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逗游电竞(中国)集团有限公司----血宠男夫(1/72)

逗游电竞(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他怎么不知道那个差点把帝国学院慕容小姐的毛拔下来差点吃了的崽?他怎么会不认识这个无法无天的男孩呢?

但是,血宠男他真的不知道宗主大人已经从幼兽那里学会了五灵剑。

因为是高层机密,血宠男如果传出去,会有损天道高层的面子,所以那些长老现在都守着,一点风声都没透露。

正是因为司徒洪钧知道他的幼崽的力量,他很苦恼。

他和青少年打架。你有信心吗?司徒洪钧表示完全没有信心。

他不会输他好不容易赢的分数!

因此,当幼崽问司徒洪钧时,他的态度非常好。

“你是小师弟?快来快来,请进。”司徒宏军捂着胸口,脸色苍白,但态度非常热情。

小柯皱了皱眉头,直奔主题:“我要挑战你!”

原地的洪钧叹了口气:“唉,原来是小柯哥挑战我。作为大哥,他怎么能拒绝呢?只是个大哥。昨天我被打得遍体鳞伤。恢复需要很长时间。我真的不会打。”

“你骗我!”克盯着司徒宏俊,显然很生气。

司徒洪钧笑着说:“你怎么敢骗柯小哥哥?这个伤是慕容小姐造成的,很多人都见过。唉,小柯哥,你看...如果哥还好,肯定不会拒绝你的挑战,但现在不是重伤了吗?小珂哥哥不会有危险吧?”

司徒洪钧示弱,装病,很流氓,没有节操。反正他就是不接受挑战,挑战明确规定只要对方不接受挑战,比赛积分无效。

小珂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他妹妹说:“你不能欺负人。好了,别欺负他了!”

萧克盯着原地的洪钧,转身离去。他要挑战第二名!

这时,小珂一走,司徒洪钧身边的弟弟好奇地问:“哥哥,一定是一个月前打慕容小姐了。”你的伤还不完全清楚吗?"

司徒洪钧拍拍弟弟的头,暗暗骂他:“你知道我受伤了吗?如果我和他一起玩就不会再受伤了?所以肯定比不上他。”

弟弟无比崇拜司徒洪钧,竖起大拇指:“大哥好聪明!”

但是,他很快皱起了眉头:“小珂大人太厉害了。不管谁跟他打,他都会输。那谁敢接受他的挑战?”

司徒洪钧骄傲地笑了:“这取决于谁是最不幸的。”反正不会是他。

另外,小柯从司徒出来后,去找了排名第二的高二哥。

二哥也是艺人。他看到幼崽第一眼就想躲起来,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幼崽一把抓住。

小崽的凶狠威胁:“我向你挑战!”

二师兄快要哭了。多么大的挑战!你这么厉害,长辈打不过你。我怎么敢接这个仗?

二哥说:“得分最多的是大哥。你为什么不去找大哥?”

幼崽哼了两声,生气地说:“他受伤了。他躺在床上。

...

不仅仅是楚荀扬震惊了!血宠男

冰仙子他们也很震惊!血宠男

无忧现在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

在那个地方,每个人都看着罗素...

他们都认为罗素不会来。谁能想到她会在最后一刻迟到。

“罗素来了……”

“那么,她没死?”

“她不仅没有死,还勇敢地走了过来。”

“也就是说,她不怕无忧仙子?”

一时间所有人议论纷纷。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罗素慢慢从长着金色翅膀的大鹏鸟背上飞了下来。

她穿了一件素色连衣裙,洗完铅后很漂亮,散发出淡淡的光彩。

她的微笑吸引了每个人的注意力。

罗素似笑非笑,慢慢走到战斗台上,眼睛斜睨着楚阳。

“你刚才打算宣布什么?”罗素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

楚阳发现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的眼睛盯着罗素。

罗素的眼睛太美了,像一股清泉。她的眼睛如此明亮,仿佛能照进最黑暗的内心。

一双雪亮的眼睛,像一把利剑,狠狠地刺进了楚旬阳的胸膛。

楚旬阳害怕了。

他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下向胸口位置迅速蹿去!

他甚至不敢正视罗素的眼睛。

“你刚才打算宣布什么?”罗素眸光未变,仍似笑非笑地斜睨着他。

她的语气那么苍老,神态那么轻松,浑身散发着一种从容淡定。

楚阳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刚才的失神和尴尬。

“误会误会,时间不多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楚发现他在陪笑,但是他的心里很焦急。

他的眼睛环视着舞台。

他害怕罗素会直接告诉她他们中的一些人陷害了她。他想向七长老请教。

但是七长老从那天回来就一直闭关修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楚阳发现额头上冒冷汗。

罗素半眯着眼睛看着他,笑道:“楚大哥好像很冷?”

“辜莞允。”楚阳连忙摆手。

“楚大哥好像怕我?”罗素向他迈了一步。

楚旬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干笑一声说:“怎么会...哈哈哈!”

“如果你这辈子没做错什么,就不用怕什么。”罗素又靠近一步,笑着说道。

楚发现杨额头上有冷汗。

他不是刚做了坏事吗?现在主在这里,你能不内疚吗?

