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九州ku游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家里醋缸又翻了(1/66)

九州ku游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修罗世界的黑人虽然大多不知道他是谁,家里但都有一种亲切的感觉。阅读最新章节中的全文

“你,家里你是……”冯齐格看了看王胖胖的身体,顿了顿,问道:“你是狂龙将军?”

王风还没说话,修罗的这群黑衣人就惊讶的把目光投射到了冯的身上。

骁龙将军?这个人出名了!

他姓冯,是个普通人。在没有家族势力的帮助下,他蓬勃崛起,成为修罗史上有名的金鱼草将军。

在最嚣张的时期,他甚至冲进皇宫,把刀架在太后脖子上!

他也是真的有能力,这么大的负面的东西都能全身而退。

后来被宗主派来参加营救老祖的任务。【hua更新快,网站页面刷新,广告很少。我最喜欢这种网站,一定要赞一赞]

根据当时逃回的长老留下的遗言,迅猛龙将军已经陨落。

而且,他在家族中的指挥卡确实是坏了。

家里有这些杰出人物的画像供奉香,所以很多人都知道迅猛龙将军的指挥官长什么样。

金鱼龙将军有一张英俊的脸,瘦弱的身体和傲慢,但眼前这个人看起来白白胖胖的,像个胖叔叔,哪里有英俊的脸?

冯松原生气地看了冯一眼::“胡说什么?怎么看这位大人脸上迅猛龙将军的影子?太可笑了。”

然而,那个声音打断了冯松原的话:“你真可笑!老子以前有个外号叫金鱼龙,也做到了将军的军衔!”

他们都惊讶地盯着那个看起来又白又嫩又嫩的胖叔叔。

冯结结巴巴道:“狂龙将军额上有一颗黑痣……”

果然胖叔也有!

也就是说,这真的是一个狂龙将军!

修罗世界的这群人顿时兴奋起来!

然而将军的目光从脸上一扫而过,皱起眉头:“你激动什么?”看来你也是修罗人?"

冯松原激动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马上练了一套只有冯家人才会的冯氏拳。

所以双方就这样互相认可了。

迅猛龙将军被困在这里多年了。尹玲虽然伺候他,但是没有正常人和他说话,他几乎窒息。

于是,前修罗将军被迫成为话匣子。

他拉着这些年轻的选手倾吐心声。

冯松原几次想问他指挥卡是怎么破的,我们家老祖被关在哪里。

但还没来得及说两句,就被迅猛龙将军打断了。

所以,直到冯松原倒头就睡,他们才提起这个问题。

迅猛龙将军对冯的年轻队员很好。

他拿出高人一等的派头,摆出长辈的姿态,不仅指点他们的武功,还命令阴魂拿出古墓里的东西作为礼物送给他们。

冯的年轻队员们看到这些都很开心,也很感谢迅猛龙将军。

然而,狂龙将军挥挥手,大师满是派头:“不过是个小玩意儿,何必呢?”

的确,这些在外面很珍贵,但在这个陵墓里,它们只是冰冷的石头。

这时,冯松原终于问出了此行的最终目的:“狂龙将军,我们家的祖宗在哪里?”& lt>。

“嗯,醋缸三年,醋缸我能做到。”罗素严肃凝重的看着苏老头。

看着罗素漆黑的眼睛,苏大师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他盯着罗素,眼神变得严肃而凝缩:“如果你想归还继承的力量……”

“打断了苏的话,苦笑道:“传承的力量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现在就算爷爷要,我也给不了。”

苏神父松了口气:“好,这样就好。”

“可是三年,我怎么能对这三年满意呢?”罗素问独孤莲药师:“独孤爷爷现在有空吗?”

“我不知道……”

“我想和你讨论一下爷爷的病情,看看有没有办法争取更多的时间。”

三年,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可能是很多的三年,但是对于那些闭眼百年的修行者来说,三年之间也不过是一个snap。

你怎么能?

绝对不够!

罗素设法去爱她所爱的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会救爷爷。

罗素和独孤莲药剂师盘腿坐在苏老头面前,讨论他的病情。

苏几次试图插话。

两个人都认为他不存在。

从白天到晚上,从晚上到白天…

罗素失踪了,罗素的兄弟们很焦虑!

“女孩在哪里?为什么突然没人看出来?也不在华远。”

“过去没有人接通讯报告。姑娘不会有事吧?”

“下面的人说,罗素最后消失的地方是在独孤爷爷的院子附近。她没有去找寂寞爷爷吧?”

“当罗素回来时,他会找到爷爷。爷爷一定在独孤爷爷那里。也许他们有什么。”

果然,苏一家人在这里找到了独孤莲的院药师。

但他们只是靠得很近。

嗖。

两道身影不知道从哪里飞了出来,挡在苏四的面前。

苏四和苏九这次来了。

苏四和苏九对着面前的青衣男子挥拳:“朴叔叔。”

朴叔叔被独孤莲药师救了。之后他上书,跟随独孤莲药师。

朴叔实力非凡,深不可测。至少,苏四打不过他。

整个苏族只有两个人可以不经通知就直接进入独孤莲药剂师的院子,一个是苏宗主,另一个是。

所以苏还没遇到那个神秘的朴叔叔。

“朴叔叔,我爷爷在里面吗?”

大叔点点头。

“然后呢?我妹妹在里面吗?”

朴大叔抱着剑,再次淡然点头。

“我们能进去看看吗?”

