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安博体育电竟|中国有限公司----娇妻沉沦(1/86)

安博体育电竟|中国有限公司 !

她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差了。

她对他们这么有把握吗?

李明熙很聪明,娇妻沉沦虽然他很少头脑。

她担心文宁会看出他们的目的。她笑着说:“对,娇妻沉沦早就计划好了。本来,我是打算跟你说实话的。本来是要出差的,但是我走的时候觉得你可以留在这里,就没说出来。”

文宁有点心虚:“对不起,明溪姐姐,我打扰你了……”

“没关系。我明天就要走了,我的保姆会来收拾我。我会让她在这里呆几天,陪你。”

“谢谢明溪姐姐。”

“不客气。去休息一下,告诉我你缺什么。”

“好吧,那你也早点睡,晚安。”

“晚安。”

文宁走后,李明熙上前关门,转身继续整理东西。

其实她不是出差,是出去玩,所以带的东西都是旅游用品。

李明熙又装了一个小背包,准备休息一下。

她去卫生间洗了洗,做了个面膜,然后就睡觉了。

但不知怎么的,她睡不着。

在萧郎睡了十天之后,她似乎习惯了睡在他的怀里。

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尤其是,仅仅过了十天,她就养成了一个可怕的习惯。

如果未来没有萧郎,她怎么能睡着呢?

李明熙正辗转反侧,突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

连着阳台的玻璃门被轻轻敲了一下。

李明熙吓了一跳——

“明溪,你睡着了吗?”外面传来萧郎轻微的声音。

李明熙急忙起身,打开台灯。

她上前拉开窗帘,看见萧郎站在外面。

他把手放在玻璃门上,给了她一个迷人的微笑。

李明扬打开门,“你怎么来了?!"

萧郎拥抱着她的身体:“太好了,今晚我又可以和你睡觉了。”

李明熙推开他,紧张地问:“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不想知道。”

李明熙不理他,直接去了阳台。

她的卧室阳台在萧郎客厅阳台的对面。

两个阳台之间,只设一个空。

显然,萧郎是踩着空爬过去的。

而且他们住在最高的一层,加上一楼的过道,他们其实住在九楼。

虽然楼层不是很高,但问题是每层的实际高度都比普通房子高,所以九楼已经很高了。

李明熙有时候站在阳台上,低头一看,脚就发软了。

萧郎正在踩油门调整机器。

发生意外怎么办?

李明熙转身愤怒地拍打着萧郎的身体:“你不想死!我摔了怎么办?!"

萧郎抓住她的手,愉快地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你担心我吗?”

李明熙冷着脸推开他:“你太自恋了!”

“我知道你关心我。”

李明熙冷冷地哼了一声:“我就是怕你死了,连累我!”

她生气地走向房间,萧郎快速跟上,并不忘记关上玻璃门。

他从后面抱着她的身体,讨好地笑了笑:“别生气,对我来说不危险,真的,我没有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娇妻沉沦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爷爷生她的气。

原来爷爷对她期望那么高,娇妻沉沦她却一点都不知道。

在爷爷看来,儿女私情一定是一种可笑的感觉。爷爷一手壮大了阮的家庭,他的眼光确实比他们更远。

但是,她没有能力帮助阮·繁荣阮家。

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上的是普通的大学,学的是很普通的专业。她的能力有限,一生只想过平淡的生活。

至于名利,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不辜负期望,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志向。她不想浪费一生去追求一个渺茫的目标。

她只希望每一天都过得快乐而简单,珍惜每一天的生活。

一旦投胎,她看不起很多东西。只有生命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东西。只要能安稳活到老,名利不算什么。

就算抛开这些,现在她已经没有资格继续做爷爷的孙媳妇了。

因为她的身体早就坏了...

江予菲俯下身子,重重的朝阮安国磕了一个头。

“爷爷,对不起你,辜负了你的期望。抱歉让你失望了。”

“你……”阮安国急了。他突然站起来,恳切地鼓励她。

“雨菲,你不要以为你不能。爷爷支持你,爷爷是你的主人,我相信爷爷,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成为阮家女主人的。”

阮妈妈眼皮一跳,惊讶地看着公公。

他竟然想让做阮家的小三!

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阮妈妈的出身一点也不差。他们李氏家族在商界和政界都有一席之地。从小到大,她的教育和普通人不一样。她毕业于名牌大学,留学,经商。

她的身份和能力远远超过小江予菲。

但嫁给阮家之后,公公对她一直没有什么过高的期望。然而现在,我的岳父对江予菲说了这些话。

虽然是她的儿媳妇,阮的妈妈还是觉得不好。

门外的阮天岭同样触目惊心。

他的脸色更加阴沉难看。

江予菲,我真的鄙视你的技术。我可以让爷爷替你说这种话!

“爷爷,我不行!”江予菲也很惊讶。她摇摇头拒绝了。在这一点上,她也不得不说实话。

“爷爷,我不会告诉你真相的。我不爱荣华富贵,也不在乎阮小奶奶的身份。我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我只想早点和阮离婚,过简单的生活。爷爷,请帮帮我们,求求你!”

她又撞到了头。

江予菲的目光坚决拒绝,她内心的痛苦和悲伤无法掩饰。

让她继续和阮做夫妻真的那么痛苦吗?

