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新版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胭脂染帝业(1/64)

新版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而且,胭脂她的空房间也不小!胭脂

虽然炼药师很少,但是和几乎灭绝的空大师相比又是什么呢?

如果空之间法师的故事传出去,想必整个大陆都会轰动?

没想到。真没想到这个臭丫头竟然是空之间的法师。我想杀了她,但现在我不能。我相信罗素小姐会很高兴把这个小婊子献给宫主的。到时候,控制住自己的心智之后,就只能为瑶池宫效力了!

鹅黄色越想越美。她微笑着一步一步靠近罗素,手里挥舞着一把长剑,直直地指着她:“小婊子,看看你这次要去哪里。”

这时,罗素的心憋屈得要死。

长征,25000里来了,也来了,只是在最后一刻被敌人拦截了。

这真的是一只螳螂捕蝉黄雀,但他是一只可恶的螳螂。

南宫刘芸曾告诉她要小心,不要暴露自己是空之间的法师,否则她会担心自己的生命。

现在她最大的牌被瑶池仙子的丫鬟发现了…如果传出去…

罗素眼睛微微眯起,心底闪过一抹杀意。

然而,她的脸很平静,她看了一眼和MoMo一起的鹅黄色。“我不走怎么办?”

“你以为你有选择吗?”黄居高临下,鄙夷地斜睨着罗素。

此刻,她就像女王大人,而罗素只是一只被她踩在脚下的蚂蚁。没有抵抗力的蚂蚁。

只有当他黄色的眼角看到地上奄奄一息的绿色时,她的眼里才闪过惊恐。

浅绿色被杀?

格林从小和她一起长大,一起练武术。她的武功很明确,和自己不相上下。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格林最后死在了罗素这个草包手里。

真的真的死不瞑目。

“看来我真的低估了你这个泼妇。”黄眼睛斜睨着罗素,咬牙切齿,怒火生成。

她迫不及待地想一剑干掉罗素。可惜她现在杀不死她,因为罗素是大陆上几乎灭绝的空法师,她也是一个没有力量保护自己的空法师。

黄心想,如果把罗素放到拍卖会上,以这个小贱人的才华和长相,应该能拍出前所未有的价格吧?

真的是让人不得不心动的宝藏。

罗素看着黄雨晴的脸,又转头看着倒在地上的淡绿色尸体,眼底浮现出一抹苦笑。

他们是怎么被看见的?在这种情况下,鹅黄肯定会警惕,他们以前的小手段是不能用的。

罗素苦笑着举起手投降,但这次她变得非常谨慎,因为她有着鲜艳的绿色经验。

她拿出一条深红色的绳子,把罗素的双手绑在背后,牢牢地捆住。

“老实说,别想逃跑!”黄厉声警告。

罗素只是微微动了一下,鹅黄色的冷剑就刺进了她的脖子,一股细细的血慢慢地渗出来。

罗素知道,如果她反抗,她会杀死对方的两个姐妹,对方肯定会打断她的手脚。

“没有。”罗素摇摇头,染帝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染帝“是时候告诉你了。知道真相后,去还是留...你自己决定。”

南宫云烟目光深邃,煞有女人味,深不可测,灼灼盯着罗素,一声不吭。

他的眼睛太亮了,仿佛所有的秘密都藏在他面前。

苏自觉避开他的视线,缓缓说道:“你相信世间有轮回吗?”

轮回?

如果是别人说的,南宫云自然不信。

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啊?

但这是从罗素来的,当时他有点动摇。

“南宫,相信我,这个世界是有轮回的。”苏丁用清澈的目光看着他。“我清楚地记得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从小到大,什么都可以说。”

南宫云烟神色不变,但握着罗素的手微微有些紧。

罗素摇了摇头,坚定地点了点头:“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完全不同。它是一个科技文明发达的星球。”

南宫云像隐形人一样不出声,但人们不能忽视他强烈的存在感。

罗素看着他,慢慢地说:“在那个世界里,有飞机、火车、汽车和精炼的钢铁水泥……”

罗素把世界的情况说了一遍,当他看到南宫云很困惑时,他不禁笑了。

“我在那个世界遇见了云起。”罗素随后,望着南宫云烟,神情非常严肃。

南宫云烟神色瞬间张狂阴戾,浓浓的剑眉紧蹙。

既然他已经说了,罗素一口气说:“在那个世界上,云起和我...真的在一起过。”

南宫云烟面色铁青,他细细的抿成一条直线。

罗素咬咬牙,把刚才的一切说了出口。

“那个孩子的事情也是真实的,但在最后一刻,云起的匕首被插在了这里。”罗素指着自己的胸膛,缓缓说道:“为了他的成功,他毫不犹豫地牺牲了我们。”