大叔摇摇头。

苏九正要说话,却被苏四拉住了。

苏四恭恭敬敬的和朴叔叔告别,然后带着苏四离开。

“四哥,你为什么拉我走?我们还没见到妹妹呢!”苏想念她的姐姐。她被关在条款里半年了,他却根本没看见她。她终于回来了,住在独孤爷爷的院子里,但他再也见不到她了。

苏四皱了皱眉头,苏小九疑惑道:“四哥,你在想什么?”

苏思韶想,那时候爷爷为什么要早走?

这本书来自:///html

为什么罗素一回来就找到了爷爷?现在他们被锁在院子里,又翻他们在干什么?

苏四总觉得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他忽略了,又翻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爷爷和姐姐都在孤独爷爷的院子里。他们会怎么做?”

苏思豪摸了摸下巴。

“会不会是姐姐找爷爷商量了什么?毕竟姐姐刚刚突破,很多方面还不清楚?”苏对习以为常。

“会这样吗?”

“当然,我还能怎么办?”苏对是理所当然的。

“也许吧。”苏四依旧满脸纠结。

“喂,别想四哥了。如果你真的有什么问题,等你姐出来了你自己问你姐就行了。姐姐脾气好,能说什么肯定说什么。”

“只能这样。”

苏思豪苦笑了一下。他只是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忽略了。

“既然姐姐没有空,不如我们先准备宴席吧?”当苏提到这一点的时候,很是激动。他一把抓住苏四:“四哥,我们盼了多久了,终于盼到了妹妹的融入。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不能错过!”

说到这种引以为傲的事情,苏思豪也激动起来。

他握紧拳头说:“没错!这一次,一定要做好!大家一定要知道,我们家的姑娘是苏族的族长,不是怀孕时被赶出去的妃子!”

“快!快走快走。回去和大家商量!”

当苏思豪回来的时候,苏琪刚刚醒来。

醒来的苏琪听着他兄弟们的安慰。

苏小八一本正经地安慰:“齐哥,我和小九都输给了姐姐。没事的。没有人会嘲笑你。输给我们妹妹不是很正常吗?”姐姐是族长!"

”苏琪苦笑了一下...我知道我会输,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输了。我以为我可以碾压她几年。”

“啊,那个女孩是谁?那是一个优步,怎么按?别难过,小七。我现在很担心自己,因为妹妹踩了你之后,后面就是我。”苏六有些难过的揉揉额头。

苏琪瞥了他一眼。

苏柳心里忐忑不安:“小七,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六兄弟。”苏七严肃的喊道。

“为什么?”苏六只觉得心一跳,一种不安的感觉。

“六哥,你知道姐姐花了多久才赢我吗?”苏七半眯着眼睛。

“多少时间?”苏。

"...一个诡计。”

“什么?!"

“小琪你胡说八道?!"

“小琪你说谎?!"

苏家兄弟很多,所以被苏琪的话吓到的不仅仅是苏柳,还有其余的兄弟。

每个人都吓得跳了起来,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苏琪!

苏琪被她妹妹压垮了,她的情绪不太好。然而,当她看到兄弟俩该死的表情时,他觉得自己心情很好,他的沮丧一扫而空。

“这样的事情,我需要撒谎吗?我撒谎有什么好处?”苏七没好气的瞟了一眼众人。

没错。被一个新兵赢了真丢人。这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这本书来自:///html

家里醋缸又翻了

“所以——”

“我妹妹现在的实力能杀了你?”

“真的吗?现在姐姐变得这么厉害了?!"苏刘溢抓住了苏琪。

“啊,家里好痛……”苏琪咽了口唾沫。

因为苏流一把抓住他的手就拉了他的伤口。

“你快说!家里”那双圆圆的黑眼睛盯着苏琪!

所有人都认为我姐姐的实力和苏琪差不多。即使她很厉害,也只是稍微厉害一点,但是她可以一招就把苏琪干掉。那是...

最急的不是苏柳吗?因为我姐下一个要踩的人就是他。

所以他以陌生人的身份盯着苏琪。

苏琪清了清嗓子:“咳咳,你们都听好了,现在姐姐的实力,我觉得,拿下第五个孩子没问题。”

“什么?”苏五瞬间瞪大了眼睛!

他在想他妹妹能不能打败苏六,可是苏琪怎么说?能打败他?!

苏琪点点头:“不管怎样,我想是的。姐姐回来了,大家去后崖深潭会知道吗?”

苏六是最委屈的。

他还在考虑能不能赢妹妹。因此,在苏琪看来,如果不用比较,他就会输。

“我不信。”苏六坚决表示不相信。

“我也不信!”苏五坚定地摇摇头。

而就在这时候,苏四和苏九迈步走进了门槛。

然后,刷刷刷,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

“四兄弟!”苏六和苏武冲过去,把苏四从左拉到右。“现在姐姐的实力能打败我们俩?”

苏柳和苏武都充满了期待、希望和鼓励。

然而苏四皱了皱眉头:“你?”

“嗯,我们!”苏六和苏五站得很高。

苏四愤怒地看了他们一眼。“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打得过我姐,你们两个。”去玩吧。"

“什么?四哥,你,你,你...连你自己都没有把握赢你妹妹!!"

姐姐现在逆天走了多远?!

苏六能感觉到美好的幻想!

一开始他觉得自己应该能赢妹妹,后来苏说自己赢不了妹妹。现在听四哥的...

连四哥都赢不了姐姐的样子?

“四哥,其实你谦虚吗?”苏六突然说了一句。

苏四生气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谦虚的人吗?”

