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496262com(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罪爱寂寞一把刀(1/79)

496262com(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于是赵夫人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约克勋爵。最后她气恼地说:“我怎么知道她是从威武的苏家出来的?如果我早知道,罪爱我就不会送她一个小紫水晶,罪爱一个金叉,或者一个代表唐家的玉镯。天啊,我甚至跟她说,解决不了就能找到唐家...哪里稀罕?呜呜呜~ ~”

约克勋爵无言以对...

然而,赵夫人不知道如果她认为这是一个废物,生活在罗素和她的幼崽的未来海域,她会带来什么巨大的惊喜。

而这时候,罗素还不知道,赵夫人给了她那么多好东西,结果,她内疚得要死...如果她知道,她真的会哭笑不得。

十天,如承诺的那样。

这十来天,随着陆续到来的招生老师和学生,整个梅耶尔市都陷入了之前空的兴奋和动荡之中。

然而幸运的是,龙族离开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约克勋爵和杜克勋爵一想到他们今天可以像送瘟疫一样送走这些困难的学生,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在过去的十天里,罗素应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她应该买的东西也都买了。紫水晶的花,她已经花光了...

因为能赚钱,所以苏洛华真的毫不留情。

这一天,忙碌了十天的宁终于出现在面前。

这次梅耶尔市聚集了近千名考生和20名教师。

这些老师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龙走去。

当罗素看到龙时,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是震惊!终于体会到一艘船能航行50年是什么滋味了!

因为这船好大啊!

请原谅罗素缺乏词汇。她看到龙的时候,脑子里只留下一个印象:大!

超级大!

龙族不是停泊在岸边,因为岸边拦不住这么庞大的龙族,它停泊在一英里之外。

虽然离得有点远,但罗素仍然看到这条苏胜龙是一艘巨大的船,但它有一个小镇那么大...

宁九看到罗素的表情,立刻笑了:“你震惊了吗?其实这个也不算太大。”

“还有更大的?”

宁九点点头:“这个圣龙只载了我们一千多人,所以不算太大。真的很大,能载几万人。”

罗素:“…”

“没错。”宁玖指了指神龙。“你得飞过来。”说着,他朝罗素伸出了手。

而这时候,罗素感到奇怪的目光射在自己身上。

罗素很怀疑。她做了什么?至于那么多人的眼睛?而且都是女生?

然而,当罗素看到宁九美丽无瑕的外表时,她立刻意识到...这种眼光罗素已经很熟悉了,因为这些年来,站在南宫旁边的她,一直都背负着这种眼光。

罗素不想让别人觉得她和宁九莲在一起,就对宁静淡淡一笑:“宁学长先请。”

宁靖眼中闪过一抹无法遏制的神色。他和他一样敏感。他怎么会感觉不到罗素潜意识里对他的回避呢?

宁语朝着淡淡点头,率先飞身向龙扑去。

宁语飞起龙后,感觉到了那双曾经看着她的燃烧的眼睛,顿时消失了一大半。

嗖嗖!寂寞

一瞬间,寂寞大厅里所有的人都飞到了残影崖。

正厅里,只有罗素、小柯、蓝陀。

此刻,蓝陀用一种复杂、复杂、又复杂的眼神看着萧克...看到周围没有人保护他后,他很单身,头一歪就晕了过去...

刚才发生的一定是梦...是的,一定是梦。当他醒来时,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兰陀在心里默默念着,然后完全失去了知觉。

不得不说,他的选择是对的,因为年轻的唐珂对虐尸没兴趣,所以踢了蓝陀的脚后就不理他了。

萧克摸了摸肚子,急切地看着罗素。他的眼神委屈而悲伤:“我好饿……”

只是在人前的傲慢和骄傲,张扬这个骄傲的男孩。当你问罗素要食物时,你的骄傲在哪里?此刻,他分明是在追罗素的零食屁和吃的股票。

罗素摸了摸脑袋,安慰道:“那些长辈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等这事完了,我给你烧烤。”

小崽儿歪着头,想着那金黄锃亮的烤肉,终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但同时又在生那些老白虎男的气,脑子又笨又快又慢。真讨厌!

没多久,又笨又慢的宗主长老嗖嗖的飞了回来,长老急切的说:“墙后面真的没有洞,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

小崽儿用傻逼的眼神,带着大老爷的脾气看着他们,凶狠的说:“黑影说示威完就不要了。为什么要赶过去?”耽误吃饭时间让他很生气!

长辈:“…”

小祖宗,你说这话干嘛等我们走一趟...有长辈想解释,但又怕惹恼小祖宗,所以都一脸难过,不敢把气氛放出来了。

当时,每个人都崇拜他们的族长大人。

宗主大人的眼光真是...看长远,看长远。一开始他和小男孩关系很好,这会儿就派上用场了。

因此,所有的长老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的族长大人。

现在整个天道宗,哦不,整个十八大洲,谁知道五灵剑图,就是这个小男孩,一定要从他身上挖出五灵剑图。

他们的资质很蠢,不像少年那样一眼就看出来。他们必须慢慢来...