“爷爷,我也请你同意我们离婚!”阮天玲突然走了进来,跪在江予菲身边,带着同样坚决的表情。

阮安国看着他们,觉得很生气。他没有一口气把他们提上来,人一下子晕倒在沙发上。

阮安国看着他们,娇妻沉沦觉得很生气。他没有一口气把他们提上来,娇妻沉沦人一下子晕倒在沙发上。

“爷爷!”

“爸爸!”

“爸爸!”

每个人都很惊慌,急忙去检查他的情况。

阮妈妈紧张地看着公公,双手微微颤抖。

“爸,醒醒,别吓我!”如果公公有什么恶,真的要怪她!

“爷爷,爷爷!”江予菲哭着,跪在阮安国的怀里。“爷爷,你怎么了,别吓我,别吓我!”

阮穆冷冷地看着她,突然抬起手掌,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

“你给我滚!我们家养不起你这样的女人,你马上给我滚来滚去!”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是眼泪却无法控制。她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小脸上毫无血色。

阮田零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转移了话题:“妈,先带爷爷去医院!”

“对,送医院!”

江予菲跟了上去,突然碰到了阮目锐利的目光。

“你给我跪下!爸爸醒了,你什么时候起床!”

“妈妈……”阮天玲抱着老人突然停下来。

“放过她,去医院!”阮妈妈冲上去推他的身子,那人的目光从忧虑的目光和红肿的小脸上掠过,心里多少有些发涩,但那种感觉很快就被忧虑代替了。

现在不是考虑其他事情的时候,而是关心爷爷健康的时候。

阮安国晕倒了,阮家大破。每个人都很忙,担心老人的健康。

江予菲跪在地上没有起来,她瘦弱的身体在宽敞的客厅里失去了存在感。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即使注意到了,也会故意忽略她。

在他们看来,有钱人家真的是不识抬举。

阮家怎么了?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有多少女人想嫁入阮家?那些女人哪个没有地位?

只要拔一根就比她强一百倍。

父亲喜欢她,不顾她的出身选择了她,让她坐在邵的奶奶的位置上。她想和主人离婚,因为她不懂得珍惜和感恩。

父亲曾苦口婆心地劝过她,说要把她培养成阮家的小三,她还是不领情,还是要离婚。

看来他们家少爷很惨,阮家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让她留下来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他们认为家庭主妇善良温柔,是个好女人。现在看来她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哼,果然不上台面,还真以为他们阮家要她?

没有你,少爷可以娶一个比你优秀百倍千倍的女人!

江予菲低下了头,他能感觉到周围的敌意和排斥。

她眼神幽幽,不明白自己的无知。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想这样逼迫爷爷。她会一步一步找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理由和阮离婚。

娇妻沉沦

而不是跪求离婚,娇妻沉沦不是在地上践踏爷爷的善良,娇妻沉沦让爷爷晕头转向。

她也不想这么做,但是...

她变丑了,没有脸了。如果有更好的办法和阮离婚,她怎么能让爷爷失望呢…

爷爷,对不起,希望你没有任何危险。

对不起,对不起你...

江予菲跪在地上,只觉得自己的力气都没了。

自从她早上起床以来,她遭受了太多的打击和痛苦。她一天不吃不喝,口渴,连挺直腰板的力气都没有。

但是她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所以很担心爷爷的情况。

爷爷七十岁了,老得一点小病就要了他的命。如果爷爷有事,她该怎么办?她会难过一辈子。

江予菲干涩的眼睛又流泪了。她擦掉眼泪,苍白的小脸给人一种濒死的感觉。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去医院的钟书走进了客厅。

看到他,江予菲眼睛一亮,眼里闪着热切的色彩。

钟叔叔知道她的心思,对她说:“奶奶,老人被救了。没事的。”

江予菲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心中沉重的石头消失了。

“钟叔叔,爷爷醒了吗?”

“还没有。奶奶,少爷说让你回房间休息。不要太担心你父亲的事情。”

江予菲摇摇头。“我不管。”

婆婆叫她不要跪着起床,她怎么敢起来。况且爷爷还没醒,她也不想起床。

如果能早点叫醒爷爷,她不介意一直跪着。

钟叔叔劝不动她,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去叫少爷来报信。

“少爷,主妇还跪着,她不愿意起来。劝也没用。”

阮、站在医院的走廊里,眼前一片漆黑。他低声说:“我知道,看着她,别让她走,也别让她出事。”

“是的,我知道。”

挂了电话,阮田零正要回病房的时候,就听到严月在喊他。

“凌。”

他回过头,穿着昂贵的黑色毛皮大衣,轻快地走着。

“凌,听说爷爷病了。他怎么样?怎么回事?”严月抓住他的胳膊,焦急地问道。

她一路跑上来,娇嫩的小脸因为运动涨红了脸颊,呼吸不稳,说话呼出的都是白雾。

长长的卷发有点乱。阮,伸手理了理她的长发,笑道:“爷爷没事,你身体不好,我送你回去。”

“我没来,你放开我。我要去看爷爷。我今天留下来照顾他。”颜悦放下手,向病房走去。

阮,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沉默地说:“爷爷还没醒,你一眼就能出来。”

看着他的眼睛,好像他有事瞒着她。

颜悦点点头:“好的。”

当她走进病房时,她看到阮安国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戴着氧气面罩。

阮牧站在旁边照顾她,看见她进来,露出一个微笑:“岳越来了。”

“阿姨,爷爷,他怎么了?”