“不,不是的……”

因此...也就是说,我姐姐现在的实力...

苏九心里高兴!

起初,当他在悬崖后面的深潭里时,他输给了他的妹妹。当时他觉得好惭愧。没想到大家一个个输给了自己的妹妹……这个妹妹太厉害了!

想到这,苏九突然灵光一闪:“我们的话题不应该是关于怎么给姐姐洗脸,怎么回到那些人身边吗?”

“嘿,对!”

“是的,族长的继承仪式&面会。”

“首先要先定个日期。”苏少少主持会议。

“日期自然是越近越好,还是明天?”苏受不了了,马上迫不及待的打了她的脸回去!

“那不行。”苏思韶反对道:“族长继位仪式要准备的东西很多,需要邀请的人也很多。太草率会让人觉得不够重视。”

这本书来自:///html

“可是时间太长了,醋缸这热度就过去了,醋缸要是告诉我妹妹一天以上,更别说一天,就是多一个小时一分钟,我都等不及要把那些人都杀了!”苏七小冷哼!

“然后一个月?”苏?

“不,七天!七天既不长也不恒定,我们请人准备就够了。再说我刚才算了一下,七天以后就是黄道吉日了。请搜索查看最完整的!最快更新。”

“那太好了,就七天!”大家都同意。

“下一步是宴会。除了苏族人的几个好朋友,还有需要邀请的人……”

“这里。”苏琪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份厚厚的清单。“说她姐姐坏话的人都来了!”

苏家族对此怀恨在心。

而且是钢笔,全都写在纸上清清楚楚。

“在皇宫里,灵帝、薇薇公主、冷皇后、惠妃、庄妃……”苏七有点冷笑。

“冷家人,冷邱含,冷夫人,冷十少,冷……”

“慕容家族,慕容家族,慕容……”

……

苏拿出来的是一本又一本书,里面记录了所有人的名字,他们在背后说了什么,他们什么时候说的,谁说的...

一切细节,一笔一划,都记录的清清楚楚,清清楚楚。

苏思韶拍了拍苏邵琪的肩膀:“我一直都知道你不努力用笔。我以为你终于努力了。原来是唱片……”

“你不录这个,四哥以为我会努力?”苏七小眉。

“确实如此。”

苏、苏大的手里的小册子都放好了:“好了,现在我们开始写帖子了,不过这单子上的都是邀请的!”

苏思韶哼了一声:“我怕他们来的容易,离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苏拍桌子:“到时候,我们就关门打狗,把他们全杀了!”

众哥们看着苏。

苏::“呃……”

苏思韶怒曰:“欲杀人,寻暗夜杀之。你怎么能这样杀了他们?苏人不想造反,不想当皇帝。”

苏少头痛的看着这些兄弟,一个个准备杀人,唉。

“我就写这个宫的帖子!”苏思豪冷笑着,咬紧牙关。“薇薇公主,四王子,大王子,我呵呵!”

“那我来写这个冷家的帖子吧!”苏七小撩起袖子。

“嘿,不,不,小七,你还是受伤了。我来写冷家的帖子!”苏二少将被苏七少推了一把,从他手里抢过名单。

苏七痛苦地喘息着。

可怜他吧,但是你打不过苏二,不然你就得跟他拼了。

当他们开始写帖子的时候,激动得不行!

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支笔,笔尖如刃,笔如神!

嗖嗖嗖,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帖子都写完了!

“对!”苏思韶整理好帖子后,突然想起来“我们还没给龙凤家发帖子呢!”

龙凤氏族...

因为龙凤会没有人说罗素的坏话,所以不在名册上。

“那么,我们要不要贴到龙凤家?”兄弟们都看着苏华艳,要他拿定主意。

苏华艳摸着下巴想:“你怎么看?”

这本书来自:///html

“当然不是!又翻”苏邵琪第一个喊出来:“姐姐和龙凤家搞混了。如果龙凤家过来了,又翻姐姐看到了,她不会再想一想吗?”

“对,对,不能贴到龙凤家!”

苏四摇摇头。“你不能这么说。当时,南宫刘芸答应娶薇薇安公主!龙凤氏族刚刚认定我们家是草根出身,没人会闹,所以就算订婚也敢娶个公主做平妻。!"

苏武冷笑道:“难道是因为我们没了家?!"

其他兄弟一听都生气了!

“不觉得我们家和没有家吗?!拜托!龙凤族的人一定要请!从上到下,请给我所有的大名!让他们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家有没有家庭支持!”

“是的!必须拜托!哎!”

苏氏兄弟怒不可遏,等着族长在仪式上接过龙凤会的惊呆表情!

“没错!还有宁族!别人会忘了,但那宁武一定要请!”苏七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我还记得妹妹第一次出现在国王大厦的时候,就是这个吴宁抹黑了妹妹,不然后面也不会有那么多事。

“吴宁当然不能少。我记得当时她旁边有个女的,很别扭。那是谁?”

“慕容世家的慕容墨。”

“求求你,求求你!”

……

苏氏兄弟错过了各种空位,最后单子堆得跟房间一样大!

“好的,让下面的人发帖子。”苏少做了最后的决定。

“等等。”苏思韶突然想起一件事,问苏大韶:“长老们知道这件事吗?”

在那时...

首先,有些人很困惑。

埃尔德斯...

苏老爷,苏二老爷,苏三老爷...但是都不知道!

一直是他们七兄弟讨论的。

看到大家都惊呆了,苏气愤地说:“你傻吗?”

