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球盟会官网(中国)有限公司----炼尸成圣(1/94)

球盟会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46_46885“总经理,炼尸成圣您今天请大家吃饭,炼尸成圣我怎么会为了这杯酒而尊敬您呢?”软件开发部经理举起酒杯,打破了现场的诡异气氛。

陈俊拿起杯子,和他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大家看他这么好说话,也有人厚着脸皮敬酒。

无论谁来敬酒,陈俊都是来者不拒。

饭桌上六个人,四个人要敬酒。陈俊很快喝了四杯酒。

只有赵嵘没有提议干杯。

"赵嵘,你也提议为总经理干杯."

一个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小声对她说。

赵嵘侧身看着陈俊,后者只是看着她的眼睛:“你也想敬一杯酒吗?加油。”

“我以后会尊重你的,总经理。你还没吃饭。空酒喝多了不好……”赵嵘下意识地说道。

陈俊的眼睛亮了,他点点头:“你说得对,先吃吧。”

有人开玩笑地笑了起来:“还是女孩子体贴细心。我们从来没想过空腹饮对身体不好。”

赵嵘知道对方是故意戏弄他们。

她看起来很自然,只是低头默默吃饭。

比起脸皮厚,没有人比得上她。即使她的心风雨交加,她的脸也永远不会动。

幸运的是,下一次,陈俊没有做出任何模棱两可的举动。

然而,当他吃得差不多时,他拿起杯子看着赵嵘:“你还没烤呢。”

赵嵘无语,这个人太在意了。

但是她不太会喝酒,喝起来容易醉...

“总经理,对不起,我不喝了。”赵嵘抱歉地说。

陈俊笑着说:“别担心,喝一小杯就好了。这酒纯度不高。”

“赵嵘,你放心喝酒,我们会保护你的。如果你喝醉了,我们会把你安全送回酒店。”经理是一个已经成为好人的人。

他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候站出来对总经理说最谄媚的话。

其他人附和道:“赵嵘,你必须喝下这杯酒。我们都尊重总经理,但只有你。”

“赵嵘妹妹,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小杯酒永远不会醉人。”

赵嵘想说她有特殊的体质,一小杯酒就能把她灌醉!

但是大家都劝她喝酒,可是她太好客了,相处不好会得罪大家。

陈俊一直坚持拿着杯子,好像不喝酒就不会放弃。

就在赵嵘准备妥协的时候,陈俊突然放下杯子。他笑着说,“看来赵嵘真的不能喝酒,所以不要为难她。女生少喝点酒比较好。今年不喝酒的女生很少见。”

赵嵘怔了怔,他是在恭维她吗?

程经理笑着说:“总经理说得对。像赵嵘这样的女孩很少见。其实女生最好少喝点酒。赵嵘,你真是个好女孩,难道你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吗?”

赵嵘笑了:“还没有……”

程经理笑着说:“你喜欢什么?大叔给你介绍一个。”

其他男人也表示会介绍她。

赵嵘尴尬地笑了笑:“我还没找到我要找的东西。等我想好了,请你帮我介绍一下。”

“不好意思,你现在已经踏入社会了,不要不好意思。如果你对男朋友有什么要求,可以问他们。”成经理也不让她去。

!!。

“两百英镑不够。”

“啊?”陈俊震惊了。“好像很少。”

在他眼里,炼尸成圣这钱真的少得可怜。

“可是我每个月只有这么多钱。”

“我的钱是给我弟弟的。”你的爱突然说。

琦君还说:“有我的。”

陈俊笑着说,炼尸成圣“600英镑,雇一个佣人,我和我哥哥就给他洗衣服。”

“还有我的!”好忙说道。

他也不想洗衣服。

其他孩子心里鄙视他们。花这么多钱只为了让仆人洗衣服,真是傻逼。

“八百斤够不够?”陈俊期待着提问。

米砂笑而不笑:“800英镑雇个仆人给你们三个洗衣服?”

“是的。”三个男孩都盯着她。

米砂走近他们。“你真的是...白日做梦!”

“为什么?”陈俊很困惑。

“他们一个月工资两千英镑,只负责照顾一个人!”

陈俊、琦君、乐山:“…”

三个人都很谦让。

真的要自己洗衣服吗?

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能自己买洗衣机吗?”

陈俊转向叶笑言平静的眼神。

是的,他太笨了,竟然能买洗衣机!

米砂点点头:“嗯,你可以买。”

陈俊笑着说:“几百英镑足够买最好的洗衣机了。”

“米砂大师,我该怎么买洗衣机回来?”

米砂突然笑了:“如果你想买衣服,你可以在岛上卖,那里有各种国际知名品牌。买了可以打八折。”

大家:“…”

经过这件事,几个新来的人意识到岛上有一个大超市。

超市里什么都有。

一楼是食品和日用品区,二楼是家电和电子产品区,三楼是女装区,四楼是男装区。

没有用餐区。

逛完超市后,陈俊想,如果这里有餐饮区,估计每天都会爆满。

主要是食堂的饭菜。味道很差。

我买了两台洗衣机,他们也带来了送货、安装和良好的服务。

在琦君的卧室里,陈俊向乐山低头,乐山只到胸前,说道:“乐山,将来你继承家业的时候,不妨在这里建一个餐厅和电影院。没训练的时候,吃饭,看电影。我真的很喜欢。”

琦君点点头:“嗯,我想要一家餐馆。”

在某些方面,乐山其实是个很单纯的孩子:“餐厅重要吗?”