罗素的语气很低调。然而,令人心碎的背叛并没有说过去。

罗素说的这些话,真的不可思议,而且不可思议。

当南宫刘芸听说她和云起的过去时,她真是又嫉妒又疯狂。

然而,当罗素谈到背叛时,她却用轻松的语气描述了这一幕,南宫流云的心紧紧贴在一起。

夕阳的余晖渐渐消散,房间一片漆黑,没有人去点蜡烛。

南宫云倚床垫,丝滑青丝倾泻而下。黑暗中,他的脸忽明忽暗,阴晴不定,高深莫测。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罗素静静地垂下眼睛,等待他的回答。

这是她无法湮灭的过去。她已经向前看了,但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如果他在乎,那就到此为止吧。

如果他不介意,以后她会老老实实的对待他。

罗素垂下眼睛,等待他的判决。

时光流逝。

时间还在房间里。

像一片死寂。

忽然南宫云叹了口气,长臂一捞,紧紧抱住苏,落入怀中。

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上,固有的骄傲、高贵、霸气在这一刻似乎消失了。

“咯咯咯,我相信你。”简单的五个字,充满了无尽的情意。

他说,胭脂相信她?

罗素眼睛一亮,胭脂苍白而虚弱的脸,立刻容光焕发。

“南宫......”一直很强壮的罗素眼睛和脸上有点湿润。

以他疯狂暴戾的脾气,不应该暴怒不回头吗?

南宫云烟放开了她,一双黑色的眼睛紧紧盯着罗素。

一双锐利的眼睛,像草原上的饿狼一样闪闪发光,绿色的眼睛,冷酷,犀利,占有欲强。

罗素慢慢地看着他的眼睛。

南宫云俯下身,突然将她纤细的腰肢圈到了前面区域。

热烈的亲吻,势不可挡,霸道而有力,却又醉人而温柔。

照顾罗素虚弱的身体,南宫云烟很快停了下来。

他捧住她的脸颊,两张脸紧紧贴在一起,嘴唇的分离拉出了一根银线。

暧昧的因素弥漫在房间里,仿佛空空气中有一种醉人的甜味。

室内,安静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罗罗。”南宫云烟的声音,现在该死的性感,低沉而邪恶。

在罗素苍白如纸的脸颊上,两只醉人的夏虹飞翔着,微微发光。

“咯咯咯,我喜欢你。”南宫刘芸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和坚定。

罗素心里微微一抽。

“我一直相信站在我旁边的人一定是你。”南宫云烟静静地看着她,神色严肃而凝重。

罗素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心底发毛。

果果的这种表白让她感到不知所措。

南宫云似乎意识到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脸色有点不争气。

毕竟他是大姑娘第一次上轿子。

南宫刘芸继续说道:“我一直习惯一个人呆着,我想我这辈子也会是一个人。然而,你突然出现,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罗素没有说一句话,而是笑着鼓励他继续。

他继续表白:“你是我决定追求的第一个女孩,第一个拥抱的女孩,第一个亲吻的女孩,很多第一都是你。”

罗素咬紧牙关。

想到他第一次见到他时在树上熟悉的动作,她不禁嗅了嗅嘴角。

第一次,这厮真的很熟练。

南宫刘芸一手捂住嘴唇,干咳了一声,继续表白:“因为感情那么白空,没有什么经验可参考,所以我总是做一些让你烦恼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罗素摇摇头,正要说话,但南宫云用一根手指封住了她的嘴。

“因为我没有经验,我总是惹你生气,伤害你,但是...这辈子,我南宫刘芸已经认你了。”

南宫刘芸用坚定、清澈、坚定的眼神握住罗素的手:“那么罗罗,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他的话很平静,但颤抖的双手透露出他的紧张。

罗素一时间僵在那里。

她没想到这个骄傲不羁的男人有一天会谦卑地向她表白,忐忑不安地等待她的回答。

“你……”罗素停顿了一下。

此刻,她的心像陈年的美酒,酸甜苦辣,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浪漫。

胭脂染帝业

“你真的介意我的过去吗?”罗素密切注视着他。她不想有一天被翻过去算旧账。

“前世之后,染帝今生只认你。”南宫云烟坚定地看着她。

是的,染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罗素静静的看着他,突然心里有福了,说了一段电视对话。

“南宫刘芸,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就听我的。”罗素的眼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严肃。

南宫云烟被罗素唬得心怦怦直跳。

他平静地看着罗素,但握紧的拳头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安。

“你说。”

不管她的回答是什么,他都会追她。

求他放手?除非他死了。

罗素看着南宫的流云,一字一句地说:“你不走,我就同生共死。”

南宫云烟脸色瞬间僵硬,眼神瞬间闪烁。

他的身体僵硬如冰柱,一动不动,他甚至不知道如何反应。

罗素举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给点回应?”

不然她会觉得自己的表白被拒绝了很可惜好吗?

罗素的声音勾起了南宫刘芸的回忆。

“摔!”南宫云烟抓住罗素的手,力道惊人。

罗素突然喘息道:“放开!”

