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欧宝在线登录(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幼妾沙夏(1/53)

欧宝在线登录(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萧怔住,幼妾沙夏这件事,幼妾沙夏他一直不愿说出来。

就怕李明熙因为愧疚选了九天龙。

李明熙艰难地说:“我...我对他有感觉,他因为我而变成那样...所以我不会放过他……”

萧郎感到更加绝望。

现在,他获胜的机会更渺茫了?

“要不要照顾他赎罪?”萧问道。

李明熙摇摇头。“这不仅仅是……”

萧郎深吸了一口气。“那你还爱他?”

李明熙眼睛里点了点头空洞:“是的。”

萧郎只觉得晴天霹雳!

如果他再自欺欺人,就该认清现实了。

但是这个事实,让他如何接受呢?

当时萧郎的心被吓坏了。

他突然抱住李明熙的身体,激动地说:“那我呢?!你对我有什么感觉?你爱我吗?!"

李明熙眼里滑落两行泪水:“萧郎,我喜欢你...但那不是爱。我以为我会一直喜欢你。原来我做不到。我是个坏女人。”

“不,你爱我。不爱我就不嫁给我!”

“我不爱!”李明熙摇摇头。

“你爱我!”萧郎的声音很大,好像在说服自己。

李明熙几乎痛苦的死去,她真的很想绝望的告诉他真相。

但是一想到他们在梦里的结局,李明熙就害怕了。

那种结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发生。

李明熙把萧郎推开:“别自欺欺人了,我不想走到这一步,但我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萧郎看上去很震惊,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李明熙不敢直视他:“明天,我们去离婚吧,我什么都不要,我会给你的……”

萧郎突然压下了李明熙的身体,她的嘴唇粗暴地堵住了她的嘴唇。

他的手明显有意地拉着她的裤子。

明·Xi·李梦,那时正在奋斗。

萧郎握紧她的手,握紧她的身体。

他盯着她冷冷地说:“想都别想离婚。你是我的。如果我不放手,你永远不会离婚!九天放不下龙。如果我们有了孩子,你会放过我们的孩子吗?”

李明熙惊讶地看着他。“你打算怎么办?”

萧郎冷冷地勾着嘴唇:“生个孩子!”

说完,他开始手部动作。

这个时候怎么生孩子?生孩子只会给龙一个威胁她九天的筹码。

李明熙猛的挣扎:“不要”

萧郎失去了理智。他只知道,他们有了孩子,李明熙是不会离开的。

李明熙的实力不如他。

她的身体被他抱起,双腿被他抬起。

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李明熙都无法接受他的暴力,这是她心中的一个忌讳。

她推开萧郎,把头往床头撞去。

萧郎连忙拉住她,但李明熙还是打了她。

头撞在床头,发出一声巨响,仿佛一把重锤正重重地敲打着萧郎的心脏。

“明溪”疯狂地拉过明溪李。

李明熙头晕,什么也听不见。

萧郎迅速检查了她的头部,但幸运的是没有流血,但李明熙几乎把自己撞倒。

齐瑞刚扬起唇笑了笑:“你不踢,幼妾沙夏我们回去。”

“你先放开我的手。”

“我不会放手的。”

“你先放手!幼妾沙夏”

齐瑞刚十指紧扣:“我说,你不抱我,不亲我,我就不放手。”

莫兰真的要疯了。

为什么齐瑞刚总是那么偏执?!

莫兰努力不让自己生气。“祁瑞刚,你生病了,你知道吗?!"

齐瑞刚没有生气,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那是什么病?”

齐瑞刚轻轻一笑:“我这病的名字叫【深爱】。你知道深爱是一种病吗?”

莫兰:“…”

她能让他瞬间消失吗?

祁瑞刚还真的一直握着莫兰的手。

回到齐的城堡,齐瑞刚下了车,然后拉着莫兰。

莫兰勉强走了出来。

“我现在要去见埃文!”莫兰说。

齐瑞刚点点头:“走吧。”

当她看到埃文的时候,莫兰很想抱孩子,但是齐瑞刚一直牵着她的手,所以她不能用双手抱孩子。

“齐瑞刚,你能放开手吗?”莫兰淡淡的看着他。

祁瑞刚侧头研究天花板,嗯,天花板旧了,该换了。

“齐瑞刚!”

家具旧了,所以我们应该全部换掉。

莫兰太虚弱了,她不得不用一只手抱着孩子。

“妈妈……”埃文突然对她笑了笑。

面对孩子,莫兰总是会变得更好。

"埃文想念他的母亲吗?"

仿佛她能理解她的话,埃文抱着她的脖子,依恋地靠在她身上。

莫兰靠着沙发坐下,低下头,专注地和孩子们聊天。

总管把齐老爷推出房间。

他看到他们两个在握手,停了下来。

莫兰下意识的挣扎,祁瑞刚还是不让她走。

齐老爷子淡淡的躲开视线,没说话。

莫兰觉得很丢脸。

祁瑞刚脸皮厚,表情是理所当然的。

吃饭的时候,祁瑞刚还握着莫兰的手。

祁瑞森惊讶地发现,他们从未分开过手。

祁瑞刚左手扣住莫兰的右手。

莫兰根本吃不下。

她以为齐瑞刚这次会放她走,他还是没有。

相反,她把食物放进去喂她。

“你手不方便吃,我来喂你。”他轻声说。

齐老爷子和祁瑞森双双看向他们——

莫兰的脸变红了:“不,你放开我的手,我可以自己吃!”

