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龙8long8812(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十八岁的天空续(1/64)

龙8long8812(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此时此刻,天空不仅基地里的人在看着,天空疲惫不堪的宁义海等人也在看着罗素。

当他们看到罗素团队如此轻松地处理了闪电蚊子时,他们觉得自己肿得像猪头一样,每个人都后悔吐血了!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能这样?

突然,一个男人惊呼,“我知道了!罗素在模仿我们!她之前故意不动,就是想看看这些水平有什么难度,然后制定相应的措施,然后轻松完成!”

不得不说,学长你这个道理。

如果不是宁奕海以身作则,让罗素知道7级有闪电蚊,她也不会早早做好闪电条纹纸。

但是如果你知道真相呢?

接下来,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罗素轻松通关。

八楼。

宁义海的队伍为了躲避看守,跳进了人体排泄污水的水沟,差点被恶臭熏晕过去。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要在阴沟里游到对岸。

因为通往上层的楼梯在另一边。

他们必须游过去!

刀疤他们都很担心。他们不会跳进排出的污水里吧?那还叫不叫人活?

罗素摇摇头:“没必要。”

罗素数了一下警卫的巡逻时间。她伸出绿色的羽毛和仙女藤,把它放在两边。然后她先滑行,嗖的一声到了另一边。

其余的人都抱着青羽仙子的藤蔓,嗖嗖的快速向另一边冲去,然后快速的向八楼冲去。

“他们没有下阴沟!”

“他们实际上并没有下臭沟!”

“他们居然这样避开臭水沟!”

闻闻自己身上的臭味,然后看看罗素。都是干的,宁一海队里的这些学姐都快吐血了。

这很简单...

如果没有对比,他们觉得开心,觉得满足,但是有了这样的对比,他们突然觉得自己像又大又傻的叉子!

“第二队快赶上了,怎么办?我们要继续前进吗?”

“我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宁义海微微皱眉。

“为了避免被罗素抄袭,我建议向基地申请,关闭罗素对我们的转播权!”

经过不断的诱惑和战斗,天空南宫裸已经发现了南宫云的实力。

神光三星初级,天空却拼命越级,已经神化四星实力!

摸清了南宫云的实力后,南宫裸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

他神化了四星巅峰,他一定会赢!

“战斗结束了。”南宫裸冷笑。

然后,他的速度爆炸了,力量爆炸了!

瞬间,他体内的气场就像海水一样,汹涌了起来!

他手中的古剑闪着电光,火花和闪电,剧烈地爆炸了!

这时,南宫云烟的眉头微微锁了起来。

从南宫云到强者的路上竞争对手很少。除了公爵大人和融云大师,南宫云几乎一帆风顺。

但这一次,他真的遇到了对手。

在取出心脏里的血之前,他的力量几乎减少了一半,所以面对南宫光秃秃的时候,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但即便如此,南宫云爆的实力还是让对方侧目!

南宫裸,已经放心了,突然,他抬头看到不远处的金属船,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

据二三子说,一路上一直有女孩子跟着南宫云烟?

师傅的命令很明确:把南宫云带回来,等着剩下的人被杀被赦免!

金属船上的人...

南宫裸眉头微皱,战斗的方向故意朝着金属飞船的方向移动。

南宫云烟心里闪过一抹担忧。

然而,此时-

“老少皆宜的大罢工!”南宫赤手空拳的顾剑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冲击力!

而他的方向,正是向着罗素的金属船!

一时间,天地变色!

风云涌动!

在冲击波经过的空之间有一个蜘蛛状的裂缝!

强,太强了!

南宫云的脸在那一刻像雪一样白!

“没有!”

南宫云烟一声大吼!

他怒不可遏!

南宫云烟的身体比他的神经末梢还大,就在南宫光秃秃的这一招暴击的时候。

他的身体已经飞过去第一步了!

“龙凤虚影!!!"

南宫云烟爆喝一声,他用自己的身体抵挡住了这无比的攻击!

如果说在挖出我心中的血之前南宫云烟还能挡住,但此时此刻,就连龙凤虚影也只能挡住其中的大部分,而且余波还是流向了罗素的金属船攻击!

在绝对实力面前,罗素此时此刻岌岌可危,不堪一击...

在罗素做出反应之前,金属飞船受到了余波的袭击,并向后飞去...

而南宫云烟,更是借助了一点力量,将金属飞船远远的推出后!

“噗!”南宫云烟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他抓得很紧,没有让自己摔倒。

这时,南宫裸、白、南宫鹏虎,但他们三个都傻眼了。

上帝,这是...

龙凤虚影!!!

只有家族嫡系核心成员才能继承主神之血,有龙凤虚影。连正人君子听说没有觉醒龙凤虚影。目前,这个年轻人...他,他,他是谁?在家庭中是什么地位?

南宫裸、南宫逸白、南宫鹏胡三个人,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

...

南宫裸最先反应过来,天空他看着金属飞船飞得很远,天空用眼神向南宫鹏虎示意!

南宫澎湖正要悄悄溜走,南宫刘芸怒叫:“谁敢!”

这一刻,南宫行云,一袭黑袍迎风飘扬,眼中满是惨烈的杀戮!冷到骨子里!

