我强,我打不过你。反而是你。把我绑起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齐瑞刚突然勾住嘴唇:“所以,权力大的人都在领导,对吧?就像刚才那两个人,如果一个女人权力很大,那就算一个男人想分手,他也不敢提。”

齐瑞刚笑了笑:“既然是权贵主宰,那你我之间主宰的就是我。我来领导,我们的结局会和他们不一样!”

莫兰发现自己真的打不过这个男人。

“你的领导怎么了...你以为我怕你?”

“你不怕我,但你与我无关。”

“你……”莫兰气极了。

齐瑞刚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你的解释我看了,不过如此。你还要解释什么?”

莫兰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服他。

突然,她看到街上有一只流浪狗和一只流浪猫。

我找不到办法。莫兰很着急。

她指着那两只动物说:“齐瑞刚,你我就像那两只不同的生物,不同的物种,一辈子都不会在一起!”

祁瑞刚一看,顿时满头黑线。

“你把我比作猫和狗?”

为什么他总是跑题?!

“我是说,我们就像不同的物种,不会在一起的!”

齐瑞刚冷笑道:“你有病吧?你我都有孩子。埃文是个正常的孩子。他健康、美丽、聪明、优秀。他是一个真正的人。这是不是不同物种生的?”

“你……”莫兰差点吐血。

齐瑞刚恶唇:“也许你我真的是不同的物种。”

莫兰很不解。

祁瑞刚突然靠近她,滚烫暧昧的眼神锁住了她的眼睛。

武侠修真

丛飞飞

/ 何万里

“啊!”那人尖叫着向前扑去。前两个被他碾压,都摔倒滚下楼梯。

过了一会儿,让阮四人失去战斗力。

一开始被踢下楼的那个,还有刚才那三个。

一共九个,还剩五个。

此刻,他们一定害怕再次开始工作。

“走吧。”阮天玲朝江予菲伸出手。

“等一下。”

江予菲跑过去捡起另一根钢管,敲了敲被刺伤的人的胸膛,睁开了眼睛。

他撑起身体,恶狠狠地盯着江予菲。

江予菲的钢管毫不犹豫地击中了他的前额。

这个人的头被打破了,他不能倒在地上。

江予菲冷着脸,拉着阮、两个下了楼。

先前滚下楼梯的几个人已经藏了起来。

甚至受伤的两个人也被他们带走了。

和阮、站在客厅里荡来荡去,一个人也没有。

但是他们知道那些人躲在一个角落里。

江予菲握紧钢管:“你想找到他们吗?”

阮,冷冷勾唇:“不是。”

“如果你累了,坐下来休息。”他按着江予菲在沙发上坐下。

然后他去打开所有的窗户,让烟散了。

这座城堡是用石头建造的,但这里没有太多家具。

所以楼上的点火不会让城堡燃烧。东西烧坏了,火自然就灭了。

只是烟有点大,呛人,影响视力。

这个时候,如果你主动了,很可能会出事。

他会没事的,但江予菲不一定。

所以还是等着看吧。

“咳咳……”坐了一会儿后,江予菲忍不住低咳了一声,眼泪熏了出来。

“难吗?”阮天玲忙关切地问道。

江予菲擦了擦眼泪:“没有...咳咳……”

明明很难受,其实他也难受。

阮天玲想起一楼有个卫生间,不远。

“跟我来!”

他带着江予菲走向浴室。

阮田零踢开卫生间的门,看了一眼,没看见人。他让江予菲进去洗脸,但他在外面守着。

江予菲站在洗脸台前,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喝了几口水。

她拿了两条毛巾,用水弄湿,然后出去了。

“要不要进去洗把脸?”她问阮。

“没有!”

