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金博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巫哲格格不入(1/69)

金博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艾君微微脸红了。“算了,巫哲别开玩笑了,巫哲自己吃吧。”

刘易斯表现出不公正的表情。“我真的吃不下。可以喂我吗?”

当唐恩到达时,他刚刚听到他们的谈话。

在艾君回答之前,他大步走了进来。

“你没事吧?”

艾君迅速把蛋卷塞给他:“路易斯不能自己吃,你来得正好,你去喂他。”

刘易斯:“…”

多恩问她:“你没事吧?昨天发生了什么?你受伤了吗?”

“我没事。受了点伤的是刘易斯,但不严重。”

“怎么出问题了?”

说起这段爱情,我很生气。“我不知道。我和刘易斯当时在喝酒,喝得好的时候有人来找我聊天,然后我们把他们赶走了。后来,那个人带了几个人来对付我们,刘易斯...跑得慢,不小心受伤了。”

邓恩确信你的爱真的很好,他松了口气。

“以后不要去舞厅了,地方挺乱的。”他说。

君爱不同意受伤一次就再也不去舞厅了。

“没事,这只是意外,真的是意外。不过下次我会非常小心的。”

唐恩什么也没说,所以他想,如果她下次想去,他一定要陪着她。

“那你呢,伤口不舒服吗?”邓恩转头问刘易斯。

刘易斯笑着说,“我也很好。我刚刚摔坏了头,今天可以出院了。”

“既然没事,自己吃吧。”邓恩走上前去,把蛋卷塞给他。

刘易斯突然大哭起来。

你喜欢看他一眼,做出骄傲的表情。

邓恩突然又转过头来。“安妮,你昨晚在这里吗?”

“是的……”

“你回去休息吧。我请了一天假。我会照顾好刘易斯的。”

“没关系,我也可以……”

“你是女生,你应该多注意休息。我照顾刘易斯就够了。等他出院了我给你打电话。”

刘易斯同意这一点:“安妮,回家吧,唐就呆在这里。”

君爱只好答应:“好,我先回去了,有事可以再打电话给我。”

“好。”邓恩点点头。

当她离开时,邓恩低声问刘易斯:“发生了什么事?”

刘易斯很不解:“难道安妮没有解释一切吗?”

“我认为安妮的技术不会伤害你。”

“她真的很神奇,那些人都被她解决了,但是我受伤了,真的很意外。”

邓恩显然不信。

刘易斯不得不说:“嗯,我们都跑了,但安妮丢了东西,所以我回去拿,我得到了一个打击,真的只是一个打击。”

“失去了什么?”

“一个小玩意,她很喜欢,我就给她买了……”

艾君回家时手里拿着一个小东西。

她在沙发上坐下,摊开手掌。

她的手掌里是一个用木头雕刻的小和尚。

小和尚才两三岁,大眼睛,圆头。他很可爱。

小和尚盘腿坐着,用手拉着珠子,笑得眉毛和眼睛都弯了。

昨天,当她和刘易斯出去的时候,她路过了一家古董店。她看到小和尚瞬间坠入爱河。

为什么他们之间的权力差距这么大?!格格

安·若拉不能移动他。她索性张开手,格格伸手捋了捋头发,故意嘲笑他。“你是猪吗?为什么这么重?”

"..."那人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为了怕他生气,安若对他说:“请让我走吧。如果你还想惩罚我,我以后会回来的。一天晚上我没有回去,小荠一定很担心我。”

唐雨晨终于开口了。他笑着说,“安若,我告诉你真相。我真的不打算放你走!”

安若惊呆了。他继续说:“你想走就走,我心情好了就放你走。”

“你...你不能这么做!”安若慌道,“你把我锁了,我怎么回去照顾他,怎么去上班?唐禹锡,不要过分!”

男人漆黑的眼睛光芒转动,光芒落在她的脸上。

恐怕我不是想着去上班,而是想着去见一个人。

安若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咽了咽嗓子,小声说:“我不会错吧?我向你道歉。你不想把我关起来。我不能丢了工作,更不能让小荠担心我……”

男人的眼神突然冷了,他突然转身要出去。安若抓住他的袖子说:“别走,总之,你不能把我关起来!”

唐雨晨甩开他的胳膊,再也没有回头。安若被他强大的力量甩到一边,摔倒在地上。

砰-

门被关上了,接着是上锁的声音。

安若撑起身子去拉门,但只是徒劳。

“唐雨晨,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开门,你有什么资格关我,为什么关我!”

“我要起诉你,我一定要起诉你!”

最后,安若开始骂人,唐雨晨再也没有出现。

而且房间的窗户都装了防盗窗,她根本出不去。

安若呆在房间里,不知所措,几次诅咒唐雨晨的祖先18代。

最后,她感到饿了。

现在天黑了,快晚上了。安若一整天没吃东西,也没人给她带食物。

她不得不怀疑唐雨晨故意不给她食物,打算饿死她。

安若躺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儿小荠是否担心她,思考了一会儿如何出去,他的头脑一片混乱。

终于,天空彻底沉没了。

安若蜷缩着,望着漆黑的夜晚空发呆,同时外面响起汽车引擎的声音。

唐雨晨回来了...