“啊?”所有人都瞧着苏。

这就是邀请帝都所有最显赫的人过来得罪他们所有人的节奏。即使他们和苏族人一样强大,也要慎重考虑。

“你想想,长辈对姑娘这么好,这么好的机会去面对,他们会不同意吗?”苏儿用不那么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们。

但是,大家的面色还是很纠结。

长辈不会只从爱情的角度考虑问题吧?他们应该考虑苏族人的大局和未来,对吗?

“为什么我们不问?”苏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欠考虑。

因为太过兴奋,忽略了苏族人以后会面临的情况。

“他们都在书房,去散散步,我们一起去吧。”苏下定决心,长辈们一定会同意的!

自习室。

苏姆他们正在家里讨论事情,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

苏三大师问:“谁?”

“喂,是我们。”苏七很少回答。

七?他不应该躺在床上吗?苏家三少爷对视一眼。

苏大师:“进来。”

这时候,大家都进来了。

一,二,三...苏家九兄弟排成一排,都提着长袍,依次跪下。

这本书来自:///html

家里醋缸又翻了

苏家三长老看着齐琦下跪的九名年轻队员,家里眼神有点惊讶。

苏三大师立即问道:“你有麻烦了吗?”

麻烦?几个人面面相觑,家里他们有麻烦了?

最后,苏绍站起来,看着坐在上位的三位长老。他默默地递上花名册。

“这是什么东西?”苏三大师不明白。

“花名册。”

“名单?什么花名册?”

“外面不是有很多人抹黑我家而堕落吗?凡是说我们家坏话的都在这份名单上!”苏二少生气的说道。

“你是……”苏姆拿了花名册,另外两个也上来了。

“这么多?”苏家三大宗师被很多名字吓到了。

这三个人都是德高望重的人,他们来来往往的人自然不会傻到去谈论罗素的八卦,所以他们知道的不多,所以他们突然害怕起来。

“爸爸!你还不知道外面那么多人,我们家都要倒了?”苏家兄弟一脸疑惑。

“虽然我知道,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苏三老爷气得狠狠一拍桌案!

“我们姑娘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就这样看着我妹妹受这样的委屈?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们?!"苏三少爷愤怒的盯着九名年轻队员,眼睛瞪得像两个铃铛,咄咄逼人!

“我们不知道,你不知道......”苏七小摊手。

“你怎么不知道?”苏思豪盯着他们。

“你就那么不在乎你妹妹吗?”就连苏少也跟着提问。

苏大师冷冷的目光闪过,砰的一声关上桌案:“你好大的胆子!”

顿时,整个书房鸦雀无声。

他们正要冒犯长辈?

然而还没等他们对视,苏二爷就怒道:“你怎敢这样欺负我们姑娘!太荒谬了!"

“欺负我们的姑娘,还想逍遥法外吗?我会呵呵!”苏三大师的眼睛扫视着下面的人。”这一招引狼入室,关门打狗。干得好!”

苏少则苦笑。不是这样的,但你开心就好。

“帖子发出去了吗?”苏三老爷问道。

苏大少苦笑:“这不是担心会有后续问题,先问问爸爸叔叔们,看帖子能不能传出去。”

“你为什么不能出去?你得出去!”苏三老爷眼睛一瞪!

“那,你为什么不能出去?他们敢做就一定敢做!以前没人给过我们一个女生的撑腰。现在有了我们,一个女生还能再受这样的委屈吗?!"苏二老爷也咄咄逼人!

苏师傅盯着苏华艳等人:“你们还在干嘛?去贴吧!”

“哦,哦,哦...马上走!”

九兄弟鱼贯而出。

在外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你的兄弟们:“我说得对吗?爸爸叔叔肯定不会反对!”

苏思韶笑着说:“我也以为他们应该不会反对,没想到会这么着急。”

“不是吗?反正有后续问题,他们肯定会处理的。走着走着,走着贴着!”

这本书来自:///html

苏族人的帖子在帝都引起轰动!醋缸

宫殿。

灵帝收到了帖子。

这...这个帖子下面挺奇怪的。

你怎么能邀请这样的帖子?不,醋缸不,更准确的说,哪里可以给皇室发请帖?

看着手里的帖子,凌弟有点不好意思。他问李公公:“这个苏家...非常有趣。我居然贴了一个帖子给我,而且是苏宗主本人发的。”

李公公看到灵帝的笑脸忽明忽暗,脸上挤出一丝谄媚的笑容:“苏家...族长继承了会议,一定很热闹吧?”

“族长继承了大会。你觉得会是谁?”灵帝很好奇。“难道苏宗主做的不好吗?这是要退休了吗?”

“苏家后辈人才济济,苏少年轻有为……”

“苏华严么......”灵帝眼睛眯了起来。

他一直很关心苏族,因为皇室和龙凤会家族这么多年的内斗,恩怨情仇无法化解。

虽然双方休战了一百年,但到了世纪,必然又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

龙凤氏族和皇室势均力敌。强大的苏氏族站在阵营的哪一边,这一边就一定会赢!

所以,凌皇帝早已下定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苏人。

正说着,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服务员进来报告,“薇薇公主求见。”

如果是两年前,在薇薇安公主的青睐下,她早就进入皇家书房了,那只是一句“薇薇安公主到了——”。

可是自从薇薇安公主被小珂戏弄后,她在灵帝心目中的地位大大下降,现在只能在外面求允。

薇薇安公主...灵帝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见到她了。现在听到薇薇安公主的名字。

“李公公,你说,我看到了吗?”灵帝缓缓问道。

李公公额头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苦笑不已。“如果你愿意,陛下可以见你。如果你不想见你,谁能见你?”

