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jbo8008(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至尊龙帝(1/73)

jbo8008(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今天,至尊龙帝融云大师穿着一件华丽的金色丝绸长袍,至尊龙帝他的眼睛像碧潭一样清澈深邃,但他的眼睛是飘渺的,但他没有波浪,没有心情,没有欲望,没有要求,这就像是去世界之神那里旅行。

景帝坐在很高的位置。当他看到融云大师时,他立刻从龙椅上站起来,迅速下来迎接他。

他满脸笑容:“融云大师远道而来,请快坐。”

融云大师看上去平静而温柔如水。微微颔首后,他从容入座,对皇帝并没有太多的敬意。

景帝也认为融云大师是如此的冷漠。

早在太监总管亲自提出最好的茶汤的时候。

景帝亲自呈上了结果。

瑶池仙子笑着接过靖帝手中的茶杯:“陛下,我来。”

瑶池仙子亲自制作香茗,恭恭敬敬的放在桌上。她表现得既熟练又自然。她似乎经常坐在这样的东西上。

这时除了精帝,金殿里还有一批文武大臣。

他们看到这个不禁大吃一惊。

据悉,融云大师性情陌陌,即使看不上十大权贵家族的子弟,别人也很难亲近。

但现在融云大师默认了瑶池仙子站在他身边为他倒茶倒水,这说明大师已经默认了她。

想到这一点,众人对瑶池仙子多了几分敬意。

有些对瑶池李氏家族的谣言幸灾乐祸的人,因为怕惹事而闭口不谈。

放好茶后,李乖巧地站在师傅身边。他的眼睛在微笑,他看起来像一个掉进世界的仙女。

当景帝看到融云大师对瑶池仙子的态度时,他那已经熄灭的心渐渐动摇了。

南宫云走的那天,他来宫里自言自语,说的姑娘这辈子不嫁了,苏家的姑娘潜力无限,将来一定能达到李的水平。

景帝摇摇头。

那一天,他被第二个孩子骗了,信了他的话。

现在看大师对李的态度,傻子也看得出李要腾飞了。

如果李被大师收为关门弟子,他的身份就有了价值,他的第二个孩子要嫁给别人的时候就要带着这个身份。

此时,景帝想为南宫刘芸娶瑶池仙子。

而且,最好是在李被师傅收下之前敲定婚事。

景王忍住不动,笑着对融云大师说:“大师很少来这里,但他还要在东陵多呆几天。”

融云大师喝了口茶,声音冰冷:“学徒期满后,他离开了。”

景帝嘴角的笑容微微冻结。

融云大师说话真的很不礼貌。即使面对皇帝,也没有恶意。

但是,景帝只是略微有些沮丧,并没有真的生气。

因为在融云大师的高度,我们不会拘泥于世俗,喜怒无常是常态。

但是,一说到收徒弟,景帝心里就忍不住发光。他看了一眼李,笑着问,“这是好事。不知道师傅能不能确定收谁当徒弟?”

融云大师像白痴一样看着他。他的声音像风一样微弱飘渺:“绝不。”

景帝拍着手,兴奋地说:“既然如此,那我何不把那些炼药师公布给主公挑选呢?”

罗素记得很清楚,至尊龙帝她之前问过青峰,至尊龙帝第三轮抽签会在三天后而不是现在进行!

但是现在怎么样了?第二轮考核她还没走,让她抽签吧。签约之后呢?

“六,五,四……”

机械的声音,一股冰冷的寒意。

“三,二……”

“一个!”

在最后一刻,罗素选择了一个。

虽然之前罗素的情况有点不同,但在这种情况下,我选择先说。

“候选人选一个。现在,请做好准备,十秒后进入考塔。十、九、八、七……”

连续奔跑的声音几乎让罗素变得愚蠢。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罗素就感觉眼前一黑,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周围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个时候!

屏幕外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为什么要进行第三次测试?不应该是三天后吗?”

“苏第二轮刚考完,还没好好休息。现在考察第三轮不公平!!!"

“这是谁的主意?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看了前两部,至尊龙帝很多人对罗素有好感,至尊龙帝都下意识的站在她这边替她说话。

但不管他们有多惊恐,多不满,多抗议,其实考核还是考核,他们的抗议不会影响大局。

此时,里面的明月。

三长老施施然走了出来。

一袭鲜红色的长袍摇曳而迷人。

她明亮的脸上带着成功的微笑,灿烂而美丽的笑容,从容地走了出来。

她抬头看见了老人。她的眼睛微微闪光,笑容增加了三分。“你还没走吗?一个人下棋有点孤独。让小姐姐陪你。”

说完,还没等老者回话,她就打算在老者对面坐下,笑吟吟地看着棋盘。

大长老一直笑眯眯的脸,此时却如冰霜一般,深邃的眼睛冷冷的看着三长老。

然而,三位长老仍然微笑着,他们微微笑着放下了一个白子。“大哥这么凶神恶煞的盯着小姐姐看,可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长老们眉头深皱。

“我做了什么?师弟,不要娶我。”三位长老兴高采烈地向白子下跪,并向长老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兄弟,你不注意,就输了。”

“你太任性了。”老者把黑子放回去,冷冷的站了起来。

三长老从来没见过长老如此冷淡的态度。虽然她心里有点忐忑,但这种情绪很快就消失了。她冷冷地看着哥哥:“既然哥哥这么不高兴,就别呆在这里了!走,不送!”