安若起身坐下,果然,过了一会儿,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在门打开的那一刻,安若像一辆火车头一样冲向人们。她想在唐雨晨毫无准备的时候把他推开,然后逃跑。

身体和头撞到了这个人结实的胸膛,安若痛得眼前发黑,但唐雨晨一动也不动,就像一堵坚硬的墙。

她没有推开他,而是向后退了几步。

计划失败了!

唐雨晨更进一步,反手关上门,双手抱住她的胸膛,盯着她笑了:“安若,你这么想出去吗?”

安若握紧拳头,怨恨地瞪着他。“你怎么能放我走?”

那个男人过去常常牵着她的手,把她带到床上。

他坐下,不入抬头看着她,不入勾着嘴唇笑了笑:“拜托我,也许我开心了就放你走。”

安若张开手,冷笑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男人沉下眼睛,语气有点冷:“那你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你!”安若愤怒地盯着他。她突然转身向门口走去。他不让她走。她坚持要去看她是如何阻止他的。

当他的手落在门锁上时,唐雨晨冰冷的声音在他身后隐约响起:“安若,你知道和我作对的后果吗?”

安若的行动,有些顾忌。

“你想再用小荠威胁我吗?”她没有回头。没等他回答,安若嘲笑道:“唐雨晨,你是个男人吗?小荠是个孩子。你竟然用孩子威胁一个女人。你真不是人!”

嗖的一声,房间里的空气一下子降了好几度。

安若不用回头就知道唐雨晨的脸肯定不好看。她又惹恼了他,但她不后悔,也不怕他。

唐雨晨站起来,慢慢走近她。听到他的脚步声,安若的心跳越来越快。

她身后灼热的目光一直危险地盯着她,让她觉得很舒服,就像过去一样,让她很不舒服。

这个人离得越近,安若的手就越靠近门把手。

当他走近时,她用力打开门,外面的光线立刻涌进来。安若像一个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一样,渴望光明,向外面冲去。

她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拥抱自由!

但是她刚刚跑出去,那个男人强壮的胳膊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扶了起来。

“啊!救命!”安若垂着脚,尖叫着,激烈地挣扎着。她身后的男人抱着她兜了一圈,然后把她带回了家。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唐雨晨抓住安若的肩膀,用力把她摁在门上。她的头撞在上面,她痛得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男人的吻落了下来,带着强烈的惩罚,紧紧的吻着她,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安若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被动的承受着他的亲吻,渐渐呼吸困难。当他快要窒息的时候,他只放开了她的嘴唇,但是吻落在了她的脖子上,用力的吮吸,撕咬。

长长的手指钩住她的浴袍腰带,轻轻一拉,安若的身体突然暴露在空气体中,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抬起她的下巴,用邪恶的眼神看着她,用邪魅的眼神对着她的嘴笑:“说我不是男的?安若,你不知道我是不是男人吗?告诉我,我是男的吗?”

说着,他加大了手的力度,肮脏的动作,让安若红了脸。

她盯着他,咬着嘴唇,不说话。只有用眼睛,她才能表达对他的愤怒。

“告诉我,告诉我我是不是男的?”

“看来你对我的能力有所怀疑。宝贝,今晚我让你再体验一遍,不管我是不是男的!”当唐雨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变得可怕,像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将她完全淹没。

巫哲格格不入

安若颤抖着,巫哲她的瞳孔缩小了,巫哲但她无法抗拒。

男人抱起她,向大床走去。她被重重地摔在床上,头晕目眩,长发凌乱。

“嗯……”在她做出更多回应之前,唐雨晨立刻弯下腰吻了她,迅速地拉着她的手,并迅速地脱掉了她的所有衣服。

当天晚上,关于唐雨晨是不是男人的问题,他们花了很长时间进行了深入的“讨论”。直到安若再也受不了了,他哭着承认自己是个男人,他愿意让她走。

安若又一次沉睡了很久才醒来。

折腾了两个晚上,她觉得身体要散架了。

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唐雨晨已经走了。她忍着酸痛的身体,捡起地上的浴袍,穿上,打开门,却真的打不开。

她也知道唐雨晨这次对她的惩罚与以往不同。

也许,他真的要永远把她关起来,让她成为他的专属。

安若靠着门慢慢滑下来,因为她昨天一整天都没吃饭,这次她真的没有力气了。

双腿抱在怀里,头埋在膝盖里,她坐了很久,什么也没想。

就这样,我一直坐到天黑,楼下又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当唐雨晨推开门时,安若毫无准备,也没有力气反抗。他被门推开,跪了下来。

男人看了一眼她狼狈的样子,打开灯,房间瞬间变得很亮。

安若直挺挺地站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要饿死我吗?”

关上门后,他微微笑了笑:“我怎么能放弃呢,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安若不屑道:“请不必亲自下厨,随便吃点东西就行了。”

只有吃饱了,才有力量逃离。

“好,我送上去。”唐雨晨打电话让仆人端上来一份食物。

食物被装在一个盘子里,并用一个银盖子盖住。

“来吃吧。”男人坐在床上,像小狗一样向她招手。

安若饿极了,他咽了口唾沫,然后俯下身去。当那个人打开盖子看到里面的食物时,安若目瞪口呆。

是蛋糕!

一个手掌大小的蛋糕!

她突然有被欺骗的愤怒。“唐雨晨,你什么意思!”

她怎么能吃得下这么一点东西呢?