“这是给你的。”江予菲递给他一条毛巾。

两人用毛巾捂住嘴,回到客厅。

其他人一直保持沉默。不知道他们是害怕了还是在策划别的办法。

但如果阮不动,就不会动。

他的敌人不仅是他们,还有南宫旭。

南宫旭要他们自相残杀。

如果他现在解决了这些人,估计就轮到南宫旭来解决他了。

所以对于剩下的,他会和他们打游击战。

只要一直这样耗下去,南宫旭暂时不会动别的心思。

阮天玲用湿毛巾擦了擦眼睛,眼睛变得更清晰了。

一个小时后,楼上的火灭了。

当烟雾散去时,江予菲感觉好多了。

而几个躲在暗处的人,一直没有出现。

抽了太久的烟后,江予菲觉得眼睛发酸,浑身疲惫。

都市言情

杨佳

/ 王周

洗脚睡觉,一晚上无话可说。

第二天,苗栗安排了这样的安排。这个女生比二姐还冷。她还和北溪政府谈了找空建临时房子的事。对方说很难。现在市中心除了火车站广场没有大空的土地了。这时,城市广场还没有修复。

把姐姐丢给苗栗让她熟悉商场的学习和管理,张兴明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琢磨。

看着地图,回忆着未来几年北溪的发展,张兴明把他的想法变成了永远的南风。

80年代后期,北溪永丰地区成为北溪最大最热的自发市场,服装鞋帽百货集中在这三条街上,全部被临街的危房改建为门面。商业是一把火,90年代后期发展成商业步行街,十年间造就了无数富豪。

这个时候这个地区有很多小企业,但是还没有形成规模。都是老式平房,几个小工厂,几栋楼。买了这块地提前弄个步行街出来怎么办?

自己的奉天那边一直在建,这里有先例,政策上应该没问题。跟沈有关系也没用。除此之外,估计书上也是需要成绩的。你想想,这两天就拿定主意,准备把计划拿出来。先叫两个奉天的香港设计师来踩一踩,再做方案来谈。

想起来就做,拿起电话拔到奉天。

电话里的一次交流,那边的设计师听说这里又有大项目了,真的是跳起来就往北西跑。据说这两个大陆山寨湘钢的货看起来不大,但没想到大不了。这个大项目层出不穷。在这里,我们也准备等到奉天的酒店开始实际测量北溪二建的土地,就不用等了。

下午三个设计师去了北溪,自然就住在北溪宾馆,住的还不错。

一起吃过饭后,张兴明和她姐姐干脆在这里开了一个房间。二姐的床有点小,两个人睡的有点挤。张兴明想和她姐姐睡觉,但不开心。她对这个地方不熟悉,离开张兴明时也不自信。

第二天早饭后,五个人来到商场,大姐正常去实习,张兴明带领三个设计团。几个湘钢人没想到商场这么大,三层楼近3000平米。在这个时代能得到香港也不算小。

边上的家属楼已经搬了空,仓库也快倒了。三个设计师来回走了好几次,拿着北溪的地图对比了一下,基本就明白了。他们拿出测量工具,开始测量。这块地的形状有点不标准,有点像直角梯形。路的一边是直的,里面是斜的,中间有个浪角,是别人的地盘。

两个小时,基础测绘结束,整个剧情的大致情况出来了,回去的计划成了,四个人又杀到了风声。

(当时政府有地质报告,不需要单独勘察,但仅限于城市位置,不可能偏僻。奉天也是如此。其实现在市中心正在进行建设,大部分城市也可以在档案局找到地质报告,但是专业公司要想赚钱还得衡量。你知道的。)

这里是缓坡,北溪是山城,和巴渝差不多。整个城市一半在山上,平地上全是工厂,一大半出去了。

历史军事

王雪

/ 李防

“雨菲,我没有伤害你的孩子。你现在没有把他带回来,但是你杀了他。回来,你是我南宫家的后代。你怎么能住在外面?你和安塞尔都回来了,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意思是,我们不回去,你就永远不给解药了?!"江予菲生气地问道。

“没有解药。”南宫徐咯咯笑道,“我每年只能按时吃药来抑制他体内的病毒。没有解药能彻底治好他。”

江予菲猛地握紧栏杆:“你说什么?”