她的手快要被捏碎了。

南宫云烟急着松手,但他眼中的兴奋并没有减少一半。

那种不可思议却又带着欣喜若狂的兴奋,甚至相当松散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这些最轻微的反应都落入了罗素的眼中。

“你说,永不放弃,生死相依?”南宫刘芸的美眸此刻像点燃的火焰。

罗素嘴角带着微笑,微微点头。

“刚才风太大了,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南宫云烟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但他们却像孩子一样倔强地要求着。

当罗素想起自己昏迷的时候,那浓浓的苍凉和南宫云的落寞让他的心微微发涩。

她点点头,眼睛里带着微笑,看着他深邃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重复着:“你不走,我就同生共死。南宫流云,我们在一起吧。”

南宫云烟突然傻了!

他把它留在罗素,嗖的一声冲了出去!

但因为激动,身体重重撞在门框上。

南宫云烟如何修为?门框哪里能抵挡他的全力冲撞?

这时候,门框哗啦啦往下掉。

门框与墙壁结合,塔罗牌向后。

南宫云烟吓了一跳,飞快地飞了进来,抱着罗素跑了出去。

连续跑出几百米,这才停下来。

房屋倒塌的巨响把所有的孩子都吵醒了。

“弟弟,这房子……”子然看着倒塌成瓦砾的房子,惊呆了。

小格的这个院子是师父偷偷加固的。是什么样的攻击让它粉碎的如此彻底?

此时,罗素被南宫云抱在怀里,傻傻地等了一会儿,看着眼前的一切。

直到子然的话响起,她才清醒过来,回想着现实。

罗素看着紫然,又抬头看了看南宫云...

南宫云光洁,额角有点红肿。

突然,罗素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罗素的爆笑,胭脂南宫云烟脸上现出尴尬。

“我胃疼...咯咯咯……”在南宫云烟怀抱中的罗素笑得几乎抽筋了。

如果她在床上,胭脂她可以笑着打滚。

这个时候,我们可怜的晋王殿下,不仅要被人戏弄,还要帮助未来笑得喘不过气来的晋王妃,痛得搓着肚子。

“好点了吗?”南宫云烟纠结地看着罗素。

罗素撑着肚子,强忍住笑,郑重地点点头。

旁边的子然适时插了句:“小一点的,这房子怎么塌了?”你走了之后,师父还专门施了阵法。一般八阶九阶攻击都不会差。"

罗素腹部哆嗦,显然憋得很痛。

子然一脸不解地在倒塌的房子周围徘徊,一边徘徊一边皱眉:“这是怎么从门框上塌下来的?”

罗素憋得太狠了,但这种认真探究真相的方式,却让她再也憋不住,噗嗤,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笑着捶了一下南宫刘芸的瘦胸。

太搞笑了,太搞笑了。罗素忍不住笑出了眼泪。

南宫云烟此时整张脸都黑了。

他伤心地咳嗽着。

自然还是不知不觉地走了过来:“弟弟,你笑什么?”你知道真相吗?"

南宫流云黑得能滴水,冷冷骂:“闭嘴!”

南宫云烟的脸阴冷的,浑身散发着生人不近的寒意。

子然突然噤若寒蝉,站在原地,不敢踏前一步。

否则,他也不傻,从向罗素挤眉弄眼的神色中,多少猜出了几分。

恼羞成怒的男人不可怕,但是十个恼羞成怒的壮汉绝对可怕到了极点。

因此,子然郑重地目送南宫云抱着罗素离开。

只是他的身体,因为压抑的笑声,像抽搐一样打颤。

南宫行云有着美丽的剑眉,看上去严肃而不可侵犯。

罗素这样看着他,又笑了。

“这么好笑?”南宫云眉头打结。

“嗯嗯。”罗素抿了抿嘴唇,急忙点头。

“你。”南宫云烟把罗素放在西厢房的一间客房里,并指了指她的鼻子。

第一个房间倒塌了,但西翼几乎无法进入。

“南宫刘芸,你真可爱。”罗素低下头,在他脸上划了一个响亮的记号。

南宫云烟顿时傻眼了。

做了傻事还能得到这种待遇吗?

罗素把这张完美无瑕的美丽的脸捧到了极致,一遍又一遍地叹息:“我,罗素,我怎样才能让你爱上我?”

“罗罗。”南宫刘芸的眼睛像千年雪的眼睛一样冷。这时,星星是幸福和快乐的光。

“南宫刘芸,你是我的!”罗素在他的嘴唇上做了一个记号,“在结论上盖章,永远不要后悔!”

南宫刘芸嘴角挂满了微笑,他的心里充满了幸福,所以他什么也填不进去。

“好吧,我是你的。”南宫云烟顺从地点头,像只温顺的老虎。

“以后别在外面给我勾搭三四个。”罗素好意思,趁机攻占这座城市,签下了有利于她的不平等条款。

“这是百年生命力丹。”融云大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白玉瓷瓶,染帝递给罗素。

“老师,染帝这个……”罗素有些傻眼。

这是一颗大师的生命力丹。如果每一个都被拿出来,强者可以打破他们的头。

但是现在,她美丽的主人给了她整整一瓶。

对于他老人家来说,这瓶生命力丹大概和一瓶胶冻豆差不多。

以前瓶子不多,现在几百个。

胭脂染帝业

融云凉风习习,胭脂双手垂立,胭脂一袭白色锦袍随风飘动。

他的眼里有一丝淡淡的焦虑:“慕仙福路漫漫,你的身体太弱了。”

融云的眼睛转向南宫的流云,她的眼睛明亮而愤怒。“现在我给你咯咯。如果她回来的时候犯了一点小错误,哼!”

