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ag906(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冷情王爷的囚宠妃(1/66)

ag906(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在她光滑的额头上吻一下。

“傻姑娘,冷情别自责了。”南宫云烟的声音轻轻的,冷情像是罗素心尖上的鹅毛,“九大行星名义上的草?不如你的一根头发。”

“但是,你不想……”罗素的脸不情愿地变红了。

南宫云烟用力地揉着她的头发,剑眉般的美眸看着罗素,微微一笑。

罗素瞪了他一眼,然后笑了。

“对了,我还给她带了八荒墓的地图。”罗素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冰冷。

正在这时,北辰影晏子他们都来了。当他们听说罗素故意拿走了如此重要的八荒墓地图时,她很焦虑。

“还有!你怎么能...你不是说你妈留给你的吗?”

北辰英微微转眸时,明白了一件事:“你是不是故意把陛下引到鬼谷?”

罗素点点头。“是的。女王陛下取了九大行星的名字。我不知道她会去哪里。与其到处追她,不如把蛇诱出洞来。”

“好!”北辰英拍了拍大腿:“这样,陛下一定会去鬼谷,还有鬼谷...陛下不知道这是你的地盘!”

罗素点点头:“虽然它不是我的领地,但既然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它肯定对我有一些优势。”

“那太好了!只是抓住了枷锁,看看她这次要去哪里!”北辰影兴奋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倒下的婴儿会被带走!”晏子这时也回来了。她跑上前去,握住罗素的手,在周围揉了揉。“我也想去。”

北辰影子也急切地看着罗素。虽然她没有说话,但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罗素犹豫了一下:“如果只有一个女王,那就好了,但是现在有另一个云起……”

罗素感到非常头痛!

南宫刘芸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微笑着看着罗素:“如果你想去,你可以去,但你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好!”北辰影业和晏子知道自己可以参与这个盛世,都兴奋的拼命点头!

“你……”罗素看着南宫云烟。

南宫云勾起嘴唇:“他们的实力还不错。”

此外,如果云起仍然关心罗素,她不会攻击她的朋友。

陛下...她有机会做吗?

南宫云自有计较。

罗素见南宫刘芸信心满满,便跟了去。他只是不停地告诉晏子和他们:“不要离开球队。”

趁还来得及。

幽灵峡谷项目必须尽快进行。

“明天一早去幽灵峡谷。让我们准备好。估计三五个月后你就不回来了。”罗素对每个人说。

这次去幽灵峡谷,有来自罗素南宫刘芸,北辰影业,晏子的傻大姐。

炼狱城这边,有魔王长老,拳师长老,东方长老,慕容长老,欧阳长老。

领主长老的实力堪比南宫刘芸,身后四位长老的实力也是非同凡响。

圣主的长老们仍然担心罗素这次差点被暗杀,所以他们打出了他的王牌。

墨绿的苔藓被雨水弄得凌乱不堪,王爷衣服也被雨水打湿,王爷紧贴在身上。他们在《南宫二青》中总是表现出优雅和尊严,

背部挺直,在惊艳的外表上,深邃的美眸认真的盯着前方,薄唇压成白线,下巴线条如刀割,倨傲冷酷。

尽管没有罗素的影子,他还是一步一步慢慢地、机械地向前走,好像他能追上她。

那么强大霸道的南宫绍尔,那么强大的南宫绍尔,那么不可一世的南宫绍尔,此刻,只剩下一个悲伤的影子,在滂沱大雨中,向着罗素消失的方向艰难而蹒跚地前行。

楚三得到消息的时候,南宫云已经倒地了。

雨不知不觉停了。

南宫二小小的身体,满是鲜血,乍一看,触目惊心的红色!

楚三见自己连第二个南宫绍尔都穿不上锦袍,也就没办法倒在路边,像是一头扎了进去。

浅坑全是血!

不知道是血还是雨。简而言之,当你看它的时候,它又红又刺眼。

南宫刘芸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

平日意气风发的楚此刻两腿发软,几乎受不了,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浑身颤抖。

“宫,宫二!”

楚三在一瞬间慌了,连忙冲上一步。

但是比楚三更快的,却是他身后带来的龙凤家族的强者群体!

龙凤族的强者们看到自己未来的族长,顿时一个个双眼赤红欲裂,几乎集体疯狂!!!

是他们家最珍贵的小东西!

顿时,现场一片混乱!

“炼药师!炼药师!现在!!!过来!!!"

“立即准备急救!去找家人,得到神级帮助丹。走,走,走!!!"

“立即召集军队!保护现场!”

“检查!给我硬查!”

现场一片混乱!

大家都为南宫绍尔慌了!

被鲜血染红的南宫绍尔像烂泥一样陷入了昏迷。即使在昏迷中,他美丽的剑眉也紧紧皱起。

罗素哭着一路走着。

她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大地白得仿佛只有她一个人,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去哪里,该去哪里。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黄海爷爷终于醒了。他对罗素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只感觉到十二个神圣容器的气息。”

“什么?”罗素突然怔住。

黄海爷爷严肃而严肃地说:“是的,玄冰灵隐是十二神器之一。”

“玄冰灵印?冷云场景的玄冰灵隐?”罗素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过之后的浓浓鼻音,惊讶地问。

海鲜爷爷点点头。"是的,但是我也感觉到了十二圣器的另一种气息."

