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博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越品相师(1/12)

博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越品相师肩膀一抽一抽,越品相师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悲痛。

“我帮助南宫云烟是有目的的,我只是想让你为我哭泣。与其让你恨我一辈子,不如让你为我哭一次。你看我这么坏,难道我不该打吗?”一边笑一边咳嗽。

他的声音一直很轻很轻。

罗素咬着下唇,绝望地摇摇头。

不,他一点也不坏。她记得他为她做的一切。

看着罗素,只是微笑。

看着。看着。

最后一眼,他似乎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最后,他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罗素拼命摇晃着胳膊,大声喊道。

但是好像是深度睡眠。

不管罗素怎么叫和摇,他仍然闭上眼睛...

“他死了。”

南宫云烟蹲下身子,一个巨大的影子笼罩了罗素。

他知道罗素的故事,当他看到自己为了保护罗素而牺牲时,南宫刘芸也在心里哭泣。

保护罗素花了一刻钟。

所以他给了罗素一刻钟,让他沉浸在失去的悲伤中。

现在是一刻钟,所以南宫云把罗素叫醒了。

“他死了,为了救我而死!刘芸,我该怎么办?我欠他一条命,却没有机会还!”罗素在海上,全身不停地颤抖。

南宫云烟紧紧搂住罗素。

因此,罗素一定会把它放在地上。

“傻瓜,你没听他的吗?与其让你恨他一辈子,不如让你为他哭一次。这是他选择的道路。他选择了轰轰烈烈地死去,却让你永远怀念他。”南宫云烟恨恨的说道。

但他不会让罗素永远想念他。他有很多方法可以抹去罗素心中的痕迹。

罗素目前在哪里管理这两个对手的内心想法?她又呆又傻,沉浸在震惊和悲伤中。

还是南宫云剑飞了开去,将青袍晕了,一头。

龙血剑从绿袍客的额头刺入,从后脑勺飞出。

可怜的绿袍客们,虽然选择了推广球来瞬间提升实力,却以惨败和模仿者收场。

其中最尴尬的是九尾蝙蝠帝。

一开始有十个人从邪恶的位面走过来。虽然一开始咄咄逼人,但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控制之中。

但是,多久了?

十个深魔只剩下两个。

因为已经叛变的是九尾蝙蝠帝,还有一个一直没出现,很神秘。

此刻,南宫刘芸见罗素满心悲伤,暗暗叹息,却不多说,帮着埋了他。

这个情敌曾经给南宫云烟带来了巨大的威胁,甚至一度造成了他与罗素感情的裂痕和危机。

但是现在,真的没有了,他是尘土,是泥土,一切都回归虚无。

“走吧。”南宫云烟抱着罗素瘦弱的身体,转过头去。

苏点点头。

她的离开给她带来了更多的内疚。

因为在东方玄看来,越品相师莫老祖是穷途末路,越品相师没有余力反抗。按照理想,如果他还有力气,会让自己砍掉一条胳膊吗?

骄傲的东方玄没有看到史东眼中闪过的讥诮。

就在东方玄再次使用杀戮的时候,事情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

只见墨老祖的身体突然像炮弹一样被弹起,并突然向着东玄爆冲去!

东方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在他的惊讶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时候,史东已经冲向了他。

我只听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墨老祖的身体仿佛* *着千斤炸药,而这些炸药在这一刻被集体点燃,集体爆炸。

无数火焰升上天空,天昏地暗。

墨老祖的身体瞬间炸裂,无数碎肉向四面八方飞溅而去。

与老祖非常亲近的东方玄,此时已经不堪重负。因为墨老祖冲到他身边的时候故意把自己炸了,他怎么会放过东方玄?

东方玄受到强烈冲击。

他尽力忍住,但最终还是剧烈咳嗽,最后嗖的一声,血吐了出来。

吐出几口鲜血,但这次,东方玄几乎连内脏都吐出来了。可想而知,墨老祖自爆时的冲击力是如此之强。

东方玄没有时间细想,也没有时间看罗素。现在他盘腿坐在地上,闭着眼睛,迅速进入修复阶段。如果晚一点,对他的修养影响很大。

这时,不远处的罗素看着因为自爆而血肉模糊的地面。她不禁一阵悲伤,还没等她酝酿出悲伤的情绪,一个冰冷而骄傲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你为什么哭?老子还没死!”

虽然他被骂了,但这一次罗素非常高兴,并在心里兴奋地和小石头说话:“所以你没死?既然没死,就早点说出来。伤的人这么伤心是什么?”

小石头愤怒地呻吟着:“我家少爷处于虚无状态。你觉得自爆会影响我家少爷吗?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死了,本少爷也不能死!”小石头拍了拍胸口,很自信,当然,如果他无视自己苍白的,几乎是白色的脸。

小石头这句话没说错。他原本是一种虚无的状态,一种灵魂的状态。他真是一只不朽的蟑螂。

罗素暴躁地看了他一眼:“你为什么自爆?”

“不炸了自己等那个人杀了?”小石头没好气地盯着罗素。“什么话都浪费了?老子用血肉之躯为你铺路。不赶紧跑?”你以为男人醒了,还有你的命吗?"