南宫刘芸是一件红色豪华的天鹅绒长袍,使他高贵而霸气,神秘而邪恶。

他那双黑冷的眼睛冷得像冷水池,淡粉色的薄唇挤成一条线,冷冷地发誓:“谁敢杀罗罗,除非他跨过我的身体!”

聪明豪放狠辣的晋王殿下,昂起高傲高贵的头颅,霸气一时。

“嗯。”融云只是轻哼了一声,并没有其他的话。

男人之间的承诺往往只需要一个会心的眼神。

天生骄傲高贵,他们很难放下身段和誓言。

然而,值得称赞的是,南宫刘芸能够为罗素做到这一点。

“去吧。”融云挥了挥手,当他那双美丽的眼睛看着罗素时,眼睛微微一闪。

“师傅,走吧。”被南宫云抱在怀里的罗素不情愿地挥了挥手。

“嗯。”融云优雅地点点头,冷若冰霜。

在云峰之巅,许吹了吹袍角,寻风而去。

他的表情很神秘,没有人能看清楚。

看着南宫云载着罗素下山,最后只剩下一个小黑点,融云眼底隐隐有一丝伤感。

慕仙福在北方,极北。

南宫刘芸怀里抱着的是同龙云得到的地图。

一路上,为了给罗素一个稳定的休息环境,南宫刘芸立刻带着龙林到了路上。

马车绕过群山,穿过北部沙漠,继续向南行驶。

已经是初冬了。

北地一直是个又苦又冷的地方,这个季节也渐渐开始凉了。

从北漠过境时,南宫刘芸给罗素买了一批保暖的衣服。

狐皮、狼皮、豹皮、厚毛绒毯、厚帐篷等。

这些东西现在都整齐的装进了他的干坤包里。

再冷,他一点都不受影响,只是他的起伏,现在,吹不了一点风,受不了一点冷。

本来养尊处优的晋王殿下有没有对人做过这种照顾?

但是环境真的可以培养人。

现在,南宫云烟好好照顾罗素,不要在任何细节上放松。

走了十几天,天渐渐冷了,下雪了空。

罗素瘦弱的身体裹在狐皮长袍里,头上戴着一顶厚厚的豹皮帽子,只有一双乌黑美丽的眼睛。

那双眼睛,在风雪中,显得更加黑白分明,清澈如水。

天黑了。

南宫云烟找了个背风的大石头,支起了帐篷,又铺上了厚厚的柔软的羊毛毯子,这才把罗素从马车里带进了帐篷。

“我可以自己走。”罗素平静地抗议道。

自从重伤后,她的脚就再也没有踏过地面,所有的动作都被南宫云带着到处跑。

南宫云暗暗微微挑了挑剑眉,却一本正经地责怪道:“你这个身体,怎么能自己走路?”我摔了怎么办?"

天知道他有多享受地上的地温,怀里的玉,温暖,芬芳,即使把全世界都给了他,他也不会改变。

——

晚上10点有更新。

把罗素抱进一个温暖的帐篷,染帝把已经裹在一个球里的罗素裹在一件厚斗篷里。

罗素无奈,染帝仰起苍白的小脸,低声抱怨道:“太热了……”

南宫刘芸板着脸,严肃地撒娇道:“这样,你的身体受不了寒冷。还想像以前一样咳嗽吗?”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之前的事比较关心。

第一场雪后,阳光明媚,罗素脱下了衣服。只是刮了一点风,她患了重感冒,一直咳嗽。

南宫刘芸拥抱了她,并在北墨市到处寻找医生。最后我们暴戾的晋王殿下直接绑了御医。

吃了几天药,苏好些了。

然而,这一事件给南宫刘芸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遗憾。

从那以后,他一直由罗素掌管,他习惯于既是妻子又是女儿。然而,谈到罗素的健康,他非常固执。

罗素也记得那件事,所以他没有坚持。他只是静静地躺在柔软的床垫上,笑着忙碌的南宫云。

化身为五贤的晋王殿下在忙什么?