阮的脸色很阴沉,娇妻沉沦也不生的气!娇妻沉沦

她不想提江予菲。她拉着严月的手,笑着说:“爷爷,他没事。当他老了,他的健康不可避免地会出问题。你很难忍心去他老人家,身体也不好。我会让田零送你回去的。”

严月不喜欢别人说她身体不好。

她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优雅地笑了笑:“阿姨,我身体没事,医生说很健康。你要忙公司的事,家庭的事,还要照顾爷爷,一定很辛苦吧。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我留下来照顾爷爷。”

你不能这样。

公公不喜欢她。如果她醒来看到她,她会气得晕倒。

但是,这个孩子对长辈很好,很体贴,很孝顺。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公公不喜欢她。

阮目越发现严月好,就越觉得江予菲不够好。

她很不开心,以为等公公醒来,她会劝他和江予菲、田零离婚。他们阮家,再也养不起那种媳妇了。

当我的思绪到了这个地步,阮目平静而慈祥地对颜悦说:“我不累。照顾他老人家是我的责任。你们年轻人没有我有经验。让我来照顾他们。走,我让田零送你回去。爷爷醒了。我必须告诉他,你来看他。”

一面说,一面领着颜悦出了病房,吩咐站在外面的阮田零说:“田零,把岳越送回去。记住,一定要安全送回家。”

“嗯。”阮田零点点头,拉着严月的手往前走。“走吧,我送你回去。”

“可是,爷爷还没醒……”

“爷爷醒了,我就打电话告诉你,回去吧,你留下来也没用,你只能着急。”阮穆笑着打断她。颜悦不是傻子。她很敏感。

她能感觉到阮牧今天的态度有些奇怪。

阮天玲的态度也很奇怪。

似乎都盼着她马上离开,却不想让她留下。她只是带着好意来看爷爷,才几分钟前,不可能让她这么急着走。

他们怎么了?出事了吗?

严月跟着阮田零下了楼,上了他的车。她问他:“凌,爷爷怎么生病了?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真相。”

男人笑着和她握了握手:“没什么,别想了。”

“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什么,相信我。”

是的,她应该相信他,即使出了什么事,他也是为了她好才躲着她。严月心情很好,没有打扰他们就回家了。

回到家,她哼着歌上楼,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

“夫人在哪里?”她转身问楼下的仆人。

“如果你回到小姐身边,我的妻子正在休息。”

严月立刻去了她妈妈的房间。慕岩刚刚起床,正在整理她的头发。看到她进来,她笑着说:“你为什么要见我?”

“妈,你四处打听打听,看看阮家今天怎么了。”

“怎么了?”严母凝重的问道。

“凌爷爷生病了。感觉姨妈和凌的态度很奇怪。他们好像有事瞒着我。”

“好,娇妻沉沦我找人问问。”

严月回到房间等了没多久,娇妻沉沦慕岩平静地推门进来:“岳越,他们家太多了!”

“怎么了?”颜悦不安地问,真的和她有关系吗?

慕岩走到床边坐下。她生气地说:“我让人打听过了。今天,跪下请求阮的父亲允许她和阮离婚,他居然不同意!”

”江予菲跪了下来,他不同意吗?!"严月惊讶地坐了起来。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江予菲的地位如何?她竟然恳求离婚。

她把阮家带到什么程度,不希望她离婚的是阮家,但她不希望阮家!

“妈妈,你在开玩笑吧。她就是那样,凌爷爷怎么能不同意呢?”在她看来,阮安国应该立即让江予菲收拾东西滚蛋。

她的江予菲有什么好的?阮的家庭就这么离不开她吗?

阎妈妈也跟她一样的想法,“阮老头,我觉得,是老了,人也糊涂了。这个孙子的老婆居然要。不仅如此,他还为此生气。阮的仆人也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

“岳跃,你不要和阮天灵呆在一起,凭你的身份找不到什么样的男人。阮很好,但是他们家不会收你的。”颜母叹口气鼓励她,颜月却因为最后一句话而脸色苍白,失去了理智。

“妈妈,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说阮家不收我?”她睁开眼睛,不安地问。颜妈妈的眼睛一亮。看到妈妈这样,她更加慌张了。

“妈,你快说!”

严妈妈想,就告诉她,还是让她死心吧。

“岳跃,别难过。家里的仆人说,家里的父亲决定培养江予菲,让她成为家里的祖母...他还说,他不能接受你,他也不会同意颜把你娶进门。”

“怎么会!”颜悦脸色大变。她不相信地摇摇头。她根本受不了这一击。

“他怎么能这样说...我比不上江予菲!”

在严月心中,江予菲是一个卑微的女人,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她。

只有她有资格嫁入阮家,趁她生病嫁入阮家,也被认为是走了狗屎运。

现在她回来了,就应该立刻让位,放弃一切属于她的东西。

幸运的是,她有空,知道不可能继续做阮的妻子,所以她提出离婚。

但是阮,的爷爷为什么不同意呢?

他没有什么不同意的!她不如江予菲吗?