罗素听了,一愣,随即问道:“你是说除了冷云的玄冰灵隐之外,帝都还有十二神器?”

海鲜爷爷说:“对,宠妃目前我感应到帝都有两股。当我的力量恢复得更快时,宠妃

就在罗素绝望的时候,他突然得到了这样一个好消息。它就像一只绝望地在海上被风雨击打的小船,突然看到了前方的灯塔。

罗素握紧了拳头。“我知道。”

冷的,冷的云风景,似乎这段时间我们应该经常见面。

罗素此刻并不知道。南宫绍尔被带回龙凤会后,他正处于生死关头。

四大超级家族之一的龙凤氏族,在军部有占据南宫世家半壁江山的将领。此刻,他们家的高级将领晚上都睡不着觉。

因为对未来的家庭领导寄予厚望,生死未卜。

高级将领心里焦急,最苦的是自己的士兵被训练得要死,要死。

罗素不知道这一事件会如此广泛和严重。

此刻,她坐在桌边,一只手托着下巴,还在想着怎么想办法把自己的玄炳灵封印从冷的那里拿回来。

然而,在罗素采取行动之前,有人对她发起了暗杀企图!

当然,罗素并不知道,因为刺客们在接近罗素之前就已经被炼药师公会的强者们杀死了。

前天一个刺客,昨天两个刺客,今天三个刺客,惊动了炼药师公会的帝国炼药师。

在这四位帝国炼药师眼中,罗素就是一座宝库。他们都觉得这个炼药师公会以后一定要交给罗素。

这个女孩还是个小昕薇,但她将来会成为他们炼药师协会的会长!

现在人被暗杀了,很明显是遭遇了某个家族!

然后,在罗素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开始调查。

但是这群人隐藏的太深,根本查不出来,所以米副总生气了!

只有一千天做贼,前天哪个能防贼?我们必须想出一个好办法来防止有人暗杀那个女孩。

于是,米副院长立即召见了剩下的三位帝国炼药师。

最近三位帝国炼药师心情都很好,所以都在微笑。

坐在顶层会议室。

熊老带头说:“哈哈哈,既然不愁投资紫金币,那就动手实验,事半功倍,真的是得心应手!”

牛老没好气的顶了顶熊老的胳膊“我说熊老,你不能快点吗?你透析白水晶都不够!”

孙随口也郁闷的盯着熊老“你看,你慢点,老牛被耽搁了,老被耽搁了,哪里能找到红水晶?所以,老熊,你得加快速度,不能停。”

熊老前所未有的满意。他骄傲地抬起下巴。“嘿嘿,现在你知道我的老熊很重要了吧?不过这几天做实验真的很累,需要好好休息,哈哈哈——”

剩下的两名帝级炼药师眼珠子飞刀一瞥。

熊老满意了之后,突然想道:“咦,你最近怎么没看到苏汕头啊?”

也就是说,大家都记住了。的确,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那个女孩了。我真的很想她。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

而这时候,冷情。

当他听到人们谈论罗素时,冷情他悲伤的脸色变得更糟糕了。

熊老第一次发现不对劲。他好奇地问:“老宓,你怎么了?”

大家都在看m副总。

副总统米愤怒地说:“罗素有麻烦了。”

“什么?”突然,三名帝国炼药师瞬间站了起来,用严肃的眼神盯着M副院长。

米副校长也是无奈。“有一股力量在追逐罗素,刺客们每天都在被派去越来越多。有必要杀她吗?”

熊老兴奋的一拍桌子“是炼药师堂发现的?!"

米副院长摇了摇头,“炼药师堂擅长用毒杀人,而不是派人行刺,如果是炼药师堂杀人,他们不怕被我们知道。如果炼药师堂知道罗素的实力,那么我们就公开她的身份,没有人敢给她光明面的愤怒,但现在的问题是炼药师堂仍然不知道她的实力,所以我们要考虑很久。”

“那会是什么力量?”老熊生气地问!

罗素是融云大师的弟子,但当他们失去头发和手中的财宝时,他们会感到心疼。

米副校长认真的摇了摇头。“从情报上看,这股力量来自帝都的某个家族,但目前还没有具体定位。这件事需要认真调查。”

“等我们查出是哪个鬼搞的,一定会让他进入我们炼药师公会的黑名单,甚至敢刺杀我们炼药师公会未来的会长,我们活腻了他!”熊老了,但还是火辣冲动。

牛佬和公孙药师也点头同意“黑名单一定要拉!”

米副校长气愤地说:“黑名单我就不提前提了。现在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讨论如何保护我们未来的成年人。”

熊老带头说:“派人24小时保护你!”

牛佬还说,“它必须强大!”

如果公孙也说“我这里还有很多厉害的武者欠我一个人情,要不要从他们中选一个?”