宗主大人心中冷哼!你们这些目光短浅的混蛋,现在是不是在找老年?不幸的是,你的族长对这个的起源无能为力。

然而宗主还是陪着笑脸,对年轻的小珂说:“小珂,这张五灵剑图...你什么都知道吗?”

小克:“你刚才没看见吗?”

“嘿嘿。”族长大人搓搓手,尴尬道,“这个,你能教教我们吗?你看,我们长辈都很想要,不是吗?”

“是的,是的!我们都很想要,请小珂大人指教!”众长老异口同声的说,连四长老都没有说话,却也用热切的眼神看着萧克。!!

(.)

小柯觉得很奇怪:“刚才不是演示过一次吗?你不会?”

在场的人几乎哭不出来!罪爱

谁和你一样是天才,罪爱亲爱的,一目了然~ ~

族长哭丧着脸说:“我们不得不这样,没有几千年的时间,我们就不能理解荆骨髓。你怎么能这么快……”主神的血能和普通血一样吗?

千禧?!

小珂的小伙子内心震惊,有点害怕。如果要他教这群白虎老部下几千年,还不如让他杀了这群白虎老部下。

萧克得意地扬起下巴,双手环住ing,冷冷哼道,不耐烦地说:“你真傻,我不想教你。你要找到自己的路!我要吃!”

之后,萧克带着罗素和那两个人径直走出了大厅。

“啊,啊,别走,迪克勋爵……”

“小克大人请留步......”

“小克大人……”

但是不管大家怎么亲切地称呼,小珂勋爵都很自豪地把罗素拉走了。

所有的长老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的族长,然后低下头,对自己的愚蠢深感自卑...

人家小男孩一天就弄了一整套五灵剑图。回头看他们,我又清楚地看到了他们。现在再想想,脑子已经模糊成浆糊了。

其实这群长辈也不怪。主要是五灵剑这个人物高深莫测,速度跟不上遗忘的速度。

族长看着这群人,叹了口气:“我知道ri今天为什么开始了?看看你之前对小柯做了什么!”

长老们都沉默了。

他们原本是想惩罚萧克大人的。谁会想到...

“宗主大人,这该怎么做?除了失踪的龙智主,他现在就要完成五灵剑图了,孤身一人。”大长老哭丧着脸。他对五魂剑图的感情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

宗主摇手道:“有什么事?拜托,尽量讨好小柯。他高兴的时候,可以教书。”

它是...这有点太过分了。人吃的是镇兽,踢的是刻有五灵剑的墙壁...规格会不会高一点?

接下来,罗素和萧克不需要再去鬼影崖了,于是他们回到了苍玉郭瑄瑄永恒的灵树下生活。

这一次,我不敢对玄奘永恒之灵树下他们生活的东西指指点点。

当罗素把小屋拿出来作为临时住所时。

这样安排没多久,长老就冲了上来,对小珂大献殷勤:“小珂大人,这木屋看起来不是有点旧了吗?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一挥手,空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座华丽的精巧木屋。

小珂勋爵生气地说:“不,拿走!”

之后,他转过头,走进罗素的小屋,静静地练习,完全无视长辈。

前辈:“…”

老者擦擦额头的汗,对罗素笑道:“苏小姐,你看这……”

这个女孩是圣主的命令。现在,为了五把灵剑,他不得不讨好圣阶的小女孩...唉,这ri过不去。

然而,有了五灵剑,老荆的高兴程度是上帝的两倍。!!

(.)

罪爱寂寞一把刀

这些长辈,寂寞也算是送礼和提问吧。

小珂知道他会直接寄给小珂勋爵,寂寞但他不接受,所以他一个接一个地来讨好罗素。

如果不收礼物,那不是浪费生命吗?因此,罗素按顺序接受了一切,并收到了许多礼物。至于教不教,哦,我家最近有点不爽...

怕在小珂勋爵烦躁的情绪下被踢成炮灰,长辈们都灰溜溜的走了,他们坚信自己的礼物一定送不到位!

于是,长辈们想了又想。首先,他们把蓝陀送到很远的地方,把他收拾起来,送到大雪山去,然后和那个倒霉鬼一起思考。

只是两人得罪了萧克主,只是一对。

然后,小柯大人的衣食住行会全面升级,都是最精的!

忙碌了一个月,小珂勋爵终于找到了良心,表示愿意教一个,叫一个最不笨的人。

最不笨的人...

长辈们都希望自己是最不笨的人,但是看着在座的宗主大人……他们敢比宗主大人聪明吗?

所以这个配有萧克五魂剑图的名额被宗主大人夺了。

族长非常自豪。他炫耀似的看了长辈一眼,说:“你们几个,临时抱佛脚也没用。从一开始就对小珂好真好。”

长辈们默默吐槽,他却把人带了上来。可惜他打不过族长大人。呜呜~ ~

于是,族长大人开始和年轻的柯武灵剑画图。

自从宗主大人开始与萧克五魂拔剑,苍玉郭瑄瑄的永恒之魂树就被关闭了,不允许任何师兄靠近!

