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PG电子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朕的搞怪皇后(1/28)

PG电子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他以为宝宝出生后,搞怪他会好好爱他,搞怪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宝宝。

阮,第一次如此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

他想象孩子更像母亲还是父亲。

江予菲不知道这些想法。她握着拳头,眼睛看着天花板空洞,表情麻木。

阮天玲抬起头,看到她面无表情的样子,顿时有些失落。

就像被泼了冷水在头上,所有的热情都冷却了。

他在她身边躺下,抓起被子盖好,从前面搂住她的腰。

“于飞,我说的是真的。我和颜悦离婚后我们就结婚。”

"..."江予菲冷冷淡淡地看着他,眼神一点也没有波动。

阮天玲不喜欢她冰冷的眼神。

他把她的头抱在怀里,在她耳边低语:“你不信没关系,我会向你证明我真的想和你复婚。”

不是她不相信他!

她根本不想和他复婚。

江予菲推开他,背对着他。“我困了,别再烦我了。”

阮天玲看着她的后脑勺,沉着脸不再吭声。

一天晚上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他们准备去阮的老家。

和阮要回老家了,最开心的是李阿姨。

她兴高采烈地帮他们收拾了一些东西,又兴高采烈地对江予菲说:“江小姐,看来这位少爷真的打算跟你复婚,不然他不会带你回家见长辈的。太好了,你又可以嫁给阮家了,我说只有你可以做阮的小姥姥……”

江予菲无言以对。

她不打算再和阮家结婚。她终于离婚了,不可能再跳火坑了。

“走吧。”阮天玲拦住她的肩膀,搂着她,向外走去。

“汪汪——”乐乐突然跳了出来,紧紧地跟在江予菲后面,打算去哪儿就去哪儿。

“乐乐,回来,你不能跟着。”李婶上前扶住它,它匆忙对着李婶喊了两声。她紧紧抓住江予菲的腿,但没有离开。

看着阮。“随身带着。”

后者拒绝:“怎么办,我妈不喜欢家里有狗。”

江予菲显得很尴尬,乐乐似乎意识到了她的想法。她咬着裤腿不松手。

江予菲蹲下来搂着它,李薇赶紧抓住乐乐。“江老师,你现在怀孕了,平时可以玩玩它,但是不要经常抱它,小心感染。”

点点头:“李阿姨,好好照顾它。”

“嗯,我会的。”

江予菲看了看乐乐可怜兮兮的眼睛,转身向外走去。

李阿姨抱着乐乐跟在他们后面,打算送他们走。

走出客厅,来到花园里,被雷电捆在树下的它突然醒了,懒洋洋地站了起来,看见阮兴奋起来,又叫了两声。

而且它的叫声和乐乐可爱的叫声相去甚远。听起来像是野兽在嚎叫。

李大妈的乐乐突然发出一声可怜的哀嚎,小身子不停的颤抖。他以为宝宝出生后,他会好好爱他,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宝宝。

阮,第一次如此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

他想象孩子更像母亲还是父亲。

江予菲不知道这些想法。她握着拳头,眼睛看着天花板空洞,表情麻木。

阮天玲抬起头,看到她面无表情的样子,顿时有些失落。

就像被泼了冷水在头上,所有的热情都冷却了。

他在她身边躺下,抓起被子盖好,从前面搂住她的腰。

“于飞,我说的是真的。我和颜悦离婚后我们就结婚。”

"..."江予菲冷冷淡淡地看着他,眼神一点也没有波动。

阮天玲不喜欢她冰冷的眼神。

他把她的头抱在怀里,在她耳边低语:“你不信没关系,我会向你证明我真的想和你复婚。”

不是她不相信他!

她根本不想和他复婚。

江予菲推开他,背对着他。“我困了,别再烦我了。”

阮天玲看着她的后脑勺,沉着脸不再吭声。

一天晚上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他们准备去阮的老家。

和阮要回老家了,最开心的是李阿姨。

她兴高采烈地帮他们收拾了一些东西,又兴高采烈地对江予菲说:“江小姐,看来这位少爷真的打算跟你复婚,不然他不会带你回家见长辈的。太好了,你又可以嫁给阮家了,我说只有你可以做阮的小姥姥……”

江予菲无言以对。

她不打算再和阮家结婚。她终于离婚了,不可能再跳火坑了。

“走吧。”阮天玲拦住她的肩膀,搂着她,向外走去。

“汪汪——”乐乐突然跳了出来,紧紧地跟在江予菲后面,打算去哪儿就去哪儿。

“乐乐,回来,你不能跟着。”李婶上前扶住它,它匆忙对着李婶喊了两声。她紧紧抓住江予菲的腿,但没有离开。

看着阮。“随身带着。”

后者拒绝:“怎么办,我妈不喜欢家里有狗。”

江予菲显得很尴尬,乐乐似乎意识到了她的想法。她咬着裤腿不松手。

江予菲蹲下来搂着它,李薇赶紧抓住乐乐。“江老师,你现在怀孕了,平时可以玩玩它,但是不要经常抱它,小心感染。”

点点头:“李阿姨,好好照顾它。”

“嗯,我会的。”

江予菲看了看乐乐可怜兮兮的眼睛,转身向外走去。

李阿姨抱着乐乐跟在他们后面,打算送他们走。

走出客厅,来到花园里,被雷电捆在树下的它突然醒了,懒洋洋地站了起来,看见阮兴奋起来,又叫了两声。

而且它的叫声和乐乐可爱的叫声相去甚远。听起来像是野兽在嚎叫。

李大妈的乐乐突然发出一声可怜的哀嚎,小身子不停的颤抖。

“好吃吗?”他突然问道。

叶笑言抬头笑了笑:“其实我只是觉得很好吃。”

在他看来,皇后方便面是世界上最美味的。

这种食物比起硬馒头和发霉的饼干真的很好吃。

他以为说这话的时候安森会鄙视他。安森平时从来不吃这种食物,皇后还说这种食物难吃,没有营养。

“真的有那么好吃吗?”谁知道陈俊表现出一点期待。

叶笑言点点头:“我想是的...你想吃吗?”