她有严月那么坏吗?

那个该死的老头浪费了她的孝心,把他当爷爷一样尊敬和对待。他偷偷阻止她和凌在一起!

他有什么资格停下来?阮,是她想娶的人,不是他!

“,不要和阮来往。我们不关心阮的家庭。妈妈会给你找个更好的,气死他们。”

“妈妈……”严月淡淡冷笑道:“我一定要娶凌。阮爷爷要停就停。

娇妻沉沦

反正不是他娶了我。另外,娇妻沉沦凌很爱我,娇妻沉沦他不会娶我的。"

“阮天玲再爱你,也不可能违背他爷爷的意思。如果他为了他爷爷继续和江予菲做夫妻,不嫁给你怎么办?”严母关切的问道。

颜悦自信的说:“不,凌和我是真心相爱的,他永远不会离开我。妈妈,别担心。我觉得爷爷只是一时糊涂。当他想通了,他自然知道我比江予菲好。而且我姑姑是站在我这边的,姑姑希望我和凌在一起。这是肯定会发生的。”

严母听她这么说,也有些动摇了。

毕竟阮家真的好,A市也没有阮家第二家。阮天玲再迷人,也能出类拔萃,一城只有他才是配得上自己的燕的女儿。

如果他们两个能成功,那就最好了。

但前提是,必须离开阮家,和阮离婚。

“哎,当年不骗燕田零,就有江予菲的份儿。”

“她只是偷偷溜进来,但现在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给任何女人接近凌的机会了。”严月斩钉截铁地说,仿佛阮田零就在她口袋里,谁也拿不走似的。

————

阮家,客厅里。

江予菲一直跪着。

天快黑了,她已经跪了很久了。她低着头,长发遮住了苍白的脸。

她的身体会时不时地微微抖动一下,好像随时都会倒在地上。她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但又不敢晕过去。

爷爷在医院还没醒。她必须等爷爷醒来,才能彻底放松。

想到爷爷平时对她的爱,江予菲自责不已。

爷爷对她太好了,她甚至比不上她妈妈。

这个世界上,除了爷爷,没有人对她这么好。

江予菲微微咬着嘴唇,下定决心,心里暗暗发誓:只要爷爷没事,只要他没事,她就愿意...

“起来,你怎么还跪着!”手臂突然被抓住,一股巨大的力量轻松地把她举了起来。

江予菲看着阮田零蹙额出神,两眼渐渐长了焦距。

她张开干裂的嘴唇,虚弱地说:“爷爷,他……”

“醒醒,爷爷,他没事。”阮天玲马上说道,江予菲眼睛一亮,眼里顿时充满了泪水。

她闭上眼睛,人们突然晕倒在阮·的怀里,两行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滑了出来。

男人抓住她瘦弱的身体,感觉手掌下的身体全是骨头,仿佛没有肉。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还有她脸上湿漉漉的泪水,他的心突然开始疼了。

但他下意识的摆脱了那种奇怪的感觉,心里却还是有一种莫名的烦躁。

阮天玲皱眉抱起江予菲横抱起来,大步走向楼上。

当江予菲刚刚被放在床上时,他的意识醒了。她看了阮,一眼,虚弱地闭上了眼睛。

男人给她盖好被子,站在床边打电话。

江予菲的意识变得不紧不慢,一会儿醒来,陷入黑暗。

她感到有人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然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有点发烧...我给她打了一针...这些药一天吃三次……”

谁在说话?

她努力睁开眼睛,娇妻沉沦面对家庭医生胡医生。

“醒了?别怕,娇妻沉沦给你打一针就不会难受了。”胡医生和蔼地对她笑了笑。看到他的笑容,江予菲的身体放松了许多。

阮天玲挽起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

看到她的手腕,男人的第一反应是,她瘦到胳膊上的蓝色血管都能看清楚。

她最近在吃什么?为什么她越来越瘦了!

阮,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差点害死苍蝇。

胡博士看了一眼他的表情,眼里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拿起注射器,将针头对准江予菲手臂上的血管。

尖锐的针扎进血管,江予菲感到了细细的疼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害怕打针,但现在,这种疼痛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因为她的心已经痛得麻木了,她的身体也因此麻木了。

胡医生看她病了就走了。阮、帮她脱衣服。她正要脱毛衣,突然一把抓住衣领不让他脱。

男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正好看到她眼中隐藏的恐慌。

他立刻知道了,抓起被子盖住她的身体,不再继续脱她的衣服。

“我让仆人给你准备食物,你吃点东西就可以休息了。”他好像不习惯说这种关心人的话,但是说的话很别扭。

江予菲淡淡地闭上眼睛:“不需要。”

她背对着他翻身,紧紧地裹在被子里,蜷缩着,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姿态。

阮天玲静静地看着她露出的头,看着她乌黑的头发,眼睛里闪着阴暗而不为人知的光芒。

“你好好休息,别太担心爷爷。”男人站起来,轻轻走出房间,为她关上门。

江予菲强迫自己闭着眼睛睡觉。她的身体很困,但她睡不着。我一闭眼,就忘不了昨晚喝酒的场景。

那些人是谁?

江予菲头痛欲裂,她的心恐慌而痛苦,仿佛她做错了什么,甚至没有给她悔改的机会,所以她即将入狱。

她的心又懊悔了。

你不应该在小公司工作,你不应该去!