陈俊笑着说:“这当然很重要!你不觉得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吗?”

“不好吃...你说得对,应该建餐馆,但为什么要建电影院呢?”

陈俊笑着说:“约会方便!”

“啊?”乐山不懂。

陈俊摸了摸他的头,非常成熟地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乐山张开手说:“我比你大。”

“哪有?我比你大几岁。”

“但我是长者!而且,你连小姨夫都不叫我。”

陈俊:“…”

他叫这么小的孩子叔叔很尴尬...

买了一台全自动洗衣机后,陈俊认为洗衣服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但是换被套,换床单,换晾衣服,对他来说都很麻烦。

他宁愿多训练也不愿做这些琐事。

!!

在阳台上,炼尸成圣晒完一件衣服后,炼尸成圣陈俊叹了口气:“最好雇个佣人。”

站在他旁边晾衣服的叶笑言说:“你可以邀请我。”

“你?”陈俊侧身看着他。

叶笑言点点头:“你把洗衣机免费借给我,我可以帮你洗衣服,晾衣服,盖床单。”

陈俊不确定地问:“自由?这样会不会太麻烦?”

叶笑言淡淡道:“一点也不麻烦。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很简单。”

“真的不麻烦?”

“嗯。如果你太苦恼,可以给你工资,想给多少就给多少。”

“给你一个月一百英镑的工资!”

“成交!”

“等等,我的鞋袜……”

“给我。”

陈俊睁大了眼睛:“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叶笑言非常诚实:“我需要钱。你好像很有钱。”

陈俊到处都是黑线。

他怎么感觉他画外音是你钱多人家傻?

叶笑言继续说:“未来需要做的一切都可以由我来做,只要付钱就行了。”

“你不累吗?”陈俊疑惑地问道。

每天的训练都很累。他怎么还有精力这么做?

“我不是很累,也习惯了。”

一句轻飘飘的话,不带任何感情,包含了很多悲伤。

但是叶笑言一点也没有装出可怜的样子:“当然,我不会做任何我用钱做不到的事情。”

陈俊想了一会儿,说:“好吧,以后我不想做的事都给你。”

“嗯。”叶笑言说完,过来拿起陈俊的衣服,帮他挂起来。

他的身体很瘦,身高只比乐山高。

虽然陈俊在同龄人中很高,但叶笑言太矮了。

“你多大了?”陈俊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问。

“十岁左右。”

“你不确定你的年龄?”

“当然,就像十岁一样。”

“你真的不像十岁的人。”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

陈俊不再说什么。他回到卧室,把一百英镑放在叶笑言的桌子上。

"我已经把这个月的工资放在你的桌子上了."

“我知道。”叶笑言的声音仍然那么平静,没有任何起伏。

陈俊总是忍不住想知道他以前经历过什么,这使他如此苍老。

从那以后,陈俊的所有杂物都移交给了叶笑言。

乐山和君齐家也花钱请他帮忙。

三位先生只负责每天的训练。如果你需要什么,你可以找叶笑言。

叶笑言是他们特殊的小时工。

岛上的生活和封闭的学校没什么区别,除了训练很辛苦。

他们每天学习文化课,每周休息一天。

文化课分为三个层次。

小学水平,初中水平,大学硕士水平。

他们中的新成员陈俊是唯一一个学习最高水平课程的人。

琦君和乐山在读初中。

君爱和叶笑言正在学习小学课程...

陈俊发现叶笑言特别勤奋,在训练中进步很快。

只是他的文化水平太低了。他说他才上了两年小学,一定要从零开始打基础。

!!

炼尸成圣

因为他对他有特殊的感情,炼尸成圣陈俊每天晚上都会帮他补习。

叶笑言惊讶地发现他的知识非常渊博。他和他的水平真的只是小学生和大学生的区别。

幸运的是,炼尸成圣叶笑言很聪明,愿意吃苦。在岛上不到两个月,他的英语水平有了质的飞跃。

语言交流没问题。他在课堂上学习,吸收知识更快。

这个沉默寡言、总是目光平静的男孩赢得了陈俊和他们几个人的好感。

唯一的休息日,叶笑言泡在图书馆里。

吃饭的时候,他准时到了食堂。

正准备吃米饭,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岛上的手机是无法和外界连接的,只有岛上的人互相交流的时候。

平时没人找他,只有一个人...

他的雇主!

叶笑言迅速接通手机:“你好。”

电话那头响起了陈俊的笑声:“小燕,回来吃三顿饭,给你小费。”

“好。”叶笑言挂了电话,刷了四顿饭的卡。

每个人的卡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饭数和消费。

如果一个月的次数提前用完了,只能花钱吃饭。

叶笑言口袋里有两张卡片,一张给他,另一张给他的雇主。

这三份,他画了他雇主的...

叶笑言端着四顿饭走出食堂,被三个少年拦住了。

“你是和安塞尔住在一起的那个男孩吗?”为首的少年语气淡淡的问他。

叶笑言认识他。他叫科里。他比他们早五年来到这里。现在他12岁了。他的技术自然很好。

这种人,他惹不起。

“嗯。”叶笑言点点头。

“那个男生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科里盯着他问道。

事实上,岛上许多人想知道陈俊的位置。

毕竟他们的气质差别很大,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孤儿,但显然是养尊处优的少爷小姐。

此外,他们与米砂的关系非同寻常。

大家都怀疑自己的地位不简单。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以提前交朋友。

如果他们只是被信任进来,他们肯定会被排挤出去。这不是一些吃饱了没事干的绅士淑女来自娱自乐的地方。

但是他们根本不和其他人联系。

所以没人知道它们来自哪里或者任何信息...