“楚哥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罗素离我们更近了一步。

楚旬阳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于是他改变了态度,故意板着脸:“胡说八道!我没做错什么!”

“呵呵!”罗素冷笑了两声,盯着楚旬阳。“你有没有告诉大家,我抢了你的宝贝?”

这句话,楚杨灿没有否认。

因为他刚才在大家面前亲口说的。

但那是因为他确信罗素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是当罗素活着站在他面前时,他真的无言以对。

“我……”楚判杨有罪。

这种说人坏话后的负罪感当场被抓……只有有经验的人才能理解。

“来,告诉我,我抢了你什么宝贝?”罗素微笑地看着他,但他的眼睛里有一丝锐利的光芒。

抢什么宝贝?

这叫楚旬阳怎么说?因为罗素从未抢劫过他。

楚阳顿时发愣。

“喂,血宠男我从你那儿偷了什么?”罗素一步一步走近。

她总是平静而从容。

“这个......”楚阳郁闷的挠头。

他的眼睛在舞台上徘徊,血宠男寻求帮助。

无忧仙眼睛半眯,显然对楚阳的表现非常不满。

冰仙也深深皱着眉头,狠狠的盯着楚阳。

当时观众也觉得不对劲。

如果苏真的抢了楚旬阳的宝贝,此刻理直气壮质问对方的应该是楚旬阳,而不是罗素。

“你抢了我的...洗瓶子!水晶水果!避免水滴!”楚阳硬着头皮,盯着罗素。

罗素喜Xi一笑。

洗瓶子?

水晶果?

避免水滴?

这些真的是好东西,但是罗素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脸,更不用说抢劫他们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应该是人类等级的法宝吧?”罗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魔法武器和武器一样是分级的。

武器分为人阶,地阶,日阶。

法宝也分为人类等级,土地等级,天阶。

罗素现在在问。

楚旬阳冷冷一笑:“你是看不起别人的法宝吗?”

要知道,我们现在用的很多出版物都出了问题,人类秩序的法宝已经很强了。

是观众渴望期待的。

但是没有人想到罗素的回答会如此英勇。

“人类秩序的法宝?你说我抢了你的个人军衔?拿它干什么?喂猪?”

“噗!”

观众很不客气的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但是更多的观众无语了。

因为罗素的话太霸气了。

她对人类等级的法宝不屑一顾,甚至说喂猪?这只是对每个人的极度蔑视。

许多人表达了他们的不满。

然而,罗素可以无视那些说她的坏话和诋毁她的人。她只冷笑着看了楚旬阳一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楚旬阳看到观众对罗素的话不满意,很高兴。

“人类秩序的法宝怎么了?你有吗?你有很多吗?即使你做了,也是从我这里偷来的!你为什么鄙视它?”楚浔阳一句接一句的质问,打在地上,铮铮铁骨。

“好!说得好!”观众为楚旬阳鼓掌。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人类等级的法宝...懒得和他争论。

罗素一挥手,突然看到她旁边有一个巨大的身影。

战神傀儡!

稍有眼光的人都认这是战神的傀儡。

很好,为什么罗素邀请战神的傀儡出来?她说楚牟不过杨。这是要打人吗?

看到战神傀儡的那一瞬间,楚旬阳心中闪过一抹可怕的色彩。

楚旬阳亲眼见过战神傀儡的巨大威力。

当初小龙反抗雷杰的时候,大家都快死了,但是到了最后一刻,战神的傀儡站了起来,拦截了危险的雷杰!

那震撼人心的一幕,楚旬阳永远不会忘记。

所以当我看到战神傀儡的时候,楚旬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罗素看出他害怕了,眼里闪过一丝轻蔑。

楚旬阳也知道自己害怕?

血宠男夫

然而拉出了战神的傀儡,血宠男却不想为杨打楚。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血宠男罗素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东西。

“嗯?”

大家看到那个东西都惊呆了。

那充满灵气,金光闪闪...绝对是人类等级的法宝!

个人等级的法宝非常珍贵,一旦出现在拍卖会上,就会被别人抢走。

但是他们现在看到了什么?

罗素实际上花了很多钱。

她认为她在挖糖果吗?

仔细看看她手里的东西。

有防雷珠,矿珠,灵气果...至少有七八种。

真是土豪!

每个人都用羡慕的目光盯着罗素。

这些都是个人等级的法宝,价值不菲。我真想抢他们!

罗素一把抓住这个官阶法宝,朝楚旬阳举起手:“你说,我要抢你的官阶法宝?”

“嗯……”楚阳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罗素扬起眉毛似笑非笑,然后她把各种珠子和水果塞进战神的傀儡里。

大家:“!!!"

他们没有弄错吧?罗素,这么多等级的法宝都塞到战神傀儡的嘴里了是真的吗?

这尼玛太奢侈了!太奢侈了!太土豪了!

所有人都震惊了!

都傻傻的看着罗素!

罗素反而笑着看着楚旬阳:“我抢了你的官阶法宝?嗯?”

楚阳像看鬼一样看着罗素!