贤明的晋王殿下,一向挥挥手,落了头,又一向定胜千里之外,现在正在为煲汤洗手。

这种天气,打一个猎物,放在火上烤一下,再抹上一层辣椒酱和孜然,还是挺快捷方便的。

但是,一个受伤的女孩怎么能吃到那种难吃的东西呢?我们晋王殿下是绝对不允许的。

此时,南宫刘芸已经做了一个木头架子,上面挂着一个小铁锅,铁锅里装满了上等的粳米,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一路走来,一生中从未做过饭的南宫刘芸,已经强有力地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因为罗素的嘴很挑剔。

对于吃的人,多一点盐,少一点胡椒,她可以说实话。

铁锅下,火焰缓缓燃烧;在铁锅里,粳米很容易煮熟。

夕阳西下,夜幕渐渐降临。

很快,天地就像一层黑色的薄纱,看不清。

风雪渐渐停了,寂静得可怕。

粳米煮好后,南宫刘芸拿出精致的瓷碗,盛了一小碗,让罗素捧在手里慢慢喝。

“还不错。”罗素满意地点点头。

南宫云的黑眼睛突然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闪光空,明亮而闪亮。

“很高兴你喜欢。”南宫云如释重负地说道。

然而,他脸上的笑容突然有了一丝凝结。

当罗素看到他不高兴时,他莫名其妙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刘芸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没什么,就是其他人,别在意。”

南宫云烟淡淡说道,但罗素并不真的这么认为。

在这个季节,冒着风雪去遥远的北方,哪里会有普通人?

就在罗素疑惑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两个模糊的身影。

领导是个人。

我看见他穿着蓝色的长袍,在风中翩翩起舞。

表面上剑眉明亮帅气不凡,五官柔和。他们一直都是温柔敦厚却又坚强的男人。

胭脂染帝业

有一个女孩站在他旁边。

这姑娘的丝锦纱裙,胭脂清纯如仙。

一双大眼睛晶莹如玉,胭脂肌肤如凝脂,粉嫩中透着洁白,笑起来清新动人,美丽动人。

当罗素看到这个女孩时,她握着瓷碗的手轻轻地吃了一顿。

瑶池仙子...

她为什么在这里?

李一眼就认出了南宫云,她不由自主地自动靠过来,没有被叫。

“三兄弟,真巧,居然在这里遇到你。”

李冷冷的脸,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看到南宫云烟之后,顿时像是三月里的烟火。

南宫行云剑眉冷蹙。

他没有忘记罗素以前和他的协议。

其中,作为一个典型的例子,被特别点名警告。

李的笑容温和而亲切,仿佛所有的不快都已烟消云散。

“三兄弟,真香。是自己煮的粥吗?”李在南宫云烟上摩挲着,好像没有人在看似的,他的态度很亲密,很热情,好像他们的关系很亲密。

南宫云烟皱眉,扶着罗素后退了一步。

李看着微微有些阴沉的,但很快又重新燃起了他的斗志。

“喂,三哥,你抱着谁?”李的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

因为被裹得像只胖乎乎的熊,头上的毡帽低低的,几乎挡住了他的整个脸,而且现在光线暗了,所以李当时都没认出来。

南宫刘芸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冷冷地直接说道:“这里不欢迎你。”

李突然微微一僵。

他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副伤心的表情,像是哭而不是哭,看起来很可怜。

她身后的男人走上前来,想要说话,却被李拉了过来。

李望着南宫云烟,勉强笑道:“三哥,以前错了,知道错了……”

南宫云剑眉越皱越紧。

因为这时,他怀里的小家伙就是那个胖得像熊一样的罗素,而她的手正在捏着南宫刘芸的细腰软肉。

“算了,知道错在哪里是你的事,不原谅是我的事。”南宫云烟不耐烦地挥挥手,转身把怀里那个讨厌的小家伙抱回帐篷。

此时,闻言,李那漂亮的脸蛋越发的苍白,身形似乎摇摇欲坠。

她快步上前拉着南宫云。

“三师兄,你,你怎么能这样?我有什么比不上那个罗素?”李的眼里滚下了两滴清泪。“不说别的,至少我比她好看一百倍?你怎么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然而,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南宫刘芸的长袍,但她看到南宫刘芸已经和她拉开了距离,她只拉了一下空。

以前亲近她的三兄弟现在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连让她靠近都不让?

一想到这些变化,就真的委屈了李,眼睛里全是泪水。

“为什么?!"李大怒道:“三哥,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自从她懂事以来,她就认定了三个师兄,坚信有一天,他会嫁给自己一个龙林马来人。

但是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呢?

“罗素她比我强哪一点?她有我的天赋,染帝好吗?她和我一样先进吗?她有我的家人,染帝好吗?她和我一样漂亮吗?!"李哭着喊道,“我真的不愿意输给她,非常不愿意!”

南宫云烟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

他是全世界最好的女孩。李连指甲都比不上。她怎么会有脸在这里大喊大叫?

