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凯发网站登录(中国)集团有限公司----高门闺秀(1/86)

凯发网站登录(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电话那头的男人温柔的问她,高门闺秀一点都不在乎她的MoMo。

“我为什么要接你的电话,高门闺秀我与你无关,我让你离开,你为什么不离开?!"

颜悦生气地质问他。她的优雅和温柔都没有了,只有她心里最真实的一面。

“听说你割腕自杀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那个男人在你心里真的那么重要吗?”那人绷着脸问她,气她不爱自己,更气她这样做是为了阮田零。

“这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

“据我调查,一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心里没有你。为什么看不到现实?”

“我说这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颜悦气恼的掐断了电话,贝齿紧紧咬着嘴唇。

她心里好难受,好不甘心!

江予菲什么都不是。她为什么要和她争夺阮。

阮天玲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想到这,严月拨通了徐曼的电话:“好久不见。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你能和我聊聊吗?”

*******

天黑了,江予菲吃完饭后去看电视。

同时,阮也回来了。

她对他昨晚说的话不以为然,他也没再提。

好像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

阮,把外衣交给李婶娘,到坐下。她的手很自然地抓住她的腰:“我明天要出差,你可以和我一起去,顺便放松一下。”

江予菲扭动着身体,淡淡地说:“你不担心我会再次逃跑吗?”

阮、微微扬了扬眉毛,懒洋洋地说:“你逃了一次,就没有成功。你会选择第二次吗?对了,你继父的案子还在调查中。如果找不到真正的嫌疑人,你觉得他会继续背这个黑锅吗?”

江予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心里骂他不要脸。

“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吧。”拧了几下没有弄断他的手,她根本就没有动。

"我已经订好了所有的机票,明天早上八点的飞机."

“我说我不去!”

阮天玲抓着她的下巴,转过头。

他深邃的眼睛盯着她,嘴角勾起邪灵的弧度,一个吻落在她的唇上。

“今晚早点睡,明天一早就走。”

“我说我不去,你不明白吗?”江予菲生气的重复了一遍,阮天玲笑着摇摇头,让她往楼上走。

他从容不迫,完全无视她的抗议。

江予菲气得头疼。为什么这个人总是那么霸道不讲理,像个土匪?

自从认识他之后,他在她面前有过讲道理的时候吗?

答案是否定的!

江予菲再次对此感到非常遗憾。他一开始真的是瞎了。他愿意嫁给他!

“江小姐,时间不早了。上楼休息一下。”李婶笑着提醒她,希望她能上去多陪陪少爷,早点和少爷培养感情。

“李伟。”江予菲对她说:“我和阮田零一路走来,你最知道我过的是哪一天。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想让我和他在一起。”电话那头的男人温柔的问她,一点都不在乎她的MoMo。

“我为什么要接你的电话,我与你无关,我让你离开,你为什么不离开?!"

颜悦生气地质问他。她的优雅和温柔都没有了,只有她心里最真实的一面。

“听说你割腕自杀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那个男人在你心里真的那么重要吗?”那人绷着脸问她,气她不爱自己,更气她这样做是为了阮田零。

“这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

“据我调查,一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心里没有你。为什么看不到现实?”

“我说这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颜悦气恼的掐断了电话,贝齿紧紧咬着嘴唇。

她心里好难受,好不甘心!

江予菲什么都不是。她为什么要和她争夺阮。

阮天玲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想到这,严月拨通了徐曼的电话:“时间长了,我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你能和我聊聊吗?”

*******

天黑了,江予菲吃完饭后去看电视。

同时,阮也回来了。

她对他昨晚说的话不以为然,他也没再提。

好像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

阮,把外衣交给李婶娘,到坐下。她的手很自然地抓住她的腰:“我明天要出差,你可以和我一起去,顺便放松一下。”

江予菲扭动着身体,淡淡地说:“你不担心我会再次逃跑吗?”

阮、微微扬了扬眉毛,懒洋洋地说:“你逃了一次,就没有成功。你会选择第二次吗?对了,你继父的案子还在调查中。如果找不到真正的嫌疑人,你觉得他会继续背这个黑锅吗?”

江予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心里骂他不要脸。

“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吧。”拧了几下没有弄断他的手,她根本就没有动。

"我已经订好了所有的机票,明天早上八点的飞机."

“我说我不去!”

阮天玲抓着她的下巴,转过头。

他深邃的眼睛盯着她,嘴角勾起邪灵的弧度,一个吻落在她的唇上。

“今晚早点睡,明天一早就走。”

“我说我不去,你不明白吗?”江予菲生气的重复了一遍,阮天玲笑着摇摇头,让她往楼上走。

他从容不迫,完全无视她的抗议。

江予菲气得头疼。为什么这个人总是那么霸道不讲理,像个土匪?

自从认识他之后,他在她面前有过讲道理的时候吗?

答案是否定的!

江予菲再次对此感到非常遗憾。他一开始真的是瞎了。他愿意嫁给他!

“江小姐,时间不早了。上楼休息一下。”李婶笑着提醒她,希望她能上去多陪陪少爷,早点和少爷培养感情。

“李伟。”江予菲对她说:“我和阮田零一路走来,你最知道我过的是哪一天。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想让我和他在一起。”

“我只想知道你有多饱。你能告诉我真相吗?”祁瑞刚真诚地问。

莫兰觉得他的问题很奇怪。他只是关心她是否吃饱了吗?

“满七分。”莫兰打着领带说了实话。

齐瑞刚突然火了:“如果你没吃饱,高门闺秀为什么不呢?”

“够了。”

“可是你吃得不够。”

“只要不饿,高门闺秀那么饱了怎么办?”莫兰不想继续和他争论,所以他抱着埃文离开了。

齐瑞刚马上问江予菲:“你吃饱了吗?”