男人把叉子插在蛋糕上,放下盘子,给了她一个迷人的微笑:“来,张开嘴,我来喂你。”

安若变得更加愤怒。她咬着牙生气地说:“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么一点食物我能吃饱吗?!唐雨晨,不要走得太远。让我闭嘴,别让我出去。连饭都不给我吃,你变态吗?!"

“我就是不让你吃。”他淡淡地笑了笑,露出了邪恶的本质。“安若,如果你吃饱了,你会有力气逃跑的。我没有精力天天跟你玩猫捉老鼠,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没有精力跟我作对。”

听他这么说,安若咬住了嘴唇,只为抑制住心中的巨大委屈。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垂下眼睛,面无表情:“唐雨晨,你已经欺负我够了!我和你没有仇,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格格垂下眼睛,格格面无表情:“唐雨晨,你已经欺负我够了!我和你没有仇,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

“你知不知道,你是个魔鬼,你彻底毁了我。现在,我最后的自由和尊严都被你毁了。唐禹锡,不要太过分,人在做,天在看。小心会有报应的一天!”

安若的话很沉重,唐雨晨的脸沉了下去,一片阴霾笼罩着她的眼睛。

他抓住安若的下巴,把蛋糕放到她嘴里。

“吃!”

安若不情愿地动了动嘴唇:“如果你有能力,你会饿死我的!”

“不吃吧?”

突然,他咬了一大口蛋糕,用力捏了捏安若的嘴,弯腰堵住她的嘴,用舌尖把蛋糕塞进她的嘴里。

安若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他在干什么?!

好恶心!!!

安若拼命挣扎,直到死了才吃东西。唐雨晨用力把她按在床上,她的腿压在她的腿上,她的嘴唇紧紧地堵住了她的嘴。

他把蛋糕硬塞到她的喉咙里,安若没有咽下去,也没有吐出来,所以他最终选择咽下去。

看到她吃了,男人满意地抬起头,舔了舔性感的薄唇。

安若呛了几口,咽了几口,才把蛋糕完全吞下去。看到他又想做同样的事情,她接过蛋糕,塞进嘴里,嚼了几下,直接吞了下去。

唐雨晨起身,用奖励的目光摸了摸她的头:“这才是听话。”

安若连和他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背对着他,疲倦地闭上眼睛。

“宝贝,你吃饱了吗……”唐雨晨靠在椅背上,她滚烫的胸部贴在椅背上,把头埋在耳朵里,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安若冷笑一声,没有回答。

有了一点蛋糕,她根本吃不饱,只能勉强生存。

唐雨晨的手摸着她的腰,给出了一个暧昧的暗示:“既然你吃饱了,就轮到我吃了……”

安若瞬间就生气了。她翻了个身,使劲推他:“你这个混蛋,滚出去,别碰我!”

“你是我的女人,为我服务是你的职责。”那个男人兴奋地抓住她的手,压在她的头上,然后沉了下去,紧紧抓住她的身体。

安若表情僵硬,怨恨地盯着他。

“唐雨晨,你打算怎么让我走?”这个问题她已经问过不止一次了。

但她固执地想知道一个确切的答案,至少她有所期待。

“让你来?等我累了再说。”

“什么时候会无聊?”

“当我对你的身体不再感兴趣的时候。”

"..."安若正在激烈挣扎,唐雨晨死死按住她,抱紧她,并吻了她的嘴唇。

她的挣扎被他压制了,她的尖叫被他吞噬了,整个人被他暴力地开到了腹部,以至于连残渣都没有剩下...

这三天,安若过得非常痛苦。

她觉得每一天都那么长,只有三天,累得像一个世纪。

唐雨晨不想让她走。

他真的很想禁锢她,只是因为她和云飞吃过饭,只是因为她收到了云飞的礼物。

安若认为唐雨晨是一个真正的魔鬼,不入黑暗而残忍,不入无论谁挑衅他都会遭到他的强烈报复。

她上辈子一定对唐雨晨做过什么,这就是他这辈子折磨她的原因。

又过了一天。在这三天里,安若吃了一块蛋糕。此刻,她饿得没有力气了。

唐雨晨像往常一样,手里拿着一个盘子,推门进来了。盘子仍然是一个手掌那么大的蛋糕,但是今天有一杯牛奶。

“宝贝,你饿了。”男人在她身边坐下,把她拉起来,假惺惺的说。

安若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她受不了饥饿。她直接抓起牛奶,一口气喝完,用手抓起蛋糕,狼吞虎咽。

唐雨晨摇摇头,笑了笑:“看看你,你吃饱了就吃。”

他低下头,用舌尖舔了舔她嘴里的一点蛋糕屑。

安若抬起眼睛,疲倦地看着他。“我能和小荠通电话吗?三天没回去。他找不到我。他一定很焦虑。”

唐雨晨抚摸着她柔软的长发,微微挑起她薄薄的嘴唇。“别担心,他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我会找人看着他,他会没事的。”

应该找人监视小荠,别让他闹事。

不管怎样,听了他的话,安若松了口气。

“他一定误解了你对我做的事。你让我用同一个电话打给他。他还是个孩子,现在肯定很焦虑。”

唐雨晨看着她,没有说话,安若继续劝他:“我只是和他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你还在担心我会怎么做?”。另外,以你的大能力,在你面前我能做什么?"