你怕有人偷五灵剑吗?不不不事实是这样的。!!

(.)

如果我的兄弟或者长辈看到他们宗主现在的情况,罪爱恐怕宗主的威信会直线下降。

Xi武陵剑图的场景是这样的:

罗素在仓廪郭瑄瑄的神仙灵树下摆了一张桌子,罪爱然后把所有的食物和饮料都放在上面。当然,小柯最喜欢的烧烤是必不可少的。

萧克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双手捧着烤肉放在嘴里,在海里吃喝,然后族长大人一遍一遍的练习。

萧克抽了空一眼族长大人。他皱着眉头,愤怒地喊道:“不,不,不!我告诉过你,这把戏的精髓是冲向虚脉的,你怎么不明白!”

“对,对。”全十八大推崇的最强人类此刻被肖克毕恭毕敬的训斥。

萧克皱着眉头,不满地说,“我练了好几天了。为什么我做不到这一招?”我不是叫你送最不傻的人吗?怎么才能发最蠢的?"

宗主大人很想哭...不是每个人都和上帝的血一样好吗?你的东西是准确的,但是我们普通的血液,这个速度已经是巅峰和再巅峰了...

被鄙视的宗主好郁闷。

小可挥挥手:“好,好,赶紧练!如果今天不行,我就不教你了,嗯!”

小珂认为,所有人在运动方面都跟他一样,能练就练,能静就静。

所以,在他眼里,宗主大人就是这么蠢,事情就是这么慢,这么慢...但其实宗主大人的修炼速度对于人类来说已经快如火箭。

重男轻女的成年人也知道自己比不上神的血。如果非要比较,他们会发现自己不舒服。

然后,摩罗宗主大人默默跑到一边练剑。

当时,小珂吃完烧烤,只好抓起鲜榨果汁喝了。

但是

“喂!”

罗素手里的筷子准确地敲在了萧克的手背上。她板着脸严肃地看着他:“手又油又脏,走,喝酒前洗手!”

克盯着罗素。

但是罗素毫不示弱地盯着他。

最终小战胜软了,委屈的瞪了罗素一眼,转身乖乖的吸了一口,洗完手,欢呼着跑过来,抱着鲜榨果汁喝,喝得心满意足。

因为鲜榨果汁里的水,罗素用的是天灵水,所以奇怪的是小柯不喜欢。

所以,在苍郁郭瑄瑄的永恒之灵树下,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重男轻女的大人被小珂训斥,小珂被罗素教训。

这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如果这个东西被外人看到,我怕我会疯掉...因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在他们眼里赫然是主令的小废物少女。

宗主大人当初没注意,因为他一心扑在五魂剑上,心无杂念。

但是突然有一天,当罗素的筷子准确地击中小珂的手背时,族长大人突然不平静了!

这是不对的!

族长大人知道,年轻的唐珂是上帝的血脉!正因为如此,我才能理所当然的接受他的训斥。!!

(.)

但是,寂寞那个小废物女孩是什么身份,寂寞她教了主神的崽,但是她很坚决。筷子说她会开枪。

而且,小崽也很奇怪。他乖乖的被拍了。虽然他会反抗,但他的反抗总是无效的...

而且,对于宗主大人来说,最奇怪的是,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为什么每次都能准确的射中中小型幼兽的双手?要知道,幼崽的力量,可是连长辈都是孤军奋战。

族长也特别注意了,真的不是崽崽惹的这个废物女孩...废物女孩真的是真的有实力,速度强悍,投篮,那就更奇怪了。

事实上,宗主并不知道罗素的气场已经散了,现在才恢复到圣主阶,但是她的空速度还在,而且她的空速度最近也升级了,所以她的手速连幼兽都跟不上。

当然,因为没有灵气支持,罗素的手速只能维持片刻。

让她多给小熊拍照,她就不行了。

族长注意到这一点后,开始关注罗素。

然后他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在外面,那个无法无天,仗着ing莽撞的小恶霸,在小废物面前,就是她说的,现在在她控制之下,经常被她叉腰训斥。

主神的崽们虽然也发了脾气,但气势完全不如小废物姑娘。不一会儿,气势压了下来,他们顺从地点了点头,却无法听话。

如果说两个人之间有情人关系,这真的不像,因为根本没有暧昧的成分。如果非要描述的话,我们觉得有点像姐姐和骄傲的哥哥...

这很奇怪...难道玄武主神大人又生了一个小女孩?

但这不对。玄武神的幼崽怎么可能是领主令的废物少女?