他的身体脆弱得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崩溃,但他高大的身躯却直立得像一座插入天空的大山!锋芒毕露!凶残!

被他那样的眼神盯着,南宫澎湖只觉得脊背发凉,脚步僵硬,走不出去...

南宫鹏虎看看南宫裸。

这一刻,南宫光溜溜的,已经没有了骄傲和傲慢,因为他意识到南宫云烟的身份在家里似乎很高...高到让他抬头。

此时,四个部门都愣住了,没人说话。

而空气体似乎在这一刻凝结了。

就在这时候,八个神化阶强者扛着一辆华丽的驾驶车,从天而降。

令人惊讶的是,这八个举车、开车的壮汉,力量丝毫不亚于南宫裸车,甚至他们对南宫裸车的态度都是相反的。

下了车,一个年轻人静静地坐在里面。

年轻人把车停了下来后,自己开车走了出来。

他很年轻,看上去比南宫刘芸大一点。

我看到他的头发像缎子墨水一样,一丝不苟地扎着,板着脸,一副凝练的样子,还有恐怖的威胁。

他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上却披着浓浓的帝王威严,身上有一种孤傲、高贵、高贵的气息。

他现在是龙凤会的核心嫡系——南宫刘浩。

南宫怜龙浩落落大方,居高临下,眼神深邃的盯着少年。

“我一万年没见你了,哥哥,你没事吧?”南宫怜豪黑着眼睛,深深地盯着南宫云烟。

不用怀疑,不用诱惑,不用考试,他是他二哥。

南宫流如画,目如寒星,面如天然雕塑般明亮,棱角分明。

他的脸像南宫云一样有三重,但看起来很老很正确。

南宫刘芸有一双又黑又深的冰眼睛,嘴角沾着一丝血迹,冰眼睛又冷又冷:“哥哥?”

南宫刘浩眼中有一丝淡淡的冷酷:“你是龙凤家的二少爷,自然是我的二哥。”

南宫云冷笑。

南宫刘浩看着眼前的南宫流云,眼里有一丝温暖:“具体情况,回到家里后,我父亲详细告诉过你,你已经出去一万年了,现在跟我回去。”

南宫刘浩的实力让罗素的南宫无力抵抗。

他太强大了,现在损失惨重,不堪一击。现在用暴力反抗是个馊主意。

暂时回归家庭成为唯一的选择。

南宫刘芸也想知道几千年前发生了什么。

南宫云烟想起了罗素。虽然他屏蔽了大部分余波,但在此之前,南宫裸面招还是给罗素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而眼前这个人,南宫裸,害得他跌跌撞撞。

南宫云总是当场报告敌人,于是冷笑着冷笑道:“要我回娘家?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个人要杀我,我也不会和这样的人在一个家庭!”!!

...

十八岁的天空续

南宫云一出,天空一整天空仿佛被一股寒气凝聚。

南宫如刀面流,天空如霜。他浑身充满杀气,眼神闪烁着凌厉的傲慢与冷酷:“怎么回事?”

短短四个字,南宫裸、南宫逸白、南宫澎湖,仿佛凝固了,僵硬如铁!

“大少爷,是,是这样,萧大哥他……”

南宫怜豪冰冷凌厉的目光在南宫鹏虎脸上扫过。

突然,南宫澎湖的嘴好像被缝上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南宫鹏虎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恐。

南宫愣了一下,最后说:“小的不知道自己是二少爷,所以抓到的时候被狠狠的打了一顿……”

“捕捉?”南宫刘浩冰冷的眼睛冷酷而嗜血。“这个你少邀请,但你要去捕捉?”

“先生,我们在听岔……”南宫澎湖虚弱地恳求道。

南宫刘浩眼中有一种深深的冷酷:“没必要解释。”

话音一落,风在南宫云的右手印在了南宫光着的胸口上!

一瞬间,一个黑色的掌纹出现在南宫裸的胸口,随着掌纹,有一缕缕青烟冒出来...

“大,绅士......”之前孤傲冷漠的南宫光秃秃的,现在眼里有一点恐慌,一点对死亡的恐慌。

君子野手印不好拍。一旦被击中,没有人会活着离开。

南宫赤后脸色发白,身体剧烈颤抖,身体自动燃烧。当他坠入大海时,只剩下微弱的灰烬...

毁尸灭迹。

此刻,白和南宫澎湖带着一丝敬畏望着南宫云。

就一句话,让君子射萧老板。这二少爷虽然在下界待了一万年,但这精神手段还是精明的...绝不比得上普通人。

现在,虽然他的实力无法与中部大陆的强者相比,即使在下界,他也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当他回到家时,他将接受这个家庭特殊的水池的洗礼...