“我说得很清楚,没有解药。”

为什么没有解药...

“你骗我!”她不相信。

“如果我骗你怎么办,你可以问你爷爷。他也知道这种毒是没有解药的。”

江予菲的心冷得刺骨

南宫许在电话那头淡淡地说道,“,你现在有家庭了。不要和阮、来往。和他分手。然后,把安塞尔带回来。记住,这是你的家,你只能回家。”

南宫徐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予菲颓然垂下手臂,有些眩晕。

她该怎么办?

你真的想带安森回去吗?

阮、把他们带了出来,不许他们回去。

按照他的性格,他只会在痊愈后继续对抗南宫旭。

但是安森的身体不能这样拖下去。

他不能再冒险了。万一他死了呢?

江予菲进退两难。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想伤害阮田零,但她不想让安森继续睡下去。

江予菲走回卧室,在阮天玲身边坐下。

“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她轻声问他。

阮天玲自然无法回答她的问题。

和阮、在一起住了一夜,病情才稳定下来。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阮天玲幽幽睁开眼睛,盯住于飞的眼睛上江。

“醒了?要水吗?”江予菲轻声问他,感觉没有起伏。

阮天玲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微微点头。

他有点内疚,似乎她已经知道了他开枪的事。

江予菲照顾他,喝了一杯水,没有问他。

“我帮你叫医生。”

“雨菲……”

他试图阻止她,但江予菲没有停下来,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她让一直守在门口的阿伟去叫医生,阿伟立刻跑了。

医生很快就来了,他们给阮做了检查,说他的伤已经稳定了,只要他好好休息,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医生们都退了出来,只留下他们两个在房间里。

“雨菲……”阮、紧紧盯着她,想把她撑住。

但是他身体太虚弱了,伤口很疼。他只是稍微撑了一下,然后就摔倒了。

江予菲上前按住他的身体,眉头微皱:“你在干什么?不许动!”

阮天玲一把抓住她的手,生怕她跑了,紧紧握住。

“你生气了?”他盯着她,用沉重的声音问道。

江予菲面无表情:“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心情不好。”

科幻灵异

张皓

/ 李甲

“为什么?”江予菲不解的问道。

阮天玲捏了捏她的手腕,压抑的怒火从她的眼中涌出。

“你为什么要把手表给别人?!我没告诉你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脱吗?!"

这就是你生气的原因?

“当时莫兰给我挡了一枪,她快死了。我知道你会来找我们,所以我把手表给了她。希望你能第一时间找到她,然后送她去治疗。”

“那你呢?!"阮天玲生气地问。

“你在想别人,你没有想过,我找不到你的心情吗?!"

“我...当时我没有任何选择。我不会分散那些人的注意力。当你找到他们时,他们会转移我们或者用我们的生命威胁你。莫兰当时等不及了,所以我就……”

“你选择牺牲自己,拯救别人?”阮天玲冷笑一声,目光冷冷的看着尹稚。

在他的目光下,江予菲有些心虚。

“我也不能...莫兰,她也在努力救我……”

“我不管谁救了你!”阮天玲突然站起来,厉声说出她的话。

他生气地指着她说:“我只知道你不应该把手表摘下来!江予菲,你现在越来越大胆了。你可以不怕死,什么都不怕!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会怎么做?!啊,你想让我做什么?!"

江予菲的心剧烈颤抖。

她的眼睛闪闪发光:“我活得不好吗?”

“是的,你还活着!下一次,下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觉得你还能幸运的活着吗?!我告诉过你不要和祁瑞刚对抗。你听了吗?!我告诉过你不要摘下手表。你听了吗?结果你差点死了两次。在你愿意之前,你必须自杀。!"