她说的话很咬牙切齿!

齐瑞刚故意吃惊的说:“你我的手都被万能胶水粘住了,我放不下。”

莫兰吐血了,还能说出这样的借口。

齐老爷子头疼的收回视线,垂着眼睛不理他们。

齐瑞森淡淡地说:“可以把手泡在水里。时间长了,胶水就失效了。”

齐瑞刚点头从善如流:“三哥说得对,一会儿我们回去泡水。”

莫兰真的屈服于自己的厚脸皮。

“走,现在回去泡水!”她突然起身,带着他出去了。

祁瑞刚顺从地跟着她。

莫兰走得很快,总是领先他一步。

回到住处,莫兰立刻吩咐仆人:“快去给我一把刀!”

!!-作者:**327|4914752 ->

仆人大吃一惊:“你说什么,幼妾沙夏夫人?”

“给我一把刀!幼妾沙夏”

仆人确定她没有听错,就去厨房找了把菜刀。

“大主妇,这是你想要的吗?”

莫兰接过菜刀:“对!”

然后她伸直了和齐瑞刚握在一起的手,用刀片指着齐瑞刚的手腕:“你再不放手,我就给你砍了!”

仆人喊道:“别胡闹了,夫人!”

齐瑞刚脸色不变:“你砍。”

莫兰也没跟他废话,举起刀威胁要砍。

齐瑞刚突然说:“等等——”

莫兰以为他害怕了,立刻停下来。

祁瑞刚对仆人说:“你去给富家拿出一条围裙来。过一会儿,血溅出来,会弄脏她的衣服。”

莫兰和仆人:“…”

齐瑞刚继续道:“再给她一个口罩和墨镜,小心血溅到脸上。”

“算了,还是剪吧。”齐瑞刚对仆人说,然后又对莫兰说:“你闭上眼睛,画面太血腥了,最好不要看,不然晚上会做噩梦。”

莫兰:“…”

她会疯吗?

瑞奇呆呆地盯着傻等了一会儿的仆人:“还不快点?!"

“先生,你不是认真的吧?我不敢砍你,你砍我,我真的不敢砍你!”仆人欲哭无泪。

齐瑞刚板着脸说:“要不要大主妇自己动手?!"

“大主妇,你把我放下来,请放开这位先生……”仆人立即伸出手。

莫兰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她突然放弃了菜刀,俯下身抱住了祁瑞刚,然后抬起头吻了吻他的嘴唇。

齐瑞刚的速溶化石——

莫兰放开他,淡淡地说:“你能放开我吗?”

祁瑞刚的眼睛很深,喉咙微微滚动,然后拉住她的身体,深吻她!

客厅里的仆人早就不见了。

祁瑞刚抱住莫兰的身体,不知疲倦地亲吻着...

莫兰觉得天旋地转,脑子里空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但过了长达一个世纪,祁瑞刚才让她慢慢走。

他的手捧着她的脸,他的呼吸有点急促。

“莫兰,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在伤害你……”祁瑞刚小朋友的嘴。

莫兰看着他的眼睛,光芒不禁闪烁。

齐瑞刚摸了摸额头:“我向你道歉,你会原谅我吗?”

“好。”莫兰奇迹般地同意了。

齐瑞刚很惊讶:“你真的原谅我了吗?”

“是的。”她能不原谅吗?

她已经了解了祁瑞刚的固执。

如果她继续对他执拗,我怕她会更头疼更生气。

“那你以后要是对我不满,也要说出来,不许你说什么!”齐瑞刚问。

“看我心情。”莫兰这次没有欣然同意。

瑞奇只是哽咽了,但他没有再强迫她。“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能放我走吗?”莫兰淡淡问道。

齐瑞刚笑着放开她:“你今天说什么就是什么。”

“离我远点!”

齐瑞刚马上退后一步:“这个距离够吗?”

“不要靠近我超过两米!”莫兰是这么说的。

!!-作者:**327|4914789 ->

幼妾沙夏

祁瑞刚迅速与她保持了两米左右的距离。

莫兰不想和他玩这些幼稚的把戏,幼妾沙夏于是他转身开始往楼上走。

祁瑞刚在她身后,幼妾沙夏还有两米远。

推开卧室的门。

莫兰转身道:“今晚不许你进来!”

“好!”祁瑞刚满口答应。

莫兰大步走了进来,砰的一声关上门。

祁瑞刚站在门外。

虽然不允许他进屋,但他心情很好。

因为莫兰真的主动抱他亲他...

祁瑞刚突然觉得,此刻他的心情很愉快,很满足。

我比做爱时更快乐...

最重要的是他满足了,充实了,不是那种每一次欢乐和爱之后空的虚拟满足。

莫兰不知道祁瑞刚是否真的不会进来。

她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没有睡着。

但是祁瑞刚没有进来,这让她放心了很多。

要是他每天都这么听话就好了...

莫兰在思考,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夜,莫兰睡得很舒服,没有做梦。

早上闹钟响了,她睁开眼睛就醒了。

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旁边的位置也没人睡过。

齐瑞刚昨晚真的没来?

我要是知道,她早就让他十天半不要进来了!

莫兰起身去洗漱...

当她穿好衣服走去开门时,她突然看见祁瑞刚站在门口。

莫兰微微吓了一跳!

今天,齐瑞刚穿着灰色毛衣,下面是黑色休闲裤,头发很帅。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有人站在门口,勾着嘴唇,温柔地和她打招呼。“咦,昨晚睡得好吗?”