米副会长说:“保护必须保护。我们之前派出的人都是24小时贴身保护的,不止一两个。对付刺客绰绰有余,不用担心秘密保护。我现在担心的是另一回事。”

“是什么?”你帝炼药师问。

“我担心有人会生这个女孩的气。”米副总裁考虑得很周到。他说,“你认为,自从罗素被暗杀后,会有一系列针对她的措施。如果大家都挤走苏汕头,那她就太难过了。”

老熊“对!我们苏姑娘不能生气。”

牛佬“不能受委屈”

不得不说,炼药师公会这位万人敬仰的老人,对罗素是发自内心的好,各方面都很体贴。

米副校长很认真很认真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很认真的说:“所以,我们今天的题目就是选一个能站在桌子上帮助的人。”

熊老第一个开口。"否则,让我的小徒弟成为罗素的一页纸."我真的不想说我的小徒弟脸好看,药炼水平高。"

牛老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用精致的五官能给苏姑娘看吗?药炼水平高,王爷能量高,王爷又超苏的女生?人本身就是从王耀谷出来的皇帝!”

公孙药师答道:“还有,你是要徒弟保护苏小姐,还是要跟她学炼药?”

熊老怒道:“那你说,你说谁保护她清楚?”

牛佬说:“我的徒弟,你们都知道,他很会玩,实力也不错。*请看书。”

熊老冷哼“你的徒弟?你徒弟能打,但他以前干过那些破事。你怎么敢推荐?”

副校长米认为的徒弟不错,因为他真的会玩,所以他插了一句嘴来“给人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而米副总的话却淹没在熊老和的口水战中,没有一丝涟漪。;;;;;|;;;4;;;;;;;;;;

熊老说:“打个蛋有用。最近苏的姑娘走近帝都的权贵子弟。你徒弟会玩,会打这些厉害的孩子。”你能打败南宫刘芸吗,或者你能打败它太冷吗?"

牛老突然没好气了。这一点,我实在打不过,但他硬着头皮。“那你打不过又能怎么样,打得过你徒弟!”

熊老特别得意。“我徒弟不会打架,但是我徒弟家里有钱,我就让徒弟买你徒弟。信不信由你!”

米副校长见他们吵来吵去,顿时觉得头疼。“好了,别吵架了,我徒弟最合适。”

三位帝国炼药师默默的看着米副院长。“你徒弟才十岁!”

米副校长说:“我徒弟才十岁,炼药水平不高,战斗力不好,手里没钱,脾气还不好,可是我徒弟要跟走,所以没人敢给她生气。”

众人一听,顿时意识到“是的,你徒弟的身份……”

m,副总统的徒弟,虽然什么都不会,但作为陛下的九王子,他有一个绝望的身份。

他是第一位女王留下的唯一直系血亲。

按照正统的血统,小王子是未来王位的继承人,但现在他...

让小王子跟着罗素,自然是万无一失,谁敢给小王子气?活腻了?就算是四大超级家族,那也只是客客气气的。

“可是你的小徒弟脾气不好,是不是?”

“而且你徒弟是小王子,怎么能天天跟着苏汕头?”

“而且就算你想,你徒弟也不愿意做。”

三位帝国炼药师都很担心。

米副校长摸着下巴,想了半天,说了个建议,“让苏汕头收小倩当徒弟怎么样?”

米副院长语气中带着疑问,但他显然已经下定决心了。

“卧槽,你不好意思!”莱斯副总裁熊老超竖起大拇指!

和公孙药师都向米副总裁竖起了大拇指。“太丢人了!”

宠苏姑娘甚至向她的小王子徒弟投稿。

不过他们都知道,米副校长这么做是为了小王子,因为现在年纪轻轻的已经是一个成就了,将来她会更了不起。

p编辑大人说这个月的月票很重要,大家点一下投月票的位置,有票可以投~

这对罗素也是一件好事。以小皇子少爷的身份,宠妃就算她身后没有炼药师协会,宠妃/

只是,小王子会不会如米副校长所料,愿意向师父学习呢?罗素,你愿意接受孩子做学徒吗?

经过讨论,米副行长开了训觉,通知、过来。

小王子皇甫谦,绰号萧乾。

女王去得很早。小倩现在在冷皇后身边长大,脾气极差。

有多糟糕?只能说他狂妄任性,独霸市场,小霸王小小年纪该做不该做的事都做了。

罗素把自己锁起来,这些天疯狂地练习。整个人脸色苍白,脸色苍白,看起来很不好。

在珏的通信中,米副总裁说她有重要的事情要与您讨论。

重要的事?

新联盟的举行需要一些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总想找点事做,免得胡思乱想,所以米副总的这个消息正好。

罗素从精英训练室出来,直奔炼药师公会。

米副校长专程坐在办公室等她。

当来的时候,米副总裁微笑着向她挥手。当走近时,米副总裁微微蹙眉。

由于距离近,他可以清楚地看到罗素美丽的卧蚕下有两个淡淡的黑眼圈,罗素的脸苍白如血,看起来很憔悴。

米副院长一脸的担忧“你姑娘,被暗杀了害怕吗?没事,没事,放心吧,有整个炼药师协会作为你最坚实的后盾,不怕。”

米副主席哄就像哄小孙女一样。

但是罗素"?有人暗杀我?”

米副院长这才想起来,罗素也不知道这件事。

因为刺客不在罗素附近,被炼药师公会的高手切断了联系。

但是作为被暗杀的一方,我还是要告诉罗素这件事。

为此,米副总很认真的跟说了这件事。

罗素微微皱起眉头。“有没有强大的力量刺杀我?”

