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环球国际手机版(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禁室培欲(1/86)

环球国际手机版(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齐瑞刚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我怎么感觉你是在为自己好?不是为了我好?”

“我为什么不为你做?”莫兰张开了手。“如果你再娶一个好的家庭背景,禁室培你会更有把握继承家族事业。这不是你最想要的吗?”

齐瑞刚走近她,禁室培眯起眼睛低声说:“我最想要什么,你不知道吗?”

莫兰挺直了身体,微弱地避开他的呼吸:“我不知道。”

祁瑞刚握住她的手,举在胸前。

莫兰的手掌突然感觉到了他平稳而有力的心跳。

“你说得对,我很想继承家族企业,但我最想要的是你。我要你和奇石。我必须,你明白吗?”

莫兰的心里莫名地有点疑惑。

她用力把手抽了回来。“你想要一切。是梦!”

齐瑞刚勾着嘴唇,自信地笑了:“我不是在做梦,我真的什么都想要。”

莫兰忍不住冷笑道:“我怕你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齐瑞刚敛笑。“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贪得无厌,早晚会死!”

齐瑞刚轻笑:“这叫贪?但我认为这还不够……”

莫兰皱起眉头。“你还想要什么?”

祁瑞刚突然扣住她的头,亲吻她的嘴唇。

莫兰愣了一下。她正要挣扎。他又放开了她,只给了她一个强烈而短暂的吻。

齐瑞刚深邃的眼睛看着她的眼睛,扬起嘴唇说:“我要你的心。”

莫兰似乎失去了反应能力,僵了两秒才推开他。

“我没有心,我根本没有心!”

莫兰的心情似乎有点激动,现在他改变了祁瑞刚的惊愕。

他模糊了眼睛,抿了抿嘴唇。“你有。”

莫兰赶紧站起来说:“我没有!”

"...不,那我给你造一个。”齐瑞刚异常坚定地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心?”

莫兰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身走开。

她的眼睛闪闪发光空她说:“我想要一颗不受伤害、无忧无虑、没有痛苦和怨恨、充满爱的心。能给吗?”

“我可以!”祁瑞刚也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挺得笔直。

莫兰眼中闪过一丝嘲讽的冷笑:“就算你可以,我也不要你给我的……”

说完,她转身默默地走开了。

祁瑞刚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突然觉得很心痛。

他为她毁了一切,否则她不会是今天的她。

当祁瑞刚回到卧室时,莫兰已经躺下睡觉了。

他悄悄地去了趟洗手间,洗了洗,然后轻轻走了出来。

莫兰其实并没有睡着。她闭着眼睛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祁瑞刚掀开被子* *,关掉了壁灯,然后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身体。

莫兰突然睁开眼睛,突然说:“齐瑞刚,求你放我一条生路,不然我就烂掉了。”

祁瑞刚僵硬了,然后用力抱住她的身体,好像这样呼吸会顺畅一些。

“不会腐烂的,相信我。”

"..."莫兰苦笑,为什么不行,会的。。。。

“是的,禁室培你可以带他走。我们可以满足这个要求。”

“谢谢。”

大管家笑着说:“不客气。戒指,禁室培我要把它拿走。”

江予菲接过戒指,把它放在白皙柔嫩的手上。

她不情愿地看了一眼,递给他:“拿去。”

男管家伸手去拿戒指。

江予菲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是我父亲留给她的唯一东西。

也许戒指的意义很重要...

但是她就这么递过去用了。我不知道父亲发现后会不会很生气...

但她不能免于毁灭。

她不能让小紫彬的计谋得逞,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阮家陷入困境。

“请跟我来,我让你带人走。”管家说完,就带头了。

江予菲忙跟在他身后。

她紧张地握紧包,很快跟上...

她很高兴很快就能见到阮。

很快她就能带他回家了。

大管家把她带到另一扇门前,“开门。”

“是的。”保镖推开门,的视线从大管家身边经过,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房间里的阮。

他背对着他们站在窗前,背又高又硬。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的背变得僵硬。

但他没有回头。

大管家对江予菲说:“只要你还在我们圣安斯神庙的管辖之下,你就可以把他安全地带走。但超出了我们的范围,我们不再对你的安全负责。”

江予菲点点头,没有出声。

她不敢出声,的沉默深深地感染了她。

管家说完,就拉着他的手走了,只留下一个服务员给他们带路。

站在门口,看着阮。她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等着他回头。

但他从未回头。

江予菲叹了口气,慢慢走了进来。

地毯挡住了她的脚步声,但阮田零仍能感觉到她走过来。

他紧紧地抿着嘴唇,不想回头看她。

分开三个多月,他渴望她,又怕她。

他不知道他害怕什么...也许她变了。

他们恋爱后,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加起来不到十二个小时。

这么短的时间,也许只是昙花一现,也许什么都没留下。

再加上今天他在她面前受了这样的羞辱,更怕她看不起他...

阮天玲握紧了手掌,身体无形中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他拒绝她进入...

江予菲脚步顿住,心里莫名的很难受。

“阮·……”她张开嘴叫他:“你要这样站一辈子吗?”