莫兰惊愕地看着他。

齐瑞刚的动作还是那么潇洒慵懒:“怎么了,你今天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帅?”

“祁瑞刚……”莫兰微微开口。

“嗯?”

“你不再年轻了。所以不要做出这种帅气的样子。”

齐瑞刚的笑容瞬间落败,声音又回到了邪恶的声音:“你以为我老了?!"

“我没那么说。”

“你刚才就是这么说的!我哪里老了?我有没有皱纹,有没有长白发,有没有长胖?!"

瑞奇只是伸出手说:“不要去看。外面二十多个男的还没我年轻!”

“让开!”祁瑞刚轻轻推开她,冷着脸大步走进卧室,然后大步走向浴室。

莫兰无言以对。她只是说他不再年轻了。为什么他觉得她说他老了?

如果我知道,她不会说一个字。

莫兰摇摇头,正要出门。突然,她想起她的口红还在浴室里。

现在在奇石上班,自然天天化妆。

莫兰回去取口红,但他在紧闭的门内从未看到祁瑞刚的动作。

他站在镜子前,微微倾身,仔细审视着自己的脸。

看了一会儿,他又伸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好像在检查自己是不是有一头长长的白发...

莫兰瞪大了眼睛——

然后她转身飞快的跑了。她害怕如果她继续读书,她会忍不住笑。

!!-作者:**327|4915149 ->

莫兰下楼没多久,幼妾沙夏祁瑞刚就下来了。

仆人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早餐。

吃早餐时,幼妾沙夏莫兰不禁嘴角露出微笑。

她不是很想笑,但是一想到齐瑞刚的行为就让她觉得很想笑。

祁瑞刚早就恢复了平时冷冰冰、阴沉的表情。

他看了一眼莫兰:“你笑什么?”

“没什么。”莫兰微笑,继续吃饭。

祁瑞刚总觉得她在嘲笑他,但他没有主动问。

看到莫兰停止了大笑,他没有放下自己的疑虑。

早餐后,他们照例去老人的地方看望冈埃文。

齐瑞刚平时去公司,穿着衬衫,西装,总是很正式的打扮。

所以,老人今天看到他的便装很惊讶:“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齐瑞刚淡淡地说:“我要去。”

“你这样去公司?”

齐瑞刚并不觉得自己穿的有什么不妥:“今天没开会。”

既然他已经这么说了,就不再说什么了。

祁瑞刚的能力至少他很信任。

另外,公司里有给他准备的衣服,他可以根据需要随时更换。

待了一段时间后,他们离开了老人的住处,乘公共汽车去了公司。

齐瑞刚每天坐专属电梯到顶楼。

但今天,他特意带莫兰坐员工电梯。

公司里每个人都认识他。

看到他突然出现,大家都很惊讶!

“天哪,那是总统吗?”

“这真是...好帅啊……”

“看起来比照片上的那个年轻...他不是三十多岁吗?怎么看呢?”

祁瑞刚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莫兰跟在他后面。

他自然听到了员工们低沉的声音。

听到最后一句话,祁瑞刚下意识地瞟一眼莫兰的侧头。

莫兰:“…”

“那个女人是谁?”

“总统的新秘书?”

“我想是的……”

就这样,莫兰在很多女人眼里跟着祁瑞刚进了电梯。

祁瑞刚想坐电梯,员工自然不能跟着进去。

电梯门关着,里面只有两个人。

祁瑞刚背对着莫兰,低声说:“蓝蓝,看看你丈夫的魅力。你还觉得我不年轻?”

莫兰想翻白眼。

没听她的回答,齐瑞刚又说了一句:“不信,我们再证明一遍。”

电梯里有监控,莫兰不能碰,但脸上不能露出不屑。

“得了吧,我知道你很年轻,只有年轻人才够幼稚!”

齐瑞刚:“…”

要不是这里有监控,他真想把她拉过来修!

齐瑞刚冷冷哼道:“闭上你的嘴!再等20年,你就知道我还是这个样子!”

“怪物!”

祁瑞刚郁闷的不想说话。

电梯很快到达顶楼。

他们从电梯里出来,祁瑞刚的几个秘书,还有贝琳达看到他的样子,都露出惊异的神色。

在他们眼里,总统永远是冷静、犀利、充满威严和凛然的。

所以,看到他一身休闲打扮,青春帅气,我就震惊了。

总统的出现完全颠覆了他在他们心目中的总体形象。

!!-作者:**327|4915170 ->

如果不是眼神那么犀利,幼妾沙夏他不知道总统没有孪生兄弟。

他们会认为这是齐瑞刚的孪生兄弟。

如今的祁瑞刚已经出尽风头。

总有一天,幼妾沙夏齐的绯闻会传遍他的身边...

莫兰现在除了想办法买地,没有别的办法。

既然土地买不到,她自然也就干不了别的活了。

坐在办公桌前,莫兰拿起电话想约玉吃饭,昨天才约他,今天又约了。我猜他会不耐烦的。

莫兰放下电话,然后无聊的打开电脑开始看电影。

主要是因为她真的没事干...

马上就要中午了。

莫兰整个上午都在看电影。

电影快结束的时候,旁边的座机突然响了,莫兰拿起电话:“你好。”

"莫经理,布鲁克先生找你,想和你谈谈."贝琳达恭敬地对她说。

“你把电话转过来。”

“好的。”

很快,马丁的电话被转了过来。

“布鲁克先生?你好。”莫兰一开口就笑。

“莫经理你好。”马丁的语气也有几分笑意。“莫经理,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的地已经卖了,所以来告诉你。”

莫兰大为错愕:“卖了?!"