男人微微点头,掏出手机递给她。

“只讲两分钟。”

“好。”

安若肩并肩,微微远离唐雨晨,按下安吉的手机号码,然后把它放在她耳边。

“好像没人接。”安若看他一眼,又重拨过去,她把电话放在耳边,微微垂着头,长发遮住了大部分脸。

看到她拨了三次都没打通,唐雨晨淡淡地说:“好,下次给他打电话。”

安若恳求地看着他,轻声说道:“让我再弹一会儿。也许他正在洗澡,现在接电话已经太晚了。”

唐雨晨犹豫了一下,点头算是同意了。

安若开心地笑了笑,然后又重新拨号。男人看着她开心的样子,觉得这个女人好满足。

他的嘴忍不住弯了。当人们放松时,他们仰卧,伸展细长的手臂。

安若瞥了他一眼,突然她迅速跳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浴室,砰的一声把门锁上!

唐雨晨霍地坐起来,没有马上追上去。

他只是眯起危险的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微笑。

在浴室里,安若拿着手机,按下了110。“喂,是警察吗?我要报案……”

————

警察很快赶来了。他们来的时候,安若敢从浴室出来。

“安小姐,你报案了吗?”一位女警官问她。

安若点点头,她看向一边的唐雨晨。男人用胳膊撑着胸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他盯着她的眼睛黑得可怕。

巫哲格格不入

她忙着把目光移开,巫哲不想再看他一眼。

安若和唐雨晨被分开,巫哲他们被分开审问。

女警官问安若:“你和唐雨晨先生是什么关系?”

安若老老实实回答:“我和他曾经是夫妻,但是我们离婚了。”

“你说唐先生囚禁你,不让你离开房间?”

“对,他非法拘禁我!”

另一方面,男警官问唐雨晨:“唐先生,你和安若小姐是什么关系?”

唐雨晨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搭着她的腿,淡淡地笑了笑:“自然是夫妻关系。”

“安若小姐报告说你非法拘留了她。怎么回事?”

“我妻子最近爱上了一个男人。我不想让他们见面,所以我不让她出去。”

男警官微微愣了下,这似乎不属于刑事案件,但这只是夫妻之间的生活问题。

询问结束后,男女警官互相核对了对方的陈述,发现了一个问题。

两人对视了一眼,女警官抬头问唐雨晨:“唐先生,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现在已经和安若小姐结婚了吗?”

安若猛地睁开眼睛,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

唐雨晨淡淡一笑:“谁都知道我们是夫妻。”

“不……”安若摇摇头,唐雨晨用深邃的目光看了她一眼,笑道:“老婆,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不如我明天带姐夫去,让他陪你几天?”

他用吉吉威胁她!

安若神色一僵,眼中闪过一丝压抑的怒火。

“你们是夫妻吗?”

“当然是啦!”唐雨晨肯定地回答说:“每个人都知道我和她是夫妻。不信可以查。”

女警官看着安若:“安小姐,你不是说你离婚了吗?”

安若垂下眼睛道歉:“对不起,我骗了你……”

既然是夫妻,事情就简单多了。警察走之前,二话没说就被劝走了。

安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插在头发上,低着头,说道:“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惩罚我?”

唐雨晨走到她身边坐下,伸手抱住她,笑着宠坏了她。“老婆,你在说什么?我该怎么惩罚你?这几天不让你出门,就是为了防止你勾搭云飞。”

安若突然抬头紧张地问他:“告诉我真相,我们离婚了吗?”

他之前跟警察说的话那么明确,她不得不怀疑他根本没有签离婚协议。

唐雨晨微微一笑:“你觉得呢?”

安若脸色发白:“我们是吗...还结婚吗?”

“你要漂亮!”

他的语气很生硬,但安若很高兴,她不禁松了口气。

不,很好。

但她不禁纳闷,“唐昱溪,你真的骗我了吗?”

“不信你自己去查。”他是这句话,但安若相信了。

如果他们真的是夫妻,唐雨晨不必对她撒谎。再说他喜欢的人是云飞雪。如果他不跟她离婚,怎么会和云飞雪在一起?

安若想到这些,更认定她和唐雨晨是真的离婚了。

安若正想着自己的心事,格格唐雨晨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通了电话,格格电话那头的下属恭敬地对他说。

“老板,云飞找到了安小姐的弟弟。他得知安小姐在你手里,现在想见你。”

唐雨晨看了一眼安若,淡淡地笑了笑:“让他过来。”

“是的。”

挂了电话,他盯着安若,眼里带着询问。

“你盯着我干嘛?”安若皱着眉头辩解道。他又在想新的方法惩罚她吗?

男人拉了拉她的身体,搂着她的腰,对着她的嘴唇恶毒地笑了笑:“我只是在想,你到底有什么魅力,云飞为什么会看上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杨云飞怎么又卷进来了?

唐雨晨放开她,拍了拍她的背:“上楼换衣服。一会儿有客人来。”

安若下意识地猜到:“是云在飞吗?”

“怎么,我在期待他的到来?”那人扬起眉毛,危险地问道。

安若闭嘴不说内情,她不想惹恼他。他生气了,只有她一个人难受。

云飞来的时候,唐雨晨已经吩咐仆人准备了一桌酒菜。

那人走进客厅,下意识地寻找安若的影子。

坐在饭桌旁,淡淡的笑着说:“云总来寒舍,是我的荣幸。如果你不介意,喝几杯怎么样?”

云飞走过去坐下,马上问他:“安若在哪里?你对她做了什么?”