那人慢慢转过身,脸上还戴着佐罗面具。

他没有摘下面具,她也没有。

在这个地方,他们害怕给人看他们的本来面目。

江予菲正视他的黑眼睛,她的眼睛闪着光,抬起手来摘下面具。

面具下,化着精致的妆,她比以前更美了。

更自信,更有能力...甚至发出独特的光。

三个月,她真的变了很多。

她的气质变得更加高贵…

但他觉得自己变得更加卑微和卑微。

阮天玲把一只握紧的手放在背后,只默默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江予菲疑惑地问道。她总觉得他有问题。

“没什么,禁室培是你带你来救我的吗?”

“嗯,禁室培他们在外面等我们,我们走吧。”江予菲犹豫了一下,主动伸手。

阮天玲手指微动,终于回握住她的手,扶着她出门。

江予菲赶紧戴上面具,她跟着他,感觉莫名其妙地失落。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但是他们没有拥抱,亲吻和交谈...

没有这些环节,她只是觉得不舒服,心里总有个疙瘩。

但她什么也没说,也没表现出来。

阮天玲的沉默让她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

他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受了这么多苦,他一定很难受。

她理解他的心情,只希望他能走出心理阴影,早点想好。

在圣安塞寺门口,停着几辆黑色轿车。

阮田零一出现,龚少勋就从第一辆车里探出头来,冲她招手:“小雨,你过来上车!”

江予菲下意识地向他走去。

阮天玲把她拖到后面第三辆车上。

他打开车门,毫不客气地坐了进去,里面的保镖只好下车,走到后车厢。

江予菲无语,但还是跟着上车了。

门关上了,江予菲的耳机挂在耳朵上。

楚皓言的声音,他让她把耳机递给阮天玲。

“来,大哥想和你谈谈。”江予菲摘下耳机递给他。

阮天灵接过来穿上。

“行吗?”楚浩岩关切地问道。

阮,低声说:“你放心,我没事,让你的人给我枪!”

“好。”

很快有人拿了两支手枪递给他。

阮、打开弹匣,子弹已满。

没有多余的留恋。阮天玲上车后,楚浩艳吩咐开车。

它仍然在圣安斯神庙的管辖之下,所以他们暂时是安全的。

但是离开这里,很危险...

肖子斌在伦敦发展了十几年,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

可以说这是他的地盘。

他在这里选择交易地点,也是为了方便和他们打交道。

也许他下定决心要杀了他们。

他们今晚可能有危险...

阮天玲把手枪放在腰间,又握了一把,神情凝重。

江予菲看着他,焦急地问道:“它真的会战斗吗?”

她没在电视上看过群殴的场景...

但她知道,如果他们真的打起来,他们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阮,发现了她眼里的恐惧。他握紧她的手,低声安慰她:“不会有事的。”

江予菲点点头,她只能相信他们会没事的。

车子缓缓驶离了圣安寺,外面的夜黑沉沉的,令人压抑。

砰-

突然,一声枪响响起。

他们离开圣安斯神庙后不久,枪战就开始了。

在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暗中,子弹不断向他们射来。

车子加速,在路上飙。

萧子彬的人也开车追了上来,但也暴露了。

阮、的头伸出窗外,一颗子弹打中了汽车的轮胎。

禁室培欲

阮、禁室培的头伸出窗外,禁室培一颗子弹打中了汽车的轮胎。

但对方也向他开了一枪,子弹擦着他的头飞了过去。

场面非常惊险-

江予菲四肢伸开,害怕地看着!

枪声、汽车相撞的声音和尖叫声...

这些声音太恐怖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景。

她以为那天在海边路上发生的事情会是她一生中唯一的噩梦。

没想到还有更恐怖的场景...

这里有很多人。

有楚大哥、龚妹、龚少勋、她和阮。

他们谁也不会出事。谁要是出事了,她会难过内疚一辈子。

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她不能给他们添麻烦。

枪战越来越混乱。

江予菲捂着耳朵,现在躺着。

“嘭——”突然一辆车撞上了他们的车。

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妈~!”阮天岭低咒一声,一枪打在对方司机的头上。

汽车突然失控,撞上了路边的一棵大树。汽车变形了。

江予菲的胳膊被阮田零抓住了。他抬起她的身体,用一只手抱住了她。

江予菲抓起他的衣服,把脸埋在他的怀里,深深地嗅着他的气息。

此刻在他怀里,她并没有感到很安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枪声渐渐停了。

他们的车没有停下来,所以他们直接去了机场。

楚·严昊早年也在伦敦度过,在那里他仍然有一定的能力。

他提前安排好了专机,就等着逃跑的时刻...

大家陆续上了飞机,直到飞机起飞才安心。

楚浩岩带来的人,很多都受伤了。

好在飞机上有吃的,有药,什么都有。

他们知道如何治愈,所以他们都及时在房间里打扮起来。

江予菲他们几个人呆在同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床、沙发甚至冰箱。

龚少勋靠在沙发上,左手不停流血。

龚梅很快找到了药箱。她小心地卷起他的袖子。“是被子弹打中的吗?”

龚少勋摇摇头。"它被玻璃划伤了。"

龚梅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子弹。不然手废了怎么办?”