“是的,我给龚蓓先生买的...mo经理。真的很抱歉。龚蓓先生提出的价格不低,所以我把它卖给了他。如你所知,如果我不处置这块土地,我将遭受严重损失……”

“你卖给谁了?”莫兰打断了他。

“龚蓓先生是龚蓓。”

莫兰难以置信:“你不是说龚蓓想低价买你的地吗?”

“那是以前,现在他高价买了,比你给我的价格还高。”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挂断马丁的电话,莫兰立刻起身去找祁瑞刚。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莫兰上前说道:“怎么办?出事了!”

齐瑞刚不解的看着她:“怎么回事?”

“陈风把这块地卖给了宇!土地已经卖了!”

土地卖了,她去哪里买的?

她将如何完成父亲交给她的任务?

于买了这块地,绝对不可能卖给她。

他也需要土地...

齐瑞刚微微蹙眉:“真的?”

“是的,马丁刚才给我打电话,亲口告诉我的。”

"为什么,龚蓓愿意出高价购买土地?"祁瑞刚问。

莫兰点点头。"嗯,马丁说龚蓓的报价比我们的高."

齐瑞刚眼神深邃。“龚蓓是不是故意针对我们?”

莫兰也有同感。

余一直不愿以高价购买土地。现在他们想买,他突然高价买了。

他不是故意的。这是什么?

但即使不买,马丁也不敢卖给别人。

另外,他绝对没有必要以比他们更高的价格购买土地。

他只需要给马丁一个合理的价格,马丁当然会把土地卖给他。

莫兰实在无法理解余的想法。

“也许他也非常需要那块土地。”莫兰猜到了。

!!-作者:**327|4919960 ->

幼妾沙夏

齐瑞刚想了想,幼妾沙夏摇了摇头。“他想要那块土地干什么?它还没有达到迫切需要的地步。”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齐瑞刚没有直接回答:“你放心,幼妾沙夏我找个时间请他吃饭,问他要不要卖给我们。”

莫兰忍不住说:“价格会更高吗?”

齐瑞刚勾着嘴唇笑了:“可能他就是想敲诈我们吧。”

莫兰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

“怎么了?”祁瑞刚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她的表情很快恢复正常。

齐瑞刚柔声道:“你去休息吧,别想了。事情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

看到祁瑞刚不慌不忙的样子,她不是很担心。

“好。”莫兰点点头,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

结果很快老人就知道了。

下午他们回去后,他直接问他们这块地是不是于买的。

齐瑞刚点点头:“是的。我打算这几天找个时间请他吃饭。”

齐大师眼神犀利:“龚蓓玉从来没买过那块地,你看他对那块地不感兴趣。为什么现在要高价买?”

齐瑞刚一脸无所谓:“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齐大师冷冷地哼了一声:“又不是看到了里面的商机,怎么会突然买地呢?”

莫兰惊呆了。那片土地不是极好的宝藏吗?

齐瑞刚淡淡地说:“他能看到什么商机?况且他一直没能拿下这块地。我想我不想等了。”

齐大师的目光落在莫兰身上:“听说你请了龚蓓玉几次吃饭?”

莫兰点点头。“是的,两次。”

祁瑞刚忍不住瞥了她一眼。

他第一次跟着我,第二次是昨天吗?

齐大师脸色变冷,直接对莫兰说:“都是你的傻事!”

莫兰被他错愕莫名其妙的骂了一顿。

“我做了什么?”

她什么都没做。

“爸爸,这和莫兰没有关系。”祁瑞刚突然说道。

齐老爷子沉声道:“怎么跟她没关系?如果不是她告诉玉我们非常需要这块地,玉怎么会买呢?我们与龚蓓家族没有利益冲突。他不应该买地报复我们,而是要挟我们。他只要在那块土地上转手就能赚钱!”

莫兰脸色微微变了变。

他想到了这个主意。

她也怀疑自己太过主动,让余觉得自己很需要这块地,于是故意买了下来。

购买的目的是卖给他们...

但是,莫兰真的无法把儒雅的君子和深沉的男人联系起来。

余应该不是故意买地来敲诈齐家的吧?

但他突然购买土地的目的是什么?

齐瑞刚反驳老人:“爸,我说了不是莫兰的错。你要莫兰买地,她必须买。她不行动怎么买地?以前我们经常请他吃饭,没见他专门买地勒索我们。”

“也许他现在有这个想法。”齐老爷子说道。

!!-作者:**327|4919961 ->

不知道在想什么,幼妾沙夏他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难道于也听到了什么风声?

齐瑞刚起身道:“只说明他要针对的是我们齐家,幼妾沙夏不是莫兰。爸爸,休息一下。我们先回去吧。我会想办法解决土地的。”

说完,他带着莫兰离开。

走出老人住处,莫兰拉住祁瑞刚的尸体。

前面的人回头说:“怎么回事?”

莫兰想了一会儿,说:“说实话。那块地有什么用?为什么老人一定要买那块地?”

祁瑞刚眼睛色微闪,“你为什么问这个?那块地自然有用,我想买。”

“有什么用?”

“盖房子。”

“想买地盖房子,哪里不可以?为什么一定是那块土地?M区有很多地,为什么只买那块地?”