陈俊无话可说:“既然你说它这么好吃,我就试试看它是否真的这么好吃。”

"..."他真的很想吃。

叶笑言受宠若惊,说:“我给你做一碗。”

然后他想起自己没有方便面。

“我再给你买一个包。”他会起来的。

“没有,你这里不是还有很多吗?”陈俊对他不礼貌,所以他拉起碗,拿起叉子吃了起来。

叶笑言惊愕了。

他吃了他吃过的东西...

他不嫌弃?

陈俊慢慢地咬了一口,淡淡地说:“味道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但是还可以。”

“你还没吃饭吗?”叶笑言不解的问道。

“对,我就是忘了。”他甚至不知道那年吃过,早就忘了味道。

他只记得以前吃的时候,他觉得很难受。

没办法。他的品味早就提高了。

说完,他又咬了一口。

叶笑言忍不住说:“你可以喝一口汤。味道不错。”

陈俊真的端起碗喝了一口汤。

叶笑言笑了:“还不错。”

陈俊放下碗,笑了:“很好。”

然后他继续吃,好像停不下来。

叶笑言有点焦虑。“你还想吃吗?”

“怎么了?”陈俊抬起头,迷惑不解。

“你没吃饭吗?我还没吃饭。你吃完我吃什么?”叶笑言有点抱怨。

陈俊把牛肉干和鹿肉干推给他:“你吃这个。”

“这还不够吃。”叶笑言抗议道。

“那我再喝一口汤。”陈俊喝了汤,把剩下的方便面推给他。

叶笑言拿着叉子,忙着吃东西。

不吃就被吃了...

陈俊看着他这个样子,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老实说,在这方面,叶笑言和曹军齐家没有什么不同。

叶笑言吃完了方便面,喝了汤。

陈俊想逗逗他,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满?”他问。

叶笑言摇摇头:“还没有。”

“你还想吃什么?”

“多吃点就够了。”叶笑言拿起牛肉干,继续吃。

陈俊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他抓起叶笑言手里的袋子,把装鹿肉的袋子塞给他:“你吃这个!”

“为什么?”叶笑言迷惑不解。

陈俊淡淡地说:“吃太多牛肉对你的健康不好。你似乎很喜欢牛肉。以后别吃了。”

叶笑言眨了眨眼:“多吃点牛肉不能长高吗?”

陈俊突然想到了叶笑言的身高。

说实话,叶笑言的身高确实够矮。

虽然这两年他长高了很多,但还是很矮。

!!

快15岁了,搞怪身高也不是170 …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搞怪他将来会死170多个。

其实这个高度并不是很矮,但是和岛上的人比起来,就很矮了。

岛上的男孩女孩,每个人都很高。

叶笑言是替代者之一。

陈俊想,叶笑言一定为自己的身高感到难过和自卑。

他突然拉住他的手说:“你站起来我看看。”

叶笑言也跟着站了起来。

陈俊向他走来,叶笑言的身高只有鼻子那么高,比他矮十厘米。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叶笑言的身材依然苗条,胸肌也略微发达。

简言之,在陈俊看来,叶笑言太营养不良了。

他温柔地对他说:“从明天起,你和我一起吃,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你营养不良,不赶紧补,以后补不上。”

叶笑言明白他的意思。他笑着说:“我猜这个骨架没用。”

“谁说的!你有机会在20岁之前长高。嗯,我不限制你吃牛肉。这些牛肉你都吃了。”他又给他塞了牛肉干。

叶笑言很不解:“你不是说多吃牛肉对身体不好吗?”

什么对身体不好!

他只记得杰克过去常常向叶笑言抱怨,但一想到这件事他就不舒服。

“你不经常吃,偶尔吃一点也没关系。”

“好吧。”叶笑言点头同意。

陈俊又说:“我还有两箱牛奶。过段时间你就搬过来,每天喝两瓶。”

“不,我可以买……”

“我说给你听就给你!”陈俊拒绝让他说。

叶笑言心里突然很感动。

他对他太好了。

陈俊犹自沉浸在如何帮助叶笑言长高的想法中。“我会找机会问我爷爷,看看给你吃什么,这会让你长得很快。还有,你太瘦了。吃这么多,还没见它长壮。估计肠胃吸收不好。我问他吃什么中药可以增加你的肠胃吸收。”

“不用麻烦了……”

陈俊打断他,“你不要拒绝,这是必要的!我早该想到这一点,但现在努力还不晚。”

“安森……”叶笑言的鼻子有点酸。“谢谢,你对我真好。”

陈俊笑了。“只要知道我对你好,以后别让白眼狼忘记我对你的好!”

叶笑言自然听不出他潜在的意思。

他重重地点点头:“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这个好朋友!”

陈俊的心里有点苦。他不想和他做朋友。

但是未来是什么,他也很困惑...

然而,只要他一直关心叶笑言,他就会一直对他好。

“你说的,一辈子别忘了。”陈俊笑着说道。

叶笑言也笑了:“没有!”