江予菲笑了:“非常。为什么问这些问题?”

“你平时吃得很饱吗?”

江予菲点点头:“是的。”

祁瑞刚立刻相信了阮天玲的话。

莫兰不敢吃饱,怕长胖。

看来他回去需要锻炼一下厨艺。

他没有听到的是对颜的抱怨:“这两天我不能在外面锻炼。吃了这么多,不知道长多少肉。”

阮,抱住她,笑道:“锻炼身体不容易。我晚上努力工作……”

作为对他的回应,江予菲捏了一下他的腰!

当你来到草原,你可以玩得开心。你不能只是走路,拍照,做饭。

阮、租了几匹马,打算骑上。

其实他们都是学骑马的,偶尔也会去马场骑马。但是在这里骑行和在马场骑行不一样,就是比较新鲜。

安塞尔和琼·齐家各自牵着一匹小马,已经骑着撒欢去了。

阮、选了一匹软马,让、骑着。他牵着马带他们去散步。

"你和埃文坐起来,我牵着马下楼。"祁瑞刚对莫兰说。

莫兰摇摇头。“自己玩吧。我没兴趣。”

“他们都去玩了,你不想吗?把埃文给我,你先上去。”

“我不骑。”莫兰摇摇头,顺便解释道,“埃文太年轻了,他和艾君不一样。”

“没关系,把他绑在你身上就行了。”

“我说我没兴趣。”

瑞奇只是瞥了一眼埃文。“让埃文做个决定,看看他是否喜欢骑马。如果他喜欢骑马,你可以和他一起玩。”

莫兰觉得他的话很好笑:“你怎么知道他喜不喜欢?”

“把孩子给我。”

齐瑞刚用一条特制的皮带把埃文绑在面前,然后翻身上马,拉着缰绳骑走了。

莫兰看着他们越走越远。没多久,大家集体消失,只剩下她一个人在现场。

她以为齐瑞刚很快就会回来,可是等了很久,他还是没有回来。

江予菲没有看到他们回来。

莫兰突然有一种被人遗忘的孤独感。想了想,她忍不住去找他们。

草原与森林相连,森林周围树木不多,依然空荒芜。

莫兰走到森林外围,怀疑他们都进了森林。

埃文这么年轻,齐瑞刚怎么带他到处走?

“埃文——”莫兰一边搜索一边喊道。

“莫兰阿姨!”过了一会儿,她的叫声叫安塞尔。

莫兰见了,笑着问:“安塞尔,你见过齐瑞刚吗?”

“当然,高门闺秀我永远和你在一起。”

莫兰瞪大了眼睛——

“他们怎么会让你留下来?!"

“你没事,高门闺秀他们为什么不让我留下来?”祁瑞刚问。

莫兰不相信他。她相信自己被感染了。

“你出去吧,这个时候你应该知道现在不是做你想做的事情的时候!埃文还小,你还是回去照顾他吧!”

"埃文被照顾好了,你不用担心。"

“可你是他爸爸!”

齐瑞刚微微垂下眼睛。“我知道我应该照顾埃文,但我更愿意留下来照顾你。埃文有很多人要照顾,你只有我要照顾。”

莫兰几乎是尖锐地反驳:“我不需要你的关心!”

瑞奇只是摊开手:“我该怎么办?我留下来了。”

“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你为什么不明白?以防万一我不能出去。”

莫兰被卡住了,也就是说,他会被隔离吗?

齐瑞刚接着说:“不过不用担心,你没事的。”

“我没事。为什么不能出去?!"

”说着,为了以防万一。另外,如果你真的有事,他们会允许我留下吗?就是因为你只有普通感冒,他们才放心让我留下。至于孤立我们,我们担心病毒会变异。”

“我不相信……”

祁瑞刚突然摘下面罩,“你看我敢摘下面罩,你应该相信吧?我没那么傻。我知道你有问题,传染给我自己。如果我生病了,你和埃文依靠谁?这个时候,我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身体。”

莫兰一边捂嘴一边咳嗽,但还是不相信他。

“我不会相信你的,你出去,现在就出去……”

莫兰的话音刚落,祁瑞刚突然张开手,低头堵住嘴唇。

莫兰惊讶地睁开眼睛,就在一瞬间,祁瑞刚的舌头已经伸进了她的嘴里...

“呜呜……”莫兰突然疯狂的挣扎起来,祁瑞刚抬起头,舌尖邪魅的舔了舔嘴角。

“你看,我敢吻你,你不信吗?!"

莫兰喘着气,眼睛怔怔的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就这样,祁瑞刚留下来了。

天已经黑了。

祁瑞刚找了个护士,加了个病床,就睡在病房的角落里。

打开病房里的台灯,莫兰睡不着,背对着祁瑞刚,低声咳嗽了一声。

“要喝水吗?”祁瑞刚走到她身后,拍拍她的背。

莫兰摇摇头。“不,咳咳……”

看到莫兰如此难受,祁瑞刚也没有选择。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身边。

时间很快就到了深夜。

可能晚上凉了,莫兰咳嗽更厉害了。

她用毛巾捂住嘴,但抑制不住喉咙里的咳嗽。

祁瑞刚转过身,看见她红扑扑的脸。

莫兰气急,眼泪都出来了。

齐瑞刚倒了点药喂她,效果不明显,莫兰还是很难受。

萧泽新表示,新药要到明天才能研发出来,所以莫兰今晚注定要吃苦。

“咳咳,走开……”突然,莫兰推了他一把。

高门闺秀

“砰——”突然,高门闺秀齐瑞刚的车哆嗦了一下,高门闺秀莫兰和埃文都吓了一跳。

齐瑞刚慢慢把车停在路边,皱起眉头:“爆胎。”

“那怎么办?”莫兰也皱眉。

现在外面在下雨,汽车的轮胎瘪了。他们怎么换轮胎?