他知道罗素的土豪,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是这样的土豪!

“你被抢了!不要以为故意喂战神傀儡就能洗清你的罪名!有本事你再喂!”楚浔阳硬着头皮,固执己见,就是不放弃。

罗素哈哈冷笑。

如果这是别的,她真的没有,但这是人类等级的法宝~

不久前,金翅大鹏鸟被抢了,罗素现在很富有。

更何况喂战神的傀儡大有用处。

你知道战神傀儡的实力,但是和七长老不相上下。

罗素伸出手,她的右手出现了五六件等级的法宝。

他们都盯着罗素。

不,不,绝对不行。罗素怎么能把人类等级的法宝中所有珍贵的东西都喂给战神的傀儡?

以前,罗素只是一时冲动。对,就是这样。

他们已经在心里说服了自己。

但是在他们自我催眠之前,他们看到罗素已经准确地把他的等级法宝喂给了战神的傀儡。

战神傀儡也不客气,咂了咂嘴,咀嚼了几口,竟然直接吞下了人类秩序的法宝...

大家:“…”

这太简单了...

楚旬阳也震惊了。他傻乎乎地看着罗素...这不是糖果,而是人类等级的法宝。!!

“你,你,你……”

楚杨侑也半天了,也没什么事。

罗素扬起眉毛似笑非笑:“我偷了你的法宝,嗯?偷出来当我们战神傀儡的点心,嗯?”

罗素笑了笑,一步一步走向楚浔阳。

楚旬阳节节败退。

罗素一边走一边还喂战神傀儡吃法宝,土豪做不到。

围观者为她跪下...

使用了人类等级的法宝,是用了吗?不是一次性的好吗?

然而,罗素正在理所当然地浪费它。

在这种程度上,血宠男谁会相信罗素会抢走楚旬阳的官阶!血宠男

没看到人一个个摸吗?还为了战神的傀儡?

也就是说,罗素完全看不上这些法宝!

这时候大家都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楚旬阳。

众目睽睽之下,楚旬阳下不来台。

他们看着罗素一个接一个地喂战神的傀儡,羡慕得差点哭出来。

罗素最终喂养了战神的傀儡。

她把战神的傀儡放到一边,然后盯着楚旬阳看了一会儿。

“该算算我们的账了。”

罗素笑眯眯地说道。

但是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气,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友好。

当初那些人围着她,把她扔进金翅大鹏鸟的嘴里。现在,这个复仇罗素想一个一个地拿回来。

从楚阳的视线开始。

楚浔阳怕罗素会这么说,用言语堵住了她的嘴:“你是在炫耀人类等级的法宝吗?呵呵,看得出你的修养也是稀疏平凡。”

“为什么?楚大公子想不想试试?”罗素微笑。

“我要和你战斗!生死决战,不敢应?!"楚荀扬豪气干云!

罗素皱起了眉头。“我与无忧仙子的生死之战就是今天。可以再约。”

“哈哈哈哈哈哈!”楚纯阳仿佛听到了阳光下最搞笑的笑话,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罗素皱起眉头:“你笑什么?”

“我笑你傻,不自量力!”楚旬阳幸灾乐祸。“过了今天,你觉得你还有命吗?”

“哦?”罗素看了一眼坐在观众席上无忧无虑的仙女。

“优秀仙女的实力一飞冲天。你永远不会是她的对手。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所以,我们的生死之战,必须在无忧仙子之前。”楚旬阳很好解释。

“也就是说,你承认你不如无忧仙子了?”罗素微笑。

“我就是不如她。”楚旬阳很淡定。“现在的龙榜能和她抗衡的,大概只有南宫云了,你还不够看。”

那真是气人。

然而,罗素笑了笑,慢慢地说:“那真是令人兴奋的期待!”

“应该还是不应该?”楚阳嘲弄地看着罗素。

“既然你坚持要找死,那就帮帮你吧。”

罗素笑了。“生死契约,生死有命,事后不予追究。”

生死之战对罗素来说并不陌生。

在那双神奇的眼睛里,两个人一直在争先恐后的快速签下生死契约。

当生死契约关闭时,罗素变成了冷笑:“拿出来!”

楚浔阳没讲什么礼貌,就冲上去抢先了。

楚阳实力不错。

当然,这是罗素没有被传承下来时的印象。

然而,经过三个月的传承和培养,罗素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当她再次看到楚旬阳的《流媒体剑客》时,眉头微皱。

《流媒体剑客》的速度怎么变得这么慢,这么粗糙?

楚浔阳勇敢地用剑冲锋,但在罗素眼里,这成了慢动作。

罗素发现她至少有十三种方法可以把楚旬阳赶走。

楚阳发现罗素站在原地,以为她害怕了,她的心突然变得骄傲起来。

好久没等他骄傲了。

就在他的剑落向苏的头时。

站着不动的罗素动了。

我看到她的右脚向后转,血宠男微微向一侧倾斜,血宠男然后就看不见她了。

楚旬阳的剑被砍下,只剩下中苏留下的残影被砍下。

看着罗素随着空消失,楚阳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惊讶。

事实上,不仅是他,观众们也非常惊讶,因为他们都看着罗素消失了。

当罗素再次出现时,恰好是楚旭阳回来了。

“噗——”一道剑影闪过,楚旬阳受了轻伤。

楚阳暴怒!