陈俊看到了他发自内心的微笑,他的眼睛呆住了。

“以后不要这样嘲笑别人。”

叶笑言敛去笑容,他也知道自己的笑容杀伤力太大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和普通人太不一样了。

“嗯。”他点点头,答应了。

!!

朕的搞怪皇后

看到他这么听话,皇后陈俊很舒服。

“来,皇后跟我来拿牛奶。”他示意他跟上。

叶笑言跟着他去了宿舍,两个人带着一盒牛奶回来了。

放下牛奶,陈俊告诉他迟早要喝。

叶笑言再次点头。

对于他的保证,陈俊一直很有把握,叶笑言绝对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他揉揉脑袋:“好了,早点睡吧,我回去了。”

他转身离开,叶笑言忍不住叫他:“安森……”

陈俊回头问:“这是什么?”

叶笑言想告诉他,他被选中参加秘密训练。

但是现在时间不早了,明天再说吧。

“没什么,晚安。”

“晚安。”陈俊勾着嘴唇,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看到他走了,叶笑言心里又难过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舍不得安森了...

第二天,晨练还是一样。

训练结束后,米砂看着叶笑言,示意他往前走。

叶笑言走到她面前说:“米砂大师,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米砂说:“你离开的时间已经决定了。你应该后天离开。你应该为这两天做好准备。记住,说你要去岛上做任务,其他的就不说了。”

叶笑言的心惊呆了:“你会在后天离开吗?”

这么快...

米砂点点头:“是的。”

见陈君他们走了过来,米砂也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她跟你说了什么?”陈俊走过来,疑惑地问道。

叶笑言回过神来,“没什么……”

“你脸色有点苍白。她跟你说了什么?”陈俊尖锐地问道。

叶笑言看着他,他平静地说,“这真的没什么,只是我应该在几天后出去做任务。”

陈俊认为他真的想出去完成任务:“需要多长时间?”

“我不知道……”

“你跟谁去?”

“我一个人……”

陈俊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以前出去做任务的时候都是组合在一起的,没有单一的动作。

叶笑言看到其他人都走了,他低声说:“我不是在做任务,我要参加秘密训练……”

陈俊愣住了,就连曹军齐家也大吃一惊。

“你是说你被选中了?!"陈俊低声问道。

叶笑言点点头:“嗯,米砂大师说我后天就要走了。”

“你怎么会被选中?!你各方面都很优秀。你为什么选择你?”陈俊有点生气。“米砂说了什么?他为什么选择你?!"

叶笑言摇摇头。“米砂大师没有说为什么,而是说选择我一定有原因。简而言之,我要接受秘密训练。估计这次我不会回来了...不过没关系,我想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见。”

陈俊的黑眼睛盯着他。

叶笑言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安森和安迪,我过去常常感谢你们对我的照顾。很高兴见到你……”

“你是在向我们告别吗?!"陈俊的声音听不出温度。

“我只想早点告诉我的心,时间不多了……”

“闭嘴!你能确定你走之前会离开?!"陈俊打断了他。

叶笑言微微一笑:“我当然要去,都决定了。”

!!

听到他的话,搞怪陈俊的心感到窒息和不舒服。

“要不要去?”他问叶笑言。

“我...我服从以上安排。”叶笑言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陈俊知道他的意思。

即使他不想去,搞怪也没办法。

他必须服从安排。这是命令。他别无选择。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你留下来的。”留下这句话,陈俊大步走了。

叶笑言错了:“安森,你打算怎么办?”

“找米砂!”

叶笑言急忙赶了过来。“你想从米砂大师那里得到什么?我想离开的事情已经决定了,这是无法改变的。”

陈俊淡淡地说:“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你等着吧!”

“但是……”

“想留下就闭嘴!”陈俊瞪了他一眼,叶笑言不得不停止说话。

他真的很想留下来。

他已经习惯了岛上的生活和这里的一切...

他也舍不得这些朋友...

如果安森有办法让他留下来,他会很开心的。

“安森,如果你忘不了,别因为我惹米砂少爷生气。”叶笑言告诉他。

“我自有分寸。”

陈俊说完,就去找米砂。

米砂已经回到了她的住处。

她的居住环境很好,是一个单独的套房。

两室一厅套房还配有阳台和室内花园,装修也很漂亮。

陈俊按响了门铃。

米砂打开门,发现是他。他并不太惊讶:“你想见我什么?”

“进去说吧。”

陈俊走进来,走到沙发前坐下。

米砂问他:“你想喝点什么?”

“不,我来问你为什么选择叶笑言?”他看着米砂,直接问道。

米砂扬起眉毛:“你为什么问这个?”

“我想知道为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是他是根据他的综合成绩选出来的。总之,选择他自然有我们的道理。”

“你选他干嘛?”陈俊继续问。

米砂在他对面坐下。“安森,不管他被选中做什么,他只能服从命令。况且这是他的机会,秘密训练对他也有好处。”

陈俊冷笑道:“我不相信。所谓的秘密训练一定很残酷,叶笑言不适合这样的训练。”

米砂笑了:“你怎么知道他不合适?岛上每个人都适合训练,没有人不适合。”

“那为什么只选择他?!"

米砂的眼睛很锐利:“问这么多问题有什么用?”

“叶笑言不能去训练,他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他出事。换个人就不能放过他。”陈俊直接说道。

他说这话,不是用讨论的口吻,而是用命令的口吻。

米砂摇摇头。“这次我不能听你的。他必须走。”

陈俊赶紧站起来:“我能请你换个人吗?”