所以,晋王殿下疑惑地看了李一眼,声音冰冷,不含一丝感情:“你不甘心,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不愿意,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八个字,简单明了,沫沫无情,却把李完全拒之门外。

在感情世界里,MoMo是最伤人的人。

现在,南宫刘芸毫无保留地展示了他绝情的陌陌。

"..."李身子晃了晃,摇摇欲坠。

她身后的男人皱起眉头,不悦地看着南宫刘芸:“三弟,你变了。”

南宫云烟漠然的目光转向司徒风格。

“不要介意这件事。”南宫云皱眉。

司徒明是南宫的哥哥,李是,排行第二。

他总是温柔善良,沉着自持,在兄弟姐妹中享有很高的威望。

“三弟,尧尧是和你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妹妹。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令人心寒。”斯图尔特表现出不悦。

在说这句话的同时,司徒震天的目光冷冷地射进了南宫云的怀里。

罗素被裹得很紧,斯图亚特·斯泰尔斯看不清楚,但本能地,他不喜欢三个弟弟怀里的女孩。

南宫云烟的感知多么敏锐,司徒风格一看,他就知道对方不喜欢罗素。

他的堕落和堕落,他爱给她全世界玩,现在二师兄不喜欢他的堕落和堕落。

晋王殿下不高兴了。

而他的愤怒自然导致了李的。

“不投机,可以去。”南宫云陌陌说话了。

要不是李拿着瑶池宫的钥匙,司徒风格拿着炼狱城的钥匙,也不可能以晋王殿下的骄傲这么轻易的放了他。

不过晋王殿下退了半步,对方根本没有退的意思。相反,他得寸进尺。

李的注意力集中在南宫怀里的胖乎乎的女孩身上。

“她是谁?”李没有动,的语气中却带着一丝责备。

她也不想想,她有什么资格指责南宫云烟挟持其他女孩?

司徒E没有走,他坚定的站在李身边,是她最坚实的后盾。

从小到大,司徒就像一个无条件纵容李的大哥。

因为,因为他很早就开始了,他喜欢她。

因为李喜欢南宫云烟,伟大的司徒明自动屈服,甚至忠心祝福。

但有一天,李哭着跑去告诉他,南宫不想要她,被另一个女人带走了。

在司徒眼里,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瑶池仙子就是他的女神。

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女神受委屈呢?尽管南宫刘芸是他最喜欢的师弟,但与女神相比又是什么呢?

“晋王殿下很好吗?”说她的前任不太了解晋王殿下。

“晋王殿下当然牛,胭脂世界上还有谁比晋王殿下更牛?据说晋王殿下的才艺考的是全大陆第一,胭脂历史五千年第二,小姐你怎么看?”

"..."五千年历史第二?这也太夸张了吧?

“当然,还有更多。据说晋王殿下是三体人。多少人连一个部门都没有,但金和王三个部门都是同修!”绿萝卜满脸崇拜,眼里满是星星。“据说三系同修的法师有很多机会成神。当年第一个有天赋史的壮士,就是成神长生。”

王进南宫云这么厉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真的不是随便说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后”这句话。以他的天赋,想登上王位应该不难。

罗素正在思考,突然发现自己突然出现了一张放大的脸。

她下午刚刚看到这张脸,所以她不应该承认自己的错误...是错觉吗?

苏寒江刚想伸手揉揉她的眼睛,但一双精致的熠熠被他宽大的手掌握住了。南宫刘芸和一对黑瞳脸色阴沉,笑了笑。“怎么,你不认识我们的国王吗?”

“南宫云?”

“你心里真的有一个国王,否则你也不会急于调查你的国王。你怎么看?”南宫刘芸的嘴唇又浅又淡,含着丹气,嘴角弯弯,弧度优美。

罗素看了他一会儿,一字一句地说:“据说,王进南宫宫的流云冷酷而傲慢,残忍而残忍,不苟言笑,生性干净。如果有人碰他的手,不管是谁,都要捡起来;如果有人摸他的身体,不管是谁,都要剁了...你真的是晋王?”

罗素的美丽的眼睛,盯着那些紧握她的大手,她的声音很轻,她的嘴在微笑,她很粗心。

南宫云懒洋洋地、漫不经心地看着罗素,它锐利的眼睛像无底的深海一样闪闪发光。

此刻的他,并没有下午那么随意懒散,而是带着一种认真谨慎的意思,就这样看着她。

这时屋顶上有阵阵冷空气在空周围流动。好像连空空气都凝结成冰,让人呼吸困难。

他的冷酷暴虐,嗜血,妖娆,霸气。好像他跺一跺脚,整个东陵国就要震三震的强度了。

在他那双咄咄逼人的深邃的眼睛下,罗素的美丽的眼睛仍然像水一样明亮,就像大海一样平静而从容...

突然,他的嘴角慢慢勾起一个弧度。突然,天气似乎从阴霾大雪转晴空万里。仿佛冰冻的霜突然变成了汩汩的泉水,开出了艳丽的花朵。

笑南宫行云很美。

他用他那双绿色的、轮廓分明的手,把她抱得娇滴滴的,淡淡地笑着。“姑娘,你在担心什么?我王不会再吃你了。”

在这场势均力敌的比赛中,他们没有获胜。对此,南宫刘芸有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他想,也许他偶然发现了一颗布满灰尘的珍珠,石头中的玉。

他想,也许他偶然发现了一颗布满灰尘的珍珠,石头中的玉。

+++++++++++++++++++++++++++++++++++++++++++++++++++++++++++

罗素想鼓起你的手,染帝但南宫云有很大的力量。她越挣扎,染帝他抓得越紧。

“你想要什么?”最后,罗素无奈了。在这场势头竞赛中,罗素不得不输。

“来赌一把吧,姑娘,你不会故意作弊假装忘记吧?”