“你偷袭!”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生死搏斗,谁规定你不能偷袭?”

楚阳鼻子上气不接下气,手里的冷剑迅速朝罗素砍去。

冷剑施加巨大压力,只看到地面一寸一寸破土,空空气摩擦发出咝咝的响声。

事实上,罗素非常想见到他,并在融合了五块古代骨头后试了试他的神的身体。

然而,罗素回避了它。

因为如果她演得太好,观众中的无忧小仙女肯定跑不赢,这不是罗素想看到的。

至于楚浔阳,罗素和他打了一架后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楚旬阳太弱了。

罗素,甚至在女神剑术被很好地运用之前,就紧紧地压着他。

罗素和楚阳的战斗持续了半个小时。

观众中无忧无虑的仙女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

罗素真的进步很快。

一年前,我在上游山门口遇到了她。那时候她弱如蝼蚁,随时可能被踩死。

但是才一年。

这一年,对于许多高山上游的人来说,恐怕他们一周都赢不了,但是罗素...

她硬生生的从领头阶飞到了圣阶七星。从最后到现在,她都能打败龙邦的前十名。

这才一年啊!

罗素是一个精灵!

如果让她再长大,后果不堪设想。

无忧仙子的手紧握成拳。

她知道,今天,她必须,必须,砍掉罗素的头。

在舞台上,罗素瞥见了无忧仙子。看到她脸上的表情,罗素心里笑了。

她对无忧仙女的反应很满意。

接着,罗素手中抖出了一道耀眼的剑芒!

与此同时,她趁楚发现杨不备,瞬间移动到了他的身后!

“噗——”

成英剑从背后刺穿楚旬阳的心脏!

影剑从背后贯穿,原力就出来了!

剑尖刺穿了楚旬阳的心脏!

带着粘稠的血液,滴落下来。

楚发现杨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胸前的剑!

显然刚才他占了上风,为什么-

为什么转眼间局势急转直下,他根本抵挡不住罗素的进攻?

原本以为,罗素得到白泽的遗产没用!

他心里还在嘲笑罗素,嘲笑大家辛苦了这么久,继承白泽也没用。

但是,直到他死的那一刻,他突然醒了-

不是说白泽的传承没用,而是在和他战斗的时候,罗素从头到尾都没有展示过所谓的白泽传承。

罗素,她在作弊!

她可以为自己骄傲,为什么要隐藏自己?!

答案显而易见。

血宠男夫

罗素,血宠男她真正的目标是无忧仙子。

而他寻找的初阳,血宠男不过是一道开胃菜,俗称炮灰!

意识到这一点,一直以自己为荣的楚旬阳真的要疯了!

“罗素你...你……”楚阳狰狞的眼睛死死盯着罗素!

罗素看着他震惊和愤怒的眼睛,知道他终于聪明了。

然而,为时已晚...

楚旬阳,你把我塞进金翅大鹏鸟肚子里的时候,你就注定要死!

罗素的影剑在楚洵阳的胸口和心脏处剧烈地跳动着。

已经破碎的心在这一刻突然碎成了浆糊。

“罗素...你们...白泽……”楚浔阳死前想给个警告。

临死前,他有时间喊出这句话,但他没有。

因为楚旬阳觉得自己和无忧仙子关系不太好,为什么要给她一个警告?

无忧仙跑了,谁给他报仇了?也许无忧小仙女会赢!

想到这,楚浔阳的身体无声无息地向后倒去,最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直挺挺地躺着,永远闭上了眼睛。

楚旬阳死了。

这一幕说起来很慢,但实际上发生在闪电之间。

直到楚阳倒下,台下所有人终于有了反应。

“天啊,楚旬阳死了!”

“楚旬阳被罗素杀了!”

“这太疯狂了。楚浔阳是龙邦十强,罗素不是只有龙邦五十强吗?”

几个月前,只是比较一下。当时大家都看到了。罗素真的是龙邦前50!

她怎么能一眨眼就干掉前十???

进步的速度简直可怕。

舞台上的每个人都傻乎乎地看着罗素在等一会儿。

他们最初确定并确认死者一定是罗素。

但事实给了他们一记狠狠的耳光!

“罗素怎么能赢?”

“况且她还安然无恙?”

“白泽的传承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一时间观众议论纷纷,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冰仙子的身体躲在阴影的角落里,她盯着罗素的眼睛闪着恶意的光。

冰仙没想到罗素这次东山再起,实力又上升了!

简直可恨!!!

正在这时,一只冰冷的眼睛从舞台上照下来。

冰仙子抬头看着罗素的眼睛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相遇。

一时间如同电闪雷鸣,火花四溅。

冰仙咬咬牙,转身就走。

惹不起,她躲不了?