“如果是别的事情,你可以要求我们做出改变,但这次不行。”

陈俊有点吃惊:“为什么?”

米砂淡淡地说:“因为一旦被选中,就无法改变。”

“不可能!谁去谁也一样,不用去!”

米砂皱起眉头:“安森,你是不是太在乎叶笑言了?”

!!

陈俊看上去很自然:“他是我的朋友,皇后我应该关心他。”

“是吗?但别忘了他的身份,皇后你的身份。他和你不一样。他是南宫家的杀手。他只能服从命令。你不能控制他的命运。”米砂说的话非常不礼貌。

陈俊紧紧地抿着嘴唇。

米砂接着说:“如果你继承了南宫世家,你可以决定他的一切,因为那时我们都听你的。但现在,你不是了。”

叶笑言坐在宿舍楼下的乒乓球台上,双腿在空轻轻摇摆。

安森离开很久了,还没回来。

叶笑言的心里很不安。我不知道他是否能让他留下来。

但是,他怀疑这个希望很渺茫。

不久,叶笑言终于看到安森往回走。

他跳下讲台,走向前。“安森,最近怎么样?米砂大师怎么说?”

陈俊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叶笑言看到他这样,就知道事情没有成功。

他心里有点失落,但还是笑了。

“没关系,事实上,这不一定是坏事。师父,他们不会伤害我吧?安森,无论如何,我非常感谢你。”

“我会努力再留住你。”陈俊低低道。

叶笑言摇摇头。“不要想任何办法。我已经决定去了。米砂大师说这是一个机会,他们不会伤害我的……”

“问题是你走了,我们不一定会见面!”

"..."叶笑言怔了一下。

是的,他们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这也是他非常难过的地方...

叶笑言扯出一个笑容:“没关系,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

“那天是什么时候?七八年后,还是十年后,还是几十年后?”陈俊的心情不禁有点激动。

“也许用不了那么久...再说,就算我现在不走,明年我们就要分开了。”

明年一结束,他们就会离开这个岛。

那时候和现在没什么区别。

陈俊摇摇头。“这不一样。你要去参加秘密训练,谁知道这个训练要多久,谁知道你以后要做的任务是否需要保密。如果你以后只能在黑暗中做任务,我们就没有机会再见面了,甚至我都找不到你在哪里。但是明年你和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岛的时候,我可以想办法和你保持联系。”

“我答应你,以后有机会再联系你好吗?”叶笑言想了想说。

陈俊用黑色的眼睛看着他,叶笑言一点也不理解他的心情。

他不想被动的和他分开。他想追踪自己的行踪。

“我会想办法让他们留住你。”他坚定地说。

叶笑言没想到他会如此执着。

“安森,我认为你不能改变他们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你刚才可能已经变了。”

“没有人知道最后的结果。总之这件事交给我,我会想办法的。”

“但是……”

陈俊举起手打断他:“什么都别说,我心里有数。”

叶笑言不得不停止说话。

!!

朕的搞怪皇后

他的心情很复杂。

安森为他这么努力,搞怪他很感动。

然而,搞怪他有一种预感,他的努力不会有结果...

他们注定要分开。

其实分开只是时间问题,但他们为什么这么舍不得呢?

为了让叶笑言留下来,陈俊联系了他的曾祖父。

但是南宫文祥不同意他的要求。

不管他怎么努力,怎么做,他们都不会改变决定。

陈俊认为离开叶笑言很容易。

结果是这么难,甚至不可能改变。

他的信心受到了打击,内心越来越焦虑。

怎么办?如果他不能改变主意,叶笑言就会离开。

他们什么时候离开,什么时候见面?

陈俊意识到他根本不想和叶笑言分开。他不想和他失去联系,然后就再也不可能见面了。

不对。

他们实际上有机会见面。

等乐山继承了南宫世家,说不定乐山会让他们见面。

但那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这么多年,任何变量都存在。

也许叶笑言受了很多苦,也许他会出事,也许他爱上了别人…

任何可能性都让陈俊无法接受。

他只知道他想把叶笑言留在身边,照顾他,保护他,守护他。

只有在他身边,他才能安心。

但是,他现在的实力太弱了,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他们即将分开的局面。

如果他硬来,只会伤害叶笑言...

毕竟,叶笑言对他的影响太大了,他的曾祖父不会允许叶笑言继续存在。

最后,陈俊妥协了,他无能为力。

陈俊邀请叶笑言在海边见面。

夜晚来了。

偏僻的海边没有人,只有海浪的声音在空回响。

叶笑言来的时候,看见安森独自坐在海边。

这几年他的身材变化很大。

今天,他高多了,就像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叶笑言看着他的背影,思绪不禁恍惚起来。

“安森,有什么事吗?”叶笑言走到他身边坐下。

他明天将离开。即使安森不找他,他也会找他。

陈俊侧身看着他,低声说:“我不能让你留下来,对不起。”

这是叶笑言第一次听到他说对不起。

叶笑言·冷冷,他摇摇头:“没关系!这跟你无关。你帮了我很多。真的很感谢。你不必感到抱歉,你不欠我任何东西。”

“但我还是不想让你离开……”陈俊突然说道。

叶笑言靠在他黝黑的眼睛上,心跳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节奏。

他的话也让他的心失去了节奏...

但他淡然一笑:“其实我也舍不得你。但是,我们迟早会分开的,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

“如果那一天很久以后才到来呢?”

“没关系,反正可以再见面。”

陈俊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为什么认为这没关系?但我觉得跟这个有很大关系。很久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我不想和你分开这么久!”