真想想都让人汗毛直竖,背脊发寒。

“二哥,走吧。”南宫怜豪拍了拍南宫云的肩膀。

这时,南宫刘芸忍住心中的血腥味,盯着南宫刘浩。只有一句话:“我的人民,你们敢动,就万劫不复。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希望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说完这句话,南宫云的身体慢慢软了。

南宫刘浩把南宫刘芸放进了高贵华丽的驾驶车里。

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他轻轻叹了口气:“二哥,回到家庭洗礼后,这一万年的记忆将永远从你的记忆中抹去,所以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生活中有一个叫罗素的女孩。”

“既然你想不起过去了,那么,二哥,你也绝不会让大哥万劫不复吧?”说完这句话,南宫怜豪的眉宇间有着淡淡的笑意。

当南宫刘浩面对从南宫流出的云时,他有一种血浓于水的家庭关系,但当他低头吩咐时,他的脸上布满了霜:“去两个人。”

“是的。”抬车的八个人里,有两个出来了。

这两个人,朝着罗素金属船消失的方向,迅速变成两颗流星,消失在天空中...!!

...

玄武小世界。

愚蠢的青少年这几天总觉得烦躁。

虽然咸菜很多,天空但是每天吃咸菜并不能满足你的渴望。

至于其他菜...奇怪的是,天空如果是厨师做的,他根本吃不下。真是气人!

愚蠢的男孩一边愤怒地跺着脚,一边用粗壮的手臂拿着一个白萝卜。

你想再抓到她吗?吃完白色的大萝卜后,愚蠢的男孩双手托着腮帮子向外看。

正在这时,墙上,原本平静的画像闪过一道波纹。

愚蠢的年轻人愤怒地盯着那边,语气中充满了抱怨:“我只是想了想,并没有真的把她抓回来!你急什么?你儿子是谁!”

油画上,美到极致的女人温柔的看着愚蠢的少年。眼神里有爱有宠溺,声音里有笑意:“小珂吃醋了吗?”

“谁吃醋了!谁吃醋了!我没有!”少年似乎在说心事,恼羞成怒,横冲直撞。

油画里的女人轻声笑了笑:“小柯想找她?”

“你又让我出去了!”幼崽愤怒地盯着油画!

很久以前,玄武的主神不让他出去玩,因为他不想让幼崽伤害玄武大陆的强者。

油画上的女人笑了:“小珂要不要出去?”

“谁想出去?我根本没想到!”少年们以自己的高颚为荣,骄傲的像一只美丽的孔雀,整个人看起来生动活泼。

油画里的女人掩住嘴唇笑了笑:“你能出去怎么办?”

小柯就是说不出来。现在他拉不下脸,垂着头嘀咕:“现在你不约我,我就不出去。”

油画中的女子,传说中的玄武领主,面对她唯一的血液时,温柔而水灵。她换了个话题:“玄武小世界要闭关了,你不想出去。你应该关门10万年……”

年轻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惊慌!

什么?闭关十万年?开什么玩笑!

年轻人跳起来喊道:“出去,出去,我出去!10万年的闭关是什么鬼?我不要!”

油画上的女人咯咯笑道:“出门不是不可以,但你要制定三大法则。”

青少年迫不及待的拍脑袋。刚才如果我答应一大早下来,法律就没有三章了,可是一想起妈妈大人,崽仔就绷着脸说:“哪三章,快点。”

油画上的女子脸庞略敛,神色中有一丝严肃:“第一,发现苏落后了,听她的,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她不让你做你就什么都不能做。”

“啊?”幼崽的嘴长成了一个大形状!

神马!他堂堂幼崽大人,玄武世界的主人,想听一个小厨娘的话?没门!

然而,当幼兽生气,想要与母兽大人区分开来时,强大的玄武领主用威胁压制住了它。“不想出去就不能答应。”

“嗷......”幼崽愤怒地跺着脚!

虽然极其不甘心,但幼崽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那第二第三条呢!”幼崽瞪着圆圆的眼睛。!!

...

油画里的女人很严肃:“第二第三指的是第一。”

幼崽发现自己被妈妈逗乐了...

幼仔准备出门。

幼崽没带别的东西,天空只带了一个空之间的储物环,天空里面装着咸菜。

幼仔认为凭着他本能的嗅觉,很容易找到罗素,因为他可以沿着罗素离开的路线一路搜索。

幼崽首先停在天火市的别墅。

但是当少年到达时,罗素和南宫刘芸已经离开了。

男孩很生气,沿路跟着他。

本来少年很容易就能找到罗素,但在此之前,南宫刘芸多次改变方向,避开龙凤战队,给追踪蠢少年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起初,这个愚蠢的男孩可以绕着迷宫一路追逐,后来,他迷失了自己...

愚蠢的少年生气了!

他气得哭啊哭,气得杀了一圈贼,然后气得绕着迷宫找罗素。

没多久,傻小子循着轨迹,找到了荣成的客栈。

但是当他在客栈着陆时,他发现厨师又逃跑了。

傻小子饿了好久了。

人一生气,就会吃得更多。另外,周围也没有人提醒他们,所以对愚蠢少年的胃口也没有什么克制。

罗素最初留下的咸菜足够愚蠢的少年吃100年,愚蠢的少年吃了差不多10年。

青少年很饿...饥饿的眼睛是黑色的。

小奈揉着饿肚子,朝小路追去。

此时此刻,罗素正在经历一场历史上的大危机!