“她是我的女人,你说我可以带走她吗?无非是晚上和她睡。”唐雨晨故意这样说。

云飞眸色一沉,下巴绷紧!

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安若了,没有人接她的电话。他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所以他今天根据她家的地址去找她,但从她哥哥那里得知她被唐雨晨软禁了。

安若的弟弟也由两名黑衣男子照顾。

得知这个消息后,他非常生气,心碎。安若这些天一定吃了很多苦。

因此,他无视一切,要求见唐雨晨。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救出安若,带她离开这里!

云飞忍着心里的怒火,沉声道:“唐雨晨,你提个条件,你怎么能让安若走?”我要带她走,我今天一定要带她走!"

唐雨晨眯起眼睛,嘴里还带着邪灵的微笑。

“云总的意思是,我开什么条件,你同意吗?”

“可以!”

拍了拍手,赞叹道:“云一向对情有独钟...但可惜,安若是我的女人,云总要我把女人交给你吧?”

听他这么说,安以若是他的女人,云飞的心有点闷痛。

他不喜欢安若成为唐雨晨的女人。应该说,他希望安若不是任何男人的女人...当然,除了他的。

“即使安是你的女人,她也有选择和享受自由的权利。你应该问她什么意思,问她想不想和你在一起。”

唐雨晨似乎听到了一个很好的笑话,笑了:“云飞,她不想和我在一起,她愿意和你在一起吗?”

云飞冷冷地看着他,弯着嘴唇轻笑:

巫哲格格不入

“她愿意和我在一起,不入那是她的选择,不入我尊重她的选择。唐禹锡,你能尊重她的选择吗?”

“真是尊重!”唐雨晨敛去笑容,目光犀利,“那我就尊重她,听她的选择。去叫安若下来。”

“是的。”管家陶叔恭敬地应道。

安若被叫到楼下,看见云飞和唐雨晨坐在餐桌上。气氛中有一种紧张的凝固感,她不安地皱起了眉头。

在云菲抬起他的身体之前,他看到安若苍白而消瘦,他的眼睛不由得流露出心疼。

“安若,这些天你受了很多苦吗?”他轻声问她,责备自己很难。

那天他不应该一个人离开,也不应该把她和唐雨晨单独留在一起!

“云飞,你在这里干什么?”安若没有回答这个反问。

“我带你离开这里!”云飞抓住她的手腕,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你放心,我一定带你走!”

安若心一跳,疯狂地把手缩回来。

她垂下眼睛,不敢看唐雨晨的脸。她没想到云飞会来这里为她而战唐雨晨。

在我心里,真的很感动,很温暖。

“安若,过来坐下。”唐雨晨突然淡淡开口,安若没有看到云飞扬,从他身边走过,顺从地走到唐雨晨身边坐下。

云飞给了她一个不可思议的眼神,但他很快恢复了神色,走过去坐在他们对面。

“,我和唐已经说好了……”

“云总。”唐雨晨打断了云飞的话,抱歉地对他笑了笑。“安若还没吃饭。你有什么想说的,能不能让她吃?”

云飞微微惊呆了。他看着安若,不好意思地说:“安若,你先吃,等你吃饱了我再带你走。”

如果他知道安若已经饿了三天了,他就不会这么平静了。

安若抬头看着他,男人的眼神坚定,像一个无声的承诺,承诺与他的一切,她不必害怕任何事情。

安若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我很感谢他,也很感动。但他担心这样做会惹恼唐雨晨,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她有什么好的?身体不堪的女人,不值得他付出。

凝视着云飞,她想说些什么,张开嘴,什么也没说。

突然,唐雨晨把一只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亲密地拥抱了她,然后突然亲吻了她的嘴唇。

“宝贝,你昨晚累坏了,现在很饿。先吃饭,别饿着,不然我会难受的。”他沉溺于嘲笑她,但背对着云飞,危险地眯着锐利的眼睛。

安若从他的眼神中得到了警告,他回过神来,把目光移开了。

她面无表情地推了推他的身体,淡淡地说:“你放我走,怎么能吃东西?”

唐雨晨不仅没有放开她,反而紧紧地抱着她,而安若的大部分身体都紧紧地贴在他身上。

他用筷子夹了一块麻婆豆腐,放在安若的嘴里:“你不方便吃,我来喂你。”

安若盯着他,好像在看一个外星人。

唐雨晨,巫哲他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深情地对她笑了笑:“宝贝,巫哲吃吧。你昨天累坏了。我自己喂你。”

说着,他搂着安若肩膀的胳膊不着痕迹地收紧,默默地给她一个警告。

安若眨着眼睛,瞄准对面飞来的云。

他脸色苍白地看着唐雨晨,双手微微握紧,好像在试图克制什么。

意识到安若的目光,云飞轻轻垂下眼睛,掩饰自己的愤怒和嫉妒。

安若明白了...

唐雨晨故意给云飞看,让云飞嫉妒。

安若认为唐雨晨是虚伪的,太虚伪了!

不要打开她的脸,皱眉和皱眉。“我自己吃。”

“可我就是想自己喂你。”唐雨晨笑得很宠溺,完全不同于平时暴戾的样子。

不了解他的人一定认为他很爱安若,所以他对她很好。

安若不想在云飞面前配合唐雨晨的虚伪,但她无法抗拒。这个人得到了报复,这激怒了他。谁知道他会怎么做。

“你不用喂我,我自己可以吃……”她低声说话,希望唐雨晨能放她走。

但是他没有放弃她的计划。黑眼睛盯着安若。他固执地手里拿着筷子,霸道地说:“快吃,你不饿,我自己喂你你不吃吗?”