小石头是他家的一员。

之前因为迷途的相思树,九尾狐狸,以及占据莫老祖身体的男人,她帮助了罗素,所以她才得以保命,一次又一次的突围,但是现在没有人能帮助罗素。

因此,罗素现在最好的跑步方式就是在东方之心还没有从练习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尽可能的跑远。

“刚才因为你的爆炸,越品相师东方玄的伤势一定很严重。如果我现在趁机杀了他……”罗素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越品相师他的眼睛因为这个想法而闪闪发光。

“早点拉倒。”斯通对罗素一点也不乐观。“别以为他修的时候故意上去送死。我告诉你,只要你动一动,东方玄就会灭了你。”

"..."罗素长叹一口气。她只需要逃跑吗?她是被恶灵打了吗?

但是罗素必须听斯通的话,因为事实证明他说的每句话都是正确的。

正当罗素准备逃跑的时候,东方玄慢慢睁开了眼睛...

擦!真不敢相信这么快就修好了!罗素顿时急了。

东方玄的眼睛盯着罗素,冷阴冷的嘴角忽地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但看起来却是那么渗人,罗素盯着发杆,毛骨悚然。

罗素不想想,就直接把板子扔进了漠河,快速向前冲去。

罗素的逃跑能力一直是她所有优势中最突出的。

东方玄看着罗素蹬板飞驰而去,他伤痕累累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冷。

逃避?臭丫头,你以为你逃了?

东方玄抬起她纤细的手指,轻抚着她脸上难以消除的伤痕,瞬间让她整张脸充满了恨意。

东方玄没有使用任何异物,只看到他的身体一晃。他再看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平静的漠河上了。

前方,罗素绝望的逃离。

在后面,东方玄追求她。

但此时的形势对罗素非常不利。

因为她以前受了重伤,虽然她用了最好的丹药,而且她自己的血也有自愈的效果,但是时间远远不够她痊愈,所以现在罗素在跑步的时候受了重伤。

东方玄恢复得很快。虽然此时他还没有完全恢复到巅峰状态,但对付受了重伤的罗素已经足够了。

前面靠近河的对岸,罗素心里很高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东方玄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罗素面前。

罗素突然停下来。

如果她不停止,一定会撞上东方玄双剑。

“臭丫头,还有什么牌?全部拿出来!”东方李璇在平静的墨河之上,双眼冷冷的盯着罗素,眼神中杀气腾腾,霸气十足。

随着罗素的牌一张一张地出现,她一次又一次地溜走,东方玄真的很怕罗素。

罗素心里很焦虑,但她的脸仍然平静而湿润。她淡淡地笑了笑:“你不怕吗?”

“我害怕吗?哈哈哈!”东方玄狂笑起来,他宽大的袖子扬起,冷冷地看着罗素:“我有能力把所有的牌都弄出来。”

“如果我没有呢?”罗素仍然微笑着。

“那就去死吧!”东方玄眼里充满杀机,但手却沉重而复杂。很快,冰刃从罗素向四面八方飞去!

因为害怕罗素的其他牌,东方玄这次尽力了!

百分之百的功力爆发了,就算是石头碰到了也很可怕,何况是苏联。

罗素看着汹涌的冰刃滚滚而来。她知道,如果不躲起来,她会等着被射成刺猬。

越品相师

来不及多想,越品相师只见罗素身形矮小,越品相师突然发出一声巨响。

冰刃到的时候,她已经先跳进河里了!

冰刀到达时,因为失去了目标,这些冰刀自行相撞,发出声响,最后变成淡淡的灰尘散落到漠河中。

东方玄傻眼了。

“臭丫头,竟然跳进河里了!这真的是天堂之道,不走,地狱无门,你就闯进去。”东方玄的眼睛露出来了。

他能感觉到河里有一种非常强大的生物,这种强大的存在有一种领地。对于被极度排斥的外人来说,罗素这么随便闯进来绝对是死路一条。

东方玄站在空中间,看着平静的湖面,眼睛眯了起来,他在考虑是不是跟着罗素,跳进漠河。

想了很久,他放弃了,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东方玄虽然确信里面有一股强烈的气味,也确信罗素跳进漠河后会有生命危险,但他没有离开,而是盘腿坐在河岸上,一边观察一边默默修复内伤。只要罗素出来,他绝不会让她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就在东玄设置重围的时候,罗素并没有闲在江下。

当罗素跳入漠河中央时,整个人瞬间进入了晕眩状态,仿佛永远沉睡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小斯通在罗素的脑海里发出了一声激烈而尖锐的叫喊,这直接把罗素从昏迷中拉了出来。

在罗素期间,他背上出了一身冷汗。

因此,这时,罗素已经沉入河底,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昏迷的鱼和她周围的各种生物。

四周死气沉沉,非常安静。

罗素心里打了个冷颤。没有乔治·沃克·斯通的帮助,她肯定会睡着,永远不会醒来。

罗素赶紧把一颗清心丸塞进嘴里。这是融云大师专门为罗素炼制的皇清心丸。这时,罗素不得不佩服这位美女的* *眼光,否则,她会很可怕。

醒来后,罗素开始环顾四周,但除了他周围的生物,没有任何活动的气息。

“这是哪里?”罗素抬起头,但当时她根本看不见头顶上是什么。她只觉得周围一片黑暗,不像是在河底。

“密室。”小石头没好气地白了罗素一眼,然后,在罗素期待的目光中,无助地告诉她,当她半昏迷不醒的时候,她被水冲进了熔岩洞。

“好大的熔岩洞,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罗素看着这个巨大的熔岩洞,不禁惊叹不已。谁会知道河底还有一个干坤呢?