三长老说着转过身来。

“林青,你糊涂了!”老者看着三长老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总有一天公爵大人会回来的,你……”

长老还没说完,三长老已经怒甩袖子:“如果这是哥哥想说的,那就别说了!”

这不是明摆着说,到时候,公爵大人会帮助罗素的臭女孩而不是帮助她吗?三长老受不了这个。

老者深深的看了三长老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最后无奈的笑了笑。他挥挥手,叹了口气,“好吧,好吧,你哥哥不会劝你的,但罗素必须为他哥哥保护你。”

“你!”三位长老转过身来,怒视着大长老,眼中似乎燃烧着火焰。“大师兄铁了心要和我作对?”

“对于我的兄弟,我只服从城主的命令。”老人眼中闪过一丝冷漠。最后,他深深的看了三长老一眼,冷冷的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说完,老者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原地。

此时,罗素已经睁开眼睛,看着他周围完全不同的场景。

这里是一片雾蒙蒙的荒地。

乍一看,雾很大,能见度很低。

“嚎叫~ ~ ~嚎叫~ ~”四周是鬼狐嚎叫的声音,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让人起鸡皮疙瘩,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似乎她是全世界唯一活着的人。

未知的恐惧和孤独使罗素的心停滞了片刻。

当时情况紧急,罗素随便选了一号签,但是到现在,罗素还是不知道她的一号签是最好的还是最差的。

至尊龙帝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种心与心的关系。九个选项中,至尊龙帝最难的一个还有另外一个外号,至尊龙帝叫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罗素是新来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其实就算她知道,也做不到,因为长辈用自己的手段偷偷动了手脚。自然,她也付出了代价。

事实上,在输给苏的九个选项中,无论她提交什么数字,都是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黑暗中。

突然,一道强光从半空投射下来,照射到罗素身上。

黑暗雾蒙蒙的地面上,有一个直径10米的光圈,罗素稳稳地站在里面。

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罗素的身体紧绷着,已经进入了一种完全戒备的状态。

在这种极度紧张的状态下,一个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影子冷冷地踏入白色光圈。

当罗素看到她面前的影子时,她差点摔倒在地。

喜欢,太喜欢了!

这个人和她一模一样。不仅如此,甚至衣服、装备和武器...到处都一样,所以没有什么不同!

罗素快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有一个她?特殊克隆没有这种技术吧?

为了方便起见,罗素把自己的影子取名为苏樱。

如果说苏樱和罗素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情感。

苏樱从一开始就很冷漠,好像她是被泥巴捏造出来的,没有个人情感。

发现这一点后,罗素此时稍稍松了口气。如果这个苏樱和她一模一样,她真的会哭。

苏樱冷冷地对罗素说:“欢迎来到这个不可能的任务。只要你踩在我身上,考核就成功了。”

这个机械的声音显然就是之前在罗素脑海里催促苏丢掉彩票号码的女声。见面真的是仇人羡慕。

罗素知道,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肯定不是现实中的自己,她不应该有那么多顾忌。如果你真的因为顾忌而没有做到最好,那你真的会爱上任务设计师。

罗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此时他略微起伏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你为什么说这么多?开始吧!”

相信他的话,罗素已经抢先一步,像离弦之箭一样向对方弹射出去,并且立刻到达了苏樱!

面对罗素的阴影剑砍下她的头,苏樱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苏樱的右手摊开,至尊龙帝一把同样柄的剑静静地躺在她手中。

在罗素的影子剑被砍下的那一刻。

“砰!至尊龙帝”

两把一模一样的影剑在空的空中相遇,火花四溅,闪闪发光。

罗素和苏樱各退一步,他们平分秋色。

因为几乎等于的翻版,她在苏无所不能,在无所不能。

而且因为她没有感情,所以也就不会有情绪波动,精神会更专注,更集中。在这一点上,罗素还是遭受了一点损失。

罗素微微皱起眉头。这一刻,她真的把苏樱当成了自己的对手。

一个人能战胜敌人并不奇怪,但是如果他能战胜自己,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害怕的?那是无所畏惧!

考虑到这一点,罗素打败苏樱的决心更加坚定。

“杀!”

苏樱咆哮着,双手举起程英的剑,迅速向罗素冲去。她踩着罗素最熟悉的精神舞步,比划着罗素最熟悉的剑术和最熟悉的杀气...

罗素的斗志瞬间飙升!

“杀!”

罗素也举起阴影剑,向苏樱跑去!