最近唯一和他们一起去的是叶笑言。

叶笑言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和他住在一起,怎么会不知道呢?”科里皱起眉头。

“我真的不知道。”

科里举起拳头。“你和他们关系密切。安塞尔一定告诉过你什么。你不说,信不信,我打你!”

三个少年都凶狠地看着他,想吓唬他。

毕竟他是新来的,很容易被吓倒。

叶笑言退了一步,淡淡地说:“纪律守则规定,学徒不得私自打架,否则下地狱付钱。”

科里哽咽了,然后是愤怒。

他抓住叶笑言的衣领。他很高,几乎举起了瘦小的叶笑言。

“你以为我害怕这个?我们有很多办法对付你!就算我神不知鬼不觉杀了你,我也有办法!”

!!

叶笑言只是微微蹙眉。“纪律守则规定,炼尸成圣学徒之间互相残杀,炼尸成圣凶手将被判处死刑。”

“你……”科里第一次见到这个呆呆的家伙,然后冷冷一笑。“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发现我的头的。不想死就什么都说!”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可能!”

叶笑言很无奈:“我没有骗你。”

但是科里认定他知道一些内幕。

“他们是哪里人,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来这里训练?”

“不知道。”

科里失去了耐心。他抓起叶笑言手里的袋子,把包装好的食物扔在地上!

“别再说了,我会把你扔在地上!”他恶毒地威胁他。

叶笑言只对地上的食物皱眉。

他讨厌浪费…

看到他还是不说话,科里又提起他,想揍他。

“喂,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科里转身看见一个师姐走过来。

他放下叶笑言,对走过来的女孩微笑:“姐姐,我们什么也没做,我在和他玩。”

年轻女孩不相信他。她看着叶笑言说:“你认为他欺负你吗?”

科里心里咒骂着。这个女人是出了名的好管闲事,现在他有麻烦了。

他用眼睛威胁叶笑言,禁止他胡说八道。

叶笑言看着他们,淡淡地说:“哥哥没有欺负我,他只是……”

“他刚刚是什么?”少女问。

科里几个人的心也提了起来。

他发誓如果叶笑言敢乱说话,他会杀了他...

“他只是说我们吃这些饭的时候没有营养,我就扔掉了,想给我们买更好的饭。”

科里:“…”

女孩非常怀疑:“真的吗?”

叶笑言平静地点点头:“真的。”

科里干笑一声说:“当然是真的。我是个好哥哥。去吧,我再去给你买。”

叶笑言露出感激的神色:“谢谢你,兄弟。”

“呵呵,不用客气……”

叶笑言端着食物走进卧室,但他没有。他看见他们三个在玩电子游戏。

不,四个。双胞胎的妹妹安也在这里。

在这里,陈俊和其他人都用英文名字,其他人不知道他们的中文名字。

陈俊仍然使用原来的名字,安塞尔,君齐家是安迪,艾君是安妮,乐山是迈克。

在别人面前,他们互相叫英文名。

“哥哥干杯,二哥干杯,迈克干杯!”

三个男生在堵车玩,俊爱在后面给他们加油。

陈俊侧身看着刚刚进来的叶笑言。“你现在怎么没回来?”

“小燕哥哥。”你喜欢甜蜜地迎接他。

叶笑言点了一下头。

他走过去,把食物放在桌子上。"我在图书馆耽搁了一会儿。"

他轻描淡写的解释没有说实话。

“啊,我又输了。”乐山很恼火。

陈俊扔掉遥控器,笑着说:“没关系,下次再打吧。饿了就先吃。”

叶笑言看着艾君:“你吃了吗?”

艾君笑着说:“我吃过了。”

!!

叶笑言不再说什么,炼尸成圣拿起自己的饭,炼尸成圣坐下来慢慢地吃。

陈俊发现今天的食物非常丰富,这当然不是指他们,而是指叶笑言的。

他通常只吃普通的食物,不太好。

你需要刷两次卡,因为你吃的太好了。

但他没有多想,他心想,也许叶笑言只是偶尔想吃顿好饭。

一张圆桌,五个人围成一圈坐着。

叶笑言吃饭时从不说话,但平时很少说话。

陈俊和他们中的一些人聊得很起劲。

陈俊说:“中国新年快到了。我不知道假期会持续多久。”

艾君抬起下巴:“我问过米砂大师,她说她通常只有七天假期。”

“这么少。”陈俊很苦恼。“我还是想回家。”

“我也想回家,哥哥。我好想我的父母。”小女孩可怜地说。

陈俊深情地摸了摸她的头:“别难过,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乐山看着他们,没说什么。

陈俊看着他说:“迈克也想回家吗?”

乐山点点头。“嗯,我能和你一起回去吗?”

陈俊想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到时候再问。如果能一起回去,就一起回去。”

乐山笑了:“好吧!”

叶笑言吃得有点吃惊。

他早就怀疑他们不是孤儿,其实不是,他们的父母还活着。

只有他们当着他的面说这些,就不怕他泄露出去吗?

要知道,这里的孩子都是孤儿,对有父母的孩子非常敌视...

“小燕在国内有亲戚吗?”陈俊突然问他。

叶笑言愣了一下,“没有……”

“一个亲戚走了?”