米副校长苦恼地看着憔悴的少女,点了点头,“一个力,也许两个力,还没查出来,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想到办法了。”

“什么方法?”罗素很好奇几位帝国炼药师会怎么做。

于是,米副主席把他们制定的计划告诉了罗素。

“学徒?还收小王子当徒弟?”罗素脸上有一种表情。

米副校长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这孩子以前是我的徒弟。现在我就改用你的名字,你以后要对这个孩子负责。”

“陛下同意?”对罗素来说,陛下太遥远了,她甚至没有资格第一眼见到她。

副校长米点点头。“昨天晚上,我专程去皇宫见皇帝,和他私下谈了你的事。你在尧王谷以御炼药师的身份告诉陛下,陛下没有不同意。”

还在沉思,米副校长说:“为了不引起炼药师堂的怀疑,也为了不让他们在你力气还小的时候就做出极端的措施,这些一定要做。”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

“可是,冷情你一定要这样吗?”罗素无奈的看着米副院长,冷情“没有小王子主人的身份保护,没有人能欺负我?."

副校长咪很认真的看着小女孩。"没有高贵的身份,你怎么生活在南宫绍尔的圈子里?"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从脚步声来看,新人是一个习惯傲慢的人。

米副主席有些头痛地对说:“小王子来了。他的脾气有点...不太好。你要多承担。”

米副院长这句话刚说完,办公室的门哐当一声摔在墙上。

罗素抬起头来。

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小男孩上台,瞟了一眼米副校长,不悦地皱了皱眉头。“老头,你怎么这么急着给我打电话?”我很忙!"

米副校长愤怒地白了他一眼。“过来,过来。”

小男孩生气地瞪着他。“为什么?”

小男孩非常不听话,站着不动。

米副校长无奈的走过去,把他领到面前,对小男孩说:“小倩,我给你介绍一个师傅。非常厉害。”

小王子似乎有点感兴趣,眼睛闪闪发光。“大师,有多伟大?”你比老人还厉害吗?"

每天被人追着叫老头,米副总已经习惯了,但是在面前,米副总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对,很厉害,甚至比我还厉害。”

“这么厉害,那你现在才告诉我?”十岁的王子显然不高兴了。他盯着副总裁米,转头看着。突然,他的眼睛亮了。“嘿,这个漂亮的女人是谁?她很漂亮。她是不是很厉害的炼药师的孙女?”

米副院长尴尬地看了一眼,咳嗽了两声,然后故作凝重而挺直的样子。“这个苏姑娘是我介绍给你的师傅。请跪下磕头向老师学习!”

“什么?”小王子非常惊讶。他美丽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指着罗素,好像他的喉咙卡住了。“老头,你在说什么?”

米副校长气愤地说:“以后她就是你的主子,你不认也得认。”

“没有!”小王子气得差点跳起来。“坚决!”

米副院长冷冷一笑“没有?嗯?”

“我不能,小老头。就算要虐我,也可以换个方式。”小王子看到硬的就软了。

然而米副校长却笑着拿出什么东西在小王子面前摇了摇。“还记得这件事吗?”

那是一个盒子。里面的东西是米副校长和小王子都知道的。米副校长笑得像只老狐狸。“你崇拜老师吗?”

“老头,你不好意思!”小王子愤怒的指着米副校长。“有本事就别请这玩意出来!”

米副校长反正在小王子面前没有威严,就笑着说:“我问不出来,你服从不了。”

“死老头,你不好意思!”小王子生气了。

但米副校长笑呵呵地看着他,王爷*道

小王子愤怒地把目光移开,王爷怒视着罗素。“见见师父!”

他乱涂乱画,就结束了。

米副院长和蔼可亲的拍了拍小王子的肩膀,小王子尴尬地挣开他的手,愤怒地盯着他。

米副校长大大笑了笑。“好吧,和你的新主人好好谈谈。”

之后,米副主席把和小王子留在了这里。他先走,然后带上门。

罗素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毛。

她现在强烈怀疑副总统米在为她寻找护身符。他压制不住这个恶霸,就把这个烫手山芋转给了自己。

当米副校长拿着精制的盒子走掉的时候,小王子又抖了一下。

他小小的身体,双手抱着双臂,傲慢地看了罗素一眼,挥了挥手。“好了,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每天问候我一次就好。”

米副总滑得太快,没有机会退货。可以保证,如果她现在去找米副总,就找不到了。他一定去了很远的地方。

罗素没好气的瞟了小王子一眼。

这个恶棍恶狠狠地瞪着罗素,他的语气不好。“我叫你跪下来和王子打招呼。你聋了吗?”

罗素无奈地叹了口气。

小霸王老气横秋的瞪眼“你叹气什么?太子最初拜皇帝的炼药师为师。现在他正切换到你小女孩的门口。我还没有抛弃你,但你已经抛弃了王子。活腻了!”

罗素真的不想和这个恶霸废话。她手中的东西被举到小王子面前。“跪下。”

小王子看着盒子,气得呱呱叫:“我是大人物!老人什么时候把盒子留给你的?我怎么没看见——”

最后一个字话音未落,就见小王子身形如电,像一只敏捷的小猴子,朝着罗素射来!

他的速度很快,他的手下更加凶猛,所有的力量都百分之百的爆发出来!