两个人,同样的长相,同样的身材,同样的武器,同样的招数,同样的飞速向着对方飞去!

党党当!!!!

半空中,两把带影剑投入使用,影多,芒飞,残影不断。

四周一片黑暗,只有小光圈被光线投射出来。

那两个人一会儿出了光圈,一会儿又打了打进光圈,情况很激烈。

此刻,屏幕外的人已经完全傻眼了。

他们下意识地揉揉眼睛。

“现在...哪个是真正的罗素?我已经完全糊涂了。”

“不仅你迷茫,我想,除了战场上的自己,估计没人迷茫吧?”

“两个人一模一样,实力一模一样。你认为罗素会赢吗?”

“赢是不可能的。你只看到表面,却不知道影子没有痛苦。就算砍了,实力也不会下降。此时战斗力会提高到120%。你怎么能说罗素会赢呢?”

很多人一听,摇头叹息,眼神里带着各种遗憾。

这一刻,绿心情很好,容光焕发,激动万分。

罗素输了是好事,但他输了也是好事!她突然想起了罗素演晏子时对他的描述,但她清楚地听到了那句话。

这时,格林讽刺地瞥了晏子一眼:“你不是说你想赢很多分吗?这一刻,不敢赌?哈哈哈”

晏子默默地看了一眼绿色的衣服。“谁敢不赌?”

“你还敢赌?”格林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你敢赌,我就敢赌!”晏子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傲慢地转动着下巴,厌恶地忽略了身后的绿色衣服。

“还敢打赌?好,非常好!我给你五千分!!!"一波大胆的绿色衣服,举着她自己的牌子走向晏子众人。

“你确定你的破牌子里有五千分?”晏子笑眯眯地,不屑很明显。

格林被激怒了!至尊龙帝

这句话戳中了她的心。

其实她真的没有五千分。几天前只输给了晏子1000多分。但可惜我们现在机会这么好,至尊龙帝不抄了。

然后,青猛瞪了晏子一眼,目光转向青衣。

“师姐……”绿裙子撒娇似的抖了抖青衣的衣袖。

师姐是天才训练营,比外面的人挣分容易多了,所以我肯定师姐手里有很多分。

“五千分,大姐给你赔了。”青衣做了个大胆的手势,表示是小事。

绿装很兴奋,然后反派朝紫抬起下巴:“你能出5000分吗?”

“你买得起,我就买得起!”晏子冷笑。不知为何,他也是公爵的弟子。即使做的不好,也能凑分。

更何况绿衣的德行,如果不赚到她自动送上来的积分,她怕罗素出来时会敲她的头。

“嗯,还是你,林大哥,做做见证吧。”绿衣在半里外的森林里大喊。

林板丽同意了。

于是,赌注又开始了。

在屏幕内,罗素正在和苏樱玩耍。

党党当!!!

剑闪闪,剑芒闪闪,残影纷纷。

罗素一边玩,一边试图在脑海中找到一个方法。

刚才,当苏樱不小心的时候,她在背后捅了一把剑,但是当这把剑下去的时候,罗素崩溃了...苏樱的肉像棉花一样,没有血流出,看着她的影子,她的力量一点也没有减弱。

苏樱看出罗素错了,嘴里的冷笑非常明显:“你杀不了我。”

言下之意是她是不朽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苏并没有感觉到大麻烦。

她真的希望那不朽的身体是她自己的,可是现在,如果她是她的对手,她只会想哭。

“砰!”

一股重力打在罗素的背上,罗素无法抵抗,他的身体向前冲去。与此同时,苏樱的剑后来到了!

剑,快,直,直对着苏的后背!

在最后一分钟,罗素有一点走样,否则她的心会立即被压碎。

苏樱笑了:“如果你受伤了,你的力量会因为疼痛和失血而逐渐减弱。你注定要死在我手里。”

话音方落,苏樱不停杀戮,不断攻击罗素!

这时,罗素只有一次招架,但没有攻击。

最后,砰地一声,罗素被远远地甩了出去,身体划了一个半弧度空。当然,他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有微弱的骨折声。

罗素躺在草地上,愤怒地抓住他的侧手。

不公平!

一点都不公平!

但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平等的。这个世界怎么会有绝对的公平?既然幕后的人设计她画最难的,目的是杀了她,怎么能放过她?

罗素的胸口鲜血喷涌而出,很快她的黄裙子就被染红了,就像另一边的一朵血淋淋的花,散发着杀人的诅咒!

“愚蠢!就凭这样的实力,我要过第三轮!去死吧!”苏樱深邃的眼睛里带着一丝讥讽,然后她毫不犹豫地开枪了!

