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体育华球网(中国)集团有限公司----他以暖风而来(1/41)

体育华球网(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小乔的话还没说完,暖风这时他突然吻了一下嘴唇。

云起·莫的吻有些急切和霸道。

小乔没有反抗,暖风而是乖乖地勾住他的脖子,试图回应他...

云起·莫的吻变得更加火辣。

两个人忘了接吻,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气喘吁吁的放开了对方。

云起·莫深深地看着她,小乔在黑暗中能看见他闪亮的眼睛。

“别再离开我了。”云起不开玩笑的嘴。

"..."小乔没有回答。

“你不答应?”

“不……”小乔忍不住问:“你还爱我吗?”

如果他还爱她,她永远不会离开他。如果他不爱她,她就不能做出这样的承诺。

“那你呢?”云起莫问。

小乔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齐墨韵死死地盯着她。“你爱我吗?”

“我在问你。”

“我只想知道你的答案。”

小乔不敢回答。没有他肯定的回答,她不敢回答。

因为一旦她说了,就完全被动了。

他很爱她,以防他不爱她...

小乔无法想象他不爱她,但他知道她爱他。

不是她多愁善感胆小怕事,而是在她20多年的教育中,从来没有过女生主动的说法。

她妈妈不止一次告诉她,在爱情里,女人永远不要先主动。

主动的后果是很痛苦的,结局可能不尽如人意。

恋爱中,男方要主动,然后女方要回应。因为李明熙在这方面吃了很多苦。

她首先追求的是萧郎,然后她忍受了很多年才得到他的回应。

因为她的情况不同,经历不同,年龄也不同,她不想再被动了,只想主动为自己争取一次,然后她会主动追求萧郎。

而她不求结果,只想争取。但她花了五六年时间才得到萧郎的回应。

即使结局是幸福的,她也不希望女儿这样受苦。女人如果陷入被动的感情,真的会很痛苦,所以她总是教育小乔,从不主动先下手为强。

她再怎么爱,也不能主动。

她只需要知道她的爱,不用说,这让她更痛苦。

因为如果那个男人真的爱你,他会主动的。如果他不主动,女人只能矜持的等待。

小乔这辈子没主动过。在感情世界里,她更矜持,更细心...

莫期待她的回答。小乔忍着,但还是没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谁也不敢先说,沉默了很久。

齐突然起身,再次躺下。“去睡吧。”

“嗯。”小乔只应了一声。

他们都闭上眼睛,但都醒着。

天快亮了,又是一天。

云起早上没有先起床,然后照顾小乔去洗漱。他们相处得很自然,好像昨晚什么也没发生。

因为小乔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李明希想给小乔安做个检查,看看她的身体有没有问题。

为了她,李明希把一些医疗器材都搬回了家。

毕竟只有女生才会给他那些东西。

叶笑言在安森眼里是个男孩,暖风他不会怀疑这是叶笑言送的。

但安森什么也没问,暖风好像一点都不在乎。

看来安森还是很讨厌她。

虽然她和叶笑言成了好朋友,但安森对她的态度没有改变。

布兰奇认为她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岛上的女孩们,她在她们中间非常漂亮。

她很会为人处世,很会气质,很会功夫,很会学习。

为什么安森还是不喜欢她?

她一点都不迷人吗?

布兰奇不相信她不能引起安森的注意。

她观察了这么多年,发现安森只喜欢叶笑言。

她总结了一些原因。

安森喜欢叶笑言有几个原因。

1.叶笑言话不多,不与人攀比,也不巴结他。

2.叶笑言学习和训练都很勤奋,是一个非常上进的人。上进的人,永远会吸引人的目光。

3.叶笑言也是中国人。

布兰奇认为她可以做所有这些事情。

只有最后一个不能满足,但她是半个亚洲人。

如果你只做前两个,也许能得到安森的青睐。

然后另一个绝望的三郎太出现在岛上,那就是布兰奇。

布兰奇不再给安森送东西,只每天勤学苦练,然后安心和叶笑言做朋友。

不再有讨好安森的机会,对安森的态度,变得不卑不亢。

渐渐地,叶笑言对布兰奇有了更好的看法。

有时候人聚在一起,也没那么排斥布兰奇。

当然,不拒绝不代表接受她。

其实在安森看来,只要布兰奇不再想接近他,只要她这样做,他就和她没有关系。

但是,布兰奇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

离我们离开这个岛已经两年多了。

她坚信,如果她加油,就能和安森等人成为好朋友。

而且她自然希望安森喜欢她。

但是她不着急。时间充裕。

离开小岛后,她会努力工作,永远有机会和他在一起。

只要和他在一起,她就不用做杀手,不用为别人打工,不用继续受苦。

布兰奇下了很大的决心,制定了一个长期的计划。

时光飞逝。转眼间,又是新的一年。

陈俊和琦君已经超过14岁了。

艾君已经成为米砂的学徒,有两个学徒是米砂培养的。

艾君和乐山在第二拨。

叶笑言跟随米砂学习了很多技能。

现在,他们都是一敌一百的最佳选手。

一百个普通人同时不是他们的对手。

功夫,他们基本上都上学了。

剩下的就是磨练和积累经验。

但是在这一年里,他们必须学习新的内容。

那就是颜色~诱惑...