这个小女孩藏起来了吗?也不对。她身上的经脉和气场真的真的很普通,但是圣主阶。没有什么隐藏的。

宗主大人思来想去想不通,想自己的脑袋会打结。

他怎么会想到强大的黑白一对会一起接纳一个弟弟,在空之间教给她灼阳的魔力和奥运的魔力?然后由于联合在一起,会降到0级,重新开始。

即使他的大脑更聪明,他也不能弄清楚关节。

不过,族长大人真的对罗素很有好感。

重男轻女的成年人觉得幼崽是肯定的,会被帝国理工录取。

就算人家傲慢挑剔的说不接受,他也会稍微透露一点小熊的来历,看看他们敢不敢接受。

但是,如果多了一个人,族长觉得前两届的脸面又回来了。

所以宗主想探索一下罗素的实际情况,看看有没有办法成为第二个名额。

重男轻女的成年人每天都来练习,罗素和她的幼崽的生活和休息已经很清楚了。

晚饭后,幼崽通常出去闲逛。不确定去哪里闲逛,主要看他的心情。!!

(.)

罪爱寂寞一把刀

那时,罪爱罗素通常在房间里练习。

所以族长觉得诱惑的最佳时机是幼兽出去闲逛不回来的时候。

这一天,罪爱族长回到家中,招了一个影子,附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影子点点头,然后跑开了。

玄奘的永恒之灵树下,最近因为那些内门解散,影子很容易摸到小屋。

但对他来说,进船舱并不容易。

因为守门人是雪中的白云。

雪白云兽原本是二星的实力,但是最近受罗素和她的幼崽们的欢迎,喝辣的,尤其是吃了赤红独角喷火兽之后,有幸被直接提升为神化三星!

这让瓶颈期过后很久没有升职的雪白云兽,又开心又疯狂!

本来和罗素签约,只是因为生存,忠诚度很低。然而,在与罗素相处了这些天后,雪中的白云发现它的主人太神奇了!有这样一位神奇的大师真是骄傲!

但是,他的主人一直很忙,没有空照顾他。于是,原本被六长老宠着的白雪云兽,主动提出做守门人。

想了想,罗素同意了这个请求。

能和老板说话的影子,实力绝对不差,升职后也不会给雪中的白云让路。

影子悄悄溜进精致的小屋,雪中沉睡的白云浑然不觉。

此刻,罗素正在向36楼练习烧阳魔法,而空之间的奥体魔法也是36楼。

罗素总是这样,同时练两种* *然后把这两种* *融合在一起,这样慢慢融合,打好基础,最后的路会顺畅很多。

影子进去的时候什么也没发现,因为四周一片漆黑,看不到人影。

罗素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所以他自然看不见。

突然,影子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房间越来越热?

刚开始温度升高了一点,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后来热度越来越强烈,连影子的力量都压倒了。

这是怎么回事?

影子在想,是应该转身离开,还是继续探索?

但是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这一刻是难得的机会,是留下来探索真相的最好时机。

所以影子闭上眼睛后,就散发出体内的精神力量,慢慢开始寻找最热的热源。

影子的实力很强,没多久他就选择了方向。

他选择的方向恰好是罗素所在的黑暗房间。

影子想,我想看看你这小丫头到底在干嘛。

影子屏住呼吸,朝着暗室所在的方向悄悄离去。

离暗室越近,热量越强。影子只觉得一股热浪滚滚而来。他只觉得心跳加快,呼吸灼热,呼吸困难。

但对真相的追寻让他一步步走近。

而此刻,暗室里面正在融合最关键的三十六层燃阳神功和奥体神功。

...

黑白* * 空奥体和焚阳是他们毕生的绝学,寂寞也是中部大陆数一数二的,寂寞比五灵剑图强多了。

虽然罗素现在才练到36楼,但是他的力量是惊人的!

此刻的罗素,额头上的汗水,一半苍白一半发红,随着两次* *的融合,她脸上的颜色开始恢复。

但是这种锥心疼痛,压得罗素呼吸困难,几乎窒息!

虽然疼痛快要晕过去了,但罗素仍然咬紧牙关,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在这个时候晕过去,她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她要拿到国子监的名额,她要去中央大陆,她要拿回南宫云,一定不能让自己晕倒!

就算,痛得仿佛全身* *都被切成了碎片,仿佛全身骨头都被一根根折断了!

罗素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

在罗素的努力坚持下,她的两种绝学就像两个光球一样,逐渐重叠...胜利在即。

影子一步步逼近。

当影子的手握着暗室的门把手,悄悄进入...

突然-

“轰!”

一声暴烈的声音,本该响彻云霄的声音,本该直冲云霄的声音,此刻就像是在瓮中,发出沉闷的声音!

因为声音被罗素的引力挡住了空!

所以声音在罗素重力空范围内爆炸!

不幸的是,此时此刻影子刚刚进入罗素的重力空之间的爆炸范围。

所以,很不幸,他拿走了大部分火力!

黑暗的房间外面,一切都很安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然而,在黑暗的房间里,此刻有一股强烈的火焰!

罗素的身体包裹在掉落的红莲中,看起来像一团巨大的燃烧的火焰。

在重力空围成的暗室里,温度急剧上升。

影子觉得房子太热了...那是他几乎无法呼吸。

就在这时,一条火龙,从火焰中间,突然向影子射来!