齐瑞刚勾着嘴唇笑了:“因为那里位置好,自然大家都要。”

莫兰摇摇头:“这个理由还不够。”

戚家根不缺钱。

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大堆地策划一个两年的项目,永不放弃。

现在这块地已经被于买走了,他们显然还没有放弃这块地...

唯一的解释是土地对他们很重要。

“就是这个原因,除了这个原因还能有什么原因?来吧,我们回去。”祁瑞刚拉着她说下去。

莫兰见他没说,她也没问。

可能如他所说,齐家想买这块地是因为那里位置好。

齐瑞刚效率很高。

第二天我请余出去吃饭。

他没有让莫兰和他一起去。他独自去赴约了。

莫兰一直在公司等他。当他无聊的时候,他去看电影。

但是电影太长了,她没有耐心看,就关掉电影,随便浏览网页。

莫兰进入了一个买卖东西的社交平台。

然后被第一页的一款抢眼产品吸引。

刚刚有人在平台上发消息,打算卖各种花茶。

莫兰看到“罗斯夫人的花茶”这几个字,想到了那天送她花茶的老太太。

她点进去,惊讶地发现这是老太太发布的消息。

有罗斯夫人的房子和花园的照片,也有她自己的照片。

她卖很多种花茶,价格很便宜。

罗斯夫人在上面说她要处理掉所有的花茶,因为她要搬家了。

如果有人喜欢花茶,她愿意白送。我只要去她那拿货就行了,因为她实在承担不起太多的邮费。

是因为龚蓓·余买了这块地,罗斯太太才不得不搬家吗?

莫兰看了看时间,发现时间还早,于是打算去罗斯夫人那里。

她没有考虑如何帮助罗斯太太,毕竟她不是救世主。

但是罗斯太太的花茶真的很好喝,而且味道很香。

她要多买点,不然以后没机会喝了...

莫兰乘公共汽车去罗斯太太家。

罗斯太太其实认识她,她招待得很热情,请她喝花茶,吃点心。

“罗斯太太,你打算搬到哪里去?找到好房子了吗?”莫兰喝了一口茶,问她。

!!-作者:**327|4920108 ->

幼妾沙夏

罗斯太太笑着说:“我哥哥的儿子想带我去乡下养老。他之前说了好几次,幼妾沙夏这次我同意了。”

“为什么?”

“因为这里的房子迟早要拆迁,幼妾沙夏不如趁我身体好搬到那里去住。况且我一个人住,真的觉得很孤独。”

莫兰看到罗斯太太真的想搬走,松了一口气。

莫兰想要几袋任何花茶。

罗斯太太找到一个纸袋,帮她把所有的花茶都放进里面。

“把这些拿回去喝掉。你很少喜欢他们。就当是给你的礼物。”罗斯太太笑着说。

莫兰笑着说,“罗斯太太,我是来买花茶的,不是来要的。你要送我,我为什么不买这些,送点零食给我?”

“好吧,那么,我做了更多的点心。多拿点回去吃。”

罗斯夫人非常好客。

她又给莫兰打包了一盒零食。

莫兰付了钱给她,打算离开。

她正要离开罗斯太太,这时罗斯太太突然惊讶地看着门:“嗨,伊万,好久不见。”

莫兰用视线看了看,愣住了!

人不是别人,正是余!

看到莫兰,余有点惊讶。“莫小姐,你也认识罗斯太太吗?”

罗斯太太很惊讶。“为什么?你们认识?”

龚蓓玉走上前去笑道:“莫小姐我见过几次。”

“真巧。”罗斯太太露出惊讶的表情。

余也来买花茶。

当他买东西时,莫兰和他一起走出罗斯太太的房子。

走在外面,龚蓓笑着问她,“莫小姐是怎么认识罗斯太太的?”

"不久前我路过这里,她邀请我进去喝杯茶。"

龚蓓点点头。“罗斯太太非常好客。她看到有人经过,就迫不及待地请他们喝茶。”

“龚蓓先生是这样认识她的吗?”莫兰好奇地问道。

“嗯,从那以后,我会经常来喝茶。”余笑着说道。

莫兰看了他一眼。他不敢相信,如果他拥有一切,他会来这里喝茶。

仿佛看到了她的想法,龚蓓问道:“你感到惊讶吗?”

莫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有点。没想到你这么平易近人……”

北村笑了:“我不平易近人,只是偷了半天。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除了平凡,几乎什么都有。当我和罗斯太太喝茶时,我有一种享受生活的感觉。”

这种于其实不是奸商吧?

莫兰试探性地问,“龚蓓先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低价购买马丁的土地?”

马丁的土地以高价买下。

即使他不想赔钱,也不应该让马丁赔钱。

听了她的问话,余并没有生气。

他回头看了看罗斯太太的房子,淡淡地说:“如果这个地方发展起来,我就找不到享受生活的地方了。”

莫兰惊愕了一下,随即恍然。

"你是不是为了不让罗斯太太搬走而故意压低价格?"

余看着她,像个男孩一样骄傲地笑了:“聪明!”

莫兰:“…”

“这么简单的原因?”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作者:**327|4920109 ->

“你还需要什么理由?”余问道。

莫兰脸上没有看到其他情绪。

“现在你为什么又想买这块地?你知道罗斯太太要走了,幼妾沙夏所以你打算买下它?”