“是的,我就是灵界!看你想见谁,看你见不到谁!想宠谁就宠谁,不想宠谁就不宠谁!至于魏伟...好几天没看了,但能看出来。”

薇薇安公主只有在收到灵帝的瞬间才有资格进入御书房。

“父亲。”薇薇安公主很谨慎,匍匐在地,送了一份大礼。

“嗯。”灵帝声音微弱。

薇薇公主假装没看到灵帝的冷淡。她起身把裙子往前拎,手里举起一张请柬:“爸爸,你看什么?”

当灵帝看到这个帖子时,他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疑问。

请柬?

苏族族长继承仪式邀请函?

“你怎么得到这个邀请的?”灵帝的眼睛半眯着,盯着薇薇公主。"你在工作日和苏族人有联系吗?"

灵帝一直想和苏人交朋友。然而苏族人虽然出生了,却依然闭门不出,不经常与外界交流。灵帝想交朋友时不能进门,被拒绝去看望老苏。

所以灵帝一直希望有机会让苏族和皇室四处走动。

现在薇薇安公主手里有这样的邀请。

薇薇安公主和苏族人是什么关系?她想否认,但是...

想起以前父亲冷淡的态度,现在眼里闪过惊讶之色,薇薇安公主心中有数!

这本书来自:///html

家里醋缸又翻了

之前父亲觉得他没用,又翻就对自己无动于衷。请搜索查看最完整的!又翻最快的更新

宫殿里涌出来的都是踩高扶低的人。薇薇公主对这两年没有皇帝宠爱的公主如何过上悲惨的生活有着深刻的理解。

所以灵帝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薇薇公主假装很平静,但是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她说:“有人脉...但也有接触,主要是与苏族人的年轻一代。”

灵帝心里一动,猛地站了起来。“你和苏族人的年轻一代有联系吗?哪个?苏大,苏二,苏三……”

薇薇公主没想到凌荻会问出这么详细的问题,但她总是思维活跃,所以在有点讶然之后,薇薇公主笑着回答道:“苏家的晚辈大多都知道,但对比较熟悉。”

因为苏琪经常走在外面,薇薇公主得到了更多关于他的消息。因此,她选择了苏琪,因为如果她父亲问,他可以回答一些问题。

但是,薇薇安公主万万没有想到,她选择了苏,却把自己也放进了坑里。

“苏七......”灵帝心中微微一动。

薇薇安颜面扫地,龙凤家族已经离婚,自然不可能,但是苏族在这里...

如果晚辈是两个一类的,想必苏族长辈也不会太反对。

灵帝心里越想越美…

四王子也收到了邀请。

他收到邀请的那一刻,差点跳起来!

“苏族人!为什么苏人会发帖给我?!"四王子不禁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被苏四和苏琪打了!

于是他提心吊胆地问黎叔:“苏,你为什么要给我发帖?”你不会邀请我过来关门打我吧?!"

谁也没想到,事实上,四王子说的是实话。

黎叔郑重地对四王子说:“殿下,您已经是楚王了。苏门族长继位大典,楚宫和苏门四处走动,不正常吗?”

“真的正常吗?”四王子心里还是害怕的,这是被苏四和苏琪打的后遗症。

“你确定他们不会再打我了?”四皇子盯着黎叔问道。

黎叔真想帮帮额头。这真的是王子吗?

四王子心里很纠结,去不去,去不去...

成宫。

大王子手里拿着请柬,两眼放光!

苏族人,主动邀请他...这是站在他阵营这边?

冷皇后带着邀请,心中一片空白。

她让女王参加苏族酋长的继承仪式?这是哪里,哪里。在苏族人这个岗位下,没有任何规则。

“什么?陛下也被贴了?三公主那也有?大王子四王子都有吗?”冰冷的女王皱起眉头,眼睛闪着神圣的光芒。“苏,你这是什么意思?”

冷宫总能感觉到,这个酒席没有什么好的酒席。

偏偏久违的灵帝来到了皇后的寝宫。

“女王,你觉得苏琪怎么样?”凌皇帝饶有兴趣地向冷皇后提到了苏琪。

“苏七?苏的第七个儿子?听说年轻人很有前途,年轻人很优秀。怎么了?陛下有事?”冷皇后心中转了几个念头。

“你觉得魏伟和苏琪怎么样?”越想越好。

冷皇后一听,差点跳起来!

这本书来自:///html

薇薇安和苏琪在一起?

不是她看不上女儿。之前薇薇安对南宫云那么着迷。现在她转而让她和苏族少年配对。

说实话,家里薇薇安现在名声不好,家里脸还是...虽然沾满了厚厚的乳粉,但终究还是毁了。请搜索查看最完整的!最快的更新

这是婚姻还是仇杀?

“陛下...你为什么突然有这个想法?”冷皇后不解的看着冷皇后。

凌皇帝说,薇薇公主收到了苏人的邀请。

冷皇后没好气的在心里想,哪里只有薇薇收到了,大皇子和四皇子也收到了,就连她也收到了。

冷皇后给凌皇帝看了她的帖子。

灵帝睁大了眼睛:“你怎么有?”