小石头看了看山洞,然后眉头紧紧皱起。

“为什么?你有线索吗?”看到小石头罕见的皱眉,罗素笑着问道。她随口说了这句话,但令她惊讶的是,小石头回答了她。

“拳头怎么出?”小石头淡淡地瞟了罗素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真的知道?”罗素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越品相师“谁的拳头这么厉害?没想到,越品相师一拳就砸进了这么大的熔岩洞?”

小石头淡淡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战神的傀儡。但就算我跟你说战神的傀儡,你也不会有概念,因为这个战神的傀儡早就消失在这个* *里了。”

“是吗?”罗素觉得有点后悔。

“不要觉得抱歉。如果战神的傀儡留在这里,你我必死无疑。”小石头生气地看了罗素一眼。“战神的域意识很厉害,战斗意识也很强。”

“是吗?”罗素呻吟了两声。

就在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了咔嚓咔嚓的脚步声。

“是什么?”罗素的眼睛是无辜和困惑的。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斯通对罗素大喊:“闭嘴!”

罗素突然被酒惊呆了。她傻乎乎地盯着小石头,但此时小石头比她更激动:“别说话!”

“怎么回事?”罗素通过意识与乔治·沃克·斯通进行了仔细的交流。诚然,乔治·w·斯通的态度转变得太快了。在罗素的印象中,乔治·沃克·斯通并没有那么谨慎。

“咔嚓咔嚓——”这个声音越来越清晰。

小石头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苍白。

“怎么了?”罗素的情绪也被她感染了,这让她很紧张。

“你死定了!”小石头对罗素咆哮。“你运气怎么样?还敢夸自己幸运?在街上拉一个人比你强一百倍!”

斯通怒不可遏,但罗素一脸茫然。她直到现在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斯通在生什么气。

随着嗡嗡声越来越近,斯通终于大声说:“如果我没猜错,这个声音...应该是...来自战斗傀儡……”

“你……”苏落震了一下,“战斗傀儡?你不是说现在* *上没有战斗傀儡吗?”

我刚说了这个,还是暖的。只过了一小会儿就立马打脸了。

斯通骄傲地盯着罗素:“这是尤龙的秘密领地,不是XX。再说了,我怎么知道这个战斗傀儡这么多年了还没报废!”

“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罗素手里拿着一个水池。拳头能打到这么大的熔岩洞,哪里的力道能差?也许比东方玄还强。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斯通急忙催促罗素。

罗素看上去很尴尬。因为活下去的唯一机会是在河上,但是河上的东方玄一定已经布下重围等着她上钩了。她上去不就是个陷阱吗?

就在罗素犹豫的时候,小石头尖锐的声音在她脑海里想起:“打傀儡场的意识很强!而且他的实力比东方玄还强!如何做出自己的选择!”

实力比东方玄强?罗素会在抑郁中吐血。

罗素现在面临的几乎是九死一生的选择路线。

“快跑!”罗素无奈地转过身,迅速跑开了。

罗素跑过去回头看。

当她看到只剩下骨架的战神傀儡时,越品相师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我看到这个战神傀儡大约有三米高,越品相师身体瘦弱,没有血肉,只有一根根白色的骨头构建出一个* *的形状。

虽然看起来简单,但给人一种敬畏的感觉。至少罗素只是看着它,心里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战神的傀儡似乎是有意识的。当罗素回头看他的时候,他抬起了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是红色的,仿佛是一团浓雾,模糊而血腥。

只有一只眼睛,让罗素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不仅如此,战神的傀儡还对罗素发出了诡异的笑声,咯咯的声音吓得罗素浑身发毛。

罗素来不及多想,转身跑了上去。

比起东方玄,这个战神傀儡更恐怖。

至少在东方玄面前,罗素可以用智慧和计谋,但面对这个用拳头说话的强大“莽夫”,罗素却无能为力。

罗素之前的伤势已经逐渐痊愈,此时她的行动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河水很快就会到达。

身后有战神傀儡,河边有东方玄。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从长计议,但是罗素就是没有时间。

罗素来不及思考,他的身体突然冲到了墨河的顶端。

东方玄很早就感觉到了这种微妙的波动,而且他已经熟悉罗素的气息,所以现在他猜到是罗素,一记强有力的杀戳朝着罗素的额头劈了下来!

但是东方玄还是低估了罗素。

这时,罗素的伤口几乎痊愈了,而在他活着和死去的时候,罗素飙升到了最快的频率,所以当东方玄发出这一杀招的时候,罗素扭动着身体,径直向右走去。

那么,东方玄的进攻就白费了?

真的没有。

东方玄这一杀不但没废,而且还大有用处,可以说是后续战争成败的最关键角色。

罗素被避过,但罗素背后有一个可怜的战神傀儡。

就在罗素逃出去之后,东方玄的杀戮还没落下,战神的傀儡就傻乎乎地出现了。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这道杀招竟然直直的落到了战神傀儡的额头上!

