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永乐国际最新地址(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涅盘重生倾世弃妇(1/33)

永乐国际最新地址(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女管家吓坏了,涅盘以为她明白自己的话。

她一定后悔上次暗杀了那位先生。

只是她怎么会这么内疚呢?

我想我真的很后悔她的所作所为。

“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不想要你呢...那不是真的……”

管家瞪大了眼睛——

她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错了...事实上,涅盘我很难过……”

管家走向床边,但没有再听到她的声音。

他不确定刚才听到的是什么意思。

也许玉梅后悔对君子的伤害,然后想起了死去的儿子?

但为什么他觉得余梅的儿子指的是君子?

首席管家认为他的想法很荒谬。

他摇摇头,转身继续离开。

“瑞刚...我的孩子……”余梅突然发出一声。

这一次,管家头听得清清楚楚!

他在原地站了几秒钟才恢复过来。

管家头一转身,厉声看着两个仆人:“记住,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胡说八道。如果它出去了,你的主人会饶了你的!”

“放心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仆人赶紧点头。

总管回到齐的城堡。

他先把余梅的情况报告给老齐。

得知玉梅的胃病发展成胃癌,齐大师怔了怔:“医生怎么说的?”能治好吗?"

“医生说应该治好,但他们不敢绝对保证。”

齐大师想了一下,叹了口气,“去找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疗。无论如何,不到最后都不要放弃。”

“好吧,我理解。”听老人这么说,总管更加确信了他的猜测。

他一定知道玉梅才是真正的君子之母。

不然他不会对余梅这么宽容,这么好...

“先生,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乡长犹豫了。

“是什么?”

乡长低下头,恭恭敬敬地说,“余女士昏迷时说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齐大师看着他:“你有话要说,还犹豫什么?”

“先生,她说的真是太神奇了。”

“他说什么?”齐老爷子也好奇了起来。

管家不敢看他的表情:“我听她说那位先生就是她...儿子……”

齐老爷子惊愕了。

“你说什么?”

“先生,我听得很清楚。她说这位先生是她的儿子。”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齐老爷子一直没说话,管家头感觉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还有谁知道这个?”良久,他低声问道。

"在场的两个仆人都知道这件事,但我告诉他们不要说出去。"

齐大师点点头:“这件事不允许泄露出去,尤其是齐瑞刚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明白!”

“玉梅,找人,送她走,别让任何人找到她。”

“她的病……”

“继续治疗。”

“好的,我马上去办。”

莫兰才和祁瑞刚花了半天时间才选好婚纱的款式。

从今天开始,设计师们将加紧为他们制作服装。

着装的事情解决了,祁瑞刚和莫兰开心地回家了。

!!- 5327+dfiuwesz+4961482 ->

“不……”江予菲摇摇头,重生她争辩道。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重生阮安国不是好人,萧泽新怎么能把股份转让给他?阮安国名正言顺的拿到了股份,又何必杀他们?你说的不对!”

萧子彬冷着脸:“你是说,我在骗你?

现在,我不会欺骗你。你父亲会把股份转给他,可能是因为他抓了你母亲威胁他。

而他会被掩盖,不仅仅是因为他害怕他们去报警,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你父亲继承股份的时候,同时签了股份转让书,他想把股份全部转让给你。

分配给阮安国的任务在本次分配后无效!

然而,他签署的第一份任务没有公开,所以第二份任务表面上是有效的。

但是如果第一个发表了,第二个就无效了!阮安国怕自己出第一本转让书,只好遮遮掩掩。

只要他死了,没有人会出版第一本转让书...也许,你妈妈会被他掩盖!"

“你说什么……”江予菲跌跌撞撞地后退了一步,看上去很吃惊。

连她妈妈都有可能被杀?

阮安国告诉她,她的父母刚刚失踪。

现在萧子彬告诉她,她的父母很可能是阮安国杀的...

他们谁是对的?

谁会帮助她,她会如何判断真相?

除非萧赜信和公瑾·月出现,或者他们两人都说实话,否则她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萧子彬慢慢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继续说道:

“如果第一个转让书不是真的,你以为阮安国国会费尽心机让你娶他孙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会在你和阮有了孩子之后悄悄杀了你!

就像杀死父母一样,让你默默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到时候就算我查出第一封转让信也无济于事,因为你不能继承你父亲的股份,你的孩子可以。

而你的孩子,则是他们阮家的血脉,总之,股份,还是属于他们阮家的!"

江予菲和两边震退了。

她怀疑地睁大眼睛,身体微微颤抖。

为什么他越说越吓人?

但是他说的话,她找不到任何破绽...

“不,还是不对!”江予菲绝望地摇摇头,大声为自己辩护。

“阮现在的股份,包括阮,都已经超过了55%!

阮安国40%,阮田零30%!

即使损失20%,他们仍然拥有50%的股份,阮家仍然是阮的最大股东。

他们不需要拿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没必要为了20%的股份就要我和阮结婚……那些话只是你的猜测,不是真实的真相!"

看到她试图保护阮的家人,的眼睛一沉。

他们是她的亲戚。她宁愿相信阮家也不相信他们吗?