齐瑞刚看了看天空空:“应该快下雨了。我们在车里等一会儿吧。”

莫兰点头,也只能如此。

瑞奇刚刚解下安全带,伸出手。“给我埃文。”

莫兰摇摇头。“不用,我就拿着吧。”

他们两个总是有意无意的争夺孩子...

齐瑞刚也没有抢她,只是逗艾凡开心,教他怎么叫爸爸。

埃文以为他在和他玩。他兴奋地挥挥手,但没有尖叫。

齐瑞刚教了一段时间,埃文还是叫不上爸爸,有点气馁。

莫兰心里还是有点得意。

孩子第一个叫出来的是妈妈。她会不开心吗?

瑞奇只是摸着他的脸说:“儿子,你可以叫它爸爸。你能一直去亲爱的爸爸那里吗?”

埃文似乎明白了他说的话,他柔软的嘴碰到了他的脸。

齐瑞刚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对另一张脸说再见:“也在这里吻。”

埃文又吻了他。

齐瑞刚的脸正对着莫兰。他抬头对莫兰笑了笑:“你看,他能听懂我说的话!”

他们靠得如此之近,以至于他所有的呼吸都喷在了莫兰的脸上。

莫兰不舒服。"在他这个年龄,他仍然能听懂一些单词。"

祁瑞刚看着她白皙柔软的脖子,眼神黯淡下来。

他突然想变成埃文,吻了吻莫兰的脖子。

莫兰感受到了他灼热的目光,表情更加难受。

她正要说些什么,祁瑞刚已经不自觉地俯在他的嘴唇上吻了她的脖子...

莫兰浑身一颤!

祁瑞刚没给她回应的机会,快速的拍着她的皮肤吮吸~吮吸…

“啊……”莫兰嘴角溢出,低声呻吟。

这声音就像是最好的催剂,让齐瑞刚的大脑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他本能地按住莫兰的肩膀,把她压在椅背上,热吻萦绕在她的脖子上。

莫兰的头正对着窗外。她微微张嘴想发出声音,但喉咙在他嘴里。她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雨水冲走了窗户,莫兰的眼神迷茫,头脑无法保持清醒。

她很想推开祁瑞刚,却不知道怎么了,浑身发软,完全动弹不得。

祁瑞刚吻了上去,捂着嘴唇。

他独特的男性气息充满了她的鼻子和嘴巴,莫兰觉得她几乎要窒息而死...

她没有反抗,这让祁瑞刚更加肆无忌惮。

他紧紧地压着她,想在她嘴里做什么就做什么...

狭窄的车厢里,温度急速上升,暧昧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就在两个人陶醉在这样的激情中的时候,一个纯净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

“妈妈……”

听到艾凡简单的声音,莫兰和齐瑞刚猛然惊醒。

玩水后,高门闺秀莫兰带埃文回酒店洗澡换衣服。

折腾了几个小时,高门闺秀他们的肚子都饿了。

莫兰和埃文穿上母子服装,下楼到大堂吃晚饭。

在大厅吃饭的人,要么是家人,要么是恋人。只有莫兰比较特殊,只有孩子。

莫兰喜欢和他的孩子独处。

她甚至计划带她的孩子出去散步,四处玩耍,只带他们的母亲和儿子。

点菜后,莫兰和埃文安静地享用午餐。

吃完后,他们回到房间休息。

听说晚上这里会有歌舞表演和美食盛宴。

莫兰决定今晚玩得开心...

夜幕降临前,酒店大堂开始歌舞升平。

莫兰坐在角落里,埃文在她的怀里,享受唱歌和跳舞,同时享受美味的食物。

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但埃文,谁是安静的在她的怀里,移动,用她的小手拉着他旁边的书包。

莫兰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她看过去,看到包在轻轻摇晃。

她的手机在挎包里,响个不停,还在震动。

不用猜,莫兰也知道一定是祁瑞刚打来的。

她拿出手机,铃声就停了。

莫兰看到屏幕上显示她有五个未接电话。

她正要回电话,这时电话又响了。

莫兰抱着埃文走出酒店,站在外面寂静的花园里。

铃声锲而不舍地一直响着,莫兰终于按下了答案——

“你好。”

“莫兰,你把埃文带到哪里去了?!"祁瑞刚一开口就质问她。

“有什么事吗?”莫兰没有回答反问。

齐瑞刚似乎在努力忍住怒火:“佣人说你出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今天太晚了。我打算明天回去。”

“你在哪里?”

“齐瑞刚,我说我们明天回去。”所以不要多问了。

“我问你在哪里?!"祁瑞刚的声音尖锐了几分。

莫兰也发了倔脾气:“我就是想带埃文出去玩。别问我们在哪。我觉得我还有选择不说的自由。”

齐瑞刚突然缓和了语气:“我不是想找你,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哪里。”

“我们在A市。”

“A城在哪里?”

“你能不能不要问那么多问题,不要那么在意?”

“我就是在乎你!”

她逃到这里,因为她无法忍受他无所不在的存在。她怎么能告诉他她的具体位置?

“谢谢你的关心,埃文和我都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们明天回去。你还有别的吗?没事,我就挂了。”

说完,不等祁瑞刚回答,莫兰就挂了电话。

祁瑞刚很快又来了。

莫兰摁下电话,电话又回来了。她又按下了!

这次齐瑞刚不玩了,担心莫兰烦了直接关机。

莫兰没有心情继续去看歌舞表演和吃饭。

她抱着埃文回到酒店房间。

莫兰住在酒店的顶层。

她打开门,没有开灯。她立刻看到了落地窗外的星星。

突然,她的心情由阴转晴,整个人都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一起洗?!高门闺秀

莫兰突然瞪大了眼睛——

齐瑞刚勾着嘴唇笑了:“你怎么了?”