江予菲问其他人:“有人受伤吗?”

他摇摇头。“我没事。”

龚梅头也不回地说:“算了,我也没事。”

江予菲看着阮田零,阮抬起手来,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脑勺。“你受伤了吗?”

“我没事。”江予菲微微笑了笑。

“你害怕吗?”

“嗯,现在好了。”她发现自己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强。

“嘘——”龚少勋低喊了一声,“安静!”

“谁叫你动的!”宫中美女交头接耳,却温柔了许多。

江予菲听到他的声音,自然是侧头看他。

龚少勋毫不客气地说:“小余,我渴了。请给我倒杯水。”

“好!”江予菲立即给他倒了一杯温水。

龚少勋接过来喝了。他问她:“你害怕吗?”

“没有。”江予菲摇摇头,同时感到抱歉。“对不起,我伤害了你。”

“傻瓜,这跟你没关系,你不用内疚。”

龚少勋的声音很温柔,禁室培阮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

龚少勋继续温和地说:“你今天一整天都很累,禁室培去休息吧,别累着了。”

江予菲怎么敢去休息?“我也给你打扮一下。”

她蹲下身子,龚少勋自然不会让她碰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

他举起右手。“我这里受伤了,你就在这里处理吧。”

江予菲的视线下降了...

他右手食指上有个小口子。

伤口只有1-2厘米长。

连伤口都已经不流血了...

江予菲没有对他微笑。她用棉球蘸水给他洗伤口,然后给他一片ok的张力。

“好的。”她抬起头笑了。

龚少勋伸手看了看。他扬起嘴唇说:“真美,小雨,你的手很聪明。”

嗖的一声,房间里的温度突然下降了很多。

公梅暗暗打了一个寒颤,为她的公二少感到了片刻的沉默。

臭小子,别惹人...

龚少勋完全无视某人冰冷阴沉的脸,对江予菲微笑。

“小余,回A市后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江予菲再迟钝,也感应到了阮天灵的不悦。

她站起来笑了笑:“你早点睡,我就不打扰你了。”

“姐,小雨要休息了,你也和她一起去吧。让我姐夫处理伤口。”龚少勋故意说道。

龚梅咬着牙,头也不抬地说:“你姐夫笨手笨脚的。让我来照顾你。”

无辜的把戏:“…”

阮,拉着的手,冷冷的说:“我们先去休息吧,不要再打扰你们家了。”

说完,他带着江予菲出去了。

龚少勋眯着眼睛哼了一声:“你和小宇是什么关系?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阮,带着冷冷的弧度看着他:“如果你不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我不介意介绍你一次。仔细听着,她是我的女人!”

龚少勋急忙站起来,面色阴沉:“你的女人?我以为你会说,她是你老婆!如果你没结婚,小玉就不是你的了!”

“不是我的,轮不到你!”

“该你了!”龚少勋没有让步。

龚梅福的额头,我真的帮不了他们。

阮天玲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忙握紧阮田零的手,暗示他不要冲动。

“龚少勋,你好好休息,我们也得休息。”

她用了“我们”,意思是她和阮...

龚少勋的眼睛瞬间暗了下来,眼神淡淡地看着她。

江予菲不开视线,推着阮天灵,向外走去。

也许是江予菲的话使阮田零高兴,她顺从地跟她走了。

飞机上有几个房间。

江予菲他们走进一个房间,关上了门——

下一秒,走在前面的人突然转过身来。他拉起她的身体,用双臂搂住她。

这是一个令人窒息的,紧紧的拥抱!

江予菲上气不接下气地被勒死了。

“阮……”

阮,一开口,立刻掩住了嘴

他用力吻着她,他的舌头迫使她张开牙齿。

他用力吻着她,禁室培他的舌头迫使她张开牙齿。

缠着她的舌头,禁室培他吮吸~吮吸着,纠结于贪婪和饥饿…

“嗯……”江予菲被吻了,无法呼吸。她设法闪开一点,他的嘴唇紧紧地贴着。

她身上的衣服被他强扒下来,从她身上滑落到地上。

无缝的内衣也解开了,连内裤都被他扯掉了...

他的动作迅速、准确、粗鲁。

他拖着她的臀部,两步把她抱到床上,然后重重地压了下去。

孩子们...

江予菲的第一反应不是压碎孩子。

她推开阮的身体,抓住她的手,用一只手禁锢住她的头。

他吻得很紧,好像她嘴里有花蜜,所以吸不够。

江予菲不能说话,只能挣扎...

她越反抗,他的行为就越粗暴,他对她的压制就越强烈。

而他挺硬的,已经到了她柔软的地方,正在硬摩擦...

虽然怀孕三个月后他可以做爱,但他不知道她怀孕了。

他不会知道重要性,这很容易导致流产...

这个孩子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不能再被抛弃了。

江予菲挣扎得更厉害了。如果她愿意做,她就不会这样挣扎。

阮天玲抬起头,一双眼睛很猩红。

“江予菲,不要反抗我!”

他专横的命令,然后他抬起她的一条腿,强迫她进入她的身体。

“啊……”江予菲低呼。

我和他在一起时间不长,她的身体不适应豪门的突然进入...