南宫裸虽然被南宫云烟一句话打死了,也算是报了仇,但是他给罗素造成的重创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受。

虽然南宫云阻挡了大部分攻击,但有一小部分攻击击中了增强型金属飞船,并再次击中了罗素。

这时候,罗素感觉到了危险,于是他把自己包裹在重力之中空!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受了重伤,吐了一口血。

当时南宫裸掌力把她的金属飞船向后推,南宫云的一击也把她推得远远的。

罗素挣扎着,但非常柔软地倒在地上。

当她想再来的时候,她发现金属飞船已经降落在山顶上了。

当罗素醒来时,双方一前一后出现在她身边。

罗素捂住胸口的疼痛,抬起眼睛警惕的扫过他们。

这两人脸上凝结着严肃,冰冷的目光闪过,眼底的杀意毫不掩饰。

这是...

“你是谁?”罗素平静地站着,声音冰冷。

“杀你的人!”

人是南宫刘浩送的那两个。

他们原本是中央大陆的,来到普通大陆,简单的轿夫也一跃成为顶尖高手。

“谁要杀我?”罗素神色平静,一如既往,并没有因为他们的杀气而有点惊慌。

“死了就知道了。”两人欺上前去,向着罗素走去。

“你是龙凤世家的!”罗素很快推测道。

两人神色微微一变,却冷冷一笑,没有回答。!!

...

十八岁的天空续

这是默认的。

“你们是来南宫接云的人。”罗素盯着他们的表情,天空另一种猜测。

“即使你猜到了什么?你就是那位先生下令杀死的人。你逃不出天地。”

这两个轿夫,天空都是神化阶的强者,而罗素现在只是羽八星人,而且还重伤了羽八星人。

因此,此刻罗素在他们面前是弱小的。

两个搬运工稳操胜券,胜利地接近罗素,伸出手抓住罗素!

而此刻的罗素,正在凝聚灵气,使用超速瞬移!

就在两个搬运工被抓住的时候,罗素眨着眼睛跑了!

两个轿夫,顿时满脸怒气!

大喝一声,“她受了重伤,哪儿也跑不了!追!”

麻烦的是,我刚才在她面前提到了一位先生。如果让她逃了,那就是穷途末路!

两个轿夫心里又害怕又担心,脚下的速度飙升到了极点!

此刻,罗素正在玩他的生活的速度,穿梭在群山之中。

她的气场不多,也支持不了几次瞬移,只能留着以后用。

罗素的逃亡经历数不胜数,这些宝贵的经历都是在生死中经历的。这一刻对她帮助很大。

罗素跑在前面,两个轿夫在后面追他!

每当有危险时,罗素就用心灵运输来逃避他的生命。

两个轿夫见此不对,只得另寻出路。

于是,他们两个左右摇摆,一个在后面追,一个绕过树林抄近路。

但是跑啊跑,罗素发现被跟踪的人不见了...

真的没了...

罗素迷惑不解,忍不住停下来。

正在这时,从后面传来一阵猛烈的隆隆声。

一股蓝色的烟雾瞬间冲进丛林空。

罗素心里很好奇,但现在她没有时间满足她的好奇心。她突发奇想,原来向东的方向被硬生生的改成了向北。

所以,最后绕道去罗素东边的人很可怜。

而这时候,原本跟在罗素身后的轿夫们去了哪里?

来人特别惨,因为遇到了一个少年。

就是背着咸菜去找罗素的傻少年。

那个愚蠢的少年快要饿晕了。他终于闻到了罗素的气息,跑了过去。于是他抓住一个人,大声问道:“你知道罗素在哪里吗?”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问题是不可能问出答案的,但来人下意识地说:“你是来杀罗素的吗?”

这话一出,轿夫们发现自己在问一个愚蠢的问题。

本可以接着抓住自己的少年,下一刻,眼睛瞬间圆瞪!

“什么?罗素之后?你在追罗素?!!!"那个愚蠢的男孩捡起了轿夫的脖子,他的眼睛气鼓鼓的。

可恶!!!

他在找疯子,这些人在追他的小厨子!

“找死!”傻小子直接砸拳头打死了轿夫!

要知道,玄武幼崽生气的时候,固有的恐怖力量是很吓人的!!!

...

然而,天空砸到一个人的头后,天空愚蠢的少年又挠了挠头:“看来他被杀的有点早了……”他甚至还没有恰当地提问。

妈妈好像说过不能乱杀人,但是这个人敢杀他的厨师。杀了他的厨师就等于让他挨饿,所以是时候杀了他!傻孩子刚刚说服了自己。

傻孩子说服自己安心后,挠了挠头,离开了被杀的人,迅速跑去找人。

现在罗素还在跑步。

轿夫们向罗素走去,于是他们带着狰狞的笑容追了上来。

看到轿夫们要追上来,罗素心里露出一丝苦笑。

她的光环已经用光了,不能再瞬移了。即使她想跑,也跑不掉。

而此刻,来人狰狞而扭曲的朝罗素走去。

“逃跑?看你能逃到哪里!”轿夫一步一步地走近罗素。

此时,罗素已经跑了,她抱着一块巨大的岩石,没有呼吸。

愚蠢的男孩还在路上,他还没有找到罗素。

来人的手抓住了罗素的脖子。

突然-

“轰!”