他不会考虑对方的实力如何,也不会考虑如何接受,他会将所有的实力爆发出来!只要达到目标!

这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这是罗素对他的第二印象。

罗素的力量比小王子的天性强多了。小王子只有一招被她背后的手映到了。

罗素力气不小,小王子痛得龇牙咧嘴,大叫:“卫兵!警卫呢!守卫!”

但这里是米副总裁的办公室。那些卫兵已经被远远地隔离了。他们怎么能听到小主人的呼救声?

罗素生气地拍拍小王子的头。“你不能接受吗?”

“不满意!”小王子疼得尖叫起来,但还是不肯接受。

罗素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是什么箱子?我打开看看。”

“等等!”小王子抓住罗素,他清澈美丽的眼睛紧张地盯着罗素。“别看!”

“我会听你说什么?你以为你是我师父?”罗素哈哈冷笑,动作不慢。

“师傅!”小王子气呼呼地盯着罗素,终于恼怒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

虽然他表面上让步了,宠妃但暗地里从未被说服。

小王子咬牙切齿地说:“一定要找机会给这位新主人一个教训,宠妃把东西拿回来!”

回到国子监后,罗素遇到了唐牧瑶。他告诉罗素,她上次留下的丹药唐老已经吃完了,情况好多了。他问罗素该怎么办。

跟着唐牧瑶来到了唐家。看到唐老后,罗素舒展了一下眉头,笑着说:“唐老的毒已经解决了三分之一,不过越晚,毒素解决的越慢,还是耐心点好。”

“那么,我爷爷不会死吧?”唐慕瑶兴奋地抓起罗素!

之前,罗素没有说她能治好唐老,她只说她能继续她的生活。

罗素半开玩笑地说:“我不敢说治愈,但是三五年就能保证,就是不知道你买不起紫晶币。”

“虽然会很难,但要打败我们唐家也很难。”唐慕瑶用灼热的目光看着罗素。“如果能让爷爷的生命延续几千年,那就太好了!”

罗素生气地摇摇头。“你跟我去炼药师协会,那里药材齐全,配置方便。”

炼药师协会。

他一进炼药师门,唐慕瑶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孩双手叉腰,大摇大摆地出现在炼药师公会的宽阔大厅里!

小王子骄横任性,在帝都很出名,几乎所有人都头疼,但他也因此出名,很多人都认识他。

在名树的阴影下,小王子停在了炼药师公会的大堂,顿时整个大堂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敢在小王子方圆一百米内通过。

就算路过,也要跪下给小王子行礼,仪式结束后离开这里,因为小王子会不耐烦的。

唐穆尧在帝都住了这么久,自然知道规矩,所以见到小王子就从远处送了一份礼物。

他抬头一看,罗素还站着,以为她不知道小王子的身份,于是他赶紧提醒道“这是帝都的小霸王,得罪了别人还有活路,得罪了小王子,这绝对是死路一条。你身为帝国炼药师的身份没有公开吗?就拿个礼物,我们赶紧走。”

连唐慕瑶都很关心小王子,可见小王子在别人眼里的印象是多么的恐怖。

然后,唐慕瑶很快就看起来僵硬了,后背变得冰冷。

因为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邪恶的小王子,带着狰狞的面目和微笑来到这里。

唐慕瑶单膝跪下,不敢起身。

小王子当唐慕瑶是空气不存在的,他款款走到罗素面前,正要冷笑,而罗素手里不知不觉多了一个小盒子,正玩得津津有味。

小王子得意洋洋的脸色突然变了!

罗素眼睛半眯,笑吟吟的看着他。

小王子只觉得头皮发麻。最后,他只能硬着头皮。在唐慕瑶疑惑的目光下,他向罗素靠了过来,敬礼“师父……”

“学徒。”罗素伸手摸了摸小王子的小脑袋瓜子,又把小盒子收了起来。

小王子愤怒地盯着罗素“你会知道威胁我的!除了威胁我,你还能做什么?!这简直是一场胜利!"

罗素微笑地看了他一眼。“不赢就不赢吗?”

小王子生气了。“我不接受!冷情”

罗素没好气的瞅了气呼呼的小王子一眼。“孩子们,冷情如果你们不服,去找你们的老主人或者你们的父亲。”

罗素示意小王子停止废话。她很忙,然后罗素带着唐慕瑶去了药店。。>。

小王子被留在了那里。

此刻,炼药师公会正忙得不可开交,所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位传说中霸道刚愎自用的小王子第一次被打,而且是在一个炼药师大师面前。

对外而言,米副总发布的消息总意味着是炼药师大师。

小王子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大胆,无视他这个王子!

小王子很生气,心里哀叹。你丢下了我,但我必须跟着你!不管你今天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你得毁了你的计划!小王子自信的握紧了拳头!