!!

叶笑言眨了眨眼。

当时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皇后他觉得安森的言论很奇怪。

好像不是朋友该说的话...

“安森,皇后我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的朋友,说实话,我很高兴……”叶笑言挤出一丝笑容。

陈俊抓住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非常严肃地说。

“你错了!我不在乎你这个朋友!”

叶笑言错了。“你不把我当朋友吗?”

“可以!”

叶笑言真的很蠢。他不懂自己的语言,不懂自己的行为,不懂自己的思想。

他不把他当朋友,那他把他当什么?

叶笑言没有问,但陈俊直接给了他答案。

“叶笑言,你听着,我不想成为你的朋友。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这是真的。我喜欢你……”

叶笑言突然瞳孔放大——

陈俊的表情很严肃,声音很清晰:“我喜欢你,你听到了吗?”

叶笑言认为他听到了声音。

他结结巴巴地说:“开什么玩笑?”

陈俊握紧他的手。“我没有!”

“我想我误会了……”

“你别误会!我喜欢的就是你想的。”陈俊直接揭穿了他的假设。

叶笑言笑了。“我知道,是朋友之间的爱,对吧?”

回答他,这是陈俊的吻。

叶笑言有一种身体受到打击的感觉。

他全身僵硬,眼里满是不相信。

安森,他在干什么?!

他真的吻了他...

陈俊只是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唇,然后抬起头。

叶笑言的脸刷地红了。“你...你……”

“不是朋友之间的爱。”陈俊盯着他解释。

"..."叶笑言觉得自己快要死于脑充血。

不,他的心脏要跳出胸腔了。

“安森,我...我是个男人……”他结结巴巴,声音颤抖。

陈俊笑着说:“我知道你是个男人。”

“你喜欢男人吗?”叶笑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莫名地有点失落。

“不,我不喜欢男人。”陈俊肯定地说:“我喜欢的人是你。”

“但是...我是个男人……”

“我知道。我也不想喜欢你,但是我喜欢。我喜欢你,不管你是男是女。”

叶笑言怔怔的看着他。

他说不管是男是女,他都喜欢他。

是真的吗?/你不说。

叶笑言的心中,忽然很是恐慌,又不知所措。

“为什么?”

你为什么喜欢他?

陈俊轻声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还是被你吸引住了。当我发现我喜欢你的时候,我试图忘记你,但是失败了。这几年想了很多,很清楚对你的感情。所以请相信我,我对你是认真的。”

叶笑言又错了:“多少年?”

陈俊笑了:“是的,我已经喜欢你好几年了。是惊喜吗?”

"..."叶笑言真的很惊讶。

他不仅惊讶,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觉得这一切似乎都不真实,他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叶笑言摇摇头:“安森,别跟我开玩笑,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

朕的搞怪皇后

陈俊拂过他的脸:“我说,搞怪我没开玩笑,搞怪我是认真的!”

“怎么会这样?我是男的,我以为我们只是朋友!”叶笑言仍然不可思议。

虽然他真正的性别是女性。

但他现在是个男人了。

在他看来,安森怎么会喜欢一个男人呢?

陈俊知道他不会轻易相信。

“我再说一遍,我说的是真的!”他盯着自己的眼睛。

叶笑言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相信了他。

“你真的喜欢我吗?”

“可以!”

“虽然我是男的,但是你喜欢我吗?”

“可以!”

叶笑言不知道该问什么,总之,心情很复杂。

同时,他的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喜悦。

他也喜欢他吗?

陈俊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现在叶笑言也相信了。

他忍不住期待的问他:“小燕,你呢,你喜欢我吗?”

叶笑言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不知道,他没想过。

陈俊低声说,“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你以后慢慢喜欢我,就一直喜欢我。”

叶笑言无语,他这么自信?

陈俊继续说道,“我现在不想向你坦白。等你出了岛,找到合适的机会,我要告诉你这些。但是你明天就要走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如果我不告诉你这些,恐怕就太晚了。所以我决定现在说。”

叶笑言垂下眼睛有点黯然:“说话有什么用……”

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见面。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陈俊抓住他的手说:“当然有用!我要你知道我的心,我要你等我!”

叶笑言大吃一惊:“等你?”

陈俊点点头。“是的,过几年我会设法带你走。所以这几年,你要好好生活,不喜欢任何人。”

“答应我!”陈俊的强烈需求。

他怎么能答应他?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他还没有确定对他的感情。

陈俊有点着急:“答应我,好不好!”

“但是...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

叶笑言别开头,“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喜欢你,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陈俊转过了身。“你不是说你最在乎的人是我吗?”

“那意味着朋友……”

“朋友不在乎这个!”

“如果你很在乎我,说明你心里有我。”陈俊自顾下结论。

叶笑言糊涂了,是这样吗?

但他真的把他当朋友...

不,他不仅是朋友,还是亲人,是兄弟。

“安森,我真的不能答应等你。我还没想明白。”叶笑言平静地说。

陈俊皱起眉头,下一秒,他猛地吻了吻自己的嘴唇!

这个吻和上一个不一样。

它不再是一个吻,而是一个真正的吻。

陈俊从未吻过任何人。那是他的初吻,但是他的手法还可以。

他本能地吻了他,舌头颤抖着伸进嘴里,找到了他光滑的舌头...

叶笑言被他的行为吓坏了,整个人一动也不动。

!!