一声剧烈的巨响,响彻了整个世界!

一股巨大的空气巨浪冲过万里山脉。

但此时,掐罗素脖子的人正站在罗素面前,帮助他抵挡了一瞬间的大部分气流。

所以

罗素睁大了眼睛,看着如此嚣张骄傲的轿夫,下一刻,身体化为尘土,散落在地上。

而此刻的罗素,也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空气滚滚钻入体内!

然而奇怪的是,就在空中翻腾冲过来的时候,罗素城主留下的救命之物空瞬间飞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彩色的保护罩,罗素就被保护在其中。

空气翻腾结束后,五颜六色的保护罩消失了...

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这空气一翻腾出来,整个万里山脉几乎是瞬间的,人都崩溃了。

像幼崽一样强壮,他也无法袖手旁观这巨大的空气巨浪,他闭上眼睛,他晕了过去。

可怜的小男孩,他找罗素找了这么久,事实上,它就在他前面100米处...

但是在罗素时刻,没有一只幼崽被黑烟覆盖。她呆若木鸡地站着,看着黑乎乎的周围。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突然?

当时有两个声音从半边空传来。

“我告诉过你,下界不能玩,不能听!”

“哦,这不是痒。谁叫你不要避呢?”

“毛?我躲开了?我不是不能接受你的杀戮。我为什么要回避?”

“当你看着一个好的山脉,你就被我们硬生生的摧毁了。有多少生物?罪过罪过……”

“这不全是因为你。我每天都要和我一起战斗,我会赢,也会输。”

“说起来,我们两兄弟打了十亿年都分不清胜负,打什么仗,太没意思了。”

罗素抬起头,发现他们是两个老人。

两个老人一个白袍,一个仙风道骨,形象得体,一个穿着破黑袍,嬉皮笑脸,形象另类。

两人眉眼几乎一模一样,显然是双胞胎。!!

...

十八岁的天空续

罗素想,天空这其中,天空正派的估计是在子宫里抢的,所以他的头比较大,另一个比较小。

和两人对话,刚到,应该是一个破袍子嬉皮笑脸的老头。

当罗素抬头看着两个老人时,他们怔怔地盯着罗素。

“喂,老白,我眼睛花了吗?你怎么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站在那里?”一个穿着破黑袍的小老头不解地问道。

“你没看错,确实有个姑娘。”白衣男子眼底也闪过一丝惊讶。

以他们两人的实力,就算是在中部大陆,那也是极其强大的,地势较低的普通山脉,哪里值得他们战斗?一招就毁了人生,崩了山崩。

然而,这个娇嫩酥脆的小女孩只是站了起来,看起来很有活力。

这时,黑袍老者推了推白袍老者:“老白,你不是要找些血雾、鬼藤、旋风仙花吗?马上去!快走!”

白袍老者狐疑地看了黑袍老者一眼,双手递到身后。“你不是要抢我的血雾、鬼藤、旋风仙花吗?现在你在催我走。你想拿这个小女孩怎么办?”

“我什么都没想做,你走吧,快点!”

“小黑,做事地道,有好处和大哥分享!”

“什么好处什么好处?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生气?你不走吗?”

罗素喘不过气来,听到这话,他当场晕倒。

突然,两个老人傻眼了。

“哎呀,我的宝贝徒弟晕倒了!”

“你的宝贝徒弟是什么?那是我最喜欢的徒弟。为什么要抢我的好东西!”

“小姑娘骨架清晰,难得是阴神之体!我要了结这个徒弟!”

“我也想了结这个弟子!不服气?我不信,谁赢了,谁就是宝贝徒弟!”

于是,为了不伤害到未来的宝贝徒弟,老人一黑一白,飞得远远的,开始打起来。那至少是三天三夜。

罗素很快就醒了。

她睁开眼睛,发现眼前仍有一片焦土,她的伤势,在她晕倒时,自动调整了呼吸,显示出好转的迹象。

罗素再次检查了他的身体,很高兴他没有受到任何侵犯,这大大减轻了他。

她警惕地环顾四周,在没有发现危险的生物后,她迅速开始逃跑。

可怜的笨少爷,他一直在找罗素来填饱肚子,但现在,他和罗素之间的距离只有100米...

但是罗素没有找到他。

他还在晕厥中。

罗素一个接一个地眨眼,跑着飞着!

她没有忘记晕倒前两个猥琐老头的对话!想想都吓人!

罗素边跑边高兴。

然而,当她跑的时候,两个老人立刻感觉到了。

因为两个老人害怕罗素会被野兽带走,他们在她困倦的位置画了一个圆圈,当罗素有任何动静时,他们会感觉到。

两个老人反应过来,未来的小徒弟醒了。他们决定不战而屈人之兵,迅速飞到罗素昏迷的位置。!!

...

然而当他们单独看到空的时候,天空完全惊呆了。

“老白,天空这不对,小姑娘不应该在圈子里吗?为什么不见了?”黑人不解的问道。

“你没画圈吗?你没有用灵气补空之间的护盾?”白人瞪了他一眼。

黑袍老者挠了挠头发,却想不出来:“当然是造的。看来我的宝贝徒弟除了阴神还有很多秘密。”

白衣老人没好气,白了他一眼。他追着他宝贝的小徒弟。

“嘿!老白,等等我!那是我的徒弟!我的!!!"黑衣男子连忙跟着飞走了!