“没什么,高门闺秀出去吧,我马上给埃文洗洗。”

祁瑞刚什么也没说,站直身子转身走了。

莫兰以为他真的要出去,他刚才说的话只是个玩笑。

浴室门咔嗒一声关上了。

莫兰回头看见祁瑞刚脱下外套。

他脱下短袖,露出他古铜色结实的上身...

然后,他的手被提在裤子上...

“祁瑞刚,你在干什么?!"莫兰吓得尖叫起来。

浴缸里的埃文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盯着她。

瑞奇干脆利落地脱下休闲裤:“我浑身是汗,所以我自然想洗澡。”

“出门不许在这里洗!”莫兰羞恼地瞪着眼睛。

齐瑞刚没看她。他拿着花,打开水,向他冲去。“我很快就能洗干净。你不用担心我洗太久。”

她不在乎他洗多久,好吗?

好在祁瑞刚穿了~裤,莫兰虽然羞愤交加,但并没有被逼出来。

她转过身,继续给埃文洗澡。

在他的身后,一直传来哗啦呼啦的声音,还有祁瑞刚给他洗身体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卫生间人太多。莫兰感觉空好瘦,呼吸有点困难。

她咬着嘴唇,抑制住内心的恐慌,迅速给埃文洗澡。

但是,她的手动得越快,后面祁瑞刚洗澡的声音就越快。

她慢,他慢,她快,他快。

莫兰会被他折磨疯的。

最后洗完埃文的尸体后,莫兰抓起浴巾把小家伙包好,转身离开。

“啊——”她一转身,就发出一声尖叫。

因为站在她身后的祁瑞刚什么都没穿...

莫兰脸上露出惊愕和羞恼,祁瑞刚关掉水龙头,还拉了一条浴巾,悠闲地裹在腰间。

“我本来打算先洗一下。谁叫你洗的这么快?”齐瑞刚抱怨,好像她看到了他的身体,是她的错!

莫兰非常惭愧和愤怒:“你是故意的!”

齐瑞刚无辜地眨了眨眼:“我故意做了什么?”

“你心里清楚!”莫兰愤怒的咆哮。

“哇——”埃文被她的惊讶吓得哭了。

莫兰安慰他:“埃文不哭,妈妈让你害怕,不要哭。”

“把孩子给我。”齐瑞刚走近她,伸出手。莫兰试图躲开,但埃文朝齐瑞刚伸出手,让他扶住。

莫兰有点酸,放开了。

瑞奇刚接过孩子,突然他缠在腰间的浴巾掉了下来

莫兰直接看错了地方,眼睛一下子放大了!

齐瑞刚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是自己掉的,跟我没关系。”

“臭流氓!”莫兰羞愤而逃。

埃文又被莫兰吓哭了,齐瑞刚笑着哄孩子,跟着他出了卫生间。

莫兰没有呆在卧室里。她跑出别墅,去了江予菲的家。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不想面对祁瑞刚。

其实祁瑞刚的身体,她早就习惯了。

高门闺秀

吴迅笑了笑:“你的画很好,高门闺秀很有才华。”

莫兰总觉得自己很蠢,高门闺秀很平庸,做什么都不顶尖。

这是第一次有人称赞她的才华。

她没有把吴迅的话当回事:“吴老师,要说才华,真的很有才华,我没有,我最多多花一点时间。”

吴洵看穿了她的心思,笑道:“琦君很有才华,你也不错。况且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人才,也不缺勤奋的人。你很勤奋,这是你的天赋。”

莫兰为自己的吹嘘感到尴尬,但他在绘画上更加努力。

因为吴迅说,如果她坚持学习,几年后一定会有所作为。

莫兰一生碌碌无为,渴望发光一次。

自从莫兰跟吴迅学画后,她每天的画画时间就延长了几个小时。

有时候,她太专注了,艾凡都忘不了。

以前齐瑞刚喜欢抢埃文,从而间接抢了莫兰的注意力。

现在他不用抢了。莫兰没时间带埃文。他正在照顾他。

莫兰的注意力大多花在绘画上,这让齐瑞刚很不开心。

“一朵破花,我看你画了好几遍,有必要反复重复吗?!"齐瑞刚抱着埃文站在她身后,语气不善。

莫兰被他打断,叹了口气:“你没注意到每一个都不一样吗?”

“没有发现。”

“那是因为你没有仔细看。这幅画我还没画完。别烦我。”莫兰继续画画。

齐瑞刚故意逗乐身后的埃文,埃文的笑声从未停止。

莫兰无法平静下来,不得不停止绘画。

祁瑞刚突然高兴地说,“艾凡已经好几天没出去了。我们带他出去走走吧。”

“你自己去吧!”莫兰有点不高兴,因为刚才祁瑞刚故意打扰她。

“你在过去的两天里把埃文留在外面了,你没注意到吗?”祁瑞刚指责说。

莫兰看着孩子。埃文看到她时笑了,但他似乎不那么依赖她了。

莫兰心里很痛。她似乎忽略了埃文。

齐瑞刚追求胜利:“要不我们出去吃饭,带艾凡出去走走?”