如果你不去,你就不会去...

“啊——”江予菲再也受不了了。她突然坐起来,愤恨地尖叫起来。

门很快被推开了,阮田零夹着肩膀大步走了进来。“你怎么了?”

“别碰我,离开这里,出去!你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不是好东西,你怎么不死,你怎么不死!”江予菲拼命挣扎,尖叫得令人心碎。

此刻,她迫不及待地想被天翻地覆,世界毁灭。

她眼里的怨恨一下子刺痛了阮田零的眼睛。

不是没人恨过他。很多人想杀了他。

但这些怨恨从未引起他的注意,但江予菲的怨恨虽然不全是针对他的,却下意识地认为是针对他的。

娇妻沉沦

而他发现自己承受不了她那么多的怨恨,娇妻沉沦心里闪过愧疚。他微微握紧手掌,娇妻沉沦心里突然有一种纠结的矛盾。

为了嫁给颜悦,这样伤害她真的值得吗?

应该是值得的。颜悦是一个他爱了十几年的女人。他不爱江予菲,所以这是值得的。

另外,他没有太伤害她。他那样做是为了实现她离婚的决心!

想到这里,想到了她向法院申请阮。他答应尽快想办法和她离婚,但她还是提交了离婚申请,这违背了他的底线。

所以,给她一点惩罚是对的!

阮,安慰了一番,心里的愧疚感也就没了。

他轻轻起身,找了两片安眠药递给她:“吃了它,你就什么都不会想了!”

江予菲盯着他手心里的药丸,眼睛空洞。

“怎么,你不想吃了,想继续疯下去?”男人略带讽刺的勾勾嘴唇,江予菲的心情是在很容易激动的时候。

她冷冷地抬头看着他,咬紧牙关。“瓶子都给我!”

男人的眼睛突然布满了阴沉可怕的色彩:“想死就等离婚再死吧!”

他无情的话语让江予菲清醒了许多,也让她保持了斗志。

江予菲,不管你遭受了多少伤害和不公,没有人会安慰你和关心你,所以当你死的时候没有人会难过。

既然没人管,那就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生活,比谁都活得更开心更幸福!

江予菲的大脑突然想通了,他的心不再撕裂疼痛。都是死过一次的人,那还有什么难的?

她吃了阮、的安眠药,然后静静地躺下。

她突然变得如此顺从,以致阮田零对她的恢复能力感到惊讶。

看到她闭上眼睛,他帮她关掉台灯,然后走出卧室,让她一个人睡在房间里。

我不知道是安眠药起了作用,还是江予菲已经筋疲力尽了。她很快就睡着了,睡着了。

梦里,许多片段闪过她的脑海。酒桌上,几个劝他们喝酒的男人的声音和笑容也在梦中变得猥琐扭曲。

她梦见自己被压在床上。她激烈地挣扎着,尖叫着。

不,走开,出去!

但是,无论她怎么挣扎,身体都是沉重的,摆脱不了那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没事,别怕,什么都没发生!”

恍惚中,她听到有人在和她说话。

他说什么都没发生。真的发生了吗?

江予菲出了很多汗,感觉轻松多了。

与此同时,她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澈,她沉重的身体突然变瘦了。在梦里,那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消失了。

她似乎看到阳光进来了,温暖的金光笼罩着她的身体,温暖而神圣,洗涤着她的身体和心灵。

江予菲觉得很舒服,她的眉毛舒展了,她睁开眼睛,看到了太阳升起。

两边的玻璃窗帘都打开了,娇妻沉沦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门照进来,娇妻沉沦涌进卧室,笼罩在她身上,温暖舒适。

江予菲伸出一只手,他纤细的手掌放在阳光下,有几分钟似乎是透明的。

她的手指弯曲握紧,手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她抓住阳光。

眯了眯眼,她的嘴角升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看,晒太阳这么容易,伸出手去接受就好了。

所以江予菲,不管发生什么,你必须好好生活,好好生活...

阮天灵正在楼下吃饭,看见江予菲穿好衣服从楼上走下来。

她穿着黑色高领毛衣,黑色铅笔裤,长发,一张英俊的脸。她胳膊上穿着白色羽绒服,脚上穿着白色毛绒拖鞋。

她走得很慢,小小的脸上没有一丝悲伤,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呆滞。

面对他的眼神,她的眼神很平静,很平静。

阮有种错觉,觉得自己一夜之间变得更成熟更有魅力了。

他盯着她,直到她走到桌前,坐在他对面,问他:“你一会儿去医院吗?”

“嗯。”阮天玲淡淡点头。

“我和你一起去。我去看看爷爷。”

阮,以为她今天起不来,总会在床上伤心,舔舔自己内心的悲伤。但是我不想让她一大早起来,我要去医院看望我爷爷。

她难过得忘不了关心爷爷的情况,这让他有些感动。

“先吃早饭,吃了再走。”

“你吃吧,我不饿。”

她从昨天起就没吃过东西。她怎么能不吃呢?