很强的火元素,很猛烈的攻击,仿佛整个空都会爆炸!

这种异火,竟然比赤红独角火焰兽喷射的异火云要强得多!

影子第一次感到恐惧。

他有种濒临死亡的错觉。

他转身要跑,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他的力量,他的速度,甚至他的脚步看起来跑得很快,但感觉像慢动作。

地上好像有几千磅的胶水粘在他脚上,让他挣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影子的心里充满了疑惑和恐惧。

人类总是对未知的事物充满恐惧和恐惧。

但此刻,威力巨大的火焰似乎就在影子栏上。

一直追着影子放屁。跑在后面,还不停地烫他的头发。

影子的头发、眉毛和身上的衣服都在不同的火焰下化为灰烬...

影子快要哭了...

宗主大人不是说这个家只有一个圣女吗?遇到神化火龙是什么感觉?简直太可怕了!

影子用了他全身的灵气,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冲出了罗素的引力空!

...

罪爱寂寞一把刀

此刻,罪爱只有一点破布盖住他的身体。他没管那么多。他快步向前冲去。他想告诉族长这件可怕的事情!罪爱!!

暗影不知道的是,黑白* *为了哄罗素修炼,给了她一些宝物,其中一个就是守护矩阵。

这两个* *怕罗素修炼晋升的时候被打扰,所以他们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宝藏,就是五角星一样的守护矩阵。

五边形守护矩阵只是平日的点缀,罗素戴着它当发夹。但是当罗素晋级的时候,天地灵气会激发出五边形守护矩阵,自然会激发出恐怖的防御能力,攻击所有入侵的外敌!

以罗素为中心,方圆10米内的外敌都是目标!

而暗影则不吉利,打开暗室的门,进入五边形守护矩阵的攻击范围。然后,他就倒霉了...

黑影并不知道火龙是从苏处来的,于是快步朝宗主跑去。

此刻,老爷子正在悠闲的喝茶。

正在这时,一个尴尬的身影向他跑来。

我看到他的头发被烧得东一片西一片,眉毛没了,脸被涂成黑色,衣服也只是一点点布,让他在这个季节看起来很酷。

影子哭丧着脸急切地告诉族长:“大人不好!我怕那个女孩有危险!”

“什么?!"宗主大人突然起身。

小姑娘跟神的小崽儿有关系,跟小崽儿有什么关系都是大事!

影子带着哭腔:“属下想查出小女孩的真相,没等属下看到小女孩,就被火龙袭击了!我差点死了,回来看你,宗主大人!”

“有这种事吗?!"

“是的!是真的,宗主大人,看着我……”影伤心地说:“火龙好厉害。我想救那个小女孩,但是除了来找你,我什么也做不了!”

族长着急了:“我去看看!”

说完,宗主大人快步走向了玄奘苍羽古往今来的灵树!

小屋在苍郁郭瑄瑄的永恒之灵树下。如果小屋被攻击,苍玉郭瑄瑄的永恒灵树怎么办?这是宗门的又一宝藏!

宗主大人有急事,飞走吧!

当族长到达时,他发现周围很安静。

苍玉郭瑄瑄永恒的精神之树依然繁茂,充满灵气。

长辈送的精致豪华的小木屋静静地站在那里,外观没有任何损失。

嘿,影子不是说小屋着火了吗?你不是说被火龙袭击了吗?为什么看起来什么都没发生?

宗主大人心中充满疑惑。

他偷偷释放了意识,然后他看到船舱里面干净整洁。被火烧过的痕迹在哪里?甚至没有打斗的痕迹。

是影子在说谎吗?

宗主大人心中不解,于是精神力探测了一下船舱里里外外,试图找出罗素,有点浪费。

如果小废物真的被火龙带走了,小崽生气就太可怕了。

找,找不到。突然,咦-

...

小女孩在厨房?

而且好像是在生火做饭?

看到她的衣服很整齐,寂寞头发很整齐,寂寞表情很平静,一点也不像被俘虏的样子~ ~

影子在干什么?

宗主大人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船舱,根本没有发现传说中的喷火龙。一看到这,宗主大人心里忍不住骂起了影恨。

看看那个失败的小女孩,她还在做饭。恐怕鸡块需要炖。它们看起来很好吃。

族长大人流着口水,但他知道幼崽对食物非常保护。如果他敢吃一块,幼崽肯定会威胁不教他五灵剑。

宗主大人叹了口气,转身默默走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总觉得不对劲……他总觉得鸡好像在哪见过。

应该是灵兽园的鸟吧?宗主大人默默思考着。

但是,我还是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正要去自己的院子,突然,宗主大人想起了什么,整个脸都绿了!

他飞快地飞向他的院子!

因为族长大人突然意识到拔下的鸡毛里有一些他最熟悉的毛。

他飞云黄山的头是一根青绿色的粗毛!!!