莫兰已经有罪了。听了他的提议,他自然没有拒绝。

祁瑞刚拿着它跟他们出去了。

莫兰坐在乘客座位上,埃文在她的怀里。当汽车驶近会展中心时,莫兰突然看到会展中心的高楼上有一张巨大的海报。

那是一张关于吴迅即将到来的艺术展的海报。

海报上,吴迅穿着黑色西装,一脸微笑,气质非凡。

“停——”莫兰忙着出声。

祁瑞刚不明所以地停下车,莫兰摇下车窗,盯着海报。

祁瑞刚用她的视线。

“那是谁?!"他没有见过吴洵。

莫兰没有回头。“是吴先生。我没想到他会举办画展。”

能在城市会展中心举办艺术展,可见吴迅的知名度。

莫兰的眼里有几分羡慕和向往。

“现在教你画画的那个?”祁瑞刚问。

“应该没人打扰你,高门闺秀放心吧。”

“万一有人来呢?”莫兰问。

祁瑞刚不能告诉她。其实他暂时不会派人。他骗了她。

他想了一下,高门闺秀说:“好,你跟我下来。”

埃文还没醒。

莫兰抱着孩子和祁瑞刚一起下楼。

下楼时,祁瑞刚特意要了一个豪华包厢,点了一桌菜。没多久,他遇到的客户来了。

看到这个人是萧郎,莫兰很是错愕。

齐瑞刚笑着解释:“我打算在A市开发一个市场,肖先生也有意向,所以我们决定合作。”

然后他向萧郎解释说:“这个地方不错,所以我会顺便带莫兰和孩子们去玩。”

萧郎问他们:“你们要玩多久?”

“明天回去。”

萧郎想了想,说:“我也给明溪打个电话,正好大家一起玩。”

齐瑞刚很高兴:“那太好了。我们也有更多的时间来谈论事情。”

萧郎立即给李明熙打了电话。没多久,李明熙带着Jojo来了。

莫兰有些排斥,祁瑞刚在这里玩过。

但是李明熙和Jojo来了之后,她没有拒绝,在这里玩了一天也很开心。

萧郎和齐瑞刚谈事情的时候,莫兰和李明熙抱着孩子出去沙滩玩。

莫兰想,如果他们在人多的地方,齐老人是不会发现他们的。

正当他们舒舒服服地躺在沙滩椅上喝果汁时,莫兰看见两个黑衣男子戴着墨镜向他们走来。

戴墨镜的也不是普通游客。

莫兰看到他们径直朝他们走来,第一反应是齐大师派人去抓埃文!

莫兰立刻把埃文偷偷塞给李明熙,急切地对她说:“明熙姐姐,快带埃文去齐瑞刚。埃文的祖父已经派人去逮捕他了!我会阻止他们的!”

李明熙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没有再问什么,立刻带着埃文和乔乔跑了。

她认为既然埃文的祖父来带走埃文,他们的目标就是埃文,莫兰应该没事。

所以她不在乎莫兰,一手抱着孩子飞快的跑着。

她想跑到一个拥挤的地方,然后打电话给萧郎。

但是抱着两个孩子,她根本跑不快。

在沙滩上跑步也不好。

李明熙跑了一段距离,突然脚下一绊。看到人要倒了,她的手立刻抓住了她和孩子。

“谢谢你……”李明熙抬头一看,吓得脸色发白。

这时,埃文在她的怀里被带走了!

李明熙突然尖叫起来:“把孩子还给我!”

“嘘——”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把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

他戴着墨镜,嘴角翘起一个邪恶的弧度,脸色比正常人略显苍白。

而这个人,也就是李明熙以为自己已经出境,九天之内不会再出现。

龙九天抱住艾凡,轻轻掐着孩子脆弱的脖子:“我现在就想把这个孩子带走,要不要跟我走?”

高门闺秀

“当然,高门闺秀这不是你的孩子。你可以无视他的死活。”龙笑了九天,高门闺秀然后转身走开了。

李明熙想呼救,但龙久田被两个黑人保镖围住了。

他们的车就停在不远处,即使她现在呼救,也无济于事。

既然龙已经到了九天,他不怕打死鱼。

李明熙最了解他的性格。因此,她不能呼救,只能跟着他离开。

李明熙平静地说:“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莫兰想尽一切办法纠缠那两个黑衣保镖,但他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那两个穿黑衣服的保镖一直都是冷着脸,但突然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转身离开了。

莫兰·冷冷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回头看了看李明熙,但没有看到他。她想,李明熙一定是回到酒店了,那两个黑衣人一定是因为觉得带艾凡走没有希望了才离开的。

但莫兰紧张地跑回来,希望埃文现在会安全。

推开阳台门,莫兰忽地走了进去。

萧郎和齐瑞刚还在聊里面的事情。

看到莫兰的神色,齐瑞刚皱起眉头:“怎么了?”

“明溪姐姐呢?”莫兰问。

这一次萧郎很紧张。“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他们没回来吗?!"莫兰突然变了脸色。“哦,不,他们一定是被带走了!”

“谁被绑架了?!"祁瑞刚和晓同时问她。

莫兰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萧郎一听,立即给李明熙打了电话,但李明熙的手机关机,我根本打不通。

齐瑞刚打电话到伦敦询问情况。他真的不顾他们的同意派人把埃文带走了吗?

但伦敦说,他从未送走任何人。

那么是谁带走了李明熙和埃文?

由于不是齐家动的手,怀疑那些人是冲着李明熙来的...

会不会是龙九天?

当初,在李明熙假死赴伦敦后,阮派人接近龙九天,暗中寻找他手中的证据和龙家的一些黑幕证据。

同时,萧泽新在给龙治疗九天的时候,也操纵了龙的身体九天,使得他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说出一些秘密。

后来,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他们终于找到了龙九天手里拿着的证据,也找到了很多龙家的证据。

萧郎得到这些东西后,他销毁了对他不利的证据,并用龙族的证据威胁他们。

当时,龙的九天身体需要最后的治疗才能完全恢复。

为了龙九天的健康,为了龙家的未来,龙家妥协了。

他们还承诺会退出官场,离开家乡,去外地生活,以后再也不回来。

当时龙族也许下了九天的诺言,龙族真的很快退出官场,离开了国家。

李明熙以为他们的恩怨就这样结束了,这辈子九天再也见不到龙了。

但她没想到龙久田居然回来了...