可怜一百米开外,覆盖着黑色焦土...他四肢伸开躺在地上,此刻睡得很熟。

没有人注意到他,也没有人给他打电话,所以他又一次远离罗素,当他下次找到罗素时,他不知道他的胃是否能忍受。

但是此刻,罗素正在用她的瞬移飞走,生怕被两个猥琐的老怪物抓住。

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眨眼是没有用的。

罗素的眨眼在之前为她而来的人面前仍然可以使用,但是此刻,在两个老人面前,它就像一个孩子的玩具,完全被忽略了。

两位老人速度也一样,眨眨眼睛就追上了苏雅。

“喂,小徒弟,别跑!”黑衣老人向罗素挥手,露出一个美丽的微笑。

罗素回头一看,哇!可怜的老人来了!快跑!

然后,我看到罗素在我面前嗖嗖作响,残影闪过,还有闪烁的苍蝇!

两个老人看到了,不禁目瞪口呆。

“咦,我们的小徒弟不仅是阴神之体,还是一个超级难得的个人空系统。怪不得能穿透我之前建筑的空之间的保护罩。呵呵,这个小徒弟真是上天给我的宝贝!我空奥运体育魔术终于传下来了!”

白袍老者道:“你要后代,我不继承?小女孩有着神奇的身体和不一样的火。这是一个很难找到的珍贵宝藏。我火辣辣的太阳真的很难找到除她之外的人来练。不,这个宝贝徒弟是我的!”

“别让,这个弟子是我的!你是兄弟,不能跟我抢!”

“现在知道我是哥哥了吗?没关系,石湾只收了这么个小徒弟,什么都没说!”

如果中部大陆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都要惊得掉下巴了。

要知道,这两位老人,在中部大陆,是以黑白闻名的!

神化顺序分为下神、中神、上神,但上神之上、主神之下有一个神秘的顺序,即神化顺序dzogchen。

整个中央大陆,在dzogchen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而在这两位老人面前,却是为数不多的神化阶dzogchen强者!

那是大人物,中部大陆会动摇。

但是这两位伟人正在为成为罗素的主人而竞争。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两个老人跑到罗素,拦住罗素,开心地笑了:“小姑娘,你是我们的弟子吗?”

罗素突然看到他们,吓了一跳,看起来像地狱,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

月亮被厚厚的云层挡住,天空只露出淡淡的光泽。

罗素在森林里跑得很快。

森林中不断闪现着残影。

如果不知道,天空别人以为有鬼神。

罗素很快,但另一边不慢。

因为之前的曝光现场,几百人围攻。

岚仙飞了进来空。

如果一开始她抓住罗素只是为了发泄她的愤怒,现在她必须杀了罗素。

岚仙在半空,视线很远,整个密林的全景她都有。

但是因为是晚上,能见度很低,有很多树枝和树叶挡住了它,所以她一时找不到罗素。

罗素说。

她和一只脚一样快。

一口气跑出了三座山头,在距离刚才发生事件的地方几英里后,它慢慢喘不过气来。

然而,她还没说完这口气。

却见一队人马突然出现在斜刺里。

这个队有多达五十人。

罗素正要转身离开,这时一队50人的队伍出现在后面!

两个队相继把罗素推到了中间。

但唯一好的事情是他们还没有找到罗素。

看着他们越来越近——

罗素别无选择,只能旋转着飞向不远处的老树。

老树粗如三人合抱,树茂参天,不见顶。

罗素气喘吁吁,紧贴着树干,潜伏不动。

她的呼吸很轻,很轻,几乎看不见。

下面。

两个队相继相遇。

前面的队长显然水平更高。他冷冷地问:“你能看见可疑的人吗?”

“从来没有。”后面的队长回答。

两人队长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但这是意料之中的。

毕竟,离刚才的火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在两个队合二为一准备追上事故现场的时候-

“李——”

一个清晰的水下声音从上面传来。

砸在其中一个船长的头上。

“下雨了吗?”船长皱起眉头,摸了摸自己的头。

如果下雨,他们的追求会困难得多。

“没下雨。”另一个队长皱起了眉头。

他觉得头顶上没有水。

“尼玛,这水怎么这么臭?”

另一个队长闻了闻:“好像不是水,是尿。”

有一股浓浓的尿味。

树下的一群人迷惑不解,树上的罗素此时恨不得掐死小龙。

那哪是什么雨啊,明明是小龙的尿,好不好?

直直地看着小龙站,还在缓慢地、啪嗒啪嗒地打水...罗素额头上跳出三条黑线。

她愤怒地盯着小龙。

小龙无辜地眨着他迷茫的大眼睛:“嗷,嗷,嗷,嗷,”想尿尿。

罗素沮丧地按住他的额头:“你受不了吗?即使你想尿尿,也不要淋到队长的头……”不是找揍吗?

小龙困惑地看着罗素:“噢,天空噢,天空噢,噢……”我不明白。

罗素摊开手:“我该怎么办?”