阮、不理她,直接叫仆人给她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对她说:“我看你也开始振作起来了,既然要振作起来,就要保持身体健康。”

江予菲一点胃口都没有,但他是对的。她必须保持健康,不能让她生病。

如果她生病了,除了在寒冷的医院里,她不会得到太多的照顾。

如果江予菲重生,她会自暴自弃,认为死了最好。但是努力了一辈子,她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那不算什么。

我记得她之前听过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人活着就应该快乐,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当时看完这句话,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淡淡的悲伤。

没错,都说人活得久,但谁知道,死亡才是真正的永恒。

她还没有过上幸福的生活,怎么会死呢?

江予菲拿着勺子,即使她吃不下,她也几乎不让自己吃一碗粥。

“鸡蛋也吃。”阮天玲一直盯着她吃,她见她要放下勺子,他及时开口。

盘子里的荷包蛋很好吃,但她真的吃不下。

“我们去医院吧。”

“吃了就走。”那人沉了下去,江予菲瞥了他一眼,说道:“感冒后不宜吃鸡蛋。”

"..."阮天玲表情僵硬。

她没带多少,娇妻沉沦就一个包。

通常当她出去的时候,娇妻沉沦她会带着那个包。包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埃文的。

有奶瓶、奶粉、尿布、衣服、纸巾等...

所以莫兰抱着埃文下楼,没有人怀疑她的行为。

莫兰只是告诉仆人,她会带埃文出去见一个朋友,然后回来。

这里的仆从不是齐国城堡的仆从,对齐瑞刚毫无好感。

自然是莫兰说的,他们相信的。

莫兰和埃文顺利离开。

她打车到她租车的地方,然后和埃文单独离开。

莫兰没有太过分。她在A市找了一家度假酒店,要了一个靠海的房间。

房间很大,很舒服。

莫兰决定在这里呆两天。

"埃文,妈妈带你去度假,只有你和妈妈,你开心吗?"莫兰揉揉身子,开心地问他。

埃文开心地笑着,一直是个快乐的人。

现在天气很暖和,街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穿短袖。海边的人们穿着凉爽的衣服。

莫兰立即换上牛仔裤短裤和白衬衫,然后穿上凉鞋和太阳帽,和埃文戴着同样的帽子出去了。

她只是斜靠在一个小挎包上,穿得很容易。

到了海边,莫兰感染了游客的情绪,整个人似乎都很激动。

她找到一个干净精致的海滩,把埃文放在地上。

埃文比她更兴奋,撅着屁股,小手不停地刮着沙子。

莫兰拿出手机,给他拍了很多照片...

玩完沙子,莫兰抱着他玩水。埃文一点也不怕浪,双脚悬空在海里,使劲折腾。

莫兰担心他感冒了,只让他玩了一会儿,然后带他到沙滩椅上乘凉,喝果汁。

“你好,小姐。”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橙色工作服的女孩向他们走来。

莫兰礼貌地笑了笑:“你好,有什么事吗?”

女孩笑着说:“我们市里有游泳池。水温甚至可以下降几个月。我猜你可能想游泳和你的宝宝一起玩。有兴趣可以拿这张优惠卡去那里消费。”

莫兰接过打折卡,看到卡上的游泳池图片,立刻被感动了。

因为它不是共享池,而是一个巨大的池被分成几个小的池。每个游泳池的水是分开的,不用担心不卫生的分享。

这个小游泳池足够安全,没有干扰。

莫兰只想带埃文去水里玩。这是个完美的地方。

莫兰很兴奋,马上去买了泳衣,带着埃文去游泳。

市里的游泳池人不多,但是有几个工作人员在不停的巡逻,很安全。

莫兰换了泳衣,选择了最小的游泳池,在埃文的脖子上戴了一个游泳圈,拥抱了他,然后下水了。

水温很暖,一点凉意都没有。

埃文跳进水里,立刻像鸭子一样扑腾起来。

莫兰轻轻地抱着他的身体,带他去水里玩...

玩水后,娇妻沉沦莫兰带埃文回酒店洗澡换衣服。

折腾了几个小时,娇妻沉沦他们的肚子都饿了。

莫兰和埃文穿上母子服装,下楼到大堂吃晚饭。

在大厅吃饭的人,要么是家人,要么是恋人。只有莫兰比较特殊,只有孩子。

莫兰喜欢和他的孩子独处。

她甚至计划带她的孩子出去散步,四处玩耍,只带他们的母亲和儿子。

点菜后,莫兰和埃文安静地享用午餐。

吃完后,他们回到房间休息。

听说晚上这里会有歌舞表演和美食盛宴。

莫兰决定今晚玩得开心...

夜幕降临前,酒店大堂开始歌舞升平。

莫兰坐在角落里,埃文在她的怀里,享受唱歌和跳舞,同时享受美味的食物。

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但埃文,谁是安静的在她的怀里,移动,用她的小手拉着他旁边的书包。

莫兰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她看过去,看到包在轻轻摇晃。

她的手机在挎包里,响个不停,还在震动。

不用猜,莫兰也知道一定是祁瑞刚打来的。

她拿出手机,铃声就停了。

莫兰看到屏幕上显示她有五个未接电话。

她正要回电话,这时电话又响了。

莫兰抱着埃文走出酒店,站在外面寂静的花园里。

铃声锲而不舍地响起,莫兰终于按下了答案

“你好。”

“莫兰,你把埃文带到哪里去了?!"祁瑞刚一开口就质问她。

“有什么事吗?”莫兰没有回答反问。

齐瑞刚似乎在努力忍住怒火:“佣人说你出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今天太晚了。我打算明天回去。”

“你在哪里?”