冷皇后摊开手:“不知道。”

灵帝感动道:“看来苏人对我们皇族还是有好感的。这个我们以后再和苏等人谈。若可行,则苏人与皇族联姻,龙凤人哭矣。”

冷皇后有些纠结的看着灵皇,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冷家人。

冷头和冷小姐同时发帖。

“我们与苏家族无关。苏家族怎么会向我们发帖?而且一次有好几个?”冷夫人不解地问,“先生,你、我、小琪、小石,居然得到了四个职位?不是一家人。下一个呢?苏族人这样的行为很奇怪吗?”

寒生自从上次受重伤以来,这两年一直躺在床上,很少走下来。

他盯着手里的帖子,脸色变幻莫测。

“先生……”

冷夫人提醒他。

“苏族人主动抛出橄榄枝,为什么不去?去吧。”冷宗主决定和苏族人相处。

龙凤氏族。

南宫夫人接到帖子后,问南宫莫源:“苏宗主要退位了?那谁继承?”

南宫魔苑怒道:“还有谁?”苏华艳。"

“这个年轻人不错,我们上次不是见过吗?看着姑娘就好,以后肯定会照顾她的。”南宫夫人以为罗素有苏华艳撑腰,以后更潇洒。她为罗素感到高兴。

南宫莫源点点头:“当初没想到。女孩生来如此。如果苏家族早出生一年,那姑娘和云儿就不会……”

南宫夫人说:“虽然他们还没有完全和好,但我相信他们会像以前一样和好的。可惜,还在祖地,不然他会去找苏家族,让苏家族的长老来接他。这是最好的。”

“不是吗?”南宫莫远也觉得抱歉。

楚家。

林家。

严家。

徐家。

……

其他三个超级家族,皇室,八大巨头,32个姓氏...这些家庭都被邀请了,但被邀请的人数或多或少。

“苏族的新首领即将继承。你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我还是拿到岗位了?”

“为什么有我没有的帖子?”

“你以为苏族人的职位谁都能获得?必须是有身份的人。”

“哼!”

……

这几天帝都最受欢迎的活动就是苏族人的邀请函。

得到邀请的人欢欣鼓舞,没有得到邀请的人沉默沮丧。

Ps:今天换刊,看到以前有读者不喜欢罗罗称南宫为流云。

我:叫什么?

她:老宫?!

我:噗——

这本书来自:///html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暗星帝国不让人们说实话吗?”

九叔淡淡一笑:“小姑娘,醋缸你就这么确定我会死?”

“不超过十天,醋缸你的人生就结束了。”罗素的眼睛盯着九黄书,盯了一会儿。“是这样吗?其实你比谁都了解九黄书吧?”

九个叔叔有一张平静而沉着的脸,像一张裂开的蜘蛛网...

十天...她竟然直接说了十天...

这个精确的数字。

阿非常生气,正要拔剑去刺杀罗素,却被九叔的手拦住了。

九名禁军那瘦弱的身体向前跨了几步,站在罗素面前。

瘦身上,大风特别厚,脸太白。

“如果你知道国王只有十天的寿命?”

九黄叔的话出来了,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什么?

九叔问这是什么意思。也许,他真的只有十天可以活了?耶稣基督!!!

这个事件比苏姑娘和麒麟郡主的大太多了!

说不定整个暗星帝国都会有大地震!

罗素淡淡一笑:“我去算命。”

九黄叔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他似乎在判断罗素的话是真是假。

麒麟县的负责人不清楚。她冷笑着冲了上来,冲着罗素喊道:“好姑娘,敢诅咒我们的冷王,你就去死吧!!!"

"不管是不是诅咒,汪涵心里都清楚。"罗素淡淡的笑着看着冷王,暧昧的说道。

麒麟县刚要说话,就见九叔眼睛半眯,冷冷说道:“有办法破解吗?”

有办法破解吗?

这句话,就像是给麒麟郡主的一记耳光!

破解方法前半句是有这么个东西。

麒麟郡主当场呆怔,连反应都忘了。

罗素还没说话,突然,冷王浑身一震剧烈地颤抖起来!

“九叔!”

“冷王!”

……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但是阿急了,赶紧扶住九叔,没让他撞到地上!

麒麟郡主第一个冲上去,她伸手扶住了九皇。

然而,九黄书直指罗素的方向,说了两个字:”...救我……”

话音刚落,九皇的身体就在颤抖,然后整个人陷入了黑暗的泥潭。

如果没有九个皇叔,没有人敢让罗素治他。然而,在九个皇叔失去知觉之前,他们指出罗素应该接受治疗——

“你快过来!赶紧治病!!!"

九黄叔的侍卫冲着罗素喊道。如果他没有抓住九黄叔,他早就冲向罗素了。

麒麟郡主反驳道:“不是!她是个来历不明的臭女孩。谁知道她会不会当医生?”

“如果我不懂医术,买药有什么用?”罗素没有一个好的接口。

“就算你会医术,谁知道你的医术如何?谁知道你是不是敌人派来的间谍?谁知道你会不会偷偷作弊,谁知道——”

然而,在罗素开口为自己辩护之前,阿希已经对麒麟县咆哮道:“闭嘴!!!"

然后他一路冲向罗素,两眼通红,直翻白眼:“治病!快点治好!”

最快更新和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阿石的修养太差了!又翻

罗素猜想阿石的力量绝对在白钻的境界,又翻而且在她之上。

因为他全身散发出一种困兽般的压迫力,压得罗素喘不过气来。

罗素淡淡地点点头:“把舅爷放在地上,让他平躺,驱散闲人。”

罗素的声音刚刚落下。啊,直接抬手就往麒麟县那边推!