作为一个杀手,我精通棋艺,书画。

诱奸是必须的课程。

这门课让一部分人兴奋,但也让一部分人羞于上课,不敢上课。

但是在米砂的威严下,他们都不得不学习。

好在大家都知道这是假的,只是学了很多技能,都乖乖的学了。- 5327+372147 - >

不学就不行。也许你可以用这个在以后顺利完成任务。

另外,暖风如果不学这个,暖风怎么能成为最好的杀手呢?

布兰奇希望安森成为她的搭档。

叶笑言希望成为一个她不认识的人。

安森...他似乎有点希望是叶笑言...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君齐家,他不在乎,他能不能学会。

怎么学,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

米砂对他和陈俊没有要求,但对别人要求很严格。

失败了就不是优秀的杀手,以后也不会顺利毕业。

幸运的是,米砂选择了即将毕业的兄弟姐妹来培养他们。

叶笑言在陌生人面前不那么尴尬。

只是一天的训练。

训练叶笑言的师姐根本没有激起叶笑言的反应。

有几次她想直接开始,被叶笑言阻止了。

师姐不想用直接的手段达到诱导迷惑的目的。

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她还有机会。

当然,如果叶笑言没有被她诱惑和迷惑,只能说明叶笑言很有素质,她会很佩服他。

经过一天的训练。

吃饭时,陈俊问琦君和叶笑言:“今天训练怎么样?”

都是单独训练,不了解对方的训练情况。

琦君淡淡地说:“我没感觉。”

陈俊知道他只对食物有感觉。如果有一个女人能引起弟弟的反应,估计这个女人应该进他们家的门。

他问叶笑言,“你呢?”

想到师姐的手段,叶笑言仍然脸红。“嗯,没事。”

陈俊知道,当他这样看着他时,他很尴尬。

说实话,一开始他很尴尬。

好在他内心坚韧,知道自己以后会面临很多诱惑和困惑,所以他在背后很冷静,纯粹是演戏。

“有回应吗?”陈俊突然直接问道。

叶笑言的大米几乎喷涌而出。

“咳咳……”他连忙喝了一口水,掩饰了自己的尴尬。

陈俊看上去无动于衷。“怎么,感觉到了吗?”

“不……”叶笑言有点脸红。

陈俊不知道他是在撒谎还是说实话。至少听了他的话,心里感觉好了一点。

他趁机教育他:“你知道米砂大师想训练我们什么吗?”

“你不学勾引吗?”

“这只是其中之一。她想让我们学习这种方法,这样我们以后可以更好地应对这种情况。但更重要的是,让我们被别人诱惑和迷惑,内心的平静根本反应不过来。你知道吗,颜色会让你发昏。如果你不能控制你的心,你的身体就会处于被动地位。一不小心,就难逃一死。”

叶笑言突然被教导:“所以在训练过程中,我们不仅要学习那些技能,还要不要动心~迷茫?”

陈俊点点头。“是这样的。如果你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估计你也无法顺利毕业。”

说到这里,陈俊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

会不会是每年过不了色~诱惑的人最后都被选中去做秘密训练?

所以不存在。只选成绩中等的?- 5327+372148 - >

他以暖风而来

也许你功夫不错,暖风但是控制不住欲望,暖风所以你不是一个合格优秀的杀手。

自然也不可能成为顶级杀手。

也许这样的杀手会变成麻烦。

按照他曾祖父的性格,是不会重用这个有缺陷的杀手的。

既然没必要,这样的人留着也没用...

陈俊眯起眼睛想了一会儿。去年入选的成绩好的人是不是也没能通过颜色来诱惑这个级别?

一个容易被情绪激起的杀手是靠不住的。

因此,他确信被选中的优秀杀手真的失败了。

既然没过,那我就是个没用的人。

所以,秘密训练不是一件好事。

随即,陈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叶笑言和君齐家。

他的重点是和萧也说话。

“那个秘密训练不是什么好事,你一定要过这个关。”

但是,它会被选中。

叶笑言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很认真的说:“我知道!”

同时,叶笑言想到了埃尔西。

埃尔西通过考试后被选中参加秘密训练了吗?

艾尔西为什么会失败?

她不是那种不能控制自己感情和欲望的人...

可能当时训练埃尔西的人就是埃尔西喜欢的大师。

叶笑言越想越觉得有这样的可能性。

如果你被喜欢的人诱惑,迷惑,你肯定过不了考验。

叶笑言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埃尔西。

如果不是埃尔西喜欢勾引和迷惑她的人,也许她会成为一个非常好的杀手。

但是艾尔西已经死了十几年了,现在再想也没用。

有了安森的提及,面对姐姐的诱惑和困惑,叶笑言内心更加平静。

勾引~迷惑他姐,引诱~迷惑他好几天都没有成功,他很失落。

“叶笑言,你小子是个男人。就算是女人,也要动心。”师姐没好气的对他说。

叶笑言的语气很讨好:“姐姐,我是男生,不是男的。”

师姐瞪眼道:“你现在14岁了,还是个男人吗?!难道你在这里没有反应……”

说着,师姐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裤裆上。

叶笑言这才尴尬起来。

他没有那个东西...

他做了个呆呆的样子:“姐姐,我努力了,还是没有你说的那种反应。”

他无辜地挠了挠头。“但是可能过一段时间会有你说的反应。”

师姐抑郁吐血。“我想过几天你就不会有了。你小子就是还没长大!”