然后,他的额头直接冒出烟来。

东方玄也看得目瞪口呆,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那只刚刚拿出来就砸回心底的东西...

其实因为杀人爆炸的速度太快,东方玄根本就没看清是什么。

罗素回头一看,发现战神的傀儡被东方玄惊呆了,他不禁看得目瞪口呆。

“战神傀儡太弱了!”罗素的眼睛闪闪发光。

如果我早知道战神的傀儡那么不堪一击,她还需要在这么乱的地方跑?

没想到,只有一个悬崖被东方玄射到了河底。

但这时候,小石头也不可置信地看着荡漾的漠河...显然,木偶给了他一种强烈的感觉。

小石头的脸闪烁不定。突然,小石头眼里闪过一道光。

越品相师

“快回去!越品相师”小石头冲着罗素喊道。

声音又急又大,越品相师就像雷声在罗素的额头上炸开一样,她几乎跳了起来。

罗素从未见过乔治·沃克·斯通如此激动,突然有了一些反应。

小石头急切地催促:“赶快回到河底!所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所以你能不能杀东方玄就是一举了!”

有那么严重吗?

虽然罗素不知道石头在葫芦里卖什么药,但他还是照石头说的做了。

但当时,在罗素跳入漠河之前,东方玄的来势汹汹的进攻又来了。

这一次东方玄似乎是在耍自己的花招,他刚才又抄了一遍,打在了罗素的额头上。

我只听到砰的一声。

罗素要跳进漠河,东方玄又强迫她跳进漠河。这难道不合适吗?于是罗素继续玩,沉入了漠河的底部。

但是,这样一来,对于东方玄来说就是目瞪口呆。

太神奇了。这么厉害?一只手熄灭强大的存在,另一只手熄灭罗素?你知道,罗素是一只不朽的蟑螂,它顽强地一次又一次地崛起。

东方玄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眼中的光芒更加炽热。

罗素按照乔治·沃克·斯通的命令跳进了漠河,然后朝乔治·沃克·斯通指的方向快步走去。

看到斯通紧绷的小脸和焦虑的小眼睛,罗素不禁嘲笑道:“原来你会有激动人心的时刻。”

小石头暴躁地看了罗素一眼,得意地撅起嘴:“少爷,如果包工头不是太弱,我会看上这么弱的虫子吗?”

罗素啧啧两声。

前方很快就到了指定位置。

一个白色骨架的人形木偶就这样静静地躺在湖底。

我看到他睁大了眼睛,似乎死不瞑目。

“走吧。”看到罗素停下来,史东忍不住催促。

“你确定没问题吗?你确定他不会突然跳起来?”罗素又犹豫了。

“你没发现他的气场已经耗尽了吗?你见过灵气用完会自己跳起来的战神吗?”小石头没好气地哼哼唧唧,“不上去?我告诉你,东方要想搞懂玄机,追下去,你只有死路一条。”

“这个怎么说?”罗素被乔治·沃克·斯通的跳跃逻辑弄糊涂了。

小石头用白痴的眼神看着罗素,却直接叫她白痴。

“战神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那就是如果你想让他成为人类的打者,你只能喂他足够的食物。谁喂它,谁就是它的主人。”小石头讲了秘密。

如果不是小石头这个活了无数年的灵魂,很少有人会知道战神傀儡的奥秘。

罗素想通了:“也就是说!如果我现在喂,这个战神的傀儡会听我的?”

“不傻。”小石头哼了两声。

然而,罗素皱了皱眉,怀疑地看着躺在河底一动不动的战神傀儡,摸了摸下巴,怀疑地看了一眼小石头:“这么容易就被东方玄枪毙了。你真的觉得他很厉害吗?”

小石头恨铁不成钢地瞪着罗素:“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战神的傀儡在巅峰时期有多强大,越品相师所以你现在才说这样的话!越品相师只要你有足够的气场养活他,我可以向你保证,十大东方奥秘不足以让他毁灭!”

但是小石头没有说要喂这个战神的傀儡需要多大的气场...简而言之,这不是罗素现在能养活的。

但是罗素不知道斯通对他所说的有所保留。她突然被斯通的话激动了。

十个东方玄还不够他灭?有多强?罗素的眼睛突然闪闪发光。

突然,她的眼睛闪了一下,紧接着一亮,她对着小石头坚定地哼了一声:“你知道战神傀儡的光环快没了,所以你故意逼我跑到他面前,故意引东方玄给他一巴掌,对吧?”

不然怎么会这么巧?东方玄的掌力正好打在战神傀儡的额头上?我想这些都是斯通精确计算的结果。

小石头看起来像个会教的孩子:“现在终于想明白了。”

罗素正要取笑几句,但斯通的脸色突然变了,他突然对罗素喊道:“快!赶紧喂战神,东方玄来了!”

战神的傀儡就是典型。

他饿的时候,谁喂他,谁就是他的主人!东方玄能够在这里追上来。显然,我已经猜到这是战神的傀儡,我也想明白其中的奥妙!

因此,情况突然变得紧急起来。

战神傀儡就是这样一个世界上很难找到的超级暴徒。东方玄怎么才能放弃?如果战神的傀儡被东方玄收了,那么在这片幽龙之地,罗素这边的人绝对会被他累死!