“是的。”余回答得很爽快。

莫兰真的很惊讶。

在祁瑞刚口中不简单的余,幼妾沙夏在作品中却是那么的简单。

昨天他们还在猜测他买地勒索齐家。

“你买这块地干什么?”莫兰大着胆子又问了一遍。

龚蓓沉思了一下:“我也没想过。想想就知道买什么做什么了。”

莫兰:“…”

他没有和她玩,是吗?

估计是余看起来太人畜无害了。

莫兰忍不住又问,“既然这样,龚蓓先生,你能把这块土地卖给我吗?”

“你很想要吗?”余问道。

莫兰笑着说:“你也知道,我们祁石一直想买这块地,计划已经拟好了。如果买不到这块地,不就都废了吗?”

“你可以买别的地,可以按你的计划走。”于提议。

“但是土地面积不错。龚蓓先生,买了也没用。你能卖给我吗?”莫兰期待的问,“当然价格好商量。”

说到价格,莫兰认为于高价买下了这块地。

齐对马丁的出价够高了。

余实际上以更高的价格买下了这块地,这说明他也有补偿马丁的愿望。

为了不让罗斯夫人搬走,他制定了不让马丁卖掉土地的计划。

但他最后还是给了马丁补偿。他的所作所为表明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莫兰更喜欢他,觉得应该把地卖给她。

“你是不是特别想要这块地?”余又问她。

莫兰想说不,最后点点头。

“是的,应该说我很想要。”

“你?”

“嗯。”莫兰点点头,但没多说什么。

余停止了提问。他想了想,说:“你让我想想。”

莫兰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好,我等你的消息!”

与于告别后,莫兰立即赶回公司。

回来的路上,祁瑞刚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哪里。

“我在外面,马上就回去。”莫兰回答他。

没多久,车到了公司。

莫兰乘电梯到顶楼,然后开始朝祁瑞刚的办公室走去。

她推门进去,发现祁瑞刚走出办公室。

他不是说他回来了吗?

莫兰突然听到套房里面有声音。

她直接走过去,轻轻推开半开的门,然后看到祁瑞刚赤裸着青铜色结实的上身,正在换衣服。

那个男人用锐利的目光背对着她。

当他看到她时,他的神色立刻软化,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你是故意来偷看我的吗?”

“谁知道你在换衣服!”莫兰转身出去,坐在外面的沙发上。

祁瑞刚迅速换好衣服。

“你之前去哪里了?”他大步走到她身边,靠着她坐下。

为什么沙发那么长他还要跟她挤?

!!-作者:**327|4920170 ->

江予菲没有太多做作,幼妾沙夏张开嘴吃苹果。

阮、幼妾沙夏很少伺候她一次,她也不是白吃白喝。

男人似乎能看出她的尴尬心态,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他用刀子切了一块,喂给了她。江予菲又张开嘴吃了起来。

就这样,不知不觉,她把整个苹果都吃了。

阮,掏出纸巾擦手指,又拿来擦嘴。

江予菲惊讶地盯着他。他扬起眉毛,淡淡地笑了笑:“现在抛弃还来得及吗?刚才我的手指一直在喂你。”

江予菲脸红了,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擦过的嘴唇似乎很脏,让她不敢舔嘴唇。

她突然掀开被子,撑起身子。阮,伸手按住她的肩:“怎么办?”

“上厕所!”她咬牙切齿,咆哮着。

那人看了看挂着的输液袋,还剩下很多液体。

他站起来,高高举起手臂,脱下包。“走吧。”

江予菲停顿了一下。他要陪她上厕所吗?

“我自己来。”她站起来伸手去拿。

但是阮田零太高了,她根本够不着他的手。

“你拿着有多方便?”他看了她一眼“你是个白痴”。

即使她不方便,也不能让他陪她进去。

“给李阿姨打电话。”

“你以为李婶在这里,我会留下来吗?她回去给你做饭了。”阮天玲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他没有留下来照顾她,但他不能离开。

江予菲微微扯了扯嘴角。她宁愿他对她更直接一点,而不是他的虚伪。

“让我自己来。”她又问。

阮天玲眸色微微一凛,也互不相让。

看来她越是忘恩负义,他就越会和她作对。

江予菲突然撕下手背上的针,扔掉,大步走向浴室。

阮天玲站着不动,眼睛只来得及看到血从她的手背上迅速渗出。然后他眯起锐利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走出卫生间,病房里没有阮,的影子。他应该离开的。

她的身体很虚弱,但是上厕所的时候,她很累,气喘吁吁,浑身是汗。

江予菲来到床边坐下。他很快躺下,感觉好多了。

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空空气中飘着毒品的味道,白墙刺眼空没有一丝血色。

她讨厌医院里的一切。住在这里让人感到无聊和沮丧。

但她必须活到康复,除非她不想要自己的身体。

李阿姨带着饭菜快步来到病房。当她看到里面只有她一个人时,她疑惑地问:“奶奶,主人不是在这里吗?”

江予菲直挺挺地站着,不回答,问道:“李阿姨,今天的菜是什么?”