现在下面的人不只是五十个,而是七八个!

这怎么能完?

就在罗素想跑的时候,底部的船长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看-那是什么?"有人大声尖叫。

因为小龙在一根细树枝上小便,所以一眼就被发现了。

“上面还有一个人!”另一个人大声惊呼。

“找到目标!”

大家都回过神来。

被尿得满脸都是的队长,又气又开心。

生气了,他头上的滩水真的是尿!

开心的是找到了目标,功劳不是一般的大!

“抓住目标!来吧,每个人都会围着这棵树。千万别让她跑了!”大队长大声发号施令。

相比被尿的倒霉队长,此时的他很开心。

因为他的队伍人数最多,所以他现在是现场唯一的总指挥。

这时候,无数黑人杀手跳到了树上。

他们的速度很快,技巧也更灵活。这棵小树怎么能打败他们呢?

但是转眼间,十几个人站在了树上。

罗素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今天好像有些东西挂了!

在罗素出发之前,小龙已经飞过来了。

小龙站在树中间,当他看到那个黑人爬上来时,他立刻踢了过去!

它的身体很小,速度很快,双脚充满力量。那些黑人男性的对手在哪里?

一脚踢中,头部是一个洞,然后落地。

很快,十几个黑衣人被小龙踢开了。

他们倒在地上,头顶上有一个小拳头大小的洞,血肉模糊。

队长见势头不对,赶紧下命令:“站住,都站住。”

就算他不说,后面的人也不敢再爬了。

因为小龙的战术太可怕了。

“我们把这棵树推倒,看看它有多嚣张!”穿黑衣服的男人不都是发育良好的,偶尔会有聪明的大脑。

听到这个想法,队长直接点了点头:“可以!”

然后,他挥了挥手,一群黑人举着手掌对着那棵巨大的老树走了过来。

用力。

“去——”

但是在呼吸的一瞬间,老树被连根拔起,倒在了后面!

罗素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小龙也想冲下去,但被罗素直接扛了下来。

“哇——”小龙走进罗素空然后飞快地跑了出去。

它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就像扔铅球一样,突然就扔了下来!

但是罗素很困惑。

如果这个时候不跑,小龙输的是什么?

想到这,罗素不免后悔。

要是她现在手里有弹球就好了。

在这么多人之下,很多都是目标,只要一个精神弹球下来,这些人必然会落下一大批!

真可惜...

迷雾云中老巫婆的两个灵弹珠,天空一个用来打老巫婆本人,天空一个用来打结界。现在她手里什么都没有了。

苏正不好意思,却见小龙扔进来的东西突然闪过一个凶狠的火花。

火花永不停息。

底下传来一阵猛烈的哎哟声。

苏闭上眼睛,吃了一惊。

刚才,黑衣人摔了一小块。

所有这些人都火了。

火焰在他们周围蔓延,很快他们就像大火球,嘴里不停地尖叫。

与此同时,小龙站在细树枝上,双手叉腰,微笑着。

“你扔掉了什么?”罗素有些狐疑地问道。

为什么她不知道她空有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

小龙向罗素伸出他的小爪子。

此时,它正抓着一小块石头。

“天天少?”罗素不禁怒目而视!

小田甜得意地呻吟了两声:“除了小爷,还有谁?”

它不想帮忙。被人扔来扔去很丢人好吗?

小龙不在乎是否丢脸。在小龙眼里,这是一块石头!

看着那些人挤在一起为了躲避着火的黑杀手。

小龙嘿嘿嘿笑着,它像通电一样,飞快地向人群中跳去。

“快,抓住这条小龙!”被尿湿透的船长看到了小龙,顿时气得半死。

然后,一群人向小龙冲去。

小龙在人群中游得飞快。

看到一群人来了,它狠狠地把小石头砸成了圆弧形!

石头本身是不能动的,接触了才会被火喷。

然而,小龙知道,但黑人不知道。

一看到石头,很多人就伸手去捡!

大石头在人群中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小龙手里。

然而,被它污染的黑人男子开始从手中着火了!

而且石头的火焰不是普通的火,它们根本无法熄灭!

这一批,十几个人,被强大的杀手石头变成了火男。

有些心狠手辣,见势头不对,直接砍断了他着火的手,这才勉强保住了性命。

然而,经过这场战斗,黑衣人变得越来越害怕小龙,没有人敢接近。

“喂!”看到这种情况,小龙非常高兴,他抱着小石头,也想做同样的事情。

但它就是冲了上来,一圈黑衣人四散乱窜,向四面八方狂奔。

毕竟没有人是傻子,也没有人想当火男。

占了上风的小龙本来应该是胜利的,但此时,小龙看起来很激动!

“喂!”快跑!快跑!老巫婆来了!

它像炮弹一样冲向罗素,看上去很紧张。

小龙比罗素更有洞察力。既然感应到了老巫婆的气息,说明老巫婆真的来了!

罗素的好心情也消失了。她跟着小龙,天空快速向前冲去!天空

迷蒙老巫婆真的闹鬼!

她在密林中的藏身之处在哪里?