当他恢复过来的时候,皇后他无法推开他。

陈俊囚禁了他的身体,皇后他的身体略瘦,但有一只强壮的胳膊紧紧地抱着他,包裹着他的整个人。

叶笑言躺在他的怀里,感觉很热,呼吸困难。

而他的心跳如此之快,他还能感觉到安森的心跳。

他们的心跳如此之快,以至于几乎失去了节奏...

他听着他们的心跳,以为他们要死了。

最后,他把他推开了。

两个人同时向后退去,手放在沙滩上。

他们面面相觑,彼此呼吸急促,两颊通红。

“你在干什么?!"叶笑言有点生气地问他。

他刚才的所作所为真的吓坏了他。

“我在吻你,你感觉不到吗?”

陈俊喘息着低声问道:“你刚才觉得不舒服吗?”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不觉得恶心。

“你拒绝吗?”

“你生气了,想杀我?”

“如果你没有,那你也喜欢我。”

叶笑言盯着他,他这是什么谬论?!

陈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叶笑言,今天应该说的话,我都做了。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想。总之你一定要答应我等我来找你,不要喜欢任何人。”

叶笑言咬咬嘴唇,仍然没有说什么。

他能认真对待这样的承诺吗?

陈俊向他伸出手:“起来,我们该回去了。”

叶笑言自己站了起来。

陈俊走近他,吓得他后退两步。

陈俊的眼睛变暗了。“我不会再那样对你了。你不用防备我。”

“安森……”叶笑言鼓起勇气发言。“你今天真的吓到我了,但我没有恨你。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在乎的人...还有,我会认真考虑你今天说的话...我明天就要走了,以后多保重。”

这些话都是叶笑言的心声。

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他还是很难过。

陈俊的眼睛发亮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找到你。”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不敢轻易做出承诺。

陈俊低声说:“总之,不管怎样,我都会来找你……”

叶笑言低下头,试图掩盖他眼中的泪水。

他对自己如此关心他感到满意。

第二天一早,叶笑言离开了。

唯一为他送行的人是陈俊,其他人不知道他要离开。

叶笑言离开了小岛,陈俊也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他让小齐家留下来继续训练,照顾艾君。

但他不想留下。

这里没有叶笑言,他留下来没有意义。

他选择了回家,回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努力早日变强。

江予菲坐在客厅里静静地看着这本书。

孩子们不在家的时候,她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就是看书。

“夫人,先生回来了!”仆人进来了,高兴地通知她。

江予菲停顿了一下。“谁回来了?”

她侧身一看,突然看到一个身材高大、骨架略细的年轻人提着行李走了进来。

推荐好看的结局文字《霸道老公:豪门宝贝老婆》

!!

幸运的是,搞怪南宫月如没有继续劝她吃饭。

晚饭后,搞怪贝贝要出去散步。

她吃饱了,特别饱。

南宫乐山回到书房工作。

贝贝在城堡里徘徊,但胃里的东西仍未消化。

其实她没吃太多,只是肚子很小。如果她多吃一点,她会很不舒服。

今天第一次吃这么多。

贝贝走在南宫乐山住的城堡前。

南宫城堡占地面积很大,里面有很多小城堡。

最大的城堡是为一些客人准备的。

真正的主人和重要人物住在单独的小城堡里。

因为不一定要太空荒芜,个体足够。

其中,南宫文祥和南宫乐山的小城堡最为壮观。

贝贝因为肚子不舒服,没心情去看他住的地方。

她只是看了一眼,继续往前走。

结果她走了几步就觉得恶心!

旁边有一个垃圾桶。贝贝冲过去,掀盖呕吐。

南宫乐山刚来到阳台休息,然后一眼就看到贝贝躺在垃圾桶上。

他微微皱起眉头。

贝贝吐了一会儿才觉得好多了。

她试着拿出纸巾擦嘴,摸摸口袋,什么也没带。

一条手帕突然伸出来。

贝贝被卡住了-

她转过头,看见南宫乐山站在她身边。

她没想到他会给她一块手帕。

他用的手帕自然是高档的。

贝贝不敢擦嘴。

“谢谢,不用了。”

“这只是一块手帕。用了就扔了。”南宫乐山淡淡道。

贝贝不再矫情,接过来擦了擦。

“怎么了?”南宫乐山问道。

"...没有不适,估计是没有消化。”

他记得她吃得不多。“那有些食物不会消化?”

没有他吃得多。

“我一直吃得很少。”

她在监狱的时候,每顿饭只吃一点点,肚子已经变小了。

南宫乐山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贝贝以前虽然不胖,但是有婴儿肥,身上还有一些肉。

现在除了脸还圆,身体真的瘦了,比以前瘦了一大圈。

想到她可能被冤枉入狱,他心里不知怎么有点不舒服。

“跟我来。”说完不等她反应,他转身离开了。

贝贝犹豫了一下,跟着他。

她跟着他到了他的住处。

贝贝先去卫生间收拾了一下,才出来。

南宫乐山坐在客厅,慵懒的靠在欧式宫廷沙发上。

他示意桌子上有一盒药和一杯水,“喝一杯。”

贝贝走过去,发现他已经给她准备好了消食片。

“谢谢。”她坐下来,顺从地吃了一颗。

但她很困惑。他让她吃药?

他不会对她那么好...

她吃药的时候,南宫乐山问:“你说你当年是被陷害的,还没准备硫酸?”

贝贝很惊讶他竟然会问这个问题。

“嗯,是的。”她点点头。

南宫乐山直面她清澈平静的眼神,却没有看到她刻意的伪装。

“毫无疑问,对象呢?或者,有什么证据吗?”

贝贝摇摇头。“没有。”

“当时谁动过你的东西?”