握紧拳头后,所有人都看到了罗素留下的小王子,带着一群卫兵,浩浩荡荡地跟着罗素。

炼药师协会设计精巧,一系列门对药材进行分类。

很快罗素就到了药材的最高境界。

医药库有人看守。那是一位留着白胡子、眼睛炯炯有神的老人。

罗素拿出106种药材的清单,递了过去。“跟着单子走。”

白胡子老人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罗素。

他守护高档药材库很多年了,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姑娘,一出口就需要100种药材,简直英雄。

白胡子老头接过名单,扫了一眼,摇摇头。“你是哪个帝国炼药师的弟子?你有什么指示吗?如果没有手,这个药库的门是打不开的。”

“手谕?”罗素很困惑。

她拿药材之前,去了中级药材库,没人守着门。罗素手里有足够的权力,可以拂过他的脸,所以罗素毫无障碍地进进出出。她直接拿了药材就走了。

白胡子老头白了罗素一眼“都是废话,没有手谕,怎么打开保护机关?帝炼药师哪不知道?说,谁派你来的!怎么办!”

然而,在白胡子老人的话还没说完,罗素的脸就抬起来了,防护门被打开了。

白胡子爷爷傻了。

罗素指着自己,“我的权威似乎足够了。”

白胡子爷爷就更傻眼了。

能刷脸直接开高级药库,整个炼药师协会不会超过十个人,她真的能怎么样?

罗素没有为白胡子老人解决问题,而是自己进去找药材。

白胡子爷爷赶紧紧急通知米副总...

米副院长一听这事,顿时哭笑不得。

为了保护罗素,他为罗素保密,所以炼药师公会中的许多人并不知道罗素的特权。

米副校长道:“这姑娘是炼药师公会最高权威的黑白徒弟。以后想吃什么药就让她吃,哪怕动了整个药库,让她吃,懂吗?”

白胡子爷爷摇摇头,没明白...

楚三麻烦龚二帮他收拾残局,王爷所以龚二很少任性一次,王爷楚三只好站出来失陪。

宁天浩和林若雨也都无语了嘴角抽了抽。

“这个罗素真的很重要。”宁天浩发现,他曾经把罗素的重要性估计得很高,但现在看来,它仍然被低估了。

楚三气愤地说:“你可以看下一场。”

有宫二在,不知道下一局会有多偏。

如果有人敢伤害罗素,宫二暗中下手废掉此人,楚三都不会有丝毫怀疑。

因为现在的宫二,在罗素面前,简直就是任性而骄傲,没有心。

南宫云烟跟着罗素。

他不远也不近,只是静静的走在她身后十米。

谁也感觉不到那灼热的景象,但罗素假装不知道,只是冷着脸向前走着。

唐雅兰好奇的回头一看,这一眼,顿时惊得她捂住了嘴。

唐雅兰兴奋地拉着罗素的袖子,她也知道压低声音:“是南宫二号还是南宫二号?”

费俊平心想,怎么可能?南宫二初的主裁判坐在高处俯视小比赛。为什么这里会有空?

费俊平根本不信。她回头,但下一秒,头嗖的一声向后转,双手捂着胸口。

天啊,除了南宫二少,还有第二个人,长得那副帅气独特的样子。

唐雅兰和费俊平一想到身后有南宫二少,吓得面无人色,束手无策。他们不知道把手和脚放在哪里。

那就是南宫两位小神仙。

然而,罗素似乎无事可做,悠闲地散步。

唐雅兰和费俊平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焦虑。

他们俩慢慢加快了步伐

差距慢慢拉大。最后,两个人逃之夭夭,跑得飞快。最后,数字消失了。

罗素只能无奈地叹息。

去别墅的路上,一片寂静。

阳光下,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保持着十米的距离。

眼前的身影浑身散发着冰冷,自顾自。

身后的人影一双美丽的眼睛望着前方的背影,静静地跟在后面。

两个人一路没说话,连一句话都没交流。

完全像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时光流逝。

前面已经出现了别墅的影子。

直到罗素踏进别墅,两人才说了一句话。

看着罗素冷然走进别墅,强行关上门,南宫曜那双流动的漆黑眸子,如同流星一般,眼中闪烁着醉人的柔波。

三天后,二十进十。

费俊平弃权了。

东华大学的人们满心以为唐雅兰会再接再厉,创造出更辉煌的成就,但她也选择了弃权。

罗素呢

罗素从来没有想到她遇到的人竟然是

周二飞

周二,费遇见时并没有想到要扮演他自己,突然他在那里变傻了。

罗素清楚地记得,当她在西南边境时,南宫刘芸只带她回来过。当时她是周二飞的,辛一浩和冷留在了西南边陲。

自从他周二飞回来,宠妃天就凉了。不管他是否安全回来,宠妃罗素的心里充满了疑虑。

但是最让她困惑的是

“你的脸”回忆道,周二她给费和辛一昊做了一个造型。没有她独特的技巧,要去除他们脸上的化妆是绝对困难的。

但是现在,周二飞出去之后,那张脸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然而,在罗素说话之前,他像一只兔子一样在周二飞到舞台上说:“我弃权。”

他去西南边境怕苏联。

更重要的是,从罗素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他很容易受到罗素的攻击,所以放弃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在他逃跑之前,罗素已经把他抱在手里了。

“放开我,放开我,”周二飞挣扎着喊。

但是罗素没有放弃他的意思,所以他带着他飞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救命!无礼!”周二飞不知道他在喊什么。

罗素的整张脸都是黑的。

就算你想不雅,也是他利用了周二的航班。罗素用手刀直接砍倒了周二的航班,带着人走了。

所有人: ""

见过彪悍的土匪,却见过如此彪悍的女土匪

"罗素打算星期二坐飞机去做什么?"