后一句话,明显带着威胁的味道。

安若看了他一眼,又看到了云飞垂着的眼睛,终于不得不张开嘴。

如果她的妥协能让这顿饭平安无事,她不介意妥协。

唐雨晨看见她顺从地张开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把食物放进她的嘴里,并把其他食物给她吃。

安若不舒服地吃了两口,唐雨晨突然问她:“宝贝,你喜欢吃什么食物,我给你夹一个。”

安若淡淡地说:“我不挑食。”

“不挑食的,可以养。”男人笑了,只是不知道他说的是喂,还是养。

喂了她几口后,唐雨晨放开了她,说:“宝贝,我们不要自以为是了。来,给我敬云一杯。云总是来看你。你应该感谢他。”

安若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她看着云,他抬头看着她。接触到他深邃的目光,安若忙不开视线,不敢深究他眼中的情绪。

她静静地坐着,唐雨晨给她倒了一杯酒。“赶紧敬景韵一杯。”

“没必要。”云飞淡淡道。

“你为什么不用它?我家宝宝就是几天不上班。云总是亲自来看她。哪里能找到云这么好的老板?当然,安若必须向你敬酒。”

唐雨晨看了一眼安若,微微扬起薄薄的嘴唇:“宝贝,你不这样认为吗?”

安若握紧他的杯子,知道如果她不提议干杯,唐雨晨是不会放手的。

她看着云,举起杯子笑了,“云飞,我敬你这一杯...谢谢你。”

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安若抬起头喝了酒,云飞不得不举起酒杯喝完。

唐雨晨又给安若的杯子倒了半杯,笑着说:“宝贝,你应该向我敬酒吗?”

贝贝打算把这个地方装修好。

她列了一张长长的购物清单,格格带着几个人亲自挑选东西。

对于一切,格格选择最好的,最美的。

她想把拱北美术馆建成最美的美术馆。

为了挑选这些东西,贝贝整天在商场里徘徊,有时候还会去一些收藏品那里买。

她很忙,南宫乐山好像也很忙。她已经好几天没来看她了。

贝贝知道他正在和蒋媛媛约会,不会再来看她了。

对此,她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要想,而是要做好工作。

然后贝贝成了一个很努力的老板,做的工作比员工多。

买了很多东西,贝贝亲自安排,看怎么样好看。

一天,贝贝正在装修,南宫乐山和蒋媛媛突然来了。

“贝贝。”

突然听到蒋媛媛的声音,贝贝惊讶地回头看,然后看到了他们俩。

南宫乐山穿着朴素的白衬衫,脸上没有表情,但气质不凡。

蒋媛媛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连衣裙,笑容甜美。

贝贝神色平静:“你怎么来了?”

蒋媛媛笑着说:“我想去看看这里,乐山带我来的。”

南宫乐山告诉贝贝:“带你去旅游。”

贝贝点点头:“好的。”

所以贝贝带他们四处逛逛,事实上,她带蒋媛媛四处逛逛。

蒋媛媛非常惊讶地看到这里有许多艺术品。“这里的收藏非常好。”

简而言之,几乎所有最著名艺术家的作品都在这里。

蒋媛媛突然看到一个女王形状的雕塑,她的眼睛亮了:“这是什么?”

贝贝介绍:“这是女王伊丽莎白一世。”

伊丽莎白一世是一位著名的女王。她戴着雕塑上的皇冠,华丽而优雅。

蒋媛媛看起来很惊讶:“这个雕塑是如此的真实和美丽……”

然后她看到了下面的介绍,其实是贝贝刻的。

“贝贝,这是你的雕塑吗?!"蒋媛媛很惊讶。

贝贝点点头:“是的。”

“你真厉害,我太喜欢你了!”蒋媛媛情不自禁地热情拥抱贝贝,贝贝笑得更尴尬了。

蒋媛媛拉着贝贝的手:“贝贝,你这么漂亮又能干,你有男朋友吗?”

“啊?”

南宫乐山跟着眼睛的微动。

蒋媛媛笑着说:“如果你没有男朋友,我给你介绍。”

“我……”

“有吗?”

贝贝没去看南宫乐山。她摇摇头。

蒋媛媛更激动了,“太好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表哥,好吗?其他的都很好。他们管理着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长得帅,私生活干净,没有不良嗜好,年纪和你一样大。我觉得你很合适。”

贝贝尴尬地拒绝道:“渊源,谢谢你的好意。我暂时没有约会的打算……”

“这不是相亲,这是介绍你们认识。可以先做朋友。如果合适,最好。”

“但是……”

“别害羞。改天我请你,请你们两个吃饭,这样你们就可以互相了解了。”

"..."贝贝不知道怎么拒绝。

她忍不住望着南宫乐山,却看到他深邃的眼睛。

游览蒋媛媛后,不入他随南宫乐山离开。

贝贝又继续工作了。

不久,不入外面开始下大雨。

员工们很努力,今天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

贝贝一下班就宣布离开。

员工们很快离开了,陈斌出去等贝贝。

贝贝收拾好东西,一走出美术馆,就看到南宫乐山站在门口。

她微微一愣:“南宫少爷,你怎么来了?”