“嗯。”

君爱同情地看着他:“小燕哥哥真可怜,那你就不能回家过年了。”

春节...

叶笑言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酸楚,他已经很久不知道什么是过年了。

那些美好的回忆,基本上都模糊了。

艾君突然笑着说:“要不,小燕的哥哥要跟我们一起回家过年了。我爸妈会很喜欢你的。”

陈俊忍不住取笑她:“你带小燕回去,小心爸爸以为你找到男朋友了。”

“咳咳……”叶笑言。

艾君眨着眼睛说:“哥哥讨厌它。我不早恋。而且,小燕哥哥一看就是妹子。”

“咳咳……”叶笑言赶紧喝了口水。

陈俊、乐山、连君齐家都盯着叶笑言。

陈俊点点头:“有点像女孩子。”

乐山笑着说:“他的眼睛很好看。”

艾君点点头:“是的,我还发现小燕哥哥的眼睛很好。”

叶笑言的头低了几分,额头浓密的刘海更遮住了他的眼睛。

陈俊纳闷:“真的吗,我怎么没找到?”

艾君和乐山奇怪地看着他。

“哥哥没发现吗?小燕哥哥的眼睛特别好看,比我的还要好看。”

陈俊问琦君,“你发现了吗?”

琦君不知所措:“没有。”

艾君更加困惑了。“为什么大哥二哥没发现?”

乐山想了想,突然说:“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没发现!”

“为什么?”你爱问。

!!

炼尸成圣

陈俊和小君齐家也在等他的回答。

没有人发现叶笑言的身体有点紧绷。

乐善笑着说:“我和安妮个子不高,炼尸成圣所以能看到小燕的眼睛。安森和安迪比小燕高,炼尸成圣不容易看到他的眼睛。”

艾君突然说:“迈克,你太棒了!连这个都可以想到。”

陈俊若有所思地盯着叶笑言。

“没有...我平时见过他的眼睛,没有你说的那么好看。”

虽然他的眼睛很大,但他没有看到任何辉煌的东西。

君齐家对此不感兴趣。听完,他继续吃。

艾君很不服气:“兄弟,我说的是真的。小燕哥哥的眼睛真好看。那次看到的,好好看。”

“我看过几次。”乐山点点头。

陈俊突然向叶笑言伸出手,试图抬起下巴。

叶笑言吓得起身后退了一大步,凳子被他撞倒在地上。

他抬起头,眼神平静。“你打算怎么办?”

陈俊看着他呆滞的双眼,莫名失望:“哪里美?”

艾君和乐山都皱起了眉头。

艾君不解:“小燕哥哥的眼睛不是这样的……”

“嗯。”乐山同意点头。

叶笑言无奈地说:“我一直都是这样,真不知道哪里好看。”

“真的?”你的爱单纯,她半信半疑。

叶笑言淡淡地说:“不是这样的吗?”

说完,他举起凳子,坐了下来,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

你爱凑个小脑袋使劲盯着他,但是看久了也看不出什么不一样。

叶笑言也大方地让他们看。

陈俊只看了他几眼,便笑着说:“每个人都有好看的长相,尤其是因为灯光和角度的问题,会有不同的亮点。从下往上看总比从上往下看好,所以你们两个会发现他玩得很开心。”

经过思考,艾君同意这一观点。

“我哥哥是对的。很多时候我从下面看你,会发现你特别帅,有时候甚至比爸爸还帅。”

陈俊突然笑得异常迷人:“我真的比我父亲好看吗?”

“有时候……”你爱捂着嘴傻笑,你哥太沾沾自喜了。

“我有时候比爸爸好看吗?”陈俊故意问道。

艾君诚实地点点头:“嗯,爸爸是最漂亮的。”

“小公主,你太伤你哥哥的心了……”

“哥哥每天都很难过,我也习惯了。”

陈俊:“…”

听着两兄妹轻松聊天的对话,叶笑言暗暗松了口气。

看来以后,我们要提防安妮和麦克了。

他们虽然年轻,但其实很聪明。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叶笑言仍然是陈俊的一名特殊的兼职工人。

这也是陈俊唯一信任和联系的人。

科里偷偷找了叶笑言几次。

每次都是让叶笑言告诉陈君他们的底细,叶笑言的回答总是不知道。

科里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就让他去了解一下。

并威胁他,如果查不出什么,就要他好看。

叶笑言男人不吃眼前亏,显然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

但是他从来没有透露过什么。

科里问过他几次,炼尸成圣他还是不知道,炼尸成圣所以科里怀疑他是在和他们玩。

一天,叶笑言被他们困在图书馆里。

在每周休息日,很少有人来图书馆。

尤其是早上睡懒觉的好时候,图书馆里几乎没有人。

当然,叶笑言每周都很早来这里学习。

他找了几本书,刚坐下就要学习。科里带着两个男仆进来了。

他们直接走向他,表情都不好。

叶笑言有点紧张,但他的脸仍然是。

“叶笑言!”科里走到他面前,恶狠狠地看着他。“诶,你有什么消息吗?如果没有情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叶笑言站起来,防卫地看着他们:“我说的是实话,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很谨慎,我只是拿钱帮他们做事,和他们关系不是很好。”

科里猛地踢翻了椅子:“你想用这些话骗谁?”!安妮,那个小女孩每天都叫你哥哥。你敢说你和他们关系不好吗?!"

全岛的人都知道他们关系很好。

连傻子都能看出来。

叶笑言认为他是瞎子?