“周二飞,喊非礼是真的吗?”

“为什么被带走的不是我?”

他们心里难过。

宁天浩笑着看了看南宫云,开玩笑道:“为什么不阻止呢?”

南宫刘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太小看她了,也太小看我了。”

宁天浩嘴角的笑容僵硬了。

楚三拍了拍宁天浩的肩膀,知道他明白南宫云的意思,特意翻译给他听:“你瞧不起罗素,连宫二都不要的罗素,会看上这样的人。”

看到宁天浩的尴尬,楚三笑着说:“你也瞧不起宫二。他嫉妒如此明显的事情。那他还是我们佩服的宫二里的宁大。怎么才能发现你最近智商不够?”

“咳咳。”宁天浩假装咳嗽,化解他的尴尬。"开个玩笑,顺便说一句,罗素背着那个正在做这件事的人."

“被迫问。”南宫二的小手叠在脑后,靠在软椅上,嘴角勾勒出一缕邪魅的弧度。

至于用什么力量,南宫二似乎知道的很少。

宁天浩深深叹了口气。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骗过他的眼睛

想到这,宁天浩的心中一凛。

他对罗素的印象不好,宫二也很了解,所以之前故意让自己当评委,就是想让自己亲眼看看自己渴望的罗素有多神奇

直到这一刻,宁天浩才突然意识到,葡萄架下的对话,宫二无意中为现在埋下了伏笔。

他可以算自己,也必须算龙凤会的人,所以这个新联盟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新联盟。他想向每个人展示罗素的潜力。

果然是又黑又狡猾的宫二。

为了罗素,他可以被看作是按部就班的。

我只希望罗素能支持他,不要让所有人失望。

对新联盟感到幼稚的宁天浩,冷情在搞清楚里面的关键点后,冷情把罗素带到了更高的层次。

然而,罗素并不知道这里的曲折。她带着星期二飞到角落,用手刀把他叫醒。

当我星期二醒来时,我看到了罗素。我吓得开始跑。

但是罗素已经把他按在了地上。

“如果你不想成为真正的女人,就回答我的问题。”罗素冷冷一笑。

真正的女人周二坐飞机,吓得差点哭出来。

去西南旅行是他无法摆脱的噩梦。罗素一上来,就控制住了自己最大的弱点,所以周二他流着泪飞过去点头。

“你们三个都回来了。”真正想问的是冷邵琪回来了没有。

周二,费飞猛点头:“冷邵琪带我们回来了。”

罗素的眉毛跳了跳。冷带回来的,说明冷手里有个破空定位珠,他不是说空定位珠不能用吗?为什么

“他会受伤的,”罗素冷着脸说。

“我受伤了,但很严重。当我们被发现的时候,鲜血流了一地,神武家族的主人凶猛地追了上来。若不是冷杀了,抢了头领的破空定位珠,我们三个都死了。”周二,我痛苦地看着罗素。“冷是那么适合你,而你是那么适合他?”

他说的话,罗素并不明白,他在弱吐南宫云烟的时候只带走了她,却把所有人都留在了后面。

然而,南宫绍尔的身份不是他可以抱怨的,所以他不能怨恨。

当罗素听到血在冷云流了一地时,她的眼睛微微皱起。她周二走了,转身要走。

“你去哪里找冷?”星期二飞到罗素的后面,大声喊道。

但回答他的是罗素冰冷的背。

就在这时,一个黑色的影子闪过星期二。

周二飞来飞去看看,嘿,没人,一定是他的幻觉。

其实并不是周二飞的错觉,因为刚才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两个人正埋伏着。

罗素走后,一个黑影跟着罗素,而另一个黑影迅速向龙凤门冲去。

南宫二澄清车马一定是罗素,所以此刻,所有龙凤会的人都擦亮了眼睛,观察罗素的一举一动,言行举止。

费和周二的谈话很暧昧

影子飞进龙凤门的一个院子里。

那件白色锦袍,负手长背,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影子会呈现刚刚录制的对话。

年轻人看了一眼后,两簇火焰在他眼中点燃,他手中的纸片瞬间变成了灰烬

“继续盯着。”年轻人满嘴都是笑,眼神明明是在笑,却又觉得冷漠,残忍,残忍。

另一个黑衣人跟着罗素。

罗素正走向冰冷的房子。

因为冷是被人扶伤的,她不能坐视不管。

但是走到半路,罗素的通讯爵微微动了动。

当罗素的目光扫过通讯珏时,她的后背微微有些僵硬。

唐雅兰腹痛

罗素亲自把唐雅兰吊过去,王爷传来哎哟哎哟的惨叫声。看来他真的病了。

罗素想了想,王爷往回走了一半,向她的别墅走去。

在战斗站的另一边,南宫绍尔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轻微的弧度。

楚三看到南宫的流云,笑得像只狐狸,好奇地问:“笑什么?”

南宫绍尔的笑容像三月的樱花一样醉人。“我大嫂最近身体不太好,请多去看看。”

南宫的漂亮老婆是褚三少的表妹。

褚三少听了这话,眼睛微微蹙眉:“没听人说起。什么时候起的差?”