那叫重的。

罗素已经明白了。门卫脑子不清楚。他心里只有一个九叔。其他人在他眼里都不是人。

有这样一个拥有超群武力的忠诚卫士,罗素为九黄书感到高兴。

但是独角兽公主不高兴。

她被阿石用力一推,踉跄倒退,飞了出去。她的头撞到了架子上,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你!啊,你敢打我,你认识我吗?”

“我再杀你一次!”

啊就是那双像冷刃一样的眼睛,像凶狠一样盯着麒麟郡主,用凶狠的眼神!

麒麟郡主被他的杀气征服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此刻,罗素正打算去救救黄书。

所有在场的人都稍微退了一点,然后空去了一个大区域让罗素去救援。

但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远远地看着。

罗素一抬手,就把九黄书的衣服撕碎了,他的妙影针迅速扎了进去。

从远处看,人们并没有真正看到它,只知道罗素的手就像是在弹奏九皇琴一样。

很快,就会有九个神医飞走。

“高太一!”看到高太一在门口等着,暗星大厦的经理兴奋地冲过去,就像见到了上帝一样。“高太一,快,快,九叔晕倒了,情况很紧急!”

经理赵没有想到年轻的会救人。他一看到高太傅,就一把抓住他,冲了上去!

整个暗星楼都是九黄书的产业。如果九黄书倒了...暗星大厦会怎么样?一定会发生!

高太傅刚出去,马车慢了下来,没追上。没想到他额头的冷汗刷下来了。

高太一面冲上去,一面心里嘀咕:“不是还有十天吗?不是还剩十天吗?这是怎么发生的...怎么会这样?”

赵管事听了高太一的话,只觉浑身僵硬,心寒:“什么十天?”

高太傅没有时间和赵管事说话,就冲上前去。

当他冲上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少女正在给九皇叔扎针!

“住手!”

高医生的眼珠子都快爆了。他对罗素喊道:“快停下来!你想杀九王子吗?对,把她扔了!”

然而,阿石盯着高泰福,什么也没做。

高太傅气得没动手。他亲自去拉罗素,但在他的手碰到罗素的衣服之前,他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开了。

“啊”高太傅尖叫着打了他身后的人。

我不知道罗素是不是故意的。高太傅撞的那个人就是独角兽郡主。

高太泰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他被重重的打了一下,痛的要命,但最要紧的还是心脏。

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家里呼吸微弱,家里脸色苍白,仿佛死了一般的九王子,他尖叫道:“九王子病得很重,怎么能这样对待他们?”是的,你想杀死你的九个王子吗?不要把她拉走!"

但是,阿石眼里只有一个九王爷。他只听九王爷的话,别人说他从来不放屁。

高太医急得直跺脚,哎就是不动手,他只能去骂罗素。

然而,他一开口,一只手已经扼住了他的喉咙。是北辰。

晏子的匕首也已经到了高泰富的咽喉。

晏子的眼神冰冷,杀气凛然。他压低了声音,警告道,“我们家倒了,医术大话西游。你的九个王子遭遇了我们家族的覆灭,这是他一生的幸事。你烧高香庆祝都来不及,还敢辱骂?!"

高太一还想说话,晏子冷冷地说:“我再听到一句骂人的话,你就替我去死!”

晏子的凶猛很吓人,高太夫真的吓坏了。

周围一片寂静...

每个人都在心里默默感慨:

这个苏姑娘是谁?

她真的是云上有云的隐家吗?

她身边的人也很凶,动不动就威胁要杀人...

正在那时

百里叔叔和庞管家已经气喘吁吁了。

“苏姑娘,苏姑娘”

百利叔要被吓死了!

整个暗星帝国的主宰如云,藏龙卧虎。甚至他在帝都经营多年,也只能蜷缩。但是,苏小姐很厉害。她到来的第一天,就当众打了麒麟王家的麒麟郡主。

百利叔听庞管家这么一说,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心都快跳出胸膛了。

然而,毕竟他把罗素和她的家人从益阳市带来了,出了问题不能忽视她,所以百里叔叔迅速冲了过来,尽可能地停下来,尽可能地道歉。

果然,他一到,就看到了愤怒的麒麟郡主,于是赶紧道歉道:“大人,您大人多,别让我们计较。”

然而,尽管百利叔对罗素很好,他还是不小心欺骗了她。

原来麒麟郡主是真的被罗素的实力和气势吓到了。她真以为自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心里也渐渐变得有些怂了。

然而,百利叔叔的道歉立刻暴露了罗素的家人。

麒麟县的眼睛顿时亮晶晶的:“你是从百里之外的老家来的?你告诉我,这件事我可以不管。”

百利叔听了,连忙答道:“是。”

“你口中的罗素是你的家人吗?”

百利叔苦笑:“是我们家请的。”

“罗素不是云上有云吗?”

百里大叔很不解:“云上有云?不会这样吧苏姑娘是益阳人。”

麒麟郡主瞪眼:“益阳城也可能是从云中来的。”

“绝对不会。”百利叔大声说:“苏小姐,他们是从下层世界来的,来共产党还不到半年。它们怎么可能来自云呢?这传言是谁?”

下界?!

下界?!!!!!

麒麟郡主的整张脸,顿时五颜六色,绽放如白昼之光!

尤其是那双眼睛,醋缸又黑又亮,醋缸像嗜血的匕首,寒芒闪闪!