“走吧,一起回去。”那人淡淡地说。

他特地来接她?

贝贝什么也没问,和他一起走了。

保镖撑着黑色大伞,护送他们到车上。

南宫乐山坐在她旁边,贝贝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看着窗外。

“最近博物馆怎么样?”男人突然问她。

贝贝回头。“挺好的。游客数量每天都在增加。”

“如果你有什么事,找陈斌,或者你可以找我。”

“好的。”

然后是一片寂静,贝贝继续看着窗外。

南宫乐山舔舔嘴唇,还想说点什么,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都沉默了。当他们回到南宫城堡时,贝贝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她换了衣服,吃了晚饭,去了工作室。

南宫乐山也在书房工作。从他书房的阳台上,可以看到贝贝的画室。那里的灯亮着,她正在工作。

南宫乐山眼睛盯着那里。

贝贝最近好勤快,白天干活,晚上雕刻。她将工作到很晚,以便休息。

看她的拼写,他不知道她是纯粹的工作狂还是……想早点走。

但她肯定想早点走。

想到这些,南宫乐山嘲讽了一下嘴唇。

他自嘲,心里被她搅乱了。结果她就不再那么热情,那么有爱心了。你觉得他好惹吗?!

想去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阿啾——”贝贝打了个喷嚏,不知道是谁在想她。

她揉揉鼻子,继续工作。

她没剩下多少工作了。她坚持一段时间就能完成。

当她完成时,她可以离开这里。

想到这,贝贝心里很矛盾,想早点完成,但是又不想...

然而,最近南宫乐山正在和蒋媛媛约会,她再也没有来看过她。她呆在这里太无耻了。

我们早点离开吧...

贝贝加速双手,停止思考。

然后她一直到半夜12点才回去休息。她走的时候看了看南宫乐山的书房,灯还亮着。

他的工作也很辛苦,工作量很大。

所以,娶一个对他有帮助的老婆很重要。蒋媛媛一定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贝贝眼睛一亮,她忍着心里的刺痛。

她没看到的是,她走后,南宫乐山书房的灯很快就灭了。

*******

蒋媛媛效率很高。

她说想介绍贝贝给她认识,就真的介绍了。

第二天,她打电话给贝贝请她吃饭。

贝贝知道她很热情,很想介绍她。

她婉言拒绝:“渊源,我真的不需要介绍你。我现在没有结婚的打算。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去吃了。”

“贝贝,巫哲就算你不打算结婚,巫哲你也能看出来。我表哥很好,你也很好。不介绍你真可惜。”蒋媛媛真诚地说。

“但是……”

“就吃个饭,多交个朋友,表哥也喜欢收集东西。你可以和他多交流这方面的经验。”

“我现在刚接手美术馆,有点忙……”

“周末一定有空。只需要一两个小时就能吃完。”

"..."贝贝还是不想答应。

蒋媛媛只好实话实说:“贝贝,我已经和我表哥做了交易,我不能放他鸽子。如果你真的对他不感兴趣,我们就不会再见面了。也可惜表哥人很好,不想介绍给你。”

“嗯,几点了?”贝贝妥协了。

蒋媛媛高兴地说:“明天是星期六。明天中午怎么样?”

“好……”

时间地点商定后,贝贝挂了电话。

她去赴约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她不能拒绝蒋媛媛。蒋媛媛是对的,她应该只认识一个朋友。

她在这里几乎没有朋友。

现在她管理美术馆,需要社交,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优秀朋友。

贝贝没有告诉任何人约会的事。

第二天中午,她自己开车去赴约。

蒋媛媛的餐厅非常高档,环境优美,自然消费水平高。

贝贝准时到达餐厅。她一进门,就看见蒋媛媛在角落里向她挥手。

贝贝走过去,和蒋媛媛坐在一起的高个子男人站了起来,绅士帮她打开了椅子。

“你好,贝贝小姐,请坐。”

“谢谢。”贝贝看着他,发现他很帅,很坚决。

而他的眉宇间,有一种高贵的精神。

蒋媛媛没有说错什么。她表姐很好,一看就是个好人。

蒋媛媛笑着介绍他们:“贝贝,这是我的表弟,他的名字叫凌容。”

“你好,凌先生。”

凌容点点头:“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是。”

蒋媛媛笑着说:“我们点菜吧,贝贝,你先来,别客气。”

“谢谢。”

他们点了一顿饭,开始聊天。

聊天都是关于彼此的工作和爱好。

凌容说得好,很有内涵,很有见地。贝贝习惯了南宫乐山的优秀,她也要觉得这个人也很优秀。

蒋媛媛也很优秀。为什么他们的基因都那么好?

贝贝以为这顿饭会尴尬,但她还是和他们聊了起来。

只吃了一半,蒋媛媛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贝贝觉得应该跟凌容说清楚。

她犹豫了一下,说:“凌先生,我发现你是一个优秀的人,和你聊天让我受益匪浅。不知道能不能和你做朋友,也就是一个来去正常的朋友。”

凌容勾着嘴唇:“我也希望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

他大方地伸出手。“很高兴见到你,贝贝小姐。”

贝贝笑着摇了摇他。“我也是。”

两个人都没有对方的意思,而且是朋友,比较好说话。

他们聊得很开心,格格但蒋媛媛在黑暗中给他们拍照。

她觉得他们相处的很好,格格还在偷偷的开心。

对了,她把照片发到南宫乐山,和他分享了喜悦。

最近她联系了南宫乐山,他会很有礼貌的回复她。

但这一次,南宫乐山再也没有回应。

吃完饭,凌容打算送贝贝回去。

贝贝拒绝了。“我自己开车。我可以自己回去。凌先生,下次有机会再见。”

凌容点点头。“好的,再见。”

两人分开后,贝贝开车回来了。

在路上,她突然接到了凌容的电话。

贝贝疑惑地接通:“你好,凌先生?”