然而,就在冰仙子离开的那一刻,一道白光闪过罗素的衣袖。

这就是小龙的形象。

罗素怎么能让冰仙子安全离开呢?她要为楚旬阳下葬了。

小龙一路跟着冰仙子,没有人注意到。

罗素怜惜的看了楚阳一眼。

对冰仙好有什么用?你死的时候,她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就跑了。

很快就有人把楚旬阳的尸体搬走了。

这时候,大家对罗素的看法也有所改变。

起初,每个人都鄙视和鄙视罗素,但在与楚浔阳一战之后,罗素确立了自己的权利。

“无忧仙,一年生死,苏某来赴约,你却不敢站出来?”

罗素嘲弄的声音响彻天空。

这种形式完全变了!血宠男

以前大家都说罗素不敢赴约,血宠男现在罗素站在台上那么自信,但是无忧小仙女没有上去。

无忧仙子的眉头微微皱起。

罗素在敢对自己大喊大叫之前有什么样的底牌?

难道她不知道冰仙和楚旬阳都不是她容易对付的对手吗?

无忧仙女一直在沉思,因为她猜不出罗素的底牌。

一时间,大家对无忧仙子的目光都有了几分变化。

“无忧仙子来不及上去,是不是害怕了?”

“真的有可能。上次无忧小仙女不是输给罗素了吗?”

“哦,看来这次有好戏看了。”

楚旬阳之死的阴霾很快散去,大家都在开心地讨论罗素会不会赢,无忧仙子会不会赢。

这时候,忽然之间,无忧仙子的身体动了,莲花从台下一步一步的诞生到了台上。

在她面前,仿佛有一条通往舞台的通道。

她踩着空慢慢走过来。

每一步都是那么摇摆,那么耀眼。

只有揭示了这一技能,才极大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无忧仙子在罗素面前停下来,居高临下骄傲地看着她:“现在你跪下磕头求饶,这个仙子就能给你留下一具尸体。”

“跪下,磕头,求饶?”罗素咯咯笑道

,“你也活该?”

无忧无虑的仙女周舟皱起眉头,可怜地看了罗素一眼:“你这么想死吗?”

罗素很生气,笑着说:“你确定死的人不是你吗?”

“我不会死的。”无忧仙子极其冷漠高傲。“禁忌的技能不仅力量增加,防御也增加。你打不过我。”

“是吗?那似乎杀了你,更能证明我的强大。抹杀你的证词就好。”罗素满意地点点头。

无忧仙子嘴角浮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本仙子就帮帮你吧,看招!”

无忧仙子在罗素这里吃饭,所以她根本不在乎,先发制人。

“冰冻世界!”

无忧仙子没有鄙视罗素,她是个忌讳的小把戏!

一时间,无数冰雪从天而降,迅速笼罩罗素!

与此同时,无数锋利的冰箭,蕴含着无尽的精神力量,从四面八方向罗素射来!

箭很多。

它密密麻麻,就像一波又一波的黑蜂。空与空气摩擦发出的空声让人耳朵发麻,脊背发凉。

“出来是个大举动!力量太强大了!”

“天哪!无忧仙子怎么变得这么强?”

“罗素这次真的要死了!”

许多陷阱笼罩着罗素。

如果你被百分之一的利箭射中,罗素将变成一只完整的刺猬!

在每个人看来,罗素这次死了。

有些人甚至看不见,用手捂着眼睛。

无忧仙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冷笑。

罗素,我总共只有三个禁忌。为了练这个,我牺牲了很多,以后也进步不了多少。

所以你要加油。如果你不能阻止一个举动,我会鄙视你。

无忧仙子眼底闪过一丝不屑的冷笑,见罗素一动不动,她的笑容更欢了。

在她看来,罗素已经被吓傻了。

血宠男夫

然而-

此时此刻。

从罗素的身体延伸出来。

在她周围一百平米范围内,血宠男所有的箭似乎都被冻成了两半空。

所有箭都是半固定空,血宠男很难前进半寸。

擦擦眼睛,再擦擦眼睛!

这尼玛是真的吗?那些箭完全不动!

他们傻傻地看着罗素,又傻傻地看着无忧无虑的仙女。

无忧仙子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但这时她的笑容却僵硬在嘴角。

停了?!

什么罗素,果然不能想当然

但是无忧现在不着急,因为她还有两大招。

“火在天上跳舞!”

无忧仙子双手一推,一道灿烂的火焰瞬间化为一条巨大的火龙!

火龙半飞空,发出猛烈的响声!

他转过头,他的大脑袋,嘴巴张得大大的!

一条锋利的龙响彻大地!

让人耳朵嗡嗡响!

围观的观众都晕了,几乎站不住了,纷纷向后退去。

无忧仙子嘴角挂着得意的冷笑。

“罗素!看你这次怎么躲!”

无忧仙子对这一招“天火舞”很有信心!

要知道冰仙和楚旬阳之前都是在这一招中败下阵来的。

罗素,快走!

程英·简被背在身后。

这时候,罗素把双手向后一伸,很快,程英剑就被她的双手抱住了!

罗素粗心大意。

即使脸上带着一丝尊严。

“嚎叫——”

巨大的火龙发出尖锐的龙吟声对着罗素怒吼!

然后它身体一动,突然向罗素扑去!