她痛得脸色发白,五官纠结在一起。

阮天灵的身体微微僵硬,动作稍微缓和了一些。

但是他非常想念她,想念她的身体…想念她的呼吸,想念拥抱她的感觉…

他又很生气,心里很闷。

他继续发泄。

所以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用力击打...

江予菲再次尖叫起来。她用力拍打他的身体。“阮,你知道我怀孕了吗?快停下,别伤害孩子!”

阮天玲的身体像铁一样坚硬。

他抬起眼睛看着她。他的眼睛又冷又黑。“你说什么?”

江予菲喘着气盯着他。“我怀孕了……”

她以为他会高兴,但他的脸又冷又吓人。

“谁的?!"良久,阮天玲用沉重的声音问她。

江予菲被他的问题惊呆了...

“你说什么?”

阮的声音就像十尺深的冰。“我问你是谁的……”

“什么意思?”江予菲脸色苍白地问道。

除了他的孩子还能是谁的孩子?!

阮、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看你这个样子,还是我的吗?”

“江予菲,我们分开多久了?三个多月!我们多久没做过了~爱情,四个多月!”

阮天灵吐出每一个字,胸口不停地起伏。

“别跟我说你四个多月没做过爱了,这孩子还是我的!”

在阮的认知里,四个月以上的孩子已经很大了。

因为严月四个多月的时候肚子已经很高了...

禁室培欲

但是江予菲的胃不明显。一开始,禁室培他以为她只是长胖了一些,禁室培所以她的肚子有点大。

而且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她已经做了验孕,没有怀孕。

所以在时间上,不管怎么算,孩子都不可能是他的。

“这孩子是谁?!"他盯着她嗜血的样子,尹稚问道。

他想起了刚才那个人,公梅的弟弟龚少勋...

“是龚少勋的吗?”

这种猜测几乎让他痛得胸口爆裂。

阮天玲握紧拳头,一拳打在江予菲的耳朵上。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和他做了吗?”他令人心碎的吼声。

“啪——”江予菲狠狠扇了他一耳光。

阮的脸睁得很大,他的眼睛更恐怖...

江予菲眼睛红红的,“阮天灵,我告诉你,这孩子是你的!他已经四个多月了...你听我说,现在他不是你的了!”

说完,她推开了他。

阮天灵的身体猝不及防的向后倒去,他满脸错愕的撑住身体。

江予菲抓起毯子,紧紧地裹住。

她没有去看他,而是背对着他。

阮天玲怔了怔,眼底掠过一丝惊讶和一丝恐慌。

“你说什么?”

江予菲没有回应他。她只留下了MoMo的背影。

阮、上前一步,翻身下马。“于飞,你刚才说什么?”

他小心翼翼地问。

江予菲垂着眼睛,面无表情。

“你能再说一遍吗?”

阮,知道她生气了。他抬起她的下巴,轻声说:“对不起,我错了。你能重复一遍你说过的话吗?”

江予菲抬眸,“你想让我说什么?没有什么可重复的。”

“你说孩子是我的……”

“不是你的!”

阮皱了皱眉。“是我的!”

他坚定地说了出来。

“雨菲,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

江予菲再次垂下眼睛,眼睛里弥漫着雾气。

也许孕妇的心情是多变的。反正她觉得委屈。

阮,既内疚又高兴。

他伸手跨过毯子,抚摸着她的肚子。“你真的有孩子吗?是我和你的孩子...我又和你生孩子了……”

“你说孩子不是你的。”江予菲仍在为他所说的话而挣扎。

“对不起……”阮、已经接连道了几次歉。

他从来没有说过对不起,但是在她面前,他一点也不是故意的。

江予菲眨了眨眼。她没有睁开眼睛:“我累了,去睡吧。”

“不生气?”阮天玲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轻轻问道。

"..."江予菲没有回答。

阮,勾着嘴唇笑了:“你要是还生气,就打我几下,想打多少打多少。”

“我没有空!”

“那我就给你玩。”他举起手,正要扇他耳光。

江予菲伸出手挡住:“你真傻!”

阮,顺势捏了捏她的手,眼神深邃:“对,我就是傻,我会那样怀疑你,我就是个傻子。”

江予菲不禁笑了。

阮天玲张了张嘴,他知道她原谅了他。

“雨菲,我爱你——”

江予菲怔住,他低下头,吻了吻温柔而密集的秋天。

他不停地亲吻她的嘴唇,禁室培然后顺着她的下巴……到她柔软的胸部……

江予菲抓住他的肩膀。“我怀孕了……”

“我知道……”阮,禁室培说话含糊,但他的吻还没有结束。

他拉下她身上的毯子,在她胸前吻了一下,来到她柔软的腹部。

他虔诚地吻着她的肚子,吻着里面的小生命。

然后他的嘴唇继续往下,他拉开她的腿,埋下她的头...

“阮天玲——”江予菲惊呼一声,他怎么可能...

阮没有停下来。他用自己的方式取悦她,给她无限的速度感。

江予菲弓起身子,用手抓着他的头发,眼泪从他的眼中流了出来...