叶笑言停止了讲话,但他的目的还是达到了。

但是,训练还要继续,诱奸的历程还没有结束。

而且,米砂大师后来也明确表示,学习这门课,要做到内心安静,不要较真。

所以,每个人都一直克制着自己,每个人都忍受着情感的缺失。

说真的,这个班让他们觉得没人性。

要知道,他们都是没有经验又正直的少男少女...

这门课的主要重点是教他们一些引诱和欺骗人的方法。

当他们学会了手段,就会学会引诱和迷惑人,也会被引诱和迷惑。

学了一段时间,基本手段都学会了。- 5327+375934 - >

不过大家的专注力都很好,暖风没有人被诱惑或者迷惑。

米砂显然没有放弃继续这个课程。

不被诱惑,暖风不迷茫,不代表你专注力好。也许那个诱惑你,迷惑你的人不符合你的口味。

她换了一批人去叶笑言再培训。

她这次要找的人是有针对性的。

根据她六个弟子的性格,有几个人被针对来测试他们。

例如,训练叶笑言的人强壮而霸道,是个开朗的御姐。

培养布兰奇的人英俊、优秀、温柔体贴,却又霸气十足。

训练陈俊的女孩可爱活泼,娇小坚韧。

总之这些人是性格互补,更容易吸引。

别人无所谓,他们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觉得他们真的是被诱惑了,被迷惑了也没什么,当然他们会尽量不被诱惑,不被迷惑。

但叶笑言暗暗叫苦。

他害怕引诱和迷惑姐姐不小心看穿他的性别。

我怕师姐硬来,到时候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所以他每次训练都要和姐姐保持至少一米的距离。

他面无表情,眼神平静,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

训练他姐引诱他,迷惑他,用语言,动作,或者直接用身体,都不能让他动。

师姐不得不放弃,以为他真的很会定力。

不过课还没结束,大姐还要继续任务。

因为时间也是一种考验。

他们要顶住,活不长。

叶笑言每天都这样度过这门课。

只要你坚持一段时间,我相信你会通过考试的。

叶笑言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当她回到宿舍时,她在楼下遇到了布兰奇和一个哥哥说话。

他认识的哥哥就是最近培养布兰奇的哥哥。

是布兰奇的搭档。

布兰奇不知道她在和他说什么。她开心地笑着,眼睛亮亮的,小脸通红。

当叶笑言走过时,哥哥刚刚和布兰奇告别就离开了。

“小燕,你买了什么?”布兰奇看到他,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我买了一些日用品。”叶笑言犹豫了一下,又开口了。"布兰奇,刚才那个兄弟是你最近的伙伴吗?"

布兰奇眼睛一亮:“是的。”

叶笑言想,不管布兰奇是否真的在和他交朋友,至少他们现在是朋友了。

他有必要提醒她。

“布兰奇,我认为这门课非常重要,也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考试。你必须听米砂大师的话,内心保持安静。”

布兰奇非常聪明,他立刻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她微笑着垂下眼睛。“你放心,我不会喜欢他的。”

叶笑言点点头:“很好……”

布兰奇抬起头笑了。“那我先上去了。拜拜。”

“好的,再见。”

看着布兰奇上楼后,叶笑言去了他住的大楼。

他已经告诉了布兰奇,至于听不听,那是她的事。

叶笑言上楼,突然看见一个人站在他的门口。

是姐姐训练他的。

叶笑言错了:“朵拉姐姐,你为什么在这里?”

美丽的朵拉笑得很风情:“我当然是来看你的。”- 5327+376029 - >

“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先开门,暖风我们进去谈。”

叶笑言点点头,暖风不疑有他来开门。

两人走进房间,朵拉反手把门关上。

叶笑言莫名其妙地警觉起来:“朵拉姐姐,你到底想见我干什么?”

朵拉是一个非常高贵的女孩。

她红润的嘴唇上扬,妩媚地笑着:“我是你的伴侣。你以为我找你干什么?”

“我还是不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叶笑言像往常一样转身往下看。

多拉突然走近他的背,叶笑言僵硬了,呼吸充满了她的气味。

朵拉的呼吸在他耳边萦绕:“小燕,你今天想试试吗?”

叶笑言明白她的意思。“朵拉姐姐,现在不是上课时间。”

朵拉温和地笑了。“谁说只允许上课时间的?我看你这么绿,要不要我教教你?”

叶笑言很平静的转过身,“朵拉师姐,我真的没兴趣,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这个考验很严重,我不会上当。”

朵拉扬起眉毛。“被忽悠?”

“嗯。你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让我无法控制自己,但我不会上当。我必须通过海关。我想成为头号杀手。”叶笑言严肃地说道。

多拉眼里闪着钦佩的光芒。

她用一只手抬起叶笑言的下巴,看着他精致美丽的脸,朵拉风情万种地笑了:“我不是来完成任务或训练你的,我真的对你很感兴趣。你不用拒绝我。”

叶笑言的表情还是那么平静:“无论如何,在课程结束之前,我不会和你有任何瓜葛。”

“我说,现在不是上课时间,没人知道我们的事。”

“如果没人知道,就不要做。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办法。”

多拉很失望地看到他总是以正式的方式说话。

“难道我一点魅力都没有吗?”