罗素刚刚跑了,消失了,一个强壮的冯刚出现在天空空。

岚仙冰冷的目光出现在黑衣人面前。

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男,迷蒙仙子眼中迸出一道寒光。

“人?!"这么多人让人就这么跑了?

但那个女孩真的很快,但不一会儿她就跑出了几英里远。

黑衣人的队长颤抖着说:“去吧...逃跑……”

“一群废物!”烟霞仙子一离开衣袖,一个黑衣人就崩溃了。

只动一下,这些黑人都重伤吐血...可见烟霞仙子的手段有多狠辣,有多厉害!

岚仙身形如电,飞速向前。

跑在前面的罗素一直在心里打鼓。

跑啊跑,最后跑到悬崖边。

罗素心里暗暗叫糟糕!

“过度过度——”悬崖前面没有出路。

“赶紧回去!”罗素想和小龙一起跑回去,但为时已晚。

迷蒙仙女的身影出现在罗素面前。

“还想跑?”岚仙冰冷的眼睛盯着罗素,“上帝有办法你不去,地狱你偏闯进来。看你这次去哪里!”

想起罗素的所作所为,迷蒙的仙女非常生气,她迫不及待地想把罗素撕成碎片!

罗素见逃不掉,但心里平静下来。

“但是出来透透气,谁来跑?”罗素摊开双手,耸耸肩,笑了笑。“晚辈会跟你回去?”

小霞仙子显然没想到罗素会这么厚脸皮,眼神中的嘲讽更加深了:“你还想回去吗?不是毁了湖底的宫殿吗?”

罗素看上去很尴尬。

唉,谁能想到会这样?

“那不是...人们错过了。”罗素嘿嘿一笑。

迷蒙的仙女一步步向罗素走去。

罗素笑着退后一步:“学长,如果你有话要说,年轻一代一定什么都知道。就算是美大师的秘事,晚辈也会说,好不好?”

罗素慢慢后退。

悬崖很高。

在河边。

山风呼啸而过。

罗素的背有点冷。

烟霞仙子冷冷冷笑道:“融云养了一个怕死的徒弟。哼,你不丢他的名声吗?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小仙女替他开了枪,结束了这种师徒命运!”

迷蒙仙女的长臂突然伸出,抓住了罗素的脸!

罗素自然明白,蒙面的黑色毛巾马上被拿走了。

展示那个——

很漂亮,但是有一张熊猫眼的脸。

看到这张脸,迷蒙仙女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看好罗素!

一瞬间,她的身体僵直地站着,脸狰狞,被仇恨扭曲,双手握拳,身体不停地颤抖。

“哈哈哈哈哈——”忽然,天空烟霞仙子仰天大笑,天空放声大哭。

“燕华!你这个婊子!你看清楚,这是你的好女儿!哈哈哈哈哈——”

罗素看着迷蒙仙女的疯狂,暗暗咽了咽口水。

如果你现在不走,你会留在哪里?

罗素慢慢后退了半步。

此时——

岚仙冷酷的目光冷冷的射向罗素!

罗素心头一震,脚步突然僵住了。

“你丑!”岚仙脸上带着微笑指着罗素。

罗素暗咳了一声。

“比我丑多了!”岚仙非常严肃而固执地盯着罗素。

罗素不明白为什么老巫婆一定要拿美和丑和自己比较,但她知道她现在不能被刺激。

所以

“是,年轻一代比你丑得多……”如果因为这个原因,迷蒙的老巫婆能让她走,那还不错。

但显然罗素想得太好了。

“可怜的东西。”小霞仙子撇嘴。

罗素朝她嘴里啐了一口:“…”她能说什么?罗素除了保持沉默什么也说不出来。

迷蒙的仙女看着罗素,她的眼睛是空,仿佛她已经陷入了某种遥远的记忆。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周围的寒风。

罗素不敢打扰这个老巫婆。如果她惹恼了她,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她只能智胜,不能打败。

罗素的眼睛转了一圈又一圈,脑子里满是想法,不停地思考出路。

看着迷蒙仙怔住,罗素身形微微向后移了一步。

然而,只有这一步唤醒了迷蒙的老巫婆。

“臭丫头,现在,你还想逃避吗?!"黧伸手,一手拎住罗素的衣领。

罗素心里非常郁闷。“臭丫头,本仙子会送你下去,让你妈妈看到她丑丫头!哈哈哈——”岚仙张狂的冷笑,倏然用力握在手中。

她的手有多强?

只一瞬间,便传来了咔嚓咔嚓骨折的声音!

罗素被掐得脸色发紫,几乎窒息。

后面是波涛汹涌的河流。如果她能跳进去,她还有机会,但是现在...罗素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

你今天真的想死在老妖婆手里吗?

苏真不甘心...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跑了两年了,被追,被逃,被练...变得更强壮。

她有独特的天赋。

她有三个要素。

她是高级炼药师。

她是个罕见的空法师。

她也修炼虚无空。

可是现在,在通往强者的路上,她还没有完,她会这样堕落吗?

事实上...好不甘心!

南宫云烟,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以后他一个人能做什么?

罗素握紧拳头,眼睛一时有些湿润。

烟霞仙子的力气越来越紧。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