至尊龙帝

那一刻,至尊龙帝似乎有无数的画面在罗素眼前闪过,至尊龙帝一切都像电影一样在罗素眼前闪过,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停止了。

看着这一幕幕,罗素突然觉得奇怪。

现在这个连个影子都克服不了的女人真的是她自己吗?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懦弱了,应该向敌人讨回公道。

是的,这个世界上什么是公平?从她上辈子到我这辈子,她见过什么是公平吗?只有失败者抱怨世界不公,成功者才不会这样抱怨。

这个苏樱只是一个影子。

不管影子有多坏,我都被一个假的自己吓坏了。如果南宫云在这里,恐怕我又要笑了。

我怎么会输给她?怎么才能放弃?不是答应南宫云烟等着他结婚吗?

如果当他结婚时,他发现他的坟墓上长了草,那他该怎么办?

想到这,罗素的心酸了,同时他的勇气也倍增了!

苏樱即使没有痛苦,即使有永生,她也只是一个影子!我自己的影子!为什么打不过一个影子?!

在刺骨的剑气中,罗素的黄色身影突然变成了一道光芒,这是苏樱无法回避的剑。

“没想到,你还有退路。”苏樱的脸,像玄冰几千年,第一次流露出一丝惊讶:“但是没用的,你要知道我就是你,我比你更强大,更完美,没有人能战胜这个自我,放弃吧!”

“是吗?”此时,罗素的黄色长袍上还沾着大片的血,嘴角上的血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擦掉。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时,罗素似乎变得难以形容的平静。

它看起来像一条小溪一样清澈。

眼睛里没有以前的狼狈和恐慌。相反,它是一只坚定而清晰的眼睛

罗素看着苏樱,突然笑了:“你是假的。”

罗素的声音很轻,甚至带着微笑,仿佛这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然而随之而来的是难以形容的剑光。影剑在空中穿越了神秘的轨迹,就像星辰陨落,照亮了荒原的日子空...

苏樱的反击尖锐到了极点。

透过光幕观看这场战斗的旁观者几乎发出一声尖叫。这时,每个人都忍不住感到罗素的汗水。现在,苏樱已经完全超越了自己的极限,其实力远超任何人的想象...

然而...

下一刻,罗素冰冷的声音在耀眼的剑光中响起:“假的是假的,真实而美好,还是假的……”

然后,围观的人突然看到一道如同银河般耀眼的剑光中悄然出现一道裂缝...

在这美丽的剑光里,这道裂缝真的丑得像个伤疤。

但就是这样一个伤痕,却在一瞬间划破了漫天剑光,然后只听到“嗤”的一声轻响。

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错误的罗素和觉醒几乎同时被修正...

时间好像凝固了…

天地间没有声音。

所有旁观者同时屏住呼吸,至尊龙帝紧张得令人窒息,至尊龙帝感染了所有人。大家拼命睁开眼睛,不敢眨眼。他们盯着那两个经过错误身体的人...

好像过了一秒,又好像过了一年...

最后...

“滴答”一声巨响,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寂静。

“滴答,滴答,滴答……”

连续的光环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不知道过了多久,围观的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呼:“苏樱输了!”

是的,苏樱输了...

罗素的剑刺入了苏樱的胸膛。这时,程英剑的“滴嗒”一声,鲜血淌了下来...

血滴得越来越快,最后在地上汇成一滩血。失去生命的苏樱,轻轻地倒在血泊中...

罗素只觉得眼前一黑,她的大脑一阵眩晕,等待她再次睁开眼睛

她已经到达了一个熟悉的边界。

这是以前邙山的大门。

罗素记得她在之前的一个关键时刻突破了制高点,从而用制高点的灵气打开了大门。

才过了两天,罗素就有一种像陌生人的感觉。

朱砂的厚门被白玉的手指慢慢推开。

门后出现了一个苗条的罗素身影。

突然,人群中一阵骚动。

“罗素出局了!”

“她没死!”

“那么,她赢了这场战斗?!"

“也就是说,她...她通过了天才训练营的考试?!"

“唰”的一声,无数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罗素洁白如玉的美丽容颜上!

在众目睽睽之下,罗素依然平静而从容,脸上带着得体的浅笑,从容不迫地走出来。

这时候她的衣服已经破损,外表也是漆黑一片。然而,这些并没有损害她的美丽,甚至让大家对她的感官感觉更好。

那时候,还有谁敢说罗素靠作弊果断?还有谁敢说罗素不是实力评定的?

你知道,罗素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黑了。

本来第三轮和第二轮是不可能一起过的。

“摔!”

晏子像蝴蝶一样扑向苏晴,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着她,急切地问,“我看你受伤了!你伤得怎么样?严重吗?!"

罗素笑着拍拍她的手:“不严重,一点也不严重。你以为我不好?”

事实上,伤势还是很严重的,也很可惜融云大师把他最珍贵的灵丹妙药给了她,所以即使罗素想挂,也很难。

罗素看紫嫣看起来真的没事,这才有点放心。

罗素怕晏子担心她受伤,于是她转移话题:“对了,我进去之前不是告诉过你要加分吗?”赚到了吗?"