终极感觉就是层层叠叠。

在最后一刻,江予菲的大脑爆炸了,无数耀眼的白色烟花绽放。

她摔倒了,浑身是汗。

微微张开的嘴唇,喘着气,像蓝色一样呼出...

阮天玲俯下身,再次吻了她的唇。

他嘴里有她的味道...江予菲并不觉得恶心...

在一个长吻之后,他放开了她,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又热又硬。

阮、尽力忍住。他抓起毯子,把它包在两个人身上,紧紧地拥抱着她。

在江予菲的大腿上,有什么东西很烫,她每次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它在跳动。

“阮,,怀孕三个月后,其实可以……”江予菲红着脸说道。

阮天玲听了她的话,眼睛更充血了。

“你去过医院检查吗?”他在问她。

江予菲摇摇头:“没有。”

“你怎么不去?”阮,的剑眉皱了起来。

江予菲无奈地说:“我不敢去,我怕小紫彬知道我怀孕了。”

如果他们知道她怀孕了,他们会试图摆脱她的孩子。

说到萧子彬,阮田零的表情很冷。“于飞,我知道他是你叔叔,但我不会让他走的!”

江予菲理解地点点头。“做你想做的。我不管。”

反正她对小紫彬没有任何感情,她讨厌那个人...

是对萧郎来说,她不能完全残忍。

但是现在她不能为萧郎说好话了。以后见机行事吧。

阮天玲放心了很多,他怕他对付小紫彬,她不同意。

“我们回去后会去检查,现在我不会碰你。”他轻声说。

江予菲的心是温暖的。“我觉得我的孩子很健康……”

阮天玲突然想到一件事。

“你生了孩子就不该来伦敦!这里非常危险。你和孩子出事了怎么办?”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我不能不来,我不能来,谁来救你?”

“救我不是让你救女人!”

“我真的只能救你,因为股份在我手里。”

阮、错了。“什么意思?”

江予菲向他解释了一切。最后她说:“这是过去发生的事。既然你已经获救,他们就没有任何筹码继续威胁我们了。”

阮天玲感动地抱紧她。

“你是说,你用你父亲唯一的令牌换了阮40%的股份?”

禁室培欲

“嗯。”江予菲点点头。“反正留着东西也没用。不如做点实质性的。”

“如果只能通过代币找到呢?”

江予菲摇摇头。“我不认为这是找到他们的唯一方法。如果他们还活着,禁室培我迟早会遇到他们。而且还有很多机会和时间去寻找,禁室培颜却等不及了。”

阮天玲深深地看着她。他不知道如何描述他现在的心情。

他是个男人,在他的概念里,只有男人为女人买单的想法。

但是江予菲为他付出了很多,他心中的感觉很棒...

第一次有一种感觉,想和一个人一起穿越海洋,这辈子都不要改变。

他低下头,什么也没说就吻了她的嘴唇。

再多的语言也无法表达他内心的感受...

这天晚上,江予菲睡得很舒服,没有做梦。

这是她最近几个月睡得最舒服最沉的一觉。

天亮了,机舱的窗户关着。江予菲睁开眼睛,看到房间里一片黑暗。

她撑起身子,床边的位置是空。阮去哪里了?

打开台灯,江予菲起床穿上睡袍,下床走到门口。

她刚走到门口,门就被推开了。

阮田零拿着牛奶和三明治进来了。“起来?”

“嗯,你什么时候起床的?”江予菲笑着问他。

“我也刚起床。去洗洗,吃早饭。”男人拉了拉她的身体,亲了亲她的嘴唇。

江予菲闭着嘴去洗漱,没有刷牙。她害怕嘴里有异味。

洗完澡,他们坐在沙发前吃饭。

江予菲咬了一口三明治,又喝了一口牛奶:“宫妹,他们起床了吗?”

“嗯。”阮,把三明治放在嘴边,让她吃了。

江予菲笑了笑,咬了一口。

“那他们在干什么?”她含糊地问。

阮天玲盯着手里的三明治,没说话。江予菲低下头,立刻明白了。

她试探性地把三明治递给他,他笑着咬了一口。

江予菲很无语,但他的心很甜...

阮,就这样一直喂她自己的食物,然后吃她的。

“吃完了,我们去看看大家。昨天很多人受伤了……”

阮、喝了口奶,随随便便道:“他们都在歇息,不要打扰他们。”

“哦。”江予菲点点头。

吃完饭,拉着阮躺下休息。

飞机还有几个小时到A市,他们还能睡觉。

江予菲躺在床上,睡不着。

阮天玲一手抱着她,一手放在脑后,垂着眼睛看着她。

江予菲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道:“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们把你锁在哪里了?”

她不敢问这个敏感的话题,怕伤害他的自尊心。

但是她很想知道,现在气氛不错,问他应该没问题。

阮的眼睛是黑的。“不知道。”

“你不知道?”

“嗯,那天你走后,我被他们感动了,然后被带到了很远的地方。他们没有对我做什么,反正他们把我关了,直到现在。”

他说的很轻,但江予菲觉得很不舒服。

他说的很轻,禁室培但江予菲觉得很不舒服。

他被拘留了三个多月,禁室培完全失去了自由,无法与外界联系。他每天都被单独监禁...