“姐姐在我眼里很漂亮,但我太小了,欣赏不了。”

朵拉忍不住笑了:“你还不到两岁,哪里年轻了?”

“姐姐,我只是把你当姐姐。”叶笑言严肃地说道。

多拉跺着脚。“你的脑子怎么这么不知所云?”

“姐姐,我真的没兴趣。”叶笑言说实话。

他是女生,怎么会对女生感兴趣?

而且就算是男生,他也不感兴趣。

否则,他不会拒绝杰克。

朵拉盯着叶笑言看了一会儿,突然放松下来,笑了:“好吧,你最好不要一直对我感兴趣,不要在最后阶段功亏一篑。”

“最后一个阶段?”叶笑言听出了她的话里有话。

多拉收回手,双手抱胸。“告诉你也无妨。最后一个阶段,不过说真的,除非你能打败我,否则你只能让我随意调整打法。到时候,希望你能有这么好的决心。”

否则之前的训练就白费了。

这样的人注定不会被重用。

叶笑言听着,脑海里响起了警报。“如果我打不过你,你会怎么对我?”- 5327+376102 - >

他以暖风而来

朵拉咯咯地笑了。“当然,暖风我可以为所欲为……”

结束了...

叶笑言的脑海里只出现这两个字。

到时候朵拉肯定会查出他的真实性别。

叶笑言的心有点困惑,暖风她的脸很平静:“谢谢你提醒我,我知道该怎么做。”

朵拉笑着说:“虽然你知道这是个测试,但从头到尾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真的很好奇。你喜欢女人吗?”

叶笑言:“…”

朵拉走出叶笑言的房间,就在对面的门打开的时候,陈俊也走了出来。

朵拉看到安森时想起了什么。

叶笑言似乎最近才和他一起去。

她对安森笑了笑:“我之所以一直不成功,是因为你?”

她的话可谓无脑。

陈俊怔了一下,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朵拉笑着说:“也许我应该建议米砂大师用另一个人来训练小燕。”

如果叶笑言喜欢男人,她真的没有必要训练他。

朵拉丢下两句话,笑着走了。

然后只有陈俊和叶笑言面面相觑。

多拉刚才说的话,叶笑言明白了一些,但他并不在乎,也没有放在心上。

“你打算怎么办?”他问陈俊。

陈俊没有回答,问道:“她在这里干什么?”

叶笑言没有隐藏他:“姐姐多拉是来训练我的,但我一直在安静的里面。”

最后一句话,叶笑言说得有点得意。

他很坚决,也做到了安森说的,要求内心安静。

陈俊扬起眉毛。他想起了朵拉刚才说的话,立刻看着叶笑言的眼神有点不同。

叶笑言非常敏感。他莫名其妙地问:“怎么了?”

陈俊走到他面前,淡淡地问道:“你对她一直很安静?”

叶笑言点点头:“是的。”

“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是的……”叶笑言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些。

“怎么能没感觉呢?”陈俊的黑眼睛似乎想看穿他。“即使是我,在训练中也不能做到内心真正的平静。”

他说的是实话。

即使不喜欢对方,在对方的引诱和迷惑下,他还是会有一些不稳定的气息。

他的专注力已经很好了。

都说异性互相吸引,只要喜欢异性,对方长得不差,各方面都很好。说他们在对方优越的引诱和诱惑下不能无动于衷是有道理的。

这样的测试只看谁的专注力好,谁能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

至于身心的感受,很难控制,克服这个困难需要时间。

当然,有反应不代表动了真情。

这只是暂时的生理反应。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有人真的做到了内心平静,没有任何波动,原因无非是几点。

1.他心里有一个喜欢的人,所以对别人没有感觉。

2.他经历过很多战斗,见过世间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可以对那些低招的人无动于衷。

3.他喜欢同性而不是异性。

陈俊认为叶笑言不可能是前两个。

很可能他是最后一个。他喜欢男人而不是女人...-5327+376171->

他又想起了朵拉模棱两可的话。

陈俊的眼睛突然加深了。

他的眼睛仿佛聚集了旋涡,暖风让人觉得可怕。

叶笑言没有发现他的不同之处。他回答他的问题:“就是没感觉。不是你说的,暖风你要在里面做安静。”

“如果我没有提前警告你,你会感觉到吗?”陈俊问道。

叶笑言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他是女生!

女生怎么会对女生有感觉?不讨厌他们就好。

叶笑言傻乎乎地笑了笑:“如果你没有感觉,你就没有感觉。反正这是演戏。我知道这是演戏,自然没感觉。”

陈俊盯着他。“要不是演戏?”

叶笑言觉得他的眼睛有点可怕。“就算不是演戏,我也没感觉。”

“为什么?”

叶笑言很奇怪。“你为什么问这些问题?”

问为什么有什么意义?

陈俊没有回答,他只是向他靠近了一步,他们离得太近了。叶笑言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并排靠着,贴着门。

“安森,你怎么了?”何不解的问道。

这种安森让他觉得莫名其妙,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危险。

陈俊突然在他的两侧举起了手。他比叶笑言高得多。从高处俯视他给了叶笑言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叶笑言背靠着门,全身不禁紧绷起来。

“安森,你怎么了?”