现在不仅仅是罗素的安全,而是他们四个人的安全。

“我该喂他什么?”罗素急切地看着小石头。

"任何有灵气的东西,比如紫晶石、墨晶石."小石头看着躺着的战神傀儡,想到罗素知道这个吃货的胃口,额头上出现了三条黑线。

罗素顺手拿了几根闲在空房间里的晶石到战神傀儡口。罗素正在研究如何充实精神知识。谁知道他手里的紫色晶石刚接触到嘴唇就已经变成了虚无?

罗素的眼睛是直的。

然而,在连续喂了五个紫色的桅杆之后,罗素发现这些桅杆就像沉入大海一样,一点消息也没有,因为这个所谓的战斗傀儡仍然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身上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罗素不解地扭头看小石头。

小石头不说话了,然后得意地把脸转开,却语气不善地说:“你怎么这样看着我?”你自己喂的太少了吗?"

罗素感到无语。

即使喂食地少了,你也要给她一些回应。但是这个战神的傀儡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让她感到紧张。

石头见罗素不动,随手加了句:“东方玄来了。”

罗素立刻没有选择,她直接搬出了之前从东方玄交易来的原石。

越品相师

要知道,越品相师这块巨大的粗糙石头里包含了上百颗紫色晶石!越品相师

这时候,罗素顾不上太多了。她直接把这块巨大的粗糙石头分成了两部分,露出了里面晶莹的紫色光芒。

当罗素把这块巨大粗糙的石头放进战神傀儡的嘴里时,它很快就消失了。

罗素瞬间不瞬,紧紧盯着战神傀儡,生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信息。

形势已经危及到这种情况。东玄即将被杀。战神的傀儡是罗素的全部希望。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罗素的生活将会毁了。

但是战神的傀儡还是死了,没有给罗素任何回应。

正在这时,东方玄的身影出现在罗素面前。

东方玄没想到自己刚刚打中了战神的傀儡。直到罗素再次回到漠河的河底,他隐隐有一丝疑惑,于是追了上去。

现在,当他看到一个有机体直直地躺着时,他的眼睛几乎是直的。

他看到了罗素,但当时他脑子里最重要的不是杀罗素,而是迅速搜索出自己身上所有的含灵气的东西,突然闯进战神傀儡面前。

当他满怀希望地把之前收集的晶石放进战神傀儡的嘴里时——

战神傀儡这次连吸都没吸,让东方玄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紫色晶石,就这么尴尬地弯着腰站着。

时间久了,东方玄对战神傀儡依然无动于衷,怒火越来越旺。他盯着之前一直被他忽视的罗素,眼神似乎在凶狠地吃人:“你喂它了吗?!"

罗素知道,只要她在这个时候回答是,她就会立即被杀死。

但如果不是...

罗素抬头看到战神的傀儡。

这一刻战神傀儡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嗖的一声坐了起来!

罗素看着战神的傀儡茫然地坐起来,一脸惊讶。

东方玄也疑惑的盯着战神的傀儡。当时,他不确定战神的傀儡是否被罗素控制。

只见战神傀儡僵硬的脖子慢慢扭动着,两个铃铛般的眼睛像检测线一样扫视着。当我看到罗素时,他巨大的脸张开嘴,微笑着露出牙齿,所以他看起来很傻很天真。

罗素被他看得心底有些发毛...

当罗素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战神傀儡的视线又转了过来,这次是准确的定在了东方玄上。

东方玄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因为战神傀儡满眼血雾真的好恐怖!

然后,战神的傀儡慢慢站了起来。

他瘦骨嶙峋的骨架嘎吱作响,一步步向东方玄走去。

当时东方玄心里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的回去了。

战神傀儡压的很紧。

东方玄一次次撤退,直到没有退路。

战神傀儡突然开口,嘴角露出一丝阴森的笑容,很有穿透力。

这时,东方玄已经意识到这个战神的傀儡已经被罗素控制了,心中十分恼火!因为战神的傀儡给他一种非常强大无敌的感觉!

战神的傀儡一步步向他靠近,越品相师最后站在他面前。

在战神傀儡出手之前,越品相师东方玄先发制人。因为他知道,如果等战神的傀儡,他获胜的几率极小。

东方玄道冰刃直接劈了过去。

这些冰刃蕴含着无穷的攻击力和破坏力,对罗素有着强大的约束力。

然而,令他震惊的是!

这些冰刃对战神傀儡毫无用处!

看到冰刃从四面八方飞来,战神傀儡只是站直了,一动不动,冰刃飞向他,却只有噼里啪啦的撞击声。你再看的时候,冰刃已经化为尘土,掉在了地上,而战神的傀儡连一点伤痕都没留下。

这足以说明,东方玄最强大的攻击对战神的傀儡是没有任何伤害的。

也就是说战神傀儡对东方玄的攻击免疫!

战神傀儡站在那里,眼睛嘴角带着微笑。

东方玄心里的寒意越来越浓。

他对战神傀儡的恐惧越来越谨慎。

东方玄一直在不断的攻击和释放他引以为傲的大招,但即使是他最厉害的杀人招式也依然无法打动战神的傀儡。

他像木桩一样站着,任由东方玄的攻击落在他身上。

正是因为两者实力相差太大,战神傀儡才在实力上牢牢压制了东玄。

东方玄越大越害怕。后来,他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而看着罗素看到这一幕,心情立刻很好。古人说得好,风水轮流转,现在终于转到她家了。

在被东方玄追之前,是没有办法上天的。现在有了战神傀儡,看看东方玄哪里能牛气!