“什么?打赌?”罗素眉目一凝,有些不明白。

“那个故意作弊的女生,说下午好赌?”南宫云的语气很宠溺。

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找到了,苏安然无恙,所以下午的比赛我们没输也没赢,算是扯平了。”

谁知南宫云烟伸出一根细长的食指,在她眼前牢牢地摇了摇,嘴里邪恶地笑道,“不,你的确赢了国王,而国王也的确赢了你。这才是正确的做法。”说完,他的手也宠溺地揉揉她的头发。

“你作弊,怎么能这样算!”罗素对此很生气。

“你没有说一开始不允许你这么做。”其实真正出轨的是晋王殿下。

罗素对此很生气。如果这个狡猾的狐狸混到现代,应该有多少人掉进他的陷阱?

“嘿,过来。”晋王殿下手指白皙修长,指节分明。

她不是小狗!罗素平静地搂住他的胸膛,用似笑非笑的语气提醒他。

晋王殿下看到她这个样子,她那英俊的眼睛都微微抬起来了,而她那黝黑的,深如一潭,一眼就看不到水底,所以她深深地盯着。

就在罗素皱起眉头的时候,她突然感到头晕。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已经倒在他的怀里,抬起眼睛迎着他迷人的眼睛。

似乎,一眼看去...

罗素的喉咙似乎被卡住了,等了一会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心中暗暗警惕。

晋王殿下俯下身,灼热的气息在她敏感的耳垂里徘徊....................................

“你……”为什么话还没说?罗素感觉到一个浓浓的阴影袭击着她柔软的嘴唇。它是威胁性的,不可阻挡的。

“嗯——”嘴唇被紧紧抓住,又软又热,罗素只觉得脑子里又白又晕...

眼前是放大的脸,这个帅气不讲理的男人正在闭眼亲吻她的波特。

他的吻强烈而霸道,像风暴,他在她口中攻击城市。

罗素伸出手想反抗,但他没能挣脱。相反,晋王殿下的手像铁箍一样收紧,几乎要哭出来。

热烈的吻,势不可挡,霸道,有力,却又温柔。

罗素突然迷失了自我,沉溺于他温柔的祖国。

氧气耗尽迫使她的嘴唇分化。她大口喘着气,眼睛有点模糊...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丝凌厉!

“啪——”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这个男人,他以为她是谁,怎么能强迫她吻她?

黑暗中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似乎空引起了空气中的骚乱。但当晋王殿下随意挥挥手时,愤怒的空气因子平静下来...............................

但当晋王殿下随意挥挥手时,愤怒的空气因子平静下来...............................

+++++++++++++++++++++++++++++++++++++++++++++++++++++++++++

凌风握紧拳头,胭脂用冰冷的目光盯着罗素。他的眼里充满了愤怒和钦佩。

晋王殿下有多高贵?多么有才华?的祖上只有五阶强者,胭脂但是晋王殿下才十八岁,却已经是六阶了!

晋王殿下从小到大都受过委屈吗?现在,现在被打了!这个没有一丝精神力量的没出息的女孩,真是狂妄!

南宫云纤细的食指轻轻抚摸着脸颊,冰冷的眼睛如鹰,倨傲而冰冷,像恶鬼一样发光。

他的眼神诡异,异常冰冷,深不可测,就直勾勾地盯着她。

罗素...他的眼睛让他的心颤抖。

罗素当时心里有一种恐慌,但很快就平静下来,自尊自重,毫不示弱地迎上他的目光。

突然,在令人恐惧的南宫刘芸美景上,嘴角慢慢勾起,一抹笑容像盛开的昙花一样绽放,妖娆艳丽。

“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响起,南宫刘芸美丽的小手一把抓住罗素,让她倒在自己怀里。

“姑娘,你的自信真让人不知所措。国王应该为你的勇敢喝彩还是嘲笑你的愚蠢?”南宫云烟一副煞妖娆的眼底似乎带着一丝无奈,“要知道,在这个帝国,主动攻击五阶以上的强者,是死是罪?你已经被判死刑了,明白吗?”

什么话?她不允许抗拒被强烈亲吻?这是什么法律?如何专攻权贵权贵?

南宫刘芸似乎明白她没有说什么,淡淡地笑了笑:“在这个崇尚武术的世界里,拳头才是硬道理。不公平吧?但是谁叫你窝囊废呢?”

罗素握紧拳头,不愿意。

南宫刘芸给她上了一堂生动的实践课,让她深刻地认识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拳头大,她才有发言权。

南宫云烟眼睛微微眯起,妖奇怪地上下打量着罗素,然后摸了摸她的小手,动了动她的小脑袋。

“你在干什么?”把她当洋娃娃玩?