陈俊没有回答。他微微低下头,鼻子几乎碰到了他的。

两人靠得如此之近,叶笑言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呼吸。

安森的呼吸很热,有薄荷味很清。

叶笑言呼吸着,呼吸着他几乎所有的呼吸。

他的心突然乱了套,心底不知所措。

叶笑言屏住呼吸:“你怎么了?”

陈俊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他的眼睛很深邃,叶笑言有点被他吸引。要不是他一直注意力很集中,他早就脸红了。

他伸了个懒腰,试图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你在干什么?!"

陈俊仍然没有回答。

此时此刻,叶笑言的良好专注似乎已经失效,这并不那么有用。

安森越是不回答,越是无法平静下来。

叶笑言避开了他的眼睛,他的心跳得无法控制。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奇怪。

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叶笑言微微握紧双手。他可以推开安森,但他没有。

他习惯了忍耐,就等着安森自己走开。

他就是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叶笑言的反应,陈君没有放过一丝一毫。

随着叶笑言变得越来越不安,他只是站起来和他保持距离。

他一走,空就传开了。

叶笑言暗暗松了一口气。“你刚才在干什么?”

陈俊笑着说,“我真的很想知道?”

“不想说就不用说了。”叶笑言语气平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陈俊坚持说:“我只是想测试一下你对男人有没有感觉。”

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陈俊笑着说:“我刚才做的比不上朵拉的1%。刚才朵拉和我内心安静怎么办?”- 5327+379772 - >

他以暖风而来

叶笑言不可思议的看着安森。

他在说什么?!暖风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暖风

不,他怎么能考验他呢?

叶笑言微微扬起下巴,提高音量:“对你来说,我内心也很平静!”

“真的?”陈俊疑惑了。

刚才,他明显感觉到叶笑言的呼吸被打乱了。

叶笑言肯定地点点头:“当然,我是男生,我怎么会喜欢男生呢?”

陈俊很清楚:“我以为你喜欢男人,毕竟你和杰克……”

“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叶笑言连忙否认,“还有,我不喜欢,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这个我不懂!”

他只是想让他知道自己还年轻,什么都不懂。

叶笑言发现年轻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陈俊的语气淡淡的:“14岁,不算年轻。”

“还没成年,怎么不小了?”趁年轻,叶笑言是最有道理的。

陈俊点点头:“你说的也是真的。看来你一定会通过这个考验的。”

“当然!”

“你真的不喜欢男人?”陈俊突然又问道。

叶笑言抑郁得几乎吐血。“我不喜欢。我对此一无所知。我说的是真的。”

陈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从未放过他。

“以前没有想法,现在也没有?难道你什么都没学到,不懂两姐妹付出的努力吗?还有,你是没有想法还是不敢承认?我承认我会感觉到。你为什么不承认?承认而不丢面子。”

“我只是没有......”叶笑言很无奈。

“不只是现在?”

“要不要我收下?”叶笑言乖巧的问道。

陈俊突然无言以对,他问道。

他能说希望吗?

绝对不行!

叶笑言睁大眼睛,等待他的回答。哼,看他怎么回答。

陈俊很平静:“如果你真的没有,恭喜你,你明天就能通过考试。不,应该是最后你会通过考验。”

叶笑言不明白:“明天?这是什么意思?”

陈俊勾着嘴唇笑着说:“你对女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你没想到米砂大师会让男人们试一试吗?”

叶笑言:“…”

朵拉走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她觉得他喜欢安森和男人吗?

她建议米砂大师换一个人试试。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叶笑言很想对大姐朵拉说,你想太多了!

他是个真正的男人。女人不喜欢他。

但是...就像安森一样,他真的有感情...是一种让人恐慌的感觉。

叶笑言的脸色有点不好。他担心米砂大师会改变一个人,他会感觉到。

“换男没用!”叶笑言握紧拳头,坚定地说道。

他试图说服自己。

“你这么确定?”陈俊仍然不让他走。

叶笑言点点头:“嗯,一开始,杰克兄弟让我没什么感觉,更别说其他男人了!”

陈俊拂了拂他的脸,说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明我比杰克差?”

叶笑言连忙解释道:“不,我不是在说你,我是在说除你之外的其他男人。而且我们是朋友,我不会拿你和别人比。”- 5327+379861 - >

“那么在你看来,暖风是杰克强,暖风还是我强?”陈俊继续问。

叶笑言认为安森今天很奇怪。

他问的所有问题都很奇怪。

“杰克很厉害,但现在你也很厉害。等你到了他这个年纪,你就比他厉害了。”叶笑言说实话。

陈俊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那么,在你眼里,我是最棒的?”

叶笑言又说了实话:“如果你只看功夫,你就不是最好的。但是,你什么都好,所以总的来说,你是最好的。而在我眼里,你一直是最棒的。”

陈俊笑了:“你这么看好我?”

“嗯!”叶笑言点点头。

陈俊心里很高兴。“其实,我也喜欢你。记住不要让我失望。这个一定要活下来。如果你活不下去……”

说完,他露出一个凌厉的表情,“小心我收拾你!”

“我会的。”叶笑言认真保证。

他一定要熬过来,他会很轻松的熬过来,因为对他来说,被颜色诱惑并不难。他真的没兴趣。

陈俊笑了。“那我先走了。早点去休息。”

说完,他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走了几步后,他停下来,回头看着叶笑言:“你刚才真的感觉到了吗?”