那种生活比坐牢还难受。

监狱至少每天可以出去活动,会有几个室友,看电视看报纸...

但她知道他一定一无所有。

我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等待天黑,等待黎明...

我越想,江予菲的心越痛,刺痛就来了。

就像有人一直用针扎她的心脏...

她抱住阮田零,闷闷地说:“都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通知楚哥的。要不是我慢,你也不会被他们关这么久。”

阮天玲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

“傻瓜,你刚走的时候我被调走了。就算能马上通知你,结果还是一样,跟你没关系。”

“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吗?”江予菲问道。

“没有。”阮天玲坚定地回答。

这辈子,他再也不进监狱了,他受够了那些日子!

江予菲点点头:“嗯,绝对不会……”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的话会被现实打破。

*******

两个人在房间里温暖地呆了很长时间,直到他们听到敲门声。

“小雨,飞机就要着陆了,你还没起床吗?”龚少勋站在门口,大声问道。

江予菲忙撑起身体:“嗯,我知道。”

她昨晚进来后就没出去过。

他们两个一直被锁在房间里,其他人会思考他们在做什么...

我实际上什么也没做。

转头看阮、,见他从床上起来,面色苍白。

“你怎么了?”她疑惑地问。

阮、淡淡的说:“我已经通知人来接我们了。下飞机就回家。”

“回我的老房子?爷爷,他们很担心你。”

“回我们自己家去。”阮天玲拿起衬衫穿上,慢慢扣上扣子。

“我们先回老房子,让你家人放心。”

阮,仍淡淡地说:“我自有安排。”

这个人脾气怎么变...江予菲无言以对。

江予菲打开门,走出房间。许多人已经坐在外面了。

龚少勋起身走到她面前,关切地问:“昨晚睡得好吗?”

江予菲知道他的想法,她自然地笑了:“很好,大家都睡得好吗?”

龚梅笑着说:“我们确实睡得好,但是有一个人没睡好。”

“是谁?”江予菲关切地问。

龚美珍看着龚少勋:“昨天晚上一个人在这里坐了一晚上,早上就瞎逛。不知道他是不习惯坐飞机还是不熟悉床。”

龚少勋邪恶地扬起嘴唇,冷冷哼道:“伤口疼得我睡不着。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没睡?你也没睡?”

“我不会牺牲我的美丽睡眠来看你。看到你现在有黑眼圈,我知道你昨晚没睡。”宫美扬起眉毛,反击。

江予菲相信了龚梅的话。她问龚少勋:“伤口很疼吗?既然疼,昨晚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人忍受?”

他没有浑身是血,禁室培也没有摔断一条腿。

他掀起袖子露出胳膊,禁室培左臂上有一个伤口,上面涂着红药水...

米砂解释道,“你昏倒后,我去找他当护士。我正要去看看他的伤是否严重。如果不严重,我就告诉你。如果严重,我就不告诉你了。结果,你看...他什么都没有……”

“这是你今天去拍照的吗?”江予菲不确定地问道。

“是的,那是刚刚拍的。不信就等着看吧。明天会有他无事可做的消息。”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江予菲更是不解。

米砂耸耸肩:“谁知道!”

知道阮、没事,也就放心了。

她没有出去,而是回来坐在沙发上。

米砂关掉电视,看着她。“也许他是想勾引你。也许他知道你要出国定居。”

江予菲摇摇头:“不……”

“没有什么?”

“他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只是为了引诱我去看他。”

“你这么确定?”

江予菲点点头,淡淡地垂下眼睛:“当然,他说他再也不想见到我了。他真的让我走了...我不能再和他在一起了……”

米砂不在乎他们的感受:“你明天能和我一起去吗?”

"...我们走吧。”江予菲起身独自去了卧室。

反正我迟早要走,就算忍不了也得走。

也许她走了以后就不会那么舍不得,也不会那么想他了。

夜渐渐黑了。

阮天玲靠在沙发上,膝盖上放了一台电脑。

他长期保持着一个姿势,这个季度的财务数据显示在电脑上。

他盯着数据,但一个字也看不见。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了它。

屏幕上闪烁的名字不是江予菲的,他的眼睛突然一沉。

“嘿,妈妈。”

“天凌,都八点了,你怎么还没回来?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去医院找你。”阮母在电话那头说道。

阮,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原来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他从早上六点就来了,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14个小时,他像个傻子一样坐了14个小时!

阮,的脸色很难看:“给我二十分钟,我马上回去。”

收起电话,他立刻站起来,收拾东西离开了。

江予菲,这是我给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但是你没有来...我再也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了...

阮天玲从病房里出来,他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最吓人。

保镖都是直背,大气都不敢出,生怕碰了他的火气。

外面的走廊空在摇摆,除了他们没有其他外人。

阮对着自己笑了笑。他今天是个傻瓜。

他期待什么,以为她心里还有他?知道他快死了,她会急着赶来?

哦,他真的治好了伤疤,忘记了痛苦。

像她这样残忍的女人怎么会因为他出了事就来探望他?