不不不。宗主大人一边冲进屋子,一边寻找云菲凰!

在院子里,不!

在房子里,不!

在屋顶上,不!

“呼,云菲烧伤了!快回来!”族长大人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是发情期的黄,宗主给他留了假,让他自由出入宗门,并寻找他可爱的同伴。

说到这里,我已经好几天没看到非云被烧了...

当宗主召见黄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

联系不上!更准确的说是丢了!

他失去了对云菲·伯恩的控制!

这一发现,族长大人的腿都软了...

不,不,你不能?那是他的云菲山烧伤!!!

宗主大人真是吓得脸色发白。他深吸一口气,准备去罗素确认炖肉是否是他的非云烧肉。

宗主大人都傻了,他看到小崽从眼前溜过,手里还拿着根骨头。骨头,骨头发出的味道-

难道不是云菲烧伤的味道吗?!!!

当族长大人做出反应时,幼崽已经走了...

族长大人怒气冲冲地朝幼崽消失的方向跑去。

过了没多久,他发现了幼崽,忍不住大喊:“住手!”

小崽用飞云黄的骨头磨牙,转过头,满脸疑惑的看着族长:“你在干什么?”

宗主用力握拳:“让我看看你的骨头!”

说完,族长大人抓起小崽儿磨牙的骨头,仔细一看,会不会是假的?真是云菲烧的骨头!!!

宗主快要疯了,指着幼崽大声说:“你,你,你知道,这是我的飞天坐骑,不是普通的灵兽!这是中央大陆的灵兽。当年很难得到。你真的吃了我的飞行坐骑。太过分了!”

...

那时候就算只卖水晶果,罪爱那也是疯狂赚钱!罪爱利润巨大!多好的选择啊!

于是,大家都开心地看着首席鉴定师,就等着他出声。

但就在这个时候,首席鉴定师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但是,姑且说这棵古老的水晶树有些缺陷。”

“什么缺陷?”大家异口同声,焦急地问道。

“它...快要死了。”首席鉴定师并不是瞎子,因为这件事根本无法避免,所以他说了实话,“这颗小水晶古树的根系已经腐烂,经过鉴定,成活率是...百分之一。”

“啊???"

下面是一排整齐的切割抽气声!

百分之一的存活率,和死亡有什么区别?虽然古代的水晶树很有钱,但是谁想买一棵枯树呢?死了不就一片废柴吗?

首席评估师能预感到观众的反应,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如果成活率高一点,这么赚钱的宝宝,没有500万,哪来的下铺?

“现在开始拍卖,从...10万积分,每次至少加价1万。”首席评估师在示意观众安静后开始拍卖。

但他喊出这个价格后,很多人都把目光移开了。

10万积分,买块木头回家?是不是每个人的分都是大风吹来的?谁买谁傻。

所以首席评估师说了起拍价之后,全场一片寂静,没有人出价。

首席鉴定师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看来他老朋友的这颗古老的水晶树要被拿走了。

本来按照他的说法,完好的古水晶树从100万点开始,这种植物的成活率是1%,所以要从1万点开始,但是他的老朋友死活不同意,他也没办法。

如果现在把这个拿出来,恐怕到下个月1%的存活率就没了,真的会变成一块木头。

“时间还有倒计时。”

“三十秒后。”

“倒数二十秒。”

时间一点一点的临近。

但是台下的人都无动于衷。

看来这颗古老的水晶树真的要被夺走了...可怜的老朋友病重,等着积分救他一命。首席评估师的心里闪过一丝悲伤。

正在这时,突然,一个清月的女孩响了。

“一百一十万分。”

这个声音来自二楼6号贵宾室。

投标人自然是罗素。

当首席鉴定师说这颗古老水晶树的果实具有记忆功能时,罗素已经动心了。

到了这个时候,罗素真的不习惯了。这个没有镜头的世界总让她觉得少了点什么。

但是现在古老的水晶树给了她一点希望。虽然存活率只有1%,但对别人来说是。对于有空的罗素来说,存活率必须是70%或者80%,所以罗素在最后一刻出手了。

罗素报出价格后,台下很多人都傻傻的看着6号贵宾室。

11万积分买凡人水晶树?不傻。X是什么?

但是首席评估师很高兴。

但与此同时,他深深感激罗素,他认为罗素是为了他自己才这样做的。

“一次一百一十万分,两次一百一十万分……”

就在拍卖槌要敲下来的瞬间,寂寞又停了下来。

“十二万分!寂寞”

恨的不是别人,正是李。

大家依次看着李和,都暗暗吃惊:这个人傻吗?

但令他们惊讶的是

这时,罗素淡淡地笑了笑:“13万分。”

“十五万积分!”李紧紧咬住的牙齿。

“二十万积分。”罗素紧随其后。

“二十五万!”

“五十万。”罗素这次直接翻倍了。

突然,不仅围观的人,连李也抽了一口冷气!

谁的积分不是大风,所以一块烂木头一看就保不住,却要50万积分?