提起这个,晏子立刻兴奋起来!没有这回事,但是绿裙子要被送上去当冤大头,她阻止不了。

晏子转身在人群中寻找绿色的衣服。

格林想跑,但罗毅深邃的眼睛始终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她真的没有勇气跑。

至尊龙帝

因此,至尊龙帝当晏子看过去时,至尊龙帝格林狠狠地瞪了晏子一眼。

晏子突然变得高兴起来。

“哦,都输成这样了,你这么凶给谁看?我说我要是欠债了,就赶紧把丢的分拿出来。”晏子骄傲地挑了挑下巴,慢慢伸出右手,连绿色的衣服都没看。

格林气得差点跳起来!

然而却被青衣狠狠瞪了一眼。

格林这才回过神来,这种事情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但是人少的时候,

哼!

得到青衣的首肯后,绿心松了口气。松了口气后,她又开始骄傲了。

“不就是五千分吗?骄傲什么?我没见过世界上的土包子!”格林接过青衣的令牌,狠狠地瞪了晏子一眼,最后把积分转给了她。

但是绿色伤害不大。因为她已经下定决心了,等一个安静的地方,等这些人独处的时候,马上拿回积分!前几天丢了点,一定要全部拿回来!

收集完分数后,晏子心情特别好。她谦虚地对罗素说:“5000分太少了。”

罗素气愤地笑了:“便宜了,还可以卖。赶紧收起来,免得在僻静处被布袋打了,令牌也就拿走了。”

罗素漫不经心地说道,但他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格林。

正如她所料,那张绿色的脸有点黑。

这群人竟然有这种想法,真的很有意思。

但是...罗素的目光扫向青衣。

罗素能感觉到,这个人的力量比她更强。如果她不情愿的话,她可能已经逃脱了,但是晏子有麻烦了。

虽然这座城市禁止战斗,但如果是一个安静的地方,在这座城市的纠察队还没有来之前逃跑,抹去战斗痕迹,还是可以成功的。

想到这,罗素半眯起眼睛,冷笑着看着青衣。

此时,青衣的眼睛也冷冷地盯着罗素,她的决定在她的眼睛里表达得很清楚。

罗素笑了笑,把目光从青衣移开。她问晏子,“你敢打赌没有公证人吗?”

“对,就是这个。”晏子笑着指了指林半里,又道:“林大哥是无忧仙子最忠实的追求者,谁也没有。”

“无忧仙子?”很熟悉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似乎看到了罗素的困惑。晏子建议了几句:“血雾森林。”

是的是的。罗素脑中闪过一段记忆。

一开始,在血雾森林里,罗素想起救了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女孩,小女孩骄傲地说,她的爷爷是无忧阁的管事。无忧仙子是三长老最得意的弟子。

格林和青衣似乎明白罗素的计划,而嘴角则挂着不屑的嘲笑和冷笑。虽然林板丽可能不会对他们表现出帮助,但只要他们搬出“无忧师姐”这个词,林板丽就绝不会退缩。罗素想让林板丽送他们回去。做梦吧!

看着格林几声冷笑,罗素也明白半英里是不可靠的。她无奈地看了一眼林板丽,然后微微转动了一下眼睛。

这个在林半里旁边...

实力很强。

深不可测。

至少比不上今天的罗素。

“你不是无忧仙子的追求者之一吧?”罗素笑眯眯地看着罗毅尘。

人际交往中有一种气场,至尊龙帝可以说是意气相投。

和林第一眼就没有一见如故,至尊龙帝但他并没有因为罗毅的拂尘而感到被拒绝。

我以前在银幕上见过无数次,但罗一尘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罗素。当距离很近的时候,我可以看到罗素鬓角的细毛。

不可否认,罗素很美。

甚至,无忧仙子也只是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罗被的笑容吓了一跳,但很快他就恢复了理智,轻轻地勾起了他的嘴唇:“自然。”

罗素一听,暗暗松了口气。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都没有遇到过无忧仙子,但她注定是一个敌人,所以如果罗也是无忧仙子的仰慕者,一定会很失望的。

“公子叫什么名字?”罗素微笑着看着他。

“夏洛的灰尘。”

“罗师兄想去青云峰看看?那里的风景很好。”罗素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罗一尘,这样的眼睛下几乎没有人能坚持下去,罗一尘也是。

罗素觉得在场的人当中,罗艺的尘是最高的,所以她猜测罗艺的尘一定是天才训练营里的哥哥。她对天才训练营完全视而不见,现在又有罗逸尘,那就最好了。当然,让他亲自搭车也是一举两得。

罗好脾气的笑了笑:“小弟既然邀请,师兄自然不好拒绝。走吧。”

罗逸尘同意了。

回首半里地,林诧异地盯着罗一尘!

罗,一张整齐的面瘫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他不是最不喜欢女生靠近吗?他不是最不屑和女人说话的吗?罗素是如何愉快地接受这一邀请的?这不科学!

林板丽觉得太骇异了,一双眼睛几乎贴在罗的脸上,他无法摆脱。

格林听到罗一尘答应送你一程,脸一下子就红了,气得攥紧了拳头!