有一次她很残忍,把他送进了监狱,一次也没有去看望过他。

唯一一次,他强迫她去。

唯一一次,禁室培他强迫她去。

现在她也打算出国定居,禁室培再也不回来了...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是吗?

她总可以说不爱就不爱…就他,像个傻子…

阮,走得很稳,但眼神却很冷空洞。

走在拐角处,他突然看见一个女人蹲在角落里。

这个女人穿着一件长长的白色连衣裙,她蹲着,头深深地埋在胳膊里...

看到她,阮,的心跳停止了一拍。

然后他觉得很失落,非常非常失落。

她,不是她...

蹲在地上的女人抬起头,眼睛肿得像核桃。

我似乎不敢相信他会站在我面前,女人突然站起来,激动地扑进他怀里——

“阮大哥,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的出事了,呜...你吓死我了……”

阮天玲黯淡的垂下眼睛,眼里闪着痛苦的光芒。

他期待的女人没来,他没想到的女人来了...

“呜呜...他们不让我进去见你...我很担心你...阮大哥,我真的很怕你会出事……”

刘茜茜在怀中痛哭,阮田零却木然而立,不知所云。

*****************

飞机早上八点起飞。

五点钟,米砂敲了敲江予菲的门。

“江予菲,起床了,该出发了。”

江予菲穿着衣服坐在那里,但她一夜没睡。

她站起来,拖着一个小行李箱,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米砂也穿戴整齐。她还拖着一个行李箱,也一样小。

“走吧,我已经清理了房子里的痕迹。”米萨拉打开门,淡淡道。

江予菲怀旧地看了看她住了一年多的房子,然后跟着她出去了。

关门后,他们把钥匙埋在门口的盆栽里,等着房东自己收钥匙。

外面的天空仍然是灰色的,路上没有行人,只有零星的车辆在行驶。

米砂已经安排好了汽车,它停在小区门口。

江予菲坐在后排,头靠在窗户上。

一年半前,她为了和阮永远在一起,选择了放弃自己的孩子。

现在她还是逃脱不了离开的命运。

她不知道她的放弃是什么...

汽车很快把他们带到了机场。

这时,机场里已经有很多人了。米砂和她找了个地方坐下。

“在澳大利亚,我们将在那里呆几天,然后去伦敦。过几天就能见到孩子了,该高兴吗?”米砂淡淡问道。

江予菲微微一笑:“是的,我马上就能看到孩子们和我妈妈了...我很开心。”

“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放弃了孩子和母亲,选择了阮。和他比起来,你的血亲算什么?”米砂疑惑地问道。

我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

江予菲愣了一下,回答说:“不是,对我来说都很重要,但是我答应过阮田零,我不会离开他的。”

“现在不是离开的时候。”

“不一样...他叫我离开……”

“不一样...他叫我离开……”

“再说,禁室培他不再需要我了。我离开的时候,禁室培不用担心他会去天涯海角找我,更不用担心他会苦一辈子……”

米砂想说他没有痛苦,但你将在余生中承受痛苦。

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这些都不关她的事,她只要负责任的让她心甘情愿的跟她走就行了。

时光流逝...马上就要安检了。

安检后,江予菲和米砂去了候机楼。

离离开的时间越近,她心里就越不情愿,仿佛要切下她的一块肉。

但是她留下来有什么用?

除了孩子,她妈妈还在等她。

她也想见他们,所以离开不是一件坏事...

然而,离开后,我再也回不来了。

江予菲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宁愿放弃自己的孩子也不愿留下来。

因为她想看孩子,想看就随时看。

但离开阮后,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正因为如此,她才如此不愿意留下来...

哦,不管她有多不情愿,她都没有选择。

江予菲红着眼睛掏出手机,打开相册。

相册里全是她和阮的照片。

其中她和他拍的婚纱照是她最喜欢的…

江予菲呆呆地看着照片,嘴角扬起一个弧度。

米砂侧头看一眼,一言不发地打开视线。

她不理解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也懒得去理解。

看着照片,想起了结婚那天阮为她弹的钢琴曲。

那首歌是他写的,名字叫——夏日私语。

这首曲子有两个绰号,一个是阮·爱,一个是爱阮。

当时他们很开心,也很傻。

江予菲沉浸在回忆中,似乎他还能听到当时弹钢琴的声音...

《夏日呢喃》的音乐飘荡在她的耳边,那么真实,那么美好。

米砂突然转过身来,巨大的弧度正对着她

江予菲也康复了。

那不是幻听,音乐真的在她耳边飘荡。

她的手机响了——

“别接!”米砂伸手抓住电话,江予菲跳了起来,离了几米远。

米砂站了起来,脸色很难看。

江予菲握紧他的手机,他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差点从他胸口跳出来。

阮是主动打电话给她的……他打电话给她……

“女士们先生们……”

突然,收音机响起了登机提醒,手机熟悉的铃声不停地响着。

江予菲看着米砂,不由自主,紧张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她屏住呼吸,低声说道。

“江予菲。”阮,的声音听起来冷冷的。“今天,公司要召开股东大会,九点半开会,别忘了参加!"