其实在她的心里,倾世弃妇她的心还是向着阮家的...

萧郎悲伤地盯着她,倾世弃妇低声说道,“于飞,你不明白吗?!

阮家不在乎20%的股份,但真相暴露了,阮家就完了。

如果第一份作业发表了,大家都会质疑为什么你父亲在第一份作业上签了字之后,还在第二份作业上签了字。

一旦相关部门介入调查,那一年的真相迟早会暴露。

就算你查不出真相,阮家也得还你20%的股份,然后各种谣言不胫而走。到时候,阮的名声会跌,股票会跌,阮再也回不来了。

但如果嫁给阮家就不一样了。即使第一本转让书出版了,股份仍然属于阮家。

你是阮家的人,外面的人不会管你家务。即使谣言传播,谣言也不会成立...

总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和阮结婚,给他们生个孩子。

毕竟没人愿意冒险。既然有最好的办法,谁会不用呢?"

听了萧郎的分析后,江予菲的脸又变白了。

她眼前一晕,人差点晕倒在地上。

“于飞!”萧郎正忙着抓住她的身体,看上去既紧张又担心。

萧子彬淡淡地说:“估计是缺氧了。带她下去休息……”

****************

天色越来越暗。

阮派出去找,但直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江予菲就像化为乌有。哪儿都找不到她。

他的手下说她早上去看老人,离开茶馆后,有人看见她上了一个男人的车。

线索到了这里,然后就中断了。

他怀疑的人是萧郎,因为萧郎现在失踪了。

他们两个一起消失了,在A市的任何地方都找不到。

就像有人清除了他们的踪迹,切断了他们的线索...

萧郎又和她私奔了吗?

或者.....他们两个私奔了?

[和城堡]。

阮天玲坐在吧台前,拿着酒瓶喝酒。

明天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他能在婚礼前找到她吗?

“哦——”他忍不住冷笑。每次她跑了,他都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她。

这一次,他想在婚礼前48小时内找到她,这可能是一个愚蠢的梦...

但是江予菲,你明明答应嫁给我,为什么要反悔!

你觉得耍我好玩吗?!

你以为,我阮田零就应该犯贱,让你踩在上面吗?!

不,我这次找到你了,我想让你知道,阮也可以没有你!

阮天灵抱着瓶子站起来,猩红的眼睛,把瓶子重重摔在地上。

“以此为誓,我阮,再也不在乎你!”阮天玲愤怒的低吼一声,同时一个声音响起。

“师傅,江老师回来了!”一个女仆兴奋地跑进来,很高兴地通知了他。

阮天玲浑身僵硬,他抬头看见江予菲慢慢走进来。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涅盘重生倾世弃妇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不是逃走了吗?她为什么回来?

阮觉得不可思议...

江予菲走进客厅,涅盘立刻闻到一股酒味。

酒吧的酒柜上有许多昂贵的葡萄酒。

酒精有一种淡淡的醇香,涅盘所以倒在地上的酒闻起来可以称为好酒,是酒柜里难得的酒。

的视线落在地上,然后抬起眼睛,正对着阮·那双又冷又黑的眼睛。

他现在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好像看见了外星人。

江予菲走上前去,淡淡地问他:“你怎么了?”

“为什么喝酒会有烦恼?”她又问。

阮天玲依然用漆黑的眼睛看着她,没有任何反应。

江予菲不太关心他的事情。她疲惫地说:“少喝酒对你的健康不好...我上楼休息一下。”

说完,她转身要走。

手腕突然被抓住了...

江予菲转过身,迷惑地看着他。

阮,脸色阴沉,盯着她看。她低声问:“你去哪儿了?”

“出去走走。”江予菲淡淡道。

他以为她逃走了,派了这么多人去找她。结果她只是用冷冰冰的语气告诉他,她出去散步了!

她的态度让他更加愤怒和不安!

“你去哪儿了?”阮天玲继续按,声音越来越低,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江予菲秀眉微皱,他怎么了?

“走开就好。”

“跟谁?!"

他知道什么吗?

江予菲真的感到身心俱疲,浑身无力。

她没有心情和他继续这个话题。她不耐烦地说:“我不能出去走走吗?阮、,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我无理取闹?!"阮天玲突然生气了。他离开她的手,抓起吧台上的酒瓶发泄,摔在地上。

“砰——”瓶子破了,发出可怕的声音。

江予菲下意识地跳了起来,但仍有玻璃碎片溅在她的小腿上——

即使隔着裤子,她的小腿还是隐隐作痛。

阮、的怒气使她措手不及,心里也有些不安。

她看着他苍白的脸,不知道他在发疯。

“江予菲!”阮天玲指着她,尹稚低吼。

“我挂电话是不合理的!”

“我关你手机不合理!”

“我跟一个男的走也不合理!”

“你总有一天不回来否则我无理取闹!你懒得跟我解释,我也不讲理!”

“这些都是我的无理取闹,对吗?!"

阮的最后一句话,几乎用尽全力咆哮。

他的声音贯穿整个别墅,他的耳朵是聋的...