“那只是表面的,他们的事情怎么能透露给我呢?”叶笑言说的是实话。

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有父母,生活幸福。

他不知道他们的中文名字,他们来自哪里,他们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但是科里认定他知道。

他抓住叶笑言的衣领:“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要不要说?!"

叶笑言第一次生气了:“我说我不知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我看你没看到棺材不哭!”

科里话音一落,就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叶笑言痛苦地弯下腰,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

“说还是不说?”科里继续问。

“我...我不知道……”

“嗯,你的嘴很硬,不是吗?我看你会不会求饶!”

科里把他扔到地上,命令两个喽啰:“去,给他点颜色。”

两个男仆冲上来拳打脚踢。

叶笑言奋力反抗,但他的功夫根本比不上他们。

他们在岛上训练了几年,技术非常熟练。他的三条腿的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叶笑言一开始会反抗,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他蜷缩在地上,手捧着头,保护着头和心,然后等待着漫长的暴力结束。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杀的时候,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科里残酷的声音隐约传来:“这次我给你一个教训。下次不摆情报,小心命!”

威胁他之后,科里大摇大摆地走了。

叶笑言慢慢地伸展他的整个身体,疼痛使他皱眉,他的牙齿几乎咬。

但他什么也没说,也没哭。

他只是瘫在地上,盯着图书馆的天花板。

突然,一个半透明的身影浮在他的头顶。

叶笑言对他视而不见。

【啧啧,挨打真可怕。你想让我为你报仇吗?】人影问他。

!!

炼尸成圣

叶笑言似乎没听见。

【我知道很多科里的秘密。如果你举报他,炼尸成圣他将被驱逐出这个岛。你想让我为你报仇吗?】

【被打成这样,炼尸成圣你不想报仇?】

如果你现在不除掉科里,他会打你,也许会杀了你。】

叶笑言干脆闭上了眼睛。

图不满,[我在帮你,你怎么不领情?我说的是实话,科里。他真的会杀了你!】

"..."对于他的话,叶笑言仍然没有回应。

[我知道你能看见我,别装了!叶笑言,我不是坏人...不,我不是恶鬼。我会帮助你,当然不是无条件的。我帮你一次,你可以帮我一次。】

在宽敞的图书馆里。

叶笑言一直仰面躺着,那个人影一直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反应。

终于休息够了,叶笑言爬起来,忍受着疼痛,把书放回书架,然后抬起椅子,把它放好,走出了图书馆。

图书馆外面的阳光很好,叶笑言的耳朵终于安静了。

他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去医务室找医生,要了一些祛瘀药和一些治内伤的药。

岛上的孩子每天都在受伤,所以这里有很多药。你可以去医生那里拿。

叶笑言在海边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他脱下衣服,给自己下药,然后靠着石头休息。

他还不能回去,不然一大早就受伤了,会让人怀疑。

他知道安森会出去玩一段时间,到时候还会回去。

正当叶笑言昏昏欲睡时,他突然听到了一段对话。

有人朝这个方向来了!

“今年即将结束。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留在岛上。”一个漂亮女孩的声音响起。

然后是一个低沉的男声:“嗯,按照惯例,满16岁以后就离开这个岛,再也不回来了。明年师父,他们一定会把我们带走的。”

女孩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的使命会是什么。

听说最好的技能会直接保护居士,为居士效力。其他人要么被分配给家庭成员,要么执行其他任务。

你是我们当中最好的。你必须被指派给你的主人。"

“这不一定。我不是最厉害的,至少比不上米砂大师。”

少女笑着说:“请问,米砂大师的功夫变态吗?根本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说到米砂大师,我觉得很奇怪。她从不培训新人。这次她怎么会突然留在岛上培养新人呢?”少年不解的问道。

"也许米砂大师老了,需要培养接班人."

“米砂大师大约25岁,哪里老了?

还有,她培养的新人年纪都很大了,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优秀的人才。

只有那个叫安妮的女孩可能是她的继承人,安妮还和她住在一起。我们都怀疑她会让安妮做她的接班人。"

“我不这么认为。安妮的女孩不像我们。我觉得她不会成为杀手。”

!!

“嗯,炼尸成圣我也这么认为。而且,炼尸成圣安妮,他们的三个哥哥姐姐,还有迈克,跟我们不是一类人。”

女孩点点头,“是的,它们闻起来不像孤儿。他们的身份不简单。”

岛上所有被训练成杀手的人都是孤儿。

除非你是孤儿,否则你不能成为一个杀手...

“我听到一些关于他们身份的传闻。”少年突然说道。

“什么谣言?”

“我好像听说过,他们是南宫世家的成员,也就是我们的主子之一。”

“你说得对,他们一定是南宫家的少爷。除了孤儿谁还能来?户主只有内部成员。”

“我就是不知道他们的身份重要不重要。”

“只要叫南宫,哪个身份不重要……”

两人聊了几句就走开了。

叶笑言只听到了这些内容。

他有点惊讶,安森。他们是南宫家的吗?

也就是说,他们将来很可能成为他们的主人...