“值得修炼大忌,无忧仙子很难对付。”罗素淡淡说了一句。

无忧仙子得意道:“现在怕也来不及了。”

罗素哼了一声:“害怕?”

她字典里没有恐惧这个词。

"“神女剑术”是第一第九招,倚天屠龙!”

罗素站在空的正中间,冷若冰霜。

她双手高举影剑。

这时候,天地间突然生出了无尽的波涛,那汹涌的杀气朝着火龙射去,它的手脚翅膀被禁锢住了!

“哎哟——”

一条强大的火龙勃然大怒,发出愤怒的吼声!

台下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觉得这是杀猪!

仿佛无数人冲上来展开火龙的翅膀,然后对罗素说,快来杀。

天啊,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觉?

然而,原来这不是他们的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

苏拿起手中无尽的力量,灌入影剑之中。

用力朝龙脖子砍去!

“哎哟——”

火龙全身扭曲,嘴里一阵剧痛。

然后,声音停止了,因为它再也喊不出来了。

他巨大的脑袋被罗素的剑砍断,掉在了地上...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无忧仙子胜过整个人...

她盯着罗素,嘴张了又张,但一句话也发不出来...

她引以为傲的火龙被罗素的剑砍断了...因为她太震惊了,忘了反应。

“你……”

无忧仙子花了很久才找到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嘶哑低沉。

谁能想象这支箭被罗素的身体劈开了。

一个人的身体应该强大到什么程度,血宠男才能在被箭射中时,血宠男人毫发无损,箭裂?

这就是无忧仙子最强的攻击——水火融合之箭!

如果说水火融合的第一箭是幻觉,那么当第二、第三、第四……直到第七箭。

当所有的箭再次击中罗素的身体时,它们全都折断了...

“你……”无忧仙子真的被罗素吓坏了。这时候,她脸色发白,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观众也像看鬼一样看着罗素,真是不可思议!

事实上,罗素自己也有点害怕。

她知道五骨融合,经过白泽洗礼和神女剑术炼成一对神,防御力惊人。

但她没想到会防御到这种程度...

然而,这样的好事很快被罗素接受了。

无忧仙子接受不了。

她还坚定地说,她想在罗素留下一具完整的尸体,但现在她不能伤害罗素。

这让无忧仙子绝望到崩溃。

她知道她今天会输!

因为她已经玩完了所有的牌,但罗素似乎才刚刚开始。

这不像另一场战斗。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要么你死,要么我活。

无忧仙子没有孔雀那么高的傲气,转身就跑。

想跑吗?罗素也很惊讶。

然后罗素冷冷一笑:“别忘了无忧仙子,这是生死战斗站!”

一年的生死契约战,她还有脸跑?!

罗素抬头看着这个部落少年。

然后,血宠男她小心翼翼地发现少年的白耳朵里有一种淡淡的红晕?

你开玩笑吧!血宠男罗素,我真不敢相信。

青少年是...害羞?

他为什么害羞?

罗素从来没有作为美女的优越感,所以她没有意识到她从严华女神那里继承的美丽外表是世界上男人的大杀手。

罗素看着部落青年。

但她发现部落少年下意识地避开了她直视的目光。

这是怎么回事?罗素摸着下巴想道。

当罗素摸着下巴思考的时候,这个部落少年用眼角偷偷看了罗素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痴迷。

当罗素回头时,他迅速转过头去,不敢直视罗素的眼睛。

如此来回几次,即使罗素是个大傻瓜,她也明白了一点意思。

苏有意识地摸了摸她的脸...这个部落少年不简单。他可以不耍花招就让自己掉下去。即使他的实力不如南宫和云起,他也不会落后太多。

这样的少年对她一见钟情?罗素女孩的心在荡漾。

那样的话,就简单了。

罗素轻轻咳嗽了一声,对男孩说:“你叫什么名字?”

罗素的话,像一股清泉,瞬间渗入了年轻人的内心。

“逸墨,我叫逸墨。”少年连忙抬起头,像一个听着老师训斥的孩子,急切地看着罗素。

“你是刀火部落的?”罗素又问道。

“嗯嗯!”少年急着点头。

“你在这里干什么?”罗素看起来像一个帐户核查员。

如果换成陌生人,别人当然不会愿意这样被质问,但是...在青少年的眼中,罗素就像一位女神。少年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好东西都献给她。他们怎么隐藏?

于是,少年就倒了个竹筒,什么都说了。

“我有个弟弟,我在这附近发了求救信号,让我们看看。”青少年不好意思挠后脑勺。

刀火部落?更年轻?在这附近?

这三点是相互联系的,罗素直接想到了整片叶子...

你们不会这样走到一起吗?叶青城吹树叶召唤她当哥哥?