“贝贝小姐,冒昧打扰你了。我来找你是因为我想请你帮个忙。”

“是什么?”

“是可以请你暂时和我相亲一段时间,只是演戏,我需要和家人打交道。当然,如果你不方便,我就冒昧了。”

贝贝问:“你有什么困难吗?”

凌容声音很低:“可以,但是我自己能处理。随便找个借口会处理的更好。”

“你需要我合作多久?”

凌容笑着说:“我不需要你的合作,也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我在和这件事约会。”

贝贝明白他的意思。

他只想借用她的名字,其他什么都不想做。

"你可以放心,这不会损害你的任何利益。"凌蓉担保。

如果不难的话,他不会这样求她。

贝贝点头答应:“好,我配合你。”

“谢谢。”凌容只低低说了两个字,却让人听了他的郑重。

“不客气。我真的没什么可失去的,我可以帮你。我不同意,就是无情。”

“不管怎样,非常感谢。改天我请你吃饭,当面谢你。”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贝贝笑了,电话那头的凌容也笑了。

刚挂断电话,贝贝又接到了南宫乐山的电话。

她目光一闪,接通:“嘿,南宫少爷……”

“在哪里?”那人低声问道。

“外面,有什么事吗?”

“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和朋友一起吃饭。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在干什么?”

“开车,我打算回去。”

“杜,杜,杜……”电话那头的人突然挂了电话。

贝贝错愕了。他想做什么?

打电话问她几个问题就行了。

贝贝听不懂他的心思,就不再想了。

南宫城堡。

南宫乐山拿着手机,脸色阴沉。

自从收到蒋媛媛发来的照片后,他身边的低气压一直没有消失。

他心里很烦躁,很不舒服。

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不想被栽在贝贝手里,也不想那么轻易原谅她。

然而,他放不下她。

但他必须结婚生子...他不想成为她,他想成为她...

总之不管和谁结婚,他都不想让她走,也不会让她走。

贝贝的故事不要写太多~

他自己也很反感。

贝贝回到南宫城堡,不入南宫乐山没有找她。

我什么也没问她。

然而,不入他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即使两个人偶遇,他也面无表情,一句话也没跟她说。

贝贝不知道他怎么了,心里抑制不住酸涩。

和凌容约会几天后,蒋媛媛突然来到美术馆,说要请她吃午饭。

贝贝好像有心事,就答应了。

蒋媛媛坐在餐厅安静的角落里,吃饭时没有胃口。

贝贝只好主动问:“渊源,你找我?”

蒋媛媛淡淡地笑了笑:“有件事我想请教你,但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是什么?”贝贝疑惑地问。

蒋媛媛不好意思地说:“你对乐山了解多少?”

贝贝眼睛微微一闪:“这个怎么问?”

“我不是很了解他,你应该很熟悉他,所以想问问你……”

“问什么?”

蒋媛媛,“我不知道该问什么。我在和他交往,其实相处的还不错,只是不太确定。最近几天他天天约我吃饭,但是吃饭的时候他不在状态,我能感觉到他好像有心事。感觉他在和我一起吃饭,就像在完成一项任务。感觉不好。所以想问问大家,他最近怎么样了,是不是有心事?”

贝贝微微讶然摇头:“不知道。”

“你不是天天和他住在一起,就没听说过什么?”

“我很少见到他。南宫城堡很大。我们不在一起吃饭,几乎不见面。”

蒋媛媛很苦恼。“你不知道他怎么了,我也不知道该问谁。”

“你可以直接问他。”

“试过了,他什么也没说。”

“可能他最近比较忙,南宫大师也很忙。”

蒋媛媛摇摇头。“应该不会,反正……”

她叹了口气,自嘲道:“我能感觉到他对我不感兴趣。”

"..."贝贝惊愕。

蒋媛媛笑了:“我的魅力对他没用。”

“元佑不要这么说,其实你很好……”

蒋媛媛摆手,“别安慰我,我再好也不是一块钱。算了,不谈我的事。你和我表哥最近怎么样?你对他有感觉吗?”

“我?”贝贝突然想起了她和凌容的约定。“我和凌先生还在互相了解,什么都没有。”

蒋媛媛催促她:“我表哥人真好,别错过了。”

贝贝能感觉到她真的对她好。

她笑了笑:“谢谢你的好意,但感情的事我不能说。我会好好认识一下凌先生的。”

“是的,一定要好好了解。你不知道我表哥有多受欢迎。他母亲不得不与他的养女结婚。虽然我表哥还不错,但是配不上我表哥。我只是不想看到表哥受苦,所以把你介绍给他。在我看来,你们两个是最般配的。”

贝贝纳闷:“领养女儿?”

蒋媛媛点点头。“嗯,我表哥从小没在家长大。我姑姑收养了一个女儿,对她很好。后来表哥回家,她希望他们能结婚。”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