"..."叶笑言压制复杂的想法。“没有。”

陈俊笑着说:“看来我的诱惑成功了。你对我没有感觉。就算别的男人来了,你也一定会过。”

叶笑言笑了笑,没说话。

陈俊转过身,悠闲地走进房间。

只是叶笑言没有看到他复杂的表情。

他丢了树叶,什么也没说。可能他有点,但很可能是尴尬造成的。

同时,他很高兴叶笑言的专注力很好,这样他就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别人诱惑。

只是叶笑言。真的很无奈很纠结。

叶笑言关上了门,他的心里充满了情感。

安森,你真好。

为了让他通过,亲自测试他。

他看得出安森担心自己考不上,经不起诱惑。

他的关心真的感动了叶笑言。

因此,叶笑言认为他当时的慌乱和困惑是对安森的亵渎。

不,任何怀疑安森刚才行为的恶念都是对他的亵渎!

所以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其实刚才他有反应,他内心并不平静。

他真的很害羞,不知所措。

这些他不能让安森知道,如果他知道了,估计他会认为自己不正常。

他没有忘记安森讨厌变态。

他也想继续和他做朋友,不想让他反感...

叶笑言的感激和理智占据了上风。

他从心底压下了一点对安森的异样感觉,深深的埋藏到感觉不到为止。

第二天,叶笑言非常不安,害怕多拉会建议米砂大师找个人来测试他。

幸运的是,还是朵拉考验了他。

只是他发现朵拉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当然不是。

他觉得朵拉看着他的时候是在看一个猎物。- 5327+379867 - >

“我没做过,暖风你也知道。”丁觉得好笑。

琦君是她的忠实粉丝。“你做什么都好吃。”

“谢谢你的支持~ ~”丁双手合十,暖风做了个感激的手势。

小君齐家笑着喂她一块海参。

丁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我不喜欢这个,你可以吃。”

然后她笑了出来。

“我现在吃的东西有味道了,还纠结爱不爱。”

“我吃过,味道不错。”君齐家固执地伸出筷子。

丁张嘴想吃,但她没有味道,也没有感觉。

虽然她吃什么并不重要,但君齐家每天都让她吃很多,这样她就可以吸收尽可能多的营养。

丁夏楠擦了擦嘴,笑了:“你知道海参的作用吗?”

琦君眨了眨眼。“不知道。”

“海参是补药。吃了可以补~肾强~阳。”说完丁夏楠自己也笑了。

然后六月齐家不吃那个,把所有的海参放在一个盘子里,堆起来。

丁夏楠不明白他的行为。“你怎么不吃?”这是好事。"

“我不需要。”君齐家淡然说道。

丁::“…”

君齐家突然说,“如果你认为我需要……”

“不需要,不需要!”丁,赶紧阻止他的话。他平时够吓人的。如果他吃得更吓人呢?

还好他只吃了一口,没吃多少,不然她今晚就惨了。

“吃羊腿。”丁夏楠正忙着切羊肉给他吃。

小君·齐家喜欢给她喂食的感觉。他也喜欢喂她。两个人互相喂,很甜。

吃饱后,他们心满意足地走出餐厅,打算去海滩散步。

海滩上游客不多。不像在中国,那里挤满了人。乍一看,满脑子都是。

这里的沙子洁白细腻,赤脚走在上面很舒服。

丁夏楠脱下鞋子,在沙滩上跑着。

今天,她穿着一条白色及膝肩带裙子。她跑步的时候头发和裙子一起飞,很优雅。

君齐家看着她脸上的笑容,眼里闪着他不知道的宠溺。

“俊浩,我们留个纪念吧。”丁对的提议感到兴奋。

“纪念?”

“是的。但是我该写什么呢?”

君齐家看着她,等待她做出决定。

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想到了。”

然后她蹲下身子,用双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心形。

桃心,每边写着自己的名字——丁、、阮俊七。

在他们的名字中间,有一颗小小的心。

君齐家再次关门,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看丁的眼神突然一热,和丁用手机拍了照。君齐家主动把她拉下来,用地上的图案拍照。

然后他迅速把照片设置成屏保。当丁看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她也跟着来了。

之后,丁笑得像个傻子,不爱笑的君也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丁拉着的手。“我们继续走。”

“好。”很多时候,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他都会一直支持她。

走了很长一段路后,丁突然看见面前有一大片香蕉叶。她很顽皮,向前走的时候踩了她的脚。

结果这一步踩在地上就塌了!