她想冲过去抗议,青衣一把抓住她,脸如冰霜,眼睛如利刃,瞪着绿衣:“不想死,就站在这里!”

“但是……”气得绿戳!那就是五千分!在她失去1300分之前...她不甘心,不甘心!!!

“以后机会多,不要急于这一刻。”青衣冷冷警告道。

绿不知道罗艺尘的力量,青衣却清楚的知道。

天才训练营,等级森严,泾渭分明,而罗逸尘是班上的尖子生,就连林板丽和无忧师姐也只跟在后面,谁敢得罪他!虽然他看起来很冷漠,但是一旦有人惹恼了他...后果是可怕的。

“他们这次很幸运!”格林不服气的冷哼。

青衣似乎已经若有若无的扫了罗素和罗毅一眼,目光若有所思,深不可测。

然而,至尊龙帝听完这个故事,至尊龙帝范蠡冷冷一笑:“杀你的山贼是什么装束?有多少人?骑什么?你说什么口音?你为什么逃跑?你给我把当时的情况交代清楚了!”

显然,*()

没有事,怎么说清楚?只要你细说,就会当场暴露。

我不得不说,范蠡的手真的很直。

我该怎么办?罗素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就在罗素站起来说话的时候,有人站在他面前,那个人就是周二飞童鞋。

事关生死。周二坐飞机真的是豁出去了。

周二,费的童鞋哭得更伤心了。他紧紧抓住李文爵大人的手,那双华丽无比的眼睛闪着泪光。“将军,你真的想让我们姐妹回忆起这么绝望的一幕吗?”我们真的不想回忆...回忆起我们的父母和兄弟被杀的场景...我头疼..."

周二飞的童鞋柔软无骨,几乎全身都挂在李文爵大人身上,一件衣服,脆弱,楚楚可怜,还有那随时会晕倒的白莲花。【请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至800()】

走华丽冷艳路线的女生表现出如此软弱的一面,就更让人心疼了。

李文爵大人已经抱起他心疼的胸膛。

范蠡仍在追问:“现在问你,不赶紧回答?如果有错,你们每个人都会被关在监狱里,再也不想出来了!”

“够了!”李绝大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难道你长眼睛了?你没看见……”

周二的飞天童鞋很好的提醒:“我家是菲菲,我姐叫双爽。”

大人李文珏怜爱地摸了摸周二飞童鞋的无瑕脸蛋,轻轻叹了口气,转头对范蠡喝了一声:“你没看见双爽和菲菲是怎么被你吓到的吗?还在咿呀学语,观察细节就好,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范蠡:“…”

他像白痴一样看着李文爵。

他忘了不久前刚经历过一次暗杀吗?

文立从未见过范蠡的不屑,他变得越来越愤怒。他来了个任性的脾气,砰的一声拍桌子:“既然你这么能干,那你就留下来调查吧,查清楚结果再回来!两个都要,菲菲,走吧。”

说完,文立绝对左一个,右一个,搂着两个美女,扬长而去。

那些士兵面面相觑,他们看着文立和范蠡,终于意识到文立是上校大人,于是他们都蜂拥而至跟随文立。

而院子里,原来浩浩荡荡的人们,只剩下范蠡一个人了。

而范蠡的眼睛,残忍的盯着罗素,盯着的瞬间不是瞬间,而是阴云密布。

老太太见势头不对,赶紧溜了。她一边溜走,一边说:“我给你泡茶。李师傅,你要好好复习。”

罗素摸了摸他的鼻子。这个范蠡比文立聪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但是

在罗素说话之前,范蠡已经慢慢走到罗素面前,盯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小姑娘,至尊龙帝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罗素咧开嘴傻笑。

“别装了,至尊龙帝不喜欢。”范蠡挥了挥手。“说,你是谁,又是谁派你来刺杀李文爵的?”

“啊?”罗素一脸茫然,“我们,暗杀,李?哈哈,这不是很搞笑的想法吗?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完全看不懂?”

范蠡的胳膊像爪子一样伸向罗素喉咙的要害!

罗素似乎没有反抗。被抓后,她看了看范蠡的《李大仁……”

范蠡的手立即收紧。“敢辩敢说!”

罗素痛苦的挣扎”说...什么...姚……”

范蠡冷冷一笑。“不说实话,对吗?只是个女生。杀了它就杀了它!”

范蠡狰狞地冷笑,突然,他意识到不对劲,因为他发现他的手掌里有更多的东西。

于是他把罗素摔倒在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范蠡发现他的手掌上有一层蜡黄油腻的东西。当他再去看罗素的脖子时,他看到罗素原本蜡黄的脖子上出现了白色的五指印。

被五指印抹去的皮肤欺霜欺雪。对比旁边的糯黄,反差太明显了!

“你!”范蠡对罗素冷冷一笑。“真的很棘手!”

而此刻,罗素已经转身跑了!

“往哪里跑!”范蠡对苏的猛烈攻击!