“齐瑞刚,我说我们明天回去。”所以不要多问了。

“我问你在哪里?!"祁瑞刚的声音尖锐了几分。

莫兰也发了倔脾气:“我就是想带埃文出去玩。别问我们在哪。我觉得我还有选择不说的自由。”

齐瑞刚突然缓和了语气:“我不是想找你,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哪里。”

“我们在A市。”

“A城在哪里?”

“你能不能不要问那么多问题,不要那么在意?”

“我就是在乎你!”

她逃到这里,因为她无法忍受他无所不在的存在。她怎么能告诉他她的具体位置?

“谢谢你的关心,埃文和我都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们明天回去。你还有别的吗?没事,我就挂了。”

说完,不等祁瑞刚回答,莫兰就挂了电话。

祁瑞刚很快又来了。

莫兰摁下电话,电话又回来了。她又按下了!

这次齐瑞刚不玩了,担心莫兰烦了直接关机。

莫兰没有心情继续去看歌舞表演和吃饭。

她抱着埃文回到酒店房间。

莫兰住在酒店的顶层。

她打开门,没有开灯。她立刻看到了落地窗外的星星。

突然,她的心情由阴转晴,整个人都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埃文,娇妻沉沦你会和妈妈一起看星星吗?"莫兰笑着张开嘴。

然后,娇妻沉沦她把被子从床上拿下来,铺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搜遍了所有的枕头和枕头。

就这样,莫兰抱着一个高高的枕头,把埃文抱在怀里,静静地欣赏着天上的星星。

她还拿出手机,自己拍了很多照片。

照片里有她和埃文,背景是星空空。

最后,她和埃文依偎在一起,在厚厚的被子里睡着了。

房间里的温度是恒温的。在这个温暖的房间里,莫兰和埃文睡得很香。

闹钟音乐响起时,莫兰睁开眼睛,看到了东方的日出和天空中的美景…

怀里的埃文也睁开了眼睛。

当这个小家伙看到从地板到天花板的窗户发出的光时,他很惊讶。

莫兰拥抱了他,轻轻地吻了吻他的脸:“埃文,妈妈突然觉得很开心。以后你一定要经常和妈妈一起看日出。”

******

墙上的时针已经指向下午三点。

祁瑞刚像老和尚一样聚精会神,靠着沙发闭目养神,一动不动。

“原来,那里的风景太美了,莫兰。看到你拍了这么多照片,我也想带孩子去那里玩几天。”

江予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接下来是莫兰的。

“好吧,下次你想去,打电话给我,我想再去一次。”

“怎么,还没玩够吗?”

“只有一天,我没有认真玩……”

莫兰抱着埃文走进客厅,江予菲帮她提东西,手里拿着莫兰的手机,翻看莫兰拍的照片。

突然看到祁瑞刚坐在沙发上,两个人同时闭嘴,不再继续谈默契。

祁瑞刚睁着眼睛淡淡的,眼睛毫无温度的盯着莫兰。

气氛突然凝固了一点...

“啊,马妈……”埃文在莫兰的怀里遇到了齐瑞刚,他高兴得叫他妈妈。

随着埃文的麻烦,空突然变得流利起来。

江予菲大笑起来:“埃文,那是你爸爸,不是妈妈。”

埃文只是兴奋地对齐瑞刚笑了笑,挥了挥手。

祁瑞刚起身向莫兰走去。

看到他来了,埃文笑得更开心了,但莫兰莫名其妙地有点内疚。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像一只野兽的眼睛,让她害怕,颤抖,无法动弹。

莫兰下意识地把埃文抱在怀里,想转身逃跑。

齐瑞刚走到她面前,莫兰正准备逃跑,怀里的埃文突然扑进了齐瑞刚的怀里。

祁瑞刚顺手抓住孩子,莫兰忙放开艾凡,心底叹了一口气。

"于飞,坐下,我给你做果汁!"

莫兰找了个借口,匆匆赶到厨房。

其实这种事情,让佣人去做,但莫兰想远离祁瑞刚,所以他只好逃进厨房。

她把新鲜的水果切好,然后在煮饭机里挤成汁,倒了两杯拿出来。

刚拿起托盘,她犹豫了一下,又给祁瑞刚倒了一杯。

莫兰端着果汁出来,娇妻沉沦发现江予菲不见了。

齐瑞刚坐在沙发上,娇妻沉沦怀里抱着埃文,手里拿着手机,好像在翻看自己拍的照片。

莫兰过去常常放下托盘。“于飞在哪里?”

“去吧。”祁瑞刚眼睛也不抬。

莫兰暗暗叫苦。江予菲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多呆一会儿。

“你在看什么?把手机给我。”莫兰伸出手。

齐瑞刚避开她,淡淡地看着她:“昨天玩得开心吗?”