李立刻平静下来,很久没有效仿了。

他咬紧牙关,又咬紧牙关。

他很想有个英雄版,直接翻一倍,喊出来一百万分,但我怕罗素只是单纯的玩玩他,然后破树就在他手里了。

李想了又想,最后还是放弃了。

首席评估师没想到这颗古老的水晶树最终能拍出这么高的价格,所以他很高兴,对罗素有了更好的印象。

“一次五十万点。”

“五十万分两次。”

“五十万分三次。好了,这次拍卖的古水晶树归6号VIP包厢的客人所有。”

首席评估师举起了手,于是一个专门的人把老树扛到了罗素所在的箱子里,罗素当场得分。

交易结束了。

当李看到那棵古老的水晶树被抬到所在的箱子里时,他眼中的笑容变得更加讽刺,他觉得说不出的苦涩。

但他怎么会知道,罗素拿到这颗古老的水晶树后,当场就把它放在了空的房间里,然后找了一个空的位置让它在这里生根。

古代水晶树的根已经腐烂,叶子已经枯萎,只剩下一根干枯的树枝,已经接近死亡的边缘。

但当罗素种在灵泉边时,他一直用灵泉给它浇水。

没过多久,罗素就在光秃秃的树枝上看到了绿色茂盛的小嫩芽。

一看到这,罗素原本还提着的心立刻安定下来。

如果是一棵完美的水晶树,售价至少会提高到500万点,但现在罗素以十分之一的价格买下了它,可以说是一大优势。

但其他人不知道,他们都认为罗素花了50万元买了一块烂木头。

拍卖仍在继续。

在罗素种植古代水晶树时,几块地被拿走了。

当罗素出来时,他正好赶上射龙草。

屠龙草是炼制魔药的必备药材之一。很难得。一直很值钱,没有市场。出来就被抢了空。

现在也一样。

大家抢龙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一百五十万积分!”

“一百六十万分!”

“170万积分!”

“两百万积分!”李骄傲而傲慢地喊出了这句话。

正在这时,林红义把茶倒进了罗素的房间。

罗素眉眼挑了挑。林鸿刚才匆忙出去了,现在回来得很快,眉心似乎亮起来了,有点意思。

林神神秘秘的低声对说:“苏小姐,罪爱我只是出去打听一下。原来李接了主公之命,罪爱去买龙草。”

这么短的一句话,罗素却从中获得了很多信息。

自李随主公性命而来,必是带足了积分,性格骄横跋扈。

罗素勾起嘴角,眼底已经有了主意。

李现在已经很讨厌她了,相信李以后会和她争论到底要拍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让李在这场比赛中多花点,这样他才会心软。

至此,竞价变得更加激烈。

“二百三十万!”

“二百四十万!”

“三百万!”李又使劲把价格给涨了!

他在打心理战,表现出一种“老子很有钱,谁敢跟老子作对”的气势,让人望而却步。

果然,他这三百万一千,谁和他分庭抗礼?

现场气氛下降,鸦雀无声,然后就没人再提了。

首席评估师等了很久,没听到报价,就说“一次三百万点,”

李为感到无比自豪。

三百万分,刚好卡在一条线上,因为龙草的价格真的一样。

“第二次三百万积分……”

李已经站了起来。

但就在他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干净优雅的女孩。

“四百万积分。”

这个人,除了罗素还有谁?

一听到李的这个提议,当场就傻眼了,但是围观的人都沸腾了。

6号贵宾室大牛!

没想到,一出口就涨了一百万分!土豪有木!

一会儿,大家都静静的盯着贵宾室一号的李,期待他的出价。

而他们自己也在苦笑着摇头。这么高的分数,他们已经不可能参与竞标了,但是李就是不会轻易放弃。现在会有很多要看的。

这时,李很生气!我讨厌罗素到极点。

四百万分...四百万积分已经超出了草本身的价值,就算真的拍下来也不是赚来的。

但是

李愤怒地握紧拳头。

他在师父面前做了一千个承诺,但是他说一定要把龙草拿回来。所以为了在师父面前挽回面子,就算再贵他也要买!

“410万积分。”李冷冷的声音响起。

“420万积分。”罗素对票价上涨笑了笑。

“430万积分。”李咬牙切齿!

“450万积分。”罗素仍然微笑着。

李::“…”

他深吸了一口气,最后愤怒地喊道:“五百万积分!!!"

他想,这种几乎可以买到两株龙草的东西,想必那个女孩不会和自己竞争吧?

但是他错得太离谱了,他不应该主动去招惹罗素。现在有罗师兄和七长老的支持。那个钱包是个非常有钱的人。

所以,当等李松一口气的时候,她打了个慢响,笑着说:“510万分。”

李的眼睛爆发出红光!寂寞

他杀死了罗素的心!寂寞

这简直就是一把钝刀子,慢慢地磨着李的心,这让他发疯。

要不是李答应师父一定买回来,现在想调头离开,不跟打了。

“510万积分一次。”

“510万积分两次。”

首席鉴定师似笑非笑地看着1号贵宾室,拖着长长的尾巴发出声音。

李咬紧牙关:“六百万!!!"