李婶识趣地不再问她。她笑着走上前去,把保温饭盒放在一边,打开盖子。

“你身体不好,所以我给你煮了些粥。明天你想吃的时候,我给你做点吃的。”

江予菲微微一笑:“我饿了,给我一碗就行了。”

“好。”

这一天,李婶总是陪着她,晚上给她守夜。

江予菲总是昏昏欲睡,爱上了厕所。

江予菲总是昏昏欲睡,幼妾沙夏爱上了厕所。

她在医院住了几天,幼妾沙夏终于该出院了。

出院那天早上,阮安国一大早就坐车来看她,阮田零的父母跟在后面。

她的婆婆李玉兰有自己的事业。她来了,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但是公公阮明涛留下来,最后和父亲一起走了。

阮、一直没来。

她知道那天她的行为激怒了他。他不来比较好,免得她看到他就烦。

下午打完点滴就该出院了。

阮的家人派车去接她,然后回到她原来的家。她和长辈打了招呼,回到卧室休息。

空那间废弃的卧室好像过几天就不流行了。也许阮、再也没有回来。

江予菲微微扯了扯嘴角。这样的老公,她当初看上他什么了?

阮天玲直到晚饭才回来。

他去江予菲坐下。他用头问她:“还难受吗?”

“好多了。”她淡淡地回应了他。

何冷哼一声,脸色难看。

阮田零怕再被骂,急忙把一块豆腐放进江予菲的碗里,笑着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滑蛋豆腐。多吃点。”

“谢谢妈妈。”江予菲把豆腐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留下一口清香。

阮天玲跟着,给了她几个菜,看他还有多在乎雨,老人脸色好多了。

一顿饭,大家都吃得有点无聊。

吃完饭上楼,后面跟着阮。

她来到床边坐下。她身后的男人突然说:“我昨天去你家了。”

她惊讶地回头,微微皱起眉头。“你打算怎么办?”

“你去看看你公公的酒店能不能开。”阮,解开了上衣的扣子,他那结实的铜胸赫然在目。

所以他去了她父母家!

“调查的结果是什么?”

“嗯,值得投资,位置也不错。今天早上我给公公签了支票。”

“你!”江予菲迅速站了起来。“你为什么给他?他不亏怎么办?”

她以为他们会在给钱之前和她商量。

我从没想到他给了!

阮、看了她一眼,道:“不冒风险怎么赚钱?再说了,只要酒店运营正常,我觉得不会亏本。”

但问题是,他们开酒店做的是不公平的交易。

江予菲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她走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翻遍她的存折,却找不到。

“你找这个?”阮天玲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她的存折,举到她面前。

“是啊,你怎么来了?”说完,她想起了前天她喝醉后的情景。

“你可以拿着存折。我在里面赚了两百万。这次是舅舅开的酒店,我出钱。”她对他说。

阮天玲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冰冷,嘲讽的弧度。

“你就是不想让我付钱?”

“不,我害怕赔钱。他们还是不在你身上。”

她不这么解释没关系。听了阮的解释,更加不高兴了。

“江予菲,他们不要,难道我非得他们也不可吗?!你以为我缺这两百万?”

可惜她的心在前世被摧毁破碎了,幼妾沙夏不能再有勉强,幼妾沙夏否则会破碎的更彻底。

早饭后,江予菲正要出去散步,这时她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于飞,你感觉好点了吗?”王黛珍在电话里关切地问她。

“妈妈,我没事。大叔的酒店怎么样?”

说到这个王黛珍,他笑得满脸都是。“你叔叔已经投了钱,签了合同。酒店几天后就要开门了。到时候,请到凌来。你叔叔说,让他剪吧。”

江予菲含糊的应了一声,心里十分焦急,叔叔的合同已经签了,她能想办法避免事情发生吗?

王黛真又问她:“于飞,你最近和田零吵架了吗?”

“妈,你问这个干嘛?”

她不承认,但是王黛珍决定了。

“唉,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哪有夫妻不吵架的。夫妻双方都需要慢慢磨合,不要老是谈离婚。况且夫妻双方都是在床尾吵架,你脾气也不能太强,对自己不好。”

“妈妈,你怎么知道我想离婚?阮田零告诉你了吗?”江予菲皱起眉头,生气了。

王黛真不承认也不否认:“田零怎么了?她有家世,有能力,有长相,百里挑一也挑不出他。虽然他有一些坏习惯,但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他的身份并不能使他成为一个诚实的人。于飞,妈妈知道你受了委屈,但你还是要忍。离婚的女人,只能自苦自甘。”

江予菲不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她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她只想追求自由和幸福,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妈妈,你有什么工作吗?没事我就挂了。”

王黛珍又劝了她一句,挂了电话。

江予菲拿着手机,走到后院。

阮的后院很大,有一个游泳池和一个小花园。

阮正站在游泳池前,和人通着电话。

江予菲走在他身后。他感觉有人在靠近。他转身去看她,对着电话说:“我现在有事,先挂了,下次再说。”

收起电话,双臂抱胸,眉望着她。

江予菲看起来不太好。她感觉不太好。“你这么天真,竟然向我妈汇报!”

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她要离婚了。

她要离婚了,告诉他们这件事,至少到时候他们会反对得太晚。

现在,阮已经怨声载道,她的离婚计划又被阻碍了一层!

阮田零勾唇笑道:“老婆,这不是我跟你学的。”

江予菲先是不解,然后恍然。

他有没有看到她昨晚故意激怒他,故意让爷爷看到他的暴行?

江予菲脸色微红,有些生气。

“是的,我昨天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你欺负我是事实,我们不适合做夫妻也是事实!”

“江予菲,你等不及要和我离婚了吗?”阮天玲敛去嘴角的笑意,淡淡的问她。

“是的,我等不及要和你离婚了!”