“这不全是我的错,我不知道祁瑞刚会……”

“这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你不招惹他,离他远点,他就有机会攻击你!如果你不把手表给别人,我几乎找不到你。江予菲,听我说。从今天起,你不准去任何地方。给我留在这里!”

江予菲的脸色不对:“你想关我吗?”

“我不会让你死的!”阮天灵的火气还是那么大。

他的胸部剧烈地起伏着,显然他很生气。

江予菲站起来抓住他的胳膊。“我知道我错了。以后我会保护自己。你不把我关起来,我不能不出现,我必须回到城堡,我必须见安森,我必须帮助莫兰……”

“够了!”阮,打断了她的话。“这些事情你不用担心。照顾好自己就好!”

“阮·……”

阮,瞪着她说:“你说的都是废话!”

江予菲微微蹙眉:“反正你也关不上我。”

那人咧嘴一笑,冷冷一笑:“那你试试,看能不能从这里出去。”

"...不要走得太远!”

“我太过分了!”

江予菲非常生气。“我不想和你吵架。你最好冷静下来。”

“我很冷静,应该冷静的人是你!”阮天玲语气还是那么冷,没有回旋的余地。

游戏竞技

何沛澄

/ 邓玉宾子

安塞尔看出了她的想法,他认真地说:“妈咪,这是曾爷爷的要求。即使你不嫁给爸爸,他也会让你嫁给别人。先试穿一下。反正离婚礼还有几天。这年头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

“什么方法?”江予菲问道。

“如你所见,老人故意让我失忆,并故意隐瞒你的生活问题,目的是让我嫁给祁瑞森。事实上,妈妈不怕他威胁我。我怕他把你带走,让我永远见不到你。”

安塞尔的心被她的话感动了。

他伸出小手,抓住妈妈的手,冷冷地哼了一声,说:“妈妈,别担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现在你得赶紧恢复记忆,免得曾爷爷帮不了你。还有,就算没有别的办法,到时候我也有王牌了。”

江予菲眼睛一亮:“什么王牌?”

安森笑着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听完安森的劝诫,江予菲去试穿婚纱。

同一天,伦敦的另一部分。

阮天玲站在窗前,挺拔。

“老板,你要我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桑璃带着几个兄弟进来,提着三箱东西。

阮天玲转过身来,他打开了东西,看到盒子里装满了东西,他微微勾着嘴唇。

“我们去南宫家看看吧!”

“可以!”桑璃兴奋的点点头,“大哥,要带多少兄弟?现在有几百个兄弟可以用,我让他们都抄家伙。”

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们要去抢?”

桑鲤点点头:“我当然知道你会求婚。”

“你还用这么大的战力?”

“他们不同意,我们就抢!”桑璃很壮烈。

阮,扬起唇:“这是个好主意,但不是现在就要抢。”

“啊,要多久?”

“你听说过第一仪式先于第二仪式吗?”

桑鲤突然说:“我明白了!”

阮田零淡淡地一笑。“走吧。”

*****************

地板上的婚纱覆盖着闪亮的钻石。

八箭八心的形状可以从不同角度反射钻石的亮光。

江予菲站在宽大的全身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没有感觉...

“小姐,你穿这件婚纱真好看。”

“小姐,你简直美极了……”

听着仆人的赞美语言,江予菲还是没有什么感觉。

婚纱很好看,可惜这个时候她不该穿。

成为最漂亮的新娘取决于新郎是谁。

“还不错,可以换吗?”她转过身,淡淡地问管家布朗。

突然发现安塞尔走了,江予菲奇怪地问,“安森去哪里了?”

布朗先生的管家也很奇怪:“我不知道,小姐,你现在要安塞尔少爷过来吗?”

“不,让他走。我要去换衣服。”

江予菲转身正要脱下包袱,这时安森的孩子突然跑了进来,好像有什么急事。

“安森,你怎么了?”

“你们都出去!”安塞尔没有回答,而是冷冷地命令仆人。

“是的,主人。”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