罗素兴高采烈地站在那里,双手叉腰,对这出能让她感觉良好的戏剧微笑。

东方玄知道自己今天的胜算已经很低了,还有一个战神的傀儡。我害怕再次战斗。他不想杀罗素,但他甚至不能失去他的生命。

想到这,东方玄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当罗素看到东方玄飘忽的眼神时,她突然想到了他心中的想法,于是她向主动打他的战神傀儡喊道:“快点,别让他跑了!”

战神傀儡有奶有妈,现在罗素是他最新的主人,所以他非常听话地举起拳头,向东玄扔出一拳!

东方玄见石头不对,转身向外跑去!

战神傀儡脑子里有任务,他会逃到哪里去?只见他的拳头快如闪电,似乎带着雷鸣般的力量,狠狠砸向东方玄的胸口。

东方玄想避开,但还是低估了战神傀儡的真实实力。东方玄还没做出躲避的动作,拳头就飞到了他的胸口。

我只听到一声巨响。

东方玄的身体突然像风筝一样向后方飞去。

战神傀儡一拳的力量似乎充满了天地之力,东玄根本承受不了。

你知道,越品相师创纪录有多难,越品相师但是6小时……还有15分钟,差距简直是绝望,好吗???!!!

李曼曼出去后,罗素也很生气。

她拿出通信珏,给南宫刘芸留了言。

“南宫你做的?那个怪胎只用了15分钟就测试了山下的塔!15分钟啊啊啊啊啊啊!”

“这根本不适合人活着。人以后怎么破记录?”

“但如果你是,你肯定能打败他!我相信你!”

那包厢里,南宫云烟看着嗡嗡作响的通讯珏,拿起它看了看,嘴角微微抽了抽,然后哭笑不得。

罗素在那边说道。

自从南宫云连续破了天才训练营的考核之后,整个天才训练营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之后的下游山末战绩上。

无忧仙子听说对方是个年轻才俊,一身白衣,绝对美女,顿时心中燃起熊熊烈火。她什么也没说,向下游的山跑去。

那一刻,她遇到了传说中的神秘男人。

那是什么样的脸?

过去,她身边所有的男人,加在一起,比不上他的一根头发?

无忧仙子那一刻,呆了,傻了,傻了。

这一刻,无忧仙子心中燃起了熊熊烈火。她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得到这个男人!

于是,无忧仙子不顾自己的矜持,拿着自己的裙子跑向美男子。她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他的名字:“阁下是谁?”

那位绝色美女漫不经心地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无忧仙子:“…”

人品好!

从来没有男人敢这样无视她!

无忧仙子从心底喜欢他,发誓要得到他!

这一天,对中游山区的评估将再次开始。

那时,罗素已经能在田野里行走了,所以她跟着李曼曼,打算去中游看看热闹。

罗素心里其实有些懊恼。

如果这个神秘人破了记录,一个月内完成了所有的山,那么他就可以参加抽奖了,说不定还能拿走她的速腿骨...

罗素既纠结又兴奋地想和李曼曼一起去。

当苏着陆时,神秘人已经进来了,但是透过屏幕,罗素仍然可以看到他的一举一动。

在我看到他的那一刻,罗素...傻眼。

李曼曼捅了捅罗素的胳膊,笑着说:“怎么样?看起来不错,不是吗?太迷人了。”

罗素盯着屏幕上她从张化成·格雷那里知道的那张被遗忘的脸,一时说不出话来:“…”

南宫云烟!暗影领主!

那个超级厉害的一路疯狂破记录的神秘男人,活着,活着,存在,还有你!

当李曼看到罗素盯着屏幕上那个绝色美男子的时候,心里不禁微微一动:“坠儿,你不该……”

“嗯?”罗素看了她一眼。

“你不能...看上他了?”李曼曼低声耳语道。

罗素握紧拳头,在心里低声说:“为什么这个女孩不能看不起她?”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是的,看起来真不错。”

谁知道呢,李曼曼拉着罗素小声说:“我劝你还是算了。这个人一直被无忧盯着,你没有份儿。”

罗素咬紧牙关:“…”

她下意识地朝无忧仙子的方向看去。

果然,越品相师此刻无忧无虑的仙女身边没有别的男人,越品相师只有她自己。

手里拿着扇子,肩上扛着水壶,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无忧仙子看起来大家都发誓要占有她!

罗素真是咬牙切齿!

这时候,无忧仙子的眼睛看向了罗素,当她看到罗素的时候,柳眉紧紧皱起,眼中爆发出一股寒芒!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四目相交,火光爆!

无忧仙子冷哼一声,正想拿出来让罗素难堪,这时候,她看到南宫云烟走了出来。

事实上,南宫刘芸刚刚进入...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神泣的尖叫!

“十五分钟!15分钟!我的天!”

“我已经打听过这个人了。以前是内城,现在已经闭关修炼了,你们谁也猜不出他是谁!”

“告诉我他是谁!”

“原来他是城主——南宫刘芸最喜欢的小徒弟!”

公爵大人最喜欢的小徒弟???