江予菲没想到他的怒气会如此之大,她吓了一跳。

“我……”她微微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被小紫彬的话打扰了,完全忘了自己挂了他的电话,关机。

现在他指责她,她意识到这是她的错...

无论如何,他们现在是恋人,在正式分手之前,她要为这段感情付出一些责任。

此时,重生江予菲平静地看着他,重生低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听了阮的道歉,田零并没有松口气,反而更加生气。

“我他妈的说,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不要跟我道歉!”

阮,大步走过来,一脸苦相地捏着她的下巴:“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就怪我对你不好!”

给他什么交代?

告诉他所有的真相,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她知道。她想阮安国一样,不想让他知道这些事。

好像他知道,很多事情都会变坏。

江予菲抬头看着他,淡淡地说:“这么晚挂了电话,关了电话,回来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闭嘴!”阮天玲咬牙切齿的打断了她的话,“我说过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你不明白吗?!"

"...你需要什么?”

她犯了一个错误,所以她应该道歉。

阮,看着她迷茫而无辜的眼神,真想掐死她。

这个女人生来就是他的克星!

“我要你的解释!我再说一遍,我要你的解释!”

解释...她做不到。

“挂断你的电话,因为我没有时间接电话。我关机是因为不小心手机掉了,电池掉了。我直到现在才回来,因为……”

“够了!”阮天玲冷冷地咆哮道。他放开了她的下巴,脸上露出一种冷酷而阴沉的表情。

他看着她的样子,也变得很冷漠...

仿佛他对她的宠爱和爱都在一瞬间被夺走了!

就好像她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不想再看她一眼...

江予菲目光闪烁,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乱。

她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复杂的情绪。

“江予菲,一切都结束了……”阮田零往后退了一步,板着脸开了口。

“我受够了这种相处方式。既然我不能走进你的内心,我会帮助你...我会放手的!”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每一个字似乎都用尽了。

江予菲呆住了,看着他。她甚至没有找到自己。她的手指在细节上颤抖。

“江予菲,恭喜你,你自由了!”阮天玲冷笑,笑得很嗜血,很清瘦很淡然。

“婚礼,取消!一切取消!”

他转身抓起一个酒瓶,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嘭——”玻璃碎片再次四处飞溅,而这一次没有逃脱。

她能感觉到他砸酒瓶的时候是在宣誓!

发誓他会放她走,发誓他们真的会从这一刻结束...

砰地一声。

江予菲似乎听到她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

碎的像地上的酒瓶,碎了,不再有完整的面目。

阮天玲低垂着头,额头细碎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但她能看到他的脸被埋在阴影里,又冷又阴沉...

他慢慢抬起头,五官冷硬中不带一丝柔和之色。

像刀刃一样挤压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一双黑眼睛犀利而冰冷。

他没有看她,倾世弃妇大步走过她身边,倾世弃妇没有看她一眼,没有停顿,只是大步走了...带着风,从她身边走过...

很快,他的脚步声在客厅里听不见了。

空匡的客厅如此安静,以至于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声。

天已经黑了。

现在是夏天的傍晚,但江予菲有一种深秋的感觉。

她僵硬地站着,垂着眼睛,看着地上的碎片。

无数的玻璃碎片映出她的脸,一张苍白、无表情的脸。

“江小姐……”李婶小心翼翼地走到她身边,轻声说话。“主人此刻只是生气,所以不要把他的话当真……”

“主人,他一整天都在找你,所以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其实他心里还是在乎你的……”

“江小姐,不如你去找少爷,向他解释你的所作所为,他就放心了。”

转过头,低声问:“李阿姨,我还没吃饭呢。你有什么吃的吗?”

"..."李婶傻眼了。她现在想吃吗?

这种时候,她想吃?!

但当她看到江予菲的眼睛有一些空洞时,她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心情。

“好的,等一下,我给你做。”

江予菲坐在餐桌旁,李阿姨很快给她端来了一碗面条。

一个大碗里,有一团小面。

汤是浓郁的排骨汤,洒上一些葱花,还有几片青菜。这是一碗简单的面条,但看起来很开胃。

江予菲拿起筷子,搅拌了一下面条,然后低下头去吃。

她肚子很饿,吃的也很快,但是喉咙太小,好几次都咽不下噎着。

喝完面汤,她就可以咽下食物了。

使劲往肚子里塞了一碗面条,江予菲有一种被人扶持的感觉。

很难...

她吃完饭上楼,打算休息一下。

今天,她身心俱疲。她太累了。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阮天玲走了,但她不想离开。

他说这是她的家,她是这个家最大的主人,完全有资格住在这里。

即使她不能住在这里,她也不会搬走。

因为她真的很累,好累...

推开卧室的门,江予菲走进来,突然看到特大床上有一件漂亮的白色婚纱。

婚纱的裙子很长,很有层次感,就像盛开的白莲花。

白色雪纺纱线点缀着璀璨的钻石。

在灯光的照射下,钻石发出模糊而美丽的光芒。

这件婚纱是她那天试穿的。

不过婚纱稍微大了一点,所以阮让人根据她的体型来修改。

婚纱已经修改过了,今天就送来了...