但这些与他无关,他只是需要安全地生活在这里,学好技能,有能力保护自己。

而不知道的是,这一次你陈他们要离开了。

行李已经打包好了。

陈俊给叶笑言打了电话,但他的手机关机,我无法接通。

“小燕手机关机,联系不上。”他对另外三个人说。

艾君非常抱歉:“我们马上就要走了,我们不能和小燕的哥哥说再见了。”

陈俊低声说:“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想到今天会突然离开。”

他们认为度假需要一些时间。

谁知道米砂刚才来找他们,说她要离开这个岛,这样他们就可以收拾东西和她一起走了。

她接到任务,必须执行,所以不能训练他们。

但是当她把这些孩子放到岛上的时候,她并不放心,就提前给他们放了假,先护送他们离开。

总之,她不能把他们一个人留在这里。

虽然有别人暗中保护,她还是忐忑不安。

因为时间很短,他们很快就要离开了,所以他们迫不及待地想等叶笑言回来和他说再见。

“我们给他留言吧。”乐山建议。

陈俊点点头。“只能这样。”

在他们心中,叶笑言是他们的朋友,他们不会不辞而别。

陈俊拿出一张纸,写了几个字。

【小燕,我们突然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最多一个月就回来。照顾好自己。】

你爱看他写完写几句。

【小燕哥哥,我回来给你带礼物。有许多美味的食物。开心吗?^-^】

乐山还参加写了两句。

新年快乐,我会给你带礼物。】

然后大家都看着小君齐家。

琦君很无奈:“我不知道该写什么。”

艾君说:“二哥随便写两句。不写,会伤心的。”

“为什么?”君齐家不明白。

“因为我们是朋友。”

陈俊笑着说,“没关系。写不写都一样。他应该明白。”

小君齐家还是拿起笔,写了两个字——再见。

大家:“…”

非常简洁。

把消息放在小燕的桌子上,他们带着行李离开了。

!!

“你等我,炼尸成圣我来接电话。”萧郎转过身去,炼尸成圣不一会儿就回来了。

他把相机递给她。

李明熙立刻转向刚刚拍到的那张。

照片中,她只裹在胸前的浴巾里,露出修长白皙的双腿和胸前上方的地方。

她的头发用夹子夹在脑后,几缕垂在耳朵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此外,萧郎的拍摄角度刚刚好,相机的像素也很好。

简而言之,她就像一张艺术照一样完美美丽。

李明熙不知道他长得这么好看,所以他疯了。

萧郎从后面搂住她的腰,把下巴搁在她的肩窝上,沐浴后轻轻地闻着她身上的香味。

“漂亮吗?”他温柔地问她:“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好的时刻给你。”

李明熙脸色微红,轻轻咳嗽了一声,“我是不是随时都很美?这个根本不算什么。”

“你觉得不好看?”

“不好看,背景不好,衣服也不好。赶紧删!”

说着,她就要开始删除。

如果这样的照片一直保存着,她和萧郎之间绝对没有清白。

当然,他们之间没有清白。

萧郎赶紧停下来:“别删了,我很喜欢这个。”

李明熙侧身盯着他:“你说吧,你是故意拿着摄像机,等我出来偷拍吧?”

否则,他在家,他拿着相机干什么。

而且刚刚好,她一出来,他就抓拍了一张。

萧郎的目的被她看穿了,他没有否认。

“我知道你洗完澡很好看,所以想拍张照。”

李明熙推开他,只是说:“我不知道你有这样的爱好。萧郎,你的动机不纯,这张照片不能保留。如果有一天散开了,有一张亮片怎么办?所以我一定要删!”

萧郎好笑地说:“这不是一张华丽的照片,是吗?”

“你为什么不算了?我说好。”

李明熙不再和他废话,迅速删除了照片。

删了之后,她也确认了会不会恢复,然后把相机塞给他。

萧郎突然觉得自己很聪明。

幸运的是,他只是复制了一份。

但是,他很抱歉:“多好的照片啊,你就这样删了,不觉得可惜吗?”

李明熙也觉得可惜,但她真的很害怕留着照片会是一场灾难。

“没事,那张照片不太好看。如果你喜欢,改天你出去我让你照张相。”

萧郎眼睛一亮:“真的吗?”

李明熙瞥了他一眼:“这位小姐一直说一句话!”

萧帖得意的笑了。

他不仅保存了刚才的照片,还得到更多她的照片。他心里不高兴。

李明熙去打开衣柜,找到一件衣服。

她拿着裙子转过身,犹豫了一下。“你应该避免吗?我需要改变。”

萧郎的眼睛微微一亮,突然问道:“今天几号?”

李明熙对他的意思没有反应:“外面有日历,你自己去看。”

“你亲戚走了吗?”

李明胜xi怔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的月经结束了。昨天就结束了。

最近,炼尸成圣他总是主动为她准备早餐、炼尸成圣午餐或晚餐。

她以前天天纠结吃什么。现在,当有人为她做饭时,她很感动,也很享受。

但很快,这样的好处就没了。

离他们约定的时间只有六天了。

一顿丰盛的早餐后,萧郎带来了一盘水果沙拉。

“再来点这个。”他叉起一根香蕉喂给她。

李明熙张开嘴想吃东西,萧郎给她喂了一个苹果。

吃了几块后,李明熙摇摇头,不吃了。

“我已经吃饱了,请吃吧。”

萧郎放下叉子,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她。“你真的吃饱了吗?”

李明熙挺苦恼:“自己找!”

萧郎抚摸着她鼓鼓的肚子,笑着说:“才一个晚上,有这么大吗?”

李明熙把他的手拍走,她丢给他一个白眼:“你在说什么?!"

“我看你肚子大,我觉得我有孩子了。”

“傻逼,你的孩子一夜之间能长这么大?!"