在月光下,南宫刘芸的美眸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神秘。他突然站起来,握住罗素的手。“走,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里?”罗素迷惑地看着他。

此刻,他的瞳孔里似乎闪耀着一种明亮的光泽,有一种淡淡的兴奋的光影流动。似乎一下子,疑惑被解释了。

“试殿。”南宫云声音妩媚逼人,不容拒绝。只要直视罗素和罗素...

“测试神殿?怎么办?”这个罗素还是知道的,因为那天,她在试炼殿得到了天赋测试的结果,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认为可以做些什么来测试这座寺庙?”南宫云突然轻声笑了起来,声音温暖而慵懒,很好听,尤其是在安静的夜晚空。

"可测试的寺庙不是每个月的第一天才可以去吗?"

南宫刘芸轻笑了几声,戳了戳她明亮的额头,声音慵懒而邪恶。“傻姑娘,你得习惯。有些人生来就有特权待遇,比如这个国王。”

………………………………

他的眼神自信而高傲,染帝高贵而霸气,染帝气势如神,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彩。

似乎只有一站,就有一股拿天地在手的强大气势。

“为什么要带我?”罗素嘀咕着出口。她一直认为,无辜的求爱意味着强奸或偷窃。她对此一直很警惕。

“你不是一直想去吗?”如果晋王殿下嘴唇含丹,眼神邪恶迷人。“我王的赌注已经追回来了,你的还不准备收?”

罗素想起她可以为他创造一个条件。

然后,让她玩这个文字游戏,反正不是她自己的条件吧?

“走!”南宫刘芸的话音刚落,他就把罗素抱在了怀里,他的身体就像大鹏展翅一样,飞快地飞了一半空,几乎没有碰到自己的脚,像只蜻蜓。

风在耳边吹过,罗素很好奇,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的是他在半飞空。低头一看,他的目光覆盖了整个帝都。

“不怕?”他带着一个人在空中间轻松行走,南宫刘芸还能说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见他的武功之高,博大精深,深不见底。

“我喜欢。”罗素真的很喜欢那种在天空中翱翔,俯视一切的感觉。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她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不幸的是,她生来就是个废柴,注定达不到南宫刘芸这样的高度。

南宫刘芸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停住了,嘴角挂满了邪恶的微笑。她的声音低沉而迷人。“等化验结果出来了,谁说不会有大反转?”

“但愿如此!”罗素心里暗暗鼓励自己。

从远处,你可以看到寺庙的轮廓。

寺庙建在帝都中心,地理位置比皇宫更有规律。从顶部往下看,只能看到尖尖的屋顶和宽阔的广场。广场中央是喷泉池,池前是几尊大师级的艺术雕塑。

老虎、豹子、豺狼……大陆的魔兽雕塑可以在这里找到。

“我们到了。”南宫云随罗素而降,两人直坠寺门。

南宫云烟连个令牌都不用拿,老守门人毕恭毕敬的向他行礼,也不看其他人就打开了神殿的大门。

根据南宫云烟的说法,他的脸是最好的标志。

带罗素去三楼大厅。

一楼是普通人考的,根本不用进,直接上去就行了。

二楼,是对文武官员级别的人的考验。罗素认为它会进入这层,但她发现它不是。

三楼能上去的人很少,只有皇室才有资格进来...

三楼的昏黄灯光富丽豪华,精致美观。在宽阔的大厅中央有一张大理石玉石桌子,桌子上有一个柚子大小的水晶球...

水晶球闪闪发光,清澈透明,像眼睛一样明亮,探索着人们内心的最深处...

天赋灵力分为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其中红色最差,紫色最强。但是,在mainland China的历史上,拥有紫色天赋的人是很少的,几百年后很可能只有一个出来。

南宫云烟双手缠在胸前,胭脂悠闲地站着,胭脂嘴里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但现在这一刻,他也有些问题了。他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不断变化的五颜六色的棱镜!

这太快了!

按照以前对南宫云的认知,就算天赋再好,水晶棱镜也是像小河一样流淌,慢慢溢出,只是他以前真的没见过。他吹着口哨,像火箭一样飞了起来。

红色...

柑橘...

黄色...

唰唰,不到一分钟,罗素甚至已经有了三个水晶棱镜,而且看她的脸不红,不喘,不到极限。

南宫云烟静静的看着耀眼光圈中的闪灵少女,眼神中有一种异样的情绪。这件事的发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她平静地站着,脸上带着安详的微笑,如春露,清新动人。她是如此迷人,如此迷人,以至于她无法移动她的眼睛。

罗素并不完全了解南宫云烟的心思,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才华完全出乎了南宫云烟的意料。这时,她继续输出精神力量。

格林(姓氏);绿色的...绿色水晶棱镜也被填满了。

灵力一点也没有停下来,迅速爬到了蓝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素怎么都不明白!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