他们都哗然了!

南宫刘芸这位美丽的天才的额头上,再次挂着“主的弟子”的头衔,这让他锦上添花,备受推崇。

南宫刘芸是白色的,一尘不染,与众不同。

无忧仙女看到后,立刻离开罗素,礼貌地冲了上去。

“南宫,南宫!”无忧无虑的仙女就像南宫刘芸周围的小风扇。

南宫云烟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眼睛下意识地朝一个方向看去。

人山人海,却没有一个他心中期待的人。那傻姑娘不是还没猜到他吗?南宫云烟心里默默地想着。

无忧仙子前所未有的殷勤,像一个小女孩,想要擦去南宫云烟的汗水。

但南宫云抬起手,不悦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迈步走了。

无忧仙子站在原地,眼睛闪着星星,崇拜越来越强烈。

好酷,好炫,好霸道!我更喜欢!

无忧仙子的心被南宫云深深带走了。她紧跟南宫云,他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偏偏她很有分寸,没有进入南宫云的安全范围,所以暂时安全。

南宫刘芸立即马不停蹄地向上游的山走去。

无忧仙子见了,很有礼貌的跟他打招呼:“南宫,南宫,我这里有个金属飞行器……”

无忧仙子话还没说完,南宫云就召唤出了一条龙,他飞起,直接向上游山上飞去。

以龙飞为坐骑,太牛逼了!好厉害!无忧仙子一点也没觉得一扫而空。她对南宫云的爱已经深深印在她的骨子里。

南宫云越是不理她,越是看不上她,越是想要他,越是拥有他。

就连无忧仙子都认为自己只能有南宫刘芸这样的男人一段时间。她愿意为他做出这些牺牲。

南宫云飞得快,到上游山也用不了多久。

从天才训练营的考试,到终点山、下游山、中游山,南宫刘芸每次都会把时间控制在15分钟。

不知道他15分钟内还能不能控制住上游的山。如果他能...想到这,大家都脸色苍白。

如果可以,他的实力有多强???

在城堡里。

李曼曼兴奋地拉着罗素,越品相师兴奋地喋喋不休:“罗罗,越品相师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南宫刘芸不帅吗?!!嗷嗷!!!"

那就是,我在罗素的男人能不帅吗?罗素心里非常自豪,但他的脸却故意绷得紧紧的。他冷静地想了想,然后不情愿地说:“没事。”

李曼曼突然尖叫起来:“你什么意思,没事?”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的耳膜几乎被李的魔音震破了。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嗯,很好。”

李曼曼想了想,突然,他的眼睛嗖的一声射向罗素。

她低下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另一把眼刀嗖的一声飞到了罗素。

与罗素的冷静相比,她就是无法冷静下来,来回地偷看罗素。

罗素最后别无选择,只能放下书,直视李曼曼:“如果你想问,就问。”

小仓鼠和他们一样狡猾,以为她不知道?

李曼曼笑了笑,走近罗素,放低了声音:“咯咯,你不是...就像那个男神?”

“男神?”罗素挑了挑眉毛。

“当然是男神了!为什么不是男神?在整个上游山上能找到比他更男神的吗???"李曼曼几乎跳了起来。

罗素无言以对。

南宫云的魅力这么大?能让只有一边的李曼曼直接成为他的脑粉吗?

罗素看着她:“那你喜欢他?”

“我当然喜欢!一个不喜欢他的女人肯定是瞎子或者弱智!难道你没看到天才训练营的女人都疯了吗???"李曼曼兴奋得满脸通红。

罗素:“…”她不是瞎了就是弱智了?

以前,南宫云天天粘着她追她。她对对方太过恼火,一次次拒绝他把他赶走。现在想想。太奢侈了吗?不知道如何珍惜。

如果上游山区的这些女人知道她们以前对南宫刘芸做了什么...他们会疯狂地追求她吗?

罗素默默地摸着自己的鼻子,默默地回顾着从前的自己。

李曼曼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但是这种爱和那种爱是不同的!”

“哦?”罗素想详细听一听的表情。

“我喜欢这种非常神圣和高贵的东西!就是那种抬头拜地的爱,就像城主,你不懂。”李曼曼目光幽幽地望着远方的天空,做着深邃的身形。

罗素...南宫云真的这么迷人吗?”

罗素挠了挠头。是因为她离南宫云太近了吗?她怎么会看得出南宫云烟又傲娇,又嫉妒又生气,还爱耍主子脾气,老是捉弄她...男神在哪里?融云大师是男神,好吗???

李曼曼继续说:“但你要像城市的主人一样,尽你所能地仰望和崇拜。南宫刘芸将来会是另一个城主。”

罗素坚信,南宫刘芸将来会成为另一个公爵大人,这一点李曼曼很少看到。

然而,罗素绝不会让他像杜克勋爵那样独自行走。

李曼曼突然想到了无忧,越品相师她的眉毛突然绷紧了。她砰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越品相师说:“无忧婊子!我真想杀了她!”

罗素...她的身体被这么多男人摸过,难道没弄脏你的嘴吗?”

“呸!”一想到要咬无忧无虑的仙女,李曼曼就觉得恶心。

罗素看到了,突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我男神就要无忧无虑的被勾走了!哦,我好生气!!!"他们走着走着,李曼曼在宽敞的大厅里盘旋着,喃喃自语道:“怎么办!你真的想杀了她吗?但是我的力量不够……”

当李长长的视线扫过的时候,顿时,她眼前一亮!