李明熙把Jojo抱在怀里,盯着旁边的龙看了九天。"现在我在你的车里,你可以给我埃文."

龙居高临下看了她九天:“放心吧,高门闺秀我对他们没兴趣!高门闺秀”

“我死了,你得想办法让人救他们。”李明熙又说。

龙九天点点头:“好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直接说吧!”

“我无话可说,只希望下辈子再也见不到你!”李明熙眼睛里有颜色空洞,她握着手枪,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龙看着她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打了九天。

他从李明熙的眼中看到了拒绝...

李明熙突然冲他笑了笑。这是一个不屈不挠、无悔的微笑。

李明熙无疑是漂亮的。她笑起来整张脸都很好看。起初,他被她的脸吸引住了。

后来因为她傲慢固执的性格,我不想让她走。

当时他就像着了魔一样想征服她。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真的很伤心,很傻。

李明熙是对的。他那么高,什么都有。他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女人毁了一切?

龙久天突然觉得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真的不值得!

这个女人看不上他,他也该看不上!

“李明熙,这辈子真的很后悔遇见你!”龙突然说了九天。

李明熙准备扣动扳机。她愣了一下,笑了:“你,你!”

“你毁了我!”龙九天说。

“你也毁了我!”

“你不应该出现在我面前!”

“那是我的错吗?!我从来没勾搭过~引你!”

李明熙的话让龙久田有点想笑。“你这样长大,就是在勾搭我。”

“那是你的肤浅!当时我就想尽办法勾搭~要引肖骁,他没有勾搭!”

龙九天突然沉下脸:“所以你有罪,我要你拒绝,他不要你,你得倒着贴!”

“但我永远不会像你一样,因为我不能伤害对方。我比你更豁达,更潇洒,所以我现在很幸福,我拥有了一切。”

“如果你一辈子都是这样小心眼的性格。那就不要想着生活中的安逸!”

“你是在向我说教吗?!"龙九天冷声问道。

李明熙淡淡地笑了笑:“我就是想骂你,但是我教养很好,不会骂脏话。”

“为了你的死,我原谅你侮辱我。”

“你迟早也会死的。希望你死的时候不要太难过!”

龙九天不屑地不屑道:“说够了,那就去做!如果我不再犯,我不介意杀了他们第一个!”

李明熙的眼睛非常敏锐。她最后看了两个哭泣的孩子一眼,眼睛湿润了。

“妈妈……”Jojo突然给她打电话。

孩子平时爱叫爸爸,很少叫妈妈。当李明熙听到她的声音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完美。

她转身离开他们去看她自杀。

“快点!”龙严厉地催促了她九天。

“龙九天,我不恨你,你记得放开那两个孩子,我求你了……”李明熙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滑落在他的眼中。

再见,萧郎,再见,我的孩子...

李明熙握紧手中的枪,用力扣动扳机——

想到这里,高门闺秀唐恩觉得自己必须更加努力,高门闺秀不要追上安妮,至少不要和她有太远的距离。

艾君笑着说,“我很高,所以我不能告诉我的年龄。来,我们现在练弹钢琴,从最难的开始。”

君爱在岛上读书的时候,就被教导要从难到简。

从困难中学习会更容易。

她用这种方法帮助邓恩。可想而知,邓恩那天学习有多努力。

两个人在楼上呆了一个下午。

邓恩不停地演奏各种各样难唱的歌曲,艾君在那里给他看。

几个小时后,邓恩的手指麻木了。

艾君以无尽的思绪结束了今天的辅导班。“唐,你很聪明。我发现玩的越多越好。”

邓恩大吃一惊:“真的?”

“当然。不过要多练,考试会很严格的。”

邓恩用力点头:“我知道!”

“对了,你家里有钢琴吗?”你喜欢问他。

邓恩摇摇头。“没有……我只有一把小提琴……”

“如果家里有钢琴,晚上回去可以继续练习。”

多恩笑着说:“我可以晚上练小提琴。”

艾君突然说:“你是对的。唐,你学习很努力。你放心,你一定会通过考试的!”

多恩笑了。“谢谢你,安妮。”

艾君笑着说:“别这么客气。我只想在你努力学习的时候帮助你。是你自己的成功。如果你不喜欢学习,我就不帮你。”

“不管怎样,你真的帮了我很多...安妮……”邓恩停顿了一下,犹豫了一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艾君停顿了一下。她知道邓恩几乎没有朋友。

他认为她是他最好的朋友是合理的...

“你也是我在这个学校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你喜欢笑着说。

唐恩开心地笑了。

虽然他不是她所有朋友中最好的,但至少他是这个学校里她最好的朋友。

他很高兴有这样的职位。

邓恩直到吃了晚饭才离开。

离开后,他很苦恼。他来的时候应该带些礼物。

他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他太紧张了,没有去别人家做客。

但是他明天会回来,他明天会买一些礼物。

这样你就爱在每个周末给多恩补课。

邓恩进步很大。

你更爱联系他,却发现他是个很聪明的人。

他之所以学不好音乐,不仅是因为他开始的太晚,更是因为他对音乐不感兴趣。

兴趣是一个人最好的老师。

他对乐器一点兴趣都没有,看音乐也没意思。对他来说,坚持学习到现在真的很难。

又是一个周末。

艾君计划带多恩出去玩,但她实际上想出去玩,并把多恩作为她的同伴。

多恩欣然同意,他几乎总是同意任何对你的爱的要求。

他们打算去爬山。

“唐恩,你会开车吗?我们自己开车。”你喜欢问他。

邓恩遗憾地摇摇头。“我不会。”

艾君有点不安:“事实上,我会的,但是我没有驾照。怎么办,真想来一次公路旅行。”

我昨天犯了一个错误。君爱属于马。嗯,内容太多的时候很容易记住。不好意思~

!!