就在他的攻击即将到达罗素的背部时,罗素有了感应,她的身体顺势滚到地上,险险躲过了恐怖袭击!

而这股攻击浪潮并没有停止!

老鸨刚想出茶汤,迎面撞上了她。

只听哐当一声,托盘被风吹走,泡好的茶汤飞到一半空,茶倒进范蠡,茶碗砰地一声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至于老鸨...

没有力气陪她,她被打中了心脏的那一拳,顿时一口老血涌出,身体重重地倒了下去。

虽然他没有当场死亡,但他没有任何运气。

当范丽看到罗素又要跑的时候,他突然尖叫道:“为我停下来!”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罗素竟然在他的爆炸性饮料下停下来了。她举起双手,慢慢转过身,对着范蠡张开嘴,笑得很灿烂。

范蠡心里突然有一种感觉,他总觉得不对劲,但他说不出细节。

这种感觉让他的心悬了一半空,找不到着陆点。

“你在笑什么?”范蠡皱起眉头,盯着罗素!

罗素双手投降,歪着头对范蠡微笑。“我在嘲笑李大人。”

“我怎么了?”范蠡恶毒地冷笑道。“你要是有本事嘲笑我,看来你有死的勇气!”

谁知道呢,这个威胁的词对罗素似乎没有用。她笑得越来越灿烂,亲切地提醒“李师傅,在杀我之前,我建议你最好检查一下身体。”

范蠡意识到不对劲,因为听了罗素的话后,他真的感到有点头晕。

甚至,还有一瞬间的视觉震撼。

罗素在他面前挥了挥手“怎么样?你觉得有点头晕吗?有点抖?你真的想睡觉吗?”

“你干了什么!至尊龙帝”范蠡血红的眼睛嗜血的盯着罗素!至尊龙帝

如果他还有实力,他很想杀人!

不仅是范蠡,就连躺在地上的老鸨也奄奄一息,她也惊得要崩溃了!

她渴望那两个女孩的美貌。她在路上捡到了什么?刺杀李将军的人真的和这个女孩有关系吗?然后,两个姑娘就去服侍李文爵将军了,是不是...想到这,老鸨浑身发抖,/

如果不是它还在,老鸨早就吓死了。

罗素微笑着看着范蠡。原来投降的手早就放下了,他双手环抱,骄傲地挑着下巴。“以前在李文爵将军的帅营里,你没闻到檀香的味道有点变了吗?”

在帅营,燃烧激情的香料最初是燃烧的,因为文立绝对需要这些东西来娱乐。

罗素进去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调味品中添加一些东西。

罗素的中毒方法无法与普通人相比。如果冷不只是站在她身边,她不会意识到做了什么。

“你加了什么?”范蠡只觉得一阵眩晕!

“华苓粉。”罗素笑着说:“应该说是隐藏版的华苓粉,不过你放心,这华苓粉太稀有了。甚至我手里也只有这么一点,全部献给你。你应该感到荣幸。”

“你!”范蠡差点吐出一口血!

也很荣幸?很荣幸!

看着范丽疯狂的脸,罗素似乎心情很好。她笑着说:“灵粉的隐藏版不会影响你。本来想晚上偷偷溜进你的帅帐,给你下一个激活粉,谁能想到你自己发现了。这真是……”

罗素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我不能说服自己不中毒,所以我利用这种情况,放了一些香粉。看,是檀香木的。”

“你!!!"范蠡凶狠地盯着罗素!

一般的毒药对范丽来说是没有用的,但是帝国的丹药,尤其是在罗素山谷爆发的帝国炼药师炼制的毒药,在范蠡毫无准备中毒的情况下,仍然有一定的机会重创他。

罗素笑着说:“这两种毒素分开使用,一点效果都没有。但是一旦融合到血液里,半个小时就会有反应,现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李师傅?”

范蠡"...噗!”

他有一口老血,被罗素狠狠地吐了!

“你!”范蠡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体内的气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深深的绝望。

他已经这样了,所以文立是绝对的...

罗素有多聪明,范蠡一看,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罗素笑嘻嘻地点点头“李文的实力不如你,再加上他的兴奋,加速了血液流动,所以——”

所以,在罗素说出这句话之前,他看到门被推开,两个人影走了进来。

这两个人,一个是辛一浩,一个是周二飞的,但此刻都是一脸好看。

“你……”范蠡看到他们,剧烈地颤抖着!

而躺在地上差点断气的老鸨,至尊龙帝也死死的盯着这两个人!至尊龙帝

这两个人安全回来了。李文爵将军呢?他怎么样!

在所有人的眼里,新一号和周二飞盯着一个漂亮的身体向走去。

老鸨的脑子砰的一声爆炸了。

不是说这两个是小姐,那一个是丫鬟?看情况怎么像反过来?

罗素问:“文立在哪里?”

辛一浩把一个大盒子递给罗素。

罗素打开一看——

“啊!”一声尖叫响起。

看人的不是罗素,而是老鸨。

老鸨被这个头硬生生吓死了!