“啊,暖风”惊叫了一声,暖风她的身子刚一倒进去,就把她扶了起来。

原来香蕉叶下面有一个很大的碉堡。

不知道是谁挖的。更糟糕的是,我故意用香蕉叶挡住。

谁踩上去,谁就掉下去。

“是谁干的,太可怕了。”丁弯腰拿出香蕉叶。

这个掩体相当大,一人多宽,一米多深。

一看就知道是根据一个人的体型挖出来的。

丁眼睛一变,突然跳了起来。

"琦君,给我照张相,我被埋在一个掩体里!"她露出头,笑了。

君齐家无奈地走到一边,给她拍了张照片。

丁夏楠爬出来鼓励他。“你也进去吧。我给你一个。”

君齐家站着不动,他觉得自己好幼稚。

“快走。”丁被推了一下,只好跳了进去。

结果,他太高了,站在里面,显示出一个长的部分。

“下去只露一个头。”丁夏楠吩咐他。碉堡不是很大。君齐家费了些力气蹲了下来,但他还是蹲了下来。

丁兴奋地给他拍了几张照片。她突然想恶作剧,跑过去按住小君的头。“你不愿意出来,就种在里面,明年你就长得更骏了。”

她的实力不足以让你看到。

为了配合她,他很少挣扎。

丁夏楠按着他,用脚把沙坑填平。

小君齐家笑着跟她玩,眼睛不经意的一撇,突然看到了她裙子下的风景。

她穿着白色的内裤,腿又直又滑,又白又修长。

鼻尖似乎闻到了她的香味...

君齐家没有动,用漆黑的眼睛欣赏着美丽的风景。

丁夏楠注意到他有点不对劲,当他往下看时,他看到他的眼睛是炽热的,深邃的,穿透力很强的。

“啊——”她突然醒了,用手捂住裙子,气恼地骂他。“色~狼!”

琦君抬起头来。“这不能怪我。谁让你比我高?”

“还是我的错吗?”丁很生气。她正忙着往他身上堆沙子。“今天可以在这里种!”

赶紧埋了他之后,她转身就跑。“我自己去玩,不管你!”

结果她刚跑了几步,后面就吵起来了。当她转过头去看时,她看见君齐家从掩体里跳了起来——

还是有点飞。

他就这么飞起来了?!

丁认为他不是人类!

然而,当她看到他来势汹汹,她转身就跑。

“啊——不要——”她尖叫着疯狂地跑着。

君齐家几乎每次都抓住她。他纯粹是故意的。显然,他喜欢猫捉老鼠的游戏。

终于跑够了,他抱住丁的身体,丁尖叫得更疯狂。

君把她高高举起,丁叫够了,就笑。

“你快让我失望了。”她踢了踢腿。

君笑着把她放下,和丁转身把他甩下去。

小君·齐家本想抓住机会用双臂抱住她的身体,但她还是摔倒了。

两人在沙滩上滚了几下,然后你齐家将她按在身上,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丁已经没有力气了。她一瘸一拐地看着他。“你以后负责背我回去,我不行。”

“好。”君齐家欣然同意。

“那你能起来吗?”丁推了他一下但没推他。

小君·齐家的眼睛深邃而炽热。

丁夏楠看到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起来,暖风以后会有人来的。”这里人少,暖风但不代表这里没人。

君齐家仍然一动不动。他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嘴唇。丁没有拒绝。她搂住他的脖子。

吻得更深了,两个人什么都忘了。

忽然,丁的身子僵住了。

小君齐家已经有了反应,正在揉她的身体...

当他刺激她时,她的身体立刻有了反应。

丁脸红了。“起来,我们回家吧……”

君齐家更是抱紧了她,磨蹭得更激烈了。

丁疯狂地环顾四周,仿佛有人从远处走来!

她太匆忙了,如果他们被看到这样,她会丢面子的。

丁忙着拍打他的身体。“起来,我们回去,回去!”

君齐家口气沉重,“不,我现在想……”

丁咬着的脖子,打断他的话,“什么都不要想,先回去吧!你要是在,我就不理你了!”

君齐家眨了眨眼。他深吸一口气,果断抱起她往回走。

丁松了一口气,可他为什么走得这么快?

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急切?

丁捂着脸真是丢人...

回到房间,君齐家自然是为所欲为,这里没人管他,他可以肆无忌惮。

然后,他们一直工作到晚上...

蜜月的第一天结束了。

第二天,他们两个正式开始玩。

琼·齐家租了一辆车,开车带她四处兜风。

岛上风景很好,像人间天堂。

在这里,丁忘却了一切烦恼,开阔了眼界。

在自然面前,人类的一切都很渺小。

所以她无法理解徐梦瑶。世界上有这么多风景可看。她为什么坚持做坏事?

像她这样的人真的是世界上最没脑子的人。

丁已决定不与争辩。

她不值得难过浪费。

想到这以后,丁的心情就好了许多,人也看起来阳光明媚了。

玩了一天,他们两个也没忘记明天的事。

明天他们将参加美食节的食物竞赛。

岛上有一家大型超市。他们打算先买食物。

“你打算怎么办?”六月齐家推着购物车问她。

丁看着琳琅满目的食材,很是不爽。“我不知道。反正你做不出正宗的中国菜,有些人可能还不习惯。”

“西餐?”

“西餐不好,哪里有好吃的中餐。”

"..."君齐家怎么觉得她的话前后矛盾。

丁能做那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好。

古代秘籍上有些菜也可以做,但这里的人不一定喜欢那种味道。

所以成为世界名厨不是那么容易的。

丁对很挑剔,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她看到鲜肉区有猪蹄在卖。

丁的眼睛亮了。"琦君,你喜欢猪蹄吗?"

琦君笑着回答,暖风“我还是喜欢。”

猪蹄富含胶原蛋白,暖风肉质糯嫩,十分鲜美。

丁决定让做猪蹄子!