她用锐利的目光冲向罗素,紧紧地盯着罗素。

“为什么?”罗素没好气地问。

“还有!回答我一个问题!”李曼曼从未如此严肃和庄严。

罗素被她的气氛弄得严肃起来:“什么?”

“你喜欢南宫云吗?”李曼曼严肃地看着罗素,就像主持婚礼的牧师一样。

罗素...你为什么问这个?”

“我想想,觉得整个上游山只有你配得上男神。”李曼曼抓住罗素的胳膊,坚定地说:“罗罗,去吧!”

“嗯?”罗素眨了眨眼。

“与其让他无忧无虑的被带走,不如比你便宜。反正是自己的家庭。”李曼曼越想越兴奋,越想越觉得可行。“你看,就外貌而言,你们都是绝世大话西游;背景上,城主们都喜欢;就天赋而言,只有你能跟上他,所以你们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什么无忧仙子,滚出去!”

罗素:“…”

李曼曼越说越激动。然而,她立刻暗了下来,低声说道:“但是...无忧婊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可以驯服那些男人,服从他们。她身上肯定有不平凡的地方,而且她不认识男神……”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当我听到李曼曼的话时,那人淡淡地笑了:“你不知道无忧生来就有一种神圣的阴吗?”

“阴之体是什么?”和李曼两个人都茫然地盯着林看了半里路。

自从那天和无忧仙子决裂后,林板丽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今天。

这时,罗素看着他,觉得他既英俊又精神焕发,应该走出那种情绪。

林板丽自动找了个空的椅子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口,然后缓缓说道:“好茶。”

有好茶是自然的。这是罗素做的仙茶。她自己煎的,但是在外面找不到。

林板丽挂了和李曼的胃口,然后叹了很久:“这不是很容易告诉你的女孩。”

这个暗示已经够明显了。

李曼曼直接拍桌子瞪眼:“男人和她一起在劳资圣阴的床上锻炼之后,真的会成倍的增加技能吗?!"

“咳咳咳——”林板丽此刻正在慢慢喝茶,听到李曼曼的话,他被噎了一下。

现在的女生都这么彪悍?这么直接?

“怎么样?我说得对吗?”李曼曼急切地盯着他。如果他不回答,越品相师也不能保证她会急着摇他的脖子。

“咳咳...糟糕,越品相师几乎。”林板丽觉得自己真的低估了这些女生的彪悍。

他咳嗽了两声说:“圣阴无忧体很好!不仅能带来感官上的愉悦,还能翱翔翱翔。你说,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李曼曼揶揄他的嘴唇:“哪个男人会对这样一个无所不能的女人认真?”看来最严重的还是你,林公子?"

林板丽看着略显尴尬,硬着头皮道:“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几个人渣?我看不清楚!”

李曼曼也想嘲讽,但被罗素拉住了。

罗素看着林板丽:“你还没说全部。”

林板丽摸摸自己的鼻子。

真的是女人能顶半边天的时候吗?李曼曼很坚强,苏很聪明,这真的让男人不知所措。

林半里叹了口气,详细解释道:“除了以上两点,圣阴之体其实还有一个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会上瘾,戒掉很难……”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即使是那些男人也可以和其他男人分享自己的烦恼,因为他们戒不掉。

林板丽脸上闪过悲伤。当他抬起头时,他看到罗素和李曼曼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突然,他心里一阵尴尬:“你是什么样的眼睛?辞职也不是真的不行!”

“只要你下来,当然可以退出!”在森林里走半英里就像宣誓一样。

事实上,戒圣阴之身的瘾,确实有办法,而且真的要狠。

“怎么戒?”李曼曼好奇地问道。

”林板丽尴尬地说道...只要废了修养,没了圣阴之身就可以戒了。”

也就是说,用无忧仙崛起期间的修复,全部失败,这样就可以退出了。

“哇,林板丽,你现在的实力怎么样...好像和我差不多!”戳了林半里路的胸口。“你真的愿意。”

“昨日之事,如昨日之死,今日之事,如今日之生,让过去彻底过去。”罗素认真地看着林板丽。“你资质不错。以后你会有自己的机会。前途光明,影响深远。这比做一个无忧无虑的男宠好得多。”

林板丽看上去很尴尬...

这个当初被他视为蝼蚁的女孩,已经能够用说教的口吻开导他了...事情变化太快了。

在倾斜地板很久之后,李曼曼突然想起:“你刚才不是说南宫是行云吗?你是怎么走到半英里外的森林的?”

罗素:“你还想说什么?”

“男神不会轻易带走的!她的圣阴好厉害!”李曼很担心。

“他没那么饿好吗?”罗素非常了解南宫刘芸。

“但问题是无忧就像一个普通的弹球,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抽风爆炸?如果她用生米的方式煮熟饭怎么办?哦,不,我要看!”

说着,李曼曼向外跑去。

罗素无奈:“你去哪里?”

南宫云烟神出鬼没,龙不见尾。李曼曼在哪里能找到它?

“我要去监控易!救她不要伤害你南宫!”李像鸟一样飞走了。

此章加到书签