南宫二的小眼底是邪魅的深笑,但在楚三的小眼里,却有一种冰冷而逼人的感觉。

从楚三少的角度来看,南宫刘芸此刻仰望着远方的天空空,他深邃的侧脸把众生颠倒了过来。过了许久,他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今晚。”

“啊”楚三少一开始没明白。

现在还是下午。他怎么知道水今晚会不舒服,但很快,三少的身体颤抖了。他盯着那个看上去热情、慵懒、漫不经心的漂亮男孩:“你应该好好对她。”

为什么?

在闪电和燧石之间,楚三少想明白了关键:“你大哥应该从罗素开始。”

于是,他先开始变强,拿着水雪薇去捣鼓,威慑南宫不流出来

楚三小脸瞬间白了,冷汗滴滴滚了下来。

因为罗素,这两兄弟想要一堵墙吗

“你丫的”楚三少指着南宫云烟,无话可说。

但是此刻,周围的宁天浩和林若愚,都站在了当场。

南宫云没想到

原来,不管怎么高估,他们还是低估了罗素在南宫刘芸眼中的地位。

宁天浩的脸色有些苍白,林若愚白皙的额角滚落一滴冷汗。

南宫云烟像是没人在看似的跟楚三的这段对话与其说是为了警告楚三他们俩。

《龚

“南宫云烟你”

看在罗素的份上,这太疯狂了

但两人除了默默擦汗,什么也说不出来。

刚刚听到的消息太令人震惊了,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消化。

所以10投20中的比赛过后,宁天浩和林若愚还是有些无反应的。

一局又一局,十个考生出来了。

慕容方的冷云逸无疑进入了前十。

罗素、阎崇衫也进入了前十。

新一号十大。

其余的人,罗素并不知道。

在五分之十的比赛中,罗素很幸运,在叶楠学院获得了第三名。毫无疑问,罗素赢了

罗素一直想见到慕容芳,但她一直没能见到她。相反,她身边的人,一个个,不小心伤害了慕容方。

费俊平以前见过慕容方,但现在阎崇衫也已经见过慕容方了。

费俊平直接认输了,但是阎崇衫居然不顾战斗的选择,这让罗素的眼睛紧紧地皱了起来,因为她清楚地看到了慕容方眼底的恶意犯罪

一开始很接近,大家真的很惊讶

因为颜冲衫在东华学院一直默默无闻,或者说整个东华学院,在罗素的辉煌绽放下,是暗淡无光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与此无关的暗淡无光的人,宠妃站出来和种子选手慕容方打起来。,

甚至,宠妃言重衫,让评委那几个人,都微微侧目。

颜衫,颜嫔妃的七个儿子,一直没有存在感,但现在,这位年轻的明星正在冉冉升起。

然而,喜悦并没有持续很久。

因为慕容方开始反击了。

慕容方的反击狠绝而猛烈

他盯着颜冲的衬衫,冷冷一笑:“小子,表演结束了,现在是你的结局了。”

“嘭”慕容方重重的一击打在了燕崇衫上。

言重衫没有被砸碎,他的血全部冲到脸上,脸红得像血一样。

“啪”慕容方一脚踢向燕崇衫。

言重衫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口鲜血疯狂的吐了出来。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慕容方一脚就打在了他的背上。

“啊,”言重衫痛得瞬间仰头,满嘴鲜血。

罗素的眼睛爆发出巨大的愤怒

言重衫,赶紧认输。罗素的拳头紧紧地捏在他的身边。

他根本打不过慕容方

不过,就算阎崇衫想认输,慕容方也不会给他机会。

我看见他抬起脚,踢了下去。

“我”言重衫闷哼一声,后面一句话哼都哼不出来。

罗素的眼里充满了愤怒

慕容方,这是要当众虐杀颜冲的战袍吗

“慕容方你太卑鄙了,言重衫已经放弃了你给我住手”罗素冰冷的目光盯着慕容方,咄咄逼人。

如果可以,罗素会冲到战场,但是这里的战场不一样。为了防止干扰,一旦交战双方进入战场,除非分出胜负,否则战场将被封锁。

慕容方听到这里,他转过头来,带着嗜血的冷笑看着罗素,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朝燕崇衫扔了一脚

言重衫又是一声闷哼,他连痛都叫不出来。

此刻,他的背部血肉模糊,几乎腐烂成一团泥,令人震惊

罗素心里有一口怒火

她和颜冲衫接触不多。这个年轻人从傲慢到顺从,默默为她做了很多事。她怎么能让言重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受尽屈辱然后被虐而死

“慕容方,你给我站住”罗素双眼赤红,一片猩红

面对的愤怒,慕容方逗着嘴幸灾乐祸道:“放心吧,下一局就轮到你了。现在先解决这个爱管闲事的小兔子,哈哈哈。”

在罗素不在的时候,言重衫帮罗素做了很多事情,所以他得罪了慕容方。

战场被封,燕崇衫半昏迷,无法喊败。现在只有评委席上的人才能喊停。

苏冰冷而凌厉的目光射向南宫云的眼睛像点燃了两簇火焰,疯狂的暴怒

南宫刘芸没有想到,有一天,罗素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其他男人。

这时候,南宫二小帅的样子,如千万年的冰雪。

一瞬间,整个球场仿佛被冰霜笼罩。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