“嗯……”

“我看你很开心。”

她拍了很多照片,包括她带埃文去海滩玩、在游泳池玩和在餐馆吃饭的照片。

还有晚上看星星,早上看日出的照片。

她和埃文玩得很开心,没有他他们也会很开心。

祁瑞刚心里很难受,因为莫兰没有他活得更自然,更潇洒。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已经没有了温度,还冷了几分。

"我带埃文去吃饭,把孩子给我。"莫兰感觉到了危险,带着孩子离开了。

和埃文吃完饭后,她带他上楼休息。

齐瑞刚一直坐在客厅里,没有大发雷霆质问她。

照顾埃文睡觉后,莫兰拿出他的绘画工具,开始画画。

她以为结束了。

晚上,看着埃文睡觉,莫兰脱下睡衣,在浴室洗澡。

她洗完澡出来,突然看到齐瑞刚坐在床边,埃文在婴儿床里不见了。

莫兰下意识地处于完全戒备状态:“埃文在哪里?”

齐瑞刚压低声音:“我让月亮把它带走了。”

“孩子一直和我睡觉。你怎么做才能让新月带走他?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要休息!”

房间里只有床头的两盏壁灯开着,祁瑞刚的眼睛埋在阴影里。

他轻轻勾着嘴唇:“你没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吗?”

莫兰装傻:“解释什么?!"

“你昨天为什么这么做?”

“我做了什么?!"莫兰继续装傻。

齐瑞刚黑着眼睛盯着她:“你心里在想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出去,我要休息。”莫兰紧紧抓住浴室的门,不敢迈出一步。

祁瑞刚突然站了起来,莫兰的心在颤抖。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很怕他。

那种恐惧是一种本能,就像老鼠天生害怕猫一样。

祁瑞刚走到她面前,突然抓住她的手腕!

“你在干什么?!"莫兰尖叫着挣扎着,好像有人踩了他的尾巴。

祁瑞刚一把抓住她,莫兰一头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他掐了!

“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祁瑞刚盯着她,眯着眼沉声问道。

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有一种不安和不安的感觉。

他渴望知道莫兰的想法,否则他的不安只会扩大...

莫兰有点生气:“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什么都没想!”

“真的?”

“真的不关你的事!”

“关我什么事?!"祁瑞刚的愤怒增加了。

“你觉得我怎么样,娇妻沉沦为什么不关我的事?!"

莫兰的眼睛闪了一下。她用力拉了拉他的手,娇妻沉沦淡淡地说:“齐瑞刚,我不知道你怎么了!现在我不想见你,你出去!”

祁瑞刚舔舔嘴唇,眼神更加惊恐。

莫兰昂着脖子,毫无畏惧地看着他。

祁瑞刚突然转身要走,他走了两步,用脚踢翻了墙边的实木衣架。

衣架掉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祁瑞刚愤怒的回头,看起来好像要吃人。

“是现在不想见我,还是一直不想见我!说出来!”

莫兰的睫毛微微颤抖:“你疯了,滚出去!”

齐瑞刚冷笑道:“你怎么不说?”

“你想让我说什么?!"莫兰大声问道。

祁瑞刚看着她,突然没有勇气问。

是啊,他想让她说什么?

说她从来都不想见他?

祁瑞刚不敢问,也不想知道任何事情。

莫兰没有移开视线。“没事就出去吧。”

祁瑞刚没有出去,而是朝她走来。

莫兰只是看着他,身体就倒在了他的怀里。她停顿了一下,下意识地试图挣扎。

祁瑞刚抱住她的身体,马上吻了她的嘴唇。

他打算怎么办?!

莫兰扭过头避开他的吻,祁瑞刚的吻随之而来。

他的嘴唇毫无保留地吸收着她口中的甜蜜,他强健的胸膛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直到莫兰不知所措,无法呼吸。

莫兰挣扎着推开他,祁瑞刚不为所动,只专注于亲吻她...

很长一段时间,莫兰都是那么的虚弱,双臂无力的挣扎。

祁瑞刚这才让她慢慢走。

看着她红红的脸颊和迷蒙的眼睛,齐瑞刚低声问:“你喜欢我吻你吗?”

“你感觉到了吗?”祁瑞刚的手放在她的胸前。

莫兰的心跳很快,咚咚,每一拍都非常有力。

透过薄薄的睡衣,齐瑞刚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心跳...

莫兰的眼神迅速掠过一丝慌乱,她张开手:“别走太远!”

齐瑞刚好像心情好多了。他勾着嘴唇说:“我有什么过分的?”

莫兰恼得不知如何回答:“滚——”

祁瑞刚突然抱住她的腰,把她扶了起来。

“你确定要我出去?”他用平淡的声音问,声音异常有磁性。

莫兰惊慌害怕:“放开我!”

但是她的愤怒根本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声音哑了,不像她的声音。

祁瑞刚抱着她大步走向床,然后他压下她的身体。

莫兰的头落在柔软的枕头上。她想张嘴骂他,然后他就亲了她的脖子!

莫兰张开嘴,只溢出暧昧的呻吟声和歌声。

齐瑞刚的吻火辣又暴力,有力又温柔,让人完全无法抗拒。

莫兰抓住他的肩膀,感觉又软又热,大脑变成了浆糊。

祁瑞刚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他抬起头吻了吻她的嘴唇。

在他的抚摸和亲吻下,莫兰颤抖了...惊慌失措。

因为,在她的身体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欲望…让她不知所措。

在情感和欲望的引导下,莫兰的意志变得软弱。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