贝贝还是摇头:“不知道。”

其实这些她都回忆过很多次了。

我就是想不通谁最可疑。

对方给她换东西的时候一片寂静,皇后她根本没注意到。

而且当初还打过所有的监控,皇后也没发现是谁改变了她的事情。

“如果你真的很尴尬,找不到凶手,你就要承担这一辈子的罪。”

贝贝点点头:“我明白……”

“但是我会要求侦探继续调查这件事,你必须配合。”

贝贝微微有些发呆。“你相信我吗?”

南宫乐山微微抬起眼睛。“我不相信你。你是无辜的吗?等你发现了就知道了。”

“我是无辜的!”

"在这种情况下,到时候就让事实说话."

贝贝站起来向他鞠躬。“无论如何我非常感谢你。谢谢你愿意帮我找出真相,这对我很重要。”

她一直试图洗清自己的罪名。

现在,终于有人会帮助她了...

有他的帮助,事情会解决得更顺利。

南宫乐山突然说:“如果你真的受了委屈,我会帮你,还你一个清白。”

毕竟,一个好女孩,在她最好的时候坐牢两年,真的很残忍。

贝贝住在南宫城堡。

她每天都和南宫文祥聊天,或者推着他在花园里散步。

贝贝很期待他们上次种的昙花。

她每天照顾昙花和南宫乐山种的玫瑰树。

她还和南宫文祥打赌,今年夏天昙花会开。

如果她输了,她会像猪一样叫。

当然,南宫文祥没有理会她的幼稚行为。

但是这个赌注大家都知道。

南宫输了打不开,就送贝贝一个她喜欢的手链。

贝贝觉得她的赌注太小了,就又加了一个。

如果她输了,她会请大家出去大吃一顿。

南宫月如认为她的赌注不错。

他们几乎不在外面吃饭,更不用说作为一家人,所以一起在外面吃饭挺好的。

但是,前提是贝贝输了。

贝贝无所谓输赢。反正大家都只是玩玩而已。

当然,在城堡里,贝贝不会整天陪着南宫文祥。

她让人买了很多雕刻的东西回来,她打算从现在开始自学。

有空的时候,贝贝在客厅里雕东西。

她还跟随南宫月如学习礼仪,穿衣打扮也学了不少。

我甚至花时间和小泽新一起学习种植。

小泽新对植物也有很多研究。

她每天都过着充实的生活。

因为她的到来,南宫城堡似乎变得更加热闹了。

除了南宫乐山,家里还有几个人跟她有关系。

这座巨大的城堡不再单调、荒芜,每一天都值得期待。

也许他们对贝贝没有什么要求,就放在她面前,愿意随便教她一些东西。

甚至南龚文祥也会给她看什么书,告诉她一些人生哲理。

他们优秀的长辈帮助贝贝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她像一块海绵,如饥似渴地吸收着他们给她的知识。

同时她非常庆幸,她被南宫乐善从澳洲带了回来。

否则,搞怪她错过的是人生的巨大财富。

南宫堡有个大图书馆。

图书馆有两层。

每层都有几万本珍本。

一楼十几米高,搞怪书架从地面通向天花板。

所有的书都整理好了,还有几个专门的资料员。

贝贝现在很爱在这里看书。

管理员会帮她捡起她想要的任何书。

然后她就可以坐在里面的书桌前,静静地看着,在知识的海洋中徜徉。

贝贝读书很少,自然不知道读什么。

但是三长老会给她看他们说什么书值得看,她就写下来,来这里找。

读书的时候,她也记笔记。

这两天贝贝一直在看关于苏格拉底的书。

苏格拉底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他的思想是辉煌的。

贝贝喜欢他的哲学理论。

遇到喜欢的句子,她会摘抄下来,做读书笔记。

从早到晚,贝贝完全忘记了时间,如饥似渴地翻着书。

阳光透过彩绘的窗户,笼罩着她,岁月突然变得宁静而美丽。

南宫乐山也喜欢来这里找书。

走进图书馆,他看见贝贝坐在窗前看书。

白色的飘窗在风中轻轻飘动,额上的刘海飘来飘去,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她的眼睛盯着书页,眼睛里什么也装不下。

而她的手里,也放了几本书。

南宫乐山很好奇她在看什么书...

他记得贝贝以前最喜欢看漫画书或者一些爱情小说。

这里不应该有她喜欢的书。

他走过去,贝贝没有注意到。

她拿着一支金笔,小心翼翼地在笔记本上写下摘录的句子。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快乐的猪,一种是痛苦的人。做一个痛苦的人,而不是快乐的猪。】

这是苏格拉底的名言。

她看的几本书都是哲学书。

南宫乐山扬起了眉毛。他没想到她会喜欢看这些。

他低头看她的笔记本,发现她之前记录了一句名言,但她用钢笔划掉了。

他仔细辨认出那句名言,“暗恋是世界上最美的爱情。】

她划掉了这句话,显然是不同意或者故意忽略。

南宫乐山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他想起贝贝曾经喜欢过他。

她喜欢他。她显然喜欢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

每次看到他,眼睛都会发光,充满爱意。仿佛他是世界上最完美最优秀的人。

然而他只当她是个孩子,喜欢了一段时间。

随着成长的来临,你会发现那不是爱。

但现在看来,她还是喜欢他...