但是用小猪蹄,太老太胖。

丁买了几十只小猪蹄和各种调料,打算做一壶红烧猪蹄。

白天,他们已经报名了美食节,第二天早上八点钟,他们就要参加比赛了。明天做猪蹄已经太晚了。丁打算早上早起几个小时。

厨房是从酒店借来的。

凌晨三点,他们两个去厨房做好吃的。

丁夏楠并没有把这场比赛当回事。她赢还是输并不重要。她只是想用心去做,去体验参与其中的乐趣。

在腌制猪蹄之前,应该先对其进行处理,把上面的老皮和脂肪部分切掉,使其不那么油腻。

做完这些,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然后猪蹄用酱腌一个小时,再用锅腌。

君齐家不会做饭,所以他只帮丁夏楠。他们配合的很好,动作很快,在比赛开始前就成功了。

搞定了丁,就带着猪蹄子去了。“尝尝,看味道如何。”

琦君咬了一口,心满意足地点点头:“非常好吃,非常好吃。”

丁知道,她做什么他都喜欢吃。

“别骗我,真的好吃吗?”

“嗯,第一名是你的。”

丁这才松了口气。她似乎做得很成功。其实光是闻香味,她就知道猪蹄很好吃。

封一壶猪蹄,他们坐车去比赛现场。

很多人,有男有女有小孩,都来了现场,很热闹。还有很多白衣服高帽的厨师。

在比赛区,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位置,食物会放在前面的桌子上。

而且,来品尝美食的人会得到一个盘子和叉子。

要什么就要什么,他们手里也有厨师勋章。如果他们发现谁的味道最好,他们会给任何人。

当然,来品尝美食的人都是主办方特别邀请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品尝。

这些人会保证绝对的公平正义。

丁夏楠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让曹军齐家去搬锅。

厨师们已经开始分发美味的食物,只是闻闻就让人想吃。

丁夏楠笑着说:“他们都做得很好。好像都是厉害的人。”

“你的最好。”琼·齐家最喜欢她。

丁夏楠笑得很开心,所以即使别人觉得不好吃她也不会难过。

只要他最喜欢。

琦君问她,“什么时候开始?”

丁摇摇头。“放心吧,大家还没到。”

有些人来检查他们做的食物,当他们靠近时,如果没有什么东西,他们可以闻到香味。每个闻到的人都想知道她做了什么。

因为真的好香!

香味和其他食物不一样,能把人胃里的馋虫勾出来。

丁花了不少时间准备东西,当一切差不多的时候,她打开了密封的盖子。这时候,香味溢出来了...

大家一片哗然,循着香味看着她的身边。

丁夏楠戴着厨师帽,暖风笑得很灿烂。

她把猪蹄放在骨瓷盘上,暖风用光洁精致的刀叉把它切下来,然后喂给旁边的小君齐家。

君齐家很配合。吃饭的时候,他做出一副好吃的让人难忘的样子。

加上他英俊的外表和高贵的气息,他更有魅力。

别说菜已经香了。

只要看看他,他们也想尝一尝。

“这是什么,好香。”

“是猪蹄吗?会不会不油腻?”

“它是怎么制成的?里面的酱看起来很好吃……”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

丁优雅地笑了。“这是红烧猪蹄。不会油腻。你可以试试。”

有人举起了盘子。“请给我一些,谢谢。”

丁夏楠把切好的猪蹄放在他的盘子里。

大家都伸出盘子排队去拿猪蹄,第一个刚吃完的人赶紧去后面排队。

他跟身边的人宣传:“真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猪蹄!”

吃过第三个人的第二个人也跑过去继续排队...

终于轮到第一个刚吃饭的人了。他笑着说:“能不能给我整一个?”

丁夏楠很高兴被一些人喜欢。“当然。”

她给他剪了一个。

男子拿了一副一次性手套,直接用双手咀嚼。

他穿着高档西装,绅士而优雅,但他做出吃猪脚的样子...

所以你这样看他就知道猪蹄好吃!

丁的猪蹄很受欢迎,很快就分了。

他们还获得了一堆厨师奖章。

到目前为止,他们获得的奖牌最多。

丁夏楠非常高兴。“琦君,大家都很喜欢!”

琦君也为她感到高兴。“当然,你做的是最好的。”

“我以为他们不喜欢……”

君齐家心里得意。

不,他妻子做的食物最美味。他们很幸运能吃到它。

比赛结束后,开始评选前三名。

毫无悬念地,丁以比第二名高出20多票的成绩获得了第一名。

虽然排名在意料之中,她和小君齐家还是很开心。

大家也为他们高兴。

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颁奖,他是第一个吃丁猪蹄的人。

男人是混血儿,棕色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深邃的五官,乍一看很绅士。

“这是你的奖杯和奖品。恭喜。”他笑着把它递给丁。

“谢谢。”丁接过来,和他握了握手。

那个人去给别人颁奖了。

丁趁此机会打开了奖箱,里面却有两张票。

“这是什么?”她很困惑。

琦君捡起来看了看。他说:“这是两个小岛水上公园的免费门票。你可以在水上公园呆一整天。”

“真的,正好我们明天去,不用自己掏钱。”丁很是开心。

其实这种美食节,娱乐兴趣居多,奖品和排名第二。

而参加的人,很多都是喜欢烹饪美食的,像丁,真正的名厨很少。

这就是她获得一等奖的原因。很简单。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