看到麒麟郡主这眼神,百里大叔心中顿时咯噔一声,暗叫一声不好

果然,麒麟县的眼神狰狞,脸扭曲,咬牙说道:“好一个罗素!但却是来自下界的草根,连一个如云从云的姿态都敢表现出来?!你怎敢!”

“国君大人,你说不在乎……”大爷百里知道自己被坑了。

麒麟县连连冷笑:“我是不是说我不在乎?君主什么时候说不在乎了?我告诉你,我会关心这件事的!这个罗素,我会杀了她到底!不过,我还是要感谢贝利勋爵向我透露了罗素的背景。”

百利叔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晕倒。他差点吐血!

这都是什么!

他显然很善良,但他似乎做错了什么。

当百利叔不安时,罗素举起手,连根拔起九王子的奇妙影子。

阿正紧紧盯着罗素,他的眼睛看起来像一只嗜血的独狼!

罗素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而晏子已经送来了温暖的白色毛巾。

罗素擦擦脸,擦了擦手上的颜色,只淡淡地说:“九王子快醒了。”

说着,她就往后退了两步。

“你胡说八道!你以为随便对待九王子就能唤醒他们吗?你知道九王子怎么了吗?!本来九王爷还有十天的命,但是你这么一治,你知不知道……”

“咳咳”

就在这时,平躺在地上的九王爷,在灯光下发出了一声清晰的咳嗽声,他瘦了。

九王爷醒了?!

九王爷没死?!

所有在场的人,都眼睛盯着九王爷!

其中麒麟郡主最失望。

她原本想对罗素的九个皇叔之死大惊小怪,把罗素关进监狱,然后任由她摆布,被她虐待。

可是现在,九叔居然醒了?

“九份报告,九份报告”高太傅猛扑上来,激动得控制不住自己。

九王爷那轮廓深邃的外表,薄如蝉翼的眼睛微微睁开,那双二进制的眼睛像是浸泡在冷水中,湿润而干净。

“九王子,你没事吧?”高太傅怕九王之病被罗素治好,就伸手去抓九王之腕脉。

但是,在这个诊断下,高太傅的脸当场僵硬!

“这个......”

“怎么?”

九王爷在阿石的搀扶下半坐起来,深邃的眼睛淡淡地看着高太傅。

九王爷一边问,一边抬手去摸胸口的位置。

那里,原本不舒服,令人窒息,所以有几次,他感到气喘吁吁...甚至他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死亡。

就连高太傅都告诉他,活不过十天...但是现在,他感觉好像好多了。

在高太傅的把脉下,身体僵住了,眼珠子都快直了。

最近怎么样?

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讶地看着高太医。罗素到底是治愈了九大报告还是治愈了它们?

“借我一步。”高太傅的眼神比以往更加认真认真。

九王爷想借一步说话,又翻很容易。

很快,又翻15楼的人都散了,除了九王爷和罗素这边的人。

连百里的舅舅和庞的管家都被请了出来。

看到大家都快走了,高泰的脸上充满了兴奋:“大人!主啊!大欢喜!”

“何喜之有吗?”九王爷咳嗽一声,低声问道。'

高太一说不出的激动:“从你的脉象来看...前十天不算,你至少还能活二十天。”

“哦?”九王爷脸色倏然一变。

你知道,对于一个垂死的人来说,多活一天,不,多活一分钟,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这是真的吗?!"九王爷兴奋的大声咳嗽。

“说真的!说真的!再真实不过了!从你的脉象来看,是真的!”

说到这里,九王爷和高太傅把目光投向了罗素。

高太傅也不是一个迂腐的人。他很清楚,这个看起来太小的小姑娘,确实有绝世医术。

想到这,高太傅连忙起身,向罗素深深鞠了一躬,九十度鞠躬,极其谦恭恭敬,与之前的恶鬼完全不同。

“苏姑娘,刚才真对不起,因为我担心九王爷的安全,所以高才失态,得罪了苏姑娘。”

罗素挥挥手:“高太医医术也不错。如果你不仔细治疗,王久担心他三年前生病时已经去世,不会拖到现在。”

九王爷心中一惊,三年前,他确实走在了鬼门关...没想到苏姑娘竟然连这个都知道,不愧是高手。

九王业严肃地看着罗素:“苏小姐,我王的病能治好吗?”

罗素歪着头思索着。

她在九国没有亲戚。如果我们治疗他,总会有一些好处。

如果治好了九王爷,至少在暗星帝国,她可以横着走,又何尝不是惹了麒麟郡主?在帝都生活后,她不痛苦是因为她不知道谁会被激怒,所以...

跟九王爷相处,有靠山,毕竟这些烦恼都可以抛给他...想到这,罗素看着九王爷,微笑道。

“是治标还是治本?”

九王爷一听这话,就知道有机会了。

没有人能想象一个将死之人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哪怕看起来超凡脱俗。

“什么是临时解决方案?根本原因是什么?”九王爷问道。

罗素说:“如果你治好了症状,你这一次就会痊愈,下一次就会再犯罪;但如果治好了问题,治好了以后就真的好了。”

“那自然是根本原因!”九王爷还没说话,高太医已经第一个说话了。

“治本!”阿正也点头道。

九王业苦笑着看着罗素:“这个问题恐怕很难治愈吧?”

“这不仅仅是困难的问题...也是一项巨大的成本。”罗素说:“我现在是半步炼药师,可以帮你治好九王爷的病。比如刚才那一枪能让你活20天,下一枪能活30天……”

九王爷无奈苦笑,当知道有机会彻底治愈疾病的时候,谁会愿意过那种恐惧倒计时的生活呢?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