“七百万。”罗素毫不犹豫地跟着价格走。李的话音刚落,她就跑过价了,于是她差点吐血!

会场上又是一片长时间的沉默。

注意的话,甚至可以听到1号贵宾室传来的粗重喘息声。

到时候很多人不仅会关注1号VIP翼,还会关注6号VIP翼。

他们都想看看这个故意跟李抬杠的是谁。

一个屠龙草得了700万分,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人有更多的蠢钱了...

钱不是这样浪费的吧?

这时,已经疯狂地尖叫起来:“八百万积分!!!苏氏,我警告你,这是我师父的草药。你敢反对我吗?!!!"

这一刻,李已经忘记了一切,也没有多少理由离开了!

比起李的狂妄,实在是太冷静了。她悠闲地品着香茶,摇着扇子。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吞吞地说:“既然是你父亲指定的,那这龙草就送给你吧。李记着,你家老爷欠我一个人情。”

罗素的自言自语几乎没有激怒李罗明。

他不能像小孩子吵架一样大喊:“我家主人不欠你人情!”

因此,面对的话,李根本不理他们,没有听全。

“一次八百万点。”

“八百万积分两次。”

“八百万分三次。”首席评估师拿着拍卖锤,做了最后的决定。他笑着说:“恭喜一号贵宾室的贵宾,花了800万积分买了一个屠龙草。不得不说,这个屠龙草是这家拍卖行历史上最高的拍卖价格,足以进入历史。恭喜哈哈哈。”

首席评估师不说这个,难道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

李的心里早就烦躁了,说不出的辛酸。首席鉴定师的话每一句都刺痛了他的心。

这样脑残的行为会被载入史册?人群中有些人忍不住低头大笑。

在有关人员把屠龙草送到李的厢房后,李真的越来越生气,几次想反悔。然而,当他想到师父的时候,他仍然咬牙切齿地交付了800万积分,甚至在心里恨得罗素半死。

李愤怒地把最后的货款全部交付后,下面的批次此时又被送了上来。

首席评估师的狐狸眼里闪着光彩。他笑着说:“刚才我们一个屠龙草出了天价。不知道下面的屠龙草会是什么样的高价。让我们拭目以待。”

“什么???"李砰的一声站了起来,罪爱因为速度太快,罪爱他面前的桌子掉了下来,摔成了碎片。

还有屠龙草???

这时,李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他感到一种要嚎叫的冲动。

首席评估师说完上面这句话之后,台下顿时陷入了沉默...

如果附上图片,一定有一片枯叶缓缓飘落。

所有人的目光先是看了看贵宾楼六号,然后齐刷刷地转向贵宾楼一号...

每个人心里都默默地为李鞠了一个同情的眼泪。

花了800万巨点,把主人的名字放出来,当众欠主人一个大人情,让他买龙草…

但是现在,马上又出现了一片屠龙草。

首席鉴定师等着大家消化消息,然后笑着摸了摸白山羊胡子,半眯着眼笑着说:“好吧,我们来拍第二部屠龙草。”

“第二个比第一个高三寸,多了三片叶子,正好补了九片叶子的传说,所以价格更高。底价150万点,现在开拍。”

这种屠龙草的质量比第一种还要好?李差点哭了!

如果他早知道还会有一个的话,他早就拒绝缴纳,弃权缴纳了,只是罚款20%。

首席评估师说完这句话,全场顿时陷入了狂热。

“一百六十万分!”这比李的要好。

“一百八十万分!”

“两百万积分!”

“220万积分!”

……

接下来的气氛特别热烈,价格迅速涨到250万点。

当时,罗素只是静静地听着这些语录,但她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她正在考虑是否要出价。

她在揣测李的想法。

她正在决定是否再次欺骗他。

算了吧。如果李不和自己较劲,就让他去一次。如果他想参赛,就让他继续吐血。

价格涨到300万的时候,涨价的人很少。

而且起价55万,稍微有点价格优势就涨了。

“四百万积分。”罗素微笑着提议。

就拿龙屠草这个价格,不付出不收益。

这时候,其他人已经没有再出价了,因为此时他们都看着李的翅膀。

之前把李推到了那个地步,现在却不知道李会不会出手。

厢房内,李嘴角勾起了阴险的笑容。

没有出价?让苏洛华花400万积分买优质龙草?做梦吧!

“五百万积分!”李毫不犹豫地出价。

“我要了结这龙草!六百万积分!”罗素几乎咬牙切齿地喊出价格。

李心里笑了。你要预订吗?那你应该做好输的准备。

“七百万积分!”李慢慢的开始竞价。

“八百万积分!李,你可以报答师父刚才的恩情。”罗素恨恨地扔出一句话。

“哈哈哈,还?也是鸟!老子有九百万积分!”李激动得要发火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