萧郎拥抱着她,笑了,“我在和你开玩笑。你真的吃饱了吗?”

李明熙点点头。“吃饱了为什么老是问?”

萧郎的眼睛掠过一丝黑暗。

他突然抱起她,大步走向卧室。

“你吃饱了,该我了!”

李明熙的脸变红了。她挣扎了几下:“白天了,我要去上班了。”

“走,我们在家休息一周!”萧郎把她扔在床上,说道。

李明熙撑起身子:“休学一周,要不要我关门?”!"

萧郎脱下他的短袖t恤,露出他强壮而瘦削的上身。

他恶狠狠地盯着她:“如果医院关门了,我就支持你。”

李明熙没有把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

“不,我喜欢自己挣钱!”

她挣很多钱,好吗?

花很多自己赚的钱,感觉比做什么都好。

“你赚多少,我给你多少。”萧郎的身体已经好了。

李明熙感受到了他身体的热度,她敏感的身体有点僵硬。

她瞟了他一眼,轻轻咳嗽了一声,说:“这和养孩子有什么区别?”

萧郎搂住她,把薄唇放在她的耳垂上:“我愿意支持你,但你不同意。”

“你有这个想法?!"李明熙皱了皱眉头。

萧郎抱着她,一起倒了下去,他的身体轻轻地压在她身上。

“是的。我希望你不能为了钱而离开我,永远和我在一起。我真的有这样的想法。”

李明熙没有生气,反而红了脸。

毕竟他太想留住她了。

“怎么,让我收拾~养你?”萧亲了亲她的嘴,调笑说:

他的手不着痕迹地掀起了她的睡衣。

李明熙笑着说:“想得真好!还有,你的手在干什么?”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的小把戏。

萧郎的人继续前进,“做我想做的事。”

“不,我要去工作……”

李明熙推了他,可他又能被推到哪里去呢?

萧郎坚定不移地脱掉她的衣服,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唇,使劲揉她的身体,做了他想做的事情。

李明熙很快被他攻击,炼尸成圣头盔丢了,炼尸成圣部队也丢了。

但是这次,和昨天的感觉不一样了。

这一次,她也感到高兴。

而萧郎就像一个小伙子,不受控制,一次又一次地折腾她...

最后,李明熙差点晕过去。

在她睡着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处于危险之中。

李明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太阳西斜,马上就要黄昏了。

当李明熙撑起身体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腰要断了。

萧郎推门及时进来了。

“醒了?饿了,饭已经准备好了。”他上前扶住她,用大手温柔地揉着她的腰。

李明扬狠狠瞪了他一眼,脸色很不好。

萧郎谄媚的笑着:“我做了你最喜欢的饭菜,我带你去吃饭。”

“我要去洗澡了!”李明熙没好气的说道。

“我已经给你洗过了。”

李明希低下了头,果然,她的身体很放松,已经洗过了。

而且床单被子都换了,她的睡衣也换了。

一想到萧郎帮她洗澡和换衣服,李明熙的脸就红了。

萧郎突然亲吻了她的脸颊。

他的手指抚摸着她白皙光滑的脸。

“我以前没发现你脸红得这么厉害。”

李明熙作为皇后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她微微抬起下巴,勾着嘴唇说:“我好看,皮肤又白又红。是你,皮肤这么黑,脸怎么这么红?”

萧郎邪恶的嘴唇:“我脸红?”

李明熙的手抚摸着他轮廓分明的脸颊。

“你看,你的脸很烫,不红吗?你害羞吗?面对这位小姐,你不能不脸红心跳吗,不能抗拒我的魅力吗?”

萧郎抓住她的手,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他用深沉的目光和哑着的声音盯着她:“你说得对,我无法抗拒你的魅力...面对你,我只想脱下你的衣服,亲吻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然后……”

“我饿了!”李明熙站起来,抽出手,打断了他接下来不愉快的话。

看着她通红的脸,萧郎不禁心情大好地笑了起来。

李明熙狠狠瞪了他一眼,决定不再和这个人说话。

结果她真的不理他了。

吃饭的时候,无论萧郎多么高兴,她的脸色都很不好,她一句话也不跟他说。

萧郎知道他开玩笑说得太过分了,试图取悦她。

不然到了晚上,他的福利就没了。

但是,李明熙下定决心不给他好脸色,所以一直没给他面子。

吃完后,萧郎去洗碗,然后带着李明熙去了卧室。

李明熙以为他又来了,就生气地甩开了他的手。

“你在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再乱来,我马上就走!”

萧郎轻声说,“我只是想让你换件衣服。”

李明熙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你要换衣服干嘛?”

“我们出去散步了。今天不是很热。现在外面走着好多人。”

“我不想出去。”她一整天都很累,所以她不能去散步。

萧郎直接脱下裙子。

他发现了一条漂亮的长裙,吊带,非常优雅,裙子到人的脚踝。

感觉有点热,炼尸成圣李明熙拉了拉她的长发,炼尸成圣突然一个男人从眼角向她走来。

“你好,小姐,我能见见你吗?”男人盯着她,真诚地问。

“怎么了?”李明胜xi淡淡问道。

她早就习惯了被搭讪。

男人在她身边坐下:“我只想和你做朋友。”

李明熙没有理会他,看着不远处走来的萧郎。

萧郎也看到了他们,他大步向前。

“来,你买了你的臭豆腐。”他把盒子递给李明熙。

当李明熙身边的男人看到萧郎时,他们甚至失去了攀比的心,他们被劝走了。

萧郎淡淡的在李明熙身边坐下。

“他是谁?”