邓恩想了一下说,高门闺秀“刘易斯有驾照。我会问他有没有空”

“哦,高门闺秀我忘了刘易斯。你打电话给他,我们一起玩。”你喜欢快乐的方式。

邓恩打电话给刘易斯,约他出去玩,刘易斯欣然同意。

没过多久他就到了。

君爱提供的车是一款越野跑车,性能优异,造型酷炫。

刘易斯在车里流着口水。

他兴奋地对艾君说:“安妮,如果你将来需要司机,可以打电话给我!”

艾君非常随和。“嗯,你就是这么说的。”

“放心吧,我会守信用的!”他害怕她不会找他。

他能开这么好的跑车,还能当司机。

邓恩把东西搬到车上时停了下来。

他暗暗下定决心要拿到驾照。

准备好东西后,他们出发了。

因为天气好,他们打开敞篷车,晒着太阳,迎着风,舒适地驶向乡村。

刘易斯的驾驶技术还不错,但是通过监控区后,君爱要求换人,她来超驰。

刘易斯笑着问她:“你能做到吗?”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君爱很自信。

路易斯和她交换了座位,艾君熟练地发动了汽车,汽车立即飞驰而出

刘易斯吹口哨:“还不错。”

艾君自豪地说:“你还没有看到真正的技术,但你还没有机会向你展示它。”

“安妮,你太棒了,什么都好。”刘易斯笑着称赞她,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艾君笑着说:“我不是很好,我的两个哥哥很好,我在他们面前很差。”

“你还有两个兄弟?”

“是的,他们是双胞胎。”

刘易斯惊叹道,“双胞胎,你的父母太神奇了,他们生了一对双胞胎,还生了一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女孩。”

“嗯,我爸妈真了不起。”

君爱和刘易斯聊得很开心,差点忘了后排的多恩。

邓恩脸色阴沉,却进不去。

他有些后悔。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不会打电话给刘易斯的...

车到了山附近,然后他们把车停在公路边的加油站,背着背包去爬山。

邓恩终于有机会展示他的表演了。他拿起艾君的背包,“安妮,我力气很大。我来帮你扛。”

“不,这个重量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没关系,我会帮你的。”邓恩坚持。他背着两个背包转身走了。

你爱把他看做绅士,所以不忍心拒绝他。

刘易斯笑着对多恩说:“如果你以后累了,可以给我。”

唐笑笑:“没有。”

结果他高估了自己的体力。

爬到半山腰时,他大汗淋漓,筋疲力尽。

艾君关切地问他:“唐,把你的背包给我,你很累吗?”

“没什么,就是太热了。”邓恩继续坚持。

十分钟后。

“唐,你的衣服湿透了,把你的背包给我。”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刘易斯更直接,他伸手抓起挂在唐恩怀里的背包,把它挂在自己身上。

“唐,这次轮到我了。休息一下。”

!!

邓恩还是想勇敢一点,高门闺秀只是真的太累了。

继续勇敢下去,高门闺秀会显得太假。

他不得不默许刘易斯的行为。

艾君从路易斯的怀里接过背包。“算了,别帮我了,我自己真的能拿。看,走了这么久,一滴汗都没有。”

刘易斯并不勉强,他咧嘴一笑:“安妮,你的体力真好。”

“我的体力比你们所有人都好,所以你们不要帮我。走吧,前面有个地方休息,我们休息一下吧。”

实际上,艾君根本不需要休息,但多恩需要休息。

邓恩也知道自己的体力是他们三个中最差的。

邓恩第一次发现自己真的很弱,不是别人觉得他太无能。

休息十分钟后,他们继续前进。

邓恩咬紧牙关,坚持要到达山顶。

站在山顶上,艾君在山脚下兴奋地喊着,路易斯也跟着喊。两个人相视一笑,显得那么默契。

唐恩站在他们身后,感到非常失落。

“唐,你也来叫。”你喜欢以后和他打招呼。

邓恩笑着摇摇头。“没必要。安妮,你又渴又饿?”

“有点饿。”你的爱让你感到饥饿。

邓恩迅速从背包里拿出一袋食物和一瓶水递给她。“先吃饭。”

“谢谢你,多恩。”你喜欢微笑着接受。

“不客气。”邓恩没有忘记刘易斯,他给了刘易斯一份。

他们三个坐在草地上,围成一圈吃东西。

刘易斯一边吃饭一边询问你对过去的爱。

他问艾君,他从谁那里学的功夫,学了多少年,为什么学得这么好。

艾君很自然地回答说:“我有一个师父,她很厉害,我的功夫都是从她那里学来的。嗯,我很小的时候就跟她学过功夫。那时候我才五岁。”

刘易斯惊叹道:“五岁,你不是学习了十年吗?”

“没有,我已经学了九年了。”

刘易斯愣住了。“你现在多大了?”

君爱笑。“你不会认为我16岁了吧?我现在才14岁。”

刘易斯仔细地看着她。“天啊,我还真以为你16岁了,主要是你发育得好……”

“那是因为我锻炼时间长,所以长得快。”你的爱有些骄傲。

刘易斯看着她更加明亮和温柔。“安妮,说实话,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中国女孩。要知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太阳。”

“太阳?”

“嗯,就是那种会发光的太阳。”

你爱明白他的意思,她很高兴被异性夸奖。

“刘易斯,你也很阳光。”

刘易斯受到了表扬,他的心里更高兴了。“我没办法。靠近太阳就想不到阳光了。”

艾君笑了。“那就离我远点,你就不需要阳光了。”

刘易斯假装严肃地说:“我不能这样做。我最喜欢太阳。看我的皮肤就知道,”

艾君看着他黝黑的皮肤,不禁笑了起来。

他们两个聊得很开心,只有唐恩低头默默吃饭。

!!