阮、今天一定是等她回来看婚纱了,但是她挂了他的电话关了一整天。

江予菲突然想起他在旅馆里等了她几个小时。

当时他准备向她求婚,她不去,让他希望落空空。

今天也是?她让他的热情和希望再次落空。

难怪他这么生气...

江予菲来到床边坐下,伸手抚摸着婚纱,这件婚纱非常精致,感觉非常好。

涅盘重生倾世弃妇

阮说婚礼取消了,涅盘以后再也不穿这件婚纱了,涅盘买了太浪费了。

江予菲垂下眼睛,沉默了一会儿。他把婚纱放好,放在橱柜里...

她转过身,看见床头柜上放着几个首饰盒。

首饰盒上有我的爱情标志。那些是她当时挑选的全套首饰。

江予菲打开首饰盒,果然是她挑选的珠宝。

珠宝都是钻石做的,每一件都值很多钱。

但是她不会用,买了还是浪费。

收拾好首饰盒,江予菲就躺回床上,不换衣服,不洗澡,累了就闭上眼睛睡觉。

但她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天。

阮安国对她说,萧子彬对她说...

还有阮对的拒绝。

[江予菲,一切都结束了...]

既然我不能走进你的内心,我会帮助你...我会放手!】

【恭喜你,你自由了!】

自从她重生后,他们纠缠了快一年。

她一直在等他放手,现在他终于放手了。

她真的很自由,但为什么内心却不能自由?

你是不是被关在笼子里很久了,所以失去了飞翔的本能?

肯定是这样的!

不过没关系,只要鸟笼打开,她总会展开翅膀,重新学会飞翔…

*************

夜帝贵宾包厢。

阮天玲仰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放在茶几上,姿势慵懒压抑。

他拿着瓶子,很容易喝。

看着他好像没喝醉,不到半个小时就在地上丢了两瓶。

东方玉推门走进包厢,笑得像个流氓。

“凌哥,听说你来了,我马上赶过来。哎,好久没来了?”

以前他们隔三差五就聚在这里喝酒。

阮、从来没有缺席过。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很少来这里。

最近几个月,他从未来过这里...

东方瑜突然听说他要来喝酒,觉得特别新奇。然后他开车过来,打算陪他喝几杯。

只是他的情况有问题。

你是一个人喝酒,还是喝酒?

有问题!

阮天玲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眼睛没有焦点,看着天花板。

手自动抬起,往嘴里倒了一口酒...

东方瑜眯起桃花眼,在他身边坐下,笑着问:“凌哥,你这样是不是醉了?”

"..."如果阮天玲平时,即使心情不好,他也会反击。

但是今天他真的没有心情,他甚至没有心思说话。

我甚至没有精力再看他一眼。

“喂,你真的有心事吗?”东方雨的表情越来越新颖。“让我猜猜,你为什么一个人喝酒?”

“男人通常会因为两件事喝醉。第一件事是商场挫折,第二件事是恋爱挫折。”东方瑜盯着他,老神在道。

“最近没听说阮晋勇破产,所以你肯定不是在商场失意。那剩下第二个,失恋了吧?”

阮天灵扔掉了另一个空丢失的瓶子,重生然后又拿了一个新瓶子,重生依旧喝着。

几杯下肚,他看着东方瑜,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以为我会在爱情上受挫吗?”

他的脸上满是自负和不屑。

仿佛我在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字——笑话,阮田零怎么会失恋呢!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失恋了,我也绝不会对爱情失望!

东方玉嘿嘿一笑,那是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凌哥,虽然你身边不缺美女,但不代表你不会在爱情上受挫。马上就要和颜悦结婚了。难道你不想娶她,想忏悔吗?”

阮天玲冷笑一声,靠在椅背上把酒倒进嘴里。

东方瑜继续猜,“你要娶你以前的嫂子吗?我知道你最终会选择她,我猜到了。”

一提到,阮,的脸色刷地一下就阴沉下来。

本来他平静的脸很吓人,现在看起来更诡异了。

东方玉咽了咽口水,惊讶地说:“哦,不,你这个样子...好像和你以前的嫂子有关系。你和她吵架了吗?还分手?”

分手两个字,再次刺激了阮。

他眼神冰冷,手指忍不住握住瓶子,然后——突然他愤怒地把瓶子往墙上砸。

砰的一声,酒瓶碎了,碎片飞溅!

东方瑜被他吓了一跳,嘴巴变成了O型。

阮脾气不好,没有耐心。

但他很少发脾气,即使发了脾气,也喊两次。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像今天这样砸瓶子的行为...

东方玉发现,真的是...今天来这里是对的!

“凌哥,消除火气。不放心,再来一瓶。”他迅速拿起一瓶新酒递给他,笑得像条狗腿。

阮天灵一把夺过,抬头大声喝了起来。

东方玉忍了,还是忍不住八卦的好奇因子。

“凌哥,你和你以前的嫂子……”

“别跟我提她!”阮天玲凶狠地盯着他。

“咳咳……”东方瑜换个方式问:“你今天怎么了?说出来,让哥哥我也开心...没有!说出来,让我分享你的心事。”

阮天灵一连喝了几瓶酒,已经是微醉了。

他醉醺醺地冷笑道:“你不太会猜。你怎么不猜?”

“真的,我猜。”东方玉跃跃欲试。

他不怕阮,,大胆地问:“你是不是被甩了?”

据他所知,阮田零现在很关心江予菲。

所以他颓废到一定是被美女拒绝了。

阮,仿佛被人踩了尾巴,动情地吼道:“妈的,我真坏。”!是什么让她江予菲甩了我?我怎么了?她甩我的理由是什么?!"

当他长这样的时候,第一眼就被甩了...

东方瑜笑着连忙点头:“是啊,凌哥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江予菲什么都不是,凌哥,她配不上你……”

“你什么都不是,你配不上我!”阮天岭瞪了东方瑜一眼,怒火几乎要把他烧死!

涅盘重生倾世弃妇

东方瑜懵了一下,倾世弃妇忙辩解:“凌哥,倾世弃妇我什么都不是,你可不能说我配不上你!”

“滚,我对男人没兴趣!”

“没有...我只是说,你不能说我配不上你……”

“我对男人没兴趣!你不懂?”阮看着醉醺醺的眼神。

东方瑜欲哭无泪,对男人不感兴趣。

"...显然是模糊的...好吧,不要讨论这个,告诉我为什么江予菲想摆脱你。是因为你不能娶她吗?”

东方瑜严肃地问。

在他看来,他们这种身份的人,虽然外表有魅力,但也有很多控制不住自己的地方。

比如结婚,是你最不能自己决定的事情。

有时候,为了家庭的利益,他们不得不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

颜悦的家境比江予菲好,现在她怀上了阮田零的孩子。

因此,他认为阮、是被迫娶她的,因为她不能嫁给,那个女人会和他分手。

听了阮的话,的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和自嘲的笑容。

“要是为了这件事……”

因为他根本不会和颜悦结婚,他有能力给她一个婚姻。

但她不屑于此,也从不告诉他真相。

她有很多事情要对他隐瞒。

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走进她的心里。

“不是为了这个?”东方昱惊讶的挑眉,“不是为了这件事,还为了什么?凌哥哥,别跟我说她不爱你。”

阮天灵浑身一震,呼吸冰冷而尖利!

一张张军的脸埋在阴影里,阴森恐怖。

东方玉长着一张大嘴,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她真的不爱你吗?牛,凌哥,你真是个好人,我会爱上你的,她不爱你……”

“我说,我对男人没兴趣!”阮天玲正一双锐利的眼睛射向他。

东方玉忙举起双手:“我对男人没兴趣,我只是打个比方……”

定了定神,说:“凌哥,到处都是花。她不爱你,就算了吧!失去一个江予菲,你在千千就会有成千上万的美女,你根本不会吃亏,这是她的损失!”

阮天玲颓然靠在沙发上,继续喝酒。

东方玉的安慰对他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让他更加烦躁和呆滞。

“凌哥,既然舍不得,就去把她找回来。秀美的男人的计划,她还是不来。”

“你不明白……”阮田零淡淡地摇了摇头,只说了三个字,然后继续喝酒。

东方雨喜欢看他的颓废砸。

平时谁让他事事顺心,嗯,所以他这个样子,百年难得一见。

作为他的好兄弟,不为他高兴就说不通。

但是,作为一个好哥哥,还是有话要说安慰他。

“我知道,我也是一个人,我什么都知道。凌哥,女人靠哄。你想哄她,她就变心。”

“哦——”阮田零冷笑道。“如果我甩了她,你让我哄她,我不丢脸吗!”

东方宇瞬间石化了!

“你甩了她?”他疑惑地问道。

“可以!”阮天玲咬牙切齿的吐出来,“我甩了她,有问题吗?!"

“可以!涅盘”阮天玲咬牙切齿的吐出来,涅盘“我甩了她,有问题吗?!"

“妈的,你要是娶了她,那你还在这里喝多了!”东方玉感觉特别无语。“你这样甩过人吗?甩人比被甩更痛苦……”

阮天玲握紧酒瓶,喝了几口酒。

是啊,有人喜欢他吗?

他甩了江予菲,但他在这里喝酒受罪...她可能很乐意收拾东西然后完全远离他!

我越想,阮田零就越生气!

他不应该轻易放过她。他不好过,他不想让她不好过!

但是话已经说了。真的要他告诉她婚礼照常举行吗?

别说她会看不起他,他也会看不起自己!

但是当他真的要取消婚礼的时候,他就觉得特别难受,像是让他去死!

他妈的,他真的吃多了,说他们结束了,取消了婚礼!

报应来了!

阮田零把酒瓶放在桌上,瞪着东方瑜问道:“你看我特别胆小?”

东方瑜心里点了点头,挺窝囊的。

甩了人,应该很潇洒,他显然是后悔了。

“我们先不讨论你胆小不胆小的问题,讨论下一步你应该做什么的问题。你是继续这样下去,还是完全忘记江予菲,寻找新的生活,或者拯救她?”

阮天岭指着冷冷,举起酒瓶,开始喝酒。

他喝了几杯,放下酒瓶,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凌哥,你去哪里?”东方瑜问他。

“做我该做的!”

“你该怎么办?”东方瑜好奇地问。

阮天玲没有回答,就走了。

“是留下来吗?”东方瑜自言自语的问,然后他又摇了摇头。不可能,凌哥不会做那种没骨气的事。

***********

阮、喝了不少酒。他真的喝醉了。

奇迹般地,他竟然稳稳地开回了【菲尔城堡】,幸好一路上没有遇到交警...

夜很深。

江予菲躺在床上,睡得不好。

即使在睡梦中,她也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好像身上的什么东西已经完全消失了。

然后她的心空一落再落,仿佛少了一块...

天空逐渐变白,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江予菲的手背上。

她睁开眼睛没有想着卧床,眼睛也没有睡意,只是觉得累。

我累得起不来。

“咚咚咚——”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

“江小姐,你起来了吗?”李阿姨在外面问她。

江予菲坐起来,没精打采地问:“什么事?”

“你先开门,不方便说。”

“你等一会儿。”江予菲起床,脱下她昨天穿的裙子,穿上一条薄绸裙子到脚踝。

她剪了头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然后才开门。

李大妈站在门口着急地说:“师傅昨晚在车上呆了一夜,现在发高烧,但坐在车上就不出来了。劝他也没用...江小姐,请你劝他,让他去医院?”

江予菲没有太多做作,重生张开嘴吃苹果。

阮、重生很少伺候她一次,她也不是白吃白喝。

男人似乎能看出她的尴尬心态,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他用刀子切了一块,喂给了她。江予菲又张开嘴吃了起来。

就这样,不知不觉,她把整个苹果都吃了。

阮,掏出纸巾擦手指,又拿来擦嘴。

江予菲惊讶地盯着他。他扬起眉毛,淡淡地笑了笑:“现在抛弃还来得及吗?刚才我的手指一直在喂你。”

江予菲脸红了,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擦过的嘴唇似乎很脏,让她不敢舔嘴唇。

她突然掀开被子,撑起身子。阮,伸手按住她的肩:“怎么办?”

“上厕所!”她咬牙切齿,咆哮着。

那人看了看挂着的输液袋,还剩下很多液体。

他站起来,高高举起手臂,脱下包。“走吧。”

江予菲停顿了一下。他要陪她上厕所吗?

“我自己来。”她站起来伸手去拿。

但是阮田零太高了,她根本够不着他的手。

“你拿着有多方便?”他看了她一眼“你是个白痴”。

即使她不方便,也不能让他陪她进去。

“给李阿姨打电话。”

“你以为李婶在这里,我会留下来吗?她回去给你做饭了。”阮天玲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他没有留下来照顾她,但他不能离开。

江予菲微微扯了扯嘴角。她宁愿他对她更直接一点,而不是他的虚伪。

“让我自己来。”她又问。

阮天玲眸色微微一凛,也互不相让。

看来她越是忘恩负义,他就越会和她作对。

江予菲突然撕下手背上的针,扔掉,大步走向浴室。

阮天玲站着不动,眼睛只来得及看到血从她的手背上迅速渗出。然后他眯起锐利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走出卫生间,病房里没有阮,的影子。他应该离开的。

她的身体很虚弱,但是上厕所的时候,她很累,气喘吁吁,浑身是汗。

江予菲来到床边坐下。他很快躺下,感觉好多了。

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空空气中飘着毒品的味道,白墙刺眼空没有一丝血色。

她讨厌医院里的一切。住在这里让人感到无聊和沮丧。

但她必须活到康复,除非她不想要自己的身体。

李阿姨带着饭菜快步来到病房。当她看到里面只有她一个人时,她疑惑地问:“奶奶,主人不是在这里吗?”

江予菲直挺挺地站着,不回答,问道:“李阿姨,今天的菜是什么?”

李婶识趣地不再问她。她笑着走上前去,把保温饭盒放在一边,打开盖子。

“你身体不好,所以我给你煮了些粥。明天你想吃的时候,我给你做点吃的。”

江予菲微微一笑:“我饿了,给我一碗就行了。”

“好。”

这一天,李婶总是陪着她,晚上给她守夜。

江予菲总是昏昏欲睡,爱上了厕所。

江予菲总是昏昏欲睡,倾世弃妇爱上了厕所。

她在医院住了几天,倾世弃妇终于该出院了。

出院那天早上,阮安国一大早就坐车来看她,阮田零的父母跟在后面。

她的婆婆李玉兰有自己的事业。她来了,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但是公公阮明涛留下来,最后和父亲一起走了。

阮、一直没来。

她知道那天她的行为激怒了他。他不来比较好,免得她看到他就烦。

下午打完点滴就该出院了。

阮的家人派车去接她,然后回到她原来的家。她和长辈打了招呼,回到卧室休息。

空那间废弃的卧室好像过几天就不流行了。也许阮、再也没有回来。

江予菲微微扯了扯嘴角。这样的老公,她当初看上他什么了?

阮天玲直到晚饭才回来。

他去江予菲坐下。他用头问她:“还难受吗?”

“好多了。”她淡淡地回应了他。

何冷哼一声,脸色难看。

阮田零怕再被骂,急忙把一块豆腐放进江予菲的碗里,笑着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滑蛋豆腐。多吃点。”

“谢谢妈妈。”江予菲把豆腐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留下一口清香。

阮天玲跟着,给了她几个菜,看他还有多在乎雨,老人脸色好多了。

一顿饭,大家都吃得有点无聊。

吃完饭上楼,后面跟着阮。

她来到床边坐下。她身后的男人突然说:“我昨天去你家了。”

她惊讶地回头,微微皱起眉头。“你打算怎么办?”

“你去看看你公公的酒店能不能开。”阮,解开了上衣的扣子,他那结实的铜胸赫然在目。

所以他去了她父母家!

“调查的结果是什么?”

“嗯,值得投资,位置也不错。今天早上我给公公签了支票。”

“你!”江予菲迅速站了起来。“你为什么给他?他不亏怎么办?”

她以为他们会在给钱之前和她商量。

我从没想到他给了!

阮、看了她一眼,道:“不冒风险怎么赚钱?再说了,只要酒店运营正常,我觉得不会亏本。”

但问题是,他们开酒店做的是不公平的交易。

江予菲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她走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翻遍她的存折,却找不到。

“你找这个?”阮天玲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她的存折,举到她面前。

“是啊,你怎么来了?”说完,她想起了前天她喝醉后的情景。

“你可以拿着存折。我在里面赚了两百万。这次是舅舅开的酒店,我出钱。”她对他说。

阮天玲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冰冷,嘲讽的弧度。

“你就是不想让我付钱?”

“不,我害怕赔钱。他们还是不在你身上。”

她不这么解释没关系。听了阮的解释,更加不高兴了。

“江予菲,他们不要,难道我非得他们也不可吗?!你以为我缺这两百万?”

可惜她的心在前世被摧毁破碎了,涅盘不能再有勉强,涅盘否则会破碎的更彻底。

早饭后,江予菲正要出去散步,这时她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于飞,你感觉好点了吗?”王黛珍在电话里关切地问她。

“妈妈,我没事。大叔的酒店怎么样?”

说到这个王黛珍,他笑得满脸都是。“你叔叔已经投了钱,签了合同。酒店几天后就要开门了。到时候,请到凌来。你叔叔说,让他剪吧。”

江予菲含糊的应了一声,心里十分焦急,叔叔的合同已经签了,她能想办法避免事情发生吗?

王黛真又问她:“于飞,你最近和田零吵架了吗?”

“妈,你问这个干嘛?”

她不承认,但是王黛珍决定了。

“唉,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哪有夫妻不吵架的。夫妻双方都需要慢慢磨合,不要老是谈离婚。况且夫妻双方都是在床尾吵架,你脾气也不能太强,对自己不好。”

“妈妈,你怎么知道我想离婚?阮田零告诉你了吗?”江予菲皱起眉头,生气了。

王黛真不承认也不否认:“田零怎么了?她有家世,有能力,有长相,百里挑一也挑不出他。虽然他有一些坏习惯,但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他的身份并不能使他成为一个诚实的人。于飞,妈妈知道你受了委屈,但你还是要忍。离婚的女人,只能自苦自甘。”

江予菲不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她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她只想追求自由和幸福,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妈妈,你有什么工作吗?没事我就挂了。”

王黛珍又劝了她一句,挂了电话。

江予菲拿着手机,走到后院。

阮的后院很大,有一个游泳池和一个小花园。

阮正站在游泳池前,和人通着电话。

江予菲走在他身后。他感觉有人在靠近。他转身去看她,对着电话说:“我现在有事,先挂了,下次再说。”

收起电话,双臂抱胸,眉望着她。

江予菲看起来不太好。她感觉不太好。“你这么天真,竟然向我妈汇报!”

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她要离婚了。

她要离婚了,告诉他们这件事,至少到时候他们会反对得太晚。

现在,阮已经怨声载道,她的离婚计划又被阻碍了一层!

阮田零勾唇笑道:“老婆,这不是我跟你学的。”

江予菲先是不解,然后恍然。

他有没有看到她昨晚故意激怒他,故意让爷爷看到他的暴行?

江予菲脸色微红,有些生气。

“是的,我昨天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你欺负我是事实,我们不适合做夫妻也是事实!”

“江予菲,你等不及要和我离婚了吗?”阮天玲敛去嘴角的笑意,淡淡的问她。

“是的,我等不及要和你离婚了!”

“哼!重生”阮天玲不悦的哼一声,重生冷着脸嚣张起来。

“我觉得你应该认清现实!即使我对你不好,我们也不再适合做夫妻。只要我不点头,你就不能离婚。就算歌手老子来了,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所以我死了你还是把心交给我吧,做你阮的奶奶。如果你表现得更好,我会对你更好。你再这么不识抬举,就不离婚了……”

说到这里,眯起锐利的眼睛,缓缓说道:“你不会得到我的宠爱,每天过着艰苦的生活。你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江予菲瞪大了眼睛,气得浑身发抖。

“土匪!”她从未见过如此傲慢的人。

阮,撇了撇嘴,很危险地说:“我不是土匪,我比你厉害...江予菲,如果我认真跟你玩,我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在江予菲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前世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场景。

她脸色苍白,热血上涌,忽然红着眼睛推开了阮。

“噗通——”毫无防备的男子被她推了一把,立马掉进了池子里!

阮,抖颤了几下,从水面上站起来,怒目而视:“江予菲,你怎么了?”

江予菲握紧他白皙的手指,人们平静了许多。

但她不后悔把他推进池子里。

她对他的所作所为与他把她推下楼梯并杀死她时发生的事情相比算不了什么。

阮,走到泳池边,伸出湿漉漉的手:“快把我拉上来!”

她不会拉他。

“自己上来!”说完,她转身要走。

阮,低声咒骂了一句,转身冲她吼道:“该死的女人,谁给你的胆子敢对我动手!”你给我站住,马上给我道歉!"

江予菲停下来,那人以为她害怕了,继续说道:“如果你现在过来向我道歉,我就不追究这件事了,快来!”

她转过头,用牙齿盯着他。

阮,握着她湿漉漉的手,样子很不好:“你在看什么?快来跟我道歉!”

她深吸一口气,抬起腿,向他走去。

“我道歉……”她刚说了几句话,突然推了他一下,阮田零又掉进水里了。

“我是不可能道歉的!”江予菲轻蔑地冲他喊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阮天玲从水中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可怖。

他握紧拳头,额头青筋直跳。

“江!下雨!菲律宾!”他愤怒地咆哮着,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愤怒,仿佛要肢解她!

“该死的女人,我不会让你走的!”他生气地拍打着游泳池的水,但他根本没有发泄他的愤怒。

江予菲直接出去了。

她不能呆在家里。如果阮田零彻底疯了,就没人能救她了。

我们出去躲起来,等他放心了再回来。

但是她不知道去哪里。不可能去找她妈妈。她没有朋友...

最后,她找到了一家不错的法国餐馆吃饭。

里面浪漫优雅的气氛可能会让她好受一些。

里面浪漫优雅的气氛可能会让她好受一些。

江予菲点了一杯红酒、倾世弃妇鹅肝、倾世弃妇牛排和一块蛋糕,然后他开始用食指移动着吃东西。

餐厅中间的柜台上有一个人在弹钢琴。

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子,紧闭的双眼透着混血的深沉。

他穿着白衬衫,微闭着眼睛坐在钢琴前,细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跳动。

在装饰精美的天花板上,水晶灯发出柔和的白光,将他完全覆盖,让他感觉置身于天使的光芒之中。

忍不住听了他演奏的流浪者之歌。

这是一首很悲伤的歌。

不知道为什么,是他弹出来的,给人一种特别悲伤的感觉。

如果你内心不孤独,不悲伤,就弹不出音乐的灵魂。

但是舞台上的那个人觉得他演的不好。一曲过后,他睁开眼睛,眼神明显不满。

他起身跟服务员说了几句话。服务员恭敬地点点头就走了。不一会儿,他给他带了一把小提琴。

男的拿着小提琴,试了试试音弦,然后问在场的嘉宾。

“谁愿意和我一起弹首歌?”他慢慢地环顾四周。有些人渴望尝试,有些人微笑着保持冷静。

没人出声,那人也不在乎。他轻轻一笑:“那我就拉小提琴独奏。”

他把钢琴放在肩上,正要开始弹奏,这时他瞥见一个女人在角落里举起手。

举手的不是别人,正是江予菲。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让他失望。也许他悲伤的音乐引起了她的内心共鸣。

“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玩吗?”他眼神黯淡,笑着问她。

江予菲站起来点点头:“好吧,你能不能就放那首歌?”

“好。”男人扬起嘴角微笑,声音溢出。

为了赢得阮的好感,偷偷学了半年钢琴。她学习很努力,只用了半年就能弹很多曲子。

当然这首《流浪者之歌》也包括在内。

这是一首悲伤的歌,讲述了一个人追求人生目标的全过程。

当江予菲第一次学习这首歌时,他无法理解故事中主人的感受。

但现在她能理解了。

因为,她也有自己追求的东西,也为最终的目标不断努力而难过。

以前听男人弹琴的时候,看不到尽头,找不到目标的悲伤好像突然就升起来了。

这一刻,她的心情还沉浸在那种情绪中。

江予菲纤细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轻轻跳动,配合着男人的小提琴音符,所有内心的情感都被诠释了...

当歌曲结束时,餐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她微微抬起头,笑着称赞那个男人。“谢谢,你打得很好。”

江予菲笑了。她站起来,把长发披在耳朵后面。她谦虚地说:“你小提琴拉得很好。”

“你不必谦虚。要不是你的配合,这首歌就不完美了。”男人摇摇头,向她伸出一只纤细有力的手。“我叫萧郎。今天我请你吃午饭。”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