罗素关上木箱盖,把它扔到空之间的角落里。当他回到帝都时,他与文立独特的头像交了任务。这是任务项,他不能马虎。

而此刻,范蠡在罗素面前,整个人都惊呆了!

那个头...刚才那个头!

是文立!

不是寻找假装的文立,而是真正的文立!

他耳朵里有一颗非常苍白的痣,范蠡整天和他在一起,所以很容易认出来。

范蠡只觉得整个人都傻!

尽管他不喜欢文立的愚蠢、愚蠢、管理能力差和个人魅力弱,尽管他认为文立今天能在这里是因为范蠡的功劳,但当文立真的去世时,范蠡突然对失去目标感到绝望。

如果没有李文爵,他在范蠡的存在意义何在?

让他绝望的是!

“你死定了!”范蠡指着罗素。“你知道他是谁吗!”

罗素“谁?”

“他文立出生在神武!而他的父亲是神武执法局的三长老!”范蠡凶狠的盯着罗素,眼神愤怒的似乎要喷出血来“惹了神武,你死定了!!!"

而他范蠡,也死定了!

因为当他离开神武去生活时,三位长老给他“文立的独特技能,他活了下来;文立死了,他死了!”

现在文立已经死了,所以如果他不死在范蠡,他所有的人都会为此而死!他讨厌它!

住在神武?罗素觉得这个家族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不久,罗素想起她在克赛岛时,遇到了一群人。当时她把科学之锤从他们手里给坑了。那时,那些人出生在神武。

这时候,才知道宗和帝国理工是一个遥远的竞争对手!

还有罗素,她杀了神武宗三长老的儿子!

范蠡狂笑起来。“李文珏一生的核心古迹玉珏已被打破。很快,三长老就会派人过来。你等着去死吧!”

说完这句话,范蠡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噗嗤!

一个轻响!

匕首狠狠插入范蠡的胸膛,他当场断气!

他慷慨赴死的勇气让罗素的心微微颤抖。

谁能想到,就在半小时前,范蠡对罗素进行了一次强烈而尖锐的评论,但现在他却被罗素逼死了。

罗素有些发怔的盯着这一幕。

冷七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罗素身边,他看着罗素,拍了拍她瘦弱的肩膀。

他带着安慰的语气。“很多人跟神武住在一起,至尊龙帝范蠡可以忍气吞声,至尊龙帝跟在李文爵身边。很显然,他属于这种人,只是他死了,而且死得离李文爵的死时间越近,。下载;;;;;;;跳舞电子书。”

罗素"..."

冷七小眼睛深深的看着罗素,但还是叹了口气“你这丫头……”

原来冷早就让求他杀了,然后他得意地拒绝了这张假想的照片。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冷的意料。

他没想到罗素会用自己的力量把范蠡活活逼死!

在在帅营投毒之前,冷也见过,但刚才在大厅角落里投毒,冷并没有注意到。

如果这个女孩要对付他...冷的心中更是一紧。

因为他发现罗素中毒是一个小规模的手术,甚至他都有点不确定自己能否完全避免。

这个女孩...她又一次让他大吃一惊。

随着这段时间的接触,冷对的印象越来越深刻,因为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吃惊。

“住在神武的人来了,现在还不算太晚。现在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冷七的小眼睛紧紧盯着罗素,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认真。

虽然他想和罗素呆很长时间,但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任性。

苏点点头。

听说可以回帝都了,辛一浩和周二两个人飞过去吐出一口浊气。

之前他们两个那么拼,不就是早点回帝都过正常生活吗?现在,我终于可以回去了。恭喜!

愣的看了看钟点,拿出了那颗破碎的空定位珠。

冷的破空定位珠显示一半,一个淡淡的印章空出现在大家面前。

大家心里都高兴!

你终于可以回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隐约可见的气密空突然嗖的一声消失了!

什么鬼东西?!

罗素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冷七少。

而此刻的寒七少,脸色阴沉,严肃而犀利。

“冷云观?”罗素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冷奇的眉头皱得很深。“坏了空定位珠不能用。”

“为什么?”罗素突然变傻了。

要知道,她的任务最多只有一个半月,从这里回到帝都,她不会走空之间的湍流捷径,但是如果直接出去,50年都做不到!

也许,她最终得到了文立的首级,但因为任务到期而失败了...苏真的吐血了!

冷的美丽的剑眉微微皱起。“碎空定位珠投入使用时中断。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同时又有一颗碎空定位珠往这边来了!两个破空定位珠难免冲突,强者推回弱者。”

也就是说,冷被对方硬生生逼退了!

冷的身份和实力如何?他被迫撤退。那对方的实力呢?

更有甚者,在文立和范蠡死后,立刻出现了一颗破碎的空定位珠,说明来人就是范蠡口中的背景,而且这个背景现在比冷奇还要强...

罗素"..."

这次真的是马蜂窝。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