他心里羡慕刘易斯。

刘易斯性格开朗幽默,高门闺秀很多女生都喜欢他。

就连安妮也喜欢和他聊天...

多恩更自卑。为什么他不能像刘易斯一样善于沟通?

“唐,高门闺秀你怎么不说话?”艾君突然问他。

邓恩抬起头。他挤出一丝笑容。“我只是有点累。”

艾君看着他瘦弱的身体。“嗯,你确实应该加强锻炼,这对你的健康有好处。”

“我会的。”他立即答应了。

艾君笑着说:“来吧,等你训练好了,我们就去挑战更高的山峰。”

“好!”邓恩重重地点点头。

一天的乐趣很快就结束了。

邓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妈妈,我回来了。”

厨房里忙碌的女人转身问他:“多恩,你今天的练习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

他妈妈知道他在同学家补课。

"今天没有练习,我们出去爬山了。"

女人叹了口气,“找点乐子也行,不过别太分心。多恩,这学期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你必须抓住它。如果...考不上,我们真的别无选择。”

“我明白了,妈妈。”邓恩觉得他承受的压力更大。

后来的日子里,多恩每天早起,先在学校操场跑几圈,然后找个安静的角落练小提琴。

他在课堂上也很努力。总之他真的很努力学习。

努力总是有回报的。他觉得他的成绩提高了很多。

转眼就期末考试了。

先考笔试,再考现场表演。

邓恩笔试几乎没问题,唯一的压力就是现场表现。

他真的不懂音乐,生来就没有这种感觉。

现场表演的时候,他玩的很认真,每一个音都没有错,但是当他考完试的时候,他看到了几个监考老师惋惜的表情。

唐恩的心情,瞬间沉重了许多。

从考场出来,等着他的御爱和刘易斯上前,他关切地问他,“多恩,老师怎么说的?”

邓恩低声说,“我不知道。他们什么也没说。”

“他们是什么表情?”你爱问。

“没看见……”

刘易斯安慰他。“最终结果还没出来。不用担心。你最近进步很大。也许你会通过。”

邓恩想说,就算他通过了。

他不适合学音乐。现在只是开始。过了以后他以后还是会走的很辛苦。

音乐真的是他的沉重枷锁。

唐欢呼起来。“你说得对。现在担心还为时过早。也许我通过了。”

“考试结果后天就出来了。这两天我们会四处游玩,放松一下。”你喜欢求婚。

刘易斯很高兴:“是的,有很多地方我想去。”

唐恩淡淡地说:“去玩吧,我不去。我家里还有事,我想留在家里。”

艾君有点抱歉。“嗯,等你过了,我们可以为你庆祝一下吗?”

“好。”

唐恩回到家,把自己锁在卧室里。

他的房间是一个小阁楼,窗外是不同高度的建筑。

!!

从他的窗户,高门闺秀你可以看到城市的一个角落。

不远处,高门闺秀一户人家在顶楼养鸽子。

鸽子每天飞来飞去,有时会落在他的窗台上。

一只纯白色的鸽子拍打着翅膀,落在他的窗台上。

唐恩抬起头,用悲伤的眼神看着它。

“你为什么又来了?我忘了给你准备食物。”

“咕咕——”鸽子歪着头,豆子看着他。

“恐怕这次我真的要退学了,我知道,我肯定没及格……”邓恩悲伤地说。

“咕咕——”

“其实我根本不想学音乐,但是我忍不住学。你明白我的心情吗?”

“咕咕……”

唐恩对着自己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鸽子不能理解他的心情,没有人能理解他的心情,没有人能理解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但他还是不想退学。他不想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也不想看到母亲绝望的表情。

另外,他不想失去安妮这个朋友...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

结果出来了,可以直接在网站上查结果。

邓恩不想看,但他妈妈不允许。

“唐,看看你的成绩,看看你是不是考过了。”他妈着急的说。

她似乎比他更担心。

“是的,妈妈。”

邓恩打开电脑,询问他的成绩。

他妈妈看到几个科目的笔试内容都很优秀,很开心。

然而,当她看到他现场表演不合格时,表情瞬间僵住了。

“邓恩,这不是真的。这么努力怎么会失败?”他妈仔细盯着电脑,但是不合格。“怎么会这样?”一定是搞错了!"

邓恩最后的运气没了。

他也彻底放弃了,但是内心还是很痛苦,只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妈妈,我真的没有及格,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没有——”他妈妈捂住嘴,痛苦地发出声音。“这怎么可能?你明明那么努力!”

多恩悲伤地垂下眼睛:“妈妈,对不起……”

邓恩的妈妈一边捂着嘴一边哭,哭得很伤心,好像是自己考砸了。

邓恩抱住她的身体:“对不起,妈妈,我真的很抱歉,”

邓恩妈妈摇摇头,哽咽道:“不,邓恩,不是你的错。不用道歉。”

“但是我让你失望了……”

“唐恩,我应该说对不起,儿子。都是我的错……”

这一天,唐恩的家一直笼罩在沉重的悲伤之中。

君爱和刘易斯检查了成绩,都通过了考试。

他们找不到唐恩的成绩。你喜欢给他打电话。他的手机关机了,我一直打不通。

如果道恩通过考试,他的手机不会关机。

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找到他们,告诉他们好消息。

但他没有,这意味着他没有通过考试。

想到这种可能性,你和路易斯的心情都很沉重。

他们打算第二天去唐恩家拜访他。不管怎样,他们应该安慰他,给他一些鼓励。

第二天,俊爱和刘易斯约好了去唐恩家。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