看起来真的很厉害,自己在他手里,绝对只有吃败仗。

“那你为什么不去?”当罗素听说他是兄妹时,他想带着脚上的油溜走。

但少年挠了挠头说:“没关系。年轻人经常这样行为不端。她又在逗我。”

什么?罗素的眼睛闪了一下。更何况,叶青城的姑娘还是个带羊的孩子。

“那你真的不过去吗?也许连小哥也真的被欺负了?”罗素眼中闪过一抹年轻看不懂的微笑。

“没事,她每次旅行排场都特别大,只有她欺负别人,没人欺负她。师父说,如果真的有人能控制住幼仔,他就真的幸福了。”少年张大嘴,笑容干净阳光。

罗素的心里突然有了底。

就在罗素想问更多问题的时候。

少年眼前一亮。他对罗素笑了笑,露出了他洁白的牙齿:“看,弟弟来了。”

罗素的心停顿了一下。

罗素准备悄悄地溜走。

但是仅仅走了几步,血宠男我发现...少年跟着她。

“你为什么跟踪我?”罗素没好气地看着他。

“我……”男孩的耳朵又红了。

“我要走了,血宠男请加入你的小弟!”罗素转身要走,不走,会被全叶认出来的。

“你要去哪里?我带你去。”少年礼貌地对罗素说道。

不管怎样,他不想离开小女神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

罗素说:“但是我不喜欢很多人。”

罗素指着后面那个方向,那里整片树叶都在追人。

部落少年伊莫急忙说:“放过她吧。”

说完,易莫拉着罗素一个闪身,眼睛失去了视力。

他们刚刚消失在原地,叶子整个就带人跟着走了。

“那个女孩到底在哪里!搜一下!找不到就别活了!”叶倾城大胆的放下这句话。

但罗素和伊沫有心避开她,但她找不到。

罗素和伊莫离开后。

易墨连忙松开罗素的手,就像一个烫手山芋。

罗素暗暗吐舌头。

现在没有了整片叶子的打扰,罗素终于有时间质疑易莫了。

“我想找到我的朋友。你能带我去那里找他们吗?”罗素目光炯炯地望着易墨。

被赋予了沉重的责任,少年满心欢喜,却又随意的低下了脸:“如果是在今天之前,那绝对没问题,但是今天,因为有超级巅峰和强者战斗,战局变了,所以。”

超级巅峰强者对决?

是南宫云烟他们吗?

罗素突然看起来很兴奋:“你有办法找到超级山峰吗?”

易莫以为罗素要见强敌,一把揪住后脑勺道:“此事只有头领知道。哦,是的,酋长是我的主人。”

阿航除了是你师父,还是叶青城的父亲。罗素没好气地想。

我不知道罗素是否不幸。她刚这么想,突然觉得脖子一凉!

很像以前易莫拿把粗糙的刀指着她的感觉。

罗素眼中有一丝寒意,在对方狙击手开枪的那一刻,她瞬间远离了过去!

狙击手的枪瞄准了易莫,但此时罗素却一个闪身,来到了偷袭者的背后!

绕到对方的背后,罗素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是一片落叶!

虽然她的脸上蒙着黑纱,但她怎么能瞒过罗素的眼睛呢?

罗素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刚才要不是她反应快,可能胸口早就被冷箭刺穿了,现在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罗素衣袖一抖,阎华的匕首泛着森冷的寒光,猛然射出。

全叶正要声讨,却被颜华的匕首直接插在了全叶的脖子上。

“你想干什么!”叶倾城只觉得脖子一凉,一股寒意从心底蹿了上来!

罗素冷冷一笑:“你怎么看?”

罗素手中的匕首被送上前。

“啊!”叶倾城尖叫了一声。

因为她能感觉到罗素真的想杀她,而不是吓唬她。

她能感到脖子剧痛。

不用想也知道,血宠男现在她的脖子上,血宠男一定有很深的血迹。

“你不好意思!”叶倾城神色狰狞,威胁地盯着罗素。

“我没有你辛苦。”罗素的眼睛因危险而半眯着,匕首又向前刺去。“你先惹我的!”

正在这时,易莫皱着眉头走了过来,两指之间夹着一发冷箭。

“哥哥!兄弟!”看到易莫离开了整个城市,原本阴寒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她激动而欣喜地哭了起来,“哥哥救我!这个女人要杀了我!帮我杀了她!”

整片叶子得意洋洋地看着罗素。

哥哥的实力可以强。父亲说哥哥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在整个部落的年轻一代中首屈一指。

易莫来了。

但这时候他却阴沉着脸,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整个城市。

叶青城此刻正和罗素盯着对方。她看着罗素,但话是对易莫说的:“哥哥,快点!帮我杀了她!”

罗素似笑非笑地挑起眉毛,故作轻蔑地看着整片树叶,仿佛看着一个小丑在跳来跳去。

易莫终于走到了叶倾城面前。

他劈头盖脸就被训斥:“叶青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易默的声音中有着冷厉的威严,一股强烈的威压向着整座树叶之城席卷而去,压得她陷入了冷战。

“老师,哥哥?”叶倾城转过头,不可思议的望着易墨...

易莫继续训斥:“一天下来,我就知道我在和一群男人欺负这个欺负那个。你真的以为你是师父的女儿,所以大家都可以被你欺负?你能理解吗?能不能长大一点?你不年轻了,练了三十年了!不是小姑娘!”

易墨,像一股洪流冲入整片叶子,像一块块石头,淹没了整片叶子,冲了进去。

叶青城被骂了,整个人都懵了...