“不知道。”李明熙说的是实话。

萧郎冷冷哼道:“以后遇到这种男人,最好不要再看他们,不然他们会得寸进尺。”

李明熙笑笑:“算了,不说了。吃臭豆腐。”

萧郎的表情又僵硬又成功了。

李明熙递给他一盒:“你负责吃这个,我们吃一个。”

萧郎有点没动,把脸移开了。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不管。”

“虽然我爱吃,但是我不会吃太多。而且两个人吃饭很有意思,不是吗?”

李明熙执着地把臭豆腐放在眼前。

萧郎只是闻到了味道,他有呕吐的冲动。

李明熙还故意把臭豆腐放在鼻子底下晃了晃。

萧郎猛地捂住鼻子,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你吃吧,我真的不喜欢这样。”

李明扬暗笑,“难道你想让我原谅你吗?如果你吃了这些,我会原谅你的。”

萧郎看着她愤愤不平:“我真的吃不下这个东西。”

“这个挺好吃的。”李明熙用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你看,真好吃。来,也试试。”

她抓了一块喂给他,萧郎没有躲开,他也没有躲开。

李明熙眼中闪过期待:“张开嘴,我来喂你。”

“我真的不爱吃。”萧郎快死了。

“就吃一块,你连一块都吃不到吧?”

萧明白,他不吃饭,李明熙不会善罢甘休。

今天是谁让他让她痛苦的?

想起晚上的福利,萧郎知道他必须吃饭,否则晚上就没有福利了。

他屏住呼吸,闷闷地说:“吃完了,我要漱口。”

李明熙点点头:“好的,没问题。”

得到她的承诺,萧郎忍不住张开嘴,李明熙眼疾手快,把臭豆腐塞进了嘴里。

萧郎会下意识地呕吐。

“不要吐槽!”李明熙警告他。

萧郎不得不快速咀嚼,然后直接咽下去。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李明熙心情大好地笑了。

“呵呵,以后你要是再欺负我,我就让你吃了……”

萧郎将一直缓慢地领先。

其实臭豆腐很臭,吃起来也没那么难吃。反正味道怪怪的。

看到李明熙笑嘻嘻的样子,他也很开心。

“放心了?你原谅我了吗?”他笑着问。

李明熙很风情的看了他一眼:“这次我放你走。”

萧郎突然拉过她的身体说:“轮到我了。我要漱口。”

“诡辩!炼尸成圣”李明熙无语的推开他,炼尸成圣然后起身下了床。

“我去洗澡,你在这里收拾。”

萧郎自然是要跟随的。

李明熙洗澡的时候换床单。

当萧郎一天换两次床单时,他感到很尴尬。

这几年,他一直忍着,没有找女人。

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他积攒了几年的欲望和希望,就像汹涌的洪水。

其实他也很想爱对方,但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要不是怕李明熙受不了,他想一直和她呆在床上。

李明-xi洗了个澡,房间已经被萧郎打扫干净了。

房间里装有空气清新剂。

此刻,房间里的荷尔蒙气息荡然无存,充满了沁人心脾的气息。

李明熙打着哈欠坐在床上,问萧郎:“你把所有的床单都洗了吗?”

萧郎点点头:“我来洗,你不用洗。”

李明熙笑着说:“我没说要洗。你最好洗一下。不要给仆人洗。”

萧明白她的意思,她不好意思让佣人洗。

他曾经吻过她的嘴唇:“放心吧,我不会给别人洗的。请为我洗好你的衣服和裤子。”

李明熙脸红了,推开他:“去洗澡!”

“好吧!”萧郎微笑着去了洗手间。

李明熙太困了,很快就在床上睡着了。

萧郎出来时,她已经睡着了。

他轻轻地上床睡觉,从后面搂住她的身体。

抱着她甜美柔软的身体,萧郎有些控制地吻了吻她的脸颊。

李明熙皱着眉头,疑惑的声音传来:“别闹了...困了……”

“好,你去睡吧。”他不再打扰她,举起手来关掉所有的灯。

然而,萧郎睡不着。

直到现在,他觉得拥有她是一场梦。

“明溪?”

他轻轻叫着她的名字,李明熙良久,才发出声音。

萧郎轻声说道:“你愿意嫁给我吗?”

黑暗中,李明熙的眼睛微微睁开。

她没有回答他。萧郎以为她睡着了,就不再说话了。

李明熙本来睡着了,现在却失眠了。

嫁给他,她想。

经过这段时间,她知道萧郎对她很好,他也是最好的丈夫候选人。

嫁给他,你就真的幸福了。

但是...她不敢...

那个噩梦会伴随她一生,她最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的末日快到了。

她不能在这个时候,还要带着萧郎陪她去地狱,毁灭他。

没有人知道李明熙的心事。

她只能一个人承受,不敢告诉任何人。

但面对别人的时候,她总是骄傲、乐观、洒脱、美丽的李明熙。

可笑的一天,第二天,李明熙早起去医院上班。

这次萧郎没有阻止她去上班。

他也知道适可而止,适可而止,明——肯定已经和她翻脸了。

与此同时,萧郎也去上班了,他也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忙碌了一上午后,很快就该吃晚饭了。

李明熙刚检查完一个病人,洗完手就回办公室了。

然后我看到桌子上有一束蓝玫瑰和一个大饭盒。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