虽然她不再表现出对他的喜欢,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她还是喜欢他。

否则,她不会总是避开他的目光,也不会有意无意地回避一切。

事实上,他并不反感她的爱,要不是因为那件事...也许在他眼里她还是个小姐姐。

要不是那样,她肯定还是幼稚,没有经验。

但是这样的成长,需要她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如果她真的是被陷害的。

这个价格真的很棒。

想到这些,皇后南宫乐山对她有些怜惜。

而贝贝终于注意到身边有人了。

她突然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贝贝惊呆了,皇后马上把目光移开。“南宫大师,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以前不是叫我哥哥吗?”南宫乐山突然问道。

被问到的时候,他有些恼火。

如果不是,贝贝惊讶地睁开眼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你在看什么书?”他转移了话题。

贝贝有点语无伦次,“苏格...拉迪传。”

“你能理解吗?”南宫好言,没有任何轻视。

的确,有很多哲学很容易理解,但它们有更深的含义。

而且有些哲学好像每个人都懂,但真正懂的人并不多。

贝贝很谦虚。“只有一部分人能看懂,很多人看了几遍才能看懂。”

“这些书都不错,你可以多看看。”

“是的,我知道。”

“你什么时候来的?”

贝贝看着墙上的钟,微微有些发呆。“我早上七点来的。”

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我现在居然看到了。”你连饭都没吃。

贝贝误解了他的意思。她起身歉疚地说:“不好意思,今天早上应该去看南宫爷爷的,但是我忘了。对不起,下次我不会忘记的。”

“你有你的自由,你可以为所欲为。我让你回来,只是求你帮忙。如果你不想,你可以。”

“不,我不想。我真的忘了时间。”

“我不是这个意思。”南宫乐山淡淡地说:“我是说,你忘了时间,没人怪你。”

贝贝微微讶然,“我以为你一定要让我完成任务……”

“也许我的表情有问题。现在,我要认真地再说一遍。我只是请你帮我。我想我太着急了,所以不得不邀请你。但我并没有强迫你,命令你的意思。”

"...我知道。”贝贝点点头。

“不要把安慰老人当成任务,顺其自然就好。”

“嗯。”

“把你的书给我。”

“什么?”贝贝当时没反应过来。

南宫乐山俯下身,他从她身上伸出手臂,去拿她的一本重叠的书。

当他伸手过去的时候,贝贝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男人的好味道。

还有衬衫上干燥的阳光...

他拿走了那本书。“你能暂时读这本书吗?我会看一天。”

“你看,我现在读不完。我得看几天书。”

“那很好。走吧。”

他转身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贝贝。“怎么,不打算吃饭了?”

贝贝的肚子突然饿了。

她忙着收集书籍和笔记本,把它们放在他身后。

南宫乐山走在前面,贝贝紧随其后。

直到走出图书馆,她才觉得有点不真实。

南宫乐山会对她说那么多话,她很善良...

他也关心她吃不吃...

贝贝抬头看着天空。太阳从西边升起了吗?

他为什么突然变了?

他不是很讨厌她吗?

为什么她现在觉得他不讨厌她?

她会不会太浪漫了?

贝贝陷入了沉思,搞怪没有注意到南宫乐山已经停下来了。

她的鼻子突然撞到了他强壮的背上。

肿块很重,搞怪贝贝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南宫乐山转身。“你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

“不许动!”他突然抬起她的下巴。

贝贝只是觉得流鼻血了。

哦,不,我被打成这样,还流鼻血!

男人掏出手帕,捂住了她的鼻子。

突然,贝贝闻到了手帕上淡淡的香味。

而他英俊的脸庞近在咫尺,贝贝不禁恍惚起来,心跳加速。

她的呼吸变得困难,脸颊变得通红。

南宫乐山疑惑,“怎么了?难受?”

“不,不……”她连忙按着手绢往后退了一步,惊慌失措。“我没事,我,我先去洗洗……”

然后她就跑了。

估计是太慌了,她抱着几本书哗啦掉在地上。

贝贝匆忙捡起来,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匆匆离开了。

南宫乐山突然觉得很好笑。

他有那么可怕吗?那样看着她。就像看到猛兽一样。

但是,被回避的滋味真的很难受。

在浴室里。

贝贝已经冲走了鼻血,止住了。

她仍然满脸通红,想到在他面前受到如此羞辱,她感到羞愧。

贝贝一边洗着血淋淋的手帕,一边想,这是她收集的第二块手帕了。

上次她吐了,他给了她一个,她也不好意思还给他。

他当然不想要脏手帕。

他当然也不想这样。

他不想要。她可以留着它...

想到这里,贝贝唾弃自己。

你多大了,还在幻想不切实际的事情。

我真的不能再喜欢他了。

她越喜欢他就越可怜,但她不要可怜...

从那天开始贝贝突然变了很多。

看到南宫乐山,她不会回避他的目光。

她会看着他的眼睛,把他当成她认识的人。

她试图与他交流,没有个人感情。

她必须这样做,不再喜欢他。

她的变化,南宫乐山自然看在眼里,但他没有反应。

与此同时,花棚里的昙花已经长大,即将开花。

贝贝很开心,每天推着老人去花棚看花。

“爷爷,如果明天花开了,你应该请我们出去吃饭。”

老人微微抬头。“我什么时候说的?”

“你这么有钱,请我们吃饭吧。你还没有邀请我们出去吃饭。”

“家里的厨子不比外面差,何必花钱去外面吃!”

“只是好玩,消费可以带动经济发展。这不是你说的。”

“总之明天花开的时候,你得请我们吃饭。”贝贝做出了自己的结论。

恐怕只有她一个人敢这么无辜的和老人说话。

而且她确实是一个没有任何心机的女孩。

这也是南宫文祥对她多少有些宽容的原因。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