“哼!幼妾沙夏”阮天玲不悦的哼一声,幼妾沙夏冷着脸嚣张起来。

“我觉得你应该认清现实!即使我对你不好,我们也不再适合做夫妻。只要我不点头,你就不能离婚。就算歌手老子来了,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所以我死了你还是把心交给我吧,做你阮的奶奶。如果你表现得更好,我会对你更好。你再这么不识抬举,就不离婚了……”

说到这里,眯起锐利的眼睛,缓缓说道:“你不会得到我的宠爱,每天过着艰苦的生活。你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江予菲瞪大了眼睛,气得浑身发抖。

“土匪!”她从未见过如此傲慢的人。

阮,撇了撇嘴,很危险地说:“我不是土匪,我比你厉害...江予菲,如果我认真跟你玩,我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在江予菲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前世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场景。

她脸色苍白,热血上涌,忽然红着眼睛推开了阮。

“噗通——”毫无防备的男子被她推了一把,立马掉进了池子里!

阮,抖颤了几下,从水面上站起来,怒目而视:“江予菲,你怎么了?”

江予菲握紧他白皙的手指,人们平静了许多。

但她不后悔把他推进池子里。

她对他的所作所为与他把她推下楼梯并杀死她时发生的事情相比算不了什么。

阮,走到泳池边,伸出湿漉漉的手:“快把我拉上来!”

她不会拉他。

“自己上来!”说完,她转身要走。

阮,低声咒骂了一句,转身冲她吼道:“该死的女人,谁给你的胆子敢对我动手!”你给我站住,马上给我道歉!"

江予菲停下来,那人以为她害怕了,继续说道:“如果你现在过来向我道歉,我就不追究这件事了,快来!”

她转过头,用牙齿盯着他。

阮,握着她湿漉漉的手,样子很不好:“你在看什么?快来跟我道歉!”

她深吸一口气,抬起腿,向他走去。

“我道歉……”她刚说了几句话,突然推了他一下,阮田零又掉进水里了。

“我是不可能道歉的!”江予菲轻蔑地冲他喊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阮天玲从水中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可怖。

他握紧拳头,额头青筋直跳。

“江!下雨!菲律宾!”他愤怒地咆哮着,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愤怒,仿佛要肢解她!

“该死的女人,我不会让你走的!”他生气地拍打着游泳池的水,但他根本没有发泄他的愤怒。

江予菲直接出去了。

她不能呆在家里。如果阮田零彻底疯了,就没人能救她了。

我们出去躲起来,等他放心了再回来。

但是她不知道去哪里。不可能去找她妈妈。她没有朋友...

最后,她找到了一家不错的法国餐馆吃饭。

里面浪漫优雅的气氛可能会让她好受一些。

里面浪漫优雅的气氛可能会让她好受一些。

江予菲点了一杯红酒、幼妾沙夏鹅肝、幼妾沙夏牛排和一块蛋糕,然后他开始用食指移动着吃东西。

餐厅中间的柜台上有一个人在弹钢琴。

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子,紧闭的双眼透着混血的深沉。

他穿着白衬衫,微闭着眼睛坐在钢琴前,细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跳动。

在装饰精美的天花板上,水晶灯发出柔和的白光,将他完全覆盖,让他感觉置身于天使的光芒之中。

忍不住听了他演奏的流浪者之歌。

这是一首很悲伤的歌。

不知道为什么,是他弹出来的,给人一种特别悲伤的感觉。

如果你内心不孤独,不悲伤,就弹不出音乐的灵魂。

但是舞台上的那个人觉得他演的不好。一曲过后,他睁开眼睛,眼神明显不满。

他起身跟服务员说了几句话。服务员恭敬地点点头就走了。不一会儿,他给他带了一把小提琴。

男的拿着小提琴,试了试试音弦,然后问在场的嘉宾。

“谁愿意和我一起弹首歌?”他慢慢地环顾四周。有些人渴望尝试,有些人微笑着保持冷静。

没人出声,那人也不在乎。他轻轻一笑:“那我就拉小提琴独奏。”

他把钢琴放在肩上,正要开始弹奏,这时他瞥见一个女人在角落里举起手。

举手的不是别人,正是江予菲。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让他失望。也许他悲伤的音乐引起了她的内心共鸣。

“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玩吗?”他眼神黯淡,笑着问她。

江予菲站起来点点头:“好吧,你能不能就放那首歌?”

“好。”男人扬起嘴角微笑,声音溢出。

为了赢得阮的好感,偷偷学了半年钢琴。她学习很努力,只用了半年就能弹很多曲子。

当然这首《流浪者之歌》也包括在内。

这是一首悲伤的歌,讲述了一个人追求人生目标的全过程。

当江予菲第一次学习这首歌时,他无法理解故事中主人的感受。

但现在她能理解了。

因为,她也有自己追求的东西,也为最终的目标不断努力而难过。

以前听男人弹琴的时候,看不到尽头,找不到目标的悲伤好像突然就升起来了。

这一刻,她的心情还沉浸在那种情绪中。

江予菲纤细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轻轻跳动,配合着男人的小提琴音符,所有内心的情感都被诠释了...

当歌曲结束时,餐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她微微抬起头,笑着称赞那个男人。“谢谢,你打得很好。”

江予菲笑了。她站起来,把长发披在耳朵后面。她谦虚地说:“你小提琴拉得很好。”

“你不必谦虚。要不是你的配合,这首歌就不完美了。”男人摇摇头,向她伸出一只纤细有力的手。“我叫萧郎。今天我请你吃午饭。”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