在我面前,这个...难道真的是我沉默寡言、冷酷无情的大师兄?这个不会变吧?

“你就是想杀人,背后有狙击手对人开枪!叶青城,你长大后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我对你太失望了!”易莫哥最后一句话彻底把叶青城吵醒了。

罗素对易莫的表现感到有些惊讶和意外。

没想到这小子脑子还挺清醒的。

而且光看他傻傻的粗胖的样子,我就觉得他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他的爆发这么厉害,她都有些心悸了。

其实,罗素知道,人在别人面前很容易墨迹,向来不苟言笑,端庄端庄。

而只有在她面前,才显得手足无措。

此刻,整片叶子终于回过神来。

“你发誓吗?”叶倾城怔怔的看着易墨,眼神茫然。

反应之后,她的心绞痛就像刀子一样!

她从小一直喜欢的人,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她...狠狠地责骂她...

叶子整个眼睛瞬间湿润了。

“你骂我...你骂我...猫叫声...现在我丑了,你不喜欢我!”叶青城抬起头,看到了罗素如画的样子。她嫉妒得指着罗素问易莫:“你喜欢她吗?!"

叶倾城这句话,血宠男原本是气话。

但说话者无意听者有意,血宠男容易墨迹的耳朵不经意间露出一丝红云。

但是叶倾城想哭,就是没有发现。

罗素暗暗吐舌头。我不小心翻了年轻人的心,年轻人的力气还是不弱。现在我有大麻烦了...

但是罗素别无选择,只能见机行事。

易莫轻轻咳嗽了一声,瞪了叶青城一眼:“别瞎说。”

叶青城“嗯”的抽泣了一声,“我就知道大师兄不可能喜欢上这个狠毒的蛇女!”

易莫:“……”

“可是,哥哥,告诉这个蛇女放我走!”叶青城向易墨求助。

他带着歉意看了罗素一眼,冷冷地盯着叶青城:“你为什么要杀人?你不杀人,人家就拿匕首指着你?”

这个不错。罗素笑眯眯地看了易默一眼。

被女神欣赏地看着,易莫浑身是劲,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叶倾城气呼呼地盯着大师兄!

她很想问,你是我大哥还是对面蛇女的大哥?你到底在帮谁?

可怜的青城姑娘,她怎么知道她大哥现在全是罗素?如果你想帮忙,他也必须帮罗素~

罗素想起了易墨之前说过的话。只有进入部落,找到酋长,她才能找到南宫云。想了想,她对叶青城冷笑道:“看在你哥哥的份上,你可以放了,但是”

“可是什么?”叶倾城抢白道。

“不过,你欠我一次。你必须照我说的去做。”罗素的声音很冷。

“你做梦!”叶青城发出嘶嘶声,有大师兄在,这该死的蛇蝎女还敢威胁她?

叶青城看了一眼她的大哥:“大哥,走吧!”

大师兄实力极其厉害,这蛇女根本不是大师兄的对手,大师兄很容易救她。

师傅,就凭叶青城的一句话,她大哥没动。相反,他冷冷地盯着她。

叶倾城只觉得胸口一凉。

“做自己的事,自己承担,不要事事依赖别人!”大师兄反而训斥了叶青城。

叶青城气得差点哭出来:“你!!!"

“我不会救你的。”大师兄站在罗素身边,看着,似乎是罗素的保镖。

困难...大师兄真的喜欢这个蛇女?!!!

女人的第六感很敏感!这种直觉,很多时候总是对的!

叶倾城突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不好也不傻。她知道,当她和罗素一起来的时候,哥哥真的有可能帮助外人!

我忍!

叶倾城知道,她的脖子流血了,不治疗,说不定会留下疤痕。

“你让我杀了我爸怎么办?”叶倾城冷笑。

“放心吧,我不会要求你做任何有害的事情。我没有你恶毒。”罗素似笑非笑。

“你!”叶倾城捏紧拳头,最终将怒火隐忍。

她对付不了这个蛇蝎女,不过没关系。只要她被骗进部落,她就有一百种方法让她活下来,死去。

总而言之,血宠男罗素极有可能是刀火部落等待了无数年的人!血宠男

这怎么让易莫不激动?

于是,易莫真心邀请罗素:“姑娘要找的人只有族长知道,但族长是闭关修炼的,很有可能这几天就会出现。姑娘不如在部落里等着?”

罗素的目光扫过整片树叶。

叶子整个眼睛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烁着她的小心思。

说好,赶紧说好!把整个祈祷留在心里。

她不知道刀火部落等一个漂亮的姑娘等了无数年。如果她知道这个秘密,她绝不会期望罗素进入刀火部落。

罗素笑着勾起嘴唇:“既然你真心邀请我,如果我坚持不去,那就显得多愁善感了。”

易莫见罗素答应下来,顿时心花怒放。

“去散散步,我们回部落吧。”易莫眉开眼笑。

叶倾城盯着大师兄,嫉妒的冷哼!大师兄太热心了!只是骗这个蛇女进部落。你想这么做吗?

神秘的刀火部落里等待罗素的是什么?

没人知道。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