江予菲的第一反应是他没事,他说话很有气。

第二个反应是,阮开股东大会跟她有什么关系?

“什么意思?”她不解地问。

阮,禁室培冷冷道:“什么意思?意思是你不应该缺席股东大会,禁室培所有人都必须出席!"

江予菲还是没反应过来。

“开股东大会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手里握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你应该不会忘记吧?!"

江予菲震惊了:“当我离婚时,我签了股份转让书...你不想要它?”

“你的施舍,你认为我会吗?!九点半的会议,不参加就等着被通缉吧!”

阮天灵犀利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予菲有点傻,他不想...

还有,她不参加为什么会被通缉?

不参加股东会违法吗?

江予菲不明白,但有一点她很清楚,那就是她不会走路。

走不动了,她的心情很平静...好像这是意料之中的。

“阮田零怎么说?”米砂上前淡淡问道。

淡然说道:“阮家有问题。召开股东大会,我必须到场。”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严家最大股东,任何人都可以缺席,就是我不能。”

米砂愤怒地眯起眼睛:“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打我?!"

“没人打你...我现在不能走。这是事实。请告诉你的老板...如果你解释不了,我就告诉他!”

米砂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发誓说这个任务是她遇到过的最困难的任务。

“我宁愿杀人!”她愤怒地扔下这句话,提着行李大步走了。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她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不管怎样,她不仅控制着嘴角的弯曲...

*************

车停在阮晋勇楼门口。

江予菲正要推门下车。米砂冷冷地对她说,“别以为我们真的不走,给你两天时间卖掉股份,然后我们就走。”

江予菲淡淡地点点头:“我知道。”

是她太单纯了,知道自己不用走,她以为风雨过后一切都会平静。

但不是那样的。

她只是回来参加股东大会,并不是来和阮团聚的...

江予菲乘电梯来到顶楼,几乎所有人都来了。

秘书帮她推开会议室的门,她走了进去。所有股东都抬头看着她。

阮天玲坐在前面,他指了指侧面的位置。

江予菲明白了,在他身边坐下...

阮天玲没有再看她。他站起来,把手放在实木书桌上。

“嗯,大家都到了。我来说说这个投资计划,以及投资风险和收益……”

江予菲认为召开股东大会是公司的事。

不是的...

但是阮天玲要在D市开发一个项目,所以找大家投票。

他要开发的项目是房地产项目,目前命名为‘一号项目’。

阮的产业没有延伸到d市,这是d市开发的第一个项目。

而且项目巨大,所以才会被如此郑重的对待。

阮对说了这个计划,让大家投票决定,要不要开展这个项目。

当然,他是第一个举手赞成的人...

他持有阮30%的股份,禁室培只要他的票数超过一半,禁室培这个计划就会通过。

他举起手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江予菲身上。

江予菲突然明白,他必须请她参加股东大会。

他持有30%的股份,她持有40%的股份。

只要两个人都举手赞成,计划就百分之百通过。

其他人...不用投票。是否通过由她决定。

江予菲在别人复杂的目光下举起了手。

她忍不住举起了手...她不明白这一点,但阮做出了决定,她会支持的...

“好,投票……”阮、微微一笑,又开始说别的。

会后,等人走了,起身对阮说:“我们谈股份。”

“谈什么?”阮天玲冷冷地问道。

“我最好把股份转让给你。我不需要这些股份。”

“难道你不知道吗?我一个人不能拥有超过50%的股份。”

“有这样的规定吗?”江予菲很困惑。

阮,板着脸说:“这是股份公司,不是威权企业。我拥有超过50%的股份。你认为这家公司将来有必要召开股东大会吗?”

似乎没有...

“但是我真的不想要这些股份,我不能给你,我要给爷爷。”

“随你便!”阮天玲说完就要离开。

他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勾勾嘴唇,冷冷地说:“今晚去我家。虽然我对你不感兴趣,但我对你的身体不是很排斥。”

"..."江予菲很愚蠢,不理解他。

“怎么,你不想吗?”阮天玲危险的眯起眼睛。

“我为什么要去你那里?”江予菲皱眉问道。

阮、恶声恶气的说:“我们的约还没有完。你还是我的奴隶。”

“没有终止吗?上次你不是……”

“我只是让你离开,没说协议无效!你是我的奴隶,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对吧?”

也就是说,上次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作为奴隶,她只能摆脱...

然后他心情很好,她又可以回家了。

江予菲没想到他会留着它,但她不能再做他的奴隶了。

“协议无效,我不想继续。”她淡淡道。

阮天玲的眼神突然变得阴寒,他慢慢的靠近她,用纤细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脖子,然后捏了捏她的手指——

“你说什么?”他眯起眼睛,厉声问道。

江予菲背靠着会议桌,扶着桌子的边缘。

“我说协议无效,我不想继续做你的奴隶!”她盯着他说。

阮天岭手劲大减,江予菲的呼吸突然被打断。

“你知道我有多少种方法可以对付你吗?”他走近她,从后面看,他们的身体重叠而暧昧。

但他对她的所作所为非常危险。

江予菲感觉到他全身都产生了杀意